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紫龙影

[小说美文] 笑问客从何处来BL(太虚*云麓)【主玉莫微张陆草金】更新番外补全张陆肉

[复制链接]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9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不要死啊师叔祖你要坚强啊师叔不会把你当累赘的,而且你比金师兄都厉害,不会被王朝利用的,师叔师兄也不会让你去上战场打架的啊啊啊要坚挺啊啊啊话说吐槽的屠云小哥儿好可爱啊我再不开冰心去打劫你了~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19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啧啧莫师叔你死之前还为鸡哥想,真感动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19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NPC口中的莫非云0 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19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紫龙影 于 2012-2-19 16:17 发表
来看看NPC口中的莫非云0 0

矮油~莫美人儿被第一太虚带走了~云麓们还是别肖想莫美人儿比较好

688

活跃

56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71
发表于 2012-2-19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好虐,看得我好伤心,抽纸巾等更新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19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打下卡

440

活跃

1426

人气

2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2-2-19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说云麓太虚搞基是门派的优良传统。。但是我还是想要一只毛毛。。咳咳,跑题了。

  莫非云别挂啊,挂了的话我估摸着大荒就没了啊

0

活跃

12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1
发表于 2012-2-19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请千万千万不要弃坑啊。

193

活跃

27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2-2-1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虐啊......,.,....

55

活跃

333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5
发表于 2012-2-19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哇 可怜的屠云~~~ 被玑哥吓着了吧
莫非云千万别挂啊 你要挂了玑哥会把大荒毁了的 #fadai
话说上次做黑白与记忆任务的时候 真心觉得YL门派那个什么巽空的直接是个变态啊 要是游戏能砍NPC的话 我第一个把那货做掉 变态到一定境界了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20 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雪莲 于 2012-2-19 23:41 发表
呜哇 可怜的屠云~~~ 被玑哥吓着了吧
莫非云千万别挂啊 你要挂了玑哥会把大荒毁了的 #fadai
话说上次做黑白与记忆任务的时候 真心觉得YL门派那个什么巽空的直接是个变态啊 要是游戏能砍NPC的话 我第一个把那货做掉 ...

