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1 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10-11 13:44 编辑

第三十六章

颛顼送东西似乎送上了瘾。亦或只是因为几百年来王宫中零零碎碎地攒了太多无用之物,却又正巧没地方放置而已。

禺疆大神时代,每逢冬季,是要举办大型祭祀的,祈愿冰天雪地过去之后,未来的一年能风调雨顺,平和安乐。而禺疆失踪之后,许多地方的魔族依旧将这项习俗延续了下来,祭祀的同时还会给幽都王敬献贡品,表达忠诚。

往年这个时候宝库又要堆高一层,而今年颛顼便直接将东西都塞到了酋那里。

凛冬祭的第二日,酋居住的那方寂静偏殿忽地热闹起来,宫侍们往来不息,热火朝天,忙着将刚被颁赐的宝物家什一股脑儿往屋子里搬,明灿的东海鲛珠堆了数盘,柔滑的昆山血蚕丝卷了数摞,还有百年不遇的仙草,千山难寻的宝玉,摆在一处将原本清冷空旷的内室映得珠光宝气,流华莹彩,映得人睁不开眼。

有新调来的侍女不知虚实,见酋抱臂站在廊下远远看着,上前福了一福,套近乎道:“以往王宫中只有陛下一人居住,奴婢们也只侍奉一位主子。如今陛下将大人安置于此,又像现今这般赏赐,几百年来尚属首次……看来陛下当真十分宠爱大人——”

这般的说辞酋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起初还气恼不已,深觉受辱,听多了渐渐也就麻木了。心道与这些不相干者又有什么好说,偏过头便转身走远,留下那侍女在原地莫名,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此刻若回那宛若藏宝窟一般的屋子只能叫人心生烦闷,信步游走,来到一处叫太清池的地方。正是池中冰莲开花的季节,圆盘大小的花朵布了满池,高高低低,挤挤挨挨,晶莹剔透堪比冰川融雪,月华凝泪,花瓣重叠如拈花佛手,飞天裙尾。却是谁也不曾想,幽冥深暗的湖底,竟有花开得如此纯白无暇,纤尘不染。

花虽美丽,赏花的人却无心,站在池边发呆了半晌,思绪已飞至天外。

每天数着日子,在这王宫中已被囚了足足百日。当初从夜安城结界中脱逃时满心欢喜,只道此生又能重新过上那快意恩仇、戎马倥匆的日子,哪知到头来骗局一场,不过是换了一座牢房呆着罢了,甚至情况还要更糟。

颛顼不知怀着如何的心思,当年以数千承影魔的性命为代价祭出夜安城的大封印,或可说是因为对酋奈何不得,就将他丢在那里不管。但如今这悠闲自得的架势,却像是捉弄老鼠的猫儿,摆着十足十的恶意与趣味。更奇之处是,颛顼本身并非真的重欲。就算想要折辱敌人,大抵也从未用过这种将对方压在身下的下流方式。而现在酋每次被他强迫着行事时却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每一个亲吻,每一口咬啮,每一下搏动,都充盈着强烈的欲望,就像海洋上汹涌翻滚的巨浪,随时都能推翻那艘理智的小舟。

作为那只性命掌握在猫儿手中的老鼠,酋的心情不可能好,仰头一望,仿佛尖利的爪牙随时都要落下来将他拆得骨肉分离,鲜血涂地。

“爱卿在此地站了许久,在看什么?”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必回头,玄黑的身影几步踏上。颛顼大约刚见完进贡的几位诸侯回来,还保留着假身时威严端肃的帝王模样,两手背在身后,与酋并排立在冰封雪埋的莲池一旁。

酋自然是不能答的。颛顼也不在意,又道:“朕方才见到你那位亲卫统领了,叫……嗯,都快忘了……叫槐江,是不是?你不在,他仍然按照往年惯例,送了新训的部队来。朕瞧着一个个都是挺好的苗子,再在北溟磨练几年便可以通通送到大荒的战场上去了——看来这夜安城也不是缺了你就不行嘛。”

他停了停,等酋的反应。然而白衣的魔侯只是轻轻吐了一口气,依旧没听到一样。

酋直视着前方开得最盛的一朵冰莲,心中却在思量反复。他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颛顼。

比如,那些百里挑一、费尽心血才训练出来的战士,被送离故土之后大概就再也回不来了?

