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人品山居士

[小说美文] 【天下3相关】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可不可以别再那么逗比[7/7更新15

[复制链接]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楼主| 发表于 2016-5-2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joyice400 发表于 2016-5-23 09:42
我真的不想大周一的早上来催更的。。。。

没时间,连续两周没能正常休周末了,天天晚上六点多回来,吃完饭就只有睡觉的力气。在工作没有办法,实在没什么时间能写文……等等吧,六七千字的一章你们5分钟看完,我得写三天,何况并不是每天都能有空写东西。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封仇 + 5 忘了甩浮云....

查看全部评分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6-5-23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223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2
发表于 2016-5-24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贫道也只看看,继续潜水=w=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楼主| 发表于 2016-7-7 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15.一路疯癫


  一支小队,全部成员都自带战斗技能和配套武器,弹药无限,具备游戏包裹,队长还自带种地系统,出任务之前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热武器既搞不到也没人会用,能找到的冷兵器则跟他们的技能不匹配,这个问题落到个人头上自行解决。补给是个大问题,虽然能种地有新鲜农作物产出,但便于携带和食用的方便食品也需要大量准备。比较熟悉厨房的澹台宁带着只会煮方便面的彭烈风在厨房里做烤饼、蒸馒头,又煮了酱肉,腌了咸菜封在玻璃罐头瓶子里——足足准备了一整箱的腌菜,出门在外不方便起灶的时候就靠这些干粮了。

  饮用水也是一大问题,总不能要喝水的时候就回家园去池塘里打水吧——李虞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云淼。仓房里堆放了数量惊人的一次性饮料瓶,云淼负责清洗瓶子,然后罐装饮用水。对他来说这种任务还是很轻松的,一个上善若水,放出来的水龙盘旋过后堆在周围的瓶子就清洁如初了。他又学着李虞在池塘边做了压力泵,上下按压摇杆,管子里就流出水来。现在他能召唤的小草娃已经有巴掌大小了,个头虽然不大,却沉得很,跟同体积的西瓜差不多重量,这个长得像个脑袋上开了花的萝卜头一样的家伙物似主人,是个闲不住的,没事就喜欢在地上蹦跶,云淼干脆把草娃放在了压力泵的手柄上。水流虽然时断时续,但总算不用自己压那个摇杆了,省了许多力气。

  李虞则窝在家园里盘点农产品。自从他开始折腾着在家园里搞无土栽培,到这会儿也超过半个月了,时令的瓜果蔬菜收获了不少,全都混放在筐子里,这回他把所有产品都倒在了院子里——足足几十筐的蔬菜水果,小院中俨然一片蔬果的海洋,看着都让人头晕目眩。他就可着劲儿把东西往包裹里收,反正系统会自动归类整理,哪一个品种叠放到上限了,就堆进准备好的纸箱里,用记号笔标注装箱日期,食品种类,这样依次整理,忙了足有半天才从叶子堆里爬出来。他现在无比盼望着能够积攒出一块能量结晶,想办法弄个管家,让他从繁忙的收割和分类工作中脱身出来。

  西山老妖队初期组建时有五名成员。其他人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唯一不是人妖的成员楼冰正坐在厨房里,面对一把尺余长的西瓜刀,满脸的生无可恋。厨房很大,另外那边澹台宁正搂着彭烈风教他怎么擀面饼,充满粉红泡泡的气场简直亮瞎人眼,楼冰不小心往那边看了一眼,表情更加生无可恋。

  厨房门“吱呀”一响,探进来个剃着板刷的脑袋瓜,来人面容稚嫩约莫只有十六七的样子,招风耳,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就是满脸的机灵劲儿。粉红气场的组合根本无视外周环境,当然也没有理会钻进厨房的人,少年身子一扭关了门,直起腰时方看得出身高十分可观,细长条儿的身形,除了满脸的青春痘有点破相,论五官、身材和神气,还称得上有点小帅。他对着楼冰嘿嘿一笑,悄声道:“哥,你们明天出门儿啊?带我一起呗,出去玩……啊不,是给你们帮帮忙啊?”

