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4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回帖又被吃掉了么??哈哈哈顶一个!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4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4 23:16 编辑

第十六章


玄晖打算去劝劝幽篁。


那云麓女弟子死去之时,年轻的鬼墨虽然并未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但眼中的悲伤却是真真实实的。因为受制,玄晖对此事爱莫能助,只能报之以同情。后来酋三言两语地把君朔坑了回去,还给他死死扣了个图谋不轨的大帽子,倒十分大快人心。


至于酋……玄晖皱了皱眉,暗自思忖,那魔族平时冷漠寡语,没想到开起口来唇舌竟然犀利之极,见事又十分敏锐,加之来路不明,恐怕是个厉害角色……若有时间,还是应该派人去夙影村一趟,查验那里是否真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地来到幽篁房门口,一手握拳正要敲门,冷不防里面传出“嗷”地一声惨叫,凄厉程度真真正正当得起“鬼”哭狼嚎四字,吓得玄晖一哆嗦,膝盖都软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你这治疗法术不是不能用了吗,怎么比以前加起来的都要疼!!住手啊啊啊啊——”这是幽篁的声音,虽然从未听他叫得这样凄惨可怜,但年轻人特有的清亮嗓音并不容易认错。


另一边酋回答的语气却十足地轻松快意,又隐约透着兴奋:“唉唉,别躲别躲!!对别人我是舍不得法力,但留给你还是很舍得的哟~


“谢谢你!!我很感动!!但是请你住手~~!!!啊啊啊啊啊——我要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


“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疼~!这法术越疼见效越快!保证事后一丁点儿伤疤都没有!!!再说,你不是早就死了吗,疼一下给我看看又有什么关系!!”


“啊啊啊啊——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想要治疗,而是想‘看看’吧!!等等!你的眼睛怎么都开始冒光了!!很吓人啊!!救命——”


室内蓦地传出什么东西翻倒,以及人体挣扎扑腾的声音,紧接着一阵令人胆寒的大笑,张狂无比,满满的恶意。玄晖觉得自己几百上千年的神生人生中都很少见识过这种架势,浑身寒毛直竖,似乎周围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酋笑完了,继续道:“——知道就好!!看你还有空想些有的没的,脸也没怎么扭曲,肯定是疼得还不够狠!!所以我给你加大法力了哟~


“等、等一下——”


“不客气……啊,你这个表情当真不错诶!”


又是一阵声嘶力竭、心胆俱裂的惨叫:“啊啊啊啊——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疼啊啊啊——”


玄晖慢慢把放在门上的手收了回来,打消了进去的念头,转身去了议事堂。一面走一面还在想:这两个家伙,看来还真的如君朔所说,是那种关系?但他俩……这房中情趣倒挺独树一帜啊?而且那个酋,状态与平时见到的好像不太一样?有点儿……怎么形容?……癫狂?


在接受了酋异常“尽心”的治疗后,幽篁觉得在之后的几天里,自己全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趾尖没一处不在疼,可偏偏一丝一毫的伤口都没看见。和现在相比,那家伙以前在困兽刑牢里的手法完完全全可以称得上温柔了。


于是幽篁一直在床上趴着,趴到了第五日的幽都王诞辰大典。


一大早玄晖就找了过来,递给幽篁一颗易容丹让他变化成妖魔的形态,混在军中趁机离开。而酋事先已经打好招呼,因为担心被幽都王认出,他会一直留在夜明宫而不在大典上露面。这位前魔侯依然一身白衣,抱着胳膊靠在门口,狭长的红眸上下打量着面前形容丑陋的伪妖魔,似乎又是嫌弃又是好笑,过了半晌才收敛了脸上神色,淡淡道了一句:“再见”。


幽篁本想发挥他作为书生的本能,说点感天动地的道别之辞,结果还没张口,酋已经摆摆手,转身走远了,一副好像要赶快摆脱麻烦的样子。幽篁尴尬地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伸手习惯性地摸鼻子,不想差点被自己锋利的爪子挠破脸。他叹了口气,按照玄晖交代的方向走了。


似乎老天永远在跟人作对。本以为一切顺利的最后一刻,发生了君朔、萦尘联合玄晖一起暗算玉心侯的事件。昔日骄傲强大的女魔侯在被夺走力量之源赤阳玉珏后不堪一击,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而身无长技,只擅阿谀逢迎的君朔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肆意踢打。此时,玉心侯一心效忠的主上,由人间帝王堕入魔道的幽都王颛顼陛下,只是微眯着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一手扶在腮边,漠然旁观。


