楼主: 紫龙影

[小说美文] 笑问客从何处来BL(太虚*云麓)【主玉莫微张陆草金】更新番外补全张陆肉

[复制链接]

460

活跃

624

人气

10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2-3-3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吃肉哇,吃肉哇,你让天天让玑哥看到吃不到,会欲火焚身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

活跃

104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33
发表于 2012-3-3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扑倒~~~~~~~~~~~
~沒有bx心的tj不是一隻好yl~


~~~愛生活 愛卿卿~~~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3-3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方是曾经相依为命的徒弟,一方是关爱有加的师门。莫非云感到心情十分沉重,压抑着伤心,他柔和的眸中是浅浅的忧伤:“玉。为什么?你们三人已经是踏上天地源流之人,功力诛仙弑神,真元不尽,寿元不老。为何一定要卷起这场战争?”
       “七夜要为母报仇。张献忠是张凯枫的养父,他的要求,我们自然会考虑。”不喜欢莫非云眼中的悲伤,玉玑子强硬的把轮椅上的人拦腰抱起放入怀中,低头深深的凝视满眼哀伤的莫非云:“而我,要为大荒制定一个新规则。我要让善良如你的人,再不会被这黑暗的世界伤害。”
       “玉。我要回天虞岛。”没有立场去指责玉玑子。莫非云仿佛看到天虞岛尸横遍野的场面。江南和太古铜门的情况以定,但是天虞岛,至少还有一丝希望。眸中带着歉意。莫非云轻轻挣动着身体,想要离开玉玑子的怀抱。
        双手不自觉的用力,将莫非云纤弱的身体紧紧的拥在怀中,不让他离开,莫非云的要求在他意料之中,也在他意料之外。低头凝视的目光中带着无力,为了一群蝼蚁,你要离我而去吗。要与我敌对吗:“莫非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玉。对不起。”莫非云很明白自己的决定。回转天虞岛,便是站在幽都的敌对。甚至有可能被扣为人质来威胁玉玑子。届时,玉玑子必然会两头为难。可是若是让他放任自己看着天虞岛生灵涂炭,莫非云是怎样也做不到。两者权衡之下,莫非云只能选择离开玉玑子。
        玉玑子感到心钝钝的痛。你又要丢下我,莫非云。我不想让你这么痛苦。所以我刻意藏起了所有关于战况的情报。为何你这么聪明,能从寥寥数语中猜出一切。你强迫自己快速恢复,又会有什么副作用?双手不自觉的用力,似乎想把这人完全融入骨髓:“莫非云。刚刚你沐浴所用,是什么药?”
       “罂粟提炼出的精华混合了净月神树的汁液……”身体被他抱的生疼,莫非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吐出了真相。玉一直是聪明的,他瞒不过玉。正如玉很多事情也瞒不了他一样。
       “……会有何后果?”罂粟是什么。连他这个外行都略有所闻,玉玑子心中愤怒。那些曾经想要利用他的人,凭什么值得他不顾一切的去救。
        微微皱眉。随即强迫自己舒展开来。莫非云知道一定要给他一个答复,低垂着头,这一刻他不敢去看玉玑子的目光:“也许……我会染上毒瘾。”
        身体被重重的丢在床上,震荡的昏眩感还没有消散,莫非云听到玉玑子难得的咆哮:“你竟敢!你怎么可以!你的身体!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感到身体被人用力的压住,昏眩散去,玉玑子青着一张脸怒极的盯着自己,莫非云张了张口,却发现面对这样暴怒的人,他不知该说些什么:“玉。我……让我回天虞岛可好?”
