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7486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1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3-19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酋美人的背影,我貌似也截到了~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9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19 16:09 编辑

唉,有时候这审核速度真奇怪。。。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1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被吞回复了么。。再盖一楼!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9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酋觉得幽篁肯定有某种能吸引大人物的特异体质。

他只不过去探了个路回来,就看到那小子身边多了一尊大神——女子身披重甲,一支锃亮长戟直指天空,面容明艳,身姿窈窕,正是夜明城主玉心侯。不远处一位云麓弟子倒在地上,已然化为尸兵,浑身伤痕累累,死得甚为凄惨。

鬼墨原本面露悲悯,正拿着铁锹挖坑掩埋那尸体,回头瞧见他,目光中忽然露出几分紧张来。酋摇摇头,示意他切勿轻举妄动,不慌不忙地走近。如今他墨黑长发只以一段发带松松挽着,穿着寻常的粗麻布袍子,腰带一束,更衬得身形单薄瘦弱、毫无力量。若无知情者提点,等闲绝不会有人将他与那位头戴狰狞面具,高大英武、战功赫赫的无寐侯联系起来。

玉心侯一双红宝石般明净的眸子转过来,望着酋疑惑道:“这位是……”

“哦,禀玉心侯大人,这是我的一位好友,他——”幽篁连忙恭恭敬敬地回答,生怕露出破绽来,但一时又拿不定如何编排酋的身份,不由得微微踟蹰。

“……玉心侯大人承安,在下单名一个酋字,从哀冷山下夙影村而来,平时担任村医一职。” 酋目光闪了闪,接续道,同时躬身作揖,端的是一派云淡风轻、风度翩翩。

幽篁吓了一跳,心中暗暗埋怨:这家伙做医生做上瘾也就罢了,怎么连原名也不改一改呢?万一引起对方警惕——

果然玉心侯听到那个名字神色微微一怔,再度上下仔细打量了酋一番。

“不知……玉心侯大人,有哪里不对吗?”

“也没什么。只是你与我一位故人同名而已。”玉心侯道。

“这倒巧了——”

“不妨事,北溟之地广袤无疆,名姓相同的妖魔何其之多。况且除了名字之外,你与那家伙无论身材形貌,还是言谈举止皆无一丝相似之处,本侯自不会混淆。”女魔侯瞧瞧他,又回头瞧瞧幽篁,忽而笑道:“……你们两个倒是有趣,这一人一魔,竟然结伴同行,还似乎十分交好。”

彼此对望,想起初见时的情景,幽篁尴尬地摸摸鼻尖,本想推搪几句,却见酋对他莫名地笑了笑,比起平时那些冷笑阴笑坏笑来,竟显得柔和不少。

“也算是机缘巧合,我与他……不打不相识。”白衣的前魔侯轻声道。

随后玉心侯以幽篁对她有相救之恩为由,邀请二人前往夜明城,又着了身边名叫玄晖的人类将领带他们四处游览,见识小镇内居民安居乐业的情景。

在街上转了一圈后,玄晖道:“你二人既然从无寐侯、怀光侯领地交界之处而来,必然对他们的风格有所了解。你们且看这玉心侯治下如何?是否如传闻中不堪?”

语气中竟然隐约有些自豪炫耀之意。

酋沉默不语,若有所思。幽篁知他心中必有所触动,连忙顺着玄晖的话接道:“入眼处皆平和宁定、秩序井然,百姓各司其职、各安其政。大家对玉心侯大人交口称赞,可见她的确是位极优秀的领导者。不想北溟之地竟有这样的地方,着实令人心生向往。”

玄晖立刻道:“既然得出如此想法,你却还要坚持回去吗?这一路行来,我只觉你胸怀文墨、腹有诗书,所行所言皆含义理,想来必是有些真正见识的。如今北溟诸魔民勇武有余,教化不足,正十分缺乏你这样的辅政之才。玉心尊上对你颇有招揽之意,不妨考虑一下留在此地,必有可供大展才华之处,如何?”

