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鬼墨X无寐侯】(腐向)不见天 [完结]

[复制链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4-6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顶帖啦~LZ加油!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4-6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o>_<o,每天都等更呢楼楼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4-6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o>_<o,每天都等更呢楼楼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4-6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去!!又到翻页帖子被吞的时候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6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4-8 19:16 编辑

第二十二章

三尺见方的羊皮纸铺开在一块方石之上,酋拽过幽篁,极其顺手地从他袖子里抽出支毛笔,四处看了看,又转头道:“墨。”

幽篁无奈,朝一只小碟子里一甩,顿时洒了半碟墨汁给他,又瞧着那笔,心疼道:“你怎偏偏摸了这支出来?这是去年司空掌门赠予我留念的——”

酋连头都不抬,不以为然道:“我怎知道?笔本是用来写字的。如你这般袖子里藏了十七八支,支支都是宝贝,支支派不上用场,连我都替它们惋惜。”说罢笔尖轻点,沾了墨,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幽篁摸了摸鼻尖,没敢反驳,探头去看他笔下的东西,不一会儿又问道:“……就只要墨?不要别的颜色?丹青赭石我也可以变出来的!——诶,小心些别沾到衣裳!你这身白衣可不好洗!”

酋没答话,却不自觉地用另一只手捋起袖子,动作也谨慎了些,似还真的有些怕蹭到纸上弄污了自己。站在一旁的玉心像看到什么有趣事情似的,“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张凯枫抱着剑,也面带笑意,问道:“酋,你究竟是从哪儿弄来这么个有趣的小子?”

酋专心于笔下,只道:“这得问槐江。”

槐江一如既往地用他最凶狠的眼神瞪幽篁,语气生硬:“……这得问人贩子!”

——如果下次再弄来这么个货,别说付钱了,本将一定二话不说先一棺材砸死他!绝对再不能让主君瞧见!!

幽篁却不知为何有些委屈,道:“……我只是贪喝了一杯竹叶青茶而已……”

张凯枫摸了摸下巴,慢悠悠地道:“喔~酋,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喜欢从外面往家里捡人的习惯也还蛮不赖的,毕竟偶尔也能捡到宝不是吗?”

幽篁讶道:“宝?张魔君你居然这么高看在下,这简直是受之有愧啊。”

张凯枫不怀好意地笑哼一声,道:“谁说你,我说的是我自己。”

这个笑话一说,众人都无语,顿时场内一冷。

而善于讲冷笑话的张魔君犹不知足,继续道:“对了,有件事我早就想问。既然你都做鬼了,寻常的幻术幻境都奈何不了你,怎么偏偏还能中那劳什子的蒙汗药?这鬼墨一门倒真神奇得紧,应该捉一两只回去拆开来看看,也不知与中原那些尸兵有何异同。”

幽篁吓了一跳,一只手指直指他面门,连话都不会说了:“你你你你你——你怎能如此残忍?”

“反正死都死了,给我看看有什么打紧?大不了拆开来再缝上,说不定还能动弹呢。”

“看看?!只为了看看?!!我现在知道你的的确确是酋调教出来的了,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最多弄出点小伤小痛的,你这是要扒皮拆骨啊——”幽篁简直痛心疾首。

“哼,你以为幽都魔君的称号是白叫的?”张凯枫冷笑。

酋耳中一直听着他们对话,这时“啧”了一声,道:“……怎么是我调教的?凯枫可是堂堂弈剑听雨阁门下弟子。”

幽篁道:“怎么不是?每次你看着魔君时,眼睛里分明写着七个大字。”

众人好奇,都问:“哪七个字?”

酋也不由自主地抬起眼睛看着他。

幽篁高深莫测地一笑,拉长了声音:“吾——家——有——儿——初——长——成——”

酋一听,恼道:“说什么疯话——”当下右手一甩,就想把毛笔戳到他脸上。

幽篁急忙伸手去抢,大叫:“诶诶——都说了那是掌门赠的——”

“我管你那么多!”

张凯枫却在一旁嗤嗤地笑开了,唯恐天下不乱地道:“酋肯定不喜欢,但说实话,我倒真不介意叫他一声妈。”

话音刚落,酋本在与幽篁抢毛笔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回头讶道:“等等,我固然是不喜欢,但……怎么是妈?就算叫也该是叫爹吧?”

