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紫龙影

[小说美文] 笑问客从何处来BL(太虚*云麓)【主玉莫微张陆草金】更新番外补全张陆肉

[复制链接]

193

活跃

27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2-2-22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再虐了!!!!!我要看甜文啊嘤嘤嘤~
柔柔~#165快回来啦

440

活跃

1426

人气

2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2-2-22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吾辈求更虐…貌似至今仍未被戳中虐点(泥奏凯!)…虐点在哪里呀虐点在哪里~
颛顼的脸部挂件(*/ω\*)
佩佩的腿部挂件(*/ω\*)
基本沉下去就不会诈尸的渣渣一枚~(*/ω\*)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2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去秋来,转眼已入冬到了年末。
        中原太虚观,本就建在高山之上,入了冬,就更显得寒冷。空中飘着雪花,像极了黑白羽森林中,小小的白色羽毛。又像被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的飘散着。
        回了趟幽州,玉玑子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繁琐的政事。不顾满身的疲惫,乘仙鹤返回太虚观,自从心中有了牵挂,他便很少离开太虚观。
        推开精致的红松木门,装了地龙的房间中温暖舒适,玉玑子一向淡漠的眸中,少有的出现了犹豫,在门口微微顿了一下,缓步走入其中,推开用以装饰的珠帘,映入眼中的画面,让他悬空的心,瞬间平息了下来。
         没有任何战甲,穿着一身青衫的清雅之人,坐在轮椅中,倚靠在窗边。一张淡然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看着窗外的飘雪,不知在想些什么。
        冷漠的目光瞬间柔和起来,玉玑子拿起一旁的狐裘,脚步很轻的走上前,将狐裘披在那人身上,入手的触感依旧冰凉,即使过了这么久,玉玑子还是觉得心微微一痛。手上的动作更轻。柔声开口:“窗子关小点。你的身体禁不住这么吹风。”
        莫非云没有回答,只是收回目光,推动着轮椅,在一片踉蹡的锁链拖动声中,离开了窗边,来到桌子前,拿起一直用炭温着的茶壶,倒了两杯香茗,自己捧着一杯暖着手来到书案前,随意拿了一本书,低头看了起来。
        听到锁链的叮当声,玉玑子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在莫非云清醒不足半月,他便拖着重伤的身体想要逃走。甚至差点被守山弟子所伤。当玉玑子惊魂未定的将伤口开裂的他带回时,淬不及防的却被若惜所伤。
        身上的伤很轻,但是心中,却仿佛被撕开了一条很长的口子,连绵的流着鲜血。这一刻玉玑子不得不承认。少了一魂三魄的莫非云根本不记得过去的一切,自己,只是他憎恶的敌人。不惜失去性命也要除去的敌人。
        十分之想要落泪。
        用玄铁束缚他的行动也是迫不得已的决定。玉玑子不担心莫非云会杀了自己,他担心,重伤的莫非云若是再次逃走,只怕又会伤了那本就重创的身体。所幸的是,莫非云是个理智的人,脚踝上套上玄铁之后,他便再没了行动,沉默的接受治疗。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莫非云的身体也渐渐有些起色,他本就是寡淡却极好相处的人,心肠又是及软的。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虽然莫非云始终不曾对玉玑子说过话,但至少态度再无敌意。
        想到这点,玉玑子忍住想要揉揉酸涩的心的冲动,莫非云对太虚观每个人都温和有礼,文质彬彬,唯独对自己,始终是视而不见的态度。
        将窗子稍微关小了些,让新鲜空气可以进入,却体贴的不会让那人冷着,这才走了过去,端起桌上另一杯茶,啜饮了一口,连夜赶回来的寒冷,似乎都被这一口热茶除去。
        看了看桌上一口未动的饭菜,因为全部放在炭炉上,所以温度还在。玉玑子再次轻轻的叹了口气。莫非云的内府受了重创,即使调养了这么久,依旧无法恢复,他的胃口很糟糕,如果不是有人监督着,根本连一点食物都不愿意碰。
