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0

活跃

1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7
发表于 2013-8-18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露珠看这里!
我是你的脑残粉呀!敲碗求更文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U=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8-18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求更文OAO
已经快三天了每更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U=

查看全部评分

221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1
发表于 2013-8-18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半天才知道原来那只老是"芳芳我是真的爱你的啊"然后哭的"梨花带雨"的五师兄挂掉了=A=||||那么好玩的一只炮灰掉了呢,矮油可惜了~=x=||||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281

活跃

1116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26
发表于 2013-8-18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AFK了无压力

53

活跃

6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3-8-21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卤煮我在、爱这里等着你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

活跃

23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86
发表于 2013-8-21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8-22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闻乐见的狗血剧情来了{:1_479:}
——————————————————————————————————————————————————————————
十七、


天草忘记了很多事情,比如名字,比如来历,比如心痛的感觉。
悯情说,姓名字号只是代称,随意取个便是;身份来历无关紧要,英雄不问出处;至于心痛的感觉,你去街上找个最漂亮的女孩子求婚,然后被她拒绝,再然后你就懂了。
天草自然是不信的。不仅不信,还忆起前日在潇隐村街头,受了这人蛊惑,挑了位容姿俏丽身段婀娜的姑娘上前搭讪,结果那明眸皓齿的女孩子展颜一笑,说,一看你就是个吃货……
真是不堪回首……她到底是怎么看来出的?!
今日为那程姑娘收齐菜谱,只待赶回巴蜀交差。行至西陵南郊时,悯情接到传书,只得草草告辞赶回水云宫,走前事无巨细叮嘱一番,天草还嫌他啰嗦,然他走后不到一刻钟,天草从茶摊起身准备上路的时候才发现,他连自中原回巴蜀的路线也一并忘记了。
摊主告诉他,巴蜀在西方。他御剑一路西行,不幸闯入杏儿岭熊窝边界,被两头气势汹汹的黑熊拦下,质问他姓名来历。
天草诚实道:“我忘了。”
差点又被暴打一顿。还好逃得快。
没有把御剑术一并忘掉真是太好了。


他踩了飞剑沿山路冲出一段,总算遇到路人,心下喜道终于转运,远远就挥手招呼:“前面那位兄台~!请问巴蜀怎么走?”
飞近些看清那人容颜,不由一愣,旋即笑开:“兄台真是英俊潇洒英姿勃发,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只好作揖道:“我于此间迷路不知归途,可否劳烦兄台指点,巴蜀潇隐村该怎么走?”
那人一直淡漠地看着他,沉默许久,久到天草几乎以为他是双耳失聪口不能言,才慢慢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天草这回不敢再贸然直言忘记,思付再三,细细解释道:“我前些日子不慎跌落山崖失却记忆,醒来时只见眼前蓝天身后青草,就为自己取名天草。”
“你若是醒来看见眼前狼狗,身后黑熊,打算怎么取名?”
“……”
天草想了想,脸色黑了一层,心下着实不忿,有心要跟他理论一番,看他白净斯文的秀气模样,又硬不下心肠——面对漂亮到这种程度的人的时候,他的心向来是很软的,手也是很软的,于是软软的天草兄他只用软绵绵的语调好生询问:“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对面之人面色一寒,杀气四溢,天草大惊之下连退数步,却见他脸色渐缓,一字一顿道:“顾汐风。”
“好名字啊,那你刚才凶什么,我还以为你叫二狗子或者三呆子这种名字,才不愿相告呢。”


