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7# 倚竹听落茗丶


    不晚不晚。。。难得有回复。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25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3
发表于 2015-3-16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啦,鬼墨终于黑化了!围观(前)无寐侯对阵墨妖~(等等)
以及——道观无限量供应退鬼符~十张仅售五金~(禁止路边摆摊啊喂)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一路草木倒伐,土崩石裂,尽被毁坏得彻彻底底,看不出原样。

酋一路走,一路内心感叹:那个死书呆子平时一副温吞模样,没想到发起狂来居然这般厉害。

天边曙色微明,酋方才在山坳处的一小片竹林里找到人。

幽篁有些疲惫地靠坐在几棵折断的竹子旁,身周邪气尚未完全散去,腾起一片若隐若现的黑雾。雪白的中衣沾染了血迹,又被树枝挂得破破烂烂,看来直比乞丐还要狼狈几分。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幽篁抬起头,眼中尽是血丝:“你……你来了?我可伤着你没有?”

酋原地止步,摇头道:“……就凭你?”

幽篁想了想,似乎觉得不放心,又站起来走到酋身旁,小心地扯开他衣襟:“……我看看。”

酋岿然不动,任由他细细检查自己胸口包裹的绷带。过得半晌,幽篁才抬起头,笑道:“果然没事,没事便好。”

酋忍不住问:“昨夜究竟怎么了?那就是传闻中因邪气失控而化出的墨妖?”

“是……”

“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真没出息。”

幽篁右手摸摸自己鼻尖,神色颇为不好意思:“呵,抱歉,这情况已经许久没出现过了,我事先也没料到。”

“你还能变回来?”

“整个门派里就我一人能。但终究有一天,会再也变不回来的。”幽篁回答,神色平静,“……昨夜里,我做了个噩梦,梦到我死去时的情景。”

“……怪不得,大约是怀光侯那小家伙搞的鬼。”

“小家伙……?”幽篁疑惑地重复,忽地想起什么,“对了,因为我亦擅长织造幻境,故而当时多少看出了点端倪。我……的确看到了个小孩子,披着长长的黑袍。那时候我已经不太受控制了,似乎冲上去使劲挠了他一爪子。”

酋看他的眼神立时诡异起来。

“怎么了?”

酋不答,转而望着周围的竹林,若有所思道:“说起来,我倒开始对你有点好奇了。”

“嗯嗯?真难得。”

“……鬼墨向来以内心怨恨作为力量之源,而你身上邪煞之气尤其严重,甚至连我见了都要忌惮三分……”酋顿了顿,才接着作出判断:“你当初大概死得极惨。”

话音落下,两人间突然一阵沉默。风起,竹间飒飒微动,骤起穿林打叶声。

好一会儿,幽篁才再度发出声音。

“……凌迟。”

“……”酋听到这个词,眉角一跳。

“……我因凌迟而死。死后浑身的骨头碎肉都一起扔进了凝墨池,你说算不算惨?”

酋看了他一眼,只见那张灰白的脸上殊无表情,却平添几分鬼气森森,便没往下接。

幽篁自己倒笑了起来,道:“怎地突然这么严肃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若你当时在旁边,说不定还挺喜欢看的,我叫得可凄惨了,当真是流血五步——”

听到此言,酋蓦地皱眉,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总之那酷刑的名称并未让他多兴奋,反倒觉得与眼前这性子活泛的书生格格不入,淡淡道:“也许吧。”伸手去摸幽篁脑袋,“……死都死了,别想了。”

幽篁乖乖地任由他摸,发髻未盘,长发随意披在肩上,乌黑中混杂几缕雪白。忽而从腰间抽出一物,递到酋手里,冰冷坚硬,竟是阿沼的骨刃。

幽篁道:“接下来的几日,我不会睡觉。但若我依旧压不住邪气,再度化身墨妖为害他人,你就用这个杀死我。”

酋接过骨刃,未及答话,幽篁又道:“我……我如今这样子,不能回村子了。”从袖中伸出两手,只见十指指甲宛若妖魔般漆黑尖利,更有鲜红的血气沿着双臂经脉在灰白的皮肤上翻腾流转,一时间说不出的邪异奇诡。

