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1325

活跃

574

人气

0

军饷

◤翰书天下·赋◢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465
发表于 2015-10-2 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脸血的爬过来马克等更新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2 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1# faust2000

所以老流氓要被玩到菊花残,只能整天穿着孕妇装躲在地底下不敢见阳光么??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48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5-10-3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更,等酋美人反攻,老流氓菊花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5

活跃

18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39
发表于 2015-10-3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1# faust2000


    互攻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4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10-4 15:14 编辑

第三十三章


那天到最后酋完全失去了意识,颛顼将他翻来覆去,全身上下每一处都被玩弄到了极致,私处又是疼痛又是酸麻。他中间醒过来一次,眼睛睁不开,隐约感觉到颛顼还在自己身上挥汗如雨地鞭挞,身体被撞得不停耸动,宛若在浪中乘着一条小舟,晃着晃着就又迷糊了过去。

等再次苏醒过来,天色已然大亮。还未睁眼,几乎就要被遍布浑身上下的酸痛给再次弄晕,仿佛每一块骨骼,每一片肌肉都不是自己的,连动一动都难。尤其是双腿之间那片地方,完全是毫无知觉的麻木。

“难受吗?要不要朕唤医师来给你瞧瞧?”

听到这话,酋猛地坐了起来,然而下一瞬间就因为腰部的疼痛整个软了回去。颛顼正坐在床边含笑看着,依旧是一袭云纹错金镶边的黑袍,衣冠齐整的模样。他伸手过来,把酋扶起半靠在床头,又体贴地找了只软枕塞在腰下。

酋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赤裸的皮肤上清清爽爽,昨夜留下的指痕吻痕已经淡化不少,腿间虽然麻木,却并没有什么黏腻的感觉,想来是被清洁过。

颛顼安顿好他,又自己坐回去,口中歉然道:“……你后来昏过去了,浴池里泡了许久也还是没醒……朕昨晚的确是做得狠了。”

“……后面没受什么伤,但谨防万一,抹了些消肿止痛的药物,你看看是不是能恢复得快些?”

“手腕上倒有些绳索的勒痕,那时候挣扎得太厉害了——不过没关系,过两天就会消失……”

这些话语看似关心体贴,听在酋的耳朵里只觉得屈辱窘迫,尤其是想到自己昨夜最后被逼到了极处,竟蜷在颛顼怀里哭得泣不成声,下体还在不停地射出液体,脸颊便再度泛起一层红晕。

颛顼忽地凑过来,口中热气喷到了尖尖的耳朵上:“那时候……你其实也很舒服,对不对?”

酋一顿,耳尖那股子热便化作一丝电流一直传到了脊椎上,整个背都开始发麻。

然而颛顼确实说对了,昨夜在他看似随意的亵玩下,酋竟体味到了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蚀骨销魂的快感。以前自然不是从未与他人做过,只是过去那些床伴,绝没有哪一个人能让他如此狂乱失控过。一开始明明是残酷恶意地蹂躏,不想他一落泪,颛顼竟忽然变得……说来倒也讽刺得紧,在两人之间的所有过往中,这恐怕是颛顼最温柔、最顾及他感受的一次了。

最后那一刻自己仿佛连灵魂都在战栗,不受控制地哭泣哀求着,心中万般抗拒,身体却已食髓知味,在隐秘地渴盼着能得到更多。

酋叹了口气,鲜红的瞳眸低低垂下,羽扇般的睫毛遮住一闪而过的颓然。在死敌身下雌伏尚可说是被迫,然而竟还有了快感……

颛顼一直在旁细细观察,此刻见他神色变化,自然猜到心中所想,柔声安慰道:“乖,别想多了。朕向来技术高妙,若是认真起来,哪怕那些贞妇烈女也都得……”见酋面色更红,恼意更甚,知道自己这个例子举得不合适,笑了笑又换了话题,“……你不妨再躺躺,好好休息一下。稍后朕让他们端些吃的来,多少用些,补充体力。”

话未说完,只见酋薄薄的嘴唇弯出一丝讽刺的弧度,颛顼又会意了,解释道:“放心,接下来这几日朕事务繁忙,暂时不会找你了。说让你好好休息,那便就是好好休息。若觉得闷了,让宫人们陪着四处走走,散散心,别整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这辈子你便不用想从我手中翻身了,尽快认清形势,适应周围,自己也能轻松些。”说罢凑在酋消瘦的颊边轻轻一吻,这才起身离去。

酋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很快转开视线,定在窗外漆黑无边的天幕上。

适应?适应这……侍君娈宠的日子么?