  “跟大姐说,他才是队长。”楼冰叹了口气,伸手握住西瓜刀,试探地挥了一下,脸上一成不变的生无可恋。

  谁知楼冰话音还未落,李虞已然推着门走了进来,径直奔着水池去,拧开龙头边冲着满头满脸的泥土和树叶,边用沾满水的手指头往他脸上一弹。“教育你几遍了,叫哥!还有你跟小睿只能去一个,家里得有人坐镇。”

  闻言他们的小表弟眼神一亮,充满企盼地看向楼冰。楼冰抓着西瓜刀又甩了两下,无奈道:“程睿你去吧,再不济还能清障。我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出去也没意思……”

  “耶!哥你最好了!”程睿乐得原地蹦跶了几下,冷静下来后发现“大姐”嘴里咬着张刚出炉的烤饼,站在打开的烤箱前面维持着半转身的僵硬姿态,正一脸“妈的智障”的表情看他,这才尴尬地咳两声,一抹脸换个低沉的嗓音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Magneto……”

  李虞把烤饼从嘴里拿下来,随手一根钢筋塞进程睿手里。“老万,试试手,给你哥掰扯个趁手的兵器出来,他这个没有剑的剑客也挺不好混的,帮他一把。”

  程睿傻眼了,他也就拿厨房现成的菜刀摆过剑阵,或者趁着天黑没人看见偷偷玩两把凌霄飞车,金属单质提炼和再次塑形这种技能根本就没往训练日程上提过,李虞指望他跟万磁王似的真能把金属当橡皮泥捏,这还真有点难度。遇上问题就会一铆劲儿钻进去的程睿小朋友开始专注地考虑如何捏金属,边想,边时不时对着钢筋暗自使劲儿。直到在厨房里进行汇合的小队成员把干粮和水都分装完毕,又弄好一大锅什锦炒饭端出去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他还以思想者的姿态蜷在厨房角落里,对着钢筋发功。

  出发时李虞还是决定带程睿去省城走一趟,毕竟楼冰以前几乎总是宅在家里摆弄电脑,现在终于有机会跟他们出去闯闯,绝对不肯再留在家里。程睿却恰好相反,常常跟着父母出去旅游,年纪不大去过的地方足足能覆盖半个中国,再加上还在读高中,不管日后有没有高考,文化课学习不能耽误,他决定让程睿留在家里当保镖,所以趁现在有机会最好出去磨练一下技能。

  临走时到处都没找到楼冰,寻遍大院才在后院角落的工具间里找到正用锤子砸钢筋的楼冰,钢筋一头被他用布条和碎毛毡包裹、缠绕,另一头顶端磨得略尖,勉强呈现出剑的形态。李虞看得哭笑不得,阻止他道:“我去古玩市场给你淘两把剑回来不就得了,你还真要拿这玩意硬掰啊。”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拿这个练两趟。”楼冰看着还挺执着的,李虞无奈,从包裹里找出斩空剑,想交易却根本没在楼冰的头像周围找到交易按钮,他没办法,把剑装备上拿出来,“唰”地手中就凭空冒出一把闪着酷炫紫光,形制简洁的长剑。楼冰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游戏里的道具在三次元实体化,吓得合不拢嘴。李虞手指一拨将剑身反转,把剑柄塞进楼冰手中,可随着他松手的动作,那把闪亮如紫电惊雷的长剑又倏然湮灭在空气中。

  李虞摇了摇头。“看来在我手里实体化的道具还是不能独立存在。等我回来吧。”

  楼冰看看自己空荡荡的手掌心,惆怅地点了点头。

  去省城的路不算很近,如果能上高速公路,大概8小时的行车时间,如果是发生变故之前搭乘高铁,还不到4个小时。考虑到高速公路很可能被逃离城市的大量私家车堵塞,那么壮观的场面下就算带着清障万能的程睿也不好施展,李虞听从了经常出门自驾游的姨夫的建议,走省道和国道,毕竟分支多,哪里拥堵了还有机会绕路离开。就是路况不太好,保养不及时的路面常有坑坑洼洼的地段,颠得满车人晕头涨脑的。

  加上彭烈风又喜欢开快车,仗着她这改装车底盘高性能好,路面有坑也不避让,整整一上午的赶路过程简直是种说不出口的折磨。就连从来都无原则力挺彭烈风的澹台宁都有点承受不住,劝彭烈风下午休息一下,换个人开车。

  “换谁开?反正我不会,也没驾照。”云淼啃着夹了酱肉刷了辣酱的烤饼,边说边吃。到中午时,他们在路边停了下来,车里有电源插座,李虞拿出微波炉把前一天准备的干粮加热一下,用汤包冲了一大碗紫菜汤,便捷午餐就准备好了。

  “阿宁让我下午休息。”彭烈风道。澹台宁爱怜地摸了摸她头顶,把被风刮得翘起来的几缕银丝抚平,跟着低声道:“我就没碰过车,你们看看下午换谁?”