——九幽之主只能是最强的九个无极魔,他说。


玄晖取代玉心侯,被封为新的夜明城主,光朱侯。幽篁混在晕倒的妖魔之中,目睹了一切的发生。那一瞬间,他忽然又想到了酋,初次见面的清冷白衣,之后连面孔都严密遮住的重甲,还想到永夜城里的对话,清茶烈酒,和汩汩冒着香气的小火锅。酋那么恨那么恨幽都王,不仅仅是三百五十一年的囹圄之耻。


那位万魔之主从未眷顾过这片大地,而是将自己在东海神界遭受到的不满与恨意,通通发泄在了整个北溟魔族身上。


幽篁集中精神,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毕竟鬼魅之身,让他对一切迷惑心智和制造幻觉的法术都有强大的抵抗力。艰难地挪着步子,在不远处玄晖惊讶的目光里,一把掀翻了还在挥舞拳脚的君朔。所到之处,唤起一片鬼蜮,顿时四处黑烟萦绕,暗影翻飞,幽冥鬼泣之声桀桀不止,邪异之极,周围的妖魔慌忙惊退,俱都躲得远远。


此时幽都王神识已然离去,全场力量最强的便是刚刚夺得赤阳玉珏之力的玄晖。他用一道火焰驱散了鬼蜮,将被群鬼吓得浑身颤抖不止的君朔扯回身边,却也不进攻,只是站在原地皱眉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幽篁朝他笑笑,道:“……我猜我这次是没办法顺利回去了,是不是?”见玄晖沉默,又道:“……所以我仔细想了想,既然你们不让我偿所愿,那么如果不趁机捣点乱,岂不是太憋屈了?”


身边的地上,玉心侯虚软地躺着,几乎已经意识不清,女子单薄细瘦的身体血迹斑斑,看起来好不凄惨。他低头瞧了瞧她,慢慢地说:“……你们北溟魔族相互倾轧,争权夺利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自不该插手。但唯有一点,便是我偏偏看不惯心性高洁者一朝失势,便受某些宵小之辈肆意侮辱。反正我现在已经算是与玉心侯绑在一起了,要杀要剐还是要关起来,通通悉听尊便。但你们若辱她,我却是要全力搏上一搏的。”


这时君朔终于从鬼蜮带来的恐惧状态中挣脱出来,一跃而起,脸上满是恼怒,挥手就要下格杀令。几乎是同时,玄晖将他拦了下来——尽管一直受制于君朔,但在表面上,他这个光朱侯才是掌权者。当着一众魔军、满城将士,他的面子必须要给。


玄晖对幽篁的奇怪坚持似乎十分理解,甚至于十分支持,道:“既如此,我明白了。那便拜托你……护好她。”


于是他和颜悦色地……下令将幽篁和玉心侯一起关入了地牢,三天之后处死。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鸩酒流香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4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吞贴了还是没有审核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4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吞贴了吧!!貌似前面几个帖子总被吞。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3-25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觉得无寐侯要吃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发表于 2015-3-25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攒几天养肥了吃起来比较爽,某风我看到你前面卖我了……嗯,怎么罚你呢?

小鬼这是跟玉心妹子也要有一腿了啊,酋妹妹快点出手喂!!!!

最后……求肉!强烈求!吃掉酋美人来一发!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3-25 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酋下手真狠。。。鬼墨君可是你未来的依靠是好伐!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25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笑死我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6 02:37 编辑

第十七章

玉心侯的情况并不太妙,失去力量后体质本就极弱,又加上接连重创,一天之中大部分时候都睡着。幽篁对付那些被有意无意地放入牢狱的妖魔不过举手之劳,要照顾好伤员倒真是手忙脚乱。虽然召来繁花也能对付一二,但毕竟比不过冰心堂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高妙医术。


等夜里玉心侯醒了,幽篁便想着法儿与她搭话,以便分开注意力让伤口好过一些。无论是人是魔,受伤总是最脆弱的时候。之前酋是如此,玉心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更不例外。加之幽篁性子直爽温和,态度又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于是借着在地牢内同舟共济的机会,两人倒去了隔阂熟络起来,不一会儿便相互改口以姓名相称了,幽篁还是幽篁,玉心侯已变成了玉心。


说到此番事变,玉心侯自己倒毫无怨尤,只道北溟规矩强者为王,她既然为计所困,便是棋差一招,兀自认栽。然而说着说着却秀眉微蹙,显出心事来。


幽篁试探问道:“玉心可是担心狄戎将军?”


