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紫龙影

[小说美文] 笑问客从何处来BL(太虚*云麓)【主玉莫微张陆草金】更新番外补全张陆肉

[复制链接]

1348

活跃

3177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10

新炼化有我

发表于 2012-2-17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尾随。每日一打卡,身心真健康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17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2# 的帖子

不错虐虐更健康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17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植物人也不错

193

活跃

27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2-2-1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虐了不要这样对师祖啊嘤嘤嘤....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7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紫龙影 于 2012-2-17 11:58 发表
我这一秒钟真心不想让他命硬怎么办

你杀了我好了TAT我家云麓任你虐啊啊啊TAT不够还有冰心和还有太虚TAT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7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你们都是坏人啊啊啊TAT师叔他苦了这么多年你们还要这样对他TAT师叔祖也好可怜TAT上次被人虐杀,这次为了爱徒要自尽好狠啊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呆滞的目光直直的停留在无力趴伏在地上,几乎被鲜血湿透的人身上,战甲碎裂,漆黑的长发散落在血泊之中,已经不知生死,但是,刚刚明明指挥了皇帝下杀手,又施展了血祭。他……还能活着吗……
    心中的不祥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为什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不可能,为什么会是这样。明明想过,复活了他,绝对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更不可以是自己造成的。明明想过,为他创造一个适合他的世界,陪他看淡山河风光,游历大江南北,让他淡若春水的眉眼间,只剩下盈盈如水的柔和。而不被污秽尘世的黑暗再次玷污。可是,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
    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想要冲上去,想要把他抱入怀中,想要看看……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脚步这么沉重,为什么连挪动一步,都觉得沉重万分。
    噗通,双膝一软,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突如其来的现实抽干,忍不住跪倒在地。自从15岁那夜之后,就不曾湿润过的眸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慢慢挪动双膝,一点一点的挪上去,伸出手想去确认,手伸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因紧张而轻微颤抖。
   “似……莫……莫……非云?……”轻轻的,近乎是颤抖的吐出微弱的声音。邪影只有本人才能召唤,他虽然能强行扣下莫非云和冷喻的邪影,却也不能控制。一张邪影符,分清了真假,却也分开了生死。
    颤抖的指尖触碰到的,是逐渐失去温度的血液。再往下,是已经开始冰冷的身体,温润的液体不自觉的自眼角滑落,一点点的滴落在有些凝固的血液上,稀释了的血泊中,玉玑子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满脸的绝望无助,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落下,似乎自己一辈子的眼泪,都是为了同一个人而落。
   “莫……非……云……”喃喃着,似乎是稚龄幼子在牙牙学语,玉玑子仿佛燃尽最后的力量,将趴伏在地的人,轻柔的抱起。可是,即使是这样轻柔的动作,也引起了碎裂的骨头间轻微的噼啪声。玉玑子心中一痛,更加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将没有声息的人揽入怀中,低下头,惨白泛青的面容没有半分起伏。虽然染了血污,但是那张脸,却平静的仿佛像睡着了一般。
    抱着这具身体,玉玑子全身轻轻颤抖着,纵横一生,天下人都道他没有不敢做的事情,可是此刻,他却连确认一下这人的生死,他都不敢。自己下的手,明明最清楚结果,可是,他不敢……真的不敢。
    全天下,他只在乎这一人,可是最后,他竟然禽兽不如的对待他。还亲手……亲手……