这话一说出来,场下顿时一阵沉默。人人都不答话,却人人都一副憋笑快憋死的神情,甚至槐江的脸都由青色憋成黑色了。

酋见状顿时恼了:“——张!凯!枫!这话什么意思!解释清楚!!”

张凯枫笑得更厉害,抱着肚子几乎要打跌,隔了好一会儿才喘了口气道:“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画完了没有?”

酋哼了一声,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但想想还是正事要紧,便不再追问,重新将羊皮纸展开。只见上面墨迹已干,竟是一幅完整的夜明城平面布防图,不仅细节精确,还仔细标明了何处布置了守卫,巡逻路线几何,轮班规律等等。

除了张凯枫和槐江两人向来熟悉他风格之外,其他一众人等见这阵势尽皆呆住。几名在场参与商讨的云麓弟子瞪大了眼睛,更是惊讶不能自已。方才他们见这群幽都将领互相之间打趣逗乐已觉得与平素所知相去甚远,等见到酋露了这一手本事,则心惊非常。

幽篁讶道:“你、你何时把夜明城的情况摸得这样清楚的?”

酋不以为然道:“行军如流水,因地而制宜。故而为兵者,每到一处新地方,将周遭环境、地形地貌观察清楚,做到心中有数,本就理所应当。我在夜明城闲逛了这么多日,若还记不下来,‘善于治军’之名岂不是白叫了?”

玉心则叹道:“——我当初真是太不谨慎,虽曾疑心,却仍然轻易放你入城。幸好你我如今合纵抗敌,否则与你这等心机深沉之人作对,当真棘手之极。”

酋笑笑道:“若论心机深沉,我怎及得上颛顼?就连他那个儿子玄晖,都未必能平手相较。”

幽篁沉默不言,不知为何脑子里忽然想起在困兽刑牢时看到宋御风留下的信,其中评价酋道:“……此獠深明军阵之法,为凡间大敌。”不由心中一动,暗道:“倘若有朝一日,酋不再以幽都王为敌,而是挥军南下,去攻打我华夏之地,那么‘凡间大敌’四字,绝非虚言。”

在场众人却谁都没注意幽篁这番心思,围在那方石周围,开始筹划行动。

张凯枫去捧了一堆碟子杯壶回来,在布防图上一个个排开,用以标记敌我两方势力,口中道:“这夜明城的防御倒是十分高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光是要直接打进月辉广场都要费不少心思。”

酋忽道:“凯枫,你现在仍是幽都魔君之名,若与我们一同前去恐怕不妥。倒不如留在后方瓦解城中布防,为最后的撤离留出通路。”

张凯枫点头道:“也好。这项任务反倒最为重要,留给其他人确实难以放心。”

众人又商量一会儿,最终确定先由玉心去寻找能对抗玄晖的玄阴玉珏。倘若玄晖被制,那君朔能力低微,便不值一提。玉心与玄晖争斗之时,由酋和幽篁在旁掠阵,而众云麓须伺机夺回赤阳玉珏,剩下的人则负责带走狄戎和其他被俘的妖魔。

酋最后道:“……每人各行其是,若有余力便相互照应,若无余力便各自撤退,不要多做停留。”

张凯枫忽问:“倘若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大家该如何行止?”

玉心点头道:“作战之时必然大乱,不好统一发布命令,不如现在便商定清楚。”

酋微一思索,道:“倘若变故,那么所有剩下来活着的,无论当时身在何方,都往南走。”

幽篁疑道:“……南?”

