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3706|回复: 495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发表于 2015-6-19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8-3-10 02:22 编辑

夤夜永安【颛顼X酋】



声明:此文腐向,且口味略重,不适者请绕道。







第一章

颛顼觉得日子过得很是无聊。


再一次从混沌无极的长眠中苏醒,以灵识在北溟、大荒两界各巡游一圈,不过花费须臾时光。目光所及,麾下幽都妖魔军依旧与王朝将士胶着于中原红石峡、江南乱葬岗两处,战乱早已持续数年,势均力敌、各有输赢,大约要一直持续下去。而王朝内部,那向来韬光养晦、深藏不露的成王最近却搞了一连串小动作,一场几可颠覆庙堂的风暴正在逐渐成型……大约有很长一段时间,王朝军的探子都无暇涉足北溟了吧。


如此,日子将会变得更加无聊呢。无聊得……就像他曾在东海天庭之上,曾经数过的每一轮日月更迭,看过的每一次花开花落。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位于冥湖深处宫殿的天顶,雕梁画壁,美轮美奂,明珠更是星罗棋布,交相点缀,却因久无日光照射,氤氲着一层深深浅浅的黑。颛顼从长塌上坐起来,感受到强大黑暗的魔力正一如既往源源不断地涌进身体,看来那小灯灵做得还算努力。然而……眉头微蹙,随着魔力一同出现的是细如蛛丝而且无处不在的哀冷与沉重。颛顼抬手将其轻轻驱散,不让那些催人疯狂的负面情绪影响到自己。


许久不曾认真活动的身体仿佛整个都生了锈,只这样动了一下手臂,几乎能听到骨节摩擦的咯吱声。长期习惯以灵识四处活动,身体对于他而言,更像是累赘。不过,总也不能任由这累赘继续腐朽下去,该活动活动了罢。


颛顼一时有点不确定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几乎是因循着本能,放空了思绪,缓缓步出宫殿,在冥湖的岸边转了转,又在下一瞬间,迎面顶上了北溟无处不在的寒风。


鸦羽点缀的斗篷与苍白的长发一瞬间飘扬起来,相互缠裹着舞动,发出烈烈的声响。那风独特的凛冽是神界出生长大的颛顼无论多少次都无法习惯的,尖锐遒劲地几乎能将人刺穿。


然后这风让他想到了一道身影。一道两军阵前傲然挺立,无论姿容还是力量都可冠绝群魔的身影。


九幽之主,无极魔尊,酋。


……自那场战役之后,大约有三百多年了罢?不知那家伙的嚣张气焰,可压下去了没有?


这么想着,忽然有些好奇。心随意动,弹指须臾,他便出现在了北溟最南端,那座高大坚固的城池之前。眼前的楼阁高耸入天,一道巨大的裂缝劈空而开,生生将其划作两半,数百年来不得修复。门口两只石质巨兽口吐烈焰,凶恶狰狞,一左一右监视着任何来犯的侵入者。再往后,则是整整齐齐的一排排军帐,卫兵列队,往来穿梭。风中满溢的都是肃杀,只属于战将的风格明晰而好认。


颛顼敲了敲面前明亮的光墙,指尖到处激起一片火花,充沛的魔力依然在其中翻腾流转,怕是再过个几千年也无法消散。不过,这可以阻拦世间任何人的障壁却拦不住它的创造者。颛顼整了整披风,念了句隐身,迈步跨了进去。


没走几步,一连好几辆马车烟尘滚滚,从他身边飞快地驰过。侧头一瞥,车中装载的尽是些身着镣铐,昏迷不醒的凡人,粗略估计,竟有好几十名。负责运输的士卒议论声传入耳际:“……这次买来的凡人比上次还要多——”


“上次?上次不是十天前吗?怎么才这么短时间,便又——”


“谁知道?许是主君最近心情不顺罢?”