酋在那双手上盯了一会儿,转开目光道:“既如此,我们便直接去永夜城。那掌灯使被关在云村长家里,你在村外等着,我把她带出来领路。”

不知为何,接下来幽篁发觉酋对待他的态度似乎体贴了不少。因为他从村子里带出来的,不仅仅是红衣的掌灯使,还有给幽篁的一整套干净衣衫。朝雪山前进时,他也一反之前事不关己的态度,主动出手料理了几头不长眼凑过来的雪狼。甚至在永夜城长留殿里,还顺手帮幽篁挡了一枚侍女扔过来的暗箭。

故而当怀光侯的专属饲灯使,弈剑听雨阁前掌门卓君武回过头来,看到面前一人一魔的奇诡组合时,脸上的惊异神色丝毫不亚于幽篁。

“……夜歌受伤了,你们不要吵醒他。”卓君武道。

幽篁一脸莫名其妙,直到他蹑手蹑脚靠近纱帐萦绕的大床旁侧,看到蜷在上面那孩子的相貌衣着,方才明白过来。酋却一拍他的肩膀,心情显然十分愉快:“做得很好。”

“好什么啊——这么小的孩子,我竟然伤了他……”幽篁咬着牙齿道,尽力压低声音。

“怀光侯夜歌可不能算小孩子,他比你要大至少几百上千岁。如果不是你那一爪子,我们来的路上可没有这么轻松。”酋拉着幽篁要远离大床,哪知夜歌受伤之后睡眠极浅,些微动静就惊醒了他。

“谁……?”小小的魔侯坐起身,迷糊地揉着眼睛,若非浑身上下苍蓝色的皮肤与脑袋上两只尖角,便活脱脱是个玉雪可爱的人类孩童。

红衣的掌灯使小心翼翼地迎上,躬身道:“启禀尊上,属下把您邀请的两位贵客带过来了。”

“贵客……”夜歌重复,蓦地反应过来,睁大眼睛:“啊……!!”

酋施施然站在他床前,右手捏着左臂臂弯,笑得十分温柔:“说起来,我们有三百五十一年没见了,是不是,小东西?”

下一瞬间,却是小魔侯猛地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窜到卓君武身后,扯住他衣襟,才惊叫起来:“你、你竟然真的出来了!!夜安城主,无寐侯酋——!!卓叔,救我!!”

幽篁觉得自己肯定是不小心弄错了什么,抬头,看到卓君武也一脸类似的表情,一只手抚摸腰间佩剑,不断来回打量正在对峙的两位魔侯,完全拿不准下一步该如何行止。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6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16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 faust2000


    坑太多了啊!我有张卓有七三有冷莫现代还有太虚弈剑的还有太虚鬼墨的已经填不过来了好不……现在到处找粮吃……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16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噗。。我突然有一种夜小歌指着酋美人对卓叔说这有怪蜀黍,老爹快救我的感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4# 人品山居士


    你造的粮。。。每次吃都太肥腻却又割舍不下。。。【捂脸】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16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6# faust2000


其实我也想吃点清淡的,但是群里各位都表示,清淡的太多了缺肉……于是只好炖肉换粮苦逼的人生……话说又一不小心抢了更新后的沙花,嘿嘿嘿嘿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16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看楼上的,说好的卓叔大炖肉呢??三炮已饥渴难耐你懂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6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7# 人品山居士


    哦哦~原来还有群。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7 21:52 编辑

第八章


愣怔间,夜歌抬手,一阵奇异恍惚,酋忽然僵在原地,血色的双目茫然望向半空,竟是一不小心被陷入了幻境之中。


小魔侯立即极兴奋地从卓君武背后跳出来,喜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把无寐侯困住了!!卓叔,你快点动手,杀了他!!他可是幽都王麾下的重将!!”


“这……小歌……”卓君武不由犹豫,抬眼瞧瞧幽篁。


幽篁对怀光侯不知深浅,心里其实极为紧张,手一动,笔下便抖出一团翠绿:“……修竹!!”


