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紫龙影

[小说美文] 笑问客从何处来BL(太虚*云麓)【主玉莫微张陆草金】更新番外补全张陆肉

[复制链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9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逃出古皇陵之后,众人安置好了重伤的逝痕,留下夏珏和晚晴照顾,剩下的人便风尘仆仆的潜回古皇陵四周,焦急的等待着。虽然在大家心中,似殇生存的几率很小,但至少,能在他的尸体被丢出来的时候,带回他的尸体。
    不能让他一个人,睡在冰冷的古皇陵脚下。
    这一等,就是三天两夜,期间夏珏发来信息,逝痕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这让众人心中的阴霾少了少许。似殇,你在哪里。
   “进去吧,我们不能放弃似殇。”时间过去的越久,似殇生存的可能性就越小。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开口。却没想到竟是一向冷静的影希。
   “让冰心弟子殿后,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长刀拍打盾牌,龙飞阵润泽每一个队友,向天横一脸肃穆。虽说当时是情况不允许,但留下似殇一个人面对大荒最强大的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内疚。
   “趴下!”敏感的看到前方隐蔽的杂草在晃动,璃然顿时按下两个激动的队友警戒的注视着前方的一切。
    但是半响,都没有看到有人经过,但是一股血腥味却渐渐的蔓延开来。众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一个念头在悄然升起。
    莫非是……
    茗晴用法杖撩开杂草,趴伏在地面细细喘息的人,勉强自己用尽最后一份力量抬起头,已经满是重影的双眸花了许久才对上焦距,看清楚眼前的人们,一入既往的露出淡入春山,温文尔雅的笑容:“我回来了……”
    声音越发的淡了下去,浴血中最后的燃烧,再坚定的意志也无法支持残破的身躯。垂下头,似殇放任自己陷入最深层的黑暗。
   “似殇!!!”
    = = = = = = = = =我是可爱金字后娘的分割线= = = = = = = = = =
   “必须送他回冰心堂。但是他的伤根本不能移动。怎么办?”恍惚间,似乎听到晚晴焦急的声音。
   “他们怎么能这么残忍,士可杀不可辱,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似殇!”门板一阵轰鸣,似乎是被剑气砸到,一向秉承优雅贵公子形象的璃然居然在怒吼。
   “对男子而言,这是莫大的羞辱。想不到幽都的人竟然如此狠毒。”
    叽叽喳喳的声音,意识还有些模糊的似殇顿觉无奈,还好提前封住了痛感神经,不然就算再警觉,也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心中轻叹。
    果然这伤,还是要自己处理。废力的睁开眼,脑中的昏眩让自己有想继续睡下去的冲动,不过作为医者也知道,若是睡下去,只怕就直接去黄泉报到。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一身清爽,血污已经被洗去,有药香入鼻,看样子身上已经被上了药。难怪他们都发现了。
    不过,其实真的没什么。至少对在冰心堂被众位喜好围观搞基的师姐师妹荼毒了十几年的似殇来说,真没什么关系。还没有双腿残废这一点更让他头疼。无奈轻笑,偏过头,目光虽然虚弱但十分清明的看向他的朋友们:
   “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满满的戏谑的语气。带着劫后余生的轻松。
   “似殇!”刚刚送走的大夫明明说,似殇现在生死一线,根本不可能清醒过来。众人惊喜的看着温润微笑的冰心。几乎不可置信。