“这……”幽篁面上露出踟蹰之色,低声道:“我离家日久,心中十分记挂,无论如何都是要回去看看的,还请玄晖大人见谅。但日后若是有缘,想来还会有来此为玉心侯大人效力的机会。”

“也罢,我也是从旁相劝而已,如何行止自然由你自己决定。”玄晖态度十分温和。说罢,天色已然见晚,便将他们带回宫殿。

而再次拜见玉心侯时,又出了一桩小小的插曲。司掌刑狱的君朔领着几个被俘的云麓弟子过来,说是要带下地牢拷问,还特别声明用的是从无寐侯那里叛逃过来的刑官。

酋脸上肌肉微微一抽,心中大约有些气恼,却没有说话。幽篁虽知自己对眼前无能为力,但身为十大门派弟子,见那些年轻云麓惨遭折辱,不由起了些兔死狐悲之心,无意识地迈上一步。酋和玄晖反应极快,一左一右,同时伸手把他拉住,幽篁明白过来,又退回原地,掩饰般地以衣袖遮面,咳嗽两声。

那君朔已然目光一闪,将一切看到眼中。玄晖只得道:“贵客初到,没得这些杂事来污染视听。我还是尽早与他们安排住宿罢。”说罢立刻领着两人走了,身后只余君朔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道:“你尽管护着他们,我倒想看你能护多久!”

……

夜晚,幽篁刚刚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便看见酋悠然踱进他的屋子,负手仰头,四处打量,最后目光定在房间深处装饰华丽的大床上,不由疑道:“怎么?”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玉心侯倒真的十分看重你。你这房间里的床……岂不是南海卖得极贵的那种‘芙蓉暖帐’吗?”

“芙……芙蓉暖帐……”幽篁一听这名字,顿时咳嗽出声,他一世生死皆在中原之地,哪里有酋这个活了千年的妖魔见多识广,自是不认得的。

酋继续目光意味不明地看他,曼声吟道:“嗯……‘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这句子你应当比我熟。”

“你、你别开我玩笑了。再多话,小心那玉心侯发现——”幽篁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今日怎么如此大胆,用原名介绍自己呢?万一他们起疑心,跑去夙影村调查你的真实身份——”

酋道:“这编造谎言,须得要三分真、七分假,虚虚实实捉摸不定,方才容易让人相信。——至于我为什么偏偏要挑夙影村?如今整个村庄都沉浸在云横村长的幻境之中,你觉得他们去到那里还能打听到什么呢?”

幽篁方才手抚胸口,放心道:“原来你心里早有计较,亏我今天还一直在担心。面对着玄晖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酋听他提到这个名字,眉毛忽而微蹙,道:“说到那玄晖……你当防着些才是。”

幽篁道:“怎么?我见他态度温和如春风化雨,接人待物不卑不亢,倒真真是一表人才啊?”

酋道:“你初次见到我,又如何?”

幽篁喉间一哽,再不说话。

酋语重心长道:“来北溟这么久,怎地还是不长记性?需我提醒你第二次吗,遇到不知深浅之人,还是不要太相信人家为好。”神态之间,竟似极长辈在教训不懂事的后生。

“我也没有很相信他——”幽篁辩驳,转而反问,“那你呢?怎地单单不放心玄晖?”

酋皱眉细思,半晌才答道:“玉心侯麾下三名主将你今日俱都见过了。据我手中消息,狄戎出生于一名妖魔百夫长之家,步步稳扎稳打,是一路凭着军功上位的;君朔乃是前任夜明城主,荧惑侯之子,生性阴险诡谲,但好在并无什么真正本领;只有玄晖……且不说他来路不明,于数年之前凭空出现。单说他以凡人之躯,竟能短时期内获得玉心侯信任青睐,身居如此高位,就已经足以令人忌惮了。”

幽篁恼道:“凡人之躯怎了?我也是凡人之驱,玉心侯不也想要招揽我吗?”

酋笑道:“也是,不过那小丫头这些苦心是要白费了。你这死人脑筋偏偏要回江南效忠你的王朝去。”

幽篁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投靠玉心侯?倘若我就想留下来辅佐她呢?”

“……哼,我那时招安你那么久,耐着性子一次一次给你机会都不为所动。如今又怎么会因为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这多简单,因为玉心侯是美女啊。”

“……啊?”

望着酋这个一向胸有成竹的家伙偶尔露出意外之色,幽篁不自觉地添油加醋:“——如果你也是个美女,说不定我就……啊!等等,你也真挺美的!古人云‘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1,便是如你这般!一点儿不亚于——”

酋顿了顿,虽然明知对方不过说笑,脸色却微微沉下来,道:“……幽篁。”

“……?”