       “你哪儿都别想去!”将头埋在莫非云颈项,怒极的玉玑子阴森的吐出压抑着杀气的话语,同时,氤氲水波强制性的弥漫在莫非云全身。游走在各个经脉穴位。封住了他全部的武穴。此时,他再也无法提起任何攻击的能力。甚至连移动一下身体都倍感困难。
       “玉。你不可以这样。解开禁制!”不可置信的看着压制在自己身体上的人。一瞬间蔓延全身的水波是什么,莫非云十分清楚,水缓行,可以封印对方全部的攻击能力。少了功力的支撑,莫非云顿时感到全身软弱无力。根本无法推开压在身上的玉玑子。
       “莫非云。你好好休息……”压抑着满身的杀气,却压抑不住一身阴霾。玉玑子此刻的表情,像极了古皇陵入魔后的样子,惊的莫非云僵直着身体不敢动弹。纤细的双腕被抓起,禁锢在头顶。单手压制着莫非云的双腕。另一只手从芥子空间中取出粗绳将莫非云的双腕紧紧绑在床头,末了再扣上玄铁以防万一。
        竭力的挣扎着,莫非云知道这是徒劳无功。骤然被封印,他连这麻绳都挣脱不开,更别提玉玑子还在双腕扣了玄铁。力竭的瘫软了身体,莫非云不掩眼中的伤痛:“玉。放开我……让我回去……”
        低头轻轻亲吻血色淡薄的唇。一点一点的舔舐着。这柔软的唇,让人留恋不止,欲罢不能。直到嘴上感到刺痛。低头看向莫非云惊惧的眸,苍白的唇染了少许血迹,明明是坚强的人,此刻却凄美的让人恨不得撕碎了他,玉玑子眼中闪过一丝魔性的红,怪异的笑了一下,伸手大力捏住莫非云的下巴,低头再次用力吻上。掠夺莫非云的每一寸呼吸。
       “唔……”熟悉的气息带着不熟悉的戾气。惊惧的莫非云下意识的张口咬下。感到口中染上血腥。莫非云这才从恐惧中惊醒,惴惴不安的想要道歉。却看到玉玑子眸中魔性红光。还来不及说什么。下颚剧痛,呼吸瞬间被夺走。这次,他根本无法咬下。心中绝望和惊惧交织。难道……古皇陵的噩梦又要重演吗……
        怀中的身体在瑟瑟发抖。此次虽被愤怒冲昏了理智,但怀中之人,毕竟是玉玑子倾其一生的追求,本能的都不愿意伤害他分毫。定了定神,玉玑子分开唇齿。撑起身,莫非云紧闭双目,羽扇一般的睫毛因惊惧而轻轻颤抖,惨白着一张脸,因缺氧而细细喘息着,似乎是放弃了一切希望一般的僵硬着身体不再反抗。看到这个样子的莫非云,玉玑子心中的愤怒慢慢褪去。翻身而起,掀开软被给他盖好:“莫非云。我欠你一个解释。这几日我会让屠云看着你,以免罂粟之毒入侵。”冷哼一声,玉玑子浑身杀意弥漫:“天虞岛,我会让张凯枫加快进度。至于你,在事情没解决之前,休想离开太虚观!”不愿再看莫非云脸上的伤心惊惧。玉玑子说完,拂袖离去。
        微微偏过头,莫非云紧闭着双眸。玉玑子的举动让他心痛不已。虚弱的五内也因郁气凝结而隐隐作痛。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他深刻的明白他和玉玑子之间的距离。双手被紧紧束缚。短短几刻之间,已泛起血痕。丝丝的疼蔓延到全身,牵动心也一抽一抽的疼。
        玉……
        两日后。
       “师祖。你不要跟师傅怄气了好不好。把这碗药喝了吧。”端着药碗苦着一张脸的屠云此刻与一个苦恼的大孩子没什么区别。夹在两个他惹不起的长辈之间他表示鸭梨好大好大啊。师傅前日吩咐之后。就逃避似的连夜赶回太古铜门。而师祖更绝,直接绝食绝水绝药。不管是金坎子的冷嘲热讽,还是金元术的卖萌哭求,或者自己的苦苦相劝,任谁说也不理会。本就是虚弱的身体,连续两日水米不沾分明就是以命相胁。
        一个红毛狗头在门外探头探脑,一天到晚都十分风流潇洒的天草从门外窜了进来,一巴掌拍在屠云肩上:“怎么?屠云小哥。你还没搞定他吗?~”轻松的语气分明是在幸灾乐祸。
        苦着一张脸,屠云转身一脸求救的看向得瑟的红毛狗:“天草大哥。你想想办法吧。”
       “办法啊~简单~”天草笑的神秘,勾勾手指让屠云靠近。屠云不疑有他,果然放下药碗兔子一般的凑近,天草眼中锐利一闪而没。化掌为刀一掌切在屠云后颈动脉。将其击昏。
        伸手抱着屠云瘫软的身体放在一旁的软榻上,天草抽出神兵天逸一剑斩断扣在床头的玄铁,又挑断粗绳。在莫非云惊讶的目光中将他扶起:“怎么样?能走吗?”