   “没时间解释了。”看出众人的惊讶,似殇轻笑,淡然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柔和,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定感。“麻烦扶我起来,顺便帮我把药囊拿来。”
    茗晴急忙去取似殇当初存放的营地的储备药囊,璃然走上前用最轻柔的动作将似殇扶坐起来,还带着腼腆的尴尬体贴的在他身下多垫了几层垫子。
   “把逝痕扶过来,我一并治疗。璃然,帮我补充内力。”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润笑容,似殇平淡的嘱咐着。除了惨白的面容,平淡的一如初见。
   “似殇你确定?逝痕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你……”命在旦夕。不忍说出这四个字,夏珏虽然十分担心多年相处的基友,但也不忍让舍命相护的朋友在此冒险。
   “我的伤,我自己最清楚。别忘了,我好歹也是冰心堂下首席弟子。没那么脆弱。”默默地调息,知道在自己昏迷中,璃然已经用御剑术替自己恢复过内力。但也只是恢复了两层而已。接下来的治疗,恐怕少不了璃然。
    不知不觉间,那种温润的令人安心的气质,总是让人不经意的听从他的话。
    在璃然用御剑术帮助似殇的时候,夏珏也带着担心,把在隔壁卧床休息的逝痕抱了过来。
   “夏珏。别让似殇为我消耗内力,他的伤比我严重的多。”全身因内伤而没力的逝痕一时没发回复以往的活泼,但还是咬着夏珏的衣领用一种可爱的命令语气抗议。
   “是我让他带你来的,反正我们都有伤,难兄难弟,不妨一起治疗。”好笑的看着撒娇的逝痕,看着这个样子的逝痕,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
   “耶~似殇你恢复的好快哦~”听到似殇的声音,逝痕转过头一看,坐在床上的似殇完全不像一个重伤患者。正温润的看着他,没什么大脑的逝痕顿时惊呼出声。
    被逝痕的样子逗的轻笑出声,似殇招了招手,示意夏珏把逝痕抱过来放到身边,伸出左手去揉了揉那一头短发,果然手感很好,难怪夏珏这么喜欢:“我在受伤之后,封住了自己的痛感神经,所以我能感到的痛楚,是很轻微的,不然,我恐怕没那么轻松的跟你讲话。”
    伸手搭上逝痕的脉,玉玑子的剑气果然霸道,逝痕体内的经脉大部分被剑气淤堵。五内有移位的迹象。若不好好救治,逝痕的这身修为就算是废了。
    玉玑子的剑气,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王朝忠义之针太温和,毒尾毒性太重,刹那芳华威力不够,无念的稳定性不好说……唯一有把握的,只有若惜,可是若惜……埋在自己体内。
    若是取出,只怕会立刻痛昏过去。
    拿起手帕咬在口中,似殇屈指弹出体内的第一根细针。反手插入逝痕的第七鬼穴,中冲点刺出血。第一根针被拔出,压抑已久的痛楚也开始恢复,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似殇额上已经布满冷汗。咬紧了口中的手帕才没有痛吟出声。
    弹出第二根针的时候,似殇的手指已经开始颤抖,翻了翻药囊,取出神农秘药喝了一口,这才微微恢复了些。细细的喘了几口气,在同伴关心的目光下,勉强维持笑容:“我的体质,普通的药对我无效。”
    本来以为是过去用灵药练功导致于对药物产生抗性,不过现在看来,只怕还有其他深意。为什么在感受到玉玑子的时候,会有那种不属于自己的感情。而且幽都魔君的态度,也很奇怪。最奇怪的,莫过于那掌门所赐的那一身悯晴……
    屈指弹出身上更多的细小红针,一一打入逝痕身上十三鬼穴,凝气成丝,牵动若惜,针芒引良药,引导逝痕体内剑气分散,融入他自身的功力之中,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法完全消化这些功力,但若消化了,逝痕的功力自然会更上一层。
    随意的剑气,竟然强至如斯,大荒第一枭雄,果然名不虚传。
    以似殇为中心,浅绿色的波纹再次蔓延开来,调动天地元气所形成的治疗之力,内力再次耗尽的似殇无力的侧趴在床上,脑中的昏眩越来越严重,没有时间了,抬手将整瓶神农秘药一口喝干,拾起一旁的刹那芳华,快速挑出膝盖上的碎骨,接上经脉,再附上良药妙手回春。