“心情不顺便要暴食么——”


“谁说主君是拿来吃!上次送来那些凡人,几乎全都扔进底层刑牢里了。哪知他们太也脆弱了些,没训练几日便都死光了。倒是狱卒们的伙食改善了不少——”


声音渐渐远去。


——看来那家伙的毛病又加重了啊。


颛顼站在原地想了想,一丝兴味的微笑浮现脸上,他忽而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许久都没有做凡人了,偶尔回忆一下那种感觉,倒也不失为一件趣事。


法术的光华闪过,这世上不见了统领北溟的幽都王颛顼,而多了一位容色俊逸,服饰华贵的凡人青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19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我一定是第一个,来支持下。。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6-21 08:30 编辑

第二章

颛顼被分到了四十七号。狱卒扔给他一只写有号码的腰牌,那牌上斑斑点点,尽是赤褐色的陈年血迹,也不知在他之前,有多少“四十七号”命丧于此。


训练场中央,叫做槐江的魔将身负巨大的棺材,一手握紧长鞭,正给所有受训者训话。颛顼对这只承影魔隐约有些印象,只记得他常年跟在酋的身后,低头颔首,沉默寡言,没想到说起话来言辞倒也简洁犀利。


没多久,他又觉得无聊,便低头望着手中腰牌发呆,忽而耳侧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唉……你是四十七号,我是四十八号,这么说来,咱们两个以后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啦!


容貌清秀的魔族少女一手扶着单刀,凑过脑袋来看他的腰牌,另一只手给他看自己的:“你好大的胆子,槐江大人讲话,居然不仔细听,还敢发呆。”


颛顼浅浅一笑,居然颇好脾气地解释道:“我有在听,没有发呆。”不知为何,对这样纯真无邪的小姑娘,他总是有些说不出的好感。也许她们总是能让他联想到,自己身为神族时隐藏在心底深处的那抹苍白月光。


不过……


颛顼低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只见浑身上下一袭短衣轻铠,修长的大腿毫无顾忌地裸露在外,许是风吹雨淋久了,苍蓝的皮肤有些粗糙,又横七竖八地印刻着许多伤痕。这般野性粗狂,除了魔族之外,怕是别处也寻不着了。


等等……那歌姬萦尘也就罢了,眼前的小姑娘,怎么居然也会让自己想起……她……?


颛顼敲了敲脑袋,一时颇有些沮丧。毕竟在北溟深处收集那黑暗与负面的力量久了,总也会变得有几分不正常。


槐江的话不多,很快便说完让受训者们各自休息了。魔族少女熟门熟路地领着颛顼找了靠近训练场不远的空房间,安顿下来。


“我叫阿沼,乃是北溟之地中土生土长的魔族。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他们从太古铜门之外弄来的凡人吧?”少女问道。


“这种说法……倒也不算错。”颛顼道,“我确是从太古铜门之外而来。”


阿沼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颛顼一怔,叫什么名字啊……自己倒确实有过许多名字,不过如今哪一个都似乎不太适用。微一思索,答:“鸦羽染墨,凌霄惊鸿。我的名字,便叫墨鸿※罢。”


“墨……鸿……?”阿沼想了想,“我给自己取名叫阿沼,是因为我出生在夜安城外的迷踪沼泽里。墨鸿为什么要叫墨鸿呢?这个名字的意思,好像是指黑色的大鸟?”


“……对啦,就是一种鸟。”颛顼道,“但不是很大,有三条腿。”


“你是骗人的吧!”阿沼满脸不信,“这世上哪有鸟生来会长三条腿!”


颛顼依然很好脾气,只微笑道:“我说有就有。只不过它们都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很远?有多远?”


“嗯……在东边,大海的尽头,那棵永不枯萎的扶桑树上。”


——东海之涯,有神木焉,上通碧落,下盘黄泉同根偶生,更相依倚,金乌所栖,十日所浴。


——那是他再也不能回去的故乡,也是他一心一意要毁灭的地方。


阿沼忽地一颤,直直瞪着颛顼,面上露出些许惊惧的神色。


颛顼反应过来,方才注意到自己情绪不稳之下,团团的浊气在身周汇聚成形,化作浓重黑暗。阿沼力量虽不强,但在险恶之地独自挣扎求生多年,直觉却十分敏锐,立刻察觉到了面前的阴鸷与不祥。颛顼迅速将浊气驱散,也不想多做解释,只对那魔族少女轻笑:“别怕,我虽浊气缠身,却也不至于丧失理智。”


阿沼皱眉道:“你明明是个凡人,怎地身上会有这样强大可怕的浊气?”