  疑似被全员凝视的程睿茫然道:“我还未成年,没考驾照啊。”

  这下被凝视的成了李虞,他坐在最外边,身旁是扇乎着火红色大翅膀的炎凤,手里拿着用金属筷子穿起来的馒头,正哄着炎凤张嘴喷火给他烤馒头。感觉到大家盯着他和烤馒头的迷之目光,他迅速把馒头送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肯定不会有人抢食之后才一脸无辜道:“你们都看我干啥?没有烤馒头了,我就烤了这一个。”

  “我不抢你馒头……”云淼吞着口水道。“我们说的是下午换个人开车,大虞你是不是有驾照?”

  “我有驾照,但我没上过道。”李虞一脸的无赖相,目光瞄准彭烈风,“怎么,小风下午不开了?”

  一群人动作一致地摇着头,澹台宁淡定解释着“让她休息一下”,云淼则在他们的系统面板上用密语疯狂刷屏:“可别再让她开车了,我肝儿都要颠出来了!师傅救命救命,江湖救急啊!”

  看这架势李虞终于懂了,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下午练车,反正早晚都得自己开……”

  午餐时间后,一车人陷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地狱。李虞那个堪称奇葩的人物,当年在老妈逼迫下去考了驾照,但是他懒,上班要选离单位近到可以走路上班的地方租房子,去远一点的地方一律公交车或者打车,按照他的思维,坐公交车还能偷懒睡觉,自己开车多累啊,所以自从拿到驾照之后就再也没摸过方向盘。隔了六年,他还能记得怎么起步换挡已经算是记忆力很好了。

  彭烈风坐在副驾的位置一边指导如何开车一边看着地图指路,感觉心好累,比她自己开车都累。李虞倒是很看得开,“比我玩极品飞车强多了,至少没撞路灯没翻车,你们就放心吧。”彭烈风看着坚持压在中央双黄线上向前行进的吉普车,感觉到理智正在逐渐远去……

  就在彭烈风准备爆发的前一刻,坐在后厢里放下来的折叠长椅上的程睿指着车后道:“哥,后面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谁啊?”李虞往侧视镜里看去,只见一个脑袋上戳了两只长角的男人,骑着辆摩托车跟在他们后面跑,挡风罩子上面蹲着团圆圆白白的东西,看着跟云淼总往裤兜里藏的那只草娃十分像。“嘿,小淼起来了,看看后面那厮——”

  云淼和澹台宁在后厢里并排躺着睡午觉,程睿实在是因为之前这辆车一直在走“S”型路线吓得小心脏突突跳,紧张得不行才坚持坐在长椅上面。李虞喊了两声没把云淼喊起来,倒是再次激怒了彭烈风:“哎哟喂我的大哥你倒是看路啊!开车时能不能坚持目视前方?方向盘!你别俩手都离开方向盘啊!”在她的怒吼之下李虞颇感遗憾地收回了试图戳云淼脑袋的那只手,迅速把沿着斜线往路边油菜花田里冲的车拐回右侧的行车道路上,这一个大弯急转,程睿差点没坐稳扑到车厢里面,及时抓住车顶的拉环才稳住身子。车厢里午睡的两个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就听“咣咣”两声响,云淼哀叫着爬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翻车了吗?哎哟撞得好疼~大虞你干嘛啊~”

  “刚刚手滑一下,方向盘脱离了我的掌控~”李虞毫无诚意地解释着。“哎哎,小淼快看后面跟着我们那个,是不是龙巫啊?”

