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3-27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带感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3-28 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每天就两件事:复习和等楼主更新正文。楼主加油大量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28 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谁要是把酋美人拐回家了还能附带三炮一只。。。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8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28 13:55 编辑

第十九章

幽篁和玉心都被这一瞬间的变故惊得呆了,只见那白衣剑客一边说话一边抓着酋的肩膀来来回回地晃,简直像是要把他摇散架似的。

而酋也未必好多少,一直被捏着肩膀好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拍开那双手:“放开!我头都晕了!!”

白衣剑客退后两步,一手握着剑,依然满脸不忿。他肤色极白,远看凝脂霜雪一般,容貌也明丽无比,舒眉朗目,尤其一双眼珠竟是醇厚碧色,有如琉璃沁翠。若非此刻他正恶狠狠地瞪着酋,真真当得起“绝世美人”四字。

幽篁虽从未当面会过此人,但他的名头却早已响彻大荒,来来回回听过无数。更何况此人的父母俱已见过,只觉得褪去了萦尘的妖媚,又远较卓君武精致,正是集了两人优点于一身。

这自然是幽都魔君,张凯枫了。

只不过现在瞧着他与酋之间,虽有困兽刑牢的典故在前,但远不似传闻所说的那般彼此憎恶,反倒是熟悉亲密得如同长期并肩的同伴战友。

玉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虽然她以前从未见过无寐侯面具下的真容,但与张凯枫却打过多次交道。现在看到张魔君这番姿态,便是再迟钝也猜到了。

然而谁都没来得及说话,斜里又窜上来一道高大的身影,满身厚重铠甲,长长的黑发披肩,一上来就把酋死死抱住,那身单薄白袍瞬间被揉得陷进怀里几乎看不到了。

“主上……!!”

槐江激动得连声音都在打颤,似乎下一刻那张素无表情的脸都要淌出泪来了。幽篁从背后好奇地打量他,发现后面空荡荡的,真是不见了那具死沉死沉的棺材。

“槐……江——!!”酋却几乎喘不过气来,脸都在发白,毕竟身为他座下最强的左亲卫统领,槐江这一抱可谓有千钧之力,“松……手——!!你胸甲硌得我好疼——!!”

槐江一怔,反应过来自己激动之下显然僭越了,连忙退后两步。似乎有那么一刻他想要摸摸酋胸口是不是真硌伤了,但小臂微微抬起又迅速放下,顿了顿,旋即低头俯身、单膝跪地,行下一道大礼。

众人都望着他。

槐江声音不稳地道:“……这些日子以来,我每日抬头仰望,夜安城的结界光辉闪耀一如往昔,从未减弱一分一毫,便知主上必定还活着。只是当时城内大乱、流言四起,属下们措手不及,收束叛党、重整秩序花了些时间,故而延迟到现在才寻到主上,实在罪该万死。”

酋望着他,怔忪一刻,才道:“寻我做什么?我并未叫你们寻。”

“主上……”

“你应当已经知道了,因着那道阵法,我一旦离开夜安城便力量尽失,沦落至天屠魔之辈。如今,又怎能继续做你的主上?槐江,如今你我之间,是你更强。”

酋的语气虽平稳,但槐江与他相处日久,立刻便听出其中隐含几分失意,不由怔了怔。等再次开口,语气已极为郑重,道:“属下可不管那些。当年既认您为主上,您便是我一辈子的主上。这几百年来,北溟情势起伏,权力更迭,诸侯们轮着番地更换,还看得不够多吗?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槐江也依旧遵循忠道,只愿就此追随于主上身旁,初心不改、至死方休。”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铿锵激越,在场众人都是久经战阵之辈,闻得此言,心里都是一阵震动,又不禁生出几分感慨。

玉心识破酋的身份后,本觉得尴尬,故而隐了一半身子在幽篁身后。此刻却不知不觉往前挪了半步,大约是听到槐江的话后,想到了不知此刻身在何方的狄戎。幽篁侧头,见她低眉敛目,清丽面孔似有忧色,不由轻轻在她肩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紧接着,槐江站起,侧过身子指了指身后跟着的一大批妖魔军队,又道:“他们听说我要寻找主上,便都加入了来,一路隐瞒行踪,从夜安城潜到这里,路途险阻,不曾有半句怨言。大家都是一般心思,只要活着就都是主上的战士,如若死了,也只能是为主上而死的战士。”