那边颛顼却似乎并没听到,已经翻身上榻,躺倒入睡了。


一夜无话。


正式训练开始于第二日。这种强度对颛顼算不得什么事,惟一的麻烦在于他要如何显得出类拔萃,同时又控制好力度不让自己引起怀疑。幸好有阿沼在,小姑娘算得上很有潜力,只是毕竟年轻,几场训练虽然尽数通过,其过程皆是跌跌撞撞,连累得颛顼为了助她,也跟着出了几次洋相。


又过了几日,训练的难度一点点加了上去,要通过便不那么容易了。大家开始受伤,甚至实力稍差的一瞬之间便被怪物夺去性命。一名魔族受训者好不容易击败了坚硬的石像怪,却付出了折断整个胳膊的代价,只得跪坐在地,抚着伤处低声呻吟。


“……你受伤了,不妨让我来帮忙治疗罢!”伴随清朗语声,一道雪白的身影从暗处走出,步履从容轻快,停在那魔族面前,伸出手,“……不要动。”


颛顼听得声音熟悉,便凝目望去。只觉对方修长纤瘦,似乎比自己上次见到时清减了不少。一身白袍层层叠叠,纤尘不染,在牢狱的昏暗冷肃中,便如天降明光般耀眼。


澄碧的光芒亮了起来,伴随着一阵凄惨痛叫,那魔族折断的胳膊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己矫正了回来,血迹也迅速褪下。待得光芒散去,竟恢复如初,仿佛从未受过伤。


这种水平的治疗能力在北溟实属少见,众人有目共睹,不由纷纷赞叹起来。那人缓步走到训练场中央,向四周团团行了一揖,朗声道:“各位晨安。在下单名为酋,在这困兽刑牢担任狱医一职。各位训练之余若有什么头痛脑热、伤筋动骨,甚至开膛剖肚……都尽管来找我试试。”


颛顼有些惊讶,目光盯着那继续忙碌着给人疗伤的身影看了一会儿。虽然残酷而粗暴,但那法术确确实实在治疗方面兼顾速度与效果两大优点。


——狱医么?那家伙什么时候爱上这样的游戏了?


——看来我手中掌握的消息越发落后了,但事情却似乎变得更加有趣。


——很好,你在玩,我也在玩。


——我知道你是谁,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真是不公平的游戏,不是么?


颛顼收起嘴角带着浓浓讽刺的弧度,转而化成了一抹真诚而温和的微笑,就像是那位许多年前对世间万物都心怀善意的神。他走上前去,对那白衣青年躬身行了一礼:“……在下墨鸿,见过先生。”



※帝江,又名帝鸿,故取“鸿”字。而其本体既为三足金乌,受幽都浊气侵染,尽数化为墨黑,故取“墨”字。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风的航海


    是的啊。哈哈哈哈哈,那一篇写腻了,这边就开坑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52

活跃

550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22
发表于 2015-6-20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挖坑不厚道,楼主快回来填坑
3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6-21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0 0 爬进来才知道是个坑…………………………又掉坑里了嗷嗷嗷 (╯‵□′)╯︵┻━┻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1 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你不厚道,开新坑都不说一声o>_<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1 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最近脑洞开的有点大哦!鬼墨君会难过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1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6-21 18:19 编辑

第三章


困兽刑牢当中,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本该是人人自危。然而此刻竟有人主动结交,酋有些惊讶,不由多看几眼。


那男子容貌算不得多么出众,却也是舒眉朗目,清健俊逸,一身衣袍裁剪得体,宽大飘摇,看得出是极好的料子,在这黑暗腌臜的囚牢中度过数日,连一丝皱褶都见不着。除此之外,说不来为什么,总觉得他身上有种不同于北溟魔族的高贵清华,遗世独立、宛若天人。


——不过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凡人杂碎而已,过不得多久,便会化为群魔口中之食。


酋点了点头,收起心中杂念,一如既往地用医者的柔和态度道:“训练艰苦,还须处处小心。日后若有伤病,找我便是。”


颛顼双目在他俊秀柔美、宛若好女的面孔上来回打量,忽而一笑:“若只有受伤了才能来找你,那么我便该希望自己多伤几次了。”


话虽是打趣,却很有股调笑的意味,酋眉尖微动,艳红如血的眸中忽而煞气一凝。颛顼只当没看见,一副得罪了人而懵懂不自知的模样。酋倒还没忘记狱医的职责,自己又将那股怒气压了下去,恢复了方才的心平气和道:“这囚牢之内险恶非常,奉劝阁下切勿以自己的性命擅开玩笑。我手下接的病患多了,难免偶尔头昏脑涨,倘若一个不小心,手上打滑治死了你,那可就糟糕之极了。”


