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某蕾

[小说美文] 【腐向】【纠缠风深坑慎入】【自娱自乐坑】画地为牢

[复制链接]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 新途
  
  接下来几日过得很安逸。
  成雨每日都去见幽水,身上的内伤外伤认真配合着那人调理着,渐渐终于差不多好了利索,总算没有再挨这冰心一通教训。只是去时偶尔撞上炫金,这弈剑就总是躲他躲的远远的,过去问起来为什么,对方一本正经地答:“避嫌。”幽水听了只似笑非笑睨他一眼,成雨也是一向不跟炫金计较这个的,当日且过。结果第二天再去,就见不到炫金了,问幽水,对方掸掸袖子,四平八稳地答:“被打死了。”
  成雨默默地想起炫金曾经说过的话来,暗笑这人还真栽在了比他能打的人的手里。
  这头生活过得安逸,另一面岚凰除了那天要了他一次,也没有再找他做什么,后来只托了人转达叫他好好养伤复原身体之类云云,这些面子上的话成雨也就听一半过一半,心里想着只要你少找我几次自然就什么都好,而公事上又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让他烦心,他这几天当真休养得不错,先前连日作战拼杀的疲累卸了下去,面色精神也好看了许多。
  几日前逐风受命去往了流云渡。岚凰听从了成雨关于捉冷霜的建议,逐风此行便主要是为安排此事。临走之前,成雨前去相送,他倒完全不记得自己喝醉时和逐风说了什么,逐风也全没提这件事,只把自己腰上那支匕首解下来丢过去:“拿着。再跟人拼命时,不要再空着手去夺对方的白刃了。”
  成雨接过来,被说穿得有些讪讪,还是解释了一句:“拼命的仗打的少了,自己大意了而已。”
  云麓再不谙武术,也总有法力不能及的时候,当年打妖魔时他们很多都随身带着匕首,便于携带是一方面,真到法力受限需贴身搏命时总能拼上一次,再难一些,遇到无法掌控的局面下也可方便自残自裁。成雨却不,他是少有的能用法术一直战到最后的人,不信任兵器的自负是一方面,他意志力也的确顽强过人,身上如何负伤也不会影响他法术施展,又颇有些急智,能活过妖魔战争的战绩足以说明一切,可归根结底,总是托大了的。
  这点微小的弱点,在熟知他秉性的敌人面前,已足够致命。他已险些吃过了亏,自然就不能再回避。
  逐风促声笑道:“在我这里,你又逞强给谁看。”说着,转头看向渡口,雷泽通往流云渡的船只靠了岸,往来的旅人来来去去。他往船那边走去两步,忽然停了脚步,扭头看向成雨:“我说。”
  成雨还在一面跟着逐风一面摆弄那柄匕首,听了这句有些错愕:“嗯?”
  却看到了逐风认真注视着他的双眸。
  “成雨,你那天说你失约于流云渡,已迟了两年。我若和你说,现在也并不晚呢?”
  成雨定定望着逐风,想说话又抿了唇,犹豫片刻,听到船员的催促声,才道:“船快开了,该走了。匕首我收下了,等你回来,定还你一把更好的。”
  逐风摆了摆手,转头去登船:“不必还了,记着我的话就好。回见。”
  成雨无言望着逐风上了船,看他向他挥了挥手,又看着巨船扬帆,与他越行越远。
  他的心很乱。
  怎么会没有迟来两年呢。如果是两年前,听到这一句,会是极度的黑暗里何其令人神往的曙光。
  ……可偏偏已经过去太久了。
  收回视线,他珍而重之将匕首收好,藏到腰间时,那柄短短匕首已被攥得似体温般温暖。铁石尚如此,人心又当如何?
  他是真的不知道。
  回去之后,便听说岚凰在找他。
  成雨心中有数,每次都如此,岚凰是始终在防着逐风的——应当说,他们三个人,恐怕没人对这件事实不清楚。逐风有异心是从最开始就毫无遮掩的事,可岚凰需要逐风,也并不担心逐风短期内会做出不利岚凰的事,故而一切尚好。成雨自其实己亦是这局面中制衡牵制的关键,只是成雨自己也不自信,这样平和的表面能维持多久。
  到房里见到人,岚凰将他上下打量一番,便用目光示意着他腰间笑着问道:“逐风的东西?”
  这已算是明知故问,成雨抿唇点了点头:“嗯。”说着便解下那匕首递给岚凰。
  岚凰接过来,稍稍摆弄一番,那是寻常可见的梅花匕,不见什么特别的做工与布置,品相亦新得很,看不出是原主人甚少使用还是入手的时间太短。便笑了一声,道:“拿来当最后的防线,也是不错。你知我在想什么?当初我向你讨债时,你要拿了这么件东西,现在你我下场如何?”
  成雨抿唇,思索片刻,平静地开口答道:“君上这边不知,我自己大概不会比现状更好。当时问题不在我如何反抗,而是动了手能否杀死你。很显然不管是这个东西,还是我当时能用出来的法术,都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我只要动了手,结果只会更惨。”
  这是成雨首次谈及最初那次时所历的心情,还是他一贯的风格,即使说着自己切身的经历与所想,也能心平气和如同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岚凰听得不由失笑,把匕首递回给成雨,接着道:“这也是我想说的。拿了它,你又会用得么?”
  成雨接过来,一边顺手重新收回腰间,一边淡淡地说:“胡乱挥一挥吓吓人,还是可以的。”
  岚凰被他逗得一笑:“这话是不错。只要气势足够凶恶,招式精妙与否并不重要。”
  成雨收好匕首,瞧着岚凰稍稍挑了眉:“君上所言,是在讽我虚有其表了。”
  岚凰不置可否,仍是笑着道:“我见你打过无数次仗,可猜得到我最欣赏你哪一次?”
  成雨眨了眨眼睛,接着摇了摇头:“猜不到。”
  他倒是不尽实话,成雨并不是猜不到,而是全然没概念,做事从心的人,哪会想过自己做出的事落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
  岚凰对这回答也是意料之内,他唇角勾起,深深望着成雨:“是你拿着长刀屠尽天涯手下那一次。”
  得到这样的答复,成雨有些意外地睁大眼睛,接着又皱起眉来:“那次?……那次有什么可看?痛打落水狗,随便谁都做得出。”
  岚凰笑着起身站到成雨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可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用自己最不熟悉的作战方式,还能有那样令人战栗的杀意的。那时我就有一个念头,就是似乎长刀可能比法杖更适合你。”
  成雨回望岚凰,微微叹出口气,“……我该把这句当作赞赏吗?”
  岚凰笑得不行,伸手拍了拍成雨的肩膀,“是赞你战时足够凶恶,气势本身就可压他人一头,未战之前,先胜三分。”
  成雨丝毫不以为然,“胜在何处?真正在战场,一个拿着刀的云麓护不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听到这里,岚凰有了一瞬的沉默。他发觉自己是被成雨这句话触动到了的,他明白过来,自己之所以会欣赏喜欢那样的成雨,似乎也是因了那与极强攻击性全然相悖的彻骨脆弱。他欣赏那种出于倔强内心的矛盾特质,而成雨在意的,便只有脆弱本身了。
  这并没什么错,岚凰固然想再睹一次成雨那般作战的样子,可若成雨没了命,一切就只能是空谈。这不得不说是件遗憾,岚凰只得无奈笑笑摆了摆手,在这问题上不再多言。
  之后没过几天,岚凰又再次叫来了成雨。这次没扯其他,直接开门见山:“冷霜有了消息。”
  成雨顿时睁大眼睛,岚凰也不卖关子,继续道:“如你所想,有人在应龙村见过他。”
  成雨眉头一皱:“应龙村。鼎湖的人,就看着他跑了?”
  岚凰嘴角微挑:“你能算出他必定往中原逃,为何不许他逃过鼎湖追捕?在意这些没有意义,这两日炫金要回往西陵驻地,你可同他一道。”
  成雨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未几岚凰又接了一句:“你心急了,成雨。不要被引导了情绪。”
  成雨犹豫了一瞬,还是点头道:“明白。”
  岚凰说的其实很对。
  岚凰并不在意冷霜,其实成雨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在意冷霜,因为他们各自的目的都已达到,梦源城的漏网之鱼,总掀不起再大的风浪。可成雨总是潜意识觉得,自己不能停下来。
  人总是这样的,有确定的目标时,就会有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的勇气与动力。成雨并不知道自己停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只能不断走下去。
  而因为害怕于迷茫,所以才会有冲动与心急。这对一个云麓来说是个大忌,他需要整理心情,才能面对即将到来的未来。
  动身前往中原之前,还闹了桩小笑话。
