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紫夜苍梧

[小说美文] 【天地难容】(长篇腐向,CP:玉莫;草金草)【8.15更至最新六十一章】

[复制链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0# 暮雨?青夜


    啊,对啊0 0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3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都很喜欢天草,我总感觉他的自始至终的一人一剑,孑然一身是一种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曲终人散。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3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就是,楼楼加油~\(≧▽≦)/~一直在关注你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2# 淮安


    可惜他不是真洒脱……只是没有那种执着的勇气,好也不好,也许安安稳稳就过了,但也会失去很多东西,看他会不会成长,会不会有机会选另一条路吧╮(╯▽╰)╭毕竟还年轻啊天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4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扑倒抱住楼楼,文文细腻生动又还原
确实楼楼说的没错,天草不是真洒脱,他只是没有执着的勇气。他的执着是汐风是秦筝,是自由。那样自由自在的一个人,也不会就是这样留在一个人身边,况且他的汐风之间的代沟太深太深,汐风手上沾染了太多鲜血,他们中间相隔着白骨如山,血流成河。这是天草无法接受的,而且为了帮助玉玑子夺取天下汐风也一定不会停下脚步,天草也不会接受汐风给的天下。因为天下害死了秦筝也夺走了汐风。所以个人觉得最适合他们的结局是各安天涯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4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失去,为了心里那份名为顾汐风的执念,取代剑阁弟子萧逸云的是孤鹜剑客天草。他没有抛弃剑阁,然而剑阁已容不下他,甚至为了不牵连师门,否定自己。他说这是因为秦筝嘱托,但是我不相信那是在他知晓顾汐风全部的阴狠与算计之后还愿意为他披荆斩棘的原因。是顾汐风这个人在萧逸云这个人的世界里添上了色,他放不下,甚至也舍不得忘掉,为顾汐风做的一切他从未后悔过,无论失去或是自己丢弃,他都要保护汐风,想来这是他唯一肯正视并认可的执着了。
其实一直很心疼小红毛,但我想有着那份执着的他内心一定也是温暖而满足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4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回复完了,好不容易打出来一大段居然要登录,差点就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了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6# 淮安


噗不过想想小红毛也挺走运的,坎子不算计他……立场这个东西,小红毛倒是挺看得开的,不过底线就不好说了。小红毛要和坎子在一块就必须成长,我自己是觉得他是个自我保护意识挺强的人,给他两条路选他就不会选更难走的,跑去燕丘放羊吧,看着洒脱其实还是看不开,他继续这样下去,他所求的“自由”也是根本求不到的,换了一种缓和的方式在给自己做个牢笼,也不见得能得到多少真快乐。

能够有机会成长的萧逸云才有可能真正潇洒肆意去随心而动,某种角度说,跟顾汐风在一起不一定就等于认同他行事作风,你追逐的理想和我追求你之间相处有一个平衡点,更何况还有尘埃落定的一天,只是现在的小红毛是找不到的,能做到不因为秦筝的事恨顾汐风甚至还去救他已经很心大了。

勇气这个东西,很多时候不到绝境,不失去很多,是难以发掘出来的,如果小红毛无路可退,如果他已经身在绝境,他心里最想抓住的东西才能真正被他所正视。毕竟小红毛算是NPC里面最普通的一个人了,也不能指望他和那一帮苛刻环境下长出来的男神们有一样的勇气和执着度。索性他年轻嘛各自天涯是中场并非结局,好歹还都活着呢,人又怎么可能几十年如一日一沉不变,看机遇看缘分咯。

还是年轻啊,如果是玉玑子和莫非云,一样会面临立场和未来选择,但就绝对不会有他俩这问题,考虑问题的时候出发点先从对方,而且观点成熟思绪缜密,什么时候草金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就不必要如此捉急了嗯= =!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5-5-14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8# 紫夜苍梧