酋道:“……回夜安城去!迄今为止,我依然是夜安之主。我会赋予你们每一个人进城的权限,之后只要我还活着,只要那道结界还立在太古铜门之前,幽都王便绝不能将你们如何。”他顿一顿,又转头朝焓煌道:“……你们也一样,我同样允许你们入城。但在那座妖魔之城里,你们这些十大门派弟子能不能活下来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焓煌笑了一声,道:“不劳提醒。虽然我们云麓门下不肖弟子甚多,但区区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幽篁暗自叹了口气,忽觉感慨。想不到夜安城那座昔日囚笼,此刻竟成了一方避难之地。

玉心道:“如此甚好。那么今日大家都累了,便好好休息吧。明日一早,我就出发去寻玄阴玉珏。”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3 楼主快更~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6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还有人在等啊!最近没啥回复就以为大家很忙没再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4-6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嘤嘤嘤,天天都在等啊!楼楼不要抛弃我o>_<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9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2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4-6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看到这儿就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加油!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009

活跃

629

人气

62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3
发表于 2015-4-6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62

活跃

740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40
发表于 2015-4-7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看,楼主求更新~~~
瘦西湖:紫铃澈、乄卖萌虎丶紫澈、慕丷风铃
跃龙门:紫乄铃澈
三潭印月:紫铃澈
烟花三月:紫丷铃澈
逐鹿中原:紫澈  碧海青天:紫铃澈
瘦西湖:乄卖萌虎丶紫澈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4-8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faust2000
faust2000
faust2000
@faust2000 会心一顶,楼主求恢复日更。每天有空就刷新,不回复催更是怕给楼主施加压力, 一个月一万的点击率还不够说明我们的诚意咩?{:8_528:} 求HE。{:8_52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4-8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几个问题哦:1.北溟之旅是在大荒历543年,大荒历141年颛顼入魔道,SO,夜歌没有上千岁。
2.关于夜安城的结界的人员进入问题始终觉得是个BUG:巴蜀的人贩子可以自由进出结界,为什么被抓去的人就不能?难道是因为像这一章所说,酋赋予了人贩子自由进出结界的权利?那第三章追击酋和幽篁的妖魔能走出夜安城结界也是酋赋予的权利吗?也就是说夜安城结界能困住的只有酋和酋想困住的人?楼主能补上么?
3.还有着一次更的,鬼墨掌门姓司空,不姓司徒。
4.分分全部给楼主,求HE,有肉肉我也不介意。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4-8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几个问题哦:1.北溟之旅是在大荒历543年,大荒历141年颛顼入魔道,SO,夜歌没有上千岁。
2.关于夜安城的结界的人员进入问题始终觉得是个BUG:巴蜀的人贩子可以自由进出结界,为什么被抓去的人就不能?难道是因为像这一章所说,酋赋予了人贩子自由进出结界的权利?那第三章追击酋和幽篁的妖魔能走出夜安城结界也是酋赋予的权利吗?也就是说夜安城结界能困住的只有酋和酋想困住的人?楼主能补上么?
3.还有这一次更的,鬼墨掌门姓司空,不姓司徒。
4.分分全部给楼主,求HE,有肉肉我也不介意。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4-8 20:22 编辑

第二十三章

北溟的清晨总有股沁入人心的凉。玉心站在营地前,与众人辞行。风吹起她的披风,烈烈作响,衬得女子身形单薄,却又有股不输于人的英气。

幽篁不知怎么,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后面半句便立刻止住了没再想,嫌晦气。

玉心本已要走,但脚步顿了顿,又转过身来,似是有什么话在心中盘桓良久。她清了清嗓子,对酋道:“其实……无寐侯,我自小便听过许多有关你的传说。”

酋有些惊讶,挑起一边眉毛道:“哦?”

玉心道:“群魔皆曾言道,千年之前,有一名无极魔最擅排兵布阵,连挑数位诸侯,百战未尝一败。更是在敌人堆叠的尸骨之上建造起自己的华美宫殿,其威势撼动整个北溟,直逼太古铜门。此魔名为——酋。我年幼之时曾心存向往,只惜后来虽也封侯,却因为种种因缘际会,不能亲自与你一战,一直深感遗憾。”

酋闻听此言,不由生出些惺惺相惜之意,笑了笑道:“……你这小丫头倒有意思。若此番事了,你能活着归来,便邀你与我二人凭招式切磋一番,如何?”