  炫金马上要回西陵城,幽水这个古皇陵主事也要回驻地。这次回中原,他们本有很长一段路同行,炫金先前还对这段行程期待得很,结果岚凰忽然下了命令把成雨塞了过去,炫金的脸色顿时就要垮。
  那点要任性的小心思谁不知道,岚凰只当没看见,炫金还发作不出来。成雨便抱着三分调侃的心,看着炫金道:“实在不方便,我自己也没关系。”
  炫金目光看天,哼哼唧唧:“我急着回去,你也等不得,到时一起出发,路线又一样,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还平白当了坏人。”
  成雨好气又好笑:“你现在就不是坏人?明日你走你的雷神殿,我走江南回去就是,比绕路西陵城还近上一些。”
  炫金还想接着掰扯,却蓦地感觉气氛有点玄,一时没接上话。而成雨这边话才说完,目光就对上了岚凰的视线,那人似笑非笑盯着他看了片刻,慢慢开口道:“玩笑话说够了,就去准备动身。炫金,到中原之前你们要是走散了,我唯你是问。”
  炫金苦着脸应了声是,转头出了门,成雨后他一步,深深望了岚凰一眼,才跟着离开。
  出了书房走远了,炫金才瞪了成雨一眼:“亏我一直觉得你老实,居然被你摆了一道。”
  成雨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听了炫金那半真半假的话,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句:“我是诚心诚意,君上不肯,我们又都没办法。”
  炫金心思一转,挑了眉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真想去江南?”
  成雨长出口气,接着也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炫金。炫金也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丢下一句自己还要先去联络中原手下做准备,转头一溜烟就跑了。
  看着炫金的身影,成雨那有点生气就慢慢变成了有点好笑,好心还要被当成别有用心,这人平常都好,碰到和幽水有关的事就像个傻子。
  不过这没什么不好。
  有一个可以倾注所有感情的人,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那丝好笑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停驻片刻,最终渐渐淡去。
  这些他都并不计较,可唯独岚凰的态度,让他无法不在意。
  他实在没想到,岚凰会对他去江南的反应这么大。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忽略了逐风刚前往流云渡这件事是他自己的不是,可就这样防着他和逐风……又有什么意思。
  ……
  “冷霜跑了?”
  摩崖村外,天涯懒洋洋地斜倚在树上,问这话倒露出一丝笑来。
  一旁的魍魉垂首道:“是。属下到山上拦了人将话和信物交他转达,那些人接着却扑了空。”
  天涯轻笑一声,却未说话,魍魉便继续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天涯垂了眼,信手摆弄手里的匕首,这般安静半晌,悠悠地道:“冷霜还让你问什么了?”
  魍魉立刻单膝跪到地上,低垂着头不敢说话,天涯慢条斯理地站直了身子,脸上还是挂着笑的:“我可没想着弄死他,又没人给我好处。应龙村鼎湖这地界,岚凰的人要捉冷霜想都别想,你还真以为他是无依无靠走投无路才受困在那里?”
  魍魉眨了眨眼睛,仍不发一字,只将头低得更深些。
  却看到视线里出现了天涯的靴尖。他无意识地蜷缩了一下。
  “含光,我早说过什么?赚钱的生意多的是,但你去做就别让我知道。东西你有,自己动手吧。”
  说着,天涯不再看他,而是重新抱起手背望向某个方向:“听够了就出来,也好让这新手长个记性。”
  话音落下去,树丛里施施然走出来一个噙笑的红衣人,正是冷霜:“便是无情杀手,也会有这般仁慈。”天涯嗤笑一声,冷霜却半蹲下身,柔声对地上那魍魉道,“很疼吧,忍一忍总会过去,没了说话的权力,总比没了生存的权力好上太多。”
  天涯盯着冷霜的动作,嘴角讥讽更深:“听见没,这人还想着要你命呢。”
  冷霜听了,笑眯眯地起身望着天涯:“你教育你自己的手下,又何必带上我。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那份好意我心领了,眼下我还急着赶路,先走一步。”
  天涯冷笑了一声,也不答话,冷霜便慢慢从他眼前走过,没走几步,忽然回眸说了一句:“我可听说成雨是要来了,你跟他这样老相识,就没点表示?”
  天涯偏了偏头有些夸张地笑道:“哟,还真有点门路啊。他来追你,又不是来追我,要我表示什么?”
  冷霜浅浅一笑,轻声在天涯耳边道:“所以我才要走啊。……放心,我不会离开中原,想我了,就来找我,你总有法子找见我的。”
  天涯看也不看那人,摆了摆手道:“看心情吧。…比如像眼下这种时候,我就不怎么想看见你。”
  那人毕竟是地道的杀手,声音凉下来时,自然带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冷霜听了心里也不由微微一紧,仍是眉头不动,唇角勾起从容的笑来。倒是知趣地不再说话,朝那人挥了挥手,转身头也未回地离开了。
  ……
  成雨对着窗外在发呆。
  这是临行当日,他起了个大早,手头可收拾的又并不多,以至于他一切妥当时炫金那边还有不少事要做,总是要等,他便安安静静地站在这里。
  半晌,有人接近他身边。他神经下意识一紧,接着想到会这样过来的人梦源城里大概也只有这样一位,又不觉放松下来,转眸望过去,果然看到岚凰的脸。
  “君上。”这样一句,接着成雨迟疑了一下,还是淡淡问了一句,“还有什么吩咐吗?”
  岚凰没有马上作答,而是端详了他片刻,接着才微微一笑:“看你样子,是你想对我说点什么更多一些啊。”顿了顿,见成雨并没有反驳的意图,便挑了眉复开口道,“为了逐风?”
  成雨抿唇。那日对话在他心里的确是个心结,既然说到这里,他也不再掩饰:“恳请君上明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样简单道理,也轮不到我说予君上的。”
  岚凰嘴角笑意愈深:“你认为我不信他?”到这里语声稍顿,对上成雨无言视线,他笑着继续道,“很早前我就与你说过,逐风如何,只看他自己。现在你这样问,是你不信他,还是……是说,认为我不信你?”
  成雨神色略过一丝微弱的讥讽:“你信过我?你又何须信我?拿我和逐风比,也未免太没意思。”
  “那么,”岚凰双手抱胸,“你又要我明示些什么?”
  成雨不为所动,只平静地看着岚凰:“逐风又何德何能,需君上这般花心思去提防。”
  岚凰闻言露出丝饶有兴趣的笑来:“是么。”
  成雨不言,仍静静望着岚凰,接着被那人的手抬起下颌。
  “拐弯抹角没什么意思,成雨,我不认为你真不知道逐风是来干什么的。你与其担心他,还像这样冲我发难,倒不如果断离他远些…才对大家都好一点。”
  成雨一时语塞,抬眼瞪视岚凰片刻,慢慢地说:“成雨自会听命,只求君上手下留情。”
  岚凰摇头一笑,上前一步,将成雨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却没有立刻说什么。端详着那张冷静却倔强的脸庞,半晌才轻叹一声:“明明要强得不行,为何能容许自己留下这么厉害的死穴?”
  成雨冷笑一声,“在你眼里,他自然是我的死穴的。”
  听到这么一句顶撞岚凰也不恼,只挑起嘴角:“你仍认为我用他要挟你?也没关系,你乖乖听话,我自会手下留情。”
  说着,将成雨的脸又抬高些,话音落下时他凑上去轻轻吻了吻那双薄唇。只是一触即离的吻,却因这尴尬的时间与地点仍令成雨脸颊微微泛红,唇瓣分离的一瞬他别开视线伸手打开岚凰捏着他下巴的手,接着把人推开就要往外走,却被从后揽住,成雨情急挣了挣,咬牙道:“…我该走了。”
  那人低低一笑,贴着他耳后低声道:“去吧,多警醒些,不要再让我听说你受伤。”
  说着果真放了手,成雨的脚步却微微一滞。
  ……这样一句话,如果当成命令来听,就显得实在过于柔软了。
  这闪念也只有片刻,很快成雨神色恢复如常,慢慢走离那人的身边。
  接下来与炫金会合,听这人叮嘱了些路上的事。成雨知道,这次离开,自己大概很久无法再回梦源城,这是件很神奇的事,他一再参与过夺城的过程,可他真正可以在这座城里生活的时间,一向都不会长久。
  出梦乾门时,成雨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巍峨的城楼。所以,真的会有万世的基业,庇佑这座伤痕累累的城不再流血么?
  大概是那句近似关怀的话语着实令他无法释怀,他那样问自己时,心里想的正是岚凰的面容。
  