玉心缓缓点头:“狄戎他性格刚直,早就与君朔不合。此番他若继续留在夜明城效力,恐怕终有一日会为人所忌,丢掉性命——我当时思虑不周,不应开口要他们留下他,应该直接劝他走。”


幽篁道:“如今你自身怕要性命不保,却还在想着别人的安危,倒是很讲义气。”


玉心其实脸皮极薄,最受不得别人夸赞,当即便想要转移话题,反问道:“别光说我,你自己便没有要牵挂的人了吗?”红眸微微眯起斜睨着他,分明意有所指。


幽篁一哽,忽然才想起来酋还留在夜明宫里,但平心而论,自己倒真没有怎么担心过他。该怎么说呢,那个家伙机警狡诈、工于心计,遇事能不被拖后腿就已经很好了,又哪里轮得着自己瞎操心?但想是这么想,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又不由心里隐隐约约不安起来。


玉心仔细观察他的脸色,道:“……别怪我多嘴,我就好奇一下,你们两个究竟怎么回事?明明感情那么好,但你要回凡间,他就这样放你走了?倘若你以后无缘再来北溟,岂不是要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不,不是——”幽篁头痛道,“你们真的误解了,我与酋的确有些许交情,但不是那种关系。之前事急从权,为了欺瞒君朔,也就没有花功夫辩解,但现在——”


“是吗?”玉心依然一脸半信半疑,“可是,他真的很在意你,我能看出来。”


“那个家伙心高气傲,最看不起的就是凡人,哪里会真的——”


——哼,那个家伙道别的时候,除了一句“再见”,其它的居然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看都不多看一眼。


酋本就冷心冷情,幽篁觉得他这态度虽在意料之中,却又禁不住地失落,仿佛之前一路同行的那些日子都白过了。尤其想到三日之后即将被处刑,怕是此番凶多吉少,胸中更加抑郁。


玉心看着他微微撅起了嘴,摇摇头却笑了,道:“或许因你是凡人,故而不觉得。我与他皆为魔族,感觉却敏锐一些。北溟的行事准则向来是各家自扫门前雪,管你至亲还是好友,自己的事情解决不了,别人可不会帮忙。而那日,他却为你出头,出言挑了君朔,不是吗?”


“那、那只不过是——”


“而且他看你的眼神也很不一样。”玉心回忆道,“我虽不知他是出于隐瞒力量还是真出了什么变故,虽然表面上不过实力尔尔,但那种眼神却是久经战场的猎杀者才有的。冷漠无情,仿佛看谁都是死人。——只有面对着你的时候,才会稍微变得柔和。我不信你一点都没察觉,只不过到了如今地步,却还要装作恍然不知吗?”


幽篁却真的从未注意到这一点,不由得发怔,心下似有什么东西悄悄破土而出,极脆弱,却又生机宛然。


——真的?


“……况且幽篁,你也绝不是对此全无想法。之前为了救那云麓女弟子而要欺瞒君朔,明明可以有许多种别的法子,你却偏偏只挑那一种。故意把酋拐到床上,引我们所有人误解,但其实也是为了试探他的反应,对不对?”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


过了半晌,幽篁才轻轻叹了口气,道:“玉心聪慧敏锐,凭借些蛛丝马迹就能推断出这许多,什么都瞒不过你。甚至连我自己都没弄明白的心思,却叫你提点了。”


听了玉心一番话,他就不停地在内心询问自己,对酋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喜欢?佩服?愤恨?怨怼?仔细想想,这一路行来,似乎各种感情都占了一点儿。但若说最终,他们之间,幽篁却觉得只有两句诗能够形容。


——唯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


总是要分开的。


玉心原以为幽篁是故意,此刻才知他也是对这份感情懵懵懂懂。他们两个男子之间的是是非非,却由自己一个女子来点破,倒显得十分冒失了。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那……你待如何?”


“……我待如何?事到如今,又能如何?反正三天之后若无变故,我们都要没命。所以,只盼他永远不要知道便好了,免得徒惹人烦心。”


听得如此回答,玉心当下一阵愧疚,道:“真抱歉,明明保证过要把你平安送回家的,现在却——都是我连累了你……”


幽篁连忙摇手,全不介意:“我自愿如此,与你无关的。”


正说话间,地牢尽头铁门忽地当啷一声打开,一个人影快步走入,却是玄晖。幽篁和玉心正双双坐在地上,见状不约而同地噤声,不知他意欲何为。却见新任的光朱侯仔细地打量了他们好几眼,随后迅速将手里好几个瓶瓶罐罐塞给了幽篁。


“这是……?”