哗啦一声,无数尖锐竹枝从地下窜出,倏倏直奔另外两人而来。卓君武慌忙抓住夜歌后领一扯,将将让他避开被刺个对穿的厄运。而幽篁划了一笔之后并未停下,又接连召唤了繁花、魅妖、塔灵,一时间光华乱舞,鬼魅四动,将他与酋所在方圆数十丈范围内全部防得水泄不通。


卓君武退后几步,满面惊异地望着这从未见过的奇诡法术,手抚腰间,佩剑似乎随时都要出鞘。


幽篁顿了顿,抬手正要再召唤第五只,酋身形忽然一震,伸手阻他道:“……好了。”


幽篁心下一松:“你恢复正常了?”


酋冷笑道:“刚才是我疏忽,但这种不值一哂的小把戏,不消一刻便能破除。”


夜歌听他如此评价自己的得意之技,心下不服,恼道:“什么不值一哂,你有本事再让我试试!!”


这便当真是孩童之语了。酋丝毫没有上当,脸上挂着惯有的温柔微笑,走上前来,一脚踩住夜歌长长的黑色衣摆,重重往后一拖。


下一瞬间,在卓君武、幽篁以及一众女侍震惊的目光下,以阴鸷诡谲著称的永夜城主怀光侯大人,就这么啪叽一声,以头抢地,摔倒了。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酋还嫌不够,一只手抓紧后领把夜歌拎起来,直直朝卓君武扔了过去,口中道:“滚!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杂碎,回去找你奶妈!!”


卓君武一向云淡风轻的表情顿时有些崩裂,但还是不自觉地把夜歌接过来抱在怀里,受打击般地重复:“奶妈……”


夜歌则双手紧紧勾着卓君武脖子,一双明净澄亮的大眼睛宛若要涌出泪来,委屈道:“卓叔……”


幽篁被这诡异的情形弄得哭笑不得,只得一推酋的肩膀,无奈道:“你这恶劣的混账……怎么可以欺负小孩子。”


夜歌连连接道:“对对……混账,欺负小孩——不,欺负本侯!还不止一次!!你还带兵围攻过我!终有一天我要把你脑袋上的两只角全都敲断!”


“志气不错。”酋听了一点也不生气,反倒悠然地伸手摸摸自己的角,低头反问:“你倒是……够得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问简直正中红心,夜歌立时抓狂,双手朝向酋胡乱挥舞,“卓叔你别拦着我!!我绝对要给这混账一点颜色瞧瞧!!……你别拦着我!!”


“好啦,小歌你冷静点……”卓君武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双臂一展,将夜歌圈在怀里,“好啦好啦……你总会长高的——”


“噗——”望着小魔侯那幼弱如五六岁孩童般的身形,幽篁再也憋不住,喷笑出来,四周鬼魅塔灵尽皆散去。


于是这架就再也打不起来。


夜歌见自己的梦境之术对酋几乎无效,对幽篁却极易伤及自身,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操纵他俩去刺杀卓君武,一连哼了好几声,气得跑了出去。


而剑阁前掌门瞧着小家伙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转过身,向幽篁解释镇魂灯灵和饲灯人的关系,自己不得不留在永夜城的原因,又向他打听近些年来大荒的时局变动,神色愈发凝重。待听得邪影之世洞开,与世隔绝数十年的鬼墨众生应成王之邀,入世除魔卫道时,又惊喜道:“刚才所见阁下所施法术,便是承自鬼墨一门么?当真是神妙非常,闻所未闻,如此看来,若要护卫我大荒太平盛世,又多一强助矣。”


幽篁被他夸得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卓掌门过奖了,十大门派渊源深厚,各有千秋。我们鬼墨涉世不深,不过误打误撞借了些异世邪气,强助云云着实算不上。只是如我家司空掌门所说,愿尽绵薄之力,不负于天下罢了。”


卓君武道:“王朝有负鬼墨,然鬼墨却以德报怨,单单此等胸怀便已叫人钦佩万分。不知二位打算之后如何行止?若是不急,不妨在此盘桓几日。这地方既然名为长留殿,长留长留,不留下客人着实说不过去。这些年来我一人住在此处,能说得上话之人唯有小歌一个,的确有些寂寞难耐,不知幽篁小友可乐意陪我闲聊些时候?”