        双手因长时间被禁锢而血液不通双臂麻痹,酸痒难当。无力的靠在天草肩头,莫非云瞬间了解了天草的目的,同样放不下自己的师门:“没事。帮我把药囊拿来。”虽然无法攻击,但水缓行封不住冰心堂可以引动天地灵气的念力。双手结印,引动天地灵气以清明强行打破身上禁制。
       “走吧!”将药囊抛给莫非云。天草双手环胸。面目竟然是难得的严肃。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8 收起 理由
09840402 + 2 精品文章
雪莲 + 3 分分送上
李恩御 + 3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3-3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天草你竟然背着你们家坎子帮助莫师叔逃跑,你会进不了房间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40

活跃

1426

人气

2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2-3-4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看,打卡等更
颛顼的脸部挂件(*/ω\*)
佩佩的腿部挂件(*/ω\*)
基本沉下去就不会诈尸的渣渣一枚~(*/ω\*)

4

活跃

460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1
发表于 2012-3-4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讨厌这种在爱情与使命之前纠结的感觉玉玑子师叔是个多么美好的人啊,一切都是为了莫非云,他怎么可以这样对玉玑子
庚澈——
那两个少年/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暖了岁月
那时你们最美的友情/那是我们最美的风景
光阴如梭,韶华不在/是否还能说出那一句/有你在身边,真好…

519

活跃

645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4
发表于 2012-3-4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卧草.......天草........你!!!小心坎哥和你翻脸
其实屠云小哥也好友爱啊啊啊啊

放下小郗,让我来!!!!

55

活跃

333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5
发表于 2012-3-4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唔~~ 虽然不想说 但是天草小哥估计要苦逼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3-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草小哥也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师门覆灭在即。他也会担心弈剑听雨阁。爱情重来就不是男人的全部。就像玑哥明明知道莫非云不赞同他的做法,但依旧不能停手。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停手的话,华夏王朝会放过他吗?而莫非云毕竟两世在八大门派长大。他的心肠太柔软,生养自己的门派被爱徒一手覆灭,他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015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52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3-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打卡 开虐了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60

活跃

624

人气

10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2-3-4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一虐,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3-4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虞岛
        昔日宁静祥和的天虞岛如今已是满目疮痍。幽都魔君张凯枫带领空中妖魔部队从天而降,占领龙津山庄为据点,大举进攻三大门派,并毁去所有出行船只,妖魔弓箭队全天十二个时辰待命,不许任何飞禽走兽活着离开天虞岛的范围。
        三大门派虽然早有准备,且九黎魍魉门也派了许多精英弟子前来支援,但妖魔军经过多年训练,已不再是当年的散兵之勇,而已经被训练成了真正的军队。张凯枫一向行事嚣张任性,但整个魔界中,他能担任幽都魔君一职,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幽都王侯的孙子。俊美而冰冷的容貌和火爆的常年直接动手的脾气,让整个大荒都忽略了他绝佳的军事统领能力。
        一战惊天下。诡变的战术让三大门派数日之内精英尽失,如今只能抱团的顽守在天虞岛深处,做最后的抵抗。而张凯枫也不知在想什么,居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手下妖魔将整个天虞岛包围的水泄不通。像是猫捉耗子一般,尽情的逗弄,却不彻底毁灭。
        妖魔诡异可惧,战场上一去不回的精英弟子,除了少数残缺不全的尸体,其他的竟一无所获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在这个人间出现过。相比之下妖魔驻守军在双方分界驻地天天大快朵颐生吞血肉,有传闻妖魔军食人肉为*,战场上未见尸首的弟子便是成了对方的口粮,严重的心理阴影更是给三大门派添上几分不祥的恐怖。
滕龙渡
        虽然是困兽犹斗,但王朝守军将领朱陵还是将此处层层戒严,以防妖魔军彻底占领天虞岛之后,挥军水陆攻向九黎。已经多日没有八大门派弟子的信息了,想必战况并不好。八大门派乃是华夏王朝军队的主力,若是八大门派尽毁,严重的后果让朱陵不敢想象。
        五只灵兽冲天而降,停在孔雀坪和滕龙渡之间的隐蔽处。灵兽上之人,分别是一身着标准冰心三代弟子的服装的青年俊秀男子。腰间别着双匕的清秀少女,和穿着一身悯情如同包子一样可爱的少女以及一个披着斗篷御寒的青衫男子,外加一个背着神兵天逸云舒一身正阳的红发男子。
        其中背着天逸云舒长剑的剑客先一步下马,仔细查看王朝军的布局。一直严肃又略带紧张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些:“守军还在。我们应该没来晚……”回头看着被扶着下马的青衫人,他的口气略有些迟疑。“你还撑得住吗?”