“疗伤止血的草药,你那位好友酋托我带过来的,说应当会用得上。”玄晖答,一脸歉然,“很抱歉,我的元命盘至今还在玄晖手上,无法在明面上违背他,所以能为你们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玉心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表示并无怪责之心。幽篁却急急道:“酋?他托你带草药?那他自己呢?没出什么事吧?”


“……他安然无恙,你不必担心。”一连四个问题,玄晖知他心急,连忙安慰。


然而幽篁看玄晖表情,只觉那张俊美面容上隐约透着不豫之色,似乎有什么事情在隐瞒不言,不由狐疑:“……怎么了?”


“不,没什么。”


“可你这表情……不,等等,酋真的没事?”


“没事。”


“不对,你肯定还有什么没说。到底怎么了?”


玄晖被逼问的无法,只能叹了口气,幽幽道:“我只是觉得,你那位朋友远比你机灵。遇到情况,他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本事倒十分之高。”


幽篁闻言一怔,睁大了眼睛,只觉得玄晖的语气意味不明:“……酋做了什么?”


玄晖道:“他昨日得知月辉广场上的一切变故后,立刻提出请求,讨要了夜明城常驻医师一职。而北溟擅于治疗的人才十分稀缺,君朔已经答应了。”


幽篁不可思议道:“君朔答应了?他怎么忽然那么好说话?”


玄晖道:“因为他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要求酋在后天的处刑日亲自到现场来观看你们的死亡。酋……也未曾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鸩酒流香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酋美人哪里会吃醋。因为玉心美人明明是红娘好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6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6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话说完,玄晖和玉心都用一半同情一半遗憾的表情看着幽篁。他们均知酋所做的恐怕是最为理智的选择,但想到他与幽篁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由得都担心某人会因为就这么被“抛弃”而伤心失望。

然而幽篁却似乎毫无所觉。“哦……”他点了点头,松了口气,“怪不得。”

玄晖道:“你别伤心。你瞧……他托我送草药,心里肯定还是念着你的。”

玉心也在一旁道:“对对,我们魔族心里想什么,都不会随随便便说出来。他虽然答应了君朔的要求,但心里肯定也十分难过的。”

幽篁十分莫名其妙,道:“他难过?他难过我就开心了么?你们究竟在说什么?酋做得很对啊。”

玉心和玄晖对望一眼,玄晖小心翼翼地问:“你竟然不生气?”

幽篁道:“有什么可生气的?你们两个大约觉得酋决断得太快,太也无情了些,但内心里其实是赞同他做法的罢?难道我就比你们糊涂,分不清轻重缓急了吗?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选择,有一个活下来总比两个都折在这里强。”

玉心道:“话虽是这么说,但你们凡人想法毕竟与我们不同。我还以为——”

玄晖也道:“亏我方才还不敢直接告诉你,怕你受打击呢。”

幽篁哭笑不得道:“原来在你们心中,我便真的如此不识大体啊。得得得,不与你们一般见识。总之如果我是酋,必定也会做出相同选择,不但能保证自身不受牵连,甚至还在夜明宫中占得了一席之地。他平安,我也就放心了。”

玄晖又看了他一刻,面上露出几分感佩,喟然叹道:“遭逢变故,你们二人之间一句话都未曾交流,甚至连面都没有见上,便能彼此通晓对方心意,可见情缘深厚。何谓两两相许、心心相印,今日玄晖算是见识到了。”

玉心点头道:“玄晖所言极是,看到这样深情厚谊,我也十分感动。”

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把眼睛转向幽篁,目光中充满了奇怪的理解和鼓励。玉心甚至还道:“幽篁,我们北溟可不讲究什么凡间的世俗礼法。虽然你们俱为雄性——不,男子,你却大可不必介意旁人眼光,该如何就如何,我定全力支持你。”

幽篁被他们看得一股寒流沿着脊椎骨往上窜,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是、是不是有什么搞错了?

虽然他懵懵懂懂地知道自己对酋生了倾慕之情,但、但是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吧?

