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0

活跃

18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4
发表于 2013-9-29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草前往云麓仙居旧址,而金坎子刚刚离开什么的……嗷嗷好狗血啊金坎子你事后会想砍自己呢还是砍金元术呢还是砍天草呢

PS前天的汉字听写大会,考到“金兀术”这个词了,你感受一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4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5
发表于 2013-10-6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20# 清秾


    我猜她穿正阳拓本的青阳【我一定很睿智】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3

活跃

6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3-10-6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是忘记这里还有一个坑了吗(⊙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3

活跃

6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3-10-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_=我想看更新=_=飘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10-12 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更

我怨念地飘过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10-18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屏蔽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3-10-19 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3-10-19 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huanle楼主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3-10-19 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0 0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10-19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8_521:}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3-10-20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2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忙完一段落,继续花痴

———————————————————————————————————————————————————


二十四、


陆人赶到卫村时,金坎子正在长长的石阶正中释放执念。他随这魔头沉默着同看这出折子戏,直待幻象之中为情逆天的墨青书与卫灵珊的幻影淡至无迹可寻,才扭头去看身旁的金坎子,这一眼望去,竟在那人脸上看到了少见的怃然之情。
陆少侠抓了抓头发,问他:“这就完了?不是该有漫天飞舞的雪白羽毛和零落成泥的染血桃花吗?命运的齿轮的吱嘎声是不是不好用幻术模拟?”
金坎子冷笑:“他人生死情缠,在你眼中,不过一出过场戏。我同你没有话讲。”
“哎哎,是你让我来卫村看你施展复活术的。”陆人追上去,“其实你的意思我已明白。不管你要复活这对苦命鸳鸯中的哪一个,我替他们高兴。真是难得,你居然也会做些不那么讨厌的事情。”
“青书为了卫凌姗逆天改命,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着实让人动容。”金坎子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唯有那个人,才有逆天的雄心和霸气吧。”
陆人耳朵尖,听见了,他年纪尚轻,很有些无知无畏的勇气,马上追着金坎子问道:“逆天改命的那个人?你是说你师父,大荒枭雄玉玑子?”
金坎子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哎哎?”陆人又开始抓头发,“可是墨青书逆天是为了救他女朋友哎,你师父是为了救你师父的师父,这是一回事吗?”
金坎子悍然瞥了他一眼。天真活泼童言无忌的陆少侠哆嗦一下,立刻紧紧闭上了嘴。


他随金坎子行至卫家,亲眼见识了卫灵珊的复活。其后金坎子带卫灵珊去拜见玉玑子,他则是按着卫东翁的指引来到岐山山脚,穿越重重亡魂的包围,来到关押慕珊小木屋前,整了整仪容,正待叩门——
“陆人,留步!”
无所不在的红发剑客揪着他后领将他扯了回来。
陆人讶然:“天草兄?你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简而言之,这里面的人不是慕珊。我很明白顾汐风这个人,他若是抓到慕珊,不会放在这么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哎哎……求你说得明白点好吗?”陆人捂着头呻吟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慕珊姑娘?还有,这里很容易发现吗?我可是打了三个亡魂才集齐三份密卷,拼凑出慕珊姑娘所在之处的!”
萧逸云快被他蠢哭了:“你要把很重要的东西藏起来,会搞张地图发放出去、给外人留线索吗?你觉得顾汐风是这么体贴的人吗?他是以此为饵,引你们落入这亡魂横行的山谷,企图将你们统统变为亡魂为他所用!”
“哎哎……”陆人挠挠头,“这么说来,他也不是很爱慕珊姑娘嘛,都不怕别人来找的。”
“他本来就不爱!”萧逸云脱口而出,“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里面人绝不是慕珊!”
话音未落,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温婉娇美的云麓少女掩口而笑:“哎哟,你这红毛可真是了解金坎子师兄~”
萧逸云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我了不了解他无所谓,但我认识慕珊姑娘,你同她只得三分相似,且满身浊气,没有她半分神韵。”
少女娇嗔道:“不像才好,金坎子师兄最讨厌云麓仙居,他恨不得把每个云麓仙居弟子都踩进泥土里,我才不要和那些人相似呢。”
她言语间骤然拔剑直指那剑客身后,萧逸云回头一瞧,好半天未作声的陆人正盘腿坐在地上,嘴里叼着一只肉包子。
“唔唔?”陆人抬头望着剑锋,又看了看红发剑客,狼吞虎咽地咽下包子,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又要打架啊……还好我带了补给。天草兄你不要动!放着我来!”


