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42

活跃

16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3
发表于 2013-9-20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喜欢萧逸云,,不行,我得睡觉了。
徒法不足以自行,徒力不足以自傲。
徒念不足以自省,徒敏不足以自慧。
唯,善受着,以得仁心,疾安天下。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22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24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花女神我是来求更的~>口<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9-26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陆人第一次见到金坎子的时候,那位白衣翩然的英俊男子正意气风发自信满满地将一枚金光闪闪的钗子递到婉灵面前。
他说:“姑娘莫怕,在下只是看姑娘喜欢这只珠钗,买下来想为姑娘亲手别上而已。”
陆人第一次见到天草的时候,那位失魂落魄的红发青年正手足无措一脸窘迫地深陷一群大熊的包围之中。
他说:“我……我失忆了,身上也没什么钱财……”
真是强烈到让人不忍直视的对比。
婉灵完全不打算与白衣男做朋友,于是陆人为她打跑了那只土豪。他倒是对一身正气的红发青年很有好感,愉快地应下来日共饮之约,愉快地动身返回平遥。
他走了几步,想起一事,忽然顿足。
这个人……刚才好像说他没钱……?
心地善良的陆少侠叹了口气。


天草目前确实没钱。
前嫌尽释之后,熊氏族人有那行走江湖见多识广的,热心肠地给他出主意,让他去西陵城的钱庄瞧瞧,也许他失忆之前有寄存在那里的财物也说不定。
然所谓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当天草站在西陵西市农叶钱庄的掌柜面前时,才发觉,存取钱物的暗号他也一并忘记了。
掌柜亦是个热心人,对客户一向细致又耐心,此刻也细心地建议这惆怅的年轻人,试试自己的生辰。
天草于是更加惆怅:“我连名字都忘了,谈何生辰。”
掌柜想了想,报了一串数字,笑道:“试试这个罢,再不行, 我也没法子喽。”
天草感他好心,虽然觉得略不靠谱,还是试了一试,不料竟听咔嚓一声,暗锁应声而开。
他又惊又喜,来不及取物,先扭头去问那掌柜:“掌柜真是神机妙算,您是如何知晓这暗号?”
掌柜道:“这暗号早年在西陵城风靡一时,多半年轻的姑娘家和少半年轻的小伙儿都爱用它。只是近几年渐渐少了,不想你还留着。”
天草默念一遍那数字,疑道:“看起来似乎也是个生辰,敢问是哪位大人物的?”
掌柜神秘一笑:“不可说,不可说。”


既不便说,天草也不再多问。他整理一番柜子,取了些钱零用,又将近日收集的食材寄往巴蜀,便自去城中游览。
晚间寻到一家弈剑弟子常驻的酒楼,叫潇湘楼的,借了厢房休息。他近日噩梦不断,唯恐夜间梦游伤人,睡前特别叮嘱了洒扫的小弟子,若间他夜起游荡,万万不可上前,远远避开即可。
这一日过得跌宕起伏,辗转间想到白日间被招魂咒唤起的零碎记忆,天草揉着太阳穴叹气。


梦中那个叫阿筝的漂亮而骄傲的女孩子,和那个叫顾汐风的白衣胜雪眉目如画的少年,原来真的存在。他想着前日的梦境。他与他们一同嬉笑玩闹,他又惹阿筝生气了(咦为什么是“又”),害她抱着膝盖呜呜直哭,边哭边偷眼四处去寻顾汐风的身影,等着那温柔耐心的师兄来哄,他托着头蹲在一边束手无策,也只好满怀期待地望着顾汐风,等他来解围。
顾汐风总是不会叫他们失望。
他迷迷蒙蒙地想着,不错,顾汐风是从来不会让他失望的。
恍惚间看到那白衣飘摇的俊俏青年,就坐在这家酒楼之中,灿若星辰的一双眼,含了笑意望过来,叫人不舍得移开视线,偏又不敢久久注视。于是低头看他倒酒,长袖挽在肘间露出一截素白的手臂,肌肤赛雪,皓腕凝霜。却是依然不敢流连,最后只好赶快醉倒,去到梦里细细欣赏品味。
天草意识漂浮在虚空之中浮浮沉沉,满怀疑惑地审视年少的自己。
为什么不敢看呢?他就像那丹青妙手的神来之笔,能工巧匠的鬼斧神工,大到这座繁华城池,小到自己隐秘内心,他都是最好看的。
为什么不敢看?