顾汐风强忍着不去拔剑。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剑柄,然他必须考虑拔剑之后的后果。如果拔剑,难保萧逸云不会眼前一亮热血沸腾地说这柄长剑我曾是见过的我瞧它面善心里当作旧相识今日只作久别重逢亦未不可……
这倒也不能怨他想得多,何况他想得再多也追不上萧逸云自由奔放的脚步和思路。他曾在浮生偷闲或者午夜梦回之际设想过九十九种重逢场景,比如何当共剪西窗烛,比如今宵剩把银釭照,从你死我活到笑泯恩仇再到干柴烈火各个版本应有尽有,结果萧逸云就是有本事给他搞出第一百版。
顾汐风松开手,深吸几口气压住澎湃的怒火和隐隐的不安,尽量温和地笑了笑。
最后一丝杀意轻飘飘地散去了。他终于还是没有拔剑。
所以说,顾公子是个非常严谨自持的人,虽然在面对某人的时候常常生出干掉他或者干他的冲动,他依然是个严谨自持的人。


据顾汐风说,他对演武堂南宫堂主仰慕已久,恰好要前去拜访,两处位置相近,不如同行。天草自然是乐意的,连道好巧好巧,缘分缘分。
他当然不知道,不管他是要去西岗营地还是誓水之滨,去丛极渊还是帝女陵,顾汐风都会“恰好”与他同路。
他也不知道,如果远在水云宫的悯情得知此事,只怕会当场流下伤心、愤怒、悔恨的泪水……


当夜二人赶到西岐村,小小村落并无像模像样的客栈,天草起初担心身畔高岭之花一般的公子不肯住在简陋的农家,顾汐风却似完全不介意用豁了四个口的粗瓷碗喝水,吃搁了两天馏了三遍的山芋馒头,以及睡在铺着草席的土炕上忍着蚊虫叮咬,还要听隔壁传来的主人家小夫妻玩夜间双人徒手游戏时发出的声音。
天草虽前尘尽忘,本性犹在,听着这等声音只会一笑置之,身边换做同门或相熟朋友,说不定还会品评声调气息猜测姿势体位。但现如今身边躺的这位……天草连呼吸都尽量放轻,生怕亵渎了神仙儿似的顾汐风顾公子。
顾汐风只觉得那男人笑得过于猥琐而女人叫得甚是无趣,又想明知隔墙有耳且这墙隔音效果差得天怒人怨,那两人还敢这般肆无忌惮地折腾,这村落倒还真是够天然淳朴够民风开放。他闭目养神一阵,睁眼只见萧逸云侧身躺在一旁,正直直地望着他,不由一愣,脑中转过种种猜想,然后就见那小子咧嘴笑得阳光灿烂。
“我还说你怎么睡得着,果然醒着。”
“你小声点。”
“……哦。”天草闷闷地翻身平躺,安分了半刻又一骨碌爬起来,亮晶晶的黑瞳满是兴奋,“既然都睡不着,不如出去喝酒。”
“……”顾汐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于是天草又闷闷地躺回去了:“你不想去啊……那算了。”
“没。”顾汐风坐起来披衣,月光透过窗照出他清俊无双的容颜,“我本以为你会提点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唔,比如?”
顾汐风的笑容真诚又无辜:“比如我们搞一场,大声点,把他们压下去。”
“……”
“你不想搞啊……那算了。”
“你等等,我有点晕。”天草单手捂着脸,手指一拢捏住眉心大力扭了两下,“我好像搞错人设了……顾兄你看起来挺仙风道骨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的啊?”
顾汐风对这迟来的第一印象比较满意,笑道:“我也觉得我看起来很仙风道骨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至于实际如何,你若有兴趣不妨深入了解一下。”
隔壁种种声响经久未歇,这等背景音下天草实在无法将“深入了解”四个字往纯洁的方向去想。顾汐风的扣子已经扣了两颗,解起来倒是应该不难,但是,但是这程序不太对啊?!
天草索性翻身蹦下来,小脸红红,“走走走,先去喝酒。”
“原来天草兄喜欢的是野战……或者喜欢酒后模式?”
“顾……汐风!你其实就是在耍我吧!!”
平生第一次,顾汐风在床上笑弯了腰。


