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2 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0# 淮安


    唉。。。感觉论坛回复好少,也得不到反馈|||||真是没能量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2

活跃

2558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5-3-22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被谁捅♂就给谁放♂水
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52

活跃

2558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5-3-22 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连击了居然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2 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1# faust2000

映世区确实冷。。不过冷也未必没有冷的好处,至少没那么多麻烦……
我跟人品道兄的坑不是也没火到哪儿去么。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3-22 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衣衫不整。。哈哈哈~\(≧▽≦)/~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2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2 15:20 编辑

第十四章


见女子睁大一双妙目惊讶地看着,幽篁飞快地从酋身边退开,一面整理着衣服一面将她扶起,口里道:“这、这位云麓仙居的师妹,在下是鬼墨门下弟子,不知可有什么需要我们相助——”


酋也将滑落肩下的衣领扯了回去,快步将门拴住,转身面无表情地打量两人。


那云麓女弟子见有魔族在场,本在犹豫,外面的嘈杂声忽又大了起来,立刻没了办法,哀求道:“……救命!他们是来抓我的!!我、我刚刚从他们的地牢里逃出来,那些刑罚好可怕,被抓的同门之中只有我一个活下来——求求你们别把我送回去!!”


幽篁本来心下存疑,但见那女子衣衫血迹斑斑,一张脸泫然欲泣,不由怜香惜玉之心大起,连声道:“好、好,我们不把你送回去,你别慌——”回头打量四周,整个房间陈设简单,家具不过一床一桌一柜,为难道:“可是我们该把你藏在哪里呢……”


女子道:“这个房间有条密道,是我们云麓弟子专门为刺杀玉心侯所建,就在——”伸手入怀,似要摸出开启密道的钥匙,然而不知触到了哪处伤口,痛哼一声,整个人软在幽篁怀里。酋站在一旁,眼光闪了闪,随即双手抱臂,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此时外面一连串“咚咚”敲门声,力道用得极大,房门激烈震动不止,正是追兵到了。那君朔故意拉长的声音传来:“——开门!搜查刺客!!”


不知是惊慌还是疼痛,那女子全身颤抖,半天摸不出钥匙。幽篁身为男子,又不好伸手帮她,只得急道:“……来不及了!!”双臂一横,将她抱起来放到那张宽阔华丽的大床上,用被子把整个人盖住。


酋望着被子下面明显凸起的人形,挑起半边眉毛:“……这哪行?”


幽篁道:“我说行就行!来来,帮个忙,你把上衣脱下来。”


酋愣了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啊?”


“快点快点!你一个货真价实的大男人……啊不,一个雄性,有什么好害羞的?”


这时敲门声又激烈响起来,伴随着妖魔士兵的叫骂。君朔在门外问道:“怎么还不开门?!再磨蹭,就算你是尊上的贵客,也要拿你同罪是问!!”


“不是害羞——”酋道。他一听幽篁的要求,心中就隐约有点不太妙的感觉。但与这个家伙一路同行,同舟共济数月,不知不觉便付出了几分信任。眼见情况的确危急,便干脆道:“好!”一把拉开腰带,将袍子扯落,露出赤裸修长的上半身来。


——而酋丝毫没料到,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他几乎连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那点信任还不如拿去喂狗。当然,这是后话。


幽篁说话的同时,也把自己的上衣扯开了。随即在愈来愈激烈的撞门声中,一把拽着酋,把他仰面按到床上,自己整个人压了上去。


……???


……!!!!


酋平时甚少与人亲近,此时身上人与他肌肤相贴,带有亡者特有的光滑冰凉,感觉极是奇诡。先是呆了一刻,待得反应过来,一股火儿顿时直往脑袋顶上冲,怒道:“你干什么!!”抬手就要把他掀下去。幽篁却更紧地贴住他,一面拉过被子严严实实地遮住两人腰下,安抚道:“……冷静点!我也不想的!!但要不让君朔发现,只能这样做——”


一声巨响,两页门扇被撞得飞落开来,反击到墙壁上震颤不止。君朔一怒之下砸开门,正待好好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一抬头却愣住了。


他明明记得,这只是那个人类的客房吧?


为什么深更半夜,那个叫酋的魔族也在这里啊?


还有,为什么他俩会一起躺在床上啊?而且似乎好像还没穿衣服?这可不是普通好友间秉烛夜谈、联床夜话的架势吧?