他带着满心疑问张开眼睛,却见皎洁月色下,一位青阳剑客抱剑而立,啃着手指望着他。
天草翻身坐起,发觉自己身在庭院中央,长剑落在一边花丛之中。他颇不好意思地抓头:“我是不是又梦游了?”
“醒了就好。”那剑客收剑入鞘,走过来拉他起身,“烈风刚才来找我,说有人在院中胡闹,不想竟是你。三更半夜你瞎折腾什么,若是吵醒西厢蓝沁姑娘,看我不划花你的脸!”
天草听出其中意味,眼睛顿时一亮:“我们认识?”
青阳揪住他脸颊用力一拧,在天草嗷嗷的惨叫声和飚出的小泪花中施施然微笑:“欠我三百金跑得影子都不剩,现在居然给我装傻?”
“我……我真不记得,我失忆了,失忆了!”
青阳皱眉,捋着垂到额前的刘海,在指间绕着玩儿:“三百金你就失忆?萧逸云,你我好说也是同门,兄弟一场,你至于吗?”
天草百口莫辩,好容易扯下那只魔爪,揉着脸怒道:“你不信也罢。既然你这么说,还你便是,待清晨与我去取。”
“哎,还真失忆了啊。”青阳很惊讶,又很遗憾,“早知道该报三千金的。但烈风说,你刚才拿剑割了许多月季,念叨要去送给阿筝,我记得早年你也提过这姑娘,所以只当你在同我玩笑呢。”
天草脾气绝不算坏,耐性也从来不差,此刻摸着肿烫的脸颊,拭着湿润的眼眶,难得生出了摔门而去的念头。
“好了好了,跟我过来,再闹下去,大家真要醒了。”青阳拉住他往凉亭走,“安静点,不许吵。你知道亦晴姐姐睡不好会怎么样吗?”
天草本不想理他,看他一脸严肃,忍不住问:“怎么样?”
“会有黑眼圈。”
“………………”
天草默默地低下头。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他说话?!
夜色如水,石凳摸上去有点凉。青阳说回去拿点东西,天草以为是些唤醒回忆的旧物,等了一阵,却见他抱着靠垫和毯子匆匆回来。
“哎,你怎么直接就坐下去,小心凉。”
青阳铺了坐垫唤他来坐,天草盯着那白底粉花还缀着蕾丝的小垫子吞了吞口水,坚定地谢绝他的好意。
“罢了。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的手艺。”青阳披上小毯子,闲闲地拿手指绞着一角,寂寞如雪地叹了口气,“说吧,你这几年到底遇到什么事?”
天草虽看他不惯,却也听出他的好意与关怀,静了静心神,理了理思绪,慢慢将从丹坪寨直摩崖村的种种一一道来。青阳听得极认真,其间偶尔打断问些细节,对他所见所闻一直未做评论。待他讲完,又啃了半天手指,眉心拧成一团。
“其他且不说,至少有一件事我敢肯定。”青阳踟蹰半天,找了个最有把握的切入点,“那个金元术,同你没什么关系,其间必有误会。你万万不要再去找他,也不要再想他的事情。”
“我找他干吗,等着他再来扎我的脸?”天草摸摸面颊,心有余悸,“旧情也好误会也罢,如今是有多大仇,非要跟我的脸过不去!”
青阳摇头:“我明日请身在巴蜀的同门帮你去丹坪寨寻那药方,若能寻到,请相熟的冰心堂弟子来瞧一瞧,也许能派上用场。”
“多谢……兄台。”
青阳板起脸:“我与你师出同门,连声师兄都捞不着吗?”
天草望着他嘟起的嘴唇,含嗔带怒的眼神,内心一阵接一阵地颤抖不停。
其实我只想叫你师姐啊,兄台!