“今晚月色真好。”
顾汐风在屋顶坐下,瞥了他一眼:“你和女孩子谈人生的时候,也是从月亮开始的罢。”
“从前的事情不记得了,失忆之后我还没有遇到能坐下来聊一聊的女孩子。”天草遗憾道,“不过以后一定会有的。”
顾汐风低头饮了一口酒。小村酒坊酿制的酒口感不佳甚为苦涩,他皱眉道:“今日赶得急了些,若是住在平遥,倒是有几味好酒。”
“来日方长,待巴蜀事毕,我定要与顾兄畅饮美酒一醉方休!”
天草说得豪气,顾汐风却只有笑得比杯中酒更苦。他今日以本名行走,难保不被人认出,只怕被识穿身份的一刻,便是二人分道扬镳之时。


你我之间,只有往事如烟,何来来日方长。如今这舍不得割不掉放不下的过往你也忘得一干二净,当真是无情之至。谁他喵的再造谣说弈剑听雨阁全是些风流多情种,我一定割了他的舌头。


其实听到上清峰眼线回报摩崖村见闻的时候,听说他失却记忆忘却前尘的时候,直至得知仙居驻地范围内出现故人身影的时候,顾汐风不是没有动摇的。
想着算了吧,这家伙已经忘记一切,忘记他们如何一起成长,如何玩笑嬉闹,如何相伴而行,忘记他曾追逐他的身影走过红木林满地落叶,走过落枫阁碧草如茵,走过西陵城大街小巷,忘记那紧扣的十指,交汇的视线,暗生的情愫,萧逸云既已如此,他又有什么可留恋的。
果真见到了萧逸云,偏又舍不得,舍不得到连回去交代一声都省了,直接恰好跟人同路,欲往演武堂了。
天知道那堂主是叫南宫未明还是南宫无情。
顾汐风也曾听过秦筝那套只爱那些已经爱上自己的人的言论,他们是同类,自是深以为然。他比任何人都确信萧逸云对自己的好感,但那份好感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他无从知晓。
最早的时候他甚至动过利用的念头,那时候萧逸云还那么小,身自在都没学会呢,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只知道蹭过来挂在自己手臂上,一双亮晶晶的黑眸笑盈盈地望过来,单纯得耀眼。
略加引导或许能够成为一份助力也说不定。让人心甘情愿为自己卖命的手段,他掌握得太多了。可少年顾汐风想了又想,最终只是放任时机从指缝一次次溜走,直到小红毛长大成人,成为无法为他所用的人,成为现在这俊朗随性洒脱自在至情至性的模样。
是他爱的模样。


于是乎如今萧逸云忘得一干二净一身轻松,他却在这寂寞的午夜在这偏僻的村落听这干巴巴的叫床声守着这个白痴喝苦酒,还要听这货念叨如何找姑娘。
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事儿是不能琢磨的,越想越气闷,直想把始作俑者捆起来这样那样,但是这么没品的事情顾汐风又实在拉不下脸去做,他生活作风固然很有问题,毕竟不是流氓。