  “哎?”云淼这才注意到车后追逐的那辆摩托,这会离得更近了,连10米都不到,那男人脑袋上两根冲天小犄角看得特别清晰,蹲在挡风罩上的白萝卜团子也看得一清二楚。云淼哈哈笑着唱了起来:“我看像,嘿嘿嘿嘿,我头上有犄角~有犄角~”

  “快别唱了,暴露年龄。”澹台宁抬手就往云淼后脑勺上扇了一下,十分冷静地制止了他的丢人行为。“我看人家只是想超车不知道从哪边超,给他让条道吧。”

  云淼有些不甘心,趴到驾驶座椅背上戳着李虞的肩膀道:“大虞,不去加个好友?正好系统平台都一样。”

  “啊?”提到加好友,李虞缩了一下脖子。“不用了吧,我都有你了还要别人干嘛。”

  “虽然这话我爱听,但是……你纯粹是社交恐惧症又犯了吧?”云淼颇有些不屑地斜眼瞥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就是加个好友能要你的命吗?”

  李虞摇着头,决定拼死抵抗。“不!我不加!有种你让我停车啊~”

  “那就停车!”云淼伸手去掐他脖子,李虞一边挣扎一边踩油门,吉普跟打了鸡血似的“蹭”地窜出去老远,眼看又奔着路边的油菜花田去了,李虞胳膊一拐方向盘一打,车头“忽”地转过来,又是一个险些没把满车人都给甩飞的急转。

  眼看再这么开下去大家都要小命不保,澹台宁出手把云淼扯了下来。“别打了,我同意李虞的,现在可不是什么稳当时候,小心为上。那个人愿意跟就让他跟着,盯紧点。”

  “军师发话了,还不从命?”李虞正得意着,忙里偷闲瞄了眼仪表板,看见车速差点没吓死,“卧槽我都超速了你们也不提醒一下!”紧跟着就踩了脚刹车,后厢里这回是“咣咣咣”三声响,听着都觉得脑门子疼。

  彭烈风已经放弃所有希望,生无可恋地窝在座椅里面,俩眼一闭准备放宽心睡个午觉。

  经过一下午的地狱式训练,近黄昏时分李虞已经能够坚持直线行进,并且可以在指定位置停车了,虽然倒车转向不太熟练踩刹车也依然凶猛粗暴,但是有了这些进步,另外四位乘客已经可以谢天谢地了。

  他们刚离开村子甚至从县城外围绕行的时候走得很清静,这些道路平时车流量就不大,这种人人自危的紧张时刻差不多一整个上午都没遇上过别的车子。下午开始离省内另一个城市近了些,路上开始有别的车辆,甚至还遇上过一个足有六辆吉普的车队,但是他们这车开得太浪,基本是一路狂超的节奏,根本没机会跟其他人交流一下。也就那个骑摩托的龙巫追他们车屁股追得死紧,直到他们停车准备吃晚饭,那人也在约略三十米远处停了下来。

  这时候已经能看见前方高速公路出口的收费口出卡了一条长龙,岗亭里当然是没有人,路卡有的开着有的关闭,还有有一个路卡被暴力破坏过,连着基座被强行扭转了九十度。岗亭后面俨然连环车祸现场的样子,几辆车横七竖八有的歪着有的翻着差不多堵了整条路,后面连着十几辆车追尾。路上有火烧过的痕迹,奇怪的是起火范围仅限前面横的翻的那几辆车,并且这晴朗的大夏天,已经足足半个多月没有雨了,路边低洼处居然还有点积水。

  幸亏李虞他们没上高速,这会看着高速公路出口的惨状,个个都是心有余悸。澹台宁倒是颇为好奇,“有意思,现在打110都没人出火警,火应该把这几辆车烧个干净再自然熄灭,可这状态不像啊。”

  “说不定有水系异能的人灭了火呢,你瞅那路边还有水。”云淼接茬道。到了吃饭时间他一向都很积极,这会下了车就在路边找了块比较平整的地方,原本还为难怎么拿东西出来,抬头往后面一张望,那龙巫已经支开了个单人的野营帐篷,面前摆了小炉子,炉子上架着个搪瓷缸子在烧煮什么。对方一派悠然就像是在自家院子里玩野炊一样,他看着也就安下了心,手一伸就在路边摞下四根带着底下的水泥墩子的钢管,帆布绕着一围。

  等李虞臭着张脸过来时,云淼已经摆好了液化气罐和灶台,另一边散放着桌椅,邀功似的讨赏道:“大虞,晚上吃点好的呗?”

