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7-24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吗艾玛脸裂的那段笑傻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U=

查看全部评分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2132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0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7-24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萧逸云也在后悔,悔不该与这无情之人谈风月,他摇头叹道:“你若是懂得爱情,只怕西陵城墙都能倒下来。”
金坎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西陵城墙已经塌了。”【乐疯了 这俩拌嘴真是太好玩


金坎子心下不以为然——你无意间遇到我无数次,怎么就敢跟我面不改色地装路人?【这是在吃醋吗略酸啊wwww
阿筝设定虽然苏,但她真懂啊…………同样知道太多的还有无料本大手小师妹【……

按照进度回头能写到天草失忆么!
说起来任务尾声阶段后知后觉想起当时当时金坎子居然木有追究责任都是因为有天草在的缘故啊 天草还很好心的给了坐骑让玩家御剑离开……然后他自己留了下来不知道跟金坎子干了啥【捂脸】
期待下次更新OwO!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连花 + 2 他们终于干上了!

查看全部评分

0

活跃

57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85
发表于 2013-7-24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插个书签- - 等有时间了再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感谢分享#98

查看全部评分

[url=http://hiphotos.baidu.com/qoono2/pic/item/59742fb2df7a78f6d9335ab2.jpg]http://hiphotos.baidu.com/qoono2/pic/item/59742fb2df7a78f6d9335ab2.jpg[/url]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7-24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若是不跟你走呢?”
“那你自便。”
“……”
“放手,我要走了。”
“……我跟你去。”


--------------------------------------------------
仙居陷落终于陷落了,各种炮灰持续清场
坎子快点落难吧!  
话说以前两人是躲在小岛发展JQ,现在是躲在山顶亭子里继续JQ,没有飞行还不给围观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U=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6

活跃

6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3-7-24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4# dpsmt
其实可以从云麓直接跳下去的,我和基友一直这样围观JQ,反正死不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U=
dpsmt + 3 明天我去试试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57

活跃

2366

人气

2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80

十年大荒·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3-7-26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躲在亭子里JQ的坎子
那大字型的趴地姿势真是不忍直视啊!
原来小岛上的坐姿多好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那简直是柯南中被害人留遗言的经典姿势!

查看全部评分

大荒的风景再美~美不过有个贴心的人在你身边~O(∩_∩)O~

213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57
发表于 2013-7-27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尾随木木子~
现在坎子趴地是因为(脸)无法直视吧~XD
果然还是小岛好~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感谢分享#98

查看全部评分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25

活跃

16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1
发表于 2013-7-27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忍不住期待深虐、、、、、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U=

查看全部评分

等待可以带图= =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7-29 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跟坎子干了啥+MAX!主线结束后天草兄留下来了,后来又走了,然后听到坎子兄被围攻又折回来了……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坎子兄趴地的姿势,朋友曾说神似柯南中被害人留血书的造型,掩面
妹子退场了~这种临死前拉着绯闻男友一号的手森情地说“我的绯闻男友二号就交给你了”的情怀……这是怎样一种精神啊OTZ

———————————————————————————————————————————————————

十四、

剑阁某年新年聚会上,酒到酣处,大师兄搞起了有奖问答,题目曰——
请问弈剑听雨阁的门派的宗旨是?


二师兄拈花一笑,气定神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三师兄剑眉一挑,胸有成竹: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四师兄倚剑而立,斩钉截铁: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当年惨遭四次失恋的五师兄揉了揉一双朦胧醉眼,伸手将师弟埋在一盆爆米花中的脑袋勾出来:我觉得他们都在胡扯,逸云,你怎么看?
萧逸云于是抬头看了看四位师兄怒火中烧的眼神:我看你要挨揍了,师兄保重。