小村酒苦,却够辣够烈。顾汐风早年混西陵城社交圈练就千杯不倒好本事,天草却是酒胆大酒量浅,他追忆望去展望未来这一会儿功夫,那红发剑客已是醉眼朦胧摇摇欲坠。
顾汐风端详他揉着眼努力保持清醒的模样,伸出一只手指晃了晃,“这是几?”
天草劈手握住那根手指直接塞嘴里,用力咬了一下,还很嫌弃:“咸的。”
顾汐风使劲儿抽回手来,冷眼审视葱白指节上一圈血红,内心一万匹拓拓呼啸而过。他温柔地笑了笑:“没咯着牙吧?”
“没有,糖葫芦呢,我刚才舌头有点木,再尝尝。”
“别闹。你立过誓,再也不碰甜食。”
“我说过吗?我怎么会立这么惨无人道的誓言?”天草狐疑,“一定内有隐情,会是什么呢……”
“隐情没有,隐痛有一些。你牙不疼了?”
天草伸出舌头舔了舔牙齿,理直气壮道:“不疼啊。”
顾汐风深深觉得,跟这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吃货说话真是伤肝伤肺又伤心,纯属自找苦吃,干脆扔了酒壶勾过他脖子,贴过去堵住他的嘴。
天草舌尖本还抵在下排牙齿,不防被一股温软力道推回口腔深处。那蓦然闯入的灵舌在上颚一扫而过,又退至齿间一粒一粒地缓缓舔过两排牙齿,抵在某一颗上碾了又碾,咬着他的唇瓣含混道:“就是这里,有本事下次发作别疼哭。”
“唔……”
你这是闹哪样啊兄台!天草内心哀嚎一声——他喊不出来,嘴唇还给人含着呢——他本觉得自己已能算得随性不羁,不料这顾汐风更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分明是相识一日不到的陌路之人,他偏能将这突唐之举做得这般理所当然。
他心头闪过千般疑问,然天大的疑惑也比不上此刻心头悸动,他一面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眼,含了清清浅浅的笑意,盈出说不尽的旖旎风情,这样的眼睛,若是见过,怎么会舍得忘记;一面又觉得眼前这张丰神朗朗的容颜如此熟悉,熟到闭上眼也能摹绘出每条曲线,一颦一笑都镌刻心底,即使记忆一片空白,灵魂也记得那三月春风般的笑颜。
他想说你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会犯错误的,想说我们是不是早就相识,想说你到底是谁,但顾汐风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他的唇,每每觉察他想开口便一口咬住不让他说,几次三番下来天草不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旁生,眼一闭心一横狠狠反击回去,舌尖探入那人唇间反复舔舐,又勾住那人灵舌共舞,辗转吸吮纠缠不休。
顾汐风给他亲得气闷,他向来是不肯委屈自己的,上下齿一用力就要咬下去,天草却敏锐得惊人,舌尖一缩飞快退开,张开眼摸着下唇,一脸心有余悸。
顾汐风问他:“你刚才瞎动弹不安分是想说什么?”
“……”天草佩服死他这坦然自若若无其事的态度,放下手想了想,“非礼啊……?”
顾汐风翻了个白眼,又想起一事,眼神一冷,目光犹如一柄柄小冰刃甩过来,全扎天草正柔软荡漾得一塌糊涂的小心肝里,冻得他头皮发麻。
“你刚才说舌头木着?”
天草闭眼感受了一下:“是啊。”
顾汐风举一反三地脑补了一下他舌头不木时候的吻技,情不自禁地嫣然一笑,起身摸了把他的脑袋,然后一脚将人从屋顶踹了下去。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10人气 +33 收起 理由
dpsmt + 3 你知道的
98three + 3
景月子 + 2 艾玛你竟然更新了!下周请你吃肉=w=
情少羽殇 + 2 呜呜,等了好久的更新
言卿 + 5 你懂的,继续敲碗等肉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8-22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抑微 于 2013-8-22 22:19 编辑

抢占沙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踹下去甚萌!!!!!!!!!!!!!!!!!
我还以为是一场肉的节奏啊结果连肉渣渣都没有!!!!!!!!!!!!!!!!!!!!!!!!
敲碗继续等更!!!!!!!!!!!!!!!!!!!!!!!!!!!!!!!!!!!!!!!!!!!!!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8-22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汐风的笑容真诚又无辜:“比如我们搞一场,大声点,把他们压下去。”



居然如此自然地诞生了这种款的坎子我居然还自然地接受了太不科学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8-23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地下室!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8-23 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坎子大家一定都挺想看你开流氓模式的,不要客气上去扑了那个红毛吧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8-23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我对不起你!
明明是金草但是为什么到了我的眼里……就变成了草金还是汐风诱…………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53

活跃

6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3-8-23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连花
啊啊啊啊啊,卤煮终于粗来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42