玉心点头,郑重道:“求之不得。我此番暂离之时,麾下这许多同伴还需劳烦无寐侯大人看顾一二。祝大人——武运昌隆。”

酋的神色也多出了几分郑重,道:“……去吧。亦祝你此行得偿所愿,一切顺遂。”

幽篁一直跟在玉心身边,出言对酋道:“我有些不放心,昨日已说好陪玉心一起去。这便随她走了。”

酋颔首,并无丝毫不快,只嘱咐道:“……路上小心。”

——————————————分割线————————————

幽篁觉得事情未免也太顺利了些。

他这么想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月辉广场孤光女神高大的雕像下面,一面与酋和众妖魔一起抵御如潮水般涌来的夜明城卫兵,一面旁观玉心与玄晖的激烈战斗。

玉心得了玄阴玉珏之力,化身为孤光女神,银亮的镰刀挥舞起来如同一轮弯月,攻势凌厉已极,所到之处鲜血残肢四散飞溅,敌人无不败退。而玄晖的赤阳玉珏虽然与玄阴玉珏势均力敌,但身边还有个时刻需要支援的君朔,不由就有些左支右绌了。

几乎把君朔逼至死角的是幽篁。他厌恶这个家伙之前的种种小人行径,有意要好好折腾他,便召唤了一众画魅,左站几只,右站几只,围着圈子狠揍。只是君朔时不时地驱动玄晖的元命盘求救,令幽篁行动之间有所顾忌,故而始终不能真正伤他性命。至于玄晖,与君朔素有龃龉,故而只要不是威胁性命的攻击,他是不会拦的。不久幽篁摸着规律,便干脆命令画魅们照脸打,很快就把君朔一副俊美面孔揍得跟猪头一般。

锁在笼子里的狄戎很快被槐江给扯了出来,但他打发走了其他属下,自己却坚持留在原地,一定要看到玉心平安。槐江则背着棺材回到酋身边,一刀又劈开了两只胆敢攻击他主君的狗头妖。

酋腾出手来,回头道:“槐江,你也走!”

槐江一怔,蹙眉道:“主君?”口中答着,却明显没有要走的意思,转瞬又解决了几只偷袭的妖魔。虽然多年来的军旅生涯让槐江习惯性地遵从来自酋的任何命令,然而眼下这个命令却又是他万万不愿意遵从的。好不容易才从酋生死未明的恐惧中摆脱出来,他又怎肯轻易离开,而让一心挂念的主君置身险境呢?

酋叹口气,解释道:“我们的人已有不少撤退到了夜明城外围,那里只有凯枫一人支撑,恐怕有些吃力。接下来的战斗,普通的妖魔就算在场也只能充当炮灰,不必浪费兵力。所以我需要有人把所有剩下来的部队组织起来,带领他们一起回到夜安城。”

槐江点头,随即敏锐地反问:“那主君您呢?”

酋道:“我未必会回去,但此处事情一结束,必传信与你。”

槐江微一思索,道:“主君有令,属下自当遵从。只不过……”他指了指站在一旁还在锲而不舍折腾君朔的幽篁,声音一冷,“主君要好好保重自己。万一没能得到主君的消息,那槐江便是寻到天涯海角,也要宰了那边那个小子!”

幽篁顿时不忿道:“喂!好端端地关我什么事?!”

槐江道:“若非是你,主君如何会插手今日之事?故而你若不能护得他平安,我定饶不了你!”

幽篁道:“好说好说!谁要想伤他,先得跨过我的尸体!”

酋摇头叹道:“你早就是尸体了!本侯又何须你相护?”转头对槐江道:“速走!”

槐江抱拳后退,须臾隐没在烟尘之中。

而玉心这边看到狄戎无事,也是精神一振,招式又加快几分,入眼只是刀光乱舞,几乎看不清动作。玄晖应付得更加吃力,一柄长剑连连格挡,不过须臾便被挑飞,败下阵来。他往后连跳两步,避开锋芒,抱拳微微行了一礼道:“孤光女神武艺惊人,巾帼之力不让须眉,玄晖输得心服。”

玉心一顿,镰刀旋了几个圈子收在身后,独立于广场中央,轻舒了一口气。

——这便结束了吗?

玄晖拉着君朔退到一边,君朔此时已被幽篁在体内种了一粒墨种,时刻有性命之虞,不由对玄晖怒道:“你这无用的家伙,怎么——”

玄晖坦然道:“打不赢,有什么法子?”