比如,曾做了人间百年贤君的帝王,一步一步亲手毁灭着自己曾辛苦扶持的国家,竟不会有一丝犹豫?

又比如,纵使与那东海神界有滔天仇恨,但覆巢之下,神、人、魔三界尽毁,徒留满目疮痍,遍野尸骨,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数千年前驰骋于战场上的酋从不会想这些,他只顾着在万军之中穿插来回,享受那刀光剑影、枪林火海的畅快淋漓。但大概是年岁渐长,心思也困顿了,数千年后困守一城的酋却常常会想。其实所有的答案早在心中清清楚楚,但还是想问,想要对方亲口来答。

酋自忖本是无情之魔,不会为脚下的鲜血和杀戮动摇一分情绪,不会为眼前的哭号与分离多一分颤抖。但他一直知道自己的战斗是荣耀的,战士们只要跟随着他,他便能给他们带来辉煌的胜利与生存的希望。他领着他们活下来。

颛顼却截然不同,他或许比酋强大许多,但他永远都只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冷眼俯视世间,指挥着战士们去死。

酋不服他。

清风拂过,莲华轻舞,一切纷乱的思绪又通通归入沉默之中。颛顼道:“诶……美景当前,那些俗物杂事不提也罢。——爱卿喜欢这花?”上前将酋盯了许久的那枝冰莲折下,瞧了瞧,递到酋的手里,姿态闲适宛若君王在哄得宠的嫔妃,“犯雪凌霜芳意展,玉容似带春寒怨——这些冰莲冰冷无色,清淡无香,却独有孤高遗世之美。当年从极北的雪山上刚移来时,水土不服死了不少,只余下不多的几枝。朕道大约是种不活了,哪知第二年它们适应环境,竟又重新蓬勃起来,冬天便开了花。”颛顼一停,意有所指地瞟了酋一眼,“若论审时度势,屈伸进退,爱卿可连这满池莲花尚且不如。”

酋握着那莲花举着不合适,放下也不合适,本就十分不自在,听颛顼如此说,露出个讽笑,水声轻响,东西便给他沉了下去,徒留几瓣白如羊脂的残影,几环同心相连的波光。

亲手赐予的东西被当着面丢弃,颛顼也不生气,反倒很是愉悦:“爱卿终于舍得理朕了?嗯……罢了,这莲花美则美矣,却并不算如何贵重,哪里及得上朕的无寐侯,天上地下,千万年来,唯此一位,别无其他。”执起手,在圆润光洁的指尖亲昵地捏了一捏,“今年的贡物朕可全都转给你了,好东西不算少,竟没有一样喜欢的?”

此问一出,见那一片白茫雪海之中尤显清丽的面容浮上一抹冷色,失笑道:“也罢,想来其他诸侯封地上的东西,再怎样也入不了你的眼。更何况与人礼物,须得投其所好方显诚意。让朕再想想……”颛顼抬起头,回忆往昔,面露悠远之色,缓声道,“三百年前战阵上相见,爱卿之刀法迅疾如惊鸿翩飞,凄厉若恶鬼扑面,艳美之处又如劈花断月,旖旎流芳。朕只瞧了一眼便觉心折,可也就是那场战役,爱卿随身的宝刀折断了,从此便再难重现昔日辉煌,当真可惜。”

他一提,酋也想起自己那柄刀,搜集了无数珍贵宝宝物矿石才堪堪铸得一把,偏偏就给颛顼毁了。顿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鲜红的瞳眸如要喷出火来,定在颛顼脸上似乎马上就能灼出两个洞。