活跃

160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47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8-24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啥……默默地跟着坎子捡他掉了一路的节操……
你让我以后如何再去扒他的裤腰带……

悯情少年,你这辈子都当不了boss了……(喂

话说人名真的好难记……即使昨天刚刚演武完,我还是又忘了那个NPC是叫断不悔还是夜不悔……
千载太虚无非梦

0

活跃

37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30
发表于 2013-8-24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求更~~~
卤煮加油么么哒~~~~~~~~~~~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8-25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回复中看到了熟悉的名字们,很不好意思地捂住脸……谢谢你们TUT
———————————————————————————————————————————
十八、

天草倚在西岐村驿站马棚边,听那形容枯槁的驿站掌柜毕飞感慨:“车来车往,却不知道人忙忙碌碌是为了什么?”
他答道:“为了爱和正义,以及世界和平。”
“……这位少侠真是好有斗志啊!”
“嗯,被你看出来了。所以嘛,我们现在要赶路去拯救世界,老板给打个折呗。”
“少侠,兵荒马乱世道不太平赚点外快不容易,一天两金,再少不够马粮钱。”
“谈钱做什么,伤感情。”天草笑得很伤感,黑眸之中淡淡的朦胧的忧伤弥漫开来,“我们还是来继续谈谈人生。”
“……………………”
“租个马怎么耽搁这么久。”顾汐风玉树临风风度翩然地走了过来,天草冷眼瞧着,马棚之中至少有三头母马大眼闪亮喷起响鼻。“你们在谈什么?”
“当然是人生理想。”
毕飞哭了:“明明是价钱!”
顾汐风鄙视地看了那剑客一眼,摸出一锭金子,藏宝阁提现少说也能提个百八十金的,抛到马槽之中,“两匹,我要最好的。”
“哎~小的给您选,保准儿腿蹄轻捷一日千里,绝对不耽误您办事儿!”


二人策马走南路出村,天草心疼那亮闪闪的金子,惋惜道:“那价钱足以买下两匹良驹,你干嘛还要用租的?”
顾汐风侧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提议租马的人不是你吗?”
“……”天草完败,遗憾地望着自己脚踝,“没办法,我平日都是御剑而行,现在伤了脚不好踩剑,只有骑马了。我怎么能喝个酒就能摔了脚呢?”
顾汐风习以为常地微笑再微笑。你还能爬个山就坠崖,坠个崖就失忆,哪天你翻个跟头就生个孩子出来,我也不会惊讶╮(╯_╰)╭


西岐村南侧是连绵群山,顾汐风领着天草七拐八拐钻进轱辘洞,抄近路直达侯马屯,去解救据说被马匪掠去当压寨夫人的丁家小公子。


大清早丁婶眼泪汪汪地守在村口哭诉的时候顾汐风本是不想理的,奈何天草他向来是不管闲事会死星人,这是多么标准多么诱人的英雄救美剧本啊,霎时地这位英雄就鸡血了,拉着丁婶问长问短,从丁小公子的体态相貌问到衣着打扮再到身高三围。
丁婶抹把老泪唉声叹气:“可怜我那苦命的儿,经此一劫声名荡然无存,以后要他怎么做人啊。”
天草犹豫半天,小心翼翼道:“呃,其实我刚才就想问——当然,我不歧视这种小众性取向,我就问一句——为什么要劫您的儿子,这绑匪是不是有那种特殊爱好?”
“以前都是劫姑娘家,不过那群贼人计划不周,从未成功过。”丁婶回忆道,“听说最近招聘了几个知书识字的精英,工作效率提升了不少嘛……可怜我那苦命的儿!难道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国色天香风华绝代也是一种罪过!”
天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在这方面堪称罪大恶极的顾汐风顾公子,顾公子刚巧也在看他,并报以一个柔情万种的微笑,笑得天草又心神摇曳了。
他抚了抚怦怦乱跳的小心肝,摩拳擦掌热血沸腾地接了差事,然后一瘸一拐地扭着小腰去驿站找马。
顾汐风只有咬牙切齿地跟着。