永远留在这不见天日的湖底?

……不,决不。

如果真的如此,不如一死。

夜安城的无寐侯,即便你能将他践踏进乌黑泥泞,困锁进一方囚笼,却绝不能夺走他的骄傲。

***

酋能下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认真地调理自己的饮食。

若要保证有充沛的精力长期对抗,一定得吃东西。

原本食物对于酋并不是那么重要,身为无极魔,可以吸收北溟大地上四处流转的浊气与魂气转化为自身力量,连续数月数年不吃不喝也毫无妨碍。然而随着力量被剥夺,他渐渐衰弱得连普通天屠魔还不如,失去了吸收浊气的能力,食物便成了极为重要的能量来源。

反正颛顼给了在王宫之中任意驱使的权力,能用自然就要用。

酋的每一餐都力求精致,力求清淡,意思就是哪怕汤面上多了几星油花,菜里的肉丝是五条而不是三条,他也会命令撤下去重做。此外,他还与宫中医师商量着,给自己开了张方子,每日按时吃药。

天性使然,魔族生来是吃肉的,日日茹素显然不会好过。而汇集了北溟各种稀奇古怪的草根树皮动物内脏熬出来的药,那味道也不会太好。

所以酋坐在桌前,面对着自己给自己制定的食谱,旁边还有一碗黑沉沉的奇苦无比的汤药时,每每都要鼓无数次的劲。

更糟糕的是,这些努力好像效果不大,该吐的时候还是吐得天昏地暗。如果自暴自弃地改回去吃肉,就吐得更厉害,之后的一整天就不要想咽下任何东西。

颛顼原本没注意这事,但后来也知道了。知道的原因是夜里抚弄着酋时,觉得那柔韧的腰身仿佛瘦了一大圈,摸起来不如以前有弹性了。起先他还嘲笑,说道身为北溟有名的医者,居然连自己的病也看不好,当真名不副实。然而有一次他兴致甚好地拉着酋一同进餐,看到对方五次皱着眉起身去了内室,又五次回来重新落座,带着烦恶欲呕的神情继续逼迫自己吃下东西时,终于沉默了。

召来医师询问,那年迈的魔族一脸惋惜,悠悠地禀报道:“那位大人,依旧是心病。”

心病,心病。

颛顼想了想,便将之前那枚黄金口环收了,再不要求酋口侍。然而夜里欢好时,却像要弥补自己损失似的,换了别的方式变本加厉地逗弄。淫具依旧一样一样地用,只是用的时候体贴了许多,力求给承受的那个人最大的快感,于是酋身体的隐秘竟就这样被一样一样地开发了出来。

耳朵,锁骨,乳尖,腰侧,腿根……前后不过数月时间,颛顼就将这些敏感点都摸熟了,就连酋受到刺激时,口中喘息的频率,身体弓起的弧度都清楚。见颛顼抱过来,酋虽不抗拒,却如木头般冰冷僵硬。然而等到被他调弄上一会儿,便彻底缴械投降,身体在床上瘫软得像是一滩水,然而从内到外温度滚烫,又像是一团火。就这样,在每个承欢的晚上,酋都觉得自己要死去活来好几回,颛顼非得将自己逼得流泪哀求,否则誓不罢休。

终于有一个清晨,酋再一次从时而天堂时而地狱的情欲折磨之中脱离出来,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看到颛顼坐在一旁低头望着他,脸上神色莫名,心中悲哀之意忽如葛蔓般纠结而生,用口型无声地问:为什么?

颛顼轻抚着他的脸,良久才答:“你想问朕为何近些日子如此热情?”顿了顿,忽而一笑,“那自是因为无寐侯吃不进东西,想来再撑不了多久了。……你撑不了多久,朕便也玩不了多久,那还不如趁早把想得到的玩法全都试一遍,等到日后玩不成了,也不至于后悔。——你说是不是?”

话音刚落,便见那双艳红如血的瞳眸亮起来,灼灼烧出刻骨的恼恨。

颛顼只当没看见,笑意更深了几分:“……你若有本事,便把自己养好了,再来找朕复仇啊?”