他努力装作平静,问道:“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些,师兄可否告诉我一些过往之事?”
“你是我剑阁弟子,早年常来西陵游玩,有时住在这里。你当年在追求一位叫做阿筝的姑娘,可惜她似乎对你无意,于是你……你经常一个人在楼中喝闷酒。”
“这么惨!”天草大惊,“怎么回事,前日刚被男人甩掉,现在看来,居然也被女孩子甩过。”
青阳从小毯子中伸出一只手又要去掐他,被他闪身避开,缩回手怒道:“我刚说过,不要再想那金元术,最好提都不要提!”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天草狡辩,“多拿出来说一说,也就看开了。这种事情,闷在心里发酵,午夜梦回时时牵念,才会割不开放不下,越陷越深。”
青阳哭笑不得:“你相信我,你跟他真的没有关系。”
“嗯,你也相信我,我与他以后再也不会有关系,前日相见,我对他没有半分感觉,真的。”
“罢了罢了。”青阳又开始绕被角,“堵不如疏,你那歪理也算有几分道理,姑且相信你一次。明日我亲自去巴蜀替你寻那药方,待你忆起往日之事,但愿还能保有此刻心境。”
“果真那方子有用,我自己去寻便是了,何必劳烦师兄。”
“不行。”青阳这次当真沉下脸来,“你哪里都不准去,在我回来之前,老老实实在潇湘楼待着。”


青阳是爱操心的命,这一夜押了那师弟去睡,又怕他再犯梦游之症,取来针线在外间缝了一夜衣服。清晨出发前往巴蜀,出门时瞥见潇湘楼空旷凉亭,又是深深一叹。
昨夜同那年轻人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席话,心下不是没有愧疚的。只是有些事情,总觉得还是不要叫他知道比较好。
他之前命那小子不要乱跑,话是撂出去了,然青阳本人也清楚,莫说一座潇湘楼,便是整栋弈剑听雨阁,也困不住这天性自由不羁的灵魂。且剑阁向来崇尚洒脱自在,从来没有莫名其妙就将人禁锢起来的道理。
他只能祈祷这年轻人肯听他肺腑之言,莫要自寻烦恼。