  【卷二·梦源尘嚣·FIN】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6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楼有毒吧,第九页刷不出来了。。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6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第二卷也结束啦~
怎么说呢,比预计的长了好多
最初规划是一共只有3卷,第二卷结束的时候,冷霜这边梦源城的余孽也该搞定了
但半路就觉得,剩下的这些篇幅,要刻画出冷霜这个人。。是完全不够的
只好专门为他开一卷吧【好蛋疼】

再看一眼,
不知道被上司强迫领着正牌媳妇儿和绯闻女友【??】一起出门的炫小金同学内心心里阴影面积如何。。、
岚凰你简直有毒【】


顺便传个txt出来。
这楼有毒我简直看不懂。。还是靠附件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6-10-19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某蕾 发表于 2016-10-16 23:42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第二卷也结束啦~
怎么说呢,比预计的长了好多
最初规划是一共只有3卷,第二卷 ...

求txt,换个帐号终于能看了,激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6-10-20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比骨架里的要温情多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6-10-20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谅我又来提问,看到这里我想说,蕾蕾前文有提到残楼是死在天涯手里,然后到现在看来,当年残楼的死,天涯是否受意于冷霜,一开始觉得是寒炎,因为成雨说寒炎死的那一刻,所有恩怨也一并结束,诚然这恩怨很大一部分是他和寒炎的私人仇怨,是寒炎让他落到如今田地,。但是各种线连串起来我无法不想的更多,那就是残楼的死。想知道蕾蕾是怎么设定的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6 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淮安 发表于 2016-10-20 21:49
原谅我又来提问,看到这里我想说,蕾蕾前文有提到残楼是死在天涯手里,然后到现在看来,当年残楼的 ...

是这样哒0 0残楼的死跟寒炎他们没关系,是锁云指使天涯去暗杀的
就是最开始天涯其实是锁云的人的,然后是残楼遇刺死亡,成雨受残楼遗愿离开势力,去了锁云手下,然后遇到下药事件,两边闹掰,再后来寒炎(冷霜)自立门户,成雨和天涯一起叛变才去的寒炎那边
残楼还在那时候,锁云的势力一直被残楼花式吊打【……】,逼不得已锁云出了阴招
残楼的死,成雨没有把这笔账算给任何人,他把所有错误都归咎于自己了
残楼死在他的面前,他认为全部问题都是自己没保护好残楼
所以他对岚凰也一直有一点,不管岚凰对他怎么样,他也本能的不希望再看到岚凰也在他面前遭遇不测,就是因为残楼给他留下的阴影
他那么忘不掉残楼,不止是喜不喜欢的问题,也不止是残楼对他好,更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残楼,而且永远也没办法偿还了
说到底,成雨是个……比较喜欢在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人?就像他不会去恨岚凰是一样的,他觉得自己这样下场怪得到寒炎怪得到天涯但其实并怪不到岚凰,同样的道理,残楼遇刺,他最责怪的人就是他自己
而正因为他觉得错在自己,所以他对最开始的锁云没什么敌对感,对天涯也是你不惹我我也不跟你清算的态度……之后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嗯