更更关键的是,为什么那个魔族是躺在下面的?!还有还有……


君朔脑子里一瞬间冒出十七八个问题,一双眼睛就忍不住往酋的脸上瞟,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幽篁大感不妙。因为被他死死按在下面的那具身体,已经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起来,低头一看,酋咬牙切齿,血色的眸子正恶狠狠地瞪着他,眼神里分明写着三个字:你、等、着。


幽篁背上一阵发冷,连忙扯起被子,严严实实地将两人裹住,不再露出一寸春光。转头朝君朔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时候闯进来——”脸上满满的惊慌、恼怒与尴尬,分明一副被抓奸在床的模样。


君朔也不由得有点尴尬。此事本是他设下陷阱,意欲试探那个可疑的人类。那个云麓女弟子自然就在这里,但扫视一周,房间里空空荡荡,实在藏不了人。那密道他是知道的,却不知那女子进去没有。至于唯一可疑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上前掀人家被子。毕竟那怎么说都是玉心侯的贵客,万一他俩做得绝,被子底下真没穿裤子——


“你们还要看多久!!搞清楚没有,这房里除了我们就没别人了!!”幽篁更恼,外强中干地吼道。


君朔咳嗽两声,打消了当场就治他一个窝藏逃犯罪名的想法,决定把计划继续下去。挥了挥手,示意四处搜查的随从们退出房间,道:“……罢了,老子还要继续追查逃犯。今日算你走运,下次若让我抓到把柄,哼!!”说罢还抬起一只手来,威胁似的在空中虚握一把。


待人走后,幽篁怕引起疑心,自己不敢动,只好召了魅妖出来指挥她去关门。不想那房门被君朔踢坏了,竟是摆弄了半天也没合上,待得好不容易稍微遮掩了些,只听幽篁“嗷”地一声惨叫,随即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某人倒在地上,双手捂住某个要害部位,全身震颤,蜷得像虾米,说话都不利索起来:“怎……怎么可以踢那儿!!你你你你你……你太狠了——”


酋阴沉着脸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捞了衣服披上:“——没一刀要了你命去,已经是我看在这些日子份上手下留情。若是一不小心将你废了,也是你活该。”


幽篁无话可讲,在地上又磨蹭了一会儿才起来,膝盖还在发软。酋目光冰寒地瞧着他,一言不发。


幽篁只得转头掀开被子,把那云麓女弟子叫起来。对方有些呆滞地望着他俩,半天才回过神。


“好了好了,这位师妹,他们走了,你没事了。但你刚刚说……密道?”


书柜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竟然真藏了一处密门。钥匙转动,磔磔不止,声音甚为空旷,门后露出幽深的通道,黑黢黢地伸手不见五指。那女弟子言明密道通往玉心侯的卧室,誓要拼死最后一搏,杀死这位凡间大敌,然而转瞬之间她又软到在地,状若疯癫。酋立刻认出这是中了一味名为阿芙蓉的药物,可使人成瘾,极为险恶。


那女子仰头,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师兄既然与我同为十大门派弟子,为何不一同前去,相助一臂之力,为这天下尽一份力量?我知这乃是不情之请,可实在是没有法子了……师兄不需出面,只要送我一直走到密道尽头即可,我自有法子杀了玉心侯。”


幽篁摸摸鼻尖,知道这请求十分可疑。既然这女弟子连独自前行的力气都没有,那她所谓的“法子”着实也不怎么靠谱。更何况,她与自己明明初次相识,而行刺这样重要的事情,又怎会与一个外人详细分说?但思来想去,直觉地就想帮帮那女弟子,转头向酋道:“你觉得如何?”


酋冷冷道:“你爱找死便去!”


幽篁道:“可我死了,你怎么办?”


酋简直要气笑了,道:“你也是十大门派弟子,帮她自然情有可原。然而莫不是忘了,我乃货真价实的北溟魔族,你们死活与我何干?”


幽篁道:“原本是无干。但刚才你帮着我们遮掩,君朔肯定把你看成我们一党的了。所以现在咱们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就是跳进黄河——啊不,跳进朔方城旁的忘川河都洗不清了!”


酋怒道:“我何时帮着你们遮掩了!!”