后来那众人皆醒我独醉的五师兄果然被暴打一顿,伤心得连新年愿望都没许,独自踱着忧郁的步子去了后山。萧逸云追过去的时候,这位壮士折了一支腊梅,正撕扯花瓣卜算你到底爱不爱我。
那时他站在被糟蹋得七零八落的梅树之下,对小师弟说,希望你能抱得美人归,希望你有生之年都不会为情所困,希望未来有人愿与你携手并骑、同你浪迹天涯,希望未来你爱的人像你爱她一样爱你,伴你一生一世,共你白首卧松云。
也算是个愿望了。


萧逸云按着这个方向奋斗至今,一直以来完全没看到实现的希望。怀抱秦筝离开落枫阁的时刻想起这一茬事,也只有低头苦笑。佳人在怀倒是不错,可这佳人身将长逝,心有他属,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只有让她最后的时日多些欢愉,少些苦楚。
但秦筝从来不是能让别人和她自己省心的人。出发之前她和萧逸云为了包裹里有限的格子究竟该多装点衣服还是干粮横眉竖目僵持半晌,最后还是金坎子摔了个完美的金丝楠木盒过来、命他们全存仓库才算了事。吵闹一番已是天色渐晚,秦筝气力不支昏睡过去,金坎子本欲让他们次日启程,正斟酌着用词,就见萧逸云已经召出飞剑,搂起沉睡之人就要跑路。
“……又不是私奔,为什么非要赶在夜里。”
“刚才耽搁一炷香的功夫,她就找出来十套外衫九件中衣八身小褂七条裙子六道丝巾等等等等,果真拖到明天,我可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你还是太不成熟。”金坎子摇头,“想我当初陪慕珊逛朱衣坊,织衣铺里所有女装她一一试穿,足足花了三个时辰,我说什么了?”
“你是没说什么,但是现在好像没人找得到慕珊姑娘了。”红发剑客叹道,“我知你对她心存怨念,但是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子,如果落在你手里,你不要——”
金坎子打断他:“放心,那方面的事情,我从不会勉强别人。”
“……”
“你爱信不信。”
“……哪方面?!”萧逸云正直地看着他,“我想说的是如果人家落到你手里,你不要折磨于她,你又是想到哪里去了?你心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金坎子望着眼前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忍不住去扶额:“你怎么还不滚?”


秦筝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头顶白云苍苍,远方青山渺渺,周围绿树成荫,一派人间仙境之色。
她撑起身子张望一番,庭院被高墙围绕,院中除了树木一片空空落落,看得她心里也空荡荡的。
她喊了几声叫来那红发剑客,问他:“这里是你的房子?”
“不错。”
“挺……空旷的。”秦筝强忍着将家徒四壁四个字咽下去。
萧逸云颇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平日极少回来,既然用不到,也就没有布置。不过我已经连夜开始学做手工艺,再过几日,定是另一番光景。”
秦筝摇了摇头,心中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她如今是不藏话的,想到了,极自然地就长叹一声:“终于离开了……可惜,竟未能同师兄当面作别。”
萧逸云只望着她,没敢接话——天知道她指的是哪一个师兄。
好在秦筝又加了一句:“不过师兄日理万机,大约是没有时间搭理我们的。”
这回确定了对象,萧逸云便笑道:“顾汐风说如果有事,随时可以联系他。要不要现在发信号,让他来跟你补个道别?”
“……你开玩笑的吧!”秦筝连连摆手,“你要玩烽火戏诸侯的把戏你自己去玩,千万别算在我头上!”