只是不料,天草未曾自寻烦恼,烦恼却主动上门来寻了他。西陵城茶坊酒肆鳞次栉比,陆人陆少侠偏偏挑中潇湘楼,偏偏遇上了那红发剑客,偏偏他手中又刚好握着汲取人心执念的黑曜石——所谓造化弄人。
于是待青阳一路快马加鞭赶回西陵,早已不见萧逸云身影,据说已出了城。青阳是极细致耐心的人,琢磨着那师弟心思,沿着巷道慢慢寻了一番,从朱衣坊寻到国师府,最后竟是在玉玑子之痕一侧的断壁残垣间找到的。
他本欲唤这小子出来教训一番,遥遥望见这人落寞神色,心下一凛,猜着了几。暗叹一声,缓步踱了进去,掏出粉红蕾丝小花花坐垫铺好,在这师弟身侧坐下,用指尖绕着刘海玩儿了一会,问道:“想起来了?”
萧逸云苦笑:“除了不知为何我在岐山西麓失去意识,却在丹坪寨醒来,还与那宋陆风扯上关系,这期间一段空白不甚清楚,其他倒是差不多了。前日多有冒犯,抱歉,师兄。”
“少来这一套,你早年没失忆的时候,对我冒犯得只多不少。”青阳笑道,“你当时住在楼里,偷偷附和那群没大没小的,说我磨磨唧唧不像男人,我可都听见了,真是的,我很娘吗?喜欢纺织有错吗?喜欢下厨房有错吗?你说说,我哪里娘了?”
萧逸云扭过头不去看他捏起来抵在胸口的兰花指,昧着良心道:“我那时不懂事乱讲的,师兄当然是一派英雄气概。”
青阳抿嘴一笑:“算了吧,几年过去,还是没学会哄人。既然记起来了,有什么打算么?”
“我——”萧逸云犹豫半天,还是和盘托出,“我想去云麓仙居旧址看一看。”
青阳了然长叹:“你果然还是不会骗人。我就知道。”
“……”萧逸云咬了咬牙,强笑道,“我来告诉师兄一有趣之事罢。师兄可知,我是如何失却记忆前尘尽忘?说来可笑,竟是一位挚友有意为之,他心中如何作想,我这两日反复思量,倒也能够明白。我只不明白,为何他要替我做出这等决定?”
他心绪激荡,语气也不免激烈起来,青阳看了他一会,淡淡道:“我也跟你讲一桩趣事。你看面前这裂痕,这废墟,杵在繁华闹市之中,多有碍瞻观呀,于是就有一个土豪,叫酱油舅舅的,跟太康主上申请,要出钱修葺西陵城墙,不料太康主上大怒,把它打入大牢,白白受了许多折磨——真是个可怜的小东西。”
“师兄……我说正经的!”
青阳笑了笑。
“好,听你的,说正经的。”

“你真的明白你的朋友为何做出此事?”
“你明白为何当年你分明时常与人在楼中共饮,我却偏要说你是月下独酌?你明白为何前夜你分明反复唤那金坎子的旧名,我却偏要说你唤的是秦筝?”
青阳伸手捏捏他脸颊,总算没下狠手去拧。
“你可真是……自己迟钝也就罢了,还以为旁人都是瞎子。”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8人气 +28 收起 理由
98three + 3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墨迭 + 2 补分,求继续!
景月子 + 2 我亲爱的舅舅明明在主持大荒星跳跃!什么时 ...
labee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26 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机智的商羽 于 2013-9-26 02:06 编辑

3" />刷了半天!沙发!剑阁的师兄都是妙人!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417

活跃

339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59
发表于 2013-9-26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9-26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抑微 于 2013-9-26 08:54 编辑

论坛真欺负手机党 终于想起来了啊!
玩家的名字还真是……2333333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9-26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丢链接。。。帖子被关了这么久终于放出来的。。说好的大图

http://tx3.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3352369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221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1
发表于 2013-9-26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阳崩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抽滚地)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1542

活跃

160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47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9-26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知道太虚观多妖人,没想到剑阁也出人妖,真是一对妙人儿(;¬_¬)

青阳你应该穿着一身荷塘月色做女红,穿着青阳算什么样子(;¬_¬)
千载太虚无非梦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27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屏蔽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27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9-28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连花 于 2013-9-28 00:29 编辑

谢谢壁纸!立刻用了起来,美死了TUT


关于青阳……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_^
从前有座山,叫做杏儿岭,山上有窝熊,为首的叫做熊霸。熊霸大哥很威武很厉害,于是八大门派都派使者来他的洞穴出席盛会。
云麓使者说:三卷天书带给了我们异乎寻常的强大,也带给了我们更加强大的敌人,那就是我们自己。
太虚使者说:太虚弟子修行的不是邪术,而是光明正大的武学。
魍魉使者说:魍魉弟子永远是孤傲的暗杀者,但我们不是那些猥琐的偷袭之人。
翎羽使者说:翎羽弟子不止会一招夜郎,一个真正的猎手,最重要的技能不是射箭,而是用心去感受敌人。
荒火使者说:我们崇尚火的力量,也敬重和自己一样追求力量的有熊族人。
天机使者说:作为护国保家平天下的天机营弟子,又怎么会错过这有熊斗兽的盛会?
冰心使者说:冰心堂门人一直以来都是以造福天下苍生为已任的。
弈剑使者说: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很久很久以前,有位漂亮的姑娘在平遥镇招亲BALABLABALABA……