    谁能给个微博连接╭(╯ε╰)╮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9# 水袖轻舞为君歌


    我围脖叫这个:紫夜_苍梧……贴链接不会被吞?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5-5-14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0# 紫夜苍梧


    木有被吞哦(⊙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1# 水袖轻舞为君歌


    (⊙o⊙)搜这个ID应该能找到我吧嗯……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14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8# 紫夜苍梧


    这种前途堪忧的感觉,真想给金草点蜡╮(╯▽╰)╭
对于莫师傅,我的印象停留在他对玉玑子说的那一句:现在的你,早已为我所不容。他对玉玑子理解爱护和包容我可以理解,但是想象一下他俩深情款款柔情四溢的......搅基,我我我觉得这种奇怪的违和感怎么回事。虽然一直觉得师徒恋灰常美好,但是对他俩想象不能(捂脸逃走,玉莫党表打我嘤嘤嘤)咳,玉莫从相爱相杀再到想亲相爱也是极好的(认真脸)⊙▽⊙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3# 淮安


    = =你看错了吧……那是被太一控制的师父邪影,根本不是莫师父本人……师父本人没有对玉玑子如今走的路有任何否认的意思,请看南海任务和黑白羽,即将来的二周目会更明确表示……他俩能相杀地起来这世界上也没啥不能杀的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5-5-14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2# 紫夜苍梧


    找到亲了→_→,但是还在苦逼的翻页╭(╯ε╰)╮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849

活跃

3543

人气

30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750
发表于 2015-5-20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好想知道玉莫若是在烟雨楼见面,是怎么样的~
琴歌酒赋。

1509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6
发表于 2015-5-20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4# 紫夜苍梧


    嘤嘤嘤,为我自己的智商点蜡⊙▽⊙,楼楼何时更新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23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6# 啊拉的哟哟


    莫师父惊恐脸:WTF徒弟弟你居然成了开窑子的老鸨?!

鸡哥:……………………………………哦不,师父你听我解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啊拉的哟哟 + 1 #127 我不听我不听~!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23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缥缈寻仙迹


  传说中,幽州缥缈峰那高耸入云的顶端是创世仙人玄素居所,但此处人迹罕至,入山之路更是难寻,再加上幽都势力在幽州的渗透和山中仙童的阻拦,就算仙人的传说从未绝于人耳,也少有真正能寻得仙人踪迹之人。
  
  玉玑子沉默地独自策马走在缥缈峰崎岖的山道上,这里刚刚下了一场雪,银装素裹的缥缈峰比平日里更像是仙境,但对玉玑子而言,这样的美景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只是会推慢他的行程。
  
  烟雨楼的事没了下文,追出去的门徒无功而返,而那时候他已经离开,并不欲再插手。
  
  王位权利,君临天下从来不是他的最终目标,最多只是他实现愿望的手段而已,而当他站在如今的位置,那些曾经作为王朝二国师必须追求,牢牢抓在手里的东西也早已不重要。
  
  积雪让马匹行走起来很困难,玉玑子并不畏惧寒冷,仍是紫衣斗篷的装束,行至半山腰巨石洞,只见一绿衣小童立于巨石门前。
  
  小童一见玉玑子,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惧怕,却又强忍着不愿表露出来,显得有些古怪,他仰起脸喝道:“你又来做什么?”
  
  玉玑子没有勒停自己的马,继续向前走,小童见他并不理自己,有些恼怒,追上去拦在他面前,拧起眉头。
  
  “这里不欢迎你,你又要来烧了玄素师父的画吗?”
  