颛顼见他光火,连近日积累起来的颓丧之气也褪去不少,心中忽地松快起来,微笑道:“别恼,朕赔你一柄好刀,如何?”见酋挑眉,知他好奇,又道,“传说昔年黄帝轩辕氏收集首山之铜铸以为金剑,金剑出炉之时,剩余原料流向炉底自成刀形。然而此刀刀意过强,锋锐芒厉之处不亚于轩辕金剑。黄帝恐其身具乱紫夺朱、喧宾夺主之力,若流落人间必引祸乱,欲以金剑毁之。不料刚动此念,刀便在手中化为一只红色云鹊,展翅腾空,消失于云际。”

此事酋自也听过。颛顼在他面前娓娓道来,酋的眉毛便越挑越高,只想说:这不过是凡人的传说而已。

颛顼道:“……莫不信,传说是真的,只有一点,便是那刀最后重又回到了黄帝手中。朕昔年为人间帝王,又恰为黄帝之孙,亦有幸传承此刀。刀名鸣鸿,通体赤红如飞霞流火,现今葬于中原颛顼冢之中。”想了想,又补充道,“若不在,杀几个盗墓贼大约也能找回来了。”

酋的神色忽然有些诡异。

颛顼只当不见,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大约是‘你死便死了,竟然还要一柄好刀陪葬,当真暴殄天物。’——说得也对,我又从不使刀,如此确是浪费。若给你,便相配得很了。”


※鸣鸿刀:见《洞冥记》载"武帝解鸣鸿之刀,以赐东方朔,刀长三尺,朔曰:此刀黄帝采首山之铜,铸之雄已飞去,雌者犹存,帝恐人得此刀,欲销之,刀自手中化为鹊,赤色飞去云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5 _(:3」∠)_

查看全部评分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10-11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求酋美人心理阴影面积。。
总觉得他一直内心Os,说好的虐身虐心呢,怎么突然画风一变变成甜宠了!后面你再想虐我往死里虐,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啊!!!_(:3」∠)_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10-1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3# 琉璃灬陌


    求酋美人心理阴影面积。。
   
   突然觉得这句话好合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11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23333实在是太有趣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10-11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霸道鬼畜爱上我……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1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3# 琉璃灬陌


    对。。。虽然酋美人已经足够提心吊胆,但基本上那个往死里虐的节奏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快地袭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1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5# 帝女桑



你说哪里有趣?酋美人的内心OS还是心理阴影面积?
    _(:зゝ∠)_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1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6# 焚愿


    。。。。。。。。。还不至于。。。现在的阶段应该是:猫咪欺负耗子欺负腻了,偶尔舔一舔而已。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11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8# faust2000


    都很有趣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10-11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舔完接着折磨。哎哟喂,这日子真的是相当没法过了。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章

酋对那刀是真有了兴趣,然而若让他向颛顼讨要也是万万不可的。蹙了眉,心里打定主意若能脱出此地,非要上那中原的颛顼冢探一探才好。

颛顼见他并不表态,也不再提,携了他手离开莲池,去中宫参加凛冬祭的大宴。

一个冬天很快过去。酋仿佛习惯了王宫中的日子,对颛顼愈发顺从,两人房事之时偶尔还会抬起腰来主动迎合。颛顼自然对这样的变化十分欢迎,身下人乖巧听话,他便舍不得凌虐,像是对待自己曾经无数的男宠女侍一样用足了花巧,尽量让对方也能得些趣味。

酋每每被逼到了高潮,发不出声,便只能张大了口惊喘。颛顼爱极了他那时的神情,秀美的脸庞一半是被干到失神的爽快,一半又透著些潸然欲泣的可怜,真真能激起雄性的所有兽欲。于是一面温柔地亲吻安抚,一面又毫不留情地继续撞击,将对方引领到更高更险也更甜美的山峰,再双双跌落,同享那欲生欲死的俗世至乐。