    抬眸一一看过自己的朋友,笑容不变,淡若春山:“接下来,就拜托你们。送我回冰心堂。”
    有些事,我必须要验证:我……到底是谁?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9 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逃出古皇陵之后,众人安置好了重伤的逝痕,留下夏珏和晚晴照顾,剩下的人便风尘仆仆的潜回古皇陵四周,焦急的等待着。虽然在大家心中,似殇生存的几率很小,但至少,能在他的尸体被丢出来的时候,带回他的尸体。
    不能让他一个人,睡在冰冷的古皇陵脚下。
    这一等,就是三天两夜,期间夏珏发来信息,逝痕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这让众人心中的阴霾少了少许。似殇,你在哪里。
   “进去吧,我们不能放弃似殇。”时间过去的越久,似殇生存的可能性就越小。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开口。却没想到竟是一向冷静的影希。
   “让冰心弟子殿后,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长刀拍打盾牌,龙飞阵润泽每一个队友,向天横一脸肃穆。虽说当时是情况不允许,但留下似殇一个人面对大荒最强大的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内疚。
   “趴下!”敏感的看到前方隐蔽的杂草在晃动,璃然顿时按下两个激动的队友警戒的注视着前方的一切。
    但是半响,都没有看到有人经过,但是一股血腥味却渐渐的蔓延开来。众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一个念头在悄然升起。
    莫非是……
    茗晴用法杖撩开杂草,趴伏在地面细细喘息的人,勉强自己用尽最后一份力量抬起头,已经满是重影的双眸花了许久才对上焦距,看清楚眼前的人们,一入既往的露出淡入春山,温文尔雅的笑容:“我回来了……”
    声音越发的淡了下去,浴血中最后的燃烧,再坚定的意志也无法支持残破的身躯。垂下头,似殇放任自己陷入最深层的黑暗。
   “似殇!!!”
    = = = = = = = = =我是可爱金字后娘的分割线= = = = = = = = = =
      “必须送他回冰心堂。但是他的伤根本不能移动。怎么办?”恍惚间,似乎听到晚晴焦急的声音。
   “他们怎么能这么残忍,士可杀不可辱,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似殇!”门板一阵轰鸣,似乎是被剑气砸到,一向秉承优雅贵公子形象的璃然居然在怒吼。
    “对男子而言,这是莫大的羞辱。想不到幽都的人竟然如此狠毒。”
    叽叽喳喳的声音,意识还有些模糊的似殇顿觉无奈,还好提前封住了痛感神经,不然就算再警觉,也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心中轻叹。
    果然这伤,还是要自己处理。废力的睁开眼,脑中的昏眩让自己有想继续睡下去的冲动,不过作为医者也知道,若是睡下去,只怕就直接去黄泉报到。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一身清爽,血污已经被洗去,有药香入鼻,看样子身上已经被上了药。难怪他们都发现了。
    不过,其实真的没什么。至少对在冰心堂被众位喜好围观搞基的师姐师妹荼毒了十几年的似殇来说,真没什么关系。还没有双腿残废这一点更让他头疼。无奈轻笑,偏过头,目光虽然虚弱但十分清明的看向他的朋友们:
   “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满满的戏谑的语气。带着劫后余生的轻松。
   “似殇!”刚刚送走的大夫明明说,似殇现在生死一线,根本不可能清醒过来。众人惊喜的看着温润微笑的冰心。几乎不可置信。
   “没时间解释了。”看出众人的惊讶,似殇轻笑,淡然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柔和,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定感。“麻烦扶我起来,顺便帮我把药囊拿来。”