        双腿无力,被两个女子扶着下马的青衫人,细细的喘息了一会,摸索着去拿放置在灵兽上布袋中的药瓶,正欲往口中送,便被那冰心弟子不赞同的抢下,无奈的发出一声轻叹,他的声音柔和温润:“放心。我来此,可不打算成为你们的累赘。”对着那冰心伸出一只与他平凡的脸完全不同的白玉一般的手,“莫非音。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把药还我。”
        少年俊秀的脸因焦急而涨红,握着手上的药瓶一脸挣扎:“莫殇。你明明知道。你再服食罂粟会染上毒瘾!我是为你好!”
        长长的羽睫轻颤,莫殇脸上唯一显得出众的地方,就是他那双柔和美丽的眼睛。此刻幽深的黑眸中,是一片无可奈何,伸手去取了药瓶饮下其中汁液,淡淡的微笑:“要是没有这药,我到不了天虞岛。你们的师傅应该教过你们,两者利害取其轻。不过是区区毒瘾罢了。日后若还活着,自然能克服。”
       “师叔……”包子一样可爱的少女此刻忧心忡忡的看着莫殇。她本是好奇传说中的师叔祖莫非云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偷偷溜下山,一直潜伏在中原太虚观附近。消息不通,知道师门沦陷已是过了许久,急忙想回云麓仙居。没想到在山下碰到似乎是在休息的青衣人和正阳剑客。当时看到这青衣人手上有被捆绑的痕迹,还以为那剑客是不轨之徒。一个天罚就砸了下去,没想到那青衣人抬手就是一片汪洋水雾将天罚火种消弭于无形。这份恐怖的修为和行功方式,分明就属于云麓仙居。惴惴的自报辈分和名字。那青衣人沉吟半响,只是给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莫殇,自称是自己的师叔辈。数日相处,跟这个师叔在一起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如沐春风。
       “宵夜。别担心。”柔和的安慰了一下可爱的少女。莫殇温和的眸转向一旁的正阳剑客:“萧逸云。可有方法过去?”