幽篁咳嗽两声,摸了摸鼻尖道:“怎么没帮?……你自己也说,刚才明明就可以一刀捅死我,或者在君朔来的时候向他告密也成。可你都没有。明明心里气得要死,却一句话都没说。”


酋一阵沉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道:“罢了罢了。我定是欠着你的,每相信你一次,都要倒霉。你既然打定主意要帮她,便往前走吧。”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2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4# 琉璃灬陌


    这么说也是。。。某人的坑尺度如此之大,居然没被和谐掉,天下之幸也。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22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鬼墨兄点根蜡烛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2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7# faust2000


    矮油,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人品道兄躺枪的。。
沙发木有了,坐板凳。。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21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1
发表于 2015-3-22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楼上卖队友的....某风你酱紫卖掉人品,人品知道否{:8_513:}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1481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9
发表于 2015-3-22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1# faust2000


    嗷,不是的,可能大家都习惯了潜水看,我一般也不回复的,但是每天都会等大大的更新(*/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3-22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较好奇。。谁攻谁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2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用小号重新跑了一遍剧情,截台词做参考来着。。。然后开始无比猥琐地截图。。。
比如。。。





美人儿~牵着手去看星星呗~








顺便再求个婚呗。。。
所以谁攻谁受,你们该清楚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3-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等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2

活跃

2558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5-3-23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麓男貌似无论跟谁摆在一起都是受,云麓女却攻一脸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3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中计几乎是意料之中的。那云麓的女弟子被俘虏了数年,终于受不住折磨拷打,与君朔沆瀣一气,做了他的棋子。

尽头处玉心侯和她的三位主将静静地等着,看到幽篁一行三人从密道另一侧行来,脸上神色各异。君朔露出小人得逞般的微笑,狄戎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而玄晖则是明明白白的恨铁不成钢。

幽篁几乎无奈地看着君朔一半献宝一半谄媚地向玉心侯打报告,揭发自己如何心怀叵测、图谋不轨,叹了口气。耳边酋轻声道:“……你看,果然吧。”

幽篁道:“是啊,我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酋摇头道:“你既然早就看到重重疑点,为何还要来?”

幽篁道:“因我终究是十大门派弟子,责任在身,身先士卒,为王朝战,为华夏战,为天下战——虽然那位云麓的师妹形迹确然可疑,但凡事当不得一个万一。倘若有那么丝毫可能,她说的是真的呢?我袖手旁观,害她枉送性命,那便追悔莫及了。故而无论如何,我都是要跟来的。”

酋道:“那现在你知道她是骗你了。想过退路吗?”

幽篁尴尬地笑笑,摸摸鼻尖,摇头道:“……没想好。”

酋头疼似的伸手扶住额头,道:“你这没脑子的——”

话未说完,玉心侯听完君朔的报告,朝幽篁转过脸来,问道:“幽篁,刚才君朔所述可属实情?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幽篁摇头道:“我无话可讲。纵然刚才君朔大人所说多有言过其实之处,但我须得承认,即便没有今日行刺,只要幽都依然计划进犯大荒,我也是一定会筹谋刺杀玉心侯大人您的。只不过有时间早晚、手段优劣之分罢了。”

这话听来简直是在找死,但十大门派弟子各有各的骄傲,倘若在敌人面前为自己辩解,就有怯懦胆小之嫌。幽篁自己倒无所谓,但在北溟妖魔的面前堕了师门的威风,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的。

他顿了顿,转而又言道:“但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想因自己的错误牵涉旁人。这位云麓仙居的师妹想来不会有事;而酋是不折不扣的北溟魔族,虽与我一同前来,但他不过是担心事有不测而已,对大人并无加害之心。故而我甘愿领罚,任凭处置,只求大人勿要迁怒于他。”

酋一怔,随即恼道:“我的事情,不必你多言。”想来他曾与玉心侯同为九幽之主,即便现在力量尽失又在隐瞒身份,内心里依然傲气不减,丝毫不愿示弱。故而幽篁如此向玉心侯求情,已然触怒了他。

幽篁道:“怎么便只是你的事情了?若非我行为莽撞,不会连累你——”

酋道:“假如我连这点小事都要惧怕,刚才又如何会跟过来。”