二人制服这女孩子,又从亡魂首领信沉手下抢回了一干云麓弟子遗体,安置妥当。为及时阻止金坎子制造最强亡魂,陆人借天草飞剑之力前往落枫阁,途中想着方才所见所闻,不由怅然。
他这些天来一路追寻金坎子的踪迹,从西陵城到平遥镇,又从安国寺到上清峰。金坎子是怎样的人物,他心中约莫也有些计较。方才信沉一句无心之语,竟激起天草那般激荡的情绪,倒让他吓了一跳,心道这天草兄同金坎子果然是有很深的羁绊,绝非在西陵国师府的回忆中所见到的情敌关系那般单纯。
脚下长剑飞行趋于平缓,前方凭空闪出亭台楼阁的轮廓。天草说,落枫阁是隐藏一切秘密的地方,也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地方。陆人很好奇那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更好奇那是怎样秘密,能让人一生不忘。


他们在落枫阁前长长的斜坡下端降下,萧逸云一边说着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一边用呼吸书写着伤春悲秋几个大字。陆人提心吊胆地看了他一会,唯恐他哭。好在萧逸云最终也只是长叹一声。
“抱歉,我又想起过去那些事情了。”
“哎哎,没事没事。”陆人连连摆手,强忍住跪求八卦的裕望,“我小时候在师门一处花坛之畔打碎了一瓶玫瑰露,后来足足有一个月,每次路过那花坛都要大哭一场。睹物伤情嘛,难免的。我刚才在四周探察了一下,金坎子现在在前面的庭院,我们要过去吗?”
“那个地方……”萧逸云蹙眉,“难道他又要去那个隐藏肮脏秘密的密室?”
为什么是“又”……陆人再一次忍住刨根究底的冲动,忍得几乎内伤,赶紧自告奋勇:“告诉我密室在哪里,我潜入进去看看!”
他没有问萧逸云是否知道密室的入口。在陆人少侠现在的认知里,金坎子的事情,天草兄不知道的,不太多。


落枫阁四季如春,终年繁花似锦,水碧如幻。很多年前萧逸云曾缠着顾汐风,问他,为什么这里的桃花花期那么长,长得仿佛没有尽头。无论何时来到此地,都能看到满庭的粉白嫩红。
“一定是汐风动了手脚。”他胸有成足。
顾汐风不承认,也不否认。他说那种事情没有意义,你的追问也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但他们并肩看着飞花满天的时候,彼此都是宁静而满足的。
如今萧逸云独立亭下,此时并非花期,不远处桃花却开得一派烂漫。庭院中有年轻的女孩子穿过,手里捧了一枝桃花,明媚的色彩映着苍白的笑颜,相距那么远,他却好似能嗅到一丝馨香。
数年前他也曾问过,这里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已故去。顾汐风仍是岔开了话题,不承认,不否认。
风过庭院,拂动满庭花枝,有粉白的花瓣飘落到他面前,伸手却只抓了个空。
那些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其实他早就知道答案。
这些花瓣儿一般的女孩子,就像这终年不谢的桃花,在那人的操控之下,失却真实的生命,却透支着来世,焕发出恒久而艳丽的光泽。
永生和永死,不过一线之差。