轱辘洞是秦筝的梦中情人之一,酱油舅舅的后辈油舅舅的侄儿的地盘。顾汐风如此这般地跟天草解释这比老鼠洞的路线更加九曲十八弯的关系,换来的只有那红发剑客百思不得其解的迷惘眼神。
“秦筝是谁?”
“……”
“鼠族的公主?鼠精灵?”天草充分联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顾汐风默默仰望老鼠洞土黄色的壁顶。阿筝,请你重生世间,用天罚砸死他吧,砸死吧,砸死吧。我一定不拦着。
“说嘛,兽族也有很可爱的姑娘,化成人身之后美貌绝伦超凡脱俗,我很喜欢的。”
“你见过?”
“只见过仙鹿化身,真的很漂亮啊。”
“在哪里见到,岐山西麓?那里现在还有仙鹿?”
“嗯,有啊,你怎么知道?”
顾汐风笑了笑:“我不知道,不过现在你告诉我了。”
“哈?”


侯马屯是马匪聚集之地,二人在洞口观望,深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已经不足以形容这里的马匪密度,从坡下望去,漫山遍野皆是全副武装的马匪。
“我觉得我们还是快一点。”天草忧心不已,“这么多强盗,还都是男的,我真不敢想那丁小公子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
顾汐风不以为然:“你多虑了。喜欢男人的毕竟是少数,其他人不会为了省那点找花姑娘的钱就委屈自己去搞男人。”
天草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忧色更甚,心道如果那丁小公子长得与你顾汐风一个水平,恐怕很多男人还是很愿意委屈,啊呸,享受一下的……
这话他当然没敢说出来,他只有隐晦地表达一下自己发自肺腑的关心:“你要不要蒙一下面?”
顾汐风道:“哦?我都没觉得我见不得人,你在担心什么?”
天草内心偷偷掐了一把这不识好人心的混蛋的脸蛋,“我担心你一露面,这儿的压寨夫人之职就要易主了。”
“……”顾汐风似含羞带怯的小家碧玉般的低下去头,再抬起来却是一派落落大方,“没事,有天草兄在呢,没什么可怕的,对吧?”
末了又是嫣然一笑,笑得天草一边心神荡漾一边豪气万丈,很有些错乱。


二人出了轱辘洞,在坡下向村民打探,与那老态龙钟弓腰驼背的张氏说了三遍“请问侯马屯是不是在前方”,最后一遍几乎在凑在她耳边用喊的,终于得到回应。
那老妇眨了眨眼敲了敲拐杖:“奴家可美?别羡慕嫉妒恨哦。”
天草搀扶着她胳膊,朗声道:“美,当然美,最美不过夕阳红嘛。年轻的女孩子沉淀不出您这样安详从容的气度,自然会嫉妒。不过您过尽千帆世事看淡宽大为怀,也不会跟她们计较就是了。”
张氏于是开心地笑出一脸褶子,由他搀着缓缓向村口走去。
顾汐风走在他们身后,默默地,默默地,捂住脸。
太欠揍了,这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一挂接一挂草稿都不打,从八岁到八十岁一网打尽,实在是太欠揍了!


顾汐风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此地地瘠,其民必克必恶必险,又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跟这些没羞没臊的流氓无需半句废话,早早送他们去投胎才是正经。天草心下不赞同,但他更不赞同在躲进马匪头子的衣柜预备偷袭的时刻还絮叨个没完。
“顾兄,我并非不想听你说话,但你能不能待回去之后慢慢说,我定会洗耳恭听绝不扰你兴致。”
“回哪里?”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的顾汐风更不高兴了,“别说得我们好像同路似的。”
“巴蜀啊。你带我去潇隐村,我送你去演武堂,然后——”
“然后我就该回中原,你浪迹天涯,从此婚姻嫁娶各不相干。”
“你这词用的……”天草觉得鼻子有点酸,想抬手去揉,奈何衣柜空间狭小他们挨得太紧,一动手就蹭到了那人脖子上,“呃,不好意思。其实朋友本说要我回天虞岛寻找剑阁新址,但是我不清楚我与剑阁究竟有何种渊源,也未必就要回去。我与顾兄一见如故,倒是更愿意与顾兄相伴同行,中原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留在此处未尝不可。”
顾汐风轻声道:“我做什么你都跟着?”
“只要不逆道义法则不韪江湖侠义,那是自然啊。”
“……你还是继续浪迹天涯吧。”
“啊?”
“闭嘴,有人来了。”