幽篁连忙道:“自是乐意之至,只是……”他心中想到云横所托之事,但怀光侯实乃是个长不大的孩童,不由得犹豫万分。瞧了瞧酋,只见白衣的前魔侯依然一语不发,站在旁边宛若背景一般,时不时地揉揉肩膀,打个呵欠,一脸百无聊赖。


“酋,你认为如何?”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酋淡淡道,“反正我无事可做,答应为你引路,说到做到便是。”


这便是同意了,幽篁心中欢喜,转头却见卓君武来回打量他们二人,脸上神色好奇而玩味。半晌,大掌门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恕君武冒昧,只是实在心中不解,你们两位一为大荒十大门派弟子,一为北溟南三大诸侯之一,这究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对望一眼,酋唇角挂起一抹凉丝丝的笑容,而幽篁则头痛道:“此事说来话长……”


……

……


出乎意料,在长留殿度过的月余,居然是幽篁自来到北溟后过得最悠闲的日子。倘若夜歌醒着,他与酋就坐在殿前,各自斟一杯热茶,默默地看小魔侯又制造新的梦境来挑战卓君武的心理底线;倘若夜歌睡了,便是三个人坐在廊上,绿蚁醅酒,红炉赏雪,话题从天南聊到海北,又从河东聊到河西。


当卓君武听闻酋离开夜安城的前因后果后,神色间颇有震动,朝他抱拳道:“宠辱不惊,物我偕忘,为求自由,不惜代价。便连我也未必有阁下这般勇气和魄力,君武……佩服之至。”


酋听了,只是摇摇头:“……卓掌门过奖,若认真说起来,当时也实在是情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说罢侧头瞟了幽篁一眼,嘴角笑容蓦然阴森几分。吓得年轻的鬼墨浑身一抖,虽然作为鬼魅不惧冷热,却依然去找侍女要了件新斗篷披上。


为了把话题转开,幽篁心念电转,还真地想到另一事,问酋:“怀光侯不敢伤我乃是因为墨妖之故。但他编织的幻境实在令人难以分辨,你陷入其中时,究竟是如何那么快便找回自己的?”


酋笑了笑道:“……无论如何,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夜歌那小孩子虽然活了千年,可终日都置身于长留殿中,涉世不深,又怎能准确把握人心?故而他所操纵的梦境,乍看之下俱都真实无比,但若用心思考,依然有迹可循。”转头瞧向卓君武,又道,“卓掌门大约也深谙此理,故而从未被迷惑。我说的可对?”


卓君武但笑不语,点了点头。


幽篁无奈,只觉得这两个家伙聊着聊着,互相便聊出了那么点惺惺相惜的意思。甚至又过了些日子,他要找他俩便只能去往长留殿前的广场上,那里永远有两道身影执剑切磋,打得难解难分。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8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72

活跃

5742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94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17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17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没了,抢占地板……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 人品山居士


    你们都没觉得这是张三炮的亲爹和养母之间的初次见面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17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怎么有种卓叔要被酋美人拐走XXX的感觉。。三炮会不会哭死!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7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7 22:10 编辑

第九章


咯——


双剑相交,发出清脆撞击。一黑一白两道飞影一触即离,各自站定,须臾跃起相互又是一击。呼喝之声连绵不绝,动作时而大开大阖,时而灵动飘逸,矫矫如惊鸿游龙,翩翩如飘柳飞燕。


幽篁趴在栏杆上,懒散地望着于世人而言难得一见,于他却近日以来司空见惯的景象,心下不由有些羡慕。


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一个小小的人影缓步踱到身边,也抬眸望向广场方向,却是怀光侯夜歌。


“自从你们来后,卓叔……已经许久未曾这么开心了。”夜歌说。


“……嗯,酋亦如此。他……本是最厉害的战将。”幽篁回答,低头朝身侧望去,只见孩童模样的小魔侯一如往日般明净可爱,只是一双澄碧的眼睛却隐约露出茫然哀伤之色。


夜歌不再说话,只静静地看。


幽篁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再次开口:“你……其实很喜欢卓掌门,是不是?”