司梦罗盘是一种圆形粉晶,萧逸云赠了陆人一块,让他得以进入落枫阁梦境,化解金坎子发动的噬魂血咒。他手中握着另一块粉晶,踟蹰半刻,终于一咬牙转动罗盘,眼前景色泛起层层波纹。
他也进入了顾汐风的梦境。
水纹渐渐平静,天色暗了下来,这是个月朗星疏的夜晚,萧逸云挑了一株花开得最旺的桃树跳上去,行动间蹭落不少花瓣,心中直呼罪过。
这一夜落枫阁的守卫少得不像话,他观察一阵,轻松寻到空隙,穿过庭院闪入某间屋子,找到那间密室的入口,探头一望,顿时僵在原地。
顾汐风抱臂倚在床柱上,顺着他的视线,萧逸云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自己。
这是他们反目的一夜。
这只是梦境,萧逸云深吸一口气,尽量说服自己。放松,他看不到我。
他迈下密室的台阶,脚步踏在木质的楼板上,发出噔噔的声音,而顾汐风似乎毫无觉察。萧逸云放下心来 ,先是探头瞅了眼床帏之内的自己,发丝凌乱满身血污,肩头缓缓渗出鲜血,身下素白的床单已经浸出一小片血痕——毫无形象可言,是以他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扭头,去看顾汐风。
白衣道长神色淡然,黑眸中透出凌厉而冰冷的光芒。那是他从未在顾汐风眼中看过的神情。
大概是杀意。
但我现在还活着,所以没什么可紧张的,萧逸云努力做着心理建设。然当顾汐风挑起他的长剑把玩一番,最后将剑尖指向他的心口时,他仍是直觉头皮一乍,寒毛直竖。
“真是擅长让人生不如死。”红发剑客摸摸心口,“要杀便杀,怎么还捅一刀、打昏了、换个地方接着捅?你瞎折腾什么呢?”
顾汐风剑锋一动,空挽了一个剑花,将长剑撂在地上,闭了闭眼睛再张开。
那双狭长凤目中闪烁着他看惯了的温柔与不曾见过的悲伤,矛盾得让他有点想笑,然他又摸了摸心口,却只感觉到止不住的悲伤难过,潮水般一层层漫过来,直叫人透不过气。

水纹从心头漫至周遭,身边景色再次泛起涟漪,萧逸云环顾四周。仍是狭小昏暗的密室,床上空空荡荡,顾汐风正在依次翻阅架上书册。
这是他离开落枫阁的一夜。
被关在此处养伤的时日,因为太过无聊的缘故,萧逸云偶尔会在书册中涂鸦。他自幼被放养,书法靠临摹情诗练个七七八八,工笔基础尚可,然只肯仔仔细细绘些女孩子,绘得精巧细致栩栩如生,背景的山水花鸟则全都滑向写意的路子,他自己不说,没人认识那些墨块是什么——其实说了也没人认识。
顾汐风手中端着一本诗集,萧逸云凑过去看,扉页空白绘了一则剪影,是个长头发的少女,偏着头望着书页之外的虚空,唇角微翘,眼神却是冷的。
那是他当初百无聊赖涂着玩儿的作品之一,其他的早已趁无人之时悄悄三阳六合搞掉了。那会儿他致力于画秦筝,画紫荆,画海紫苑,然而造化弄人,画出来的姑娘全长着顾汐风那张美得不科学的脸。这张是最不像的,于是一时没舍得处理,结果后来走得急,忘记毁尸灭迹……真是蠢透了。
而且如今看来,平心而论,这画中人确实不像曾经的大众情人顾汐风小公子,但它该死地像如今叱咤中原的枭雄金坎子。
他又看了几眼那幅画,起承转合间无不带着温柔的弧度,他隔着遥远的时间与空间审视当年的自己,某些情愫悄然浮上水面,昭然若揭。
他逼着自己移开视线。
顾汐风合上诗集,握在手中出了密室。萧逸云在原地站了一会,想起那柄遗忘在此处的长剑,拉开柜子去找,却见橱柜底层躺着一柄宝剑,剑柄上纹着深紫色纹理,剑身雷光闪闪紫气萦绕,光彩夺目。
可这不是他的剑。