酋舒服到极处,有时便会落泪,晶莹的水滴沿着狭长的眼角滑下,在枕上击出一道圆润湿痕,他自己却仿佛并不知道。颛顼便伸头将那张脸上残留蜿蜒的水迹吻去,品味着萦绕舌尖的微咸,再将同样的味道递回到他口中。酋这才回过神,很痒似的偏过头,伸开赤裸的臂膀搂住颛顼的颈项,脸深深埋进他怀里,羞惭已极不愿见人的模样。

昔日凛冽尖锐的魔侯摆出这样柔顺的姿态,便无比地……惹人怜爱。

颛顼几乎以为自己已经驯服了这骄傲的笼中困兽,整个过程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然而等到初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果然是过于乐观了。

那是一个清晨,他正经过后园的湖边,心下忽然一动。纵使北溟酷寒,春天也仍是冰消雪融、万物生发的时节,湖面上厚厚的冰层早已融化,水面微澜,波光粼粼,一派和丽风景。若在往昔这个时候,忍耐了一个严冬的鱼儿会争相跃上湖面,向来来往往的行人讨食。今年也有,岸边水花翻腾,挤满了大大小小弹跳争抢的鱼,一把饵食撒下去便哗哗一阵乱响。

——然而总有什么不同了。

颛顼蹙着眉,目光来回扫视着那片生机勃勃的水域,嘴唇渐渐抿成紧绷的形状。

——他没有看到鲲。

——那些去年还挤在鱼群之中争食的北溟灵物,今日一条都没有看到。

阴沉冰冷的气息蓦地席卷周围,如十月秋霜染遍林地,寒意从脊椎直捅到底。跟随的侍从宫人们本能地颤抖着,齐齐跪下待命。

“湖里的水抽干。”颛顼的声音轻柔而低沉,不带一丝情绪,“把鱼捞起来,一条都不要放。然后数一数,王宫之中的鲲,现今还有多少。”

***

就算对于擅长术法的魔族而言,要抽干满湖的水也并非易事。但幽都王下了死命令,再怎样也一定要立刻做到。几乎半个王宫都聚在了湖边,高阶侍从声嘶力竭地指挥,其他宫人来来回回地忙碌。这样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酋,他披着惯常的白衣来看时,昔日的碧波万顷现今仅仅没过了膝盖,各种各样的鱼虾在岸边堆作了小山,空气中的水腥浓烈得让人作呕。

几条还未长成的鲲在网中挣扎游动,担任王宫总管的承影魔认认真真地数,然后小步踱到颛顼面前,行了个礼。

“启禀陛下,如今湖中鲲鱼数目共有五尾。”

“嗯,”颛顼点点头,“然而朕似乎记得,去年并非如此之少。”

“正是。”总管道,“虽然往年只是粗略估计,但属下有把握,湖中之鲲本该有至少三十尾。它们无法离开此地,除非死去,否则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

该说的已经足够,承影魔恭敬地重新低下身子退了回去。颛顼没再多说什么,蹙眉想了一会儿,似乎仍旧不得要领,转头朝酋招了招手,“……过来。”

酋掸了掸袍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听话地走了过去。

颛顼亲昵地将人一把搂进怀里,凑到耳边陈述道:“……宝贝儿,我养的鱼失踪了。”

酋抖了一抖。

“宝贝儿”这个称呼是近段时间才叫出来的,源于某一次云雨情热之时脱口而出。当时酋听着极为难受,只觉得后背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下身也不自觉地收紧,结果迅速地将还在他身上驰骋的颛顼推上高潮,尽数泄了出来。那一次的体验似乎尤其美妙,从此颛顼就叫上了瘾,两人腻在一起时张口闭口都是“宝贝儿”,偶尔也会叫“爱卿”,但认认真真地称呼姓名却是从未有过了。对此酋抗议过无数次,然而毫无疑问,他的一切抗议对颛顼来说都是有等于无。

颛顼又问:“它们都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酋脸上没什么表情,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低低地垂着眼睛。早就预料到这么一天,故而事到临头,倒也不慌。