这番对话与他们自己而言倒别无其他,听到旁人耳中,却好似两人彼此情谊深重,势要同生共死似的。玉心侯、玄晖和狄戎都听了君朔添油加醋的诉说,知道方才他捉拿逃犯时在幽篁房间所见一幕,但深知君朔脾性,本都十分不以为然,此刻却有些半信半疑起来。玉心侯虽行事稳重严谨,但骨子里毕竟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一双红宝石似的眸子更是掩不住好奇地在两人面上来回打量。

这时,变故陡生。那云麓女弟子本蜷缩在角落里气息奄奄,此刻却趁众人不备,一跃而起,掌中光华乱舞,直逼玉心侯:“水——狂——法——”

彼时狄戎距离玉心侯最近,见誓反应极快,拼着自己胸口受伤,仍一招格挡将那女弟子反震了回去。

形势又变,行刺之事竟由假的变了真的。那女弟子后背重重撞在墙上,半天起不了身,吐出的鲜血将衣襟染红一大片,眼见是不活了。幽篁知她这些年来假意逢迎、忍辱负重,拼尽了云麓弟子的骄傲与尊严,怕是只为了这最后一击。不想到了最后,居然还是功败垂成。心下又是怜悯又是感佩,上前将她扶起,女子却道自己无颜面对师门,连名字都不肯留,说不多几句话,便即断了气。

她一死,许是影响了在场之人,室内不知为何竟有些沉闷起来。酋、狄戎、玄晖等都生性磊落,见有勇士如此,又是女子,不由唏嘘而叹。玉心侯更是安慰道:“北溟尊敬勇者,如她这般独自一人身在险地却依然坚持信念、不忘初心,当得起勇者二字。我必寻个合适的地方将她好好安葬。”

幽篁点点头,道:“……如此多谢玉心侯大人。”站起身来,转头去看君朔。他为人斯文宽厚,本不怎么记仇,此刻却心生恼怒,暗道:“这家伙如此阴险可恨,日后必要寻机会将其斩杀,为那位无名的师妹报仇。”

然而此刻众人才注意到君朔不知何时已经默默地退到门口,一副打算要走的架势。

幽篁道:“君朔大人怎地急匆匆的?今日这事情还未解决完呢!”

君朔怕那行刺的女弟子连累到自己,本欲逃走,现在被抓了个正着,心里不由发虚,佯怒道:“本将事务繁忙,哪有那么多时间与你干耗。再说,你这里通外敌、图谋不轨之罪已然定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幽篁正待答话,肩上一沉,却是被酋按住了。白衣的前魔侯施施然掸了掸袖子,宛若嫌弃在这污浊地道里沾了灰尘,旋即抬头道:“——里通外敌、图谋不轨?依我看,这罪名是有的,只是不应当定在幽篁头上罢?”

君朔闻言脸色一僵,半晌才道:“此言何意?”

“……我以为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酋道,“今日初遇那云麓女弟子时我便觉得奇怪,她既然已被囚禁数年,身上又下了阿芙蓉做禁制——那药物的秉性想来在场的诸位都是清楚的——怎么偏偏就这么轻而易举地逃了出来?还给她直接闯入了幽篁的房间?如果我是她,知道房间里住了人,在没有摸清对方情况之前,肯定是不敢直接进去的。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已经事先将房内情况告知了她。”

君朔道:“这有什么可疑?我方才说过了,那女子乃是我事先谋划好的,用来试探你们是否心有贰意。”

酋道:“那这谋划可不高明之至了,因为从一开始,便露了老大一个破绽。幽篁心思良善,怕那姑娘出事,而我之所以跟来,却是心里存疑。”他转头见众人都在聆听,整了整思绪,又道:“我只想问君朔大人,这些云麓仙居的弟子们一开始被俘,本就是因为图谋行刺,此事你清不清楚?”

君朔不解其意,道:“我当时亲手抓的他们,怎么会不清楚。”

“那么方才那女子仍然坚持初衷,伺机行动,是否也在你计划之内?”