话语一顿,那些妖魔尽皆列队站好,虽然大多形容狰狞可怖,却军容肃整端严,显然训练有素,一双双或圆或扁的瞳孔一股脑地望着酋,透着不尽的热忱与崇敬。偌大一支队伍,怕不有几百上千之众,此刻却不闻一声杂音,唯有铠甲刀剑精光锃亮,月下锋芒闪烁。精锐之兵、虎狼之师,风采尽显于此。

“……几百年来,夜安城内从来都是只闻无寐侯,不闻幽都王。城中的每一名战士,都是当初主上费尽心血,层层选拔,一点点培养出来的。若论上阵杀敌,则勇猛无匹、以一敌百,可令敌人丧心裂胆、望风而逃。北溟尚武,故而夜安城的出身对于魔族而言早已成为无上的荣耀。许多受命被派往别处的战士曾与我言道,每当出征,无论走去多远,只要回过头,看到那座巨大城池依然矗立天边,想到自己在其中度过的岁月,便觉得胸中豪气吞云。既然连这世上最严酷艰苦的训练也坚持了下来,那么前方无论遇到怎样的险境也都无所畏惧。”槐江继续道,“故而今日来到此地的,是夜安城无寐侯的部队,不是北溟幽都王的部队。战士们曾与主上并肩而战、生死相托,战阵上的情谊,等闲又怎能轻易消弭?纵然主上一时落魄,但他们依然愿意追随至天涯海角,决不退缩。若有人要与主上不利,却先须过问这一重重新磨的刀枪。”

槐江平日不善言辞,往往都是木着一张脸,能少说就少说。此番慷慨激昂的一长段话,他大约是在心中盘桓了良久,竟一口气娓娓道来,丝毫不见滞涩。

酋怔怔地听着,狭长的眼睛微微睁大,半晌没有说话,唯有呼吸渐渐不稳,显然内心正情感激荡。

“好厉害……”玉心低声叹道,“传闻皆言无寐侯穷兵黩武,但能将部队训练到如此地步,军心肃整、竭尽忠诚,当真十分不易。”

幽篁在一旁笑笑,心中蓦然莫名其妙地自豪起来,宛若是自己受到赞扬一般。这段日子只见玉心治下的夜明城繁荣丰饶,但回头想想,酋的领地也绝非一无是处,不过风格相异、另有所长而已。毕竟说白了,夜安城乃是一座军营,而酋作为战将的本事则永远是整个北溟无可匹敌的。

心中一热,当即上前,走到那白衣身影一旁,在衣袖遮掩下悄悄去握他的手。酋五根修长手指本在微微颤抖,碰到幽篁当即紧紧地反握,掌心炙热一片。

酋深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扫视了场上一圈,缓缓开口:“你们愿意一路追随到此,可谓尽诚竭节,实则是出乎我的意料,酋在此、诚感各位厚意。”

他说着,往前半步,微微躬身,极郑重地向面前的妖魔军士们行了一礼,才道,“然而,若为大家共同的未来考虑,我却是要劝你们全部都回去的。”

场内肃静一片,即便酋如此说,却无有一人答话。众将士只是抬眸,默默地望着他,竟丝毫不为所动。

“如今我已失势,前途未卜。你们若跟随于我,也不知日后会遇上什么。更何况,如今于明于暗,我都已与幽都王决裂,那家伙权势滔天,我连自己都未必护得住,更何况你们——”

忽有一名魔族战士站出来,幽篁认出那是角斗场的杜宇,只听他道:“……主上,入了您的部队,岂有一名是怕死之辈?”身后各个将士更是不约而同点头。

酋蓦然噤声,随即微微笑了起来,平日凌厉的面容此刻忽见柔和,唇线上挑,眼角微弯,月光耀下,一时明丽无匹。

“……也对。入了我的部队,又岂有一名是怕死之辈?”他道,“好!既如此,我便不再推辞。从此而后,我与大家同进同退、同生共死,势要在这北溟再闯出一番天地。”


众将欢呼声中,忽一声唿哨,却是张凯枫鼓掌笑道:“好!好一番激昂壮烈、意气风发的陈词!酋,你既打算好好玩,可也得算我一个。”说罢,飞剑流转,划到原先被玄晖派来的那数百名追兵头顶。这些妖魔此刻早就被夜安城的部队团团包围,见势不妙却又无处可逃,已然惊慌失措。