这话说出口却叫两人同时怔了怔,明明是轻蔑的挑衅之言,怎么听起来却似乎带了那么点儿关心的意思。

——这一定是错觉。

两人这样想着,又同时释然。

然而仿佛真是颛顼那句话起了作用,自那日之后,酋厌食的症状的的确确好了许多。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8 收起 理由
卡卡爱吃肉 + 3 酋美人儿啊,真想看被颛顼被报复回来的样子
琉璃灬陌 + 5 →_→居然没被玩坏的酋美人。。

查看全部评分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4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老流氓总算有点关心美人的意识了。。
不过他这么快变好真的好么,还以为他要继续丧病一段时间呢~_(:3」∠)_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4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7# 琉璃灬陌


    谁说他变好了的。马上就要继续丧病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4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8# faust2000


    嗯,还是更习惯老流氓丧病的样子。。→_→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4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4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30# 帝女桑

然而到真正報復回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10-5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吃什么吐什么的这毛病。(望天苦笑)  酋美人,我要和你抱头哭。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5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啦撸早上来看的时候这帖子没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5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章

王宫后园有一泊大湖,湖水清澈澄净,然自上往下望去,却是黑沉沉一片深不见底。

酋某次散步经过此处时,忽见一尾乌背白腹的大鱼自水下钻出,凌空翻了个筋斗后又重新投入湖中,湖面顿时浪花四溅,波光激荡,好一阵动静。

见酋驻足凝视,随行的侍女立刻上前介绍道:“……大人,那是一尾幼鲲,是这湖里最大的鱼啦。”

酋自然知道那是鲲,只生长在这片极北之壤的灵兽。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鲲鱼幼年之时尽都生活在水中,待长大了,便纵身一跃,直入长空。再过几百几千年,待它们吸尽日月琼光,最终会化形为鹏鸟,天穹万里,尽可在其中展翼翱翔,无拘无束。

只是想不到,这幽都王居所的后花园里,居然也养着鲲。

不多时,又有一尾鲲鱼在湖面上翻了一圈浪花,距离岸边颇近,散落的水珠沾湿了好几位侍女的裙子,引得一阵轻叫。

一位侍女拍落衣上水渍,忽而叹道:“……当真好看得紧,只可惜它们一旦游进这里,此生便再也不能到外面去了。”

原来这些鲲鱼原是生在王宫外的冥湖之中的。冥湖与后园的湖泊靠着一条长长水道彼此相连,水道之中竖了七座精铁铸就的栅栏,除了水流之外,连体型稍大些的鱼都通不过。只是有些鲲鱼趁幼年体型尚小时游进了王宫,因为贪恋此处水域宁静,食物丰盛,便暂留了下来。哪知过些日子待它们身体长大,竟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那些栅栏回去了。

自此,终其一生,便只能屈居这安逸狭窄的一片水中,无法再如其同类一般化而为鸟,腾飞入空。

侍女们叽叽喳喳地讲完前因后果,也不知触动了酋的什么思绪,在湖边坐了许久,稍后又命人去取了鱼食,竟饶有兴致地喂起鱼来。一碟饵食抛洒下去,引得群鱼跃出水面争抢,浪花翻腾,热闹不已。

这一喂竟似喂上了瘾。一连数日,他都是在这湖边度过的。

颛顼在房间里寻不着人,听宫人禀报,便也转了来,先在水边立了一会儿,又回身在酋身边坐下:“想不到朕的无寐侯竟然有这样的兴致。你是喜欢水,还是喜欢鱼?”

酋却似乎没有听见,或听见了也毫无反应,只是又捉了一小把饵食扔进湖里。

颛顼对这态度也是意料之中,眉尖一挑,有心逗弄那魔,直接从他膝上一把抢了碟子,将碟中之物倏倏拉拉尽数往水里倒去。

酋眸中恼色一闪,转头瞪了颛顼一眼,却见对方嘴角微勾,笑意吟吟,正一脸得意的模样。酋心知上了当,只好又不去理他,哪知颛顼靠过来蹭了蹭,一手搭在肩上。

“……生气了?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

“……”

“朕的无寐侯,昔日那份宽宏气度哪里去了?”

“……”

“真的生气了?那朕让他们重新拿一碟鱼饵来,与你赔不是可好?”