我要挂了风落巽空还有冷师叔祖的两个师傅,都是人渣啊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0 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晚林冰心堂
    悠扬婉转的琴音一缠,甘草若有所思的看着断裂的琴弦和手上的红痕。抬眸仔细观察天象。
    天为基,星为阵,阵眼星芒暗淡,几近于无。一毁俱毁一荣俱荣。这颗星,可不能让它消亡。
    无奈轻叹,十五载的相处,说没有感情,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人的身上,总有一种能吸引人的温润气质。俊美雅致的容貌,也让无数弟子沉醉。连她这颗平淡无波的心,也偶尔会受其影响。
    抱琴起身,甘草施施然来到一处紧锁的房门,纤细的指尖划过门锁,随着铁链叮当滑落的声音,门锁已不再构成威胁。
   “掌门……”门内一片黑暗,其中之人抱膝蜷缩在床上,接着昏暗的光线,不是很确定的喃喃出声。
    缓步走入其中,甘草对着那人露出一如既往的单纯如稚气为脱的少女的弯月笑容:“天诀。时间到了,我们去救似殇。”
    天诀顿时讶然。她那日匆匆赶回冰心堂,希望掌门出手相助,而得到的,则是禁闭的惩罚,而现在,这个外表天真内心不知在想什么的掌门居然会主动要求去救人?!不会是人易容的吧一一
   “别怀疑。”瞬间知道天诀在想什么。甘草掌门笑的很得意和开心:“当时我不许你去救人。因为时机不到,贸然前去。恐怕玉玑子不会那么轻易让我们见到似殇。而现在不同,现在,只怕他会求我。”
   “已经过了半月,你就这么肯定他还活着。”血祭之威,作为深姿的医生,他们都了解。似殇本就是重伤未愈的身体,而且在颛顼冢还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才会逼他做出这样的举动。过了这么久,天诀此时,早已不抱希望。
   “宋掌门当年曾说过,玉玑子,似乎偷偷扣下了莫非云和冷喻的邪影。”将一旁的药囊丢给天诀。甘草很自然的隐瞒自己可窥天象的能力。“若是似殇真的用了邪影符,那么玉玑子现在,只怕是挖空了心思的抢救似殇。屠云的修为的确不差,不过,推算似殇现在的状况,想要救他,恐怕只有用净月神树的果实才行。”注①
    甘草掌门竟然肯用净月神树的果实,看样子似殇这回有救了。揉揉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动作而有些血液不循环造成麻痹的双腿。心中大石放下的天诀瞬间找回妖冶女王的气势。给自己倒上一杯香茗润了润嗓子,果断别好药囊:“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走吧~”
    耸耸肩表示赞同,甘草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似殇,最后一段记忆,你该想起了。
    ……
    中原太虚观
   “呃噗!”半月连续不断的运功,已经让屠云的身体透支到了极限。内力枯竭的呼吸都痛。勉强维持了那人的生机。他终是支撑不住,一口内力提不上来,顿时口吐鲜红,不支倒地。
   “不好了,屠云师兄昏倒了!”一旁的弟子瞬间惊呼出来。
    门外的玉玑子,顿时觉得心中一凉,快速跨越了几步,想要冲进去,却在门口硬生生的停住了。心中对于那人的担心,让他恐惧的不敢进入。
    白底紫边的身影快速冲入其中,将瘫软昏迷的屠云抱了出来,顺手探查了一下交给一旁阴沉着脸的只差没放风刃散的云麓,安抚的拍了拍玉玑子的肩膀:“放心,他还活着,屠云也只是消耗过度,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你……不进去看看他吗?”
   “我……”心中犹豫着。玉玑子此刻如同大多数的世人一般,在伤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事物的时候,总是心虚的不敢去面对。害怕看到无法挽回的结果。
    可是心中还是渴望的,渴望见他一眼,上天怜见,多年来他费尽心思的想要复活的人,就这么转世出现在他面前。明明一模一样的容貌,性情,可是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他竟然亲手伤了他。使他现在徘徊在生死一线。