说罢踱开步子,只顾着去治疗其他人,再不理他。


这话虽是个不成形的威胁,但总让人觉得更像是小孩子般的赌气。颛顼心中愈发觉得有趣,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引起酋的注意,也不再过分激他,而是转头去找阿沼,继续方才的训练。


“咦……?你不是向来都空手的吗?怎么忽然——”魔族少女一脸惊讶,看到颛顼从一旁武器架上拣了把长剑。


颛顼微微一笑,道:“以前也练过几种兵器,今日心血来潮,想看看手生了没有。”说罢将剑在手中掂了掂,忽地旋身抬首,凌空挽出一道极漂亮的剑花。


阿沼只看得眼睛一亮,拍手叫道:“哎呀呀,阿鸿,你们人类的招式总是这样好看!”


颛顼道:“还有更好看的呢!”说罢正待再表演一番,忽听训练场角落有人微不可查地一哼,回过头来,果然幽暗处那双血红的眸子正灼灼盯着。


酋不屑地一笑,道:“好看又有何用?若不能上场杀敌,徒然花拳绣腿而已。”


颛顼不知酋说的“好看”二字是指他还是指自己,面上只做不服气道:“谁说不能上场杀敌?我的身手我可有数得很。”


酋朝场上瞧了瞧,指着一排笼子里用作训练的蛊雕道:“看起来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你若真那么有本事,便将这些畜生一股脑儿都杀了,可办得到?”


周围好几位受训者也在听他们对话,酋话音刚落,便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气。那蛊雕是极为凶猛的妖兽,豹身雕嘴,头生独角,张口便可吞食一人。便是如今训练了许久,一只队伍一次也只能对付一只,还纷纷都挂了彩。现下那笼子里还剩下五只,被场上血气激得躁动不安、嘶吼阵阵,看起来危险无比。


颛顼知道这是酋要报方才自己出言调戏之仇,亦是为了试探实力,傲然笑道:“这有何难?你好好瞧着便是。”


酋又哼了一声,以眼神示意狱卒将五只蛊雕尽数放出来。这一日槐江恰好不在,场上位份最高者乃是一名叫做飞驳的百夫长。飞驳神色犹豫,似是觉得事后不好收拾,转头望向酋,语带请示道:“大人,这些杂碎失礼不懂事,您何必与他们计较……?”


酋冷冷道:“少废话,他要逞强,便让他逞好了。”


颛顼上前一步,推开一手执刀,试图挡在他身前的阿沼,道:“这是做什么?我既然答应了,便一定能做到,不需你插手。”


阿沼皱眉道:“……你在开玩笑吗?五只蛊雕!!不行,阿鸿,我们既然是一支队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


话说一半,忽而顿住。颛顼背朝其他人,面对着她,微微睁大眼睛,露出一个讶然的表情。


“真是没想到,一个魔族的小丫头,倒也有情有义……”颛顼声音极低,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她听,“念在你这份心思,日后若有机缘,救你一命也未尝不可——”


“诶?”阿沼尚未反应过来,颛顼已经绕过她,步入训练场中心,迎面对上了五只龇牙咧嘴的巨兽。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6-21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鬼墨君的心要碎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1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6-21 18:18 编辑

第四章


静则波澜不兴,动则如光如电。


第一只蛊雕扑过来时,剑芒一闪,利刃便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划开了它的喉咙。接下来的两只,一左一右,分作两边袭击。颛顼低首侧身,从它们中间窜了过去,反手将插在第一只蛊雕喉间的剑拔出来,借着力道划开第二只的肚腹,那妖兽扑倒在地便再未能起身。与此同时,另一手掐一道法诀,耀目的火光直扑向了第三只的眼睛。


不过兔起鹘落,顷刻之间,便即解决大半。只听那双眼被烧灼的蛊雕痛得满地翻滚,凄厉尖叫,剩下的两只顿生惧意,也不再往前扑了,而是面朝颛顼,一步一步缓缓后退,喉中压抑着低沉的嘶吼。