    茗晴急忙去取似殇当初存放的营地的储备药囊,璃然走上前用最轻柔的动作将似殇扶坐起来,还带着腼腆的尴尬体贴的在他身下多垫了几层垫子。
   “把逝痕扶过来,我一并治疗。璃然,帮我补充内力。”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润笑容,似殇平淡的嘱咐着。除了惨白的面容,平淡的一如初见。
   “似殇你确定?逝痕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你……”命在旦夕。不忍说出这四个字,夏珏虽然十分担心多年相处的基友,但也不忍让舍命相护的朋友在此冒险。
   “我的伤,我自己最清楚。别忘了,我好歹也是冰心堂下首席弟子。没那么脆弱。”默默地调息,知道在自己昏迷中,璃然已经用御剑术替自己恢复过内力。但也只是恢复了两层而已。接下来的治疗,恐怕少不了璃然。
    不知不觉间,那种温润的令人安心的气质,总是让人不经意的听从他的话。
    在璃然用御剑术帮助似殇的时候,夏珏也带着担心,把在隔壁卧床休息的逝痕抱了过来。
   “夏珏。别让似殇为我消耗内力,他的伤比我严重的多。”全身因内伤而没力的逝痕一时没发回复以往的活泼,但还是咬着夏珏的衣领用一种可爱的命令语气抗议。
   “是我让他带你来的,反正我们都有伤,难兄难弟,不妨一起治疗。”好笑的看着撒娇的逝痕,看着这个样子的逝痕,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
   “耶~似殇你恢复的好快哦~”听到似殇的声音,逝痕转过头一看,坐在床上的似殇完全不像一个重伤患者。正温润的看着他,没什么大脑的逝痕顿时惊呼出声。
    被逝痕的样子逗的轻笑出声,似殇招了招手,示意夏珏把逝痕抱过来放到身边,伸出左手去揉了揉那一头短发,果然手感很好,难怪夏珏这么喜欢:“我在受伤之后,封住了自己的痛感神经,所以我能感到的痛楚,是很轻微的,不然,我恐怕没那么轻松的跟你讲话。”
    伸手搭上逝痕的脉,玉玑子的剑气果然霸道,逝痕体内的经脉大部分被剑气淤堵。五内有移位的迹象。若不好好救治,逝痕的这身修为就算是废了。
    玉玑子的剑气,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王朝忠义之针太温和,毒尾毒性太重,刹那芳华威力不够,无念的稳定性不好说……唯一有把握的,只有若惜,可是若惜……埋在自己体内。
    若是取出,只怕会立刻痛昏过去。
    拿起手帕咬在口中,似殇屈指弹出体内的第一根细针。反手插入逝痕的第七鬼穴,中冲点刺出血。第一根针被拔出,压抑已久的痛楚也开始恢复,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似殇额上已经布满冷汗。咬紧了口中的手帕才没有痛吟出声。
    弹出第二根针的时候,似殇的手指已经开始颤抖,翻了翻药囊,取出神农秘药喝了一口,这才微微恢复了些。细细的喘了几口气,在同伴关心的目光下,勉强维持笑容:“我的体质,普通的药对我无效。”
    本来以为是过去用灵药练功导致于对药物产生抗性,不过现在看来,只怕还有其他深意。为什么在感受到玉玑子的时候,会有那种不属于自己的感情。而且幽都魔君的态度,也很奇怪。最奇怪的,莫过于那掌门所赐的那一身悯晴……
    屈指弹出身上更多的细小红针,一一打入逝痕身上十三鬼穴,凝气成丝,牵动若惜,针芒引良药,引导逝痕体内剑气分散,融入他自身的功力之中,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法完全消化这些功力,但若消化了,逝痕的功力自然会更上一层。
    随意的剑气,竟然强至如斯,大荒第一枭雄,果然名不虚传。
    以似殇为中心,浅绿色的波纹再次蔓延开来,调动天地元气所形成的治疗之力,内力再次耗尽的似殇无力的侧趴在床上,脑中的昏眩越来越严重,没有时间了,抬手将整瓶神农秘药一口喝干,拾起一旁的刹那芳华,快速挑出膝盖上的碎骨,接上经脉,再附上良药妙手回春。
    抬眸一一看过自己的朋友,笑容不变,淡若春山:“接下来,就拜托你们。送我回冰心堂。”
    有些事,我必须要验证:我……到底是谁?