萧逸云心生疑惑,待要拿来细看,伸手却在空气中划出一片涟漪。水纹再起,他眼前一闪,剑光,橱柜,密室皆化入虚无。
新的梦境在室外,夜空一弯月牙几点星光,他站在斑驳树影中张望,在落枫亭畔寻到了那白衣道长的身影。
梦中顾汐风居然好像也能看到他。他们在晦暗的月色下遥遥相望,顾汐风的眼中流露出惊异的神色,很快又收敛入那深不见底的黑眸,却又透出细微的喜悦。
萧逸云心头一颤。是了,这是他所熟悉的,藏在心底不愿回忆也不舍忘却的人。那道温暖目光陪伴他走过整个少年时代,再深沉的黑暗也无法湮灭他眼中的星光。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 +23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评分如此艰难……一周能搞完么
98three + 3
墨迭 + 3 补分求继续!
dpsmt + 3 等的花儿都谢了
清秾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10-22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抑微 于 2013-10-22 23:52 编辑

沙花好感动=v=
萧逸云终于肯明白了!!!
开心地滚去碎觉=v=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10-22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0

活跃

18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4
发表于 2013-10-22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墨青书逆天是为了救他女朋友哎,你师父是为了救你师父的师父,这是一回事吗?”
金坎子你坦诚地回答一句“是”就行了,不要闹别扭啦!

这一章基本就是天草强化确认自己以及对方的心意
虽然喜闻乐见地见面了但接下来的剧情不知道还能喜闻乐见不。
要分手至少也要等喜闻乐见的419过去后再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10-23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3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分手再无声雨怎么样>////<

————————————————————————————————————————————————————————————

二十五、

顾汐风抬脚向他来。长靴踏过草丛,在寂静的夜中发出轻微的沙沙声。那脚步仿佛踏在了他的心上,越来越厚实的重量压得他的心不断沉下去,难过得透不过气。
他退了一步。很小的一步,但那人显然注意到了,于是不再前进。
萧逸云垂下视线,不敢抬头去看他,生怕在他眼中看到失意和落寞。哪怕只有一分一毫,也会让自己更难过。
可他不能上前。他们这中间这短短的距离,相隔的是白骨遍野,是血海尸山,顾汐风可以若无其事地踏过去,他却没法当这些从未存在。所以他只有退,只有让那人失望,也只有逼着自己忍受心痛。
夜风拂过草坪,稚嫩的青草在脚下起伏,萧逸云看着那波动一层一层荡开,看着水色的纹理缓缓旋转,再抬头去寻那道长,却只来及看到白色的漩涡。
司梦罗盘的法力尽了。


夜色如水中墨痕缕缕散去,天色重归光明,一身戾气的金坎子站在噬魂血咒针法一侧,一脸不耐烦的神情。
萧逸云心念一松,没由来地想笑。
他知道金坎子的怒火是多么可怖的存在,知道这人一旦发威动怒,可焚尽一切异己,令生灵涂炭——但也仅仅是知道,毕竟不曾亲历。而在他的记忆中,顾汐风生气的时候,总比平日那端庄淡然的模样生动可爱许多。
陆人仍在层层梦境穿梭,也不知被金坎子丢在了哪个时空。萧逸云看着那人满脸怒容,咳嗽一声,问他:“你没事吧?”
“毁我最强亡魂,坏我大事,害我多年心血付诸东流,还敢问我有没有事?”金坎子煞气四溢,“你继续杵在这里碍事,我连你一起杀!”
萧逸云摸摸鼻子,叹气:“又来了。感情陆人兜这一圈,完全没效果啊。”
“你还好意思提?”金坎子怒气更甚,“谁准你给他司梦罗盘?谁准你让他进入落枫阁梦境?”
“你不听我劝,我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你真杀了他——我说过,阿筝不会希望你变成一个满手鲜血的恶魔。”
金坎子冷笑:“可笑,我从一开始就是这种人,她接受不了,宁死也要离开,你若觉得我所作所为脏了你的眼,也趁早给我滚!”