这些岚凰之前的事儿我都好想在云成雨那篇番外里好好八一下来着哈哈哈哈
但是卡在残楼这下不去手了……
设定里残楼应该是全文里除了逐风以外对成雨最好的人了……
所以卡住完全就是因为…………岚凰太不争气了啊!!!!
………………没对比才没有伤害……为了我的CP站位也得……不能写…………
【岚凰:……所以你到底有多嫌弃我→_→?】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6-10-26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么么哒(≧3≦)
我本来觉得吧,锁云应该不会这么蠢,干杀残楼这种谁都猜得到的事情,没想到真是高估他了。。。所以他最后的结局,一半咎由自取一半是报应吧!至于成雨对岚凰和残楼是何感情,也差不多了解了,对残楼的话不管是感情还是亏欠,反正如今是真正放不下了。而和岚凰嘛,万分欣慰终于有点谈恋爱的感觉了,楼楼这亲妈当的真不容易,抱住虎摸一下。咳咳,但是哈!为毛逐风是对成雨最好的人,我之前看到他为成雨谋划了那许多的时候我就脑补的不要不要的,这必须是真爱吧!嘤嘤嘤,你看对比隔壁弈剑和太虚那一对,逐风对成小雨必须是真爱吧。。。我们的女主成小雨同学真是男友力破表⊙ω⊙
成雨就是个矛盾体昂,如果当初他不是只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话,那么也许结果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奈,不过那样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成雨。让人恨之入骨又无可奈何的成雨。
楼楼加油哦⊙ω⊙,番外神马的,这里是一只等投喂的喵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6-11-4 22:04 编辑