颛顼一个劲地说话逗他,酋挣了挣,却无论如何挣脱不了那只看似随意,实则稳如铸铁的胳臂,干脆闭了眼只当自己看不见。正当此时,忽听哗啦一声急响,甫一睁眼便见白花花的大片水幕劈头盖脸地浇来,来不及躲,瞬间被从头到脚淋了个透湿。浑身上下猛一阵凉,满鼻尽是湖水清润微腥的味儿,酋抹了抹脸,朝旁望去,颛顼与他相贴而坐,自然也好不了多少。昔日君威权重的帝王此刻满头满脸尽是水渍,一时也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弄懵了。他眨了眨眼,纤长睫毛上的水珠汇作一滴滑下来,衣上皮毛凝成一撮一撮的,狼狈有如落汤鸡一般。

再看水中,湖水波浪急滚仿佛煮沸,群鱼在其中翻抢争食,忽而冒出几条极大的鲲来,体型已接近成年。原来是方才饵食抛得多了,将它们也吸引了来,鲲鱼力气极大,不过一个随意翻身,效果竟似比云麓心法水狂法还要厉害几分。

——那饵食,是颛顼自己抛下去的。

——真是蠢到家。

幽都的帝王瞧了瞧自己身上,贵重衣袍被浇得水光淋漓一片狼藉,只觉得十分丢人,便站起身有心要将那些讨嫌的鲲鱼尽数宰了。忽而背后“嗤”地一声,似乎有人急抽了口气,连忙回过头去。只见酋抿紧了微翘的嘴角,似乎想要将不慎泄出的一丝笑意隐住。但既然颛顼看到了,便干脆不再藏,似笑非笑摆出口型说了两个字:

——活、该。

能嘲笑颛顼的机会,他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

昔日的叛臣敢对君王说出如此以下犯上的话,若是有意,随时便可揪住治罪。颛顼听了却也不恼,也不去对付那些鱼了,只是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酋方才得意一笑,两颗尖尖的虎牙从嘴角露了出来,浑不似上千岁的魔,却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少年。一张艳美无瑕的面容褪去了近日积累的颓丧,烂漫开怀却又透着些邪气,当真夺目得紧。颛顼只看得心下一动,随后便有热流在四肢百骸涌动流转,最后汇集到身下不可言说的某处。

“……?”

酋见颛顼面色古怪,却也没意识到是自己笑容惹的祸,不由有些疑惑。下一刻有人将他拦腰一抱,整个人被托在怀里,朝宫殿快步走去。酋自是极厌恶这种类似女人的抱法,蹙着眉欲挣扎,颛顼道:“……别动,我们回去换衣服。你身上都湿了,仔细着凉!若是这回再发热,我可不管你!”

——你又什么时候管着我了?

酋对之前重伤昏迷的事情毫无记忆,更是不知自己曾趴在颛顼怀里被照料了整整一个晚上。原先还想着不能说话或许是好事,现在却觉得每次颛顼说话时没法及时地顶嘴着实难过得紧。不适地扭了扭,又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等等,什么叫我“们”去换衣服?!

不出所料,等到了酋的卧房,颛顼直接就将他衣服剥干净按倒在了床上,顺便自己的衣裳也尽数扔到了一边。

“……方才爱卿胆敢当着众人的面嘲笑于朕,当真以下犯上,好没礼数。朕想了想,此等罪责,可大可小。爱卿觉得我该如何罚你?”

幽都王幽深的黑眸漾着一丝笑意,少见地并没什么阴冷险戾的味道。

酋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认命地躺平了,把胳膊和腿调整成让自己舒适的姿势,然后闭上眼睛。反正近些时间那个家伙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十分温柔,酋今日心情甚好也不想把处境闹僵,索性便随他的意罢了。

话说回来,当初第一次在床上被强迫,酋心中自然是无比屈辱恼怒,恨不得将罪魁祸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第二次第三次之后,愤怒之外又有自伤,一颗心煎熬无比,怨恨自己多年辛苦修炼,磋磨武技,却仍然落得任人欺凌的下场。然而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酋的精力便放在了如何让自己能轻松一些,坚持活下去上了,留给怨恨的时间便没有那么多。甚至于到现在,他居然想开了不少,觉得既然能够不用力气就舒服到,那么被颛顼按着操这件事……似乎也不算那么吃亏。

脸颊忽然被人轻吻了一下,湿凉的触感细细碎碎,一直蔓延到下巴。

耳边传来颛顼的轻笑:“……真乖。这换下来的衣裳,明日再与你穿上罢。”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5 _(:3」∠)_老流氓威武。。