    玉玑子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这一刻,他已经没了全部追求。一切的一切都被他亲手毁灭。他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这一切的结局。甚至他没有勇气再次扬言要复活他。
   “莫……非……云……”心中压抑的全部情感,化成这压抑着哭腔的喃喃。将额头抵在怀中之人冰冷的额头上,玉玑子在这一刻,泣不成声。郁气攻心。自损三分,在压抑的哭声中,玉玑子也感到喉头甜意上涌。有血丝顺着口角落下。
   “啊啊啊啊!!!!!”亲手毁去挚爱的痛,压抑了多年的情,愧疚,悔恨,总总复杂的感情啃噬着玉玑子的心,交织在一起,终于将他整个人击溃。
    被玉玑子此刻散发出的无形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此刻深刻理解了当初在珈蓝,玉玑子没有暴露出的全部实力。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张凯枫轻轻的叹了口气,难得的,有少许愧疚感升起。若是一开始说出真相,也许,就不会是这种结果。
    再次轻叹,张凯枫的视线停留在玉玑子怀中的人身上。这一刻他深深的明白。
    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决定独自背负着真相死去。
    即使失去了记忆,也本能的维护着曾经唯一的徒弟吗?要斩断他唯一的弱点。
    突然,默默伫立的七龙,以玉玑子为中心,吐出冲天的蜃气火焰。将两人包围。张凯枫顿时脸色大变,这个傲视天下的玉玑子,竟然想抱着那人自焚!
    六合寒水决带起的水花在神器的加持下冲破火焰的包围,踏剑光速冲入其中,一拳狠狠的砸在玉玑子脸上,被蜃气弄的好不狼狈的张凯枫一脸愤怒:“玉玑子!你在发什么疯?!他还没死!”
    莫非云是吧!本座记住你了!全天下都说你善良。想不到,你只是对你自己一人狠!
    若非本身就是被生魂镇压之人。张凯枫也差点没有发现,这人的魂魄并没有散去。身体也还有少许被生机,竟是被他自己镇住。
    没死!放任自己陷入重重复杂交错的情绪中,已经心死成灰的玉玑子,已然决定了生死相随,却突然间听到张凯枫的怒吼。腮帮子很痛,但此刻他却没有任何追究的心情,只是抓住了重点,没死!莫非云没死!黯淡的眸一瞬间清醒过来。低头仔细打量着似殇的身体,怀中之人的胸前没有任何起伏。
    心一下凉了半截,伸手,想要去探似殇的脉,可是伸出的手,却没有勇气落下,求救一般的看向张凯枫。玉玑子此刻脆弱尽显。
    担忧的看着眼前之人,张凯枫难得正色的看向玉玑子:“相信我。他还没死!不过再不救人,只怕是回天乏术。“
    他已经看到,那人的魂魄已经快要脱离身体。半魂半魄。只怕再没有轮回的机会,若是离体,结果恐怕只有魂飞魄散一途。
    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玉玑子将手放入似殇颈间动脉,半响,久到他快要绝望之时,才感到指腹下冰凉的肌肤,脉动微微跳了一下。
    一瞬间找到了希望,玉玑子生平第一次由衷的感谢上苍。轻柔的将几乎碎裂的珍宝拦腰抱起。明显的感激出现在他眼中,对着幽都魔君点了点头:“去太虚观,找屠云!”
    ……
    中原太虚观
    一盆盆血水被不停的从最好的厢房中移出。太虚观的弟子,难得的慌乱了手脚。忧心忡忡,他们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师傅,突然间抱着一个浑身染血不知生死的人,回到太虚观,命令屠云师兄一定要将人救回。而他自己,则是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一脸绝望痛苦,久久伫立在屠云师兄抢救人的门外。
    所有人都知道,那被救之人,对他们的师傅来说,必然是极为重要。因为他们从不曾见过,淡漠隐忍的师尊,有这样的表情。甚至连幽都魔君,也收敛了一向高傲的性子,陪在师傅身边,仿佛是师傅的支柱一般。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房间内,始终没有好消息传来。而且看端出血水的随侍弟子的表情,似乎很不乐观。
    厢房中,已然十分疲惫,额上也见明显薄汗的屠云,再次拿起银针。虽然名为毒医。但他的修为,曾经令他十分自傲,可是此时,他却明显的感到自身的不足。眼前的病患,身体对灵药的吸收能力极差。而且他的伤势,根本就没得救。
    就算侥幸能救活,这人的身体,也完全毁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fadai 混蛋,给爷吐出来。#fadai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8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师叔啊啊啊TAT你表想不开啊啊啊TAT师叔祖你要坚挺啊啊啊TAT屠云小哥儿你要能救起师叔祖我以后绝不去单挑你TAT死紫荆!爷咒你男人跟枫美人他妈跑!掌门师父没想到你才是最阴险的!接近师叔只为了偷师叔祖的法仗么?!你去被妖魔爆菊花吧魂淡!掌门师兄父债子偿,你等着师叔的怒火吧

1348

活跃

3177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10

新炼化有我

发表于 2012-2-18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死是活 加油啊,LZ。撑下去。。师叔祖

1393

活跃

2118

人气

2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348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18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坑爹啦,看哭了!