  【卷三·霜戈照野】
  
  第一章 无双
  
  出了燧人村,入目就是蜿蜒广阔的洛水。
  “再往那边,就是红石峡。”一身玄嚣战袍的弈剑手搭凉棚,另一手远指浩瀚水烟的彼方示意,“成雨你应该熟悉得很吧,当年跟妖魔打仗,可没少在那边周旋。”
  成雨看了炫金一眼,目光又落回脚下水岸,这才淡淡地说:“到现在妖魔退居凿齿,那一带水域仍不安全。”
  炫金略略一想,接着笑着道:“所以说既来之,则安之——横竖从这里到中原,你也只剩这一条深入的路。”
  成雨又看了他一眼,“何来此言,我又没说什么。”
  炫金听了揉了揉头发:“哎呀,这不就没意思了嘛。——幽水呢?”
  四顾一圈,却见那紫袍冰心抱着手臂在渡口一旁的小摊下乘凉,见炫金在瞧他,便颔首示意:“你们先争个结果出来,我怎样都行。”
  炫金让这一句险些噎着:“——谁问你这个了!”
  幽水意外的挑了下眉,这才舍得从那点阴凉地里移步出来:“不是吗?你们从出了梦源城就开始吵,在城门口打陆路还是南海滨,在云梦泽打雷神殿还是黑水源,现在不就该轮到无双城还是凿齿军寨了?”
  这一番话噎得两人都哑口无言,最后是成雨先开了口:“临行就有了协定,这次路线一切都听炫金的。”
  炫金听了忍不住瞪成雨一眼:“那你别一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啊,出门在外,开心点嘛。”
  成雨往水对岸望了望,接着抱起双臂:“有急事要去北方,却一定得走南边绕大远,谁都开心不出来吧。”
  炫金哽了半天还是没说出话来:有心申辩一句又不是他自己成心这样吧,人家成雨也的确没冲他发脾气;帮成雨说两句那真正始作俑者的不是呢,又实在不是个事儿。幽水好笑地看了看他们两个,也没说什么,就是这时渡河的船终于靠岸,这才一扫那一时诡异的气氛。
  上了船炫金终于恢复了自如,跟船家谈天谈地聊得异常开心,从中原南边的风貌,谈到远处河岸上的水军。说到这里,涉及到了昔年的妖魔战争,话题也渐渐变得沉重。炫金斟酌语句之余,目光望了眼旁边那两位,幽水说自己有点晕船,在船上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也没精力去管炫金都扯了些什么,再往边上看,就见成雨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目光游离,显然已走神到九霄云外去了。
  炫金撇了撇嘴,放弃了勾引其中谁来一同加入聊天的打算,继续和船家聊红石峡。
  这小小水域,当年也曾是魔域,后来还是反抗军志士们万众一心,生生把妖魔驱逐到对岸。偌大中原,见证无数沥血的鏖战,当年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在这片土地上,可大多数都仅仅昙花一现便在残酷的硝烟中陨落,连姓名都没能留下来。
  直到后来,红石峡也是始终有着战事的地方,这里永远都需要人镇守,防止龟缩于对面的妖魔水舰一举反扑。
  说至这里,炫金想着那边也无甚可看,又有人急着赶路,便想让船家往无双城靠过去,就是这时成雨忽然抬了眼,轻声说了一句:“红石峡…劳驾,可以在那边靠岸吗?”
  成雨手指的地方是对岸的一片寻常的山崖下。
  船家撑着船,眉头皱起来连连道:“不成啊小伙子,你从那可上不去红石峡。咱们再往上游才有渡口,可那是人家当兵的地盘,还有妖魔在水上巡逻,你就是多给钱,老头子也不敢上。”
  成雨只平静地说了一句:“我知道的,没关系,就去我说那里,可以么。”
  船家面露难色,嘴上也只能说没有问题,却拿目光扫着炫金,他自是分得出谁是拿主意的那个。炫金这厢则又被成雨噎得够呛,看不懂这又是哪一出,可转念又想难得这位主儿有了想去的地方,便随他去了。
  靠岸成雨率先下了船,转头伸手助一脸菜色的幽水起身登岸,炫金留在船上和船家算钱。付了钱后他跳回岸上,只见两脚踏到实地上的幽水终于一副如获大赦的表情,忍不住笑着逗他一句:“终日医人,倒是自己当多加锻炼才是。”
  幽水只瞪他一眼,暂时还没精力再回击什么。炫金知道再得寸进尺肯定要不好,幽水那三寸金针,刺穴放血的手法他实在深有体会,遂忙转了目光,却看到成雨背对他们,正独独望着远方。
  顺他视线望去,只能隐约看到点反抗军营的帐尖,炫金忍不住道:“欸,怎么忽然想来这边?”
  成雨没回头,声音也还算平静,“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个人,就想回来看看。”
  接着,便迈步子溯游而上,渐渐往军营那边走过去。炫金忙带着幽水跟上,一面走一面道:“哦哦,说来成雨你当年也是义军里响当当的人物,这个人,莫非是当初红石峡军营里认识的?”
  成雨摇了摇头:“我认识他,是在长合镇外。我们当初同行过一阵,可红石峡却不是在妖魔战争的时候来的。”
  难得听到成雨有些话多的时候,炫金也不由来了兴致:“是战争之后?”
  成雨点点头,接着一言不发领着两人往上山的小路上折,那路毫不显眼,又窄得很,渐渐却能看到巡逻的军营将士,这些人看到他们是八大门派的衣着,也未有什么阻拦。等三人终于登到顶上,炫金还在感慨豁然开朗的时候,成雨已转了头,望向水岸的另一端,淡淡地说:“他带我来的这里,看当年我们浴血对抗的敌人如今龟缩一隅,是何等大快人心。”