张凯枫道:“反正他们听了今日此间对话,大约也不能活了。不如就通通拿来祭旗,如何?”说罢手中利剑已然灵光闪烁,挥了下去。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8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3 这里落下一篇没给分分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28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8# 淮安


Orz。写这么多,只是为了解释为啥我这么喜欢酋美人。

我尚武,对强者从来都是崇敬。

夜歌虽身世可怜,但他的力量来自幽都王,太脆弱了一些。玉心女神性格豪爽、令人尊敬,但她的力量来自赤阳玉珏,其实算是捷径。只有酋是真真正正凭借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上来的。玉心最辉煌的战役应该是按死荧惑侯。而荧惑侯和其他几位诸侯联手都没能斗过酋,最后是逼得幽都王亲自出马,借了九天登神大典才将他封印住的。北溟南三魔侯中谁的力量比较强大不言自明。

再者从轮回塔和北溟剧情来看,虽然酋因为300多年的囚禁被逼得性格大变,但从他言行之中,昔日大将风范犹存。所以这样一个人物,属于顶级大翅膀号了吧,居然就被30多级玩家背后一刀捅死,实在是太亏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3-28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5# faust2000


    我明白哒,之前就很喜欢酋,也很惋惜,经过楼楼把剧情理顺之后了解的更清楚也更透彻了,谢谢楼楼的细心讲解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5

活跃

18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39
发表于 2015-3-29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马住催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3-29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1(*/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3-2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日n刷O_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木有。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3-30 10:37 编辑

第二十章

杀伐既止,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数百妖魔此刻尽皆尸骨化灰,苍蓝色的血液将泥土都浸透了一层。酋命令麾下迅速转移,赶在又一波追兵到来之前隐入了夜明城西南的晓夜丛林。此地浓雾弥漫、草木丛生,偌大一只军队藏匿其中,要隐瞒行迹竟并不费力气。

槐江似对幽篁极有敌意,但因着酋在身前,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不停地用那双黑洞洞的眼睛死瞪着他,右手则在自己的刀柄上摸来摸去。幽篁知道槐江大约是记恨自己拐跑了他家主君一事,心里也着实有点发虚。抬眼看着酋正在为了安顿大部队而忙前奔后顾不上自己,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扯着玉心一块儿潜回夜明城打探消息去了。

张凯枫避开一众忙碌的妖魔,自己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独处。酋去寻他时,年轻的幽都魔君坐在一棵紫藤树下,执了一片鹿皮正小心翼翼地擦拭染血的长剑,剑阁弟子惜剑的习惯,竟从少年时期沿袭至今,从未改变。紫藤花瓣随风落在他的白衣上,点点滴滴,与繁复华美的镶边交相呼应,更显雅致静好。

酋无心欣赏这道美景。他见过太多太多美丽的人,无奈自己性子却是个尚武的。纵然表象声色再美再好,但凡手无缚鸡之力,在他眼中也是毫无用处。让酋觉得无论如何必须亲自来一趟的,是今日战斗之时,张凯枫表现出的异常。

经历不同,性格不同,习惯不同,每个人在做事时都会有一套自己的风格。彼此间熟悉的人,往往能从一些极为细枝末节的地方,诸如脚步声,说话语气,小动作等等,判断出对方的情绪是否正常。

酋十分熟悉张凯枫战斗的风格,毕竟那孩子的剑技几乎是在自己眼睛底下一点点磨练起来的。张凯枫的剑极冷、极快,挥动时如溅玉碎冰,轻轻巧巧,甚至连风声都带不起,然而所过之处敌人无不血溅三尺、身首相离。

刚刚过去这一场战,白衣魔君却一反常态,动作间大开大阖,狂放不羁、张扬无比,竟像是嫌漫天鲜血流得不够多,满地残肢剁得不够碎,还要再切开一些、剁碎一些。酋自己几乎是以血腥为生的,也见过许许多多同样以鲜血杀戮为乐的妖魔,但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在这个素来冷静的年轻人眼中也看到那种嗜血、狂乱的气息。尽管张凯枫已经掩藏得很好,但瞒得过别人,瞒不过久经沙场后直觉异常敏锐的他。

更何况,幽都魔君并不喜欢多余的杀戮。而这次,却是他主动提及,要将那群妖魔全歼。

还未走近,张凯枫已然察觉,停下手中活计,抬头朝他笑笑:“……忙完了?”