= = = = = = = = = ===== = = = ==========================================
#fadai 我明明记得三点的时候我起来发过一次,难道我记错了,还是发到别人的帖子当回复了#fadai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9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发的贴被审核了吧?小冰心果然发现了啊,嘛~冰心掌门这是想利用师叔祖来要挟师叔么?

1067

活跃

2610

人气

660

军饷

江湖过客

积分
1650
发表于 2012-2-9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LZ又开始更新了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9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LZ又开始更新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0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1 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原太虚观
    有人沿着石阶一步一步拾级而上,最后停在高处的亭子前。
   “你回来了。身体可无恙?”站在亭中,身着紫色软甲,黑色兜帽覆面的人淡淡的开口。
   “多谢师傅关心。刚才路经前殿,听元术说,师傅在此已有一日,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自从受伤开始,身后永远有一只红毛尾巴的金坎子用同样清冷的声音,但其中对师傅的关心却是一分不少,浓的让红毛尾巴咬手帕羡慕嫉妒恨。
   “坎子。是你引他来的。”平淡的肯定语气,多年师徒,冷静下来,玉玑子自然能判断出为何当日那冰心会这么冷静。
   “这份礼物,师傅不满意吗?”勾起一抹艳比涂山氏之狐的微笑,其中的腹黑程度让一旁的红毛打了个寒战。好友我为你默哀。
   “……”短暂的沉默之后,玉玑子整理好情绪,复又淡淡的开口:“我失态了,差点杀了他……”
    红毛狗眼立刻用正直的,清澈的谴责目光直直的射向一旁的美艳太虚,可惜金坎子早就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而且还十分女王的瞥了天草一眼,顿时把他的气焰瞥下去。
   “师傅身上的煞气,少了很多,看样子那个冰心弟子还有点用。”恭敬而仔细的打量着背对着他的师尊,他的神,金坎子对于玉玑子身上的状态,感到十分满意。
    轻轻的吐出体内的废气,眺望着云霭之中的若隐若现的美景,恍惚间又看到那日那冰心性命垂危的样子。像极了多年前自己最爱之人消逝的景象。这一刻,有种自己亲手伤害莫非云的感觉,这些年日日夜夜压抑的感情,一日之内发泄了出来,的确舒畅许多:“……坎子,你知道他们在哪儿。替为师补偿他。”
    弯身行礼,金坎子恭敬的回应:“是。师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珏和晚晴留下来照顾还有些虚弱的逝痕,剩下的人一路快马加鞭的将那日昏迷后就再没醒过来的似殇送回冰心堂。一向温和的萝莉掌门甘草,在看到似殇的状况之后,竟然脸色大变,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声,就施展与其形象不符的高深修为,带着似殇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得随后便有暗含担心的冰心弟子为众人引路,带至西厢客房,在怀着愧疚,担心,等种种负面情绪的等待了七日。一脸疲惫的甘草掌门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甘草掌门。似殇怎么样了?”茗晴见到这个样子的甘草,心中顿时一凉,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暂时没有大碍,只是不能再随你们出行。我会另派弟子随你们出行。”揉着额心,甘草难得表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疲惫。“似殇的修为我很清楚,你们是不是遇到了玉玑子?”
   “掌门……”为何这么清楚,为何认定只有玉玑子能伤的了似殇。
    一瞬间,疑问涌上心头。
    似乎也明白自己说的太过,甘草掌门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似殇的魂魄天生与常人不同,体质更是十分脆弱且难以为灵药所救。是以,我对他进行了特殊的修行,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真正的修为,绝对在金坎子之上。即便是当年的魔女冷喻,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世上能伤他之人寥寥无几。我算过,以你们的速度,只怕是遇上玉玑子了。”
    似殇居然这么强?!从未想过,那清雅如莲的男子,竟然实力强至如此程度。众人不可置信的互看一眼,从彼此的眼中读出了震惊。
    知道自己的话把眼前这些人震撼到,甘草掌门有些无奈的苦笑,这世上能双修之人寥寥无几,玉玑子绝对是其中翘楚,当年她也没想过,似殇竟然能修习冰心术法。若是记起过去,便又是一绝世高手。只可惜……“你们能详细告诉我,似殇遇到玉玑子的情况吗?他可是于平时有什么不同?”
    有些事情,她也要验证一下
    ……
    从几名精英弟子口中知道了当时的情况,甘草心中暗自忖量,屏退了其他弟子,缓缓的向似殇房间走去,算算时间,他也该醒了。
   “掌门在门口久久犹豫,不知所为何事?”意识刚刚恢复,感到自己回到熟悉的地方,似殇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敏感的听觉听到门外有人来回徘徊,凭气息,是自家萝莉掌门的药香,轻笑一下,出声相邀。
    推门而入,甘草掌门走到似殇床边坐下,笑道:“我这不是怕打扰到你。你的腿……感觉怎么样?”虽然肯定是残废了,但是,希望他可以站起来。
   “还好。已经有些知觉了。过些日子应该能站起来。”作为医者,自己的身体,自然自己最清楚。似殇已经能隐隐感到血脉之中的淤堵开始有微微的麻痹感。有了知觉,想要站起来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灵药堆积如山的冰心堂。
    没有了话题,两人之间一阵沉默。
    ……“掌门来此,不仅仅是为了此事吧?想说什么,不妨直言。”自小在这有着萝莉外表的掌门身边长大,亦师亦友的感情,多年来的了解,似殇自然知道,吞吞吐吐的掌门必然是有事情要问自己。
   “似殇。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既然说开了,甘草也松了口气,开始正色的面对眼前这人,也许,过了今天,似殇就不会这么温和的对待自己,又或者……摇去脑中的各种想法,甘草试图组织自己的语言,“你的伤,并非严重到一定要我出手,你回来,也是有事情要问我吧。不如我们一起说。”
    似殇含笑点头,多年的默契让两人在些许的沉默后,同时吐出一句话: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你想问我,你到底是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adai 不能虐的过渡段真胃疼