萧逸云打个哈哈一笑而过。他自然只是说笑,也知道秦筝不会当真,但是日月交替间一昼夜过去,次夜安抚秦筝睡下之后往院中一瞧,那庭中枫树之下负手而立的白衣青年,不是名满中原的顾汐风顾公子又是哪个?
他关了窗户,想了想又将床帐拉严,走出来倚着门框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金坎子刚刚用嫌弃的目光扫视完整个院子,现在那眼神定在红发剑客身上,皱眉道:“阿筝睡了?”
“是啊。”
“你家有几张床?”
“一张。”
“你睡哪里?”
“地上。”
金坎子难得真心地笑了一笑:“真是个柳下惠。”
萧逸云翻了翻白眼,仰望苍茫夜空:“原来是担心这个。我说你真是够了,阿筝如今这状况,我狼心狗肺到什么程度才能对她下手?我长得像禽兽吗——不过说起来,你长得倒是也不像,但是……嗯。”
金坎子一手扶在剑柄上,淡然环顾四周:“你这院中空无一物,视野不错。”
“诽谤啊,我至少还种了树。”
金坎子眯起眼,露出温和无害的笑容:“你再啰嗦下去,它会空无一物的。”
萧逸云沉默一下,忽而撑着脑袋笑出声来,“你是不是威逼利诱捏人把柄玩上瘾了,不见缝插针地拿来用一用就不舒服?想要要挟我,你觉得用死物有用吗?”
金坎子从善如流地改正道:“如此良辰美景,我本来不想提扫兴之事,但是你既然主动要求了,我还是提醒一下,你身上还带着蛊。”
萧逸云眨了眨眼,嘴巴张了半天,愣是没合拢。金坎子察言观色一阵,心里一凉,怒道:“你忘了?”
“呃,现在想起来了。”
言下之意,之前是真忘了。金坎子一剑刺入棉花团,正在气头上,偏那小子还兀自嘀嘀咕咕:“三年前发生那么多事,怎么可能每件都记得。”
“性命攸关之事都敢抛之脑后,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你说,让我想做什么就做干什么,就当从来没认识过你和秦筝。”
金坎子怔了一下,萧逸云便摊手道:“你看,我还是有记得的。”


清晨时分叫醒秦筝,送药过去的时候,女孩子倚着叠起的锦被望向紧闭的窗户,萧逸云赶紧搁下碗过去开窗,胡诌道:“夜里风凉。”
秦筝一双水润清亮的凤目在他身上一扫,捧起药一饮而尽。
院中摆设一天天多了起来,秦筝的身子却是一日不如一日。金坎子偶尔会来院中小坐,却总挑秦筝沉睡的时辰,萧逸云曾劝他去见一见她,金坎子苦笑一下没有作答,萧逸云便也不再提起。
秋风初起的日子,院中枫叶一片火红。秦筝靠在廊檐之下软榻上看着满庭红霞,一看就是一整天。有时候会自顾自地笑得蜷起身子,有时又会暗自垂泪,扯着身上薄毯捂住眼睛。
萧逸云只有在一旁默默陪伴。她的回忆中大概是不会有他的,只是不知道她究竟在那些或欢乐或痛楚的过往中追寻到了谁的身影,她思恋的人究竟是金坎子还是烟纶。
也是到了此时,他才终于认清,他希望这个女孩子幸福的心情从未改变,即使那幸福里没有他的存在。他对秦筝,只有疼爱与怜惜,但他既不想独占她,也对她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欲望。
某次如此跟金坎子说了,那人瞥了他一眼:“这话就不要在阿筝面前提了。”
“那是自然。”