“那就是知道了……”颛顼若有所思,“朕听闻上古时有魔族懂得使用药物操纵北溟巨鲲的法子,可令这些灵物甘心为其驱使,忠诚不二。只是那法子早已失传,想不到你居然也会——对了,朕险些忘记,做了数千年的九幽之主,在北溟也算资历深厚,会些旁人不会的东西也并不为奇。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赋予你接近王宫药房的权力。看来还是宝贝儿你这张脸,一点不像年纪大的模样……你我相识数百年来,始终色如初柳,青春年华,实在太过惑人。”

低下头,见怀中的魔仍旧不肯看他,不禁犹豫:“……要怎样,你才肯说呢?”手指沿着线条流畅的脊背一寸寸往下滑,动作轻柔而暧昧,声音却透出隐约的危险,“朕……有些为难。”

正在此时,一名侍从从远处匆匆行来,朝总管耳语几句,似有了什么重要发现。总管面色一变,再次上前禀报道:“陛下,属下们已经弄清楚那些鲲鱼去哪儿了。”

“哦?”颛顼大感兴趣,连酋也立刻抬起眼睛。

“方才湖水抽干,水底与外界冥湖相连的通道露了出来。有人顺着一路寻找,发现好几条鲲鱼死在栅栏之间,浑身伤痕累累,想来是拼命撞击栅栏,最终失血力竭而亡。”

颛顼道:“……有趣。这些鲲蠢得紧,好端端地偏要寻死。王宫的湖中多好,食物丰盈又没有天敌,干么要出去?”他停了停,转而又问,“那么那些栅栏可还完好?”

“这……自然不是,北溟巨鲲本身力大无比,又是十数条合力为之,故而七道栅栏皆已破碎,如今内湖外湖连通一片,再无阻拦。死在通道内的鲲鱼一共七尾,剩下的大约都已经逃入冥湖之中。”

“朕明白了……”颛顼不紧不慢地问,“这是何时的事情?”

“……若从残骸判断,大约是冬天。那时百顷湖面皆为冰层覆盖,水下异动着实令人难以察觉。是……属下们疏忽。”

“——也罢,不怪你们。便是连朕自己,也放松了警惕。”酋忽然感觉搂着自己肩膀的手紧了紧,“若要你们去将逃走的鲲鱼统统追回来——”

“这……”那总管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小心翼翼地答,“陛下,那冥湖深广无际,加之鲲鱼又有遨游天地之能,若想将其追回,恐怕难如大海捞针。属下们……属下们——”

“算了,既然难如大海捞针,那便不捞了。想来那些鲲鱼也早已不在湖中,而是……”他将怀中人翻了个个儿,让他面对自己,“而是全都给朕的无寐侯送信去了,是不是?嗯……鸿雁传书,鱼衔尺素,倒也风雅。——来,宝贝儿,告诉朕,你都联系了什么人?又传出去了些什么?”

幽深而空洞的黑眸对上明灿如玛瑙的红眸,骤然收紧的气氛让周围陷入一片恐慌和沉默。

“乖一点,不然……不然朕可就要像以前一样,对你不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5 嗯。。美人干得好!

查看全部评分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10-13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9# faust2000


    先给美人点根蜡烛ORZ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10-13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各种总结以前的文,顺便把你这篇前面章节也整理了,应该是弄全了吧。试试看能不能下载。。
下载了压缩文件之后,解压TXT就不要改动了,改之后瞬间乱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54# 风的航海


    能下。。。Orz 辛苦你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13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2333333333333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6

活跃

567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2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10-13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个贴告诉自己看到这里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28

活跃

37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17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5-10-13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大荒人才多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97

活跃

58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15
发表于 2015-10-13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无寐候还想说是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来着,之前“驯马”那个结尾……我居然纯良的想到了武则天驯马三步法!为什么无寐美人的攻形态不能扒衣服?他的本体是什么?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10-14 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弱弱说...求不虐T-T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10-14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不如死的日子又要到来了……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 Archiver - 手机版 -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