       “你们等一下。我去问问朱陵,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送我们过去。”正阳剑客轻叹一声,心想不知道带他出来是对是错。萧逸云交友满天下,和滕龙渡将军朱陵熟识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魍魉的职业习惯,让名为非音的少女半蹲在灵兽傍边,一张清秀的脸上,圆圆的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莫殇。心中暗忖:明明是那么美的一张脸,干什么要用人皮面具遮住啊。回头看了一眼自家亲爱的师兄,身着三代弟子服的冰心美男,哎呀呀,比师兄不知道美了多少倍,嘟嘴:“师兄。我饿了……”这美男太秀色可餐了。
冰心弟子很顺手外加习惯性宠溺的把干粮和水送给魍魉少女。顺便给她顺了顺毛。
        一个火地炫把湿润的土地烤的干燥暖和,有着奇怪的夜宵名字的悯情云麓扶着听说腿部受了伤所以行动不便的师叔坐在上面。方便他休息。莫殇对着他露出了一抹带着少许谢意的温和笑容。盘膝抓紧少许的时间默默地调整功体。他很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所以在来的路上,他抓紧一切时间修行。
        抱着干粮以美男当菜色啃的津津有味,非音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间笑的神秘的拖着他师兄莫非音往一旁窃窃私语,不是露出得意的笑容。
        莫非音本是漫不经心的听着自家师妹对美男的评价,听到后面却觉得不可置信,频频的打量着一边静静修行的青衣人。低声跟自己师妹确认起来。
        两人的举动引来夜宵的好奇,她凑过去,恰好听到非音荡漾声音的最后一句:“我的美男数据库绝对不会错。那可是云麓第一美男呢。我怎么会记错~”
        云麓第一美男,谁啊?偏过头,刚好看到莫殇修炼的背影,但从背影来看,这么赏心悦目的画面。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俊逸无双。不过相比之下,师叔的五官倒是不怎么出色。恍惚间,想起门中终生未嫁的师门长辈。曾经在微醺之时说过,再不曾见过像莫非云师兄一般俊美温和的男子。想来,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她便一直想知道,能让师门长辈多年来念念不忘风华绝代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在听说了莫非云师叔祖复活的消息,才会不顾一切的偷偷下山吧。
        两师兄妹讨论了半天,一个带着兴奋满足的啃着干粮蹦跶着往回走,另一个压抑着不可置信混合着其他看不懂的表情跟在她身后,夜宵只当莫非音又被他非同门但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非音欺负了。也怎么在乎。话说他们的师傅起名字还真省啊,一个叫莫非音一个直接叫非音。 耸了耸肩,她拿起水壶用火系心法热了起来,以便一会儿莫殇师叔修炼之后喝。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相处几日的师叔是从心里的喜欢。
        半响。背负神兵的萧逸云踏剑而归。散去脚下代步气剑。对着席地而坐的众人开口:“天虞岛情况不妙。朱陵答应给我们一条小船。详细情况,上船我再告诉你们。莫殇。你确定你坚持得住?”那唇色,分明已经惨白至极。这让萧逸云十分担心。
       “放心吧。”点点头,再次饮下一口药汁,罂粟的药性麻痹了全身的不适。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活力:“走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李恩御 + 3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3-4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魂淡,给我吐出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

活跃

41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24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3-4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包子脸。。我更加不是包子。。。。还有我不叫夜宵
莫老湿我要抱你大腿嗷嗷嗷【被符惊砸死】
网易,你掉个莫非云给我做师虎吧T-T
喜欢玉莫的请戳241337071有大量萌物出没【喂】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3-4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劳资出现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好吧我们家湿胸只能我调戏,美死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19

活跃

645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4
发表于 2012-3-5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种会大虐的不祥之感

放下小郗,让我来!!!!

5015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52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3-5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当空,无数星子点缀在毫无雾气的夜空之中,大荒的夜色,是及其美丽的,尤其是没有云彩遮挡的时候。凌厉的剑气划过夜空,带着淡淡的光晕,尊贵的紫勾勒着无暇的白。正阳战甲的款式,大荒仅此一家绝无分号的战甲,已然昭显了御剑之人的身份。
        丝毫不在意会被人发现,深入弈剑听雨阁腹地的幽都魔君,潇洒的停在朱曦剑所化的锁妖塔顶上,迎风而立。长发肆意飞扬。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的声音带着玩味:“本座还在想。你到底要拖到何时才会主动见我。师兄!”刻意加重了师兄二字。张凯枫的神色却分明是满满的恨意。
        锁妖塔顶的倒影所形成的黑暗中,徐徐走出一人影,一袭宽松广袖蓝衫,眉宇间是深入骨髓的疲倦和少许淡淡的落寞。让人会不自觉的忽略他的容貌。雪白的长发随即扎起,而显得有些凌乱,月下剪影,却有种说不出的正直,深深的吐出体内的废气。此人仿佛疲惫到了极致:“枫师弟。要如何你才肯放过剩下的人?”