0

活跃

8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2
发表于 2012-2-11 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啊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甘草…你若是真的欺负师叔祖,我就天天开云麓去天罚你!!!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12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虐虐更健康

1348

活跃

3177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10

新炼化有我

发表于 2012-2-12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2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2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到甘草的话,似殇微不可擦的挑了挑眉:“本来以为是想多了,看样子,我的身世果然有蹊跷。”
   “哈~原来你回来是试我。”轻笑一声,甘草抬手金色飞针一一刺出,在空中盘旋,布下隔音结界,这才打趣道。
   “掌门不也没想过隐瞒吗。”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告诉自己。温润笑容不变,也许是因为这副萝莉身体的缘故,长大后的似殇,对这位掌门总是带着一丝纵容。
   “我让你出去,自然是不想再禁锢你。”甘草伸手从似殇的芥子空间中拿出她当初给似殇的那一套云麓战甲,摊开,无奈的轻叹一声:“似殇,你知道你名字的含义吗?”
   “从字面上来说,似殇,就是像死了一样。”平淡的接下甘草的话,似殇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换。
   “没错。你是个死人。”轻轻一笑,甘草似乎松了口气一般的吐出心中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不可能!”直觉的反驳。似殇淡然好看的眉皱起:“记忆不会作假,我虽然没有五岁前的记忆,但我的确是从小长大。怎么可能是个复活的死人?”
    嗤笑一声,甘草的神色很复杂,有少许的自傲和矛盾:“我也没想到,我们冰心堂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逆天,居然会成功。似殇,严格的说起来,现在的你,并不是人。”
    吃惊也仅仅是一瞬间,似殇发现自己在听到这个秘密的时候心情十分平静,平静的几乎没有任何感情:“那么我算什么?”
   “你是被创造出来的生命。身体由各种灵药炼制而成。灵魂则是众多冰心堂高手,强行以七星唤魂召唤而来。有兴趣听个故事吗?”偏着头,甘草一脸纯真稚嫩的表情,眨眼卖萌的看着严肃的似殇。麦要生气嘛~
      “洗耳恭听。”配合的揉了揉开始装可爱的掌门。看着这个样子的甘草,似殇觉得自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反正不管过去如何,他现在,是独立的个体不是么。
   “大约是30年前,宋御风掌门曾来拜访前任掌门紫荆。希望我们帮助他。说这件事,关系到大荒的未来。那个时候我还是个真&26;萝莉呢~”双手摆在头上装可爱兔子的甘灿烂的笑。甘草时刻密切的偷窥着似殇的脸色。
   “继续吧。我没生气,只是把它当故事在听,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看得出对方的小心翼翼。似殇柔声安慰,“你说我是死人,我大概已经清楚我是谁。不过只是想弄清楚来龙去脉。你不要太担心。”
   “真的?!”小萝莉顿时一副开心过头的模样,凑上前仔细打量似殇的神色,几乎要趴到似殇身上的凑近看。“那我就继续了哦~”