查看全部评分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5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流氓果然是神一样的体质,明天再穿,也就是,整个一晚上都……
默默给美人点蜡。。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6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35# 琉璃灬陌


    你抓重点总是这么准~而现在美人的态度是:反正能舒服到。可见XXOO技术强还是很重要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6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好魔族少节操···············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48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5-10-6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服了,酋美人终于躺平等糙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8 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章

事实上,酋第二天也没能穿上衣裳。

颛顼走了之后,他腰酸腿软,直接在床上又窝了一天。

第三天终于有力气了,爬起来就去喂鱼。

由整块汉白玉雕砌的湖心亭浮在水上,清风徐来,水波微澜,倒是一处散心赏景的好去处。颛顼找来的时候,只见那白衣身影居中而坐,斜斜靠着一根廊柱假寐,颇有几分化外散人的闲适。

四周侍立的侍女们连忙躬身行礼,颛顼不理,大步走进亭中。酋听到动静蓦然睁开眼来,见到他也并不十分惊讶,只是目光转到手中拎着的红漆食盒,修长的眉朝上一挑。

“给你的。”颛顼一笑,将食盒搁在两人之间的长凳上打开来,露出里面一只大碗,碗中不知是什么东西熬的汤,浓稠黏腻,色作漆黑,诡异莫名,“爱卿初来此地水土不服,身子一直亏损得厉害。今日朕新得了一朵幽境芙蕖,于魔族而言是疗伤圣品,这便急忙给你送来。——喏,朕亲自煮的,未曾假手他人。”

这幽境芙蕖只生长在幽都北溟最深暗无人之地,数量稀少,加之每隔数百年才开一次花,确然珍贵万分。别的植物喜光,它却惧光,只依靠魔族死亡后飞散的魂气滋养,故而体内含着极强的魂魄之力,于魔族而言正是大补。

酋在北溟活了数千年,此物也只见过两次,自也知其价值。见颛顼如此大方,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觉诧异。

此时那碗已被捧了出来,一只调羹在其中搅动,击到碗底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颛顼笑吟吟道:“……爱卿是自己吃,还是朕来喂你?”

酋阴着脸将碗接了过来,习惯性地舀起一勺嗅了嗅。看他那戒备谨慎的模样,颛顼道:“放心,朕若要下毒,你平时的食物饮水哪一样不能下手?用不着浪费这样好的东西。——对了,”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低头从食盒中拈出一枚黑色的腌梅,塞到酋唇边,“……张嘴。”

梅子一入口便酸得酋直皱眉,在颛顼瞪视下又不敢吐出去,只得在嘴里含了好半天,等适应了一些才嚼碎咽下。然而那股子酸仍然残留在口中,回味悠长得很,引得舌底也分泌了许多津液出来。

颛顼道:“这梅子生津开胃,事先吃了,免得你待会儿又吐。要是吐点儿别的也没什么,但幽境芙蕖来之不易,着实浪费了些。”说罢还宠溺地伸手摸了摸酋的脸,“……好了,把汤喝了,趁热。”

酋一脸不情不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碗中盛着的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好东西,便底下头,调羹在碗中搅动几下,舀起一勺喝了。

他喝着,颛顼便在一旁看。偶尔抬头,只见那双黑玛瑙似的眸子正专注地望过来,深不见底,却又隐约流转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得酋背后一阵发凉,连执着匙羹的手都抖了抖。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数月之前,那人乔装打扮着,也是笑意盈盈地拎了一只食盒过来,盛放着亲手熬制的热粥与他暖身。说是暖身,许是连心也被一道捂热了些,才会一不小心便着了道,以至于被骗得那样惨。

酋忿忿地瞪着颛顼。

——明明是相似已极的容貌,那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在湖底宫殿里,颛顼是两副形态轮换着用。若是刚刚处理完政事或是见完部属,便是假身那副阴沉狠戾的中年人模样;若是刚刚从无梦的沉眠中醒过来,便以真身出现,披头散发地拖着一袭黑羽大麾四处溜达。