        双手环胸。张凯枫用一种嘲讽的表情欣赏眼前这人的疲惫,嗤笑一声:“真难得,堂堂弈剑听雨阁的陆大掌门。竟然还认我这个师弟。哈!我还以为,你会叫我一声魔物。”一步一步的踏步向前,昔日的童子如今已经拔高了身形。走进一看竟比陆掌门还要高上半分,常年魔界养出的高傲性子,让他即使站着,都散发出一种蔑视天下的气势。“当年,你就就是用这个理由将我推下悬崖吗?本座倒还要感谢陆掌门,若非你当年的一推,也不会成就今日的幽都魔君。”
        浅浅的蓝色身影似乎震了震。一种难言的后悔酸涩弥漫在心里,这种感觉伴随着他许多年,曾经他以为他忘记了。但是数年前,一年轻的如同当年的他一般的侠士带了一句话回来:十八年前君何愧。那时,压抑了多年的悔意和痛苦一涌而上,将他整个人埋没。日日夜夜雕刻着的木像。像她……也像他。明明知道情理之中,他这么做没有错,但是却无法磨灭他对不起那个全心信任他的师弟的事实。昔日因,今日果。如果当年他没放手,没有选择所谓的正义,而是选择和幼小的师弟同生共死,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弈剑听雨阁的沦陷,大荒的血劫?
        久久等不到对方的回应,张凯枫却没有忽略对方刚刚的颤动。,心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他伸手勾起一缕被风吹的凌乱的白发,状似亲昵的把玩,唇边勾起的弧度极美也极冷酷:“陆师兄。你说。本座应该怎么报答你的再造之恩呢?铲平弈剑听雨阁,如何?”仿佛是信号一般,他突然踩剑后退,全身兵解气剑环绕,丹田之气围绕,祭出三把凝气飞剑带着九霄金光激射而出,瞬发三式的九天玄元诀,乃是张凯枫以弈剑的九天玄元诀为基础,独创而出,威力较弈剑听雨阁的九天玄元诀强悍数倍。一瞬间的爆发力,功力较弱的人,大可以直接魂归朔方。
        虽然多年不曾认真管理过正事。但陆南亭毕竟是多年前仅次于张凯枫的剑术天才。反应不可谓不快,召朱曦剑在手,同时兵解气剑环绕护体。相比门下弟子需要默念心法,他对于弈剑心法早已烂熟于心。瞬发祭起一把九玄气剑挑飞中间最大的一股气剑,踏气剑后退,避开左侧九玄,风系术法加附在剑身上,似水流风一剑斩断最后一个九玄飞剑。被避开的九玄飞剑重重的击在锁妖塔顶上。溅起漫天的火花。
        这漫天的火光像是一道信号弹。顿时,整个天虞岛被火把的光线点亮。列队整齐的妖魔军早已虎视眈眈。张凯枫一路行来,早已将三大门派的暗哨拔去。让手下妖魔军悄然行军。将三派的临时驻地包围的水泄不通。
        看着暴露在火光下,陆南亭阴晴不定的脸色,张凯枫觉得多年的怨气顿时被复仇的快意所冲散。双手环胸踏在气剑上居高临下的发出满意大笑:“陆师兄。本座的这份礼物,你可还喜欢?”
        看到突然出现却毫无声息的妖魔军,和三派惊魂未定的残余弟子们。陆南亭深深的叹了口气,眉眼间的疲惫更加明显。真气挥扫。单手持剑负手而立在纯白的气剑之上与张凯枫遥遥对立。运起真气,开始传音给各个可以主事的人:“弈剑弟子听令,结七星剑阵在前。翎羽弟子速度占领制高点。冰心堂麻烦居中,注意前后,魍魉门人全体隐身,保护冰心门人。”再次疲惫的吐出体内的废气,陆南亭带着疲惫的笑容对一直双手环胸在等待他动作的俊美之人:“枫师弟。看样子我们今日我们难避一战。若为兄侥幸赢你一招半式,为兄任你处置,烦请放过三派无辜弟子可好?”