    莫非云,你会恨我吧……
    发出深深的叹息,紧握着门框的手,因用力而青筋凸起。想见又不敢,相思入骨又强迫自己望而却步。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现在生死难测的莫非云,更不知道,如何面对醒来后憎恶着自己的莫非云。
    现在屠云昏迷不醒,谁能救他?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已经顾不得思考其他,玉玑子快步冲进门内。推开帘布冲进内室。柔软的床上,有些熟悉面孔的人被褪去了碎裂的悯情战甲,擦去血污,身上被层层叠叠的纱布包裹,却依旧有血色在纯白的纱布上蔓延。身上布满银针,针芒相互牵动,维持着他的生机,惨白的脸上褪去了死亡的青色,胸前也有缓慢的起伏。
    一瞬间,玉玑子由衷的感谢冥冥之中的上苍。虽然日后恢复过来的莫非云定然会恨着自己,但至少,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之后,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生怕吵到这人休息一般的放轻了脚步,缓缓的坐到床边,伸出手,轻柔而仔细的描绘着那熟悉的轮廓……所谓喜怒不形于色,不如说是生无可恋,没有人能勾起他的喜怒哀乐,而现在,不同了。因为他全身心系的那人,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眸中全是回忆,哀伤,和不可置信的喜悦。目光不曾离开过那张熟悉的脸半分。想要将他紧紧拥入怀中来确认这不是在做梦,但可悲的事实,却让他只敢悄悄触碰他没有受伤的少许肌肤。
    入手微凉,不带半分活人的温暖,记忆中,莫非云一身出神入化的火系法术。真元布满全身,既是在寒冬腊月,也是全身温暖如昔,那个时候,自己的修为还不到家,到了晚上,就冷的蜷缩在他的怀里,那人也是温和的放纵自己。
    每每醒来,总觉得那人闭目柔和的睡颜,让人的心都忍不住柔软起来。幸福的仿佛这一刻就是永恒。
    前些日子虽然因入魔而记忆不清,但身体的触觉不会骗人,第一次触碰这具身体的时候,那肌肤,也是温暖的。不像现在……也许再也无法恢复了吧。受了几次重伤。即使是他这种不曾学医的人,都知道,他的命,即使能救回来,身体,大概也毁了。
    莫非云。我知道,奢求你的原谅,是比灭天弑神还要困难的事情,但是以后,由我来温暖你,好吗?……
   “师傅。冰心堂掌门甘草前来拜访。说……是来救人。”门外突然传来最小的徒弟金元术小小的声音,不擅与人接触,见到外人就脸红的小弟子,在刚刚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本着好奇的心态开了门,却不想看到月前那名大胆调戏自己的女子。吓的他差点关上大门夺路而逃。
    甘草?!她来做什么。莫非云的身份,她又知道多少?心中猜测不断,但甘草在医学上的修为,的确是万中无一。此时倒不是计较阴谋的时候,只要能救得了莫非云,不管是怎样的阴谋,他玉玑子何曾怕过。眸中闪过冷意:“请她进来!”
   “伤的真重,若非他本身不是人。你根本等不到我来救他。”简单的查看了一下伤势,甘草在心中惊讶玉玑子的修为。不在意的说出似殇的身份。
   “你这话什么意思?”敏感的抓住甘草话中语病。玉玑子顿时明白过来,也许莫非云,并不是转世这么简单。
   “转世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前世的能力。似殇能使用冰心堂和云麓仙居的法术,你不觉得奇怪吗?”勾起得意的笑容。甘草圆圆的萝莉眼睛,顿时笑成了一个弯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①:净月神树。
        天虞岛风晚林,这里地处九黎偏隅,物种丰盛,有不少更是草药更是这里的奇特资源。此外,这里独特的气候,更加适合进行神农雪莲的种植。
  一个意外的发现,让甘草和众弟子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山谷。冰心医典中所记载的忘忧谷是当年神农祖师种植延龄草及净乐树之地。如今净乐树叶已长成,它的树下经脉遍布大荒,结成果实。它的果实,有还魂复活之效。