夜歌道:“……怎么可能。他做了我的饲灯使,却无论如何不肯受我梦境操控。他是我永远无法摆脱的折磨与枷锁,我……恨他入骨。”


幽篁摸了摸鼻尖,心中微微叹息,道:“你恨他入骨,却又如此关心于他。这样的恨意……我着实无法理解。”


夜歌忽然一笑,道:“是吗?我还以为如你那般经历,必定是明白一二的呢。”


幽篁一顿,当即住口不言。


夜歌却容不得他回避,续道:“我……曾经刺窥过你的内心,看到那里封印着一片浩无边际的黑暗。而你的记忆……甚至都不需要我来修改,它本身就足够惨烈可怕。只要一点点地挖掘出来,重新呈现在你面前,就足以将你逼疯。只不过在织造梦境时,我不得不与梦中之人感同身受,故而那时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心神,才会露出破绽为你所伤。倘若再来一次,我小心一点,便不会容得你……”


幽篁摇了摇头,打断了他:“既然如此,那么小夜歌,给你一个忠告。”


夜歌好奇地抬起眼睛:“……哦?”


“千万别再继续打我记忆的主意了。”幽篁脸上笑得恶劣,眼中却殊无笑意,“前面也就罢了,但到得后面,当真是……儿童不宜。”


夜歌未及再说什么。广场中央两人切磋完毕,各自把剑扔在一旁,朝他们走来。卓君武瞧见夜歌,很是高兴,轻轻拍拍他脑袋,笑道:“真难得,你怎么来了?”


夜歌发恼,将他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扯下来,道:“这是我的宫殿,我便不能来?”


“能、能。”卓君武道,“只是我惊讶,你今日居然允我一场切磋完毕,没有半途又把我拖到梦境里去。”


“哼。”


酋没有理会那两人宛若亲子的对话,径自走到幽篁身边,目光朝小几上一扫,微微皱眉。也不知女侍们为何这一日竟然疏忽,忘记续下茶水。


幽篁手中茶盏却是满的,刚刚只抿了一口,当即递给他道:“渴了?”


酋也不嫌弃,一手接过,仰头便灌。他一张脸虽然清秀柔美如女子,但举手抬足间却干脆利落,满是军伍出身所特有的飒爽英气。幽篁在一旁瞧着半是向往,半是感叹,轻声道:“若能从军——”


“嗯?”酋微一挑眉。


幽篁苦笑道:“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一个未能实现的愿望罢了。我那时总被讽刺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常常会想着要投笔从戎,学得一招半式,好有力量于乱世之间保护自己,还有重要之人的安全。”


酋道:“那你如今已算是得到力量。”


幽篁摇摇头,叹道:“可是,我死都已经死了啊。”语气萧瑟,又道:“我从幽魔裂隙离开之后,你又有何打算?”


“自然是想法子恢复我的力量,再找幽都王复仇。”酋顿了顿,似乎心里忽然有些没底,看着幽篁慢慢地问,“……你大约会觉得,我太不自量力,是不是?”


幽篁立刻否认:“不,有追求是好事。我只觉得,摆在你眼前的路将会很艰难、很危险,危险到……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滚落万丈悬崖,粉身碎骨,永不复还。”


“……我不怕。”


“也对,你哪里会怕。不过,酋,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


“……最初的最初,幽都王还未出现的时候,你征战四方,是为了什么呢?”


“我……”酋被他引着陷入回忆,微微仰头,不知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忽然划过一抹轻笑,“我那时候初出茅庐,壮志凌云,满脑子都是些傻乎乎的想法。”


“哦哦?快说!”


“嗯……我曾与你说过北溟过往的历史罢?数千年以来环境险恶,资源贫瘠,战乱不断,民不聊生。”


“对,我记得,在夙影村的时候你提过。”


“所以我那时也曾想过,若能一统北溟,再无九幽之主分封割据,再无四方妖魔挟乱混战,是否能让这许许多多的魔族子民日子好过一些?纵不能迎来禺疆大神时的盛世,却也要远远好过现今的情形吧?”


一言颇出意料之外,幽篁不由得惊讶地张大眸子,完全想不到面前以嗜血好斗、凶狠诡谲著称的魔将过去也会拥有这样的愿景:“酋……!”