   “说吧。”面对撒娇的掌门,似殇感觉十分无奈。伸手推开她,扶着她坐正。
   “这件事情,紫荆掌门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随后,宋御风掌门送来了半只法杖,是属于天籁的残骸。哎呀~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你的魂魄并不在天籁里面,不然宋御风不可能这么轻易的从玉玑子手上偷来~”从小药囊里拿出瓜子,甘草自觉的分了一半给似殇,吧嗒吧嗒的嗑瓜子。
   “……”看到这样的掌门,似殇觉得这一秒开口无能。
   “当年那件事我也有参与。我们以万年人参娃娃为根基,辅佐麒麟血,龙须根,冰山雪莲精等各种灵药,以秘术做成胚胎,放入龙阳水、混合了众多高手贡献的血液,还有各种连当年的我都没听说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做成的类似于羊水的容器中。最终花了将近七年的时间,培育出了一个没有灵魂的生命体。也就是你现在的身体,不过当时的形态还是个婴儿。”瓜子壳吐了一地,提起当年的事,甘草掌门脸上出现的表情居然是:我很厉害吧,快夸奖我吧~
          配合的给予揉毛的鼓励。温文尔雅的神态不变:“现在我知道,为何我的伤很难治愈。我本就是天地间最顶级的灵药,普通的药材,对我又有什么作用。”
   “没错。所以我给你最严厉的特训,提高你的身法和防御能力。”甘草继续从小药囊中掏零嘴来啃,十足天真小萝莉的模样。“而后,紫荆掌门连同数位高手,花了毕生的功力,耗时三年,利用天籁和魂魄之间的感应,召回了你的两魂四魄,封入这具身体中。但是剩下一魂三魄,却始终不见踪影。就是天魂,天冲魄,精魄,英魄。当时我们都以为失败了,毕竟逆天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谁也没想到。五年后,你居然醒了过来,但是没任何记忆,我们都明白,这是因为你天冲魄不在的原因。随后,就发生了宋掌门打开太古铜门,卓掌门中毒,紫荆掌门因为在这件事上消耗太多,没发为自己治疗,只能陷入沉睡,玉玑子凭一己之力毁了半个西陵城的一系列变故。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宋掌门为何一定要复活你。”
   “精魄,英魄调解体质,因为缺失天魂,精魄,英魄,我的身体从小就很差。几乎是在药堆里泡大的。缺失一魂三魄,我能成长至此,真不容易,掌门,谢谢你。”不计一切代价的带大自己,即便是在灵药堆积如山的冰心堂,要养大似殇,所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喂!似殇你搞错状况了吧。你居然不生气,我们复活你是为了牵制玉玑子好不好。”这种老好人性格,太适合欺负了吧。吐着瓜子壳的甘草掌门即便再厚脸皮也受不住这种感谢啊。
   “你肯放我出九黎,肯告诉我真相。自然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不是吗?”温和一笑,对于当年他们的目的,似殇没有任何怨言。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救命之恩,都值得他真心感谢。而且多年来,因为有了甘草掌门的倾囊相授。才有了现在的他。
   “似殇。不,应该叫你……”微微沉默了一下,甘草吐完最后一颗瓜子壳,狡黠一笑,“莫非云。这才是你的真实身份。怎么?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要和玉玑子相认吗?”
    轻叹一声,似殇无意识的拂过身边的悯晴战甲,久久沉默,半响才放松一般的缓缓开口:“还是叫我似殇吧。我没有关于莫非云的任何记忆,而且,我也习惯了作为似殇的生活。现在的玉玑子,已经不需要莫非云。”
    释然一笑,似殇目光迷茫,但语气坚定:“就让莫非云,继续活在他的记忆里。这样,对谁都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adai 求一只会搞基的巨大型邪影,最好自带六祸小道长