他完整地、旁若无人地讲完了这个笑话。不信的筒子可以自己去杏儿岭看。
这位使者正是一位青阳少年。
从此我看青阳就只会用这种眼神了→_→


二十三、


萧逸云脸颊火热。这回不是被拧的。
“我知你们皆是好意——其实师兄此行巴蜀,确实是为寻那遗失的药方,但恐怕不是为得到它,而是要彻底毁掉罢。若非今日我恰好遇到陆少侠,借他黑曜石之力唤起记忆,只怕此生都只能活在迷雾之中。”
青阳眨了眨眼,又眨了眨,忽然一叹。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看你最好还是离那个金坎子远一点,你以前心理没这么阴暗啊!”
“……”
“那方子原稿在里面。他的字迹在西陵也算有点名气,难保不被人认出来,你可藏好了。”青阳从怀中掏出一块粉紫镶金绣花锦囊递过去,“我已誊了一份请蓝沁姑娘研读,本想若是有用,待会去给你抓药的。”
“师兄……”
青阳拍拍他肩膀,笑道:“好啦,好啦。其实我确实曾想过毁了它,可是如你所说,堵不如疏。有些事情,不是你装作不知道,或者哪怕你真的不知道,它就不存在。将伤口遮住假装看不见,只会病入膏肓,痛彻心扉。”


“你看眼前这座城池,当初为玉玑子携七头黑龙所毁,处处硝烟滚滚残破不堪。战后许多同门兄弟惧怕睹物伤神纷纷离去,我不舍百工坊的商铺,留到今天。如今许多年过去,西陵恢复如初,方才看着这道幽黑裂痕,我最先想起的已经不是当年惨状,而是可怜可爱的酱油舅舅——是不是很没有良心?”
“常常听人说,若能在伤害尚未发生之时停止时间就好了,可这世上最残忍的是时间,最神奇的也是时间。既然已经发生,就只有继续走下去,等待时光抚平伤痕。”
“莫怨你那朋友,若非真心为你,岂会宁可违你心意,也要将你心中情愫斩草除根。他是想要保护你罢。”
“既然你已经忆起一切,想做什么便去做吧,你不是小孩子,我信你自有分寸。”


青阳将萧逸云送至西陵城门处,殷殷嘱咐:“包里的上净是我亲手所制,不许偷偷拿去丢掉。”
萧逸云笑道:“师兄,你是知道我的,我不穿手工织物,你又何必费心。不如你留着吧。”
青阳断然拒绝:“我才不穿那个,那么难看!”
“……我就是被洗十次脑,也定能认出你是我同门师兄。”萧逸云撑着头,“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想与师兄求教。”
“说。”
“我说过,记忆中间出现一段空白,时间似乎还不算短。其间种种,约莫真要成为疑案了。所以还是想问师兄,我是不是真的欠你三百金?”
“没啊,我随便一说,你当真了啊?”青阳奇怪地看着他。
萧逸云捂住眼,仰天长叹:“于是我又有一个问题!”
“你有完没完?”
“最后一个,师兄,我现在退出剑阁还来得及吗?”
“你早点滚去死吧!”
青阳作势踹他,萧逸云闪身跃上飞剑窜出好远,旋身一笑:“多谢师兄照拂,此去不知归期,有缘再见!”
“喂!”
青阳叫住他,指尖仍在发梢纠缠,眸中一直润着的笑意却敛了起来,沉淀出几分郑重。
“弈剑听雨阁的大门永远敞开,逸云,不要做出让自己没有资格回来的事情。”