但他不提,秦筝却偏要提。数日后她一如既往地倚着软榻出神,萧逸云端来的药冷掉也不作理会,那剑客耐心倒是不错,软声哄道:“吃药吧,吃完我给你做莲花卷。”
秦筝收回目光:“你会做莲花卷?”
“我还会做云河段霄、燕尾桃花和松鹤延年。”
“二十四桥明月夜呢?”
“阿筝——”萧逸云摸摸女孩子的头,“你先吃完药,再来查我的技能表,好不好?”
秦筝抿嘴一笑:“不用,我没兴趣。烟纶师兄从前带我吃过那道菜,其实味道未必是我爱的那一种,可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惦记。”
“你惦记的不是菜肴,是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萧逸云犹豫一下,还是问道,“他……是个好人吧,所以你才会对他付出如此深情。”
秦筝眼睛亮了亮,笑容深了些:“他待我很好。”
“顾师兄曾告诉我,烟纶已成镜魔,我纵使为他而死,也是碧落黄泉,永不相见。可我寻死本不是为了见他。我是极自私的人,我爱烟纶师兄,起因不是他有多好,而是我知道他爱我,我知道对他付出的每一分感情,都能得到回应,都不会落空,我才敢去爱他。我今日求死,一不为偿还罪孽,二不为祭奠亡魂,我只为早日遗忘,逃脱无尽苦海,只想投身轮回,期盼来世安稳。”
“逸云,你知道吗,烟纶师兄是爱我的。哪怕他被顾师兄害成镜魔,他望着我的眼神里,依旧没有恨。”
萧逸云望着她惨淡的微笑,点了点头。


当夜金坎子又一次不请自来,熟门熟路地摸了厨房里蒸笼中余温尚存的莲花卷摆了一盘。萧逸云睡到一半觉察气息,披上衣服揉着眼走到院中时,这家伙甚至还招呼他不要客气,过来一起吃。
也不知道是谁比较不客气。
他将白天秦筝所言告之金坎子,讲着讲着便唏嘘不已。然金坎子只是摇头,叹道:“魂魄被封镜中成魔之时,已是非人,断绝七情六欲,自然无悲无喜,无怨无恨。试想一下,他眼中连你都没有,怎么会恨你。”
“这话……你没对阿筝提过吧。”
“没有。”
“那就好……”萧逸云垂下眼,“那就好。”


秦筝一直念叨想看桃溪桃花似锦的盛景,可他们到来之时已至初夏,桃树之上绿叶繁茂。次年春来晚,二月底依然天寒地冻,秦筝于是感叹,也许是等不到花开时节了。
萧逸云板起脸训她:“别乱说。”
秦筝俏皮地笑了下:“拖累你这么久,我也是会不好意思啊。”
“什么拖累,我自愿的。”
“你真是个好人。”秦筝枕着软软的靠枕轻笑,“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你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
“我们停止这种互相吹捧吧。”秦筝抬手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又问道,“那顾师兄呢?”
“他……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男人?”
“别在他面前说,他会打你的。”秦筝咯咯直笑,“不,有机会的话,你还说吧。有些话,他听不进去,未必等同于他不想听你说。”
萧逸云咳嗽一声:“算了吧,三年前我说了他不想听的,传到他耳朵里,他差点宰了我。还好你为我求情——”
“我没有为你求情。”秦筝轻声道,“我只为烟纶求过他,结果烟纶还是死了。我从来没有为你求过情。他那种人,不会为旁人言语左右,只会凭本心行事,他放过你,是他自己的意思。我不知道他当初如何与你解释,但现在我告诉你,此事与我无关。至于原因,我大概知道一点,可我觉得,不应该由我来说。”
“其实我挺好奇,萧逸云,他为什么放过你,你真的一无所知?”
红发剑客怔怔地望着她,愕然的模样引得她又是一阵轻笑。


那日秦筝精神不错,夜间早已过了平日休息的时辰,依然拖着他聊天,他们聊落枫阁的金凤,聊云麓仙居的桃花,聊岐山西麓的狐狸和松鼠,还有杏儿岭那头可怕的黑熊。这些过往云烟中的琐碎零星被时光镀了一层温柔的色泽,让人整颗心都为之沉醉。后半夜女孩子气息渐渐弱下去,萧逸云揽着她,仔细分辨她微弱的声音。
“师兄来了吗?”
他还是不知道她指的是哪个师兄,但不管是哪个——
“没有,他不在。”
“骗人。”秦筝赌气道,“不是来见我,就不让我见。你们都一样小气。”
感情金坎子那一夜夜不约而来的造访,她竟是知道的。萧逸云一阵汗颜,但今夜金坎子确实没有来,他只有搂紧怀中人,试图给她一丝温暖与安慰。
“逸云?”
“怎么了?”
秦筝抓住他的衣袖:“我走之后,如果可能,请你像守护我一般地守护顾师兄吧。”
他眼着臂弯中的女孩子说完这句便松开手,缓缓合上眼睛,安安静静地靠在他胸口。再也没有动静。
他问:“为什么?”