“……下次如果再拿我的容貌开玩笑,即便是你,我也不会客气。”

幽篁怔了怔,酋平日里明明气量极好,自己数次顶撞也未曾动怒,怎么今日就……

“……诶,你生气啦?”见酋不答,立刻有些着慌,“……对不起对不起,我得意忘形,实在不是有意冒犯——”

白衣的前魔侯却不理他,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1原诗题名《白菊》,私以为很适合。
【清】许廷荣
正得西方气,来开篱下花。
素心常耐冷,晚节本无瑕。
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
白衣何处去?载酒问陶家。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72

活跃

5742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94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19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噗噗噗噗噗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19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更新速度点一百个赞!!!!求豆腐豆渣肉汤肉渣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19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6# 人品山居士


    马上就没这速度了。经不起夸。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1 12:53 编辑

第十二章


酋真的生气了。


幽篁是在三天之后确认到这一让他既困惑又无奈的事实的。这三天来,那白衣的前魔侯在他早上未起时便飘然出门,晚间已睡时才戴月而归。只能听到隔壁房门偶尔开合,一整天不见人影,更别说找机会搭话。


只有一次幽篁在街市上碰见了酋,对方抱着一摞书册,迎面看到他,顿时脸色一冷,目光轻飘飘滑过,不作一丝停留,只当不认识似的。


幽篁摸摸鼻尖,只觉得自己必定是不小心犯了那家伙的忌讳,心里愈发抱歉起来。


——不不,这当然要想法子补救。


虽然一点儿也没弄明白他与酋非亲非故,甚至按照阵营来说还有点儿敌对的意思,彼此之间有什么可补救的。


然后他发觉自己生前做书生时也曾经秉承了那么几分风流才子的情趣,吟诗作对采兰赠芍地哄过女孩子,但面对一名男子,还是个以骁勇善战著称的魔将,就真不知怎么办了。


不知怎么办只好观察。


接下来的几日,酋的身后悄悄地多了个人影,走哪儿跟哪儿。敏锐的前魔侯立刻察觉到了,不由得皱了皱眉。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溟魔族,他虽然长了角,却从来没有长过尾巴,身后的那个家伙让他很不适应。


不过这种不适应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就被另一种感觉取代了,那就是无可奈何、哭笑不得——原因在于不知是有意无意,幽篁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在他面前卖蠢。因为太小心躲避酋的视线,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跌到坑里,撞至树上,栽进水池,戳到蜂窝。酋每每听到路边行人惊叫回头,都能看到那年轻的鬼墨一身黑衣倒地,灰头土脸,什么姿势狼狈就用什么,总是让他很有再把面具重新扣回自己脸上的冲动,以免终有一日忍不住破功。


而同时幽篁也很快弄清楚酋究竟在做什么了。


肯定是之前被玉心侯领地繁荣昌盛的景象给狠狠打击到了,向来只关注沙场胜负的无寐侯大人居然在很认真很认真地——考察民情。确认到这一点的幽篁经不住惊掉了下巴,但又同时对他产生了一点儿刮目相看的意思。


依然是那袭单薄的白衣,酋充分利用着医生的身份,与路边不相识的男女老少搭话。说是要给些强身健体的医疗建议,实际却在打听对方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并由此一点点地摸清了夜明城的治民之道与其中存在的优劣之处。事实上,若不与平民接触,有很多极细微的东西从上往下根本就看不到。这个道理,人间王朝位及至尊的太康帝未必明白,居于北溟贫瘠之地的魔侯居然是明白的。


然而即便如此,若在有心之人眼中,酋的行为却依然有些可疑和张扬了。确认到自己已经被默许跟随后,幽篁便索性比他更张扬。挂着一脸讨好的笑容,帮着给酋的病人采采草药,绑绑伤口,提提重物什么的,俨然一副专属助手的架势。酋的力量几乎全失,没办法像以往那样依靠那种能疼死人的法术治疗,故而大多数时候都在使用药物。他虽然不说话,但每每回头看到幽篁,觉着这个家伙虽然还是在不断地卖蠢,但用着算是顺手,也就由着他去了。


很快地,酋把夜明城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而幽篁的卖蠢程度又到达了一个新高潮。某个清早,在被派出去采药回来后,幽篁递给酋满满一大束还挂着露水的……白菊花。


酋:“……啊?”