        听到身后的声音,莫非云合上书,低垂的睫毛遮住眸中的不忍。将手上的书本放回书案上,他推动轮椅转过身,再次回到桌前,伸手试探了一下炭炉上小煲的温度,拿起一旁的两个空碗,盛了一碗汤放在玉玑子面前,在另一个空碗中盛了一勺放在自己面前。
        受宠若惊!挪动椅子坐在莫非云身边,玉玑子顿觉疲惫一扫而光,拿起勺子,将细腻的补汤再为莫非云盛了一勺,声音中带着连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快乐:“我知道你没胃口。这些菜,是你喜欢的。尽量多吃一点。”
        傻瓜……拿起汤勺含了一口,莫非云微微垂眸在心中轻叹。这些都是你曾经喜欢的。多年在云麓仙居长大,自己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最初游历四方山川美景的时候,除了用火系法术烧烤之外,自己可是什么都不会。后来和玉玑子在一起,要带孩子,自然什么都要学。顺着孩子的口味做菜。有时候看着孩子喜欢,连续几天做同一种菜,孩子一脸奇怪的问起来的时候,便推说自己喜欢,第二日再换其他菜色。
        目光微微向一旁转移,莫非云看到玉玑子带着满足的优雅喝汤,被冻的泛白的脸上恢复了血色。再次垂眸拿起勺子喝了一口,五内还是隐隐作痛,胃部的不适让他微微皱眉。若是可以,他一点东西都不想吃。
        拿起筷子凭着过去的记忆夹了写玉玑子喜欢的菜放在他面前的食碟中,依旧没有半分言语,但此刻给玉玑子的感觉,却仿佛回到了五十多年前。他还和莫非云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珍稀这难得的享受。玉玑子也不打算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即使忘记了一切,莫非云,依旧是个善良又心软的人。
        静静的为匆忙归来而显得疲惫的玉玑子添饭布菜,莫非云除了偶尔夹一点柔软的食物放在嘴里咀嚼,一顿饭的功夫,也仅仅是喝下了这么两勺汤而已。
        晚饭后。莫非云推着轮椅走到门边,这是他可以活动的最大距离。再远,脚踝上的玄铁链便会制约他的行动。拜托路过的太虚弟子送来一盆热水。一手端了一手推动轮椅回到内间,将热水放到架子上,将一旁的手帕放入热水中。又回到书案前静静的看书。
        玉玑子默契的拿了手帕拧干,洗去匆忙赶回所沾染的尘埃。换了盆热水,拧干手帕走到莫非云身边递过去:“洗把脸。我再去端盆水,一会儿一起烫烫脚。”
        这个家伙……伸手接过那方温热的手帕,莫非云推着轮椅来到水盆边上,温热的手帕暖和了冰冷的脸……
        大半年过去了,莫非云实在坚持不下去。这孩子的眼光,除了因为自己冷淡以对而每日累加了难过悲伤,那灼热的感情却从不曾变过,反而日渐沉淀,越积越深。
        不是一响贪欢,不是失去后的错爱。也许,不能仅仅只有爱情来形容,玉玑子对莫非云,是混合了爱情,亲情等全部情感的寄托。不会消退,只会越演越烈,沉淀更甚。
        为什么会这样……放下手帕,双手搭在自己没有知觉的双膝上。莫非云低垂的眸中,有难言的挣扎。这种情,我承受不起。两世为人,我心中从不染情爱,我的死,成就了现在的你。腐朽的王朝的确存在很多黑暗,若是全盛时期,作为你曾经的师傅,为了回报你的情,也许,我不介意成为你的剑,帮助你。但如今,我已是个残废,留在你身边,除了让你自责难过,就只会是你的弱点。
        即使这样,你还要我留在你身边。为什么?你是一代枭雄,你过去的经历,我多少知道一些。你很理智,那么留我在你身边百害而无一利,而且,我对你,并无情爱,你这又是何苦。
        挪动轮椅转过身,温润的目光带着一向的淡然,看着端着水盆走入的玉玑子,温和的声音因为许久不开口为显得有些生涩:“玉。你还不肯放弃吗?”
         端着水盆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五十多年不曾听到的称呼,又再次在耳边回响。聪慧如玉玑子,已经明白了一切。眼中有不可置信的喜悦,勾起一抹笑,他声音不曾扬高半分,却坚定不移:“是你。便永不放弃!”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 +11 收起 理由
sui82 + 3 要求虐鸡哥。让莫非云回BX治疗吧,不希望他 ...
09840402 + 2 精品文章
温焱 + 3 虐鸡妹吧,莫非云好可怜
李恩御 + 3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嘛。吾辈暂时不虐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08