  澹台宁要去高速公路那边探看一下情况,说什么都劝不住,并且只带了个彭烈风。李虞很担心那边会堵住更多的车,并且车多人多就有出现大批丧尸的风险,怕出事,想跟去保护他们,澹台宁却不同意,理由是如果真的有危险,车里应该有人留守以便快速逃离。

  周边没有经过清扫,随时可能有丧尸出现,确保安全之前还不能在这里驻扎,可云淼已经在布置营地了……李虞表示心有点累。“下车之前军师怎么说的,天黑以后很难及时发现接近的丧尸,趁着还亮堂找个安全地方过夜。这侦查的还没回来呢,你就要扎营了?”

  “呀,忘了这事儿了。”云淼恍然大悟似的拍拍脑袋,紧跟着就往后面一指,“还不是看他扎营了我就以为安全了嘛,也别光说我啊……”

  “人家是龙巫,人家能变身啊……他变男龙有鳞片有盔甲皮糙肉厚的不怕挠!你个软甲你能跟人家比吗?”李虞正准备把桌子炉子收起来,忽听高速那边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抓住云淼就往车的方向跑。“卧槽那边咋还打起来了,快去车上!”

  他俩一路狂奔,十来米距离几步就到了,冲上车后又听连续三声巨响,数着过去差不多半分钟,前面通往高速公路的分岔口处终于出现两道人影,不紧不慢往这边走着,高个子的金发男人抬起手比了个“OK”的手势,李虞这才舒出一口气,拿出白菜和萝卜塞给云淼。“拿去,萝卜削皮,都洗了切了。”

  偌大个队伍,就程睿一个乖乖的听队长的话一直在车上守着,等李虞发话了才敢下车舒活一下筋骨。澹台宁牵着彭烈风的手,俩人晃晃悠悠往回走,李虞问他们:“丧尸多不?”彭烈风一脸轻松惬意地笑说:“小猫三两只,轻松搞定。”

  李虞心说能轻松搞定你就用手枪长枪搞定了,至于放机关雷吗,眉头一挑表示不太信这厮,去看澹台宁,澹台宁语气平淡道:“没细数,外面有五六个,剩下的锁在车里,小风都给炸了,没危险。”

  “那晚上就在这儿了?”

  “可以。”

  澹台宁给出了许可,李虞这才稍微放松下来,过去准备晚饭。白菜豆腐用炖酱肉酱猪蹄的汤汁炖了,牛肉萝卜煮汤。等开饭的时候另外几个人在准备休息的地方,彭烈风一直觉得他们这车改装的功能还不够全面,有点新想法就开始在车上叮叮咣咣,这回面临着扎营的问题,她干脆现场改装,开始制作可以折叠的加长车厢。

  炎天机师的职业设定给了她许多便利,比如电动工具,只要拿在她手里,不用插电也能运转,但还是做不到无中生有,李虞曾经路过建筑工地傻逼一样收起来的钢筋钢板这回可算有了用武之地。要不是高速公路出口那里堵的车不是被撞就是被烧毁得七七八八,她还能再收几辆留着备用或者拆卸零件。现下没找到合心意的车,倒是拆了个小货车,她把货厢加挂在后面,车厢内添置了折叠床、折叠桌椅,天窗,液晶显示屏,像个移动的休息室,里面能睡两个人,前车的副驾驶位放平展开也是张窄床,加上打地铺的后厢,勉强能睡五个人。

  等这个移动营地改装结束,晚饭也准备好了,一股股的肉香酱香直往鼻子里钻,不等人喊,一个个都主动往饭桌那边凑。香味当然也顺着风往后面飘去,那龙巫因为好奇,悄悄上前了十几米,这会正抱着怀里的萝卜,闻着肉味流口水。萝卜比主人更单纯直接更无顾忌,哼哼唧唧的挣扎下地,蹦跶蹦跶凑近了前面围桌吃饭的一伙人。

  这一整队都是见吃不要命的主儿,抢肉抢得热火朝天根本没人注意自己正在被人围观,直到云淼抢了一碗肉正闷头狂吃的功夫胳膊肘被谁扯了一把,他下意识就一胳膊挥了出去,粗声粗气道:“干嘛!啥事儿不能等吃完饭再说啊?嘿谁啊这不识好歹,还拽我,再拽,再拽我就……”左肘弯就像被谁硬挽住了一样动一动都沉甸甸的,他强咽了嘴里的饭菜正打算教育一顿这个倒霉催的,没想到一扭头就懵逼当场,只见一个小西瓜大小的草娃站在脚边,脑袋上的两根萝卜秧子绕过他的胳膊肘打了个结,俨然他一抬胳膊就把这货给拎了起来,难怪感觉那么沉。