幽篁道:“无意中看到很大一片,采来送给你。”


酋望着那些雪色纤弱的花瓣和墨绿柔嫩的叶子愣了:“……送我干什么?”


幽篁摸了摸鼻子,解释:“给你道歉。我不该乱说话。”


“……可为何是菊花?还是白色的?”


——这东西是用来送给死人的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幽篁的一只手还停留在鼻尖儿上,小心翼翼地说:“只是觉得与你相配而已。而且我师门里师兄弟之间若有类似情况,也经常会赠送此物。”


——那是因为你师门里全部都是死人吧。清明节收祭祀肯定也全收的这玩意儿吧。


酋想了想,虽然那些花儿挺好看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接过来。抬起手捏了捏幽篁的脸,依然冰凉柔软,手感极佳,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不喜欢被以貌取人而已。也罢,是我心气狭窄了些,原谅你便是。……以后不必再拼命出自己洋相给我看了,跌跤跌伤了还不得浪费我的草药。”


幽篁笑笑,将菊花收了回去:“……那我便回去把它们插到瓶里,你不生气就好。这边来,玄晖告诉我城东有家店居然有人间的宝丰酒卖,还挺不错的。我请你,去不去?”


“……说好了,你请?”


“我请。”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领路罢。”


幽篁兴致立刻高了起来,半是蹦跳地拽着酋就往一处小巷走。酋脸上挂着微笑,任由他拉着,只在离去时不着痕迹地朝某个角落瞟了一眼。


待他们走远,离那处一墙之隔,却立着两道身影,正是玉心侯和三将之一的狄戎。


玉心侯红宝石般的眸子盯紧着两人消失的巷口,朝狄戎谨慎询问:“三将之中唯有你经常来往于我与无寐侯的领地之间,你觉得这人究竟如何……?”


狄戎微一踌躇,最终下了结论道:“……属下觉得……不像。”


玉心侯问:“当真?”


狄戎答:“当真……不像。那家伙平日里冷厉端肃,杀伐果决。故而属下着实难以想象他摘下面具后会如近日所见这般,与一名人类平白置气,还只是因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以及,那种没事就喜欢伸手朝人家脸上去的习惯,真是……狄戎想了想,这句话便没说。


玉心侯长吁一口气,脸上神色松快了许多,道:“不像就好,是我多心。只是前些日子夜安城那边流言四起,若说无寐侯大难未死,一路往北逃了来,也不是不可能。……我有些紧张。”


而当天晚上,幽篁和酋回到宫殿时,便立刻接到了玉心侯的召见。只告诉他们五日之后是幽都王诞辰,届时幽魔裂隙打开,便可以让幽篁借机混入妖魔之中,送他回到大荒。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0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我绝对是第一个
摸人家脸的酋美人,啊哈哈哈哈哈……

3763

活跃

1万

人气

60

军饷

从者云集

NONOLY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38

收获幸福一个高冷严肃的人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5-3-20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8_522:}这个医师肯定很喜欢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20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沙花!沙花啊!趁我在努力填坑小风你竟抢我沙发!出来决斗!比撸!!!!!

鬼墨师门师兄弟之间增进感情都互送白菊花……哈哈哈哈哈哈太符合门派风格了啊!

酋美人好样的!别光捏脸啊!也干点别的嘛!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0# nonoly


    医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1# 人品山居士


    感觉该主动的是小鬼墨啊。。。酋美人的攻略难度应该是A+++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9# 琉璃灬陌


    酋美人摸过不少人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0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1# 人品山居士


    这个。。人品道兄,比撸我是真比不过你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1 12:51 编辑

发了一遍被吞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1 12:52 编辑

第十三章


幽篁准备更衣睡觉的时候,酋再一次走了进来。如入无人之境般,连门都懒得敲,自然而然地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幽篁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去。对方修长细致的手指开始一下一下轻磕着光滑的青瓷茶盏,他便目不转睛地盯,一面默默地感叹酋虽然是魔族,举止却清贵文雅,修养良好地宛若久居江南的世家公子。


良久,酋继续磕,幽篁继续盯,两人都不说话,屋里气氛渐渐沉静下来,甚至变得有点压抑。


最先憋不住的是幽篁:“……这么晚了,有事?”