活跃

56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77
发表于 2012-2-23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嘛,要甜一点了啊,虐的我快不忍心看了,期待甜蜜时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81

活跃

1246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323
发表于 2012-2-23 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fadai 求玉莫群QQ号。。#fadai 作为本命CP。。你们懂得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23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紫龙影 于 2012-2-22 23:30 发表
好嘛。吾辈暂时不虐了。

天罚你不许虐了师叔祖和师叔好可怜了已经
继去年6月从楼梯上掉下来之后今年6月直接昏倒了= =+妹的!我是和6月有仇么靠之!
最近萌了张陆,各种脑补掌门被美人各种OOXX
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意思是作弊用的小纸条全都没写对题
连自己用风七都卡了,我该怎么办=-=
玻璃心自闭症╮(╯_╰)╭
头发从发尾断了不少QAQ好心疼……

0

活跃

10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30
发表于 2012-2-23 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来个更虐的啊,再虐活不下去了有木有
建议楼主在全文结束后弄个txt版本,把错别字全部改下,署上大名,绝对会成为流传数年的经典的有木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6

活跃

2526

人气

3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82
发表于 2012-2-23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什么的最有爱了
玩天下贰自豪,玩天下3自卑。
昔人早已卖号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3的KFZ该给贰的KFZ去提鞋!

0

活跃

3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97
发表于 2012-2-23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命呀,每天都在追这个..不要再虐了好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48

活跃

3177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10

新炼化有我

发表于 2012-2-23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嗯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叶飘渺 于 2012-2-23 02:01 发表

天罚你不许虐了师叔祖和师叔好可怜了已经


打赢我家亲爱的再来天罚我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xingkongshang 于 2012-2-23 02:18 发表
不要来个更虐的啊,再虐活不下去了有木有
建议楼主在全文结束后弄个txt版本,把错别字全部改下,署上大名,绝对会成为流传数年的经典的有木有~~

最讨厌改错别字了。你帮我改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1

活跃

1273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35
发表于 2012-2-23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虐鸡妹吧,我们不介意的,亲

3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8
发表于 2012-2-23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下次哦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003

活跃

1572

人气

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4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2-2-23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打卡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3

活跃

27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9
发表于 2012-2-23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一卡
柔柔~#165快回来啦

844

活跃

153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14
发表于 2012-2-23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紫龙影 于 2012-2-23 13:42 发表