酋停下,掸落飘到自己肩上的紫藤花瓣,点头:“要在野地里一下子给上千只妖魔找住处可不容易,不过好在现在已经安顿得差不多。”

张凯枫继续笑:“辛苦你了。毫无准备之下忽然窜出这么一支大部队,纵是善于治军的无寐侯大人,怕也要手忙脚乱好一阵子。——你真没想到槐江和我会来找你?”

“——真没想到。”酋老实回答,“北溟往日历史上,多少诸侯陨落之后连尸骨都留不下。我只觉得,我若失势,你们大约不会主动为难于我。但妖魔向来性情凉薄,至于其它,便当真不能奢望——”

“只是‘不会为难’而已?”张凯枫道,“光说我也就罢了。但槐江兢兢业业跟了你好几百年,其忠心当真日月可表天地可鉴,如今你就给他这么一句评价,我为那个木头脸一哭。”

说到槐江,酋又瞧了瞧眼前的白衣魔君,才注意到究竟有哪里不对了,竟是没见到随侍在侧那只犬妖高大的身影。不由开口问道:“凯枫,怎么不见羯?”

他不过随口一问,哪知道话音刚落,张凯枫脸色猛然一白,身体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随即整个人沉默下来。

酋瞳孔一缩,已意识到了什么,当即住口。

沉默中风起,吹动头顶枝叶,飒飒不止。随即,大片紫藤花瓣四散飘落,宛若下了一阵紫雨,雨点纷纷,落入两人发上、衣上。然而毕竟不是伤春悲秋的诗者,面对如此美景,他们谁都没能在心中生出什么感慨,只各自在原地一动没动,默默地想着心事。

良久,忽一声幽幽轻叹,无尽失落:“我……当年带他走出了你那步步凶险的角斗场,却没能带他走出一座普通的人类村庄。”

酋则答道:“……人,有时候比妖魔更危险更可怕。”

“是啊。这话你说过,可我那时未往心里去,如今算是得到教训了。”张凯枫面上浮起一丝苍白微笑,顿了顿,又道:“槐江说你失踪,还在通往结界外的道路上发现很多血,怕你凶多吉少。接到消息时我是真吓到了,本来还在计划着,说了要帮你离开夜安城,就一定要做到。哪知道你这么心急,也不多等一些时日。”

“……你在北溟大荒来去自如风光无比,怎么还顾得上我?早就不指望你了。”酋哼了一声。

“怎么会?我哪里那样没良心?”张凯枫抗议,清秀的脸庞此刻微微鼓起,透出几分幼时的可爱来,“整个北溟我就与你和羯最熟,如今他不在了,你可不能再死了。”

酋愣了愣,听他如此说,纵然平时冷情,此刻也不由微微感动。仔细看了看年轻人的表情,确认至少是表面上,他已恢复了正常,悄悄松了口气。数千年的岁月,酋见过太多生离死别,并不觉得此刻他得安慰张凯枫些什么,而对方很明显也并不需要。

既然知道了因由又没什么可做的,自己也没必要留着了。吁了口气道:“不知不觉竟与你耗了这许多时间,他们许是还要找我。你要现在与我一起回营地呢,还是继续在这里呆着?”

张凯枫想了想,道:“你走吧。我还想再坐一会儿。”

酋点点头,转身往回迈出两步,忽又停住,道:“戌时开饭,不要迟了。”

张凯枫不知听见了没,半晌没有答话。

没有答话,酋就一直站着,默默地等。直到过了半天,后面才传出一个“好”字。酋再次迈开步子打算离开,听到张凯枫问:“有辣不?”