“……来道贺。”


“道贺?”


“五天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不值得高兴吗?”


“哦,这个,当然——”幽篁习惯性地摸摸鼻子。按理说他当然应该高兴,但是在北溟旅行日久,心里对这片充满了异样美感的土地也生了不少留恋,着实还有点儿舍不得。更何况,此次归去便要与眼前的某人分开,再次相见便不知何年何月了。


——挹君去,长相思,云游雨散从此辞。


一想到此,不知为何,胸中怅然之意顿生,忽道:“说不定哪天,我就又跑来北溟了。”


酋一怔:“来作甚?”


幽篁生生把“来找你”这三个字咽了下去,转而回答:“我毕竟是十大门派弟子,倘若日后依然征战不休、乱世不止,必有为师门效力之时。”


酋似是也忽然想起这一点,点点头:“……也对。但我须得提醒你,你我战阵之上相见,我必不会念及丝毫旧情。”


幽篁立刻抓住了什么,一脸惊奇道:“嗯?……你我之间有旧情?什么旧情?”


“这——”意识到自己口误,酋先是发怔,尔后恼了,道:“算我没说。除了彼此为敌之外,又能有旁的什么了!”


“诶——为敌么?可我觉得,我在心底里是将你当做好友的。”


听到此言,酋忽地胸口一跳,嘴中却道:“好友?就凭你?不过区区人类……还是个死的——”


“你、你你——”幽篁想不出如何反驳,毕竟他真是死的,只能咳嗽着转移话题:“不、不说这个。我问你,你觉得玉心侯究竟如何?我真能相信她会把我送回去吗?”


酋修长的眉毛微微一挑,目光却转向窗外,很是认真地思考了一阵,才道:“那小丫头掌权时间尚短,羽毛未丰、世故不足,但是若论个性,却算得上磊落轶荡,风骨不输于男子。能当上北溟南三诸侯之一,自有她的道理。她既然明里答应了你,想来不会暗箭伤人。”


言下竟有颇有几分赞赏之意。


幽篁喜道:“你见识的人多,又专司训将练兵、举荐人才之职,眼光必是极准的。今日召见之时,你瞧了她许久呢。”


不想酋的神色却微有怔然,道:“……哪有。只是……她的眼神像极了一位故人。”


“谁?”


“……张凯枫。”


幽篁一愣,想到在永夜城时酋与卓君武的对话,不由问道:“……幽都魔君?对了,你怎地与他这么熟?连他嗜辣都知道。”


酋微微一笑,道:“那孩子,曾经与你一样,也入了我的困兽刑牢。”


“啊……”幽篁听到“困兽刑牢”四字,想起惨死的阿沼来,心下顿时涌起一阵复杂难言的感觉,三分难过三分恼怒三分痛恨,却又有着一分莫名的怀念。不由暗暗地告诫自己:唉,事情都发生那么久了,又何必拘泥于过去呢。


继续问:“他如何?”


“嗯……”酋歪了歪脑袋,似乎认真地在寻思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最后道,“……脸很软,很好捏。”


幽篁等了半天,不想等到了这么一句,佯怒道:“——喂!你认真的?”


“呵呵……”


幽篁这下知道酋是在敷衍了,只得道:“小心点,若让卓掌门听了,说不得一剑就捅你个对穿。”


“……哼,他那时候光顾着跟夜歌那小家伙纠缠不休,亲生儿子却在我这里一扔数年,还待如何?”


这么一来幽篁又有些好奇了,睁大眼睛道:“说真的,仔细给我讲讲,那魔君究竟怎样?”


酋瞧了瞧他神色,知他是真的想听,居然便张口讲了起来。在他这个旁观者眼中,那小小的银发少年究竟是如何在遍地鲜血与死亡的囚牢之中一步一步向上攀援,最终由猎物变为掠食者,立于强者之巅的。


幽篁起初十分认真在听,但听着听着,便忽然发现似乎哪里不对。


“等……等等!你是说,因为张凯枫施计与羯合力刺伤了你,所以你最后听取他的辩解,让他们双双晋升甲级战士了么?!”