“等等,”幽篁的声音微微发颤,“你们莫不是忘了,后、后天都要处刑了,现在还有什么可支持的!”

玄晖蓦地双掌一拍,道:“这么说倒真是如此。别的忙我帮不上,但帮你们传递个信物之类的还是可以的。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捎给酋?等到你死了,他也可以留个念想。”

玉心的眼睛一亮,也丝毫不为未来的命运所影响,语气不知为何有点兴奋:“信物……?这难道就是你们凡人所说的定情信物?”

然后两人又一次不约而同、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幽篁哽了一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玉心是魔族也就罢了,但玄晖……为什么他的思维也似乎有点儿不似常人?

“不……”幽篁最终一手扶住额头,头疼道,“我只愿自己直接化成邪气回归凝墨池,什么都不要剩下。”

——临死之前给酋留了个断袖的名声还不够,还是个爱侣惨死、鳏寡孤独了的断袖。顶着这么个名头,以后酋在几百年内怕是都找不到心仪女子相伴了。故而万一不小心留下尸体,那家伙说不准会拿来剁碎了喂狗。

三天之后,死刑如期举行。

幽篁和玉心被牢牢绑在地牢里的石柱上,看着此次行刑的嘉宾一个接一个从门厅步入——君朔趾高气扬地走在最前,身后依次跟着玄晖、狄戎和酋,最后面则是一众妖魔随从。君朔本待狠狠地出言折辱玉心,但张口还未说几句,就被玄晖和狄戎双双阻止了,只道玉心毕竟曾为前代魔侯,总须留些尊严。

紧接着狄戎被逼上前,亲手行刑。高大的青年魔将站在柱前,显得玉心更是娇小柔弱。手碰上了刀柄——握住——拔出——

铛!

一生脆响,玉心安然无恙,捆缚她的锁链却哗哗啦啦地从柱上掉落下来,在地上摊成一堆。

在场众魔,尽皆愣了一下。

“狄戎!你这是要干什么?造反吗?”

君朔一惊,便要上前,哪知一阵头晕目眩,浑身使不上力气,便即摔倒在地。回头一看,玄晖以及周围一众魔卒也同样软软靠在墙边地上,只剩下酋那道雪白身影傲然立在牢狱中央。

“这、这是……怎么回事?”君朔心下一阵惊慌,瞠目结舌地朝酋看去。

“……墨罂粟。”酋手中举着一只雪白素净的玉瓶,瓶口敞开,一阵一阵微黑泛青的烟雾徐徐飘出,“以前从遇到的冰心堂弟子身上顺的,倒确实好用。”他淡淡道,缓步走到柱旁,此刻狄戎也已经将幽篁从锁链中放了出来。

“你们、你们竟然串通一气!!好大的胆子!!”君朔明白过来,顿时勃然大怒,然而拼命挣扎半天,在旁人眼中也只不过是微微扭动了几下,只得放弃,气喘吁吁地道,“狄戎!酋!等我恢复必定不会放过你们!!”

幽篁揉了揉被绑得麻木的肩膀,瞧着他嘿嘿笑出声来,道:“……你别乱动!这墨罂粟麻痹神经的效果很厉害,你越乱动中毒越深!万一落得个半身残疾就不好了!!”

玄晖靠在墙边,闻言皱了皱眉,倒并不如君朔般气急败坏,只问道:“玄晖有一事不明,可否解惑?”

幽篁不知为何始终对玄晖很有好感,便道:“你问。”

玄晖道:“这墨罂粟之毒一放出来便弥漫满室、避无可避,酋与狄戎自是有备而来,但怎地你与玉心却也安然无恙?”

幽篁笑了笑,从怀中掏出几个小瓶,却正是两日前玄晖与他们捎来的那些草药。幽篁道:“这些药物分开来,每一样都是只能疗伤止血的凡品,然而混在一起共同服用,却能对抗冰心堂最强之毒墨罂粟。酋曾经专门研习过对付冰心堂的解毒之法,而他满夜明城地行医时我又跟过一段日子,故而恰好学到了这一点。那日他托你送这些药物过来,我仔细一瞧就明白了。我猜你大约事先检查过,但没能发现什么问题吧?”