为什么。
没有回答。
这次是真的,永远得不到答案了。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10人气 +37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补分,这太不智能……
98three + 3 补分
月笼沙 + 5 超级喜欢的
晏子安 + 3
林抑微 + 3 只能打3分QUQ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3

活跃

243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2
发表于 2013-7-29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新了。。。第一次看秦筝最后对天草说的话我直接傻了,太直白太自觉太。。。。狗血了。。。临死不忘成全大荒百年不衰的正阳X六祸。。。您这是腐女中的战斗机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如果这都不算同人女》

查看全部评分

单挑分切磋和野外,野外没太虚的份,以后请叫我们切磋王!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7-29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筝如今这状况,我狼心狗肺到什么程度才能对她下手?我长得像禽兽吗——不过说起来,你长得倒是也不像,但是……嗯。”

天草这话,难道他知道当初师兄对他禽兽过?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他知道顾小公子对很多人禽兽过……tut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4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8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7-30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
这几天手机能看不能回简直虐死了!!!!!!!沙发本来通通应该是我的
秦筝最后的那个赌气看着好悲酸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来世做个好姑娘,再也不要遇到狗男男了……

查看全部评分

101

活跃

200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7
发表于 2013-7-31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男人?”
“别在他面前说,他会打你的。”秦筝咯咯直笑,“不,有机会的话,你还说吧。有些话,他听不进去,未必等同于他不想听你说。”

这个点蛮有意思

还有那个禽兽很萌
这篇完全不OOC啊,很不错的故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U=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8-4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凌晨时分桃溪下了一场薄雪,晨光熹微,落雪无痕。水中小岛长长的青石台阶上白絮轻笼,萧逸云拾阶而上,将一串轻浅的脚印抛在身后。
桃溪花草繁茂,精怪丛生。早起观雪的小花妖见了人,一溜烟闪到石头后面,头顶一团蓬松的嫩草却露在上方。萧逸云笑了一笑,忆起儿时与秦筝玩闹,捉迷藏时总能揪住她飘出掩体的衣袂,气得她哇哇直叫,每每闹到顾汐风面前,两只小泥猴四只脏兮兮的爪子来回拉扯一番,将他一身白袍抓得全是手印。
他望着石头一侧小花妖露出来的裙角,恍惚间觉得好像只要走过去,就能抓到躲起来的秦筝。可他分明又清楚,上天入地,他都找不到当年那个骄傲任性的小女孩了。
红发剑客叹了口气,御剑而去。