打赢我家亲爱的再来天罚我吧
我找亲友团助阵
继去年6月从楼梯上掉下来之后今年6月直接昏倒了= =+妹的!我是和6月有仇么靠之!
最近萌了张陆,各种脑补掌门被美人各种OOXX
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意思是作弊用的小纸条全都没写对题
连自己用风七都卡了,我该怎么办=-=
玻璃心自闭症╮(╯_╰)╭
头发从发尾断了不少QAQ好心疼……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勾起一抹微笑,莫非云推动轮椅上前接了玉玑子手上的水盆,放到床边的地上,似乎是闲聊一般的开口:“即使我对你并无情爱?”
        关上门,不让门外的风雪吹入房内,莫非云的双腿虽平时没有知觉,但是一遇到风冷,便会剧烈疼痛,是以必须更小心的对待。走到他身边蹲下,卷起他的裤腿,为他褪去鞋袜,入手微凉,常年被遮住的皮肤白皙如美玉。将其放入微烫的热水中。随即自己也坐到床边,玉玑子的脸上有少许落寞:“我这一生,逆天改命,却从未想过用这份感情要玷污你。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那一次是我的错。若知道是你,我就是杀了自己也定不会动你半分。”
        伸手想要抚去玉玑子眉眼间的落寞,但是没有知觉的双腿,让他够不着对方的脸颊,缓缓垂下手,莫非云的笑容中带着少许的无奈,这个孩子,总是这样让人无法真正对他生气。即使……身体已经恐惧与他的接触:“你这样不累么,不会觉得压抑么?若你想要我这具身体,给你又何妨。”
       “不要这样!”抓起莫非云垂下的手,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玉玑子定定的看着莫非云,那目光深邃坚持:“请不要这样想我!莫非云。我知道那『警告:注意文明用语!』留下了不好的回忆。但请你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而非觊觎你的身体。这样想我,你太看轻我的情。”情到浓时,有谁不想与心爱的人享受鱼水之欢。压抑多年才会造成当初的冲动。也是让玉玑子一辈子后悔的冲动。
        冰凉的手轻轻的握着他的手,传达着他们都懂的安慰。莫非云温和的模样不减半分,唇瓣也始终是似笑非笑的弧度:“你不想要吗?”
       “莫非云。你太迁就我。”暂时暖了一只手,玉玑子又握住莫非云另外一只手放在掌心温暖着:“我很清楚。你对我的一切的付出,都是作为师傅的关怀。”坚定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眼前这柔和之人。当年莫非云就是公认的云麓仙居最俊美的人。而重生后的他,更是带着一股清雅的药香。这容颜,他怎么也看不够,看不腻。“你也知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又是这种热烈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莫非云微微偏过头避开,现在不能向以往一样彻底躲开或者视而不见,被注视的久了,感觉脸颊微微发烫。长睫轻垂,他的语气,是少有的犹豫:“修行修仙。多年来,我心中不染情欲。我……可以试着去接受你的感情,但情爱这种事,我真的不确定。”
        确定莫非云的两只手都暖和了之后,玉玑子开始每天必做的事情,按摩莫非云的双腿。让血液流通,肌肉不萎缩,希望有一天,他能恢复知觉。听到他的回答,简直如闻仙乐,这么多年,他虽然满心所念都是复活莫非云,但也从未想过莫非云会接受他的感情。一时间,想笑又想哭。他早该想到,莫非云这么好的性子,总是会迁就自己。手上微微顿了一下,轻轻的颤动,想说什么。却感觉一向能言的自己,都无法组织语言:“你……其实不必如此……”
        我本是已死之人,这捡来的半生,因你而生。我害你惨死一次,虽不一定能回应你的感情,但至少,未来我能活着的时间,可以陪着你。让你不至于那么孤寂。心中自有一番考量,但莫非云并不打算说出。微微轻叹:“水凉了……”
        知晓莫非云本就是感情极为内敛之人,也看到了他脸上淡淡的绯红,衬得那清雅的容颜无比的柔美。玉玑子知道莫非云在回避,停下了手上按摩的动作。他拿起搁置砸一旁的脚帕,为他擦去水渍,手触碰到玄铁环的时候他微微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偏头兀自有些羞涩的莫非云,手上玄功运转,坚硬不催的玄铁顿时从中碎裂成两半,叮当的掉落在地上。
       “你……”铁链落地的声音惊动了莫非云,他回过神看了一眼,这伴随自己数月的东西被除去。他并没有重获自由的感觉。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牵挂。
        擦尽了那白玉一般的脚上的水渍,左脚踝上,是一圈深深的红印,还有少许擦伤。这是被玄铁天天摩擦的结果。所幸的是莫非云双膝以下没有知觉。不会添多少痛苦。玉玑子起身,将莫非云拦腰从轮椅上抱起,放到床上,拿起药膏擦在伤处,一边上药一边淡淡的开口:“天下哪有徒弟锁着师傅的道理。过去你失了忆,我是怕你伤了自己,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嗤笑一声,畏寒的莫非云拿起一旁的垫子将披在身上,眼波流转含笑揶揄道:“我看你啊,哪有把我当师傅……”