玄晖点点头,依然不见喜怒,道:“……不错。倒真是我一时疏忽,没能察觉出你们的真实意图。但有一点,即便你们今日从这牢狱出去,也走不了多远。一旦格杀令发出,整座城都会与你们为敌。”

幽篁笑道:“多谢提醒,我们自会小心。”

转过头去,玉心正与狄戎在飞快地说着什么。狄戎忽然单膝跪地,高大的身躯俯下,只道此生惟愿尽忠,随后又起誓般地说了一句“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玉心忽然一震,脸上表情似悲似喜,也不知那句话于她有何深意。

酋已经将瓶子收起站在一旁,右手虚握左手臂弯,面无表情地看着幽篁,见他将身上灰尘通通掸净,才道:“走吗?”

幽篁回以一笑,道:“走。”

一道裂隙劈空而开,四人接连钻入,须臾不见。

玄晖的格杀令发得极快。还没走出城外,便有大批的妖魔士兵追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各种狰狞奇异的魔影一层叠着一层,几乎水泄不通。四人之中,幽篁与狄戎均是全力应战,酋虽然大部分力量被封印,但对付眼前这些低级魔卒倒也不成问题,唯有玉心在失却赤阳玉珏后体质大损,一路左支右绌十分吃力。纵然后来又迎上来一大批愿意跟随狄戎和玉心的妖魔帮助作战,眼看也是难以突围。

狄戎观察形势,最后决定由他自己殿后,请求幽篁和酋带着玉心平安逃走。玉心本是不允,但心知自己继续留下反倒对己方碍手碍脚,只得由着幽篁拽离。身后只闻火光闪烁、喊杀阵阵,随着脚步加快,越离越远,渐渐听不到了。

然而没走多远,居然遇上了第二批追兵。幽篁和酋相背而立,把玉心护在中间,周围又是黑压压一大片妖魔。

幽篁拔出毛笔,心中正在思忖是召唤修竹好还是镜影好,忽觉头顶一凉,伴随着大片哗哗水声的是一声清叱:“六——合——寒——水——诀——!!”光华闪过,近处的数十只妖魔俱被冻僵,倒在地上立刻碎成几块。

一道雪白身影踩着飞剑倏然而至,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已扯着酋的领口将他拽远了好几步,紧接着是一阵怒吼:

“酋!你这家伙肯定是脑子有病!!……一点预兆都没有,居然就这么从夜安城直接跑了?!”

“接到消息,吓得老子三个时辰就从应龙神殿飞回来了!!”

“路上遇到槐江,他个木头脸都快急疯了!!棺材都忘记背!!”

“你说!!你究竟想干嘛?!”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8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9
发表于 2015-3-26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就有种什么人乱入了的感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3-26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画风不对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3-27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半路杀出个张凯枫?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27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考据贴】北溟那点事儿

此贴根据北溟幻世录资料片提供的编年史,和剧中台词、记录(尤其是石碑原文),讨论在玩家出现前北溟的权力更迭过程以及各个角色之间的关系。众所周知,天下的时间线十分混乱,故而在此略作整理和推断,此文的许多设定也正是源自于此,不足之处欢迎探讨。

首先上官方提供的北溟编年史:

上古时代,三主神玄素、拾得、大道颁《九天登神大典》,三大神界建立——东海、西海、北溟。东海神界以神王帝俊为首;西海神界以道仙西王母为首;北溟神界以魔神禺疆为首。
随后为防止凡人登仙,九天登神大典被封存。北溟主神禺疆突然失踪,北溟陷入混乱。弱肉强食的战乱时代来临。

大荒历前1988年,在混战中出现了最强的九位无极魔,各自划分领地成为诸侯,即九幽之主。

大荒历前300年,月姬孤光出现,横扫北溟。

大荒历141年,颛顼帝崩,死后堕入魔道,成化生魔。其后重掌自身元命盘,力压北溟乱世,成为幽都王。同时,孤光消失,原因不明。幽都王依旧将北溟土地分给九位诸侯治理,但每一个九幽之主都必须臣服于幽都王。

玩家的故事发生在大荒历543年。

推断:如果大荒历的“前”和“后”是跟公元历同一计算方法的话,月姬孤光出现在843年前,幽都王统一北溟是在402年前。

【九幽之主与孤光女神】

资料片原文提到:“九幽之主七位诸侯陨落于月姬的镰刀之下,剩下的两位,带着他们全部的臣属,恭敬地跪拜于月姬的脚下,所有强大自负的魔,像对神一样——对月姬顶礼膜拜……”