  玉玑子停下来,他这才将收在斗篷里冷冷的目光投向小童,声音倨傲:“本座的事,何须向你交代。”
  
  “你——”小童作势就要动手,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压制性的力量太过强大,更带着黑暗异常的负面色彩,让他完全动弹不得。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紫衣男人抖动缰绳,毫不在意地绕过他,慢慢消失在巨石洞深处。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缥缈峰,而上一次到来的经历算不上愉快,仙童如此态度他不意外,也不在意。缥缈峰从山脚到山顶的路程很长,即使玉玑子的坐骑并非凡物,也需要走上好长一段。从巨石洞中出来,玉玑子微微抬起头,顺着蜿蜒的山路、悬空的索桥向上看去,目光冷冽。
  
  那里是白露菡曾经跟随玄素修行的地方,创世主神玄素长居之地,也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玉玑子收回目光,一人一马静默地前行着,像个孤独游走在世上的苦修者。
  
  “玄素师父,您为什么不拦下他呢?他要是再来烧了您的画怎么办?”山顶上,另一小仙童撇撇嘴问玄素道。
  
  时常对空挥毫的玄素转过身,语带笑意:“画没了,再画就是。”
  
  “多可惜呀。”小童还是颇为不悦,玄素却只是摇摇头不再说话。
  
  玉玑子见到玄素时,他并没有在往常的地方作画,而是坐在房间内,面前摆着棋盘。
  
  翻身下马,玉玑子不紧不慢走到玄素对面,对这个创世仙人,他没有其他凡人从心底敬仰,也没有对他所拥有力量的畏惧,所以才能不卑不亢,不喜不怒。  
  
  “仙人今日好兴致。”玉玑子拂下斗篷坐下,拈一枚白子于指尖道。
  
  “呵呵呵……闲来无事,也是乐趣。”玄素乐呵呵笑着,“不知可否与老身切磋一二。”
  
  “自当奉陪。”
  
  玄素于玉玑子不同,他并不亲手拿捏落子,只是抬手隔空操纵黑子起落。
  
  玉玑子的棋艺入门还是昔日在莫非云身边学会的,只是那时他只是粗通皮毛,并未领悟其精髓,真正懂得博弈,反而是在他担任王朝二国师之后。
  
  朝堂中暗地里的厮杀某种角度同棋盘上的博弈异曲同工,国师府从来不是什么安乐窝,他的棋着就如同他的行事风格一样,善于韬光养晦,谋定而后动,一击必中,不给别人丝毫翻身的机会。
  
  玄素给人的感觉要比其他两位创世主神和善许多,落子间偶尔还会发出低笑声;他的棋着要明朗许多,淡定随性,对输赢并不在意。
  
  “我前几日路过雷泽有个小村,见到一女娃儿。”玉玑子落下一子,状似不经意道,“那孩子额上胎印倒是颇为特别。”
  
  “呵呵……”玄素低低笑了一声,“那可是个好孩子。”
  
  玉玑子眉头微动,又落下一子:“仙人也见过她吗?”
  
  “老身已经很久没离开过这里。”玄素悬一子于半空,“许是很久之前见过。”
  
  玉玑子沉默不语,敲下一颗白子落在棋盘,“咔哒”一声脆响。
  
  一局结束,互打平手,不分输赢。
  
  “这一局很是痛快。”棋盘上的黑白子已经被仙童收拢好,玉玑子坦诚道。
  
  玄素接话:“你的问题,已有答案?”
  
  “多谢仙人指点。”
  
  玄素点点头:“老身与天地同在,所阅生灵无数,而你是最特别的一个。”
  
  玉玑子看向他,一向冷淡的目光中微微变了颜色。
  
  “你所行之事在旁人看来无不离经叛道,你所获得的力量也已经接近一个人的极限。”玄素缓缓说道,他微微挥动手臂,两人旁边的屏风就变了个模样,本是水墨画的屏风现在却成了一灰衣小童。
  
  那是幼年的玉玑子。
  
  “你还能记得,你最初的愿望吗?”
  
  玉玑子看向那个年幼的独自站在废弃之园的孩子,眸子暗了暗,他毫不犹豫答道:“最初的愿望如果已经无法实现,那么去完成另一些愿望又有何不可?”
  