不知不觉间,一丝笑意漫上眼角,酋悠然道:“——不知,我问问去。”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3-30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觉得对于幽都王来说,不论大荒还是北溟都是他获得力量报仇的工具而已。。所以玉心侯这种太清醒的才活不下去~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72

活跃

5742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94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3-30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 = 巴蜀位于现在四川 四川嗜辣…………三炮你离开这么多年还想着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3-30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啦~\(≧▽≦)/~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4-1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无耻的来催个更(*/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4-8 23:17 编辑

第二十一章

夜里,幽篁和玉心领回了十几名云麓弟子和一批玉心麾下旧部。云麓门下金碧辉煌的袍服与北溟妖魔晦暗坚硬的甲胄列在一起,当真十二分地格格不入。

酋则换回了他那身层层叠叠的华贵白袍,袍角的皮毛镶边随着步伐划出优雅的弧度。连日一直松松挽着的发辫也重新束成高髻,以金簪宝冠固定,利落齐整,举手抬足间再不刻意收敛那股战将独有的凛然气魄。玉心仿佛重新认识了他一遍,红宝石似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阵,但也没多说什么,只微微点头。酋也点了点头算作回应,转头看看那群云麓弟子,又把目光转向幽篁,问道:“这是……?”

幽篁揉了揉脑袋,向他简要报告了在夜明城中一系列的变故。狄戎连同数十名属下被擒,玄晖和君朔则下令要三日后于月辉广场公开处死他们。玉心恢复昔日记忆,想起狄戎实乃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多年来沙场相随,虽明知是诱敌之计,却仍然打定主意要去救。至于众云麓弟子,则是为了夺回门派至宝赤阳玉珏。他们本怨恨玉心多次处死云麓门人,但觉得单凭一己之力实难对抗夜明城守军,又见幽篁同为十大门派之人,多少有些同伴之谊,故而事急从权,也一同跟了来。

酋听完,神色意味不明,对幽篁道:“此事不与你相干。你也要插手?”

“……也不是全不相干。云麓仙居师兄弟们的忙无论如何也得帮,何况玉心是我朋友。”

酋顿时把半边眉毛挑得高高,语气中掺了几分莫名其妙的讽刺:“朋友?……要当你的朋友可容易得很哪。你对待朋友可是个个都这般两肋插刀的?”

幽篁一怔,还没反应过来。玉心却立刻听出不对,抢道:“……无寐侯你别误会!!我和幽篁真的只是朋友!”

然而话这么说却也不对。酋的眉毛挑得更高,简直快飞进发际线了:“……何必与我解释?你们俩有何交情,我可一点打探的兴趣都没有。”

幽篁回过味来,连连道:“唉,唉,这是什么话,玉心与狄戎彼此情深意重,着实令人感怀。如狄戎那样好的哥哥,舍身忘己地护着妹妹,这世上当真不多见了。更何况,酋,我想帮他们,亦是因为我觉得……觉得……倘若是你出事,我也会像他们之间一样,拼了性命不要去救你的。”

酋顿时心中一跳,只觉这话听在耳中极是熨帖。然而幽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他又觉得太婆婆妈妈,失了男子气概,不由脸上发热,口中嫌弃道:“哼,谁要你个死人来救!这般爱管闲事的性子,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到你那凡间去。”

幽篁正盯着他,忽见那张秀美的脸上隐约透出微红,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尴尬,恍然道:“……啊,你竟还惦记着这事儿哪。”

酋哼了一声:“可不是?本侯向来言出必践,我就记得我许诺要平安送你回到故乡,现在反倒是你自己想不起来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忽觉不对,猛地一顿,生生把剩下那个字给咽了回去。

“噗——”四周响起一片喷笑声,众人一个个嘴角上翘,但被酋恶狠狠地瞪了一圈,顿时又慌忙收敛神色,把脸憋得青紫。

幽篁摸了摸鼻子,真心实意地道:“其实……我有时候觉得,万一最后回不去,也不错——因为北溟还有你在。”

酋方才提回家之事本是想岔开话题,结果没想到幽篁又来了这么一句,顿时更加不自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长了什么东西似的,不由叹道:“……不不,你还是赶快回去得好,免得一天到晚在本侯面前晃来晃去地碍眼。”

张凯枫抱剑站在一旁,这时看出酋的窘迫,终于开口替他解围:“酋,你要是也决定出手就直说。我最近手痒得紧,正想找机会好好打几场呢。”

槐江也道:“主君,我们都听您的。您的剑指到哪儿,属下们就冲到哪儿。”

幽篁却摇摇头,不赞同道:“不,无论是去救狄戎,还是去夺赤阳玉珏,反倒通通与酋无关。我觉得酋你还是不要搀和进来得好,无论如何,这简直就是在幽都王眼皮子底下作乱——”

酋听到那个名号,眼中厉色一闪,冷声道:“幽都王?我何时怕过他?”顿了顿,又道,“我自然要出手。能让那混账堵心的事儿,哪有不做的道理。”