“……因他二人联手,比独自为战更强。”


“两个联手,什么时候不比一个强了?!算术也是这样加的呀!”


“呃……”正如幽篁所说,张凯枫能言善辩,酋一时没心理准备,被他给诳了。虽然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但是答应了的事情不能反悔,便由着他们去了。然而眼下却不好应付,只能蛮横无理道:“……我便允了,又如何?”


“……这不公平!!!你为什么能放张凯枫一马,见到我却只想着找我要元命盘!”幽篁还真有些恼火,一边说,一边伸手揪住酋的衣襟,把他拉到近前,“解释清楚!!”


酋近距离看到鬼墨那张俊美的脸由青白生生气成了通红,默默地有些心虚。


北溟的规矩本就是优胜劣汰、胜者为王,更何况战阵上刀枪无眼,毫无人情可讲。酋虽然自觉问心无愧,却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幽篁偏偏就硬气不起来。只能换了态度,柔声哄道:“好啦好啦,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别生气,来,让我捏捏脸——”伸手在那已经通红的脸颊上又留下一串更深色的痕迹,只盼能借此转移幽篁的注意力,尤其不要再提起他那个叫什么阿沼的队友来。


然而某个家伙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口又道:“早知道,我和阿沼当时也该合力捅你……等等!”他忽然想起什么,“我后来还真捅了你一刀!!——是不是谁捅你你就给谁放水!!”


这下酋也恼了:“——你胡说些什么!!”手下顿时一重。


“嗷——好疼!”幽篁被掐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本能地要还手,“该死的,我想报仇很久了!脸过来!!我也要捏!!”


酋当然不允许,站起来往后面直躲。幽篁紧随着扑上来,依旧拽着他要往他脸上去。两人虽然都是高手,此番却谁也没用上武功身法,如小孩子打架般全无章法地乱抓乱揉。一通闹下来,衣衫俱都是乱糟糟的,幽篁袖子扯落了半幅,酋的衣领也滑下了肩膀。


见幽篁意犹未尽地又想过来,酋退到墙角,紧贴墙壁,心下不由发慌。万一真被捏到脸,那他这个当了千年的九幽之主就真的尊严尽失了。实在无法,只能叫道:“有什么不公平的!到最后你不也没有把元命盘给我吗!!你不也还是要回你的大荒去吗!!”


幽篁则鬼使神差地反问:“那你不想我回去?”


此言一出,两人俱是一怔。


“我——”酋顿了顿,才道,“……你爱去哪去哪,这不关我的事。”


幽篁收回本要伸出去的手,转而蹭了蹭自己鼻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室内气氛就有点尴尬起来。


“那个……我倒觉得,单说眼神的话,玉心侯的眼神也像极了你。”


“我?!”酋微微惊讶。


“嗯。不是现在的这个你,而是我偶尔从你眼中看到的,过去的那个你,那个不畏强敌,骄傲而荣耀的北溟战将。”


听他这么说,酋叹了口气,眼神也变得柔和而悠远:“……那时候我还年轻。如今他们也是,太过年轻了。”


“你这语气,倒真像是个老头子。”


“呵……我毕竟已经活过上千年,昔日的锐气早消磨了不少。你们人类说,流光容易把人抛,人心易变,魔也是一样。你记不记得我们来夜明城的第一天曾偶遇一名算命师?他说的许是没错,如玉心侯这般,太清醒了,终究是活不长的。”


幽篁听着,心下没来由地一沉。然而不及细思,门外忽而一阵喧闹嘈杂,有侍卫大呼:“……有刺客!抓刺客!!”


紧接着,“嗵”地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猛地撞开,一名浑身是伤的女子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看服色竟是个云麓弟子。


“救……救我!拜托,我不要被他们抓回去——”女子气喘吁吁,抬头朝他们哀求地望去,却因眼前的情景明显愣了一下。


两名男子衣衫不整地相对站着,尤其那魔族容颜美丽宛若好女,竟似还被逼到了墙角。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半天没审核,还是说被吞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2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回夜安城转了转,愕然发现酋同学家那堵空气墙,只要坐飞行坐骑就可以从上面绕过去了。。。给酋同学智商点蜡。#fadai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3-22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冒个泡,等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