  玄素再一挥手,灰衣小童便消失不见,屏风也恢复成平日里的模样。
  
  玉玑子站起身,向他告辞。
  
  只是他没有立刻离开缥缈峰,而是继续向上走了一段,来到曾经白露菡修行之地。
  
  昔日的舞剑少女已然死去,而总是跪在她面前的追求者也已经不见了踪迹,只剩下茫茫白雪覆盖着这个小亭子,放佛什么都没存在过。
  
  对于白露菡,他并不责怪她净化莫非云邪影的行为,却很难在这个地方不去想起来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影子。
  
  玉玑子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起,阴郁的脸上露出些许怅然的神色,最终,他戴上了他的斗篷,牵着他的坐骑,孑然离去。

【这章要修改,不过一直忘了改………………】
[img][/img]

424

活跃

209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17
 楼主| 发表于 2015-5-23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平遥遇故知
  天草牵着小双慢慢走进热闹的平遥镇,身上穿着最普通的粗布衣服,长剑被严实包裹好挂在马腹,一头红发随意扎在脑后,英挺的眉目间略带一抹忧色。如果不是旧时熟悉他的好友,很难认出来他就是当年为了金坎子叛出弈剑,手持天逸一身正阳战甲的孤鹜剑客萧逸云。
  
  他从来不是弈剑听雨阁优秀的后辈弟子,就连在江湖人口中传出名声,也是因为玉玑子的首徒金坎子。云麓一战之后他就销声匿迹,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他本名萧逸云,也不会有人记得他的样貌。“天草”这个名字就像是突然炸开的烟花,惊鸿一瞥再没了影子,也许还会有人津津乐道那些真假难辨,夹杂着风花雪月的,关于他的故事,可他再也不会是壮志绸缪少年侠士誓要追杀的目标。
  
  他和所有弈剑门人一样,心中追求自由,可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放不下、舍不得、求不到。
  
  平遥镇是中原有名的大镇,天草从燕丘一路而来,打听到不少消息,也已经去过好几个比较大的村镇。
  
  幽都妖魔仍旧驻扎红石峡按兵不动,玉玑子势力在上清峰一役后被暗地里进行了清洗,目前尚无任何动作;而云麓、太虚两派连带一些朝廷的人都在医馆、药店布下眼线,金坎子重伤之下必然急需药材,他们想要守株待兔,但一连过去将近半个月,却没有丝毫收获。
  
  天草很了解顾汐风,他这样的人即使落到这步田地,仍然不会放弃一丝一毫反扑的希望。中原势力被肃清,他与人联络、获取消息的渠道也少了很多,为了及时得到最新事态进展,他一定不会躲在乡野小村,而是选择一个四通八达人流混杂的大集镇。
  
  大隐隐于市,以顾汐风的演技,这根本不是难事。
  
  只是他身上的伤……
    
  天草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无异于大海捞针,可能根本不会有结果。再说……就算真的能找到人又能怎么样?顾汐风只要还活着,怎么会需要他的帮助?哪怕是当年被十大门派的人追杀到绝境,他没有出现,顾汐风也未必不能活下来。
  
  这些他在听到顾汐风失踪的消息之时就很明白,只是他还是头也不回离开了那个让他才觉得有一些归属感的草原。
  
  顾汐风从来不是良善之辈,如果他真的死于这场事变,恐怕所有人都会拍手称快;天草想起那个人惯穿的白袍,那个悄无声息葬在桃花中的女孩儿,又或者其他死于战乱的人,心头微动。
  
  哪怕他什么都做不到,他至少要确认对方确实还活着脱离了危险,弈剑向来随心而动,他不会违背自己的心。
  
  天草坐在平遥镇一家小摊上沉默地吃着面,一边的老板热情地同其他客人招呼着,却有眼色地没有打扰他。他已经想办法悄悄在镇子里打探了一番,最近并没有什么外来人定居在这里,也没见着什么长得特别好看的陌生男人,镇上的药店医馆也没有接待过受了内伤的病人。
  
  似乎又是无功而返,他看着眼前还剩大半碗的阳春面,觉得有些食不知味,但他还是继续吃下去。
  
  “天——!萧师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亮女孩的声音,那是个穿着绿衣服的年轻姑娘,看见天草显然很是兴奋,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闪着雀跃的表情,不可控制地喊出第一个字之后,很聪明地转了个弯,隐去了对方的姓名。
  
  天草看向对方,也很意外:“问枢?”
  