        眼见高塔之下的四派弟子开始摆阵,张凯枫冰冷的笑容里不掩愤怒,却怒极反笑:“七星剑阵啊!哈哈哈哈!你以为今时今日,七星剑阵还能再镇压我一次吗!陆南亭!早在多年前你将我推下山崖,早在那年我回来找你理论反被你以七星剑阵镇压生魂。我们之间,就注定了有这一战。我含恨从十八层地狱中爬出来,成为今日的幽都魔君。就是为了将这假仁假义的弈剑听雨阁还有你,彻底覆灭!”剑指长空,张凯枫冷峻的声音顿时充斥在天地之间,每个人的耳膜:“众将听令。杀!今日,给本座踏平此地!”
        握紧手中的朱曦剑,陆南亭默默地听着,握剑的手明显的青筋冒起。两次放开了张凯枫的手,第二次更是直接带人将他生魂镇压,身体丢弃在乱葬岗。这是他一辈子的愧疚。若是张凯枫只找他一人报仇,他绝对会束手就擒,任由枫师弟处置。可是如今一派人性命绝不可儿戏处之。只能再一次对自己一生所愧之人刀剑相向:“所有人听令!尽量保存实力游斗。”
        ……
        远处的天边泛起一抹微微的白,整个地面全是被烈火燃烧后的痕迹,血液的痕迹凝固起来,又撒上新鲜的痕迹。地上的尸体累积。有幽都军的,也有各门派弟子的,虽然竭力避免伤亡,但经过一夜的战斗,每个弟子身上都带着伤痕,而幽都妖魔军虽然也损失惨重,但因为传送阵法,有源源不断的妖魔传送而来,后继有力,仿佛怎么也杀不完。
        经过一夜的战斗。张凯枫的面色却不见半点疲惫。虽然身上有些伤痕,但有一半妖魔体质和多年在魔界的训练,让他仿佛没有半点感觉。戏谑笑,清鸣龙吟声响起,御剑术上善若水瞬间恢复了消耗的内力。袖中小剑弥漫内力对着对面脸色苍白的人疾射而出:“陆师兄。你看,你的弟子好像撑不住了。”
        一晚上的激斗。陆南亭的功力虽不低,但比起现在的张凯枫,却逊了一筹。身上血迹斑斑。大大小小的伤口混着失血,让他脑中升起混沌。持剑对立,生怕张凯枫对门下弟子出手。此刻听张凯枫所言,不由的分神去关注。
        冷笑。张凯枫趁着对方分神迅速出剑挑飞陆南亭的剑,同时一剑刺透对方左边的琵琶骨将其悬空重重的钉在锁妖塔上。看着全身被鲜血染红的陆南亭,张凯枫心中有强烈的快感,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栖身上前,冷笑:“陆师兄。你似乎输了。现在,若你求我,说不定我看在过去的情分上,还会给你留个全尸。”
        因剧痛而皱眉,陆南亭虽然一身重伤,尤其是被穿透的琵琶骨处,剧痛难当。但一双眼眸,依旧是带着倦意的明亮,他淡淡的看着张凯枫,无怨无恨无喜无悲,甚至不带痛苦的神色:“如果我求你。你是不是能放过剩下的四派弟子?”
       “还是这么伪善。陆师兄你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你的伪善!”挑起掉落在一旁的朱曦剑,顺手用它穿过陆南亭的另一边琵琶骨,看着喷涌而出的鲜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张凯枫唇边的弧度加深,出口却是讽刺:“陆师兄。你可曾记得囚龙山?你想不想知道,你拼上江惜月性命封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完美的唇形亲昵的凑到陆南亭耳边喃喃的说了几个字,分开两人的距离,张凯枫满意的看着陆南亭瞬间骤变的脸:“小小障眼法,就让你们自相残杀。陆师兄。你可真没让本座失望。”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8 收起 理由
09840402 + 2 精品文章
天月绫 + 3 你懂得
李恩御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3-5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是我的,先抢了再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

活跃

41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24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3-5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闻乐见的陆掌门被虐记上演了,前排端上小板凳围观
网易,你掉个莫非云给我做师虎吧T-T
喜欢玉莫的请戳241337071有大量萌物出没【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