萧逸云觉得这人平生没有过如此不可理喻的时候。过去那些年里,顾汐风从来不会将矛盾赤裸裸地摆到他面前,不提,不说,即使他追问,也总避重就轻,避免将矛盾激化——如此看来,今日这一出,他是真气坏了。
“你的所作所为,我确实无法接受,所以我助陆人阻止你。”萧逸云望着噬魂阵法间流转的妖冶红光,“我不是来跟你论对错的——其实根本无需争论,你明知那是错,是世人眼中残暴不仁、无可饶恕的罪孽,但只要于你心中的目标有利,你还是会去做。”
金坎子冷冷道:“不论是非,只论成败,若非如此,岂能成大事?”
“以这等手段成就的大业,真的那么值得期待吗?”
“玩弄手段的人是我,将在这大荒之中成就新的天下的人,是我的师父。”
“哦。挑拨离间、坑蒙拐骗的人是你,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人也是你,总之不是人的事儿都是你干的,你将这肮脏的王朝夷为平地,敬待玉玑子前国师来实践他心中理想的蓝图……”
这是怎样一种精神啊,这必须是真爱吧,萧逸云腹谤。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在顾汐风面前八卦他伟大、英明、神圣的师傅,那可真是嫌命长了。
“总需要有人为神明斩尽脚下缠绕的藤蔓,我既有这份能力,为何不为?”
萧逸云决定放弃在这个问题上同他纠缠,再谈下去肯定要崩,顾汐风已经怒火攻心,崩起来还不知道会如何暴走。他倒不怕噬魂血咒,陆人在梦境之中已令松动阵脚,最后的阵势果然发动,他也有把握带人全身而退。可是这种心术控制的阵法虽能自由操控阵中猎物,却也极易反噬,他怕顾汐风心绪动荡之下伤了自己,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梦境快结束了。”萧逸云算着时间,“你作弄手段,自己跑出来,只把他丢在里面,也不知那小子看到了多少。”
金坎子嗤笑:“管他看见什么,待他出来,我就一剑送他归西。”
萧逸云扶额:“你至于吗?我送他去的时点都是有我和阿筝在的,你那时候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金坎子脸色一黑。
“…………”萧逸云很无语地望着他,“你真干了?”
“我一定要宰了他。”金坎子的手已经扶上剑柄。
“呃,我最近学会一点操控记忆的法术。”萧逸云尽量不去想能让顾汐风如此急着灭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管他在哪片花丛压倒了谁家姑娘,关我什么事!“我也不愿随意使用,不过让本就是梦境的记忆化作泡影,还是没问题的。”
“多日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
“生活所迫,久病成医。”
金坎子的手一松,皱起眉,问他:“记忆恢复之后,过往之事可还记得?”
萧逸云看了他一会,叹道:“有一段时日的空白。”
金坎子也不问也知道是哪一段,只道果然如此。他见阵法中央红光暴涨,那傻乎乎的小侠客的身形于光影之中渐渐显现出来,不由眉心一拧,转身便走。