北溟妖魔尚武,场上其余众人早已围了一圈旁观,见颛顼身手如此,均极为佩服,鼓掌大声喝彩。哪知这声音竟刺激了其中一只蛊雕,它身子一扭,跃得极高,张开尖利的喙便朝颛顼的脑袋啄了过来。颛顼侧头避过,抬手挥剑,便将那雕喙整个剁下,咔锵滚出老远,血花四处喷溅,在地板上铺了艳红一层。


这时场上最后仅剩一只。


颛顼嘴角噙着笑,步步紧逼,直到将那妖兽逼入角落。眼见四只同类尽皆惨死,它再不敢擅动,身后又实在无路可逃,僵持了一刻,忽地,那巨大的豹身整个屈俯在地,脑袋深深埋下,只一双眼眸略微抬起,小心翼翼地瞧着颛顼。喉间响起的声音竟不再是威胁的嘶吼,而是轻软短促,一如出生不久的幼兽。


众人都被这变故弄得一愣,阿沼又跑过来,几步钻到颛顼背后,探头盯着那蛊雕,兴奋道:“哎哎,真少见!它这是在向你求饶认输诶!!我听过有人能驯服别的妖兽,却没听过谁能驯服蛊雕的呢!!”


颛顼并没答话,依旧紧握着剑,继续向前逼近。阿沼不由愣了愣:“这是……你要杀它?它都臣服了,你居然还要杀它?”


颛顼的笑容多了一丝凉薄的意味,缓声道:“……臣服?这等凶暴残忍的猛兽,不过是被武力所胁,暂时收敛了爪牙而已。一旦被它逮到了时机,立刻便能反扑向主人的咽喉,你又怎能相信它的‘臣服’?斩草须除根,片甲不可留。”


说罢肩膀一颤,故意卖了个破绽出去。果然那蛊雕眸光一闪,逮住这个空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腾空而起。与此同时,颛顼踏前一步,手中一扬,早就在掌中积蕴半天的火球暴然而起,伴随一声轰鸣巨响,竟生生将那蛊雕炸碎,血肉残骸如雨点般洒落在地。


阿沼一时怔了,待得反应过来,已然躲避不及,身上脸上落了不少黏腻血腥之物,一抹一道红痕,不由气不打一处来:“你——!!!”


颛顼自己却没沾上一点,只瞧着她满脸歉意道:“哎呀,对不住,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过今日便没什么训练了,你快去洗洗罢,时间久了就不容易洗掉了。”


“哼,真是!”魔族少女恼火地瞪他一眼,越过还在不断赞叹的人群快步跑走了。


场边上,那道白衣身影双手在身前交握,从方才起便没有换过姿势,看得极是认真。颛顼缓步上前,悠然问道:“如何?”


酋面色绷紧几分,双眸再次仔细地打量他,终是承认道:“……身手不错,与其它那些杂碎确有不同。你大约在这囚牢里……能活久一点。”


颛顼道:“我看你也很有些武艺,要不要与我比划两下?”话音刚落,便见酋眸色一亮,右手微微动了动,似乎真想试试。然而须臾过后,他不过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仿佛那地方酸痛不已似的,又把手垂了下去。


“……不必。”酋冷冷道,同时转过身子,朝训练场门口走去,“你若还有那份精力,不如好好养着,留待应付明日的训练罢。”


***


夜晚,颛顼被阿沼拽回了空无一人的训练场。


“……做什么?吃饱了饭不睡觉的么?”颛顼打了个呵欠,仿佛十分疲倦的模样。


阿沼却眸色亮亮,极兴奋地道:“时间这么早就睡,你也不怕积食?唉,快把剑拿起来,陪我练练。”


“今日怎地这么勤奋?何况你自己要练便练,干嘛叫上我?”颛顼斜睨她一眼,口中抱怨,脚下也不动,满脸的不情愿。


阿沼去兵器架前将白日那把剑提了过来,往颛顼手里塞,一边道:“那是因为我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厉害!前几日你不肯展现真正实力,是想降低其他人的防备心吧?真聪明,连我也被瞒了过去!不过,现在你可瞒不住啦,倒不如老老实实教教我,白天你对付蛊雕的那几式剑招,究竟是怎么挥动的?”