“这……当然不是。”君朔答,心下隐约觉得不妙,“那贱人装得太深,平日里乖乖的,说东不敢往西,我以为她已屈服,实在没想到居然还会——”

“——你没想到。”

“我……我没想到。”

酋忽地冷笑,道:“你一个没想到,便将你家主君置于险地。方才若非狄戎忠心护主,万一那云麓弟子伤了玉心侯大人,你可担待得起?而玉心侯大人若是受伤,耽误了幽都王征战四方的计划,你可又担待得起?好一个没想到!!”说到这里,已是声色俱厉。

“当然不是!是你们来路不明,太过可疑,而我又担心尊上安危,行事鲁莽了些——”君朔心下发慌,转头向玉心侯寻求谅解,“尊上——我当真不是有意……”

又听得酋在身后火上浇油道:“不错,倘若抓住我二人把柄,于你自然是大功一件。但为了争功逞能,竟然不计手段,拿主君的安危当做儿戏。轻重缓急、孰是孰非分辨不清,日后倘若拥军上阵,要你这样糊涂的将领何用?”

君朔被他说得简直无可辩驳,急道:“你这混账真是胡言乱语!!我——”

哪知酋一言未尽,往后竟还有别的:“……其实,若真只是‘没想到’也就罢了。若是想到了呢?”

此言一出,室内又是一静。

君朔一颗心简直沉到了底,耳听得酋道:“君朔大人乃是前任夜明城主荧惑侯之子,此事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只不过如此一来,您与玉心侯大人有着杀父之仇,是也不是?今日之事,若由有心之人道来,怕是要怀疑您借机为父报仇呢……”

“够了!”出言制止的竟是玉心侯,她顿了顿,看君朔一张脸已经惨白得发青,终究不忍道,“……不要再说了。我身边三位副将俱都忠心耿耿,若无真凭实据,一些闲言碎语徒然只能惹人心烦。我看既然没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今日之事便到此为止罢。——君朔,今日我放你一马,下不为例。”

君朔闻言几乎踉跄了一下,点点头,一言不发地就往门口走。

幽篁习惯性地去摸鼻尖,知道今日酋出面得罪这个君朔完全是为了维护自己,心下十分感激。抬头看见那一袭白衣,面容姣好的前魔侯正一脸似笑非笑地瞧着他,本待说些感谢的话,忽听君朔恶狠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切莫得意!今日我亲眼所见,你们两个俱为雄性,竟然赤身裸体,同被而眠,不知羞耻,行那苟且之事——终有一日,要让你们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玉心侯反应极快,当即怒斥道:“君朔,你闭嘴!!”三言两语将那秉性阴险的将领赶走,转过头来,竟然满脸尴尬抱歉之色:“他口不择言,你们别往心里去。只不过、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们竟真是那种关系。亏我当初还疑心酋是那个无……”

她脸色微红,瞧了瞧酋,一时只觉对面青年颇有殊色、风流蕴藉,一双红眸更是灵动流转。玉心侯自己虽也容貌极佳,但久经军阵,浑身上下散发的是飒爽的英气,相较而言,酋的面相更见阴柔,竟比她自己还多似了几分女子。当下便暗自释然:长得如此好看,当真怪不得。

酋只一眼便瞧出她心中所想,脸上却笑得柔和温雅,道:“无妨。”

幽篁见他这般表情,只在心下惨叫:哪里无妨!恐怕真真是妨之又妨!!

果然酋背对着玉心侯,转脸来看他,那副笑容便跟渗了墨汁似的黑了一层:“对了,待会儿别走。刚才那密道里的蝙蝠居然不长眼弄伤了你,我得帮你瞧瞧,仔~细~地治疗治疗。这几日没好好看诊,也不知手法生了没有。”

话音未落,换成幽篁的脸色变黑了:“这、这就不用了吧?你看,今天发生这么多事儿,你也很累了……”

酋的笑容继续拉大,嘴角简直弯到了颊边:“那怎么行。我再怎么累,帮你治疗的力气还是有的。再说了,那么好的皮肤,万一留下伤痕可就让人心疼极了。咱俩互相知根知底的,还客气什么?”

“不、不……我——”幽篁还待推辞,玉心侯忽然也在一旁帮腔道:“幽篁,我瞧你不必不好意思。本来北溟懂得治疗之人便不多,酋是一片好意,他愿意帮你,也省去我许多麻烦——”

“不、不是——”到最后,幽篁欲哭无泪,自己也说不出什么了,脑袋里轰然亮出几个大字:自作孽、不可活。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81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9
发表于 2015-3-23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3-23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为鬼墨君擦把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3-23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甜(*/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4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觉得鬼墨君再遭点罪就要把美人抱回家了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