  炫金听了这句,也不由回过头望向远方水岸。有风迎面吹来,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自己的脚下是码头,是战船,是属于人类令人无比安心的壁垒,绵延成钢铁般赤诚的要塞;而一水之隔的彼岸,妖魔的战舰被氤在水烟中,形状已被模糊,就连上面武器的痕迹都被包容,曾经尖利刺耳的妖魔鸣叫声淹没在滔滔水声里,渺小犹如要被吞噬。亲手杀过妖魔的人,是没办法不被这种场面触动的,那些作战的岁月里,这样的场景何止在想象里与睡梦中演绎过千百次。他对着那个方向默然许久,才道:“会以这种方式为自己庆功,想必其人心中不拘礼法,亦不乏壮志豪情。”
  成雨淡淡一笑,不再言语。炫金又肃容看了对岸片刻,才想起来,忍不住扭头追问:“所以,这次路过,你是想再从这里看一次凿齿,还是再来找他?”
  成雨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过身安静地仰望着红石峡军营肃穆而高大的门扉。良久,才轻声说:“当年,他还在这问过我一句话。我当时欠他答案,并一直到现在亦如此。如今又站在这里,总要对他说一声,是我负他。”
  炫金何其聪慧,听到这句,已隐隐觉得不对,但话已忍不住问了出来:“他不在红石峡?”
  成雨垂眼,自失地一笑:“他已死了。”
  一句话累得良久沉默。
  最后,炫金才轻声道:“难得听你说起自己,却是段伤心事。不过聚散本无情,更何谈生死。”
  成雨自嘲地笑了一声:“我们这些人,又有谁看不过生死。可真到头才会发现,到底有些事情,就算看透生死,也没办法释怀。”
  炫金沉默望他,终于没再说话。
  成雨并没有伤怀太长时间。他对残楼,似乎很多感情已经被刻进了骨血里,灵魂里,无甚可说,不能埋葬,他也不想放下。未过多时,便来催促炫金两人往无双城走了。
  这一趟出来,到现在炫金算是勉强明白了成雨这不按常理的出牌方式,这他要是好心劝一句不必心急,那头反噎过来一句耽搁时间,这事情就太难了。当下也不多言,带着两人就返回继续往西折。
  要往北走,无双城是必由之路,这城是他们出来到现在途经的第一座城,在里总可以稍作休整。
  说起无双城,炫金便又开了话匣子。话说这无双城其实是一座新城,不过是近几年的手笔。当年对抗妖魔,中原大地除了一个被用水井从内部攻破的流光城免于战火之外,其余地方皆被损毁严重。后来翻新了西陵城,又重建了幸存的村落,仍有了一大片无法复原的空地,上面忽然突发奇想,广招天下奇人,一同共建一座无双城。
  换句话说,这无双城,是江湖人跟王朝共同建起来的。
  “当年建无双城,可委实是件盛事,太远的不知道,中原里的江湖朋友们都跑过来围观,后来还帮着添砖加瓦——我自己也是!”
  这里就成雨自己不常在中原,听到这便不由问了一句:“可是现在却不再听你们提起过了?”
  炫金便撇了撇嘴:“嗨,都是图个新鲜劲,等劲头过了,不就这样了?上面的关注点也不再在这边,到了中原的人,主城也总是只认一个西陵,这无双城虽说后来也能住了人,可到底还是热闹不起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呗。”
  对话间,无双城巍峨的城门已出现在视线之内。
  踏入其中,毕竟是新城,处处还充斥着这座城动工时的豪情与壮志,只是不少工程未实施就已搁浅,这广阔城市当中到底显得有些空旷,相比西陵城,委实冷清上太多。
  进城后炫金先找了客栈,他们这一趟已走了几天,又是风餐又是露宿,好容易有了个过得去的落脚地方,说什么也要好好歇歇,解了乏再说。
  三个人各自洗了澡卸去旅途风尘,接着炫金又叫了满满一桌菜。待吃饱喝足之后,再说起解乏,炫金就挤眉弄眼的说想去找女人,打从炫金说起来成雨就不时瞄一眼幽水,那边却始终整理随身针具整理得认真,对炫金的话全无反应,倒是炫金都看在眼里,这时候就得意起来:“知慕少艾,此人之常情,就到了你这里才恁地无趣。”
  成雨瞥他一眼,没有做声,那头倒打蛇随棍上,凑过来借题发挥起来:“欸,说起来我好像还真从来没听说过成雨你的什么风月八卦来着。你们仙居只是不接地气,又不禁欲,哎呀瞧着你也不算小了……不会还是雏儿吧?”
  成雨听得眉头顿时就是一跳,抬眼望了炫金,只觉得这张脸欠揍无比,可同时又觉得揍了也实在没什么实际意义,还要落下恼羞成怒的口实,稍微思索一下,接着似笑非笑地回击了一句:“哦,所以区区在下,又怎堪比少艾?我看阁下还是另慕高明,才为上上之策。”
  炫金跟着成雨的话反应了一下,紧接着倒退一步,嘴角抽了抽,半天才憋出一句:“总把你想得太老实是我的不对——你怎么就只变着法儿的来堵我!”
  成雨拿手指敲着桌子,瞄了眼在一边看似还在认真摆弄金针的幽水,接着笑着看炫金:“你也知道要挑软柿子,是不是?”
  炫金瞪着成雨还没憋出句话来,那边整理针具的手里的事完了工,施施然飘了过来,掸掸袖子抖抖衣服:“刚才没注意听,你们说什么呢?”
  成雨一脸幸灾乐祸,炫金彻底石化。
  接下来,幽水加入了聊天,炫金石化一恢复,马上把前面全部揭过,顺风使舵掉尽节操只让成雨看得好笑不已,不过接下来很快他就后悔了。成雨是只见识过炫金的八卦嘴脸,却完全没听说过妖魔战争结束之后才渐渐兴起的八卦堂之美称,更没想过两个八卦凑在一起聊天会造成何等盛况……总之最后,就是成雨一脸木然在两个兴致勃勃的人旁边,顺便感叹人不可貌相……以及物以类聚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边的两人说着说着,话题不知不觉就转到了岚凰身上。
  平常在人家身边,有些东西心里想想都觉得背后凉飕飕,好容易这般天时地利人和,说起话来总算少了点顾及。
  等成雨从走神状态中回过神来,就听炫金在说道:“这么多年,总算又见君上带个女人回势力,却是这么个结果,实在是件遗憾。”