[ 本帖最后由 紫龙影 于 2012-2-20 04:07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688

活跃

56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71
发表于 2012-2-20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赶上沙发了,看完上班,心情好,话说LOLI 掌门真可爱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20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我真心不喜欢几个掌门…都阴阴的…师叔,你要盯着啊,防止他们不安好心啊!师叔祖,你一定要挺过来啊QAQ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2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咦元术你好可爱,好想摸摸啊,﹁_﹁鸡哥啊你不要知道真相后一口血喷出来啊

55

活跃

333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5
发表于 2012-2-20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的小元术捏
其实LULI掌门也挺可爱的说 但是不知道为啥每次看到那只LOLI掌门总感觉她很腹黑啊

4971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3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20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的小元术捏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1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玑子好看的眉紧皱,压迫的气势在他的控制之下,只针对的天诀和甘草:“还望指教!”
       “你在做的事情,我做到了。仅此而已。”凝气成针,对于医术,甘草早已不需要针的辅佐,自成一体。一边小心的梳理似殇的身体,一边笑盈盈的将当年的一切告诉玉玑子。
        森冷的目光注视了甘草许久,玉玑子需要时间来消化刚刚听到的一切。魂魄分离之苦何等痛苦,莫非云,当年到底遭受了什么。他的另外一魂三魄又在哪里?到底是谁扣下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默默的收起气势:“你们救了他,有什么目的?”
        气针引灵药梳散药性分布在似殇全身,甘草偏着脑袋装可爱的想了很久,微微耸肩:“这个问题,你可以去太古铜门后面问宋掌门。我们冰心堂,只负责救人。”
        对甘草的态度表示十二万分之的怀疑,但玉玑子深知此刻不是翻脸的时候,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本座欠尔等一个人情。”
        拿出腌制的草药干当零嘴,甘草拆了似殇身上的绑带,仔细打量着他身上严重的撕裂伤,气针引药线开始缝合伤口:“似殇毕竟是我门下弟子,国师你若是不介意,我想带他回冰心堂。”
       “他是莫非云!”本能的反驳。玉玑子冰冷声音决定了似殇今后的人生,与冰心堂,再无瓜葛。
        不在意的笑了笑,甘草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你认为,他会承认吗?你让他怎么面对你这个自称是他徒弟却将他狠狠凌辱了人呢?”笑的圆圆双眸弯成半月,甘草试探性的话锋一转:“或者说,你和莫非云本来就是那种不伦的关系?”
       “不许你诋毁他!甘草。你好大的胆子。”玉玑子顿时语气一顿,杀意外露。他本就因上次的事情,对似殇有一份愧疚,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更是尴尬。他对莫非云的感情本打算一直压抑在心底,不去污染那人。却不想在阴错阳差之间,已经对他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这会是他一辈子的愧疚。
       “看样子不是,那么你该想想,怎么让他认可你。”嗤笑出声,甘草的模样总有一种正在看好戏的感觉,无视那股杀意,甘草手上动作不停,净月神树的果实的药力果然非凡,似殇惨白冰冷的身体,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晕
       “我们的事,不用你费心。”警戒的注视着甘草的一举一动,玉玑子强忍心中杀意。僵硬的开口。
       “只希望你别再伤到他。净月神树的果实对同一个人只能用一次,他的身体,禁不起再次伤害。”有点小失望的打量着玉玑子,甘草很职业的提出医嘱。扯出被药润泽过再晾干的纱布,小心的帮似殇再次包扎:“十日之内,吸收了药性,他自会清醒。”
       “友情建议你定做一副轮椅。似殇的双腿,髌骨已毁,当初经过我们全力救治,似殇勉强能站起来,不过这次又被你伤成这样,以后能不能站起来,可没人能保证。”把各种似殇未来恢复需要的灵药堆了满满一屋子,忙完了一切的天诀一边对一旁面红耳赤的金元术抛飞吻,一边幸灾乐祸的开口。
        成功的看到玉玑子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难看,天诀得瑟的吹了声口哨,叫你丫的上次打本小姐这么狠。哼!一把勾起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金元术的下巴,吧嗒一声在脸上大大的亲口:“小哥~有家室没?没有不妨去定个婚如何?”
        冰心堂怎么会放出这种极品啊喂。被调戏了的金元术表示内牛满面。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毕竟名义上,我们隶属敌对。”收拾好药囊,抱起琴,甘草掌门无视身后被调戏的一脸苦情的金元术。正色看向玉玑子:“以后似殇……不,是莫非云,就拜托你照顾了。”
        勾起一抹冷漠的不带半分感情的笑,玉玑子目光坚定:“灭尽天下,本座也不许他再受到半点伤害。”
        拎着天诀往外走,甘草在心中无奈轻叹:“就怕,伤害是你造成的。”
        ……
        明明深陷混沌中的意识,不知为何又再度清醒过来,眼前的画面,不属于自己的任何一段意识。