“阿筝走了。”
金坎子看了他一眼,低头道:“她求仁得仁,自寻解脱。你……不用太难过。”
萧逸云摇摇头:“她在我怀中咽气,我却什么都做不到,那种感觉真是……”
“你想多了。她是因我而死,与你无关。”
“若是我当年就带她离开……”
“你想得更多了。她身负师门重任,怎么可能随你浪迹天涯。”金坎子鄙视道,“或者你打算来硬的?你好意思把下限刷到那等程度?退一万步说,即使你真的拉的下脸去做,你要怎么带走她?你会催眠还是束手?你能让她眩晕还是闭气?”
萧逸云其实不想在秦筝过世当天就舞刀弄枪,然这人讲起话来着实让人忍无可忍:“来来来,我先让你郁气个一时半刻再说。”
金坎子不理会这无聊的挑衅,瞬间转移话题:“阿筝走前说了什么?”
说让我像守护她一样守护你……但这任务难度太大了,萧逸云设想了一下自己搂着顾汐风、柔声问他午饭要吃鸭血粉丝汤还是芝麻核桃粥的情形,心里一阵颤抖。他清清嗓子:“阿筝说,希望你弃恶从善迷途知返造福百姓。”
金坎子囧囧有神地看着他:“你可以胡编乱造夹带私货,但你也得编得稍微有点真实性。你这样说,我连假装相信都装不下去。”
“好吧。她说她不恨你,说虽然你杀了烟纶,但她知道,你和她一样,活得很辛苦。”萧逸云扯扯嘴角,牵动前夜心中想法,一时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自己也觉得滑稽,索性直言道,“说真的,我没听懂。你怎么就和她一样辛苦了,你也喜欢烟纶?”
金坎子本是负手站在落枫亭侧,闻言很克制地看了他一眼,又很克制地扶了一下亭柱,只听咔嚓一声,实木亭柱生生给他压出一道裂痕。
萧逸云后退一步,叹为观止:“我本以为力虚已经绝种了。”
金坎子压了压火气,居然还能轻松地笑出来:“少给我胡扯。我若是喜欢烟纶,怎么会杀他?”
“那你喜欢谁?”
金坎子笑得很温柔:“你真想知道?”
“……”萧逸云低下头去,犹豫一会,摇头道,“不想。”
“第二次了。”
“……你换个方面显摆你绝佳的记忆力行不行?!我要回去为阿筝守灵了,再——再也不见最好!”
金坎子望着恼羞成怒的剑客,叹道:“我随你去。于情于理,我都该送她一程。”
这理由正直得无以复加无可反驳,萧逸云只有默默地泪流满面。


“江南今日下雨了?”
“是雪。”
金坎子坐在厅堂正坐上,接过对面之人递来的清茶抿了一口:“我记得你不喜欢雪,看来以后更加不会喜欢。”
萧逸云捧了杯子走到门前,倚着门框苦笑,远远地指了指屏风:“昨夜就在那间卧房,阿筝……”
金坎子起身绕到屏风后瞧了一眼,皱眉道:“空的?”
“嗯,家俱被我烧了。”
“那些都是你亲手打造,你也真舍得。”
“原本就是为她而制,自然要与她同葬。”萧逸云揉揉眉心,“这话说着怎么这么矫情……其实既然阿筝故去,此处我应该也不会常住,留之无用,只怕还会睹物伤情,徒增烦忧。不如付之一炬,干干净净。”
金坎子便回到座位垂眸饮茶,过了一会才叹了一声:“也罢。”


自从带秦筝于此处隐居起,二人时常夜会庭中,彼时多半是在聊秦筝,总算相安无事。如今她身故而去,萧逸云想了又想,心头惴惴,只觉得他和顾汐风之间,说什么都是错,都是分歧,一言不合随时可能刀剑相向。
他们岂非早已翻脸,见面拔剑相对才应是常态,此刻的平和安然,简直像是不知从哪道时光缝隙中偷来的。
他忍不住回头去看顾汐风。他平生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正低头喝茶,似是觉察到他过于放肆的目光,抬头望了过来。那道视线中有疑问,有探究,没有敌意。
萧逸云忽然想起,他平生唯一一次感受到顾汐风对他的敌意,是在西陵南郊的客栈。失去意识的一瞬他以为生命走到尽头,以为那张含着讥诮笑意的容颜是人世间最后的记忆。那一次他觉得顾汐风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只有那一次。
但就是那仅有的一次,顾汐风也没有杀他。