        看到这样风情的莫非云,玉玑子面色不变,但是黑眸一暗。拿起一旁的鲛丝被给他盖上,伸手去解他青衫上的暗扣,感到手下的身体明显一僵:“不管怎样,你都是我最尊敬的师傅。即使我……希望你成为伴我一生之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身体本能的害怕和对方接触,莫非云强迫自己放松:“我不过是说笑,你何必这么认真。”
        青衫被挑开,亵衣下若隐若现的,是层层的绷带纱布,身体的底子毁了,加上本身对药性的低吸收,这伤好的极慢,到现在都未完全愈合。每隔几日便要拆开绷带换药。玉玑子扶着莫非云褪下亵衣。少了过去的抗拒,圆润白皙的肩头让他呼吸一窒,急忙移开目光,小心的去解绷带:“只因是你。”所以永远认真真心以待。
        绷带完全褪下,胸腹间狰狞的伤口映入两人眼中,莫非云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接过药囊,方便玉玑子帮自己上药:“别再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顿了一下,才温润的继续开口,“当时,我是刻意寻死。”
        沾了药膏均匀的涂抹在莫非云胸腹的伤口上,玉玑子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微微皱眉试探着问:“你……那个时候已经想起来了?”
       “没……”低低的应了声。裸露的身体让莫非云感到一阵寒冷,身体轻颤不自觉的往温暖的丝被靠。犹豫了半响,似乎是放弃一般的低声叙述:“彼时,掌门将真相告诉我,养伤期间,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为什么被复活。我不可能再和你作对。但留在冰心堂,难保不会遇到认识莫非云的人。早晚我会被当做人质来要挟你。那时我本想,就这么青山退隐或许比较好。直到我遇到了你的徒儿。金坎子告诉我,璃然他们去了颛顼冢,而你也在,于是我匆忙赶来,路上我就在想,或许,死在你手上比较好。这样我对的起我的朋友,师门。而你不知道我是莫非云,我也不会成为你潜在的弱点。而后,也许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和天冲魄起了共鸣,我便忆起了过去的一切。只是……并不想与你相认。玉。你走到今天这一步,身边已经不需要莫非云的存在。”
        玉玑子静静的听着,久久没有回答,手上的动作不停,用最快的速度将他重新包扎好,再为他穿上亵衣,用软被盖好确定不会太冷,又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也清理干净,这才脱了银紫软甲上床,一把将莫非云微凉的身体抱在怀中,自从入秋之后,为了怕莫非云的身体无法御寒,两人便一直同床而眠。
        莫非云知道,玉玑子在生气。这人从小就是这样,如果遇到什么难受的事情,他就会不说话来表示抗议。温暖从身后一点点传来,让他因为寒冷而轻颤的身体渐渐恢复。
       “若有一天我知道了真相……”玉玑子闷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只要掌门不说,你永远不会知道真相。”平淡的声音带着安慰。因为那时,我已魂飞魄散。你的复活仪式,永远都不会有效果。难得的,出动伸手握住环着自己的手,轻轻拍了两下表达自己的安慰,“你可以再复活我。”
        怀中的躯体在自己的体温下开始暖和起来,看着披散着长发背对自己的莫非云,玉玑子神色复杂,只余二魂四魄,你没有转世的机会。甚至会烟消云散,我又怎能复活你?若你真的死在我手上,余下漫漫人生,我只能在痛苦中度过。或许,我会用全世界,来给你陪葬。深深的吸了口气,玉玑子把头埋进对方的颈窝:“答应我。以后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有伤害自己的念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活下去。玉玑子。不能没有莫非云。”
        身体自然的靠在玉玑子怀中,莫非云温和的给了一生的承诺:“天不收我。我必与你终生相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哪天我不傲娇了。我就把古皇陵那一夜放出来╮(╯_╰)╭

评分

参与人数 5人气 +14 收起 理由
xingkongshang + 1 你的粉丝
09840402 + 2 精品文章
雪莲 + 3 难道会有肉肉吃吗
叶飘渺 + 5 期待古皇陵的那一夜~更期待其他的夜晚~
李恩御 + 3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7

活跃

1471

人气

4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42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魂淡,又审核,我表示很胃疼。魂淡论坛,你傲娇我也傲娇!!!!

[ 本帖最后由 紫龙影 于 2012-2-23 23:29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7 收起 理由
天月绫 + 2 给你分分
叶飘渺 + 5 我有次根本就发不出去啊,审核算好的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