说罢跳起来,依循回忆比划了两下,却又似是而非,不得其法,转头求助地望他。


颛顼叹了口气,想着自己此刻的身份应该还是个老老实实温和善良的好人,便将剑握在手里,剑尖指地,道:“攻过来罢,我与你分说便是。这习武一道,若没有实战,是学不好的。”



北溟独有的苍茫月色从天而落,透过天井,映得刀光剑影一片雪亮。两道身影时而交错时而后退,刀剑相击时激起叮叮当当一串脆响。


练了个把时辰,阿沼便有些支持不住了。无论她如何变招,颛顼的剑都如一片细密罗网,将她缠得喘息不得,而这还是她明知对方有意相让的情况下。


下一招,剑从右来。


阿沼向左跃起,半空中旋转身子,回头以刀反劈。哪料对方早有预料,横剑而过,以巧劲卡在她手腕,当啷一声,单刀落地。


——还是不行。


小姑娘有些沮丧,叹了口气,忽而不远处有人道:“方才你该拔出匕首,攻他右肩。”


阿沼一怔,反问道:“匕首?”


“对,你绑在后腰的那支匕首,大约有八寸长罢?”说话人自场外幽暗处慢慢踱出,一身白衣翩然如柳絮飘雪,红眸映着月光晶亮。


颛顼瞧了瞧他,忽而一笑:“是你。”


酋似乎是刚刚出诊完毕经过此处,一只手还提着个小小的药箱。他没有理会颛顼,只朝阿沼解释道:“你们方才距离很近,若攻他右肩,他必得回剑防守,剑太长,比不得匕首灵活。趁着这须臾之机,你再用另只手的刀横砍他的脖子,便胜了。”


阿沼顾不上答话,脑中立刻开始回忆刚才的过程,思索酋的提议是否可行。颛顼却不愿意了,争辩道:“那可不一定,等她那刀过来,我只要攻她下盘,她便砍不准了。”


酋道:“若是这样,那匕首就干脆以虚为实,真的将你肩膀剁下来罢。”


阿沼跟不上他们的思绪,面上露出几分懵懂。酋瞧瞧她,道:“把刀拿起来。按刚才的重新来,我说,你做。”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4 最后这几分。。

查看全部评分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1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我觉得酋美人要哭了,长了一张美人脸然后活脱脱的受遍天下,这样的打击美人表示接受不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21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这一篇你更的好快!!!一天不在就又多出两段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6-22 16:35 编辑

第五章

颛顼微微一笑,便也摆出方才的姿势。待阿沼出手,予以还击,一招一式果然如先前酋所预料,败绩顿时扭转。

如此继续,酋在一旁以言语指点阿沼,与颛顼又比拼了十几个回合。颛顼见他反应极快、想出的招式也灵活精妙,不由愈发被激起了好胜之心。虽然自己无论为神为魔,最擅长的始终是仙术阵法,但兴之所至,于枪戟刀兵也多少有些涉猎。眼见阿沼那只匕首再次朝自己右肩削来,脑中想好应对之策,轻盈一跃,早已绕到她背后,反手一刺。

小姑娘吓了一跳,那剑光扑面而来,已经躲避不过,只来得及“啊”了一声,以为自己要被戳个对穿。然而等了一刻,却也并不觉得如何疼痛,小心翼翼地一看,那剑已经抵在她后腰堪堪停住了,连层衣服也没划破。只是剑锋虽纹丝不动,那寒气却让她觉得整个腰部一圈都在发麻。

“……如何?”颛顼又问,语气中带着几分得意,一双眼睛瞥向了酋。这一招看似容易,实则对力量与速度的要求都极高,时机的把握也有讲究,而一旦施展起来,无论对手往何处躲避,都能遇到凌厉的后着,实是精妙非常。

阿沼也用求教的目光去看酋,只见那白衣的魔族面沉如水,形状优美的眉尖微微一蹙,着实思索了一番,半晌才开口道:“若是我亲自出手,直接便可拦下攻击,倒是不怕的。然而雌性终究在膂力上有所不及,只能……”他再懒得多费唇舌,将药箱放在身边地上,直接走上来,把阿沼往旁边一拨,让她原地打了个圈子,又借由这一转之力,扶着她的手臂去刺颛顼手腕,道:“……用巧劲。”