458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56
发表于 2012-2-1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坑慢慢看哈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2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不可啊啊啊!师叔祖你太狠心了师叔他是爱你的啊啊啊!甘草,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啊啊啊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13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莫师叔你不要这样嘛,鸡哥也是为了你啊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3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做好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呢。”一脸担心的看着眼前的似殇,甘草卖萌的吐出大荒知名的玑哥语录。从可以无限空间的小药囊中有拖出一个大包袱。“听他们说,你的战甲全毁。你的能力早已得到段天横的认可。所以我拜托他开了下后门。帮你又弄了一套涵露。这套悯晴你也留着吧。万一有一天你用得着。”
   “谢谢。我不认为我这么做不好。没有任何证据,只会自取其辱。而且我也不想去找证据,来证明我是谁。多谢你的关心。”将涵露和悯晴天籁一起收了起来。似殇苍白的容颜上有一抹虚幻。“还有掌门。以后坊间关于分桃断袖的衍文小说麻烦你少看一点。现在我既然已经残废,是时候找个地方青山退隐了。”
   “这样啊……那不管那群小鬼了吗?他们很关心你呢~”勾起一抹略带诡异的微笑,甘草舔着手指指向门外,“他们似乎在商量着怎么给你凑齐一套新战甲呢~刚刚好像集体出门去挑战暴戾穷奇了。”
    微微皱眉。暴戾穷奇,上古神兽,实力非凡,且行踪不定:“他们去找暴戾穷奇做什么?”
   “似乎是想从暴戾穷奇几千年收藏的保护当中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穿的战甲吧。”微微一笑,不知道从那儿摸出一串糖葫芦的甘草蛮不在乎的开口。
    单手撑着额头,似殇这一刻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心中泛起的阵阵感动:“真是一帮傻瓜。”
   “放心吧。天诀已经跟过去了。”单手摆出无奈小摊手的模样,甘草表示她真心怀疑一手带大似殇的天诀跟过去的目的是想弄的那帮孩子团灭来给似殇报仇。
    抚额,对自家师姐了解颇深的似殇咬牙吐出一句话:“她跟过去,我才不放心。”
    丢出一朵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莲花。甘草不负责任的表示:“那你自己跟她联系吧。”
    无奈的接住那通讯用的莲花,似殇开始联系那位心情好了种毒药,心情差了满地放大毒的师姐。
    ……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似殇的伤势在虽然平时爱卖萌,但实际上修为不错,有着萝莉身御姐心的甘草掌门的精心呵护之下,得到了良好的恢复。在大约半月之前,竟然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而逝痕在身体恢复后,也拖着夏珏跑到了冰心堂。跟着大部队没事就出去找适合似殇的战甲。还好在似殇的三申五令之下。天诀没有真的把这些人玩死。
    这日似殇泡完药浴,拄着拐杖回到床上,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杀气,微微皱眉,只着一件单衣的似殇披上一件外衫,坐在床边,床头茶几上倒上两杯香茗:“金坎子,既然来了。何不进来喝杯茶?”
    阴沉着一张脸的金坎子从屏风后现身,心中警铃大作,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以前怎么没注意,这个似殇的修为他竟然察觉不出。
   “你来杀我。”端起茶杯啜饮香茗,似殇平淡的道出金坎子的目的,“潜入这里,好大的手笔,谁的主意,为什么?”
   “影响师傅的人,不该存在。”冰冷的吐出话语,坎金剑已停留在似殇颈项。
    果然是师控。似殇在心中轻叹,坎金剑被一根细小红色银针阻止,无法再前进半步,似殇单手放下茶杯,无视身边的利刃,淡淡的开口:“暂时,我虽然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不过,即便是死,我也不打算死在你们这一派手里。”
    因为,你们会后悔。而我,不希望看到你们悔恨的样子,即使,我那时已经看不见。
    坎金剑被银针牢牢定住。阴霾着一张脸的金坎子用尽了全身功力,也无法抽出半分。皱紧了眉,想不到他竟有如此高深的修为,若是当日他也全力出手,只怕天草和自己都难逃一死,妖艳而冰冷的眸看着淡然的仿佛生无可恋的冰心,心念一转,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你的朋友,现在正在去颛顼冢的路上。”
    内力一转,银针弹开坎金剑,墨青书夫妇镇守的颛顼冢,他们的修为不算高,璃然他们应该可以应付,加上自家那个毒医师姐,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可是金坎子刻意提出来,绝非无故放矢,那么……淡然温和的眸看向金坎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禁    锢的力道消失,金坎子知道自己杀不了眼前这人,收起剑,他优雅的坐在似殇对面,端起刚刚似殇准备的茶杯先嗅了一下,确定没毒之后才优雅的啜饮一口:“过两日,师傅将在颛顼冢宴请幽都魔君。”
    似殇的瞳孔瞬间缩小,眸中有复杂的感情闪过,这个金坎子,果然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为了铲除有可能影响玉玑子的人,也为了坚定玉玑子的信念。竟是想让玉玑子亲手杀了自己。
    金坎子啊金坎子,任你机关算尽,只可惜,若我真的仅仅是与莫非云长的相似也罢。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若是有一天玉玑子知道真相,只怕会毁在你这个计划上。
    成也莫非云,败也莫非云。这倒真是有趣。
    虽然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一代枭雄毁在自己身上这种罪名,似殇还是不想背负。
    只是,朋友有难,不能不去。
    罢了,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13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不愉中,没有灵感没有思路被人骂街没有人看(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总之,离家出走中拒绝更新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4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有看的啊作者大人TAT谁骂了?我去大毒符惊天罚九玄了他TAT别弃坑啊啊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