“所以我就试着去做了,还差一点成功了。若论排兵布阵,若论战场胜负,其他的北溟诸侯没一个能胜过我。我差一点就……如果不是因为颛顼——如果不是因为幽都王……”


提到那个以一座囚牢折磨他三百余年,几乎将他逼疯的人,酋忽然说不下去,转而换了轻松语气续道,“不过现在转回来想想,事情哪有那么容易?我只懂征战,对于民生之道着实不怎么擅长。所以你不是还说过吗,我的领地周围,看起来实在很穷。”


“噗——哈哈哈哈!”幽篁忍不住笑起来,使劲捶了捶一旁的栏杆,“怪不得你那时候一听就生气了,对不住,真是我失言。”


酋嘴角上弯,没有答话。


“可是若严格说起来,幽都王……也算是统一了北溟。”一个声音忽然插进来,却是卓君武。方才夜歌三两句话又被气跑了,于是卓大掌门便干脆站在一旁听他们闲谈。


“话虽如此……但他本是神,随后是人,并非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魔族。”酋倒不介意被打断,接着话题道,“幽都王统一北溟,不过是借了女神孤光的尊荣。他对这片大地没有一丝眷顾,也从未打算庇佑他的子民,而是……而是要将所有北溟魔族当作棋子,全部拉下地狱与他陪葬。”


“所以你恨他,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封印。”


“我恨他,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个名字,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似乎要燃烧起来。他明明拥有无比的力量,可以实现我心中曾经的希望,可以护佑麾下万民幸福安乐。然而他却将他们一个个折磨得生不如死,乐于欣赏他们的痛苦,倾听他们的哀嚎,以慰藉自己心底无穷无尽的空虚与憎恨。——幽都王不死,整个北溟便再无自由与荣耀可言。”


“酋……”


“这几百年来,我虽然拼了命地练兵,无止无休地培养死士,但心里却清楚,单单凭借我的力量是赢不了他的。甚至于……若他不主动前来,终我一生,大概都只能困于那一方城池之中,逐渐为怨恨绝望所侵蚀,腐朽化灰,连见一面都做不到。”酋说着,神色便有些消沉,血色的双眸也多了几分茫然,“我无力反抗,便只能……便只能将自己也变成他那般的人。我折磨弱者,让他们一点点品尝我所感受到的痛苦,方能有所安慰。但最终……我也只不过是个弱者罢了。”


“不……不,”幽篁听他如此说,只觉心中拉扯着什么一般,之前残存于心的那些怨恨似乎就这么随风散了不少,真心实意地道:“不,酋,你很强。真的,你很强。”


酋漂亮的血色双眸俄而转向他:“……我很感谢你。纵使你当时未必怀着好心,却终究给了我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我哪有……”忽然被如此郑重地道谢,幽篁毫无准备,只觉得十分尴尬:“唉,这当真是受之有愧……”


酋瞧着立在面前的鬼墨。


若论相貌,幽篁长得眉清目秀,棱角分明,虽然及不上酋,但在凡人之中也算得十分俊美。此刻他一不好意思起来,青白的双颊飘上两抹微红,一双眼睛只敢看着地下,便说不出地可爱。


忽然发觉自己相处这么久,竟从未仔细观察过对方。有些好笑地抬手,在那张脸上使劲捏了捏,留下一连串深色的印记。这鬼墨弟子的脸,冰凉柔软,手感倒与那些活着的生物十分不同。


“好了,我都没怪你了……”


“……”幽篁任由他捏,不敢说话,一双眼睛依然只是往下。


“唉……”直到那张死人脸都快被捏肿了,酋才意犹未尽地松手,决定暂且放过。后退几步,转身朝殿内走去,口中道:“也罢,这永夜城的侍女真是懒散。我再去找些水来喝。”


卓君武望着酋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来到北溟苦寒之地,能得遇如此志趣高远者,纵是妖魔,也不枉相交一场。看来……世间传言大多不可信。”


幽篁却道:“卓掌门可是指那些说他嗜血残暴的传言?信信也无妨。”


卓君武奇道:“哦?”


幽篁揉着自己发疼的脸,低声嘟囔:“传言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他现在看着那些滴血狰狞的伤口,可还是会跟见了鱼腥的猫儿似的,眼睛闪闪发亮呢。”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8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17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好勤劳!我有种卓叔会被拐走的感觉!不过看起来也好萌啊……三炮的亲爹和养母……如果组成家庭呢XD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8 15:25 编辑

第十章


这一日卓君武在哀凉山附近转悠时,不小心猎到两只罕见的雪山红羽雉。据熟悉烹饪的妖魔热情介绍,这种生物肉味十分鲜美,可称得上北溟十大美食之首。


幽篁听了,好奇道:“十大美食?那其余九样是什么?”