这应该是发生在843年前的事情。

剧情中多次提到:(阿沼原话,以及资料片的介绍)酋在千年前惊世一战,威震太古铜门,还把敌人庞大的尸体建成了斗兽场的雏形。那么酋在孤光出现之前就已经是九幽之主之一。

荧惑侯在石碑中提到:吾,幽都王座下无极魔荧惑侯也,位列九幽之主数千年。所以荧惑侯比酋更早,同为九幽之主之一。故而酋的台词称“荧惑老儿也不是我对手”,这“老儿”两字能证明这一点。

推断:九幽之主中在孤光镰下幸存的两位,是酋和荧惑侯(轮回塔张三炮回忆里,可以看到酋给三炮展示了九幽之主全家福。当时只有夜歌、荧惑和他自己是人形,其它六位全是奇形怪状。在此为常曦掬一把泪,唯二长得像人的都没对她动手,对她动手的全是长得不像人的。夜歌那时应该还未被幽都王制造出来,不考虑。)

【无寐侯与幽都王】

再次重复,幽都王统一北溟是在402年前,而酋被囚禁是在351年前,中间相隔大约51年。

幽都王起初依然采用分封制,故而402年前,酋在他麾下应该仍是九幽之主,或至少是最强的无极魔之一。

我们再看荧惑侯留下的石碑:

“大荒历一百九十五年,北溟无极魔酋具不臣之心,率六万魔军兵临永夜城下,迫怀光侯遣其子民入军伍之中。”

如果玩家真是从543年开始的,那么石碑所记录的酋谋反是348年前的事情。但台词里酋自称被囚禁了351年——如果不是玩家在斗兽场斗了3年才晋升甲级战士,就是酋数太久数错了。反正网易是不会弄错的。

另一点是:酋带了六万魔军跑去打夜歌,以逼迫“怀光侯遣其子民入军伍之中”!
换句话说,酋对夜歌的态度其实是这样的:喂,小杂碎!和我一起组队去打幽都王吧!!什么?你不去?你不去那我打你咯~

问题在于,酋为什么要找夜歌而不是去找实力明显更强的荧惑侯?
这里可以推断酋应该是知道夜歌对幽都王很有意见的,否则他不会逼迫夜歌组队,而是应该直接一刀杀了再把他的子民归为己有。
而荧惑侯对于幽都王十分忠诚。这一点从他立碑时形容酋具有“不臣之心”四个字就可以推断。北溟强者为王,本身就无君臣可言。从君朔的人物介绍中,也可得知:荧惑侯被玉心侯杀死后,君朔向幽都王询问自己父亲做错了什么。可见荧惑侯对幽都王的确尽职尽责,竭尽忠诚,否则君朔根本不可能有此问。

之后是著名的夜安城大封印。

为什么幽都王要囚禁酋,而不是干脆一刀杀了?

推断:酋的实力太强,他杀不了。而不是如很多人认为的,故意留着用来折磨。

依据依然是荧惑侯的石碑:

“吾领王命,同数位魔侯前往此地,与酋鏖战于太古铜门之下,三日三夜未分胜负。吾,幽都王座下无极魔荧惑侯也,位列九幽之主数千年,未能与此等猛士向抗。”

“大荒历一百九十七年,酋领军犯王之直属领地,口出狂言,欲取代王为北溟之主。吾随王驾,率军败其于阵前,然心腹大将罗群为其斩杀,身首异处,化为白骨森森于野。”

“王怒,令吾等择手下承影魔中极擅书书法布阵之道者,尽聚于此地。”

“王取九天登神大典之残篇,令吾等依其布阵。此阵攫数千名承影魔之精气,吾等数位魔侯培养千年之栋梁,一昼夜间化为乌有。”

最后的结果是,酋被封印在夜安城,永不得出。

幽都王是故意留着酋不杀,只为了让他受折磨吗?

要知道,这个封印耗费了数千名承影魔的性命,而这些承影魔又是其他魔侯花了数千年培养的,堪称幽都军的栋梁。为了向东海神界复仇,幽都王应该是很爱惜军队的。故而酋杀了“心腹大将罗群”,幽都王“怒”。这样的他会为了满足自己的一时乐趣而牺牲军中主力吗,尤其是在做了好几十年的人间明君、通晓为君之道后?

答案是不会。牺牲承影魔来封印酋,应该真是不得已而为之。

几位魔侯联手都镇不住酋,还给他攻到了幽都王直属领地,最后是引得幽都王不得不御驾亲征。即便如此,酋还当他面杀了一个“心腹大将罗群”。而幽都王封印酋,则是用了《九天登神大典》这么高大上的东西才成功。

所以酋其实真是很强很强。被玩家一刀捅死太亏了。

另一个问题:酋为什么要反对幽都王?