萧逸云在身后叫他。
“喂,顾汐风!”
“叫我金坎子。”
“我失忆的时候,是不是遇到过你?”
没有应答。顾汐风拂袖而去,脚步丝毫不见停顿,很快消失在长亭尽头。


傍晚时分,夕阳泼洒在落枫阁每一寸土地,入眼皆是金灿灿的色泽。金坎子收拾完残局,回想多日忙碌操劳的成果毁于一旦,气得直捏拳头。始作俑者已经逃之夭夭,金坎子发誓,若那小子有胆,来日敢进云麓仙居,他定要将其挫骨扬灰。
“这个点钟,你怎么不去用晚膳,在这儿干磨牙?”
金坎子一惊,抬头循声望去,只见那红发剑客正坐在一株桃树分枝上,逆着光,面上的笑意比那夕阳更温柔。
他板起脸:“你怎么没走?”
萧逸云随口诌道:“我问你的事情,你还没答呢。”
“哦?”金坎子回想起他白日间最后那句问话,“何来此问?”
萧逸云从怀中掏出那张药方,以内力灌注,平平送了下去。金坎子伸手接过瞧了一眼,手中一用力,薄笺霎时化为粉尘。
“喂……”萧逸云心疼得要死,然毁都毁了,也只有叹气的份儿,“何必。”
金坎子答非所问,“这张纸,有谁看过?”
这是排杀知情人的节奏啊……萧逸云果断开始胡扯:“我一直带在身上,没人见过。去找宋陆风的时候,他说要看,我当时不知道他同你的关系,有点提防,没给。”顺便半真半假地卖了一位临时队友。
“他看到也无妨。”金坎子拍拍手上粉屑,忽然一笑,“你同那小鬼追我一路,只为毁我最强亡魂,倒是买椟还珠了。你可知道,元术的价值,远在任何战斗机器之上。”
萧逸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是,你师父是你心中神明,你师弟是你掌心明珠,谁再说金坎子无情无义没肝没肺六亲不认,老子非跟他拼命。


他闷声道:“我看那小子呆得很,行为言语也没什么大将之风,想不到你竟这么看重他。”
金坎子对他的怨念暂无觉察:“元术平和淡泊,这是天性,不能强求。我看重他,一则他有足够能力与智慧为师傅效劳,二则,他足够识相。”
他还要说些什么,总算看到那剑客一脸无奈而纵容神色,心下一晒,转了话锋。
“你跑去找他麻烦,真真是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不用你说,我已经知道了。”萧逸云想起此事就郁闷得死去活来,“脸都丢尽了。不瞒你说,我学这抹杀记忆的术法,就是冲着你那师弟去的。可惜上清峰戒备森严——”
“上清峰若能被你轻易闯过去,他就不用混了。”金坎子嗤笑,“你之前能见到他,那是他愿意出来见你,他若不愿,你连他影子都休想找到。”
“喂喂,这话听着就伤人了,你损谁呢?是说我无能还是说他见不得人?”
金坎子一摊手:“随你如何作想。元术不是你们能动得了的人,你们要对他下手,那是找死。”他想了想,补充道,“他也不是多话的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清楚得很,你不必担心。”
“嗯?”萧逸云在树上荡了两下跳下来,震落满树桃花,他在花雨中笑道,“什么话不该说?”
金坎子看着他,淡然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萧逸云就点点头:“哦。”


他没有问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于是金坎子知道,他已经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还不走?
萧逸云果然道:“我该走了。”
“你本来就不该来,更不该待到现在。”
萧逸云摇摇头:“你白天动了那噬魂血咒,它借内心的戾气而发,你戾气太盛,万一无法抑制,引出心魔来怎么办?”
金坎子不以为意:“心魔源自人心,我若连它都不能控制自如,妄为师傅座下弟子。”他说着便冷笑,“果真引动心魔,你又能如何?”
“没事自然好,果真有事……”萧逸云还是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总觉得,我至少应该在。”
金坎子眼眸一暗,正要斥他天真,却见他闪身过来,双臂一张,将自己拥入怀抱。
他在这轻若鸿羽的拥抱中怔住,一时意念纷杂混乱,他想问这是不是你的决意,又想问这是不是临别的纪念,最后说出口的却是:“若有一日我果真入魔,万万不可这般行事……你会死的。”
红发剑客抵住他的额头,“我怎么会死。你都没有拿去的性命,我怎么舍得丢掉?我要看着你,看你在你的道路上会走到哪一步……你记住,不管相去多远,总有人在远方看着你——”
未说出口的话被堵了回去。金坎子吻住他轻轻摩挲,心头酸痛得几欲落泪。
那句没有问出的疑问,已经有了答案。
他还是要走。