酋眼神诡异地上下打量他:“……你确定要一一打听清楚?据我所知,你自己身上的零部件便可烹成其中三样。”


幽篁当即噤声。


当天长留殿侧面的某房间里,悄悄搭起小炉,架了口黄铜火锅。锅中雉肉连着浓汤翻腾不绝,汩汩直冒香气,令人闻之馋涎欲滴。珍藏的陈年好酒也开了几坛,一人一鬼一魔推杯换盏,吃得好不快活。


果然男人的友谊是建立在酒碗上的,他们兴致起来开始行酒令,输了的人要讲一条自家阵营的黑历史。结果幽篁惊讶地发现,酋私下里其实是个极八卦的家伙,活了一千多年,真真是经历丰富见识广博。远到当年东海神妃常曦如何宫斗失败一路逃到北溟,近到近日朔方城墨姬与丈夫吵架一怒掀翻了屋顶,前前后后起因经过俱都一清二楚。他甚至还提到了凭着一封信差点害死他的宋御风,原话是这样对着卓君武说的:


“太古铜门打开之时,我曾与宋掌门有过一面之缘。位列九幽之主的地劫侯实则乃是他所召唤的邪影,但我对其中机缘并不甚了了——只不过宋御风不愧是太虚掌门,就连他那邪影……都长得与别家不太一样。”


卓君武听他如此形容,不由有些好奇:“哦?”


酋神秘地笑了笑,只道:“我不妨在此卖个关子,卓掌门日后倘若有机会遍游北溟,见到自当明了。”


而卓君武则意外地酒量差极,行酒令一连输了几轮,便被幽篁和酋联手灌倒,迷糊间将剑阁众弟子那些桃花漫天、狗血齐飞的故事通通抖了出来,然后趴在桌上人事不省。


酋在一旁,不屑地哼了一声:“还说别人,他自己……不就是最大的一朵烂桃花?”


当年歌姬萦尘以及魔君张凯枫之事在大荒流传甚广,幽篁也有所耳闻,不由嗤嗤笑道:“……我怎么听出一股子酸味儿呢?要不……你下次也招一朵来玩玩?”


酋的脸色更是不虞,道:“我素日军务繁忙,可没那个闲工夫。”


“军务繁忙,那怎还有工夫去扮演什么狱医呢……”幽篁一边喷酒气一边反驳,忽地想到什么,“诶……你该不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单身吧?!麾下那么多满心倾慕你的魔族姑娘,我瞧着都挺好看的,又很能打,你居然一个都没看上?那么男人……啊不,男魔呢?我看那个槐江——”


“咚!”脑袋上猛地挨了一记。


酋一张脸黑得宛如浓墨,血色双目恶狠狠地瞪过来:“……你闭嘴!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塞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去拿点醒酒汤来!!不然卓大掌门就要在桌子底下睡一整晚了!!”


幽篁见卓君武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滑倒在地,正用脸来回蹭着一条椅子腿,口里还模模糊糊地念叨着什么,连忙站起身,乖乖朝厨房去了。


然而端了汤回来未进房门,忽见拐弯处一片黑色袍角一闪。幽篁连忙追过去,却是夜歌那个小家伙。


小小的魔侯背靠墙壁,一只穿着华丽鞋履的脚在地板上来回蹭动,抬头瞄了一眼他,又很快低下,默默不语。


年轻的鬼墨习惯性地摸摸鼻子,不确定自己该以如何态度面对夜歌,干脆主动开口:“啊……你睡醒了?怎么不进来?”


夜歌低声说:“我听到你们说话了。……无寐侯要对付幽都王,是吗?”


幽篁点了点头。


夜歌停顿半晌,才道:“……他真勇敢。”语气里竟透出一丝羡慕。


幽篁忍不住道:“那你呢?……你便从未想过反抗吗?既然这命运如此不公,为何不试着推翻它?”