后来在落枫阁养伤时一日日朝夕相对,在江湖上行走时一次次狭路相逢,顾汐风固然不会像当初未撕破脸时那般,伪饰出一副温良表象,但也从未跟他较真地动手。甚至许多时候他都会觉得,顾汐风待他一如既往,始终如一。
就如同此刻,顾汐风静静地看过来,目光平静淡然,像多年之前每一次的四目相对,总让人有种被关心的错觉。
还有……这个男人的眼睛真是该死的漂亮,看着这双眼睛的时候,就觉得满天的星光都落在那对黑眸之中。他能让星空黯然失色。
萧逸云靠在那里放任思绪漫无边际地游荡,金坎子看了他一会,目光一闪,透出几分了然。萧逸云见了,撇了撇嘴,转身移开目光,自去看院中刚刚抽出花骨朵的桃树。
这会是这个春天的第一朵桃花吧。
可惜秦筝没能看到。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萧逸云立刻回头,怒道:“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
金坎子讶然的表情显得异常真诚:“我可一句话都没说。”
“演技派啊。”萧逸云赞道,“可惜眼神不到家,回去练练,不然总有失手的时候。”
金坎子心道我失手必须是对方的不幸,因为那种时候就只好灭口。但他是绝不会主动跟萧逸云提这些的,只谦虚地假笑道:“我只是个偶像派,没必要。”
“别这样,你这么有实力都去当偶像派,让不让我们这些人混了?”
“我若果真演得好,当初怎么会被你看穿?”
“……”
我可以看穿你,因为我们离得太近,近到任何一抹异样的神色都无所遁形。但我其实看不透你,因为那时我还太年轻,年轻到连自己的心意都分辨不清,枉论他人。
那么现在呢?
江南几度花开花落,三载光阴匆匆而逝。现在呢?
红发剑客放下早已失却温度的杯子,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


金坎子只当他还在陶醉于自己的美貌,可过了一会不见动静,侧头一看,那人一手搭在扶手之上撑着脑袋,双目紧闭呼吸平稳,已经由沉思过渡到沉睡。
金坎子摇了摇头,自语道:“我若是阿筝,现在就诈尸给你看。”
他若是知道方才这小子是想什么问题想到睡着,只怕没死都会被气死,然后再气到诈尸了。


秦筝过世之前数日应是已有征兆,萧逸云从那时起日夜守候不敢离开半步,已是几夜不曾合眼。现在一口气没撑住,睡得天昏地暗人事不省。金坎子本想将人拖到床上让他好好休息,奈何卧房家俱已被这位英雄烧了个干净。他扫视一圈,最后将墙上的羊毛壁挂揭了下来铺到地上,扶他过来安置妥当。
仙居尚有大堆事务待他处理,自然不可能一直在此处耽搁。守至黎明时分,留守亲信传音过来有事商议,金坎子为秦筝上了香,转到卧房,萧逸云仍在熟睡之中。
他如今奉师命驻守云麓仙居,萧逸云待此间事毕,应会继续游历大荒,也许是江南,也许是燕丘,也许是更远的幽州和东海,只不可能是中原,是岐山。此次一别,再见便真的不知是何年何月。
但只要活着,有生之年,终归会在某个城镇、某座山头、某片丛林、某块水域,不期而遇,久别重逢。也许擦肩而过相逢不识,也许恩怨随风笑泯恩仇,只要都活着,有什么不可能呢。