0

活跃

1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9
发表于 2012-2-18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一直看霸王贴但是还是忍不住回帖了 师叔祖啊乃可千万表死啊,不然估计师叔也不想活了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非云等于是被霸王龙咬了一口,外加严重的内伤,和原先还没好干脆的伤,你们觉得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

1348

活跃

3177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10

新炼化有我

发表于 2012-2-18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fadai #fadai 活蹦乱跳的几率不大。但是不死的几率还是有的吧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18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叔祖才是最狠得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18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嘛莫师叔啊你还是继续睡着吧,让鸡哥继续懊悔去吧

764

活跃

859

人气

5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2-2-18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楼主才是最狠的人
把人家的小心肝看得一颤一颤的

440

活跃

1426

人气

2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2-2-18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追文追好久了,可是一直是手机不好回复。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8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原帖由 紫龙影 于 2012-2-18 17:15 发表
莫非云等于是被霸王龙咬了一口,外加严重的内伤,和原先还没好干脆的伤,你们觉得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个…反正是植物做的身体,补补就好…ORZ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9 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升月落
    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将近半月,这半月中。那扇红松所制的雕花烘漆的木门开了又关,但屠云的身影却始终不见出来。各种名贵珍稀药材被送入其中,但每日依旧可见成盆的血水被门下弟子端出。
    玉玑子守候在门外。他很想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很想知道那人现在怎么样了。但是,他不敢,不敢踏入房门一步。他很害怕看到莫非云责备怨怼的模样,更害怕进去看到的是一具已经没有半点生机的尸体。
    活了快七十载,他从未见过,有人需要抢救这么久,久的他的心,快冻结成一片冰,冷的让他由内而外的颤抖。他一向擅于等待,也享受等待,因为等待,总会给他带来美好的收获。十年隐忍,换的太虚观不传之秘,多年内敛,换的风落一家满门抄斩……可是这一次,第一次觉得,等待是那么痛苦的事情。
    莫非云,求求你,活过来。
    ……
    屠云觉得,自己快死了。连绵不断的用药施针,让他的精神透支到了极限。在冰心堂都没有这么累过。忍住想要趴下的冲动。拿出凝神的药剂大口吞下,苦涩的味道立刻让他清醒了些,凝功于针,再次引药力下针刺激床上之人的生机。该死的,根本就是个死人,却不肯吞下最后一口气。真麻烦!
    几次想要直接切断这人的生机,但是……师傅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啊啊啊啊啊,太恐怖了。我努力救人就是了。你的眼神太可怕了,这人是你什么人啊啊啊啊啊。
    从门外传来的眼神太过灼热,让屠云以为回来的根本不是他最尊重的师傅,不过那庞大的气势的确是师傅没错。嘤嘤嘤嘤,师傅,您这是在考验徒儿还是在考验徒儿还是在考验徒儿啊。这种伤势太可怕了,徒儿承认学艺不精好不好。
    看!又吐血了!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呛在喉间的血还要自己渡出,不然早就被血窒息死了。身上大面积的撕裂,骨骼断了将近七层,内府碎裂,连心脉也断了一半,更严重的,是两种内力在体内冲突,一种屠云很了解,是属于冰心堂的运功路线,而另一种较为霸道的,是属于云麓仙居的运功路线,但,似乎比云麓仙居的行功方式多了点什么。