落枫阁守卫来回巡视,萧逸云说不想再伤他手下,央金坎子送他至入口处。
路上有伶俐的女孩子跑来行礼,萧逸云想起先前的念头,扯出来又问了一次。
“这些女孩子,是不是都已经死了?”
“是。”
“你真残忍。”
“残忍?我让她们韶华不随时光逝,青春永驻,有何不好?”金坎子冷笑,“你那么聪明,岂非早已看穿我,这么多年,我如何行事,你不知道?”
萧逸云揉揉眉心。心中仍是钝钝作痛,痛楚中又隐隐透出一分释然——这么多年之后,他终于开始直面一个深邃而复杂的顾汐风。不够温柔、不够善良、不够亲切的,心肠歹毒手段狠辣的,真实而完整的顾汐风。他们也终于能够褪下面具也不用立刻剑拔弩张,得以心平气和地交流。
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道:“谬赞了。我能看到的,其实正是你希望我看到的。从前不是我看穿了你,而是在我面前,你没有掩饰。”他顿了一顿,看了看身边人的神色,又道,“你希望我看到那个真实的顾汐风,希望在那之后我还愿意接近你。抱歉,让你失望了。”
二人沉默着走了一阵,落枫阁前的长坡就在眼前之时,金坎子终于叹了一声。
“谈不上失望。别忘了,我也了解你。”


“说起来,我的剑当年落在了这里。”萧逸云忽然道,“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你留着也没用,给我罢。”
金坎子漠然道:“我看你已有了新的,以为你不需要了,已经赠给了刚才那个小子。”
萧逸云的脸都黑了:“我的飞剑也被那小子踩走了——你别走啊,我怎么下去?”
金坎子头也不回,晚风中传来他讥诮的笑声:“你问谁?”
萧逸云抓抓头发,只好满坡呼唤凌安,以及她的金凤。


金坎子走到阁门处回头。那人红发张扬热烈,笑容爽朗温柔,像他身后落枫阁短短的地平线上没了一半的夕阳。他模模糊糊地想着,前些日子,中原侯马屯,有谁在这样一个黄昏拉住他的手,说,“我喜欢你啊,汐风。”
不过一场水月镜花,如那甜美芬芳的落枫阁梦境。
萧逸云醒了,陆人醒了,他也该醒了。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5人气 +17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啊打打打打打
98three + 3
labee + 5
褚亚 + 2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10-23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2132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0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10-24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在这轻若鸿羽的拥抱中怔住,一时意念纷杂混乱,他想问这是不是你的决意,又想问这是不是临别的纪念,最后说出口的却是:“若有一日我果真入魔,万万不可这般行事……你会死的。”
红发剑客抵住他的额头,“我怎么会死。你都没有拿去的性命,我怎么舍得丢掉?我要看着你,看你在你的道路上会走到哪一步……你记住,不管相去多远,总有人在远方看着你——”

从这一段后就开始哭的稀里哗啦【抽纸巾
这俩章都好棒 棒到不知道怎么回复
寻思了半天想说的很多但是都打不出
只能说太太你写的真好【词穷

最后能吐槽一下那把剑难道不是被坎子拿去做拓本回不来了吗【醒醒
天域挺好的天草珍重……!
我瞅着这个节奏是快结尾了……

0

活跃

18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4
发表于 2013-10-24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猜错了顺序不过即将进入喜闻乐见的无声雨,我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喂)问一句楼主是要拉灯么呢还是要煲汤呢还是煎肉排呢?
接下来金凤是不是要出安全事故不然萧逸云怎么夜宿落枫阁=w=
难不成又是重逢着滚上床单的戏码咳咳

我看到楼主在偷笑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