颛顼点头赞道:“……来得好!”然而要如何应对,又轮到他来费脑筋,想了一会儿,才换了下一式。之后,两人的比拼愈发复杂精妙,来往之间变化无穷,阿沼修为甚浅,一时之间难以明白,须得解释良久,到得最后,许多招式她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又颇觉疲累,终究放下了武器。

“好啦好啦!再这样下去,我非得被你们累死不可!”小姑娘叫道,见酋和颛顼不约而同收了手,转头看她,“我看得出来,你们两个的修为都远在我之上。我要是再杵在这里,可就真是妨碍了。反正今日已经学了许多东西,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我去睡啦!你们继续!”说罢扭头转身,朝囚牢深处的房间快步跑了,一串哒哒哒哒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酋愣了愣,心下忽觉今日出面太过莽撞了些,未免有失自己的身份。然而难得碰见技艺高妙之人,与其一番比拼下来,畅快无比,连数百年来积攒胸中的郁郁之气也冲淡了不少。

这一愣神的功夫,一只苍白的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却是颛顼。人类青年面带微笑,温润柔和宛若璞玉凝光,双目炯炯地望着他,道:“……刚才你在发呆?”见他不答,又问:“继续吗?”

“……不了。”酋轻舒一口气,低声道,“今日确实太晚了,再不走,通往地上的大门被狱卒上锁便要被关在这里了。更何况,你明日还要训练,要是睡过头了,大约要挨个两百鞭罢。”心情一好,就连话语中也多了几分难得的体贴。

颛顼唇角依旧挂着笑,道:“若是因为你,莫说两百鞭,就算挨个两千鞭也是值得的。”

这话听在酋的耳中,只道又是嘲笑他容色的轻薄之言,双眸中怒气一闪,正欲说话,颛顼又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与像你这样厉害的对手切磋着实受益匪浅,付出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至于训练……现在这样的强度,于我而言可还算不上如何难捱。”

酋心下一顿,只道此番是自己敏感了,神色微舒,只点头道:“不错。虽然你我方才只以招式切磋,并没有真用力气。然而我却能看出来,你之实力在人类之中实属少有,便是与承影魔相较也未必便输了。”

颛顼听他所言,心下不由自主地冷笑:岂止承影魔,便连号称北溟最强的无极魔,不也是我的手下败将?然而面上却摆出一副谦虚惭愧的神色,只道:“哪里。单论这近身格斗,招数的变化精妙上我便远不如你——况且我方才一直考虑的是自己该如何对敌,而你,却得去从一个力量速度远不如你的小姑娘角度去考虑。”

——这话于颛顼而言,倒是实话。

酋摇摇头,浑不在意:“那算不得什么——”忽而想到一处,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疑道:“然而,你为何会像那些杂碎一样,被人拐到这酷寒贫瘠的魔族之地?”

颛顼一顿,知道酋虽是武将,心思却十分缜密,好在事先已经防着他有此一问,只作无奈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那时候遭逢变故,心绪混乱,便不慎着了道……”说罢微微苦笑,仿佛觉得丢人,十分不愿意继续往下说一般,又转开话题,“话说回来,既然今日不行,那明晚继续可好?”

酋微微犹豫:“这……”

颛顼道:“你还‘这’什么,是男人……不,雄性,就干脆些。我不信你今天打得不开心,明儿先不叫阿沼了,就我们俩,亲自动手试试,想来会更加畅快。”

酋仍然不答,蹙眉望了颛顼一眼,红眸中神色意味不明。颛顼只当没瞧见,笑笑道:“……说定了,我等你,要来啊。”说罢拍了拍他肩膀,转身去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7 收起 理由
帝女桑 + 3 叽叽叽
风的航海 + 4 嗯,忘了给你分~

查看全部评分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22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我居然是第一个!!!今天冒泡的人怎么这么少?
总觉得酋美人要被真.腹黑鬼畜幽都王给稀里糊涂打包带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23

活跃

3690

人气

1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6
发表于 2015-6-22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是只好猪(wen),我要不要养肥了再宰
你是我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6-22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这CP太特么有爱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7# Ella__XU


    Orz那是颛顼有爱还是鬼墨君有爱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 风的航海


    啊呀说得没错。。。咱俩不都讨论过嘛,傲娇别扭但其实很容易相信人的酋美人被某骗子打包回家的故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淮安


    我会真的把他写哭。。。虐心虐身哭得不要不要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