  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我原觉得那其实是个好姑娘,就算来路不太好,但也难说会有个好结果……实在是可惜了。”
  听他们说起送君,成雨心头滋味复杂,一时也未接话。
  幽水挑了眉毛:“其实我觉得,君上待起姑娘来……实在是不大上心。”
  炫金笑道:“嗨,上心会是现在这样?你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想着嫁过来!就势力里面都有不少,若真有心,哪会单身到现在。”
  幽水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以前觉得,也许是单纯的不近女色,后来才看明白。啧……一边是一棵树,一边是一片林,选哪个不用说——是吧炫金大少爷?”
  炫金一下好悬没呛到:“——又关我什么事!少爷我明明专一得很——不对,君上跟我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嘛!”顿了顿,又睨幽水一眼,接着道,“几年前,君上是应过一门亲事的,你知道吗?”
  幽水眼睛一亮,“没听说过,说来听听。”
  “那会儿还是妖魔战争结束了没多久,有家势力想嫁个女孩来跟我们联姻。君上当时是应了的,不过事到眼前,那女孩忽然跑了。”
  “跑了?”幽水意外道,“为什么?”
  炫金抱起手臂,撇了撇嘴:“谁知道因为什么?按说我们君上也算是一等一的夫婿,要说会让小姑娘不满意的,无非是觉得这是场政治婚姻呗。但是……嗨,哪有那么多水到渠成圆满风顺的姻缘呢。”
  幽水掩唇琢磨了片刻,开口问道:“是哪个势力?”
  炫金眨了眨眼睛,接着抿了嘴唇一手支起下颌,一副冥思苦想半天的样子,最后来了一句:“……忘了。”
  不等幽水发作,炫金赶忙接着道:“是你想太多好吧,君上压根没跟人家计较!”
  幽水扬起眉来:“可以算作撕破脸的事也不计较?”
  炫金摊手:“反正是君上没追究,就过去了呗。打从那之后,君上女人当碰还是碰,只就没再提过任何和结婚有关的事了。”
  幽水听得一脸八卦兮兮:“哎,那这逃婚的姑娘可别是真爱——全说得通,只是我们君上就有点……哈哈哈哈哈哈。”
  炫金哼哼一声:“你以为我没往这头想过?一往情深痴情款……这怎么看也不像我们家君上啊!”
  幽水试着想象了一下,简直笑得不行,缓了半天才接着道:“妖魔战争结束到现在,这姑娘失踪了也有几年,我看着近两年多,君上可是连女人都玩的少了。——别是气头过了,在等人回心转意呢?”
  成雨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这两人在那开脑洞,听到“近两年多”这里蓦地忍不住后背一凉,也是手欠,暗自还跟着算了算时间,接着心里就忍不住凉凉地腹诽了一句废话,可不是没玩儿别人么……这种无关紧要的时候想起这种事简直就是平白给自己添堵,成雨很快摒弃了这些杂念,又不由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脱轨思维,那两人又在这话题上展开了什么,他也没怎么听进去。这般过了半晌,幽水说要补买点随身药材用品之类,问了炫金和成雨两个有没有什么要帮忙带的之后就出门去了。
  这头屋里一时安静,炫金忽然想起来什么,奇怪地看了成雨一眼,想了想,忍不住问了一句:“之前说的那件事,你应该是听过的吧?”
  乍听得这么一句,成雨被问得莫名其妙:“…我为什么会听过?”
  他本来就是在场当中最后进势力的那个,这种陈年旧事怎么都不可能落到他耳朵里才是。
  炫金盯着成雨看了一阵,接着摆了摆手:“是我想岔了,没事没事。”
  成雨稍稍挑眉看了炫金一眼,也没看出什么异色,便不再在意。眼下他更多要考虑的还是之后的事,从梦源城出来到现在已耽搁了好几日,现在就算北上到了鼎湖也不会有收获,人是活的,总不可能还继续待在应龙村等着他来逮。如今他在明,冷霜在暗,故而其实他也已不再心急,这样跟着炫金也没什么不好,过了洛水之后他们已渐渐进入中原的繁华区域,而冷霜无论还想做点什么,总是会有痕迹的。
  这些天他始终在思索,有件事令他越发在意。为什么活下来的人,会是冷霜?从这里想过去,所有之前认为的理所当然都变得不再正常。
  梦源城战,寒炎他们若知道自己必输,是一定要留下一个送死来堵住岚凰这边的口。而岚凰这边,其实需要的也只是一场胜仗,以及寒炎一方再无力抵抗的证明。那么在必死一个的前提下,寒炎才是最该活下来的那一个,拿着霸主之印的人,明明一直是冷霜,为何最后却到了寒炎的手里?
  一直以来,想让寒炎这个人死的只有成雨自己而已。岚凰利用这点驱使成雨,而成雨自己与他毕竟利益始终一致,便也心甘情愿受他利用。
  然而——在拿这份恩怨做文章的人,除了岚凰,是否还有其他…?
  将一切重新推翻之后,成雨心中已隐约有了一些揣测,这一切,只等冷霜真正开始活动便可见分晓。
  这时,房门推开,是幽水回来。紫袍的冰心进屋后,目光扫过炫金,很快落到成雨身上,面上表情浮现了一种很微妙的神色。
  炫金和成雨都已注意到,而没等他们有人发问,幽水已走到成雨面前,递过来一个仔细密封过的小小信笺:“出去路上遇到了一个人,叫我将这字条转交于成雨。”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淮安 发表于 2016-10-26 13:09
楼楼么么哒(≧3≦)
我本来觉得吧,锁云应该不会这么蠢,干杀残楼这种谁都猜得到的事情,没想到真是高估他 ...