玉心听他们对话,却露出些微疑惑,询问道:“恕我一时愚钝,然而现今情势与幽都王何干?自诞辰大典那日起,他的神识便已然撤走。北溟诸侯成王败寇乃是常事,幽都王从不干涉,先后下令处死我、处死狄戎的是君朔和玄晖。”

酋轻轻摇头,道:“不,此次并不同一般的诸侯倾轧,我总觉得那家伙暗中操纵、必然另有所图——他对待玄晖,或者说是东皇太一的态度,着实奇怪。”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转头朝向幽篁道,“我记得在永夜城时,夜歌曾经与我们说过,他是因为窥探幽都王的梦境而获罪?”

幽篁点头道:“对。因我身怀忆云珠之力,怀光侯还领着我看过那道梦境。”

“……怎样的梦境?”

“很……”幽篁回忆着曾经见过的那片花海和美丽的村庄,努力斟酌着词汇,“……很温暖,很安宁,那是关于帝江、孤月,还有他们的孩子太一的记忆。若非事先知情,实在难以想象阴鸷狠毒的幽都王竟也曾有那样的过去——充满着真实的爱与希望。”

“……真实。”酋道,“幽都王对那个叫孤月的凡间女子用情至深、念念不忘,这一点绝对是真的。甚至于仅仅因为歌姬萦尘的声音与孤月几分相似,他便赐下至高的荣宠,令她在荧惑侯死后依然能够屹立不倒。”

话说到这里,最先跟上思路的是张凯枫,白衣魔君接口道:“所以疑点在东皇太一。”

酋点头道:“不错。想那东皇太一乃是孤月留下的最后子嗣,幽都王待萦尘尚且宽厚,又怎可能丝毫不顾自己亲子的旧情?当年太阳神子落入北溟,化成凡人玄晖求见他,他却视之如敝履。然而越是这样,就越是可疑。”他转头对玉心道,“棋局早已布下,玉心侯,从那时起你就被你的王上算计了。”

玉心对此倒并未显得十分不甘,只是秀眉微蹙,分析道:“无寐侯的意思是,我这一次行动所要面对的敌人不仅仅是玄晖和和君朔,还会有幽都王是吗?”

酋道:“……他随时可能出现。你须想好,他若出手,你要如何应对。”

玉心叹道:“原来……多谢无寐侯指点,我自己竟从未想到这一层,只以为能对付玄晖手中的赤阳玉珏就足够了。”

然而话是这么说,在场众人谁都清楚,倘若当面对阵幽都王,胜算几乎没有,甚至于能不能逃得性命都是个大问题。

正在一片低落中,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站了出来,是云麓弟子中为首的那位,名叫焓煌。焓煌道:“何必如此沮丧?能想到应对法子固然是好,想不到便不去了么?既然有些事无论如何都要做,那便去做!大不了背水一战,说不定倒有死中求胜之机。况且,纵是就此死了,倒也求仁得仁、不枉此生。”

这话说得十分豪气,当下一众云麓弟子连同周遭十几只妖魔都鼓掌呼喝起来。

玉心亦道:“多谢,这番话说得我茅塞顿开。方才只觉得前路险难故而踌躇不前,倒是忘了,这么多年来纵横疆场,一死又有何妨。”

幽篁侧眼瞧了瞧酋,见他脸上不以为然之色一闪而过,悄声道:“你怎么看?”

酋摇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一个个涉世未深,都太年轻了。”

幽篁轻叹了口气,心中也觉隐忧。然而那边玉心已经扬声道:“既然如此,便一同寻个僻静地方,讨论一下接下来该如何行止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6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1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4-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猜测一下,我觉得楼主关于玄晖的想法应该是这样子的哈~从东皇太一进北溟开始,此后丢掉元命盘被君朔控制等等一系列事情其实是幽都王为了锻炼东皇太一设下的一局棋,太一毕业之后幽都王就给了他一个毕业证,望舒小萝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4-3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更了么?没刷出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7# 风的航海


    对滴。不然颛顼那么怀念孤月,却对太一那个态度,根本说不通嘛。我觉得他一开始就啥都知道,还故意在太一第一次反水成功时傲娇地说一句:我记得你巴拉巴拉……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72

活跃

5742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94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4-5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了 报个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