月辉广场的众妖魔守卫早就被揍得不敢上前,只在远处松松散散地围了一个圈子,随时准备着四散而逃。酋哼了一声,习惯性地袖起双手,一脸“你们这群小杂碎跟本侯我的部队相比简直一无是处有眼色就快滚别惹本侯心烦”的表情。

玉心则快步回到狄戎身边,忽而一个踉跄,随即脱力软倒。她本就有旧伤,加之玄阴玉珏对身体损耗严重,此刻心神一松便再支持不住,孤光化身倏忽消失,恢复了原本魔族少女的模样。狄戎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她托在怀中,急道:“玉心,玉心!你还好吗?”

玉心重重喘了几口气,想自己重新站起,却又失败,只得道:“我……我……狄戎,玉心……只能护你们到此了……”

酋一言不发,伸手捉住玉心腕脉一探,修长的眉毛立刻蹙了起来,面色愈发凝重。

狄戎和幽篁同声问道:“她怎样了?”

酋摇了摇头,道:“油尽灯枯之相。大约……”

还未及说下去,焓煌和身后几名云麓弟子抢上前,急道:“快些!趁现在,我们得把赤阳玉珏夺回来!不然等那玄晖一会儿恢复了元气,可就前功尽弃了——”

幽篁一想正是如此,便要一同冲上去,忽然身周一冷,一种极为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浑身不自觉地发颤。几乎同时,酋也一拽他肩膀,把他拖了回去,叫道:“且慢!”

幽篁一怔,因为他从未听酋说话时用过这样的语气,除了紧张、焦急、疑虑之外,竟还多了几分几乎从不可能在这位以英勇著称的战将身上出现的——恐惧。

——能令酋都感到恐惧的人……

半空中忽然黑云凝聚,暗影翻腾,一道装饰着枯骨的黄金王座蓦然闪现,身着华贵黑色王袍的身影端坐其上。满头银发一丝不苟地拢在金色帝冕之下,长长的珠旒在冠前垂下,随着动作撞击不止,发出金玉之声。那人抬头,面孔俊美无俦,一双狭长的凤眼却暗沉如无底深渊,仿佛埋藏着着世间最深沉的阴鸷与怨恨,只是当面对视一眼,都几乎能将人冻住。

——幽都王现身。

评分

参与人数 3活跃 +2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一梦梨花書画意 + 2 + 2 更新奖励,辛苦啦
鸩酒流香 + 3 每天的分分全给楼楼\(^o^)/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1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3# 鸩酒流香


1、我也认为夜歌绝对木有上千岁。但是剧情台词里,夜歌一直说“我几千年来”Blablabla。。。这里只能是网易设定错误。其实按照网易设定,酋所谓“千年前的惊世一战”应该就是跟幽都王对阵的那一战,但这里也有问题,因为时间对不上,所以我也只好假设是不同的两场战役。

2、关于结界,我认为原本的设定应该是得到酋允许的人可以自由进出结界,只有酋自己无论如何出不去。人贩子应该是得到了许可的。关于第三章,这文对于那几个擅自追击的妖魔的设定是:他们在夜安城的地位能力与槐江相当,也就是酋手下能力最强的承影魔这一级,所以才有不臣之心。之前执行各种命令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可以自由进出结界的许可,所以这里他们可以走出城去,而那时候酋重伤昏迷,也不可能再把他们困住。

3、司空司空司空。。。纯粹笔误,谢谢捉虫。回去我一定会被掌门血墨杀。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4-8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5# faust2000


    七星唤魂全力支持楼主,随便你家掌门杀。每天来会心一顶保证楼楼不会被翻到第二页。楼主加油。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4-8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5# faust2000


    酋还有一场和孤光的战争吧?酋和荧惑侯向孤光臣服。大荒历前300年孤光现世,到大荒历543年,843年勉强够得着“千年前”。{:8_522:}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69

活跃

21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0
发表于 2015-4-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的文!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4-8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幽都王出现之后玩家就被传回了西陵城,这里该不会是两人一起被传回去了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9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2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4-8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时候貌似是隐逸云和玉心保护的玩家,玩家才没事的……
于是这儿难道是酋美人和玩家组织了绝地大逃亡活动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