萧逸云御剑西行,傍晚时分在岐山西麓一座山头降下,极目眺望,不见人烟。按照记忆中仙鹿园的方位找过去,山谷间徒余一栋小屋,一片荒芜毫无生气。
萧逸云心里一凉,一下子想到了最坏的地方,既是惊怒又是悲痛,竟要撑着石壁才算稳住身子。
他倚着冷硬的石头靠了一会,心头被揪住似的难过。
青阳叫他不要怨悯情,他想了一路,即使不怨,也是不赞同的。他这短短半生,儿时身居剑阁,惬意自在,同门偶有争执吵闹,总会归于和睦,长大后游历江湖,遇过形形色色的人事物,也总归是欢笑多于泪水,美好多于丑陋。经历过脑中一片空白的苍茫感之后,如今再来回望,只觉心中充实而安定。
他曾与秦筝说,她眷恋的不是一道二十四桥明月夜,而是同烟纶一起度过的时光。其实生而为人,多半如此。山只是山,水只是水,路只是路,每一座山每一道水每一条道路,有了回忆的润泽,才会在阳光下折射出温柔的光芒。
美不胜收的风景,绮丽迤逦的风光,失却初见的惊艳,也只是一副毫无生气的画卷,美则美矣,只得入眼,不能入心。是这如画江山中经历的种种故事赋予了它生命,使之成为想起来就会露出微笑的回忆。


那些记忆是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财富,是支撑他在这大荒继续行走的力量。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将之抹杀。


他不赞同悯情擅自替他做决定,却也认了他的情谊。途中设想许多重逢情形,不料全都落了空。那一点半星的怨念全化作十分的忧虑担心,萧逸云深吸一口气,在木屋之中留下信号,又在周遭布好结界。他宁愿相信友人只是暂离此地,若有朝一日返回故土,便能知道自己的消息。
做完这些之后,他踩剑离开山谷。山间清风拂面而来,没能吹走一丝阴霾,倒是让他想起那清风朗月般的故人,眉心锁得更紧。


恢复记忆两日有余,在西陵城中静坐时,他想的是艳若桃花的秦筝,在南郊策马独行,想的是云淡风轻的小宋道长,自平遥过路,想的是一别多年的五师兄,到达岐山西麓,想的又是经久未见的友人。然有一个人,明明这中原每一分每一寸的土地都有他的足迹,心中每一时每一刻都藏着他的身影,却不敢想,更不敢提。
青阳问他,是不是真的明白,他其实都明白的。
而且……
萧逸云随手折了一根草,恨恨咬住。即使当真不懂,被他们如此这般地折腾一番,也懂得不能再懂了!


萧逸云自认是坦荡直率的性子,待人处世从不曾遮遮掩掩。他当年喜欢秦筝,便去大胆追求,纵然被一拒千里也毫不介怀。而喜欢顾汐风——
他从来没有否认过,他是喜欢顾汐风的。
怎么会不喜欢呢,那么完美无瑕的人,又温柔又好看,待他又好。他曾问过顾汐风,如果想同一人朝夕相处,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倾其所有地守护她、照顾她,让她快乐,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他没说出口的是,这种心情,他对他也是同样的。
倒也并非存心隐瞒,那时只觉无需宣之于口,总以为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喜欢,与对同门兄弟挚交好友,没有什么不同。
在最遥远的那个当初,大概确实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是朋友,是兄弟,一同修炼剑法,游历江湖,相见时对酒当歌,分离后鸿雁传书,那人一颦一笑间流转的心思,一字一句间描述的心境,他都懂得。所谓挚友,所谓知己,合该就是如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从什么时候起,看着那张清俊秀美的容颜,心会化作一汪春水,又是从什么时候起,看不到他时,眼前佳景缺了一抹灵动?他年少时不远千里跑去看那人,同他玩笑,说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是害了相思之症,本是一句戏言,从几时起,竟成了真?
萧逸云晃了晃头。
这些事情,他从前不曾想过——不是因为全然没有觉察,只因来不及,也因没必要。他太早看清了顾汐风,看清他的野望,看清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执着,看清他如何对旁人玩弄心术手段、如何千方百计不留余地地利用。
所以他太清楚,顾汐风追求的理想,从来与他无关。
顾汐风不需要他。
他本以为,那些潜藏的心思,可以一辈子压在心底,可以一辈子不用想。