“反抗?”夜歌抬起眼,澄碧的双眸中三分阴鸷,三分忧郁,三分痛苦,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茫然,“可是我很弱小啊。更何况,我是镇魂灯灵,与幽都王命魂相连,我有什么异动,他马上就会知道的。”


幽篁站在他的位置一想,顿时也觉得为难,当即沉默下来。


而夜歌很快又说话了:“……不过,卓叔、卓叔跟我不一样,他比我坚强一百倍。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可以做到——”


“等等,小家伙——”


夜歌转眸看着他,忽然郑重地道:“……谢谢你,也许我真的应该做出决定了。快把汤端进去吧,不然都要凉了。”


幽篁依言转身,心里却隐约觉得不妥。然而待他再从房间里出来时,夜歌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幽篁宿醉未醒,悲剧已然发生。待他在女侍的尖叫声中赶到广场时,只将将见到卓君武一剑刺穿了那身着厚重黑袍的小小身体,一旁张凯枫孩提时的幻影倏然消失,宛若飞散的白日烟花。


酋早就到了,却只立在不远处看着,依然是右手握着左臂臂弯,脸上神色意味不明。


幽篁惊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却也知道自己此刻什么都做不了,一双眼睛只能木然定在夜歌身下不断扩大的苍蓝色血迹上,耳中听着他于卓君武最后的遗言。


“幽都王说……赐我无尽的疆土,原来却是——无尽的绝望。”


“我……怀光侯夜歌,每一日,每一刻,都在努力向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爹爹……”


所以,他是真的很喜欢他吧。喜欢到……愿意以命相付。


那小小的身影最终化为无数微光,消散于哀凉山清晨凛冽的寒风之中,地上只余一盏支离破碎的镇魂灯,明光不复。


气氛一时无比凝重。卓君武跪在原地,一言不发,只是全神贯注地试图把灯拼凑回原样。幽篁叹了口气,四处游走,帮他收集飞散的碎片。行到酋身边,酋亦弯下身子,将脚边一枚快要散开的流苏拾起递到他手中。


约莫半天之后,卓君武抱着那盏依旧伤痕累累的灯,向他们辞行。


“……我来北溟原是为给内人寻玄珠草疗伤,不了却中了幽都王诡计。如今夜歌的事情已了,自当再度踏上行程。”


“玄珠草……”幽篁忽地想到酋擅于医道,转头问他,“你可有什么线索?”


酋修长的眉毛微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半晌道:“此药向来只闻其名,连我也未曾亲眼见过。但数百年前曾听说有人在北溟之北寻到,卓掌门不妨朝那个方向行去看看,或能有些收获。”


卓君武点头道谢,行了几步忽又回头,欲言又止。


幽篁疑惑道:“卓掌门……?”


酋却轻轻叹了口气,道:“……卓掌门,上次我见着令郎时,他尚还精神抖擞,活蹦乱跳。”


卓君武目光中蓦然露出几抹尴尬与难过。相处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知道眼前的魔族几乎就是看着那个心心念念的孩子长大的,之前将其极力挽留也自有这个原因在。然而对于最最关心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勇气相询——他要以什么身份来问呢?又有什么资格来问呢?纵是得到了答案,又能如何呢?


不过一句“犬子,安好?”而已。


不想最终酋还是看出他的为难,主动告知了。


停了半晌,卓君武低声道:“……凯枫,他必定恨着我吧。”


酋却不答,只说了一句不相干的:“……昨日的火锅不错。若那小子心情不好……便多加些辣。”


卓君武一怔,随即抚掌大笑起来,瞬间恢复了以往快意:“……多谢无寐侯指点。那么今日就此别过,倘若有缘,以后必有相聚之日,到时由君武做东,邀君共饮。”


说罢再不回头,提着灯飘然远去,墨黑背影逐渐消失于漫山风雪之间。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8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18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膜拜这个更新速度的。。+_+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8 21:00 编辑



当年对酋美人的调戏。。。我好喜欢我家鬼墨的小鬼爪子。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乄琉潇丨白衣灬 + 5 鬼墨把酋比下去了233酋那个帽子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9 14:54 编辑


以及美人儿~别走~【尔康脸】



以及我还干过的另一件猥琐事是用云麓号调戏槐江。。。我们假设赫烨小朋友把自己变成尸兵后,还是被玉心侯一不小心打飞,飞到了夜安城。。。
"槐江大哥告诉我,变成尸兵以后还可以【哔——】不?"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傲娇男公关 + 2 YL的爪子伸向何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