  “真的是你啊……”问枢走过来拍了一把天草的肩膀,“我还以为你潇洒地不知道回头了呢。”
  
  他乡遇故知总是会让人心情好上很多,天草爽朗一笑,示意对方坐下:“潇洒?我可没那个本事。”
  
  问枢是冰心堂理药的女儿,因为父亲系毒王伏枫一派,她随母亲回到冰心堂之后过得并不算愉快,这个姑娘生性开朗,后来索性离开了门派、母亲,自己闯荡,因为这样认识了当时已经成为孤鹜剑客的天草,两个人脾气相投,倒是成了朋友。
  
  问枢撇撇嘴:“你还不潇洒?你一走这么多年,也不打招呼,谁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我听说,你师父君蔚前辈还老念叨什么,什么,那个兔崽子要是回来看我不削死他。”
  
  天草忍不住笑起来:“我师父从小到大没少削我,他这么说我可就更不敢回去了。”
  
  “你是真不想回去还是装的,你自己心里清楚。”问枢叹了口气,毫不客气道,“说真的,怎么会回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天草早就习惯了她这样不给人留有余地的说话方式,他一推面碗转头对问枢道:“想吃什么?”
  
  “你总是这样……”问枢对他这幅样子既无奈又没有办法,“不说拉倒,我还不愿意听,说好了啊,这顿你请,我吃多少你也不许跟我急。”
  
  天草苦笑:“我是不打紧,就怕这顿吃完咱们俩都得给老板做苦工了。”
  
  问枢终于笑起来:“骗你的,我吃的比你好多了,你……”
  
  她的话没说完,突然紧邻着的一桌爆发了孩子嚎啕大哭声。
  
  天草和问枢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不知道为何跌倒在地上,摔破了双膝。
  
  问枢显然是认识这孩子的,她一个箭步就上前去把孩子扶起来,熟练地从贴身的药篓里取了些药粉给孩子洒上。那孩子大概是真的摔狠了,一直在哭,还含混不清地说着要去找什么“先生”。
  
  天草道:“你认识这孩子家在哪么?我抱他回去。”
  
  问枢摇摇头:“小东子是孤儿,只有一个奶奶,镇上大家照顾他们祖孙俩,让他们住在书院里,平时就靠奶奶给书院做些清扫活计。”
  
  问枢帮小东子把伤口处理好,又哄他说带他去找“先生”,天草在一边耐心等着,时不时也去逗他两下,等到他终于停止了掉金豆,才一把抱起还在小小抽噎的孩子。
  
  “他说的先生是什么人?”问枢在前面带路,天草问道。
  
  “哦,先生啊是镇上的教书先生,”问枢想了想,“是个很温和的人,又长得好看,颇得孩子喜欢,平时对小东子很照顾。”
  
  平遥镇的书院说大不大,离小摊也不算远,两人走到门口,就见一身形修长的青衣年轻人,正背对着他们悠悠然打理着书院的花草。
  
  问枢一见此人就加紧脚步上前道:“先生!还好你在,小东子摔坏了膝盖,正闹着要见你呢。”
  
  她没有看到,跟在她身后,抱着孩子的天草,一瞬间僵直的身体和复杂起来的眼神。
  
  哪里是什么教书先生,这分明是顾汐风的背影,他怎么会认错!
[img][/im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