么么哒\(≧▽≦)/
锁云,怎么说呢,他最大的问题是实力不够2333一开始打不过残楼是因为实力不够,没上成成雨也是因为实力不够,被人反过来坑还是实力不够
他应该是这里登场过的势力主里最弱的一个了【点蜡】,所以肯定也是输的最惨的一个

逐风……在原设的时候,他确实是喜欢成雨的,表现出来的时候刺激到了成雨,才让逐风发现了成雨跟岚凰的关系
不过开这个坑的时候我把这个设定否了……
成雨跟岚凰俩人感情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再来第三者第四者简直要添乱啊……【而且随便来个第三者就会比岚凰有竞争力啊(住口)】
但是就算与能成为cp的那种喜欢没关系,他们两个彼此也算是对方的独一无二了……毕竟发小+战友两大神器,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岚凰:……】

成雨那个前篇番外……单独写出来还是有点麻烦2333
不过很多设定已经在渐渐铺到正文里啦~


第三卷开搞\(≧▽≦)/
大概顺了一下主线,感觉要跟前面画风不太一样了……
单刷任务的成小雨加油,你远在梦源城的老公还不知道啥时候能上线……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头像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签名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7-2-5 16:38 编辑

……我服气,这河蟹是想闹哪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头像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签名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7-2-5 18:40 编辑

……好气哦,这到底是为什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走神去玩了一段时间西海主线加上各种忙。。。终于回来继续了
主西皮的攻掉线中好没动力啊【喂】
要度过好几章的无cp可写的走剧情的日子……嘤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头像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签名被屏蔽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7-2-27 17:12 编辑

......- -再这么屏蔽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75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23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254

活跃

396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86
发表于 2017-2-27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        ....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7-3-1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性更新四章好幸福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