        我还没死吗?低头看看自己透明的身体,似殇这一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身处的场地,十分的怪异。
        刚才不曾注意,灵魂所着,竟是一身悯情战甲。原来十五年冰心堂的生活,自己灵魂坚持的,竟然还是云麓仙居么。有些无奈的揉额。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很眼熟。
        前方一群云麓仙居的弟子围在一起,不知在做什么。盘膝而坐,闭上眼,开始梳理自己两世为人的记忆。
        这里是……赫然睁开眼,这里,不就是自己死去的地方吗?为什么?灵魂会回到这里?!
        眼前这些人的背影,好眼熟。眸中尽是疑惑,他起身,试探着向那些云麓仙居的门人走去。
        那些人似乎做完了自己的事情,突然间三三两两的转过身来。灵魂在看清楚那些人面孔的时候,瞬间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风落师兄……巽空……
        灵魂被穿透,那些人看不到自己,只是带着一张张施虐后兴奋的满足的脸,说说笑笑的离开。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似殇一步一步的,向着刚刚那群云麓弟子站立的地方走过去。
        一具布满血污和伤痕的尸体。被开膛破肚,血蔓延成河,一旁,是散落一地的内脏。
        玉玑子……
        心中一痛,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压抑在心口。为什么?师兄为什么连个半大的孩子都不放过?将自己灰飞烟灭还不够么。为什么还要虐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这一刻,他忘了未来的大荒枭雄。忘了而后二十年为人的生涯,他只有莫非云的记忆,他只看到,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因为自己的坚持任性而被无情的虐杀。
        因为没了人气,山野中被血腥吸引而来的野兽,也渐渐的靠近这里,伤悲的灵魂无能为力。想要赶走这些生物,都做不到。想要触碰一下这孩子,这么卑微的愿望,也是奢望。
        灵魂没有眼泪,想要用哭泣来表达自己的悲伤都做不到。一个无法碰触到任何事物的灵魂,只能守着一具渐渐冰凉的尸体,嘶声裂肺的哭泣,却没有眼泪和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只野狗闻腥而至,一口一口咬住那血腥而冰凉的内脏,当那孩子的心脏被野狗咬住时,莫非云觉得自己作为灵魂的心脏都要碎了。为什么上苍要如此对待这个孩子。就算有错,也该让自己承担。尸骨不存,被烧成灰飞,还不够赎罪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这个可怜的孩子。
        异变突起。天地阴阳二气突然交汇。邪影空间竟然在无人召唤的情况下大开。
        一魔气冲天的邪影淡漠着一张脸,从邪影空间中飘了出来,停在少年玉玑子的尸身上。没有感情的双眼,直直的看着这具尸体。
        跪坐在一帮的莫非云,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邪影,那张脸,他十分熟悉,因为他看着他长大。是属于那个半大的孩子。可是人已死,邪影又怎会出现。
        小小的邪影,带着足以变天的力量,它似乎能看到灵魂状态的莫非云,空洞的双眸在看到莫非云的魂魄时,一瞬间有些波动,而后又恢复成没有情感的不冰冷。拂尘微扫,青色的手掐起发诀。莫非云惊愕的发现,方圆百里,包括自己的魂魄之力,都被强行拖走,注入那个孩子的尸身之中。
        内脏重塑,血液再生,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修行仙法数载,莫非云的魂魄自然是强大无比,不然也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凝聚成形,可此刻,莫非云感到自己的魂魄被强烈的撕扯着,几乎被绞碎。
        默念清心咒,竭力稳住自己的魂魄。灵魂被撕扯的痛,比起他生前所受的折磨,不知更痛苦多少倍。莫非云欣慰的发现,小小的玉玑子,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甚至有了呼吸。沉睡的魂魄出现在邪影手中。
        魂力几乎被吸光,莫非云虚弱的趴伏在地上,因为修习过第四卷天书,他能灵活的使用大地的灵气。此刻,他只能靠着大地入夜后的阴气,勉强维持着灵魂不散。
        邪影的眼神,第一次停留在莫非云身上,手上发诀再起。莫非云顿时感到灵魂深处一阵剧痛,整个魂魄都被撕扯开来。这种痛,让受尽折磨而死都不曾吐出惨叫的他,都忍不住哀嚎出声。可是灵魂的声音没人能听到。痛的蜷缩起来,可是那种魂魄被撕碎的感觉,依旧在继续。
        一魂被抽出,莫非云已经接近涣散的眸子。看着自己的魂被填补在玉玑子的魂魄之中。浑厚的大地灵气,随着自己的魂充盈在玉玑子的魂魄之中。
        大地灵气包容万物,莫非云此刻似乎明白了什么。上窥天道,他有幸识得皮毛,大概能算知,玉玑子以后会身怀风火水灵气和天地阴阳二气。虽然世人没听说过谁能双修多派心法。但也许,这个孩子就是个意外。所以才带他去见冷姑娘,希望冷姑娘能收他为徒。
        原来,竟是要这样么……了然的闭上眼,莫非云狠狠心,将全身的土系灵气集中在天冲魄,精魄,英魄之中,硬生生的自己撕去三魄。
        会烟消云散吧。放任自己魂魄散去,闭上眼的刹那,莫非云欣慰的看到。那邪影收了三魄融合在玉玑子的魂魄中,又将玉玑子的魂魄注入身体。想要轻轻微笑,但魂魄不全,已经无法维持身体的形态。
        孩子。以后的路,你只能自己走下去了,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1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魂淡,给爷吐出来

再不给爷吐出来爷就BE掉!!!!

[ 本帖最后由 紫龙影 于 2012-2-21 02:01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21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影大叔你太狠了!甘草你真是令人想天罚了你!调戏元术的女人,你去死一死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