从衣柜门缝中望出去,来人是个粗眉大眼的彪形大汉,满脸络腮胡须,长得十分符合人民群众对马匪这一职业的心理预期。天草小心动作,拉起顾汐风的手抚平,在手掌上划字约定出击暗号。顾汐风原本已经在准备密语传音,而且他想告诉身边这家伙其实这招你也会,会得比御剑之术都早,当初你没少在阿筝面前偷偷传语让我给你解围。
不过当天草在他掌心划下第一个字的时候,顾公子就把密语收起来了,不仅收起来,还非常果断地关掉,然后反手拉起那人的爪子开始写字,一手流利端庄的小楷写得天草从手心酥麻到心底。
不一会只听门扉响动,有人粗声粗气喊了声“大哥”,衣柜内挤了半天的二人各自长出一口气——终于来了。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天草勒紧绑在那大汉身上的麻绳,打了个死结,转身拍拍门口惊魂未定的俊俏青年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自始自终没出手的顾汐风心安理得地坐到太师椅上喝茶,眼皮也不抬,伸出一指点了点那青年人:“收拾一下,跟我们回去,你娘在等你。”
本已渐渐平静的青年顿时瞪大眼睛连退数步:“我娘死了十五年了!你你你——你们莫非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黑衣天草和白衣顾公子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愤怒的小火苗。
“无常有这么英俊吗?!”天草质问。
“没有。无常丑得人神共愤,据说计都混不下去跑来投奔师傅之后,他已经成为幽都外貌方面新的下限。”顾汐风解答。
伏在地上的青年人一骨碌爬起来,抹掉方才哭喊我不想死啊别带我走时挤出来的泪水:“原来不是啊,那感情好。但是我娘是怎么回事?我晨昏一叩首早晚三柱香地供着她,她应该不缺香火啊?”
天草疑道:“我也要糊涂了,我们见到的那位妇人精气十足,不像魂魄啊。”
“她是活人。”顾汐风冷冷道,“但是你是谁?”
“我是屯里马匪的当家,张鸣武。”


天草同顾汐风对视一眼,齐刷刷地去看那被捆成粽子丢在角落的大汉。
“这么说来你是……?”
“我才是小丁……”那汉子眼眶一红潸然泪下,“娘,我好想娘……”
“……”
“…………”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天草打量他浓密茂盛的胡须。
“国色天香风华绝代??!!”顾汐风审视他魁梧壮硕的身材。
“……二位不会是同道之人,也被他娘坑了吧?”张鸣武心有戚戚焉,“可怜我误信传言,叫手下绑了他来,长成这样也就算了,绑都绑来了,留下来当个护院什么的也行,多个人不过多双筷子。可这人一顿饭吃八个馒头十碗粥还天天喊着要吃肉,我……我手下还有众多兄弟要照顾,真是养不起啊!求你们快点把他送回去,我替兄弟们谢谢您二位了!”