现在他慢慢地,仔细地想着,最后也只得一声长叹。
谁能清楚地说出哪一朵花的绽放迎来了春天,谁能准确地点明哪一片叶的飘落宣告了秋临?漫长时光中,哪一次相遇激起的涟漪触及了心底,哪一次四目相对,那道温柔的目光叩开了心扉?
谁又说得清呢。
他同样说不清,为何当初顾汐风已对自己起了杀意,却终究未下杀手,也说不清,为何自己于那人毫无用处,却得他尽心照料。
时至今日,萧逸云依然不敢确认顾汐风的心思。他能确认的也只有一件事。
这些年来,因那人而生的所有的思念与牵挂,所有的舍不得与放不下,皆不是因为他好看,也不是因为他好,只是因为他是顾汐风。


萧逸云嚼着草发了一会呆,蓦然见前方岔道口处有一抹亭亭玉立的佳人身影,赶紧吐出草渣敛起忧色。
来人是个鹅黄衣衫的云麓少女,看他亦是八大门派弟子,打听的又是这山间仙鹿园之事,所言的师兄与印象中也能对上号,便放心地自报家门,坦言前来此处是为夺回云麓仙居做些准备。
萧逸云听闻悯情已返回太古铜门之下的云麓仙居新址,心头先是一松,待听到这女孩子说她此行目的,想到如今代玉玑子镇守仙居之人,不由又是一紧。
他犹豫半刻,还是故作无意地问那少女。
“不知金坎子现在是否仍在仙居之内?”
云麓少女自信满满道:“那是自然。”


她年纪轻轻,阅历尚浅,不知道在那金坎子身上,绝大部分女人的信心、决心乃至痴心,都是要落空的。
这次也不例外。


金坎子不在云麓仙居。彼时他正在上清峰顶,与他刚获新生的师弟金元术话别。
金元术得了这师兄苦心寻得的化生反魄之术相助,功力大增,装也要装出几分感激之情。披肝沥胆肝脑涂至死不渝了一会之后,金坎子叫停:“好了,我还有事在身,先行一步。”
“元术可有能帮忙之处?师兄尽管吩咐。”
“古皇陵下卫村的卫灵珊正在招亲,我需前往应征。”金坎子露出一丝罕见的疲惫之色,“你最好还是别去,不是每个姑娘都是月棠。”
“…………”
某种意义上来说算良心暂时未泯生性比较单纯的金元术震了一下,本能地就想,一入师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原来不是骗人的,又想问,前日我例行送往云麓仙居的信件中夹塞的信息,你到底看没看到。
金元术做事谨慎,自是不敢拿那种事情到金坎子眼皮底下刷存在感,只将当日遇见萧逸云的情形夹在日常往来的信件之中传递过去。然当他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信笺到达云麓仙居时,金坎子早已身在安国寺,自然是看不到的。
眼下金元术也不再多问——天地良心,他从来都不想问这码事——垂首一礼:“那就祝师兄马到成功了。”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6人气 +20 收起 理由
98three + 3
机智的商羽 + 3 补分!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褚亚 + 2 为天草点个蜡烛
清秾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28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9-28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花本来应该是我的……………………………………………………

于是已经开始捧碗等着萧逸云救下坎花儿的剧情了TVT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9-28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梯口~
昨晚半夜找了半天没找到这帖子,今天看果然更新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3-9-28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草。。。就是金坎子是攻????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6

活跃

442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98
发表于 2013-9-28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一算的话,过了墨青书和卫灵珊这一段......离小黑屋还是很远啊......
风约楚云留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29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你要相信不是所有青阳都是逗比的!我每天都穿着青阳被自己帅醒【。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9-29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黑青阳。。那你穿的是神马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