    天下人都向往能双修其他门派的功体,但双修,又岂是那么容易,否则这世上,也不会只有寥寥数人能成功,而成功之人,每一个都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行功方式,若没有适当的方式调节,只会相互冲突,必然会不停的冲击内府,也就是江湖中人所说的走火入魔。轻者功力全失,重者当场毙命。
    本想化去此人的真元内力。但此刻此人还有一口气,也是因为这身不俗的真元。而且他走火入魔的方式很奇怪,这澎湃的内力似乎在伤害他的身体,又似乎在保护和扩充他的经脉。而且,无奈的苦笑,屠云不得不承认,这人的功力,是他见过的,少有的高手。除了师傅,幽都魔君,七夜城主之外,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功力如此高深之人,以屠云现在的功力,根本没办法化去此人的功力。只得放任这磅礴的真元继续在这人体内放肆。
    擦去一头快要滴落的汗水,屠云在心中默默的吐槽:师傅,您老到底是从那儿找回来这么一个极品啊啊啊啊啊啊。我快疯了啊有木有!
    ……
    作为一个医生生活了十五年,似殇很清楚,使用了邪影符的代价。在自身重伤的情况下,他很清楚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其实,从他决定赶来颛顼冢的时候,他就决定了,将命丢在这里。
    活着的莫非云,是玉玑子唯一的弱点。死去的莫非云,是玉玑子逆天的动力。那么莫非云,为什么要活着。而似殇,从来就是虚幻的,只是一个被强行唤醒的魂魄。知晓了真相的似殇,不可能再和玉玑子为敌,又无法面对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更不愿意成为傀儡被王朝控制。有朝一日用来威胁玉玑子。
    自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至少似殇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祭出全身三分之一的血唤醒了邪影符之后,似殇很安详的闭上了双眸。
    可是,现在的情形又算什么?虽说有传言说,人死之前会看到生前的一切。不过……是不是稍微长了点。
    幼年时进入云麓仙居学艺,天生水火风通灵之体,在修行不足十载,却有了一身足以媲美各系宗主的实力,而后更有奇遇,有幸学的云麓仙居失传已久的第四卷天书,甚至,上窥天道。
    天资展露,虽然生性温和,不喜争斗,也对掌门之位没有任何需求,但一群誉为最接近神的弟子的师兄弟姐妹们,却容不下自己的存在。加上冷姑娘的事情,也让自己有些心灰意冷。
    既然如此,便离开吧。这么想着,开始了云游大荒之路,驾驭着灵兽,慢慢的走着,天下美景也多数收入眼眸。渐渐的,来到了幽州,见到了,此生唯一的徒儿。
    初见那孩子的时候,虽然惊讶于他的冷静自若和对邪影众生平等的心态。其实,并没有收徒的打算,如果要说的话,大概是那孩子的对力量的追求执着,让自己不由的认同。相处八年,那孩子尽得自己真传。
    只是冷淡不与人接触的性格,让自己有些头疼。已经没什么可以教给这孩子了。可是他的求知欲望,总是让自己不由的纵容,加上上窥天道,知自己命不久矣。便带着他去找冷姑娘,希望冷姑娘可以收养这个孩子。而自己,也可以找寻一处清幽之地,静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明明算出他们有师徒之缘,但冷姑娘对人世的憎恶,还是拒绝了自己的请求。自己一向顺其自然,也不曾强求,便带着这孩子回到了黑白羽森林。本想和他好好谈谈,毕竟年少的孩子只依赖一个人,并不适合他的成长。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被风落师兄出卖。在自己意料之外。短暂的惊讶后,自然知道,这便是自己的结局。被无数刑求虐待,身体虽然很痛,但要出卖冷姑娘,自己是决计不会答应,只是看到缩在一旁,双眸含泪的孩子。心中,还是有不舍。
    身体饱受拷打,但是自己的目光,却一直看着那半大的孩子。对不起,不能再陪伴你以后成长的生涯,保重,请你一定要活下去。对不起,放任你一人面对如虎如狼的师兄,保重,以后的生活,请你不要生活在仇恨之中。
    只是,严重的伤,已经让自己无法发出声音,师兄带来的人,因施虐而暴戾的快乐着。根本忘记了他们的初衷,也许,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希望自己死去吧
    再次醒来,变成了似殇,因为是各种灵药制造出来的身体。极适合冰心堂的功体。同样的天资,遭遇的却不是同样的待遇。同门之间,虽然偶有争吵,斗争,但是吵过打过,又是一团和气。
    想笑。但是只有混沌的意识中,无法完成这个动作。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常常被自称宅腐基的师姐师妹们调戏,不过都是善意的。自己也很享受这种成长的过程。
    外出历练,遇到玉玑子,不在自己的设想之内。初遇,虽然生死一线,却对他没有任何负面情感。而后知道了真相,也没有和他相认的打算。
    为何会打算以自毁的方式成全那人呢。大概除了本身找不到生存的理由。还有,便是本能吧。本能的为当初那个半大的孩子着想。
    明明失去了天冲魄,为什么会想起来呢。莫非,将死之时,竟然和自身的天冲魄产生了共鸣么。哈~
    昏迷中的人,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