“走了。”顾汐风抬脚就要出门。
“嗯,我去牵马。”天草运剑飞出划开那小丁身上麻绳,转身蹿了出去。
“哎,别走啊!我送你们一匹马驼他回去啊!”张鸣武死死抓住那剑客不放。
天草甩了两下没甩开,无奈道:“放开。他有手有脚,现在又没人捆着他,大老爷们自己走不回去?”
“问题是他不肯走,说我这床睡着比他家里舒坦,天天赖我屋子里,我已经睡了半个月地铺了你知道吗!他夜夜鼾声如雷害我不得好眠我马上就要神经衰弱了你知道吗!如今手下兄弟都当我是个口味猎奇的变态我的声誉受到了多么惨重的影响你知道吗!”
顾汐风缓缓地拔出坎金,淡淡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放手,你的手就不用留了。”
张鸣武这时方才注意到门边翩然而立的白衣公子,视线移到他俊美绝伦的脸上,愣了一愣,喜道:“来来来,拿去拿去,手也给你,心也给你,让他们滚蛋,美人儿你留下吧!”
“你够了啊你!”天草怒了,“你那些兄弟真没冤枉你,个死变态。顾兄——”
他本想说顾兄你不要理他,看了顾汐风煞神般的凌厉眼神却不禁打了个寒战,回头望了眼被吓得傻掉的张鸣武一眼,改口道:“顾兄不要跟他计较,我们走罢。”
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顾汐风迅速换上春风般的笑颜,十二分的温良恭谦顺,“嗯,走。”


他们到底是没有带上那丁小公子,牵马走出屯子的时候还听到张鸣武的咆哮,马匪家也没有余粮云云。
天草闷声直笑,顾汐风习惯性地鄙视他:“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我英明神武料事如神啊,你看,你还真的差点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压寨夫人。”
顾汐风笑得柔情百倍:“你希望我答应他?”
“怎么可能。我还等着与你相伴同行呢,是吧。”他说着,纵身跃过马背落在顾汐风身畔,探身在那人脸颊上蹭了一下。
顾汐风顿住脚步,用看无常的眼神看着他,于是天草他又一次迷惘了:“怎么回事,晚上那么热情,白天就娇羞了,你精神还正常啊顾兄?”
“……你说你不知道怎么扭伤了脚?”顾汐风笑得阴风阵阵,“你居然敢骗我?”
“我骗你干嘛,你给我发工钱?骗一次给一块金子?”天草奇道,“我不记得怎么扭伤,可那之前的事情,我都记得啊。”
“……”
“别这样看我。”天草颇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知我们相识甚短不知底细,可是……你看,西岐村的村民喜欢你,张鸣武喜欢你,连今日清晨马棚的小马都肯多看你几眼,我怎么能连畜生都不如呢。”他迎着中原地平线上火红的夕阳笑起来,多年如一日的爽朗而温柔,“我喜欢你啊,汐风。”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8人气 +27 收起 理由
机智的商羽 + 2 补分ww
景月子 + 2 说好的补分!酱油舅舅我的爱!
dpsmt + 3 丁家小公子~丁家小公子~OTZ
褚亚 + 2 预感下一章金坎子会被气死
清秾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8-25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抑微 于 2013-8-25 16:57 编辑

沙发了再说!!!!!!!!!!!!!!!!!!!!!
帖子吐出来了!!!!!!!!!!!!!!!!!!!!!!!!

金坎子那句你还是去流浪吧好伤感啊我心目中的金草/草金大概就是这样的呜呜呜_(:з」∠)_
女神加油更新么么哒!!!

1542

活跃

160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47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8-25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坎子的美是惊动大荒艳惊四射跨越种族和性别的……(被坎子爆头)
秦筝暗恋对象之一竟然是酱油舅舅!!!这妹子的喜好竟然跟我一样!我只能每每去逍遥副本里与舅舅黯然相对

分不够用啊明天来补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 收起 理由
cabry + 1 月月!爱的昏昏!!
dpsmt + 3 明显是美人为了提醒天草在造谣啊造谣啊

查看全部评分

千载太虚无非梦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8-25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8-25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告白了!坎子你还能忍吗!LZ女神有肉渣吃吗!
不过天草在不知不觉就卖队友了。。悯情小哥不会也要领便当吧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