  不,不对,现在不是感慨这货有多沉的时候吧,萝卜都靠过来了,主人在哪呢?云淼四下张望着,随手拿筷子屁股戳了戳站着给自己盛汤的李虞的后腰眼。“大虞,萝卜,萝卜来了,还有那龙巫在后边儿瞅咱呢。”

  李虞还没反应过来,捧起碗先嗞溜一口,抽空埋怨道:“爱瞅瞅呗,又不能少块肉。”

  “不是,不是这回事儿啊,我觉着他好像要蹭饭。”

  李虞“嗯?”了一声,这才回过神儿来,扭头一看,那龙巫已经走得很近了,就站在三四米外,也不吭声,就直勾勾看着他们吃饭,时不时还抽动鼻子闻一闻香味儿,他手里还捧着个大搪瓷缸子,筷子从缸子里挑起几根面条,他就拧着眉头往嘴里送,瞅那模样跟吃药似的,可怜极了。

  加上他五官明晰面容清秀,如冰似玉的一双冰霜蓝色的眼珠子,浅色的白眉及白发,衬得模样更是动人。李虞锁定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查看装备,判断属性流派,云淼却是先看脸,一见之下颇为动心,悄悄发密语道:脸捏得不错啊,我猜原来是个妹子,跟咱俩一样的。

  李虞回道:是个受龙,正好我们没有主抗,明天进城跟丧尸硬杠,要是有他一起能轻松不少。他们俩在系统面板里刷密语,表现在外就是俩面瘫杵在那里一齐发呆,那龙巫也是把他们俩的属性都看了一遍,随后叹了口气,把缸子里剩的方便面和面汤往路边一泼,走上前道:“天天不是泡面就煮面,吃得快吐了。瞅你们伙食不错啊,能带我一顿饭不?”

  李虞和云淼继续在操作面板上刷密语。

  卧槽,我们跟他第一次见面吧?初次见面就说要蹭饭,这人挺直啊,直球大王。

  我喜欢……阿虞,他真的好帅啊,带他一起呗。

  有我帅吗?

  虽然没你帅,但是你那张妖艳贱货属性的脸看多了容易审美疲劳,需要用这样的清新小帅哥洗洗眼睛。

  三个人相对无言,龙巫猜着这俩人是在刷密语商量什么,不过按照正常思维,这种时候考虑的无非是安全问题和利益交换,所以他跟着又道:“我不白吃你们的,可以帮你们打怪。再说了你们五个我一个,分分钟打残我,不敢跟你们多占便宜,放心吧,我就想吃几顿好的改善一下生活……”

  如此解释完李虞终于点了头。“行啊,反正也要进城,多一个人算一个。不过收集物资咱们各收各的,我要的设备你别伸手,吃的穿的那些东西可着你先挑,出来以后就分道扬镳,多余的事儿咱们都别互相打听,这样安排你看怎么样?“

  “很合理,我同意。”龙巫几乎都没怎么思索就投了赞成票,虽然脸上还挂着一本正经的表情,但眼神已经控制不住地开始往饭桌上瞄。他伸出手抓住李虞的袖子摇了摇,十分急切地自我介绍道:“我叫司尧,外地来上学的,正在找一个人……这事儿不用你们帮忙,明天我抽个空去医院看一眼就行,估计找得到的可能性不大。”

  “巧了,正好我们也去医院。我们几个人组了个队,叫西山老妖队,我是李虞,这是云淼,我这人儿就总懒得说话,那个金色头发的是拿主意的,有啥你跟他说就行。行了先吃饭吧,再磨叽都凉了。”

  “好好好,你这队长说话挺直,很会甩锅嘛,我喜欢。做饭还好,我更喜欢。“司尧搓了搓手,用他独特的语言风格夸奖了几句,抄起他的搪瓷缸子迫不及待奔着牛肉汤去了。


(待续)

743

活跃

892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1
 楼主| 发表于 2016-7-7 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隔了差不多俩月才更新下来……我这进度也是妥妥的一绝了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6-7-7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223

活跃

1058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62
发表于 2016-7-12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23333333终于有一个比茶杯更凶狠的了————出来吧搪瓷饭缸!!!(等等)
未悟我之求不得,莫作拈花而笑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