“终归会有那么一天的。”
他将这一句含在舌尖,俯身渡了过去。

金坎子自然是不知道,三日之后守灵期方满,萧逸云便飞快收拾包裹直奔岐山西麓。若他知道,只怕又要怒火攻心乃至死去活来一回。


“我有一个朋友。”萧逸云折了一根草咬在齿间,“不,我有两个朋友。有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是个坏人,但我忽然发现,即使知晓他全部的坏处,我也不想失去他。”
悯情青年勾起唇角:“秦筝。金坎子。”
萧逸云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悯情冷笑,“离间我仙居三宗关系,觊觎我仙居三卷天书,霸占我仙居殿堂楼阁,屠戮我仙居同门兄弟,我是仙居弟子,这等人物,你来问我怎么知道?”
萧逸云怔了一下,急忙道:“抱歉——”
“不必。”悯情冷冷打断,“秦筝已死,在你面前,我不再多言。我只问你一件事,你方才所说仍对金坎子仍有情谊,是不是真心?”
“我并非想来招你心伤。”萧逸云叹气,“对不起,我以为你不知道我说的是那两个人。”
悯情像听到笑话似的大笑起来:“怎么可能不明白。照我猜,但凡认识你的人,谁都知道。只有你自己不明白。”
“什么意思?”
“你先答我,你是不是仍对金坎子心存幻想?”
“那不是幻想——”
“够了!”悯情吼道。他为人向来温和恬淡,萧逸云平生没见他生过气动过怒,此刻被这一声怒吼震住,一时竟忘了接下去。


二人沉默一阵,悯情再开口时忽而放软了声音,甚至带了几分笑意:“我也告诉你一件事。”
萧逸云赶紧洗耳恭听。
“我也有两个朋友。我同他们少年相识情同手足,惟愿与他们做一世知己,直至白首相知共饮南山。”悯情温和地望着他,轻声道,“可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我现在不想失去另一个。”
“不会!”
“不。”悯情苦笑,“我大概已经失去了。你原本可以做个简单明净的好人,一辈子。原本是可以的。”
“……”
“你不反驳吗?”
萧逸云垂头叹道:“其实我也不知如何答你,我只是不想欺骗你。”
悯情笑容愈发苦涩:“这已经是答案了。你是不想骗我,但你更骗不过自己。不过没关系……”
声音渐渐低下去,萧逸云直觉气氛不对,抬头却只来及看见一道水光迎面而来。
云麓水宗弟子使出的正牌水入梦,果然和顾汐风那种半吊子不可同日而语。
他陷入沉眠之前,隐约听到悯情的声音。
“没关系。你骗不过自己,我来帮你。”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9人气 +29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想起来就辛勤的补分,快叫我真爱
98three + 3 还是补分
啊拉的哟哟 + 5 打晕了打包送给坎子把
褚亚 + 2 搧搧搧搧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3

活跃

243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2
发表于 2013-8-4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卿 于 2013-8-4 14:07 编辑

lz我太感动了。。。速度霸占沙发!

师兄你这是玩亲亲。。。上瘾了?

矮油天草失忆的戏码开始了。。。云路渣渣俺画圈圈诅咒你!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U=

查看全部评分

单挑分切磋和野外,野外没太虚的份,以后请叫我们切磋王!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8-4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悯情小哥要做啥子卡在这好捉急!
看到烧家具就想起在丹青湖度假村养动物的焚琴和葬剑,每次小号做任务去找他俩就想吐槽琴不要给我剑不要给我啊!两个土豪!【。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要拆CP(喂

查看全部评分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184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8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8-4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抑微 于 2013-8-4 13:50 编辑

……………………………………我一直在刷新刷新等帖子吐出来!
为什么摸个鱼的工夫沙发地板都没了!!!
不会再爱了!!!!!!!
被楼上两个弄得玻璃心都碎了!
艾玛好想知道悯晴少年要干什么呀(打滚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5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愉快地拆CP(虽然失败了OTZ
dpsmt + 3 坐等
言卿 + 1 大大,你说过这贴到15你的坑就HE,你懂的QA ...

查看全部评分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8-4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悯情的另一个朋友是谁= =
才刚温习了开头,转眼都长这么大了,走的走,死的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时光的河入海流……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18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4
发表于 2013-8-5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到天草的这辈子最大的苦难就要开始了,让我先为他掬一把同(xing)情(fen)泪。
金坎子还是只打了个kiss真是令人引以为豪的自制力
给悯晴青年那段话点个赞,以及我悯晴x天草的心还没有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坎子兄表示谁说我生活作风有问题,我明明很 ...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5

活跃

16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1
发表于 2013-8-6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会有开虐的感觉!!!!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U=

查看全部评分

等待可以带图=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