眼下颛顼是真身,肌肤是久不见阳光的苍白,唯有唇上淡红一点才添了些许血色,眉目精致如画,面容秀美处绝不亚于酋。

——人虽可恨,但这张脸倒也是挺好看的。

酋的目光渐渐下滑。对方苍白的脖颈被高高的衣领包裹,领上繁复优美的镶边纠缠着朝下蔓延,直到被大麾上厚实的皮毛镶边遮住。无论真身假身,颛顼都穿得十分严实,衣服从头包到了脚。但他的身体酋却看熟了,虽然是被迫的。那是顶好看的一具身体,每一寸皮肤下面都能看到薄薄一层肌肉,结实匀称,宽肩窄腰,屁股挺翘……咳咳。

“——在想什么?”颛顼忽道,指尖不自觉地又凑近酋的脸庞,轻轻蹭了蹭。

——在想,你是个混账。

酋瞪了他一眼,苦于不能说话,只好在心底腹诽。

颛顼仿佛猜到了,眸中透出一丝笑意:“既是在骂朕,怎地连脸都红了?”

酋不理他,冷冷地偏过头去,继续喝汤。那汤初一入口,满是幽境芙蕖特有的清香,但等喝多了,便觉察出舌底还攒了些其他东西的味道。酋在北溟算得上医道高手,虽然最擅长的始终是刀砍斧劈的外伤,但辩识药材的本事也同样是一流的。他重新舀了口汤,细细分辨起来,然后眉头越皱越紧。

——巴戟、杜仲、锁阳、党参、金樱子、当归、肉苁蓉、菟丝子、淫羊藿、肉桂……

没有一样是毒药,若是毒药,一开始他便能吃出来。然而……

这些药材,有一个共同的作用,叫做:益气滋养,补肾壮阳。

颛顼见他脸色不对,知道把戏被识破了,也不怎么惊慌,反倒好整以暇地道:“听说昨日爱卿睡了一整天,大约是行房太频以至于累着了。朕想了想,近些日子是做得多了些,爱卿身体状况又不太好,受不住也是正常。这碗汤算作赔罪,其中药物能补充你亏空的气血,正是对症。若经常喝一喝,以后大约便能受得住了。”

听他这话说得如此厚颜无耻,酋只气得脸都黑了,抬手就要将碗摔入池中,颛顼连忙拦下:“等等,说了那幽境芙蕖来之不易!”

吃又吃不下,扔又扔不得,酋捧着碗,头脑一热,干脆舀起一勺往颛顼口边递去。

——这东西我不吃了,要吃你吃!

伸出的手半途中被紧紧握住,颛顼一笑,真地伸过脑袋来将酋那勺汤给接了,喉结一动咽下了肚。

“爱卿如此体贴,朕十分感动。”

酋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他的手仍然保持着执勺的姿势,被颛顼固定在唇边,两人之间无比暧昧,怎么看怎么像情侣间打情骂俏,一碗汤还要你一勺我一勺地分食的状态。

身后“扑哧”一声,不知哪个侍女偷笑出来,酋一张脸再次涌上红晕,气恼之外又添上几分羞意。

颛顼放开手,将他拉到近前,低声调笑:“这汤虽是好物,但若是给朕吃了,你日后岂不是更受不住?嗯?”见酋仍然不肯再动那汤,又威胁道,“……你若不吃,回头朕便找根管子插到你口里,直接往里面灌,那可难受得紧,是不是?”

酋一震,想是将这威胁听进了去,重新端起碗,搅拌几下,舀起一勺来。他低着头,乌黑长发从脑后滑下,遮住了面孔。

颛顼见他这副模样,心知那长发掩盖下必是极屈辱的表情。被他人日日压在身下随意亵玩不说,如今又被逼着吃药来满足对方欲求,显然是被当做玩物的待遇。颛顼本意亦是如此,一心要将那魔昔日的骄傲尽数碾碎,好让他任由自己揉圆搓扁。然而话一出口,却不知为何有些后悔起来。酋一口一口咽下那汤,动作间愈发艰难,连指尖都在轻微颤抖。颛顼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揽住了那纤瘦的身体,轻声一叹:“别赌气,这碗中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对你有好处的。若打算做些什么,总也得养好了身子才能做,是不是?”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5 颛顼小受。。

查看全部评分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8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怎么总觉得老流氓真身出现的时候比酋美人还受。。_(:3」∠)_
有种两个小受碰一起,看看谁更攻的感觉。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8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0# 琉璃灬陌


    两个小受还各自都有两个形态,可以随时变攻。而之所以颛顼能压住酋,是因为酋的小攻形态不能脱衣服。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