孤光女神时代,酋是安心做他的九幽之主,没有谋反的。但为什么到了幽都王,酋就打算取而代之了?如果按照某些推断,幽都王与孤光立下协定,得到了她的力量才能统一北溟,那么如果再加上前世帝江的力量,幽都王只能比孤光更强。

酋为什么不反抗孤光而去反抗幽都王?

这里就是作者我的推断了,同时也写到了文里:酋自己多次提到,他以前是为了荣耀而战的。但什么叫为了荣耀而战?就是这场战斗结束后,不仅仅光耀了一个人的名声,而也必定能给所有人带来好处,带来一个崭新的开始,这场战斗是有意义的。否则如果战争之后留下的仅仅是断壁残垣,哪里会有士兵拥护和支持呢?又哪里会有荣耀呢?

酋谋反的时候夜歌已经成为怀光侯了,这说明那时候幽都王已经处于残忍变态神经病状态了,他治下的北溟肯定遭殃。所以这里只能假设酋之所以想要取幽都王而代之,除了自己的野心,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不满幽都王的作为。酋在权力更迭之后,在幽都王麾下蛰伏了50年才行动,也可能就是因为这50年发现幽都王实在是个神经病。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8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9
发表于 2015-3-27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唔,楼主写了这么多字我只读出一个事实,酋很强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4-9 00:33 编辑

【酋和张三炮】

酋的的确确是张三炮养母。只不过他奉行的是斯巴达式教育。

一开始酋专门把幼年张三炮弄到手里,估计是想借此挟制荧惑侯(从荧惑侯、君朔、萦尘的关系来看,他们家族应该是相当重视亲情的。而从萦尘在安国寺专门弄了个三炮的替代品来看,她对自己儿子也是有感情的。)

但是很不幸,三炮到手后,荧惑侯被玉心侯按死了。所以这个时候三炮对他来说没用了。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却是酋对三炮的各种调戏(捏脸捏脸捏脸捏脸捏脸)。当然也不仅仅是调戏,酋的台词,除去态度恶劣之外,几乎每一句都是对三炮的提点,兼顾了前辈与训导者的身份。

因为当时没有截图,此时只能回忆个大概。比如酋告诉三炮:你外公荧惑侯死了,所以你没有别人可以依仗,只能凡事靠自己。以及,你是半人半魔的血统,无论对人还是对魔来说,你都与他们不同,不可能被他们认同。这真是已经把事情看得十分透彻了,完完全全就是在向三炮指导人生准则好吗?

三炮的回答是:只要能变强,不被认同又怎么样。

酋表示:你这小子比我想得更有趣。(翻译过来就是:好小子,本侯很欣赏你。)

三炮要变强,于是酋把三炮扔到了决斗场升级打怪,这里他得台词就更有趣了。如果我们摒弃魔族特有的那种说话方式,而是翻译一下的话……

酋先是威胁:“你最初的对手只能是狗头妖这种最低等的妖魔。你要是输了一场,我就把你扔去给赢了你的那个家伙做晚餐”。(翻译:小子,最开始给你安排的都是最弱最弱的低级怪,如果这种怪你都赢不了,也别想着变强什么的了,你还是直接把自己喂给他们算了。)

随后是鼓励:“你要是一路赢上来,我就让你成为与我并肩作战的战士,本侯绝不会亏待真正的勇士。”(翻译:小子,加把劲好好干。以后跟着我有肉吃。)这是多么恩威并施、刚柔并济的教育方式啊!!。

然后三炮真的一路赢上来了。酋又提点他:“打仗不仅凭本事,还要凭智慧,哪天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计谋。”(翻译:小子,不错不错,能动动脑就更好了。)

然后就是著名的斗兽场行刺事件了,酋被三炮忽悠过去,让他和羯双双晋级。总觉得酋活了千年,哪里那么容易被三炮这么个小子蒙骗,其实八成也有纵容的成分在。之后三炮在他麾下,正如酋所说,他毕竟领了很多年兵,深谙用兵之道,对待最英勇的将士必定是厚待。

在此推断,酋和三炮的关系应该还是相当不错。

评分

参与人数 2活跃 +2 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3-27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酋是三炮的养母。。。那么鬼墨君岂不是要成三炮养父了~\(≧▽≦)/~ 捡大发啦~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