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7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一开始只是怀疑,等反复试验几次后,酋就确定了,只有当那个凡人陪伴在身边时,他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安眠。

这真是不可思议,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容忍他人躺在身边咫尺之处,竟还能够睡着的。起初酋以为是喝醉的原因,便将地窖里储藏的几十种酒尽都试遍了。虽知道自己酒量不行,然而就算醉到四肢瘫软,唇舌发麻,浑身上下连一个小手指都抬不起来,脑中却依然是清醒的,如同不安的灵魂被禁闭在死去的身体里,反而更加难过。

笼罩了整座城池的结界肆无忌惮地消耗着他的魔力,却又无法借由睡眠而逃避这种折磨,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几百年前就疯了。而酋却一直被终有一天可逃出樊笼找那人报仇的信念支持着,虽然性子也变得愈发残暴嗜血,却始终还保留着一份清醒。

在颛顼身边安然度过两个夜晚后,以往彻夜无眠的日子变得愈发难以忍受。酋蜷在军帐里他自己的大床上,尝试着再次入睡。闭上眼睛——身体放松——调整呼吸——忽而外面有声,在一片寂静之中更加清晰,是山岚吹动了树枝,倏倏拉拉击打在军帐的帐顶;是值夜的士卒经过,手中的长戟不小心撞了一下脚边的石头;是不知哪儿飞来的鸟雀,叽叽喳喳地在夜安城头筑巢……酋烦躁地坐起来,将手边能摸到的一切东西尽皆摔了个粉碎。

颛顼其实睡得也不太好。三世以来皆过的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日子,这困兽刑牢里的确实是他数千年来睡过的最糟糕的床,床板坚硬不说,上面只铺了薄薄一层草席,无论擦多少遍都总有股干涸的血腥混杂着泥土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怀疑这该不是从哪个倒霉的尸兵墓里挖出来的吧。他裹着被子翻了个身,移动了一下方才被自己身体压住而有些发麻的胳膊,忽而感觉到了床边不远处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不想理会,但等了一阵对方并没有离去的意思,不由叹了口气,睁开眼睛。

酋默默地站在床边,只披着雪白的亵衣,在一片幽暗中很是显眼。往日束成高髻的长发披散下来,身形又瘦,此刻凌厉尽去,显出如女子般的柔和,甚至还有点可怜巴巴的。他似乎没想到颛顼会醒,见对方坐起身来,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想逃。但微一犹豫又停下了,谨慎地观察他的反应,鲜红的瞳眸在黑暗之中像是两点荧荧的火星。

颛顼很困似的打了个呵欠,又揉了揉自己脑袋,似乎对大半夜床边忽然多出一个人来没什么意见,只看了酋一眼,温和问道:“……睡不着?”

白衣的魔族半晌没出声,点了点头,神态居然有几分像是个害怕黑暗而大半夜往父母床边爬的孩子。

昏暗的室内响起一声轻笑。酋赧然,心下大骂自己没事跑这来看别人睡觉干什么。正准备立刻转身离去,衣角忽被从后面拉住。颛顼从床脚摸出一个多余的枕头,与自己的那个并排铺好,又拍了拍:“……上来吧,我们一起睡。”

酋心下一动,这个建议听来十分诱人,然而另一方面又觉得大失脸面,口中推辞道:“不了,我……”

颛顼又嗤笑一声:“……怕什么?要知道,你是魔,我才是人,我又不会吃了你。”

“……哼,我怕你做什么。”

“那就过来睡。”颛顼坚持不懈地拍枕头,“……快点,我把被子掀开半天了。北溟的气候这么冷,再磨蹭我就要冻死了。”

酋仍然一脸不情愿的神情,然而双脚却小小地、小小地向前蹭了一步。下一刻,有人伸胳膊过来,熟门熟路地将他拦腰一抱,揽到了床上,一张大被立刻裹紧。

颛顼倒抽了一口气道:“你究竟在外面呆了多久?身上这么凉。”

酋到他这里来之前确实在城外转悠了许久,漫无目的在山顶上发呆,浑身上下都被冷风吹得冰凉。然而他自己没意识到,直到被颛顼抱在怀里,后背紧贴对方前胸,仿如钻进了一个火炉子,才觉出温暖来。

忍不住又撑起身子,犹豫道:“……要不然我还是回去睡吧。”

颛顼一把将他按下了:“干什么?”

“……你伤势恢复还没几天,这下可别又病了。”

背后忽而嗤地一声,那人悠然道:“哦,本来不都是你害的?这时候居然又知道关心人了?北溟终于也要出太阳了吗?”

酋听他奚落语气,有些着恼:“你什么意思——”

话未说完,忽然感觉到伴随着呼出的热气,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在他后颈轻轻一触,又迅速离开。酋愣了半天才意识到那是一个吻,一瞬间浑身上下都僵硬起来,摸不清这算是怎么回事。若在平时,他必然将这行为当做是亵渎之举,然而眼下颛顼所做的,却似乎是至亲好友之间纯粹的兴之所至,昵而不狎,一丝一毫的情欲意味都没有。

更糟糕的是,酋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讨厌,只是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仿佛要烧着了。

颛顼没注意他的反应,一手搭在他纤细劲瘦的腰上,柔声道:“我身体好得很,不用担心。倒是你,这失眠的症状看来很有几分严重呢。别想那么多了,放松,好好休息。”

酋唔了一声,扭了扭身子,将自己调整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等脸上热度下去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以为自己这一夜肯定睡不着,然而他错了。第二天睁眼看到空无一人的囚室,以及听到外面传来格斗的呼喝声时,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睡着了,而且还睡过了。赶到训练场时,某人又坐在那里拿鹿皮拭剑,见到他也还是笑得一脸欠揍。

然而酋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就此做文章了,反而觉得他那笑容风流恣睢,似乎顺眼了不少。

从此之后,酋便三五不时地在半夜里来找颛顼。他嫌弃囚牢里原先配备的稻草枕头不舒服,每次来的时候,手里还牢牢抱了自己的枕头。再过些日子,也不装腔作势了,干脆大摇大摆地常驻在颛顼的囚室,晚上熄了灯就直接往他床上爬。颛顼也不介意,只管揽了人往自己怀里带,抱得紧紧,然后一夜好梦。

对此最有意见的其实是阿沼,毕竟狭窄的两人间忽而多了一个人,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怪怪的。

小姑娘抱着刀坐在自己榻上,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酋正在读一本医书,而颛顼很贤妻良母地换床单,不由开口:“……你们可真奇怪,空房间明明那么多,两个大男人非要挤在一张榻上。”

颛顼笑了笑,直起身子答:“因为北溟气候苦寒啊。”

“啊?”

颛顼下巴朝酋一勾,面对他层叠厚重的长袍和满身的毛皮镶边睁眼说瞎话:“你看酋穿得那么少,他怕冷嘛。”

阿沼几乎要跳起来:“……他穿得少?!他穿得少那我呢?!”

颛顼扫了一眼阿沼裸露的大腿和上臂,一脸认真道:“所以啊,阿沼妹子,你要不要也来跟我们挤一挤?”

背后嗤地一声,酋的眼睛仍然牢牢盯在医书上,然而眼角却有些抽搐。从此之后,阿沼再没对这件事情发表过任何意见。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_→你懂得~

查看全部评分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27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的航海 于 2015-6-27 15:46 编辑

什么都不说了,回一个!
酋美人你居然没把人给踢下去还赖到这儿了,这真是不科学。。
你就这么木有节操的倒了么,倒了么么么么么!!!
以后看来他要多把颛顼给踹下去几回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7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都不说了,给美人点蜡-.-
颛顼个老流氓,真想灭了他嗷嗷嗷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7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说要虐身虐心的时候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嗷嗷嗷,我好害怕楼楼写到最后会和人品道兄的张卓一样走向玩坏的不规律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归路,打错了咳咳。。。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8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2# 风的航海


    以后他会倒得更狠。。。以及渣攻到忠犬攻的转变是需要时间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8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4# 淮安


    你的预感没错,各种无节操的桥段会轮番上阵,直到把美人玩坏。。。只不过由于论坛限制,不会写得那么香艳罢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8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7# faust2000


    捂着心口倒地不起〒_〒,长太兮以掩涕兮,哀美人生之多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8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别这样,一边说着幽都王囚我辱我的大仇未报,一边就跟人滚床单了,鬼墨君一激动直接变成墨妖了怎么办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28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6# faust2000


    默默等着酋美人被虐。。嗯,这种时候就是先爱上先完蛋。
点蜡,美人你菊花保重!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7-15 04:39 编辑


第十一章


训练愈发变得艰难起来,只剩下最后几支队伍。


颛顼毕竟不擅长格斗,又要小心把握好力道,不能太弱又不能太强,对付那些怪物时竟好几次都差点遇险。这一日的项目是要同时面对十几条化蛇,颛顼和阿沼相背而立,他倒不觉得什么,只是小姑娘应付起来颇为吃力,左劈右刺,累得气喘吁吁。


酋依旧站在一边,双手交握,关注着场内一丝一毫的动静。颛顼知道他每次来,为得不仅仅是履行狱医的职责或是观赏鲜血与杀戮,也有亲自来筛选好苗子的意思。如果这次没有自己横插一杠子,估计阿沼会是酋能看得入眼的人选。


他不过稍一分心,剑劈重了些,就听阿沼一声惊呼,四方血花飞溅,十几条化蛇皆断作两截。阿沼一脸惊佩地叫起来:“你……你真的好厉害!只一招就……”


“哈,不过是运气、运气。”颛顼谦虚搪塞了几句,回头看到酋红色的双眸果然因为方才那精妙的一剑瞬间亮了几分。


——然而,那眼神好像有哪里不对。


忽地啪嗒一声轻响,伴随着惊呼,竟是有一条化蛇没死透,扬起半截身体飞跳起来,直冲他们而来。那蛇首当其冲攻击的是阿沼,颛顼本要提剑再劈,然而想起酋方才眼神,心下一动,忽地转了个身子换做另外一边,立刻被化蛇噗地咬住,血色透过衣服浸了出来。在别人看起来,这就像是他主动挡在阿沼身前,为了保护队友,将自己的肩膀往蛇口中送似的。


阿沼大叫一声,连忙劈开蛇头从颛顼肩膀上拽了下来。然而伤处血液红色渐渐化作墨黑,明显有毒。


阿沼慌了神,颛顼却并不如何介意,反倒是转过身子,朝着酋眉开眼笑:“诶……这可糟了,我是第一次负伤——狱医大人……”


然而酋瞪着他,脸色不知为何忽然冰冷下来,沉沉地如覆了一层寒霜。


“……狱医?”颛顼有些惊讶。


酋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道:“……以你之力,本不会受伤。”


“可是同伴之间,理所当然应该相互维护。”颛顼应答如流。


——嗯,那些自诩善良正义的凡人应该是这么想的,说来……呵,真是愚蠢之至。


“——愚蠢。”酋冷冷道,“论实力,你比她强过太多,生存几率也更大。若是真的上了战场遇到强敌,就算你牺牲自己将生存的机会留给她,她同样会战败而死。与其这样,倒不如你一开始就尽全力维护自己。”


——没错。


虽然心下如此认为,但颛顼面上却做得十分不屑:“……我要如何抉择,是我自己的事情,恐怕还不容阁下置喙——我想,你只要履行好狱医的职责就好了。”


许久未曾有人对他如此强硬,酋明显怔了一下,半晌,忽而笑了起来,声音清朗如鼓点击落,仿佛方才的怒气不过是错觉似的:“说的也是,我倒忘了。——你过来!”


颛顼话说出了口才发觉自己明显在作死,反倒往后退了一步想要躲开,然而一只手已经迅捷无比地捏住了他的伤处,“等等,我不——啊啊啊啊!!!!”


在场其余几队都惊了一跳,虽然被治疗的人叫了两声就为了面子勉强压制下去,但还是疼得面目扭曲,浑身上下抽搐个不停。那个美丽的狱医这一次似乎特别粗暴,一张脸阴沉得跟马上要下暴雨似的,红眸也森森燃烧着火焰。真是奇怪了,若在平时,他肯定是柔声细语,轻言安慰的。


颛顼揉着肩膀,那里现在已经恢复如初,他却坚持地揉,像是要把一分疼痛生生揉成十二分,耳边忽而响起一道低冷的声音:“——下次再做这种蠢事,我一定让你好看。”


酋后撤几步,狠狠瞪了颛顼一眼,转身便走。


“喂,你要去哪儿?”颛顼急问。


——哼,我要去哪儿与你又有什么关系?酋心里想着,然而话要出口却临时改了主意,回过头唇角一挑,笑得明艳若桃李、狡诈如狐魇,“——你猜啊?”


颛顼心下只觉得一撞,眼中晃着那笑,脚步也停了下来,那魔倒真是喜怒无常的性子。等回过神,酋消失了踪影,不由转头问槐江:“他这时候一般会去哪儿?”


沉默的魔将牢牢盯了他一阵,似乎不确定是否应该回答,最终还是把棺材重重往地下一顿,道:“主……狱医在城外。”


***


颛顼绕过层层防守在地面上找到酋的时候,那白衣的魔族正站在明亮的光墙边,安静地看着外面。眼眸半垂,纤长的睫羽微微抖动宛若蝶翼,神色带着点寂寥,带着点悲哀。他层层叠叠的白袍并不如往日利落整齐,不知刚才摔倒过还是怎么,好几处都沾染了尘土,皱皱巴巴的,后裳还撕裂了一道小口子。


颛顼缓缓走近,看了他一会儿,最终出声:“——喂。”


酋没有动,但显然是听见了,耳朵微微抖了两下。颛顼绕过身后,与他一起仰头望着光墙外的天空,快要入夜,点点繁星从天光之外隐隐透了出来。


颛顼道:“你刚才为什么这么生气?”


酋冷哼一声,道:“我说了,看不过去你尽做蠢事。”


颛顼道:“我自蠢我的,与你有何相干?”


酋停了停,又哼了一声,像是根本不屑回答。


“这么关心我,又不见你对别人这样,”颛顼又道:“……所以我觉得,你是喜欢我。”


酋怔了怔,整个身体都是一僵。下一刻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脸上却讽刺地一笑,仿佛颛顼的这个判断无比荒谬:“……胡扯什么,你想到哪里去了。”


颛顼却一脸平静,不避不忌地望着他:“不是?”


“当然不是。”


“哦……”颛顼恍然大悟一般,“既然不是,我说说而已,你脸红什么?”


“我没有……”酋听他这么说,才忽然觉得脸上竟火辣辣的,伸手一摸果然滚烫一片,不由暗自诧异:难道我还真是喜欢他?然而口中却恼道,“——少胡说八道!该死的,你快滚回去!”


颛顼并不为所动:“怕什么,大不了再被抽两百鞭。你心情不好,让我陪你一会儿吧。”


酋依旧一脸不虞:“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心情不好?”


颛顼轻笑一声,拉过他一直掩在身后的手。只见修长纤细的手背上面伤痕累累,皮肉外翻,斑斑叠叠净是苍蓝色血渍,还不时往下滴落,看来十分狰狞可怕。就像是这只手的主人曾经握拳使劲击打在坚硬的石头上似的,还反反复复,不止不休,直到血肉模糊、筋折骨裂。


“若是心情好,怎么会弄伤了自己?”颛顼问,声音里一丝掩藏不住的心疼。


“我……”酋未说完,颛顼已经不由分说地从怀中掏出一卷绷带和一瓶金创药,酋认出这是上次自己留在他那儿的。药粉在伤处厚厚地洒了一层,引起些微的刺痛,又被绷带一圈圈细致地缠紧。酋僵在原地,抬着手,安静地任由颛顼包扎,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遮住眼底的光。


颛顼弄完了,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是行家,但伤在手上,终究不方便自己弄,所以我就越俎代庖了。”


其实对酋而言,治疗这种小伤只不过是一句咒语的事,根本用不着什么包扎。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低着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层层叠叠的绷带。


不远处忽而响起沉重的脚步,伴随着铠甲上金铁交击的响声。颛顼朝那边看了看,立刻拖起酋的胳膊往隐蔽处走,口中道:“糟糕……巡逻的卫兵来了。我们快躲起来罢!”


酋任由他拖着,秀气的眉毛微微一蹙:“……你躲起来也就罢了,为什么我也要跟着你躲?”


“嗯,因为我暂时还不想回去,”颛顼笑了笑,“……有好东西给你尝。”


酋有些好奇:“又是酒?”


几块高耸的山石之后,孤零零放着一只食盒。颛顼摇摇头,上前一把将食盒拎起来:“你上次醉成那样,我哪儿敢再给你喝酒。”说罢揭开盖子,一股鲜香扑鼻而来,盒中两只粗瓷大碗,盛的是热气腾腾的浓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给酋美人点蜡。。→_→

查看全部评分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6-29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TUT,作者大大,我们直接欢快的不虐可好....
感觉酋美人真的好可怜...幽都王求放过,直接抱进怀里安慰安慰下比较好...
但感觉幽都王现在还是一种作戏的心思。。。酋美人已经有点沦陷了》。。
TUT求不虐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29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酋美人这是永世不得翻身的节奏啊。。
原来你也觉得酋美人看到结界的时候会心神不稳,冲过去砸墙!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03

活跃

678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5-6-29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1# faust2000


    每次看到美人抖耳朵的动作都觉得特别可爱嘤嘤嘤= ̄ω ̄=,感觉好像犬夜叉哦!然后就好想跟阿篱一样冲上去摸耳朵嘤嘤嘤~\(≧▽≦)/~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7-15 09:44 编辑

第十二章

“这……”酋有点惊讶,眼前的东西在凡间也算是常见的吃食,不知为何颛顼巴巴地送了来。

“特意给你熬的。”颛顼笑笑,一边将粥端出来,递到酋手里,又在其中放了一只调羹,道,“……今日厨房里新宰了一头羊,我便要了些肉来,又兑了枸杞当归和生姜——我看你时常四肢冰冷,浑身发凉,该是体质偏寒所致,这个对你会有好处。”

酋接过,那粥中粒粒白米混杂着切得细细的肉丝和鲜红的杞子,温暖的香气扑到脸上,看来极是诱人,便试着用缠了绷带的手去拿调羹。

颛顼假作关心道:“诶,你动作不方便,要不要我喂你?”

酋瞪了他一眼,换了只手,狠狠地舀起一大口送入嘴里。颛顼笑眯眯地,看那魔似乎被口里的东西烫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当面吐出来,勉勉强强地咽了下去。

“怎样?”他慢悠悠地问。

酋哼了一声,方才咽得太快根本就没尝出味儿,只觉得一股热流沿着食道下去,熨帖得腹中烧了火似的倒十分舒服,便又舀了第二勺,小心翼翼地吹了吹。

颛顼觉得他那神态十分有趣,嗤地一声笑出来,也去端自己那碗,道:“你若喜欢,我以后可以经常帮你熬。”

酋却有些尴尬,出言讽刺道:“你们凡人不是说,‘君子远庖厨’么?你堂堂男儿,怎地老是关注这些姑妇之流的事情……”

颛顼一怔,道:“姑妇之流么?我倒没有这么觉得。想让心爱之人衣食住行事事过得开心,这样的心情并无可鄙。”

酋听到“心爱之人”四个字愣了愣,眼睛微微张大。颛顼似乎也注意到自己出口无状,不自在地咳嗽两声,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我以前体质也是偏寒,症状与你甚为相似。妻子便常常煮这种粥给我吃,后来便好了许多,只是不知道你们魔族是不是跟凡人一样……”

酋不知为何,忽觉有些烦躁,道:“总是听你提到妻子妻子……你很喜欢她?”

“……自然。她是我永生挚爱。”颛顼微笑道,“啊,你又要说我蠢了。”

“哼,你知道就好。……蠢。”

颛顼一点不生气,依然笑着摇了摇头:“你会这么说,只是因为你从未经历过,对不对?酋,你可曾有喜欢的人?”

酋立刻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然而犹豫一阵,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说的是哪种喜欢?你的喜欢……是怎样的?”话刚问完,便觉得这句话果然很蠢,几乎想把自己的舌头立刻咬下来。

颛顼倒没注意,似是酋的问题勾起了他几丝回忆。漫不经心的笑意散去,多出几分温柔的悲哀,轻声道:“喜欢吗?……有她时春自生,无她时心不宁。朝思暮想,皆是那人一颦一笑。魂牵梦萦,皆是那人一悲一喜。我总觉得,若是能与她相伴在一处,便是阴曹地府、无间地狱都是愿意走一遭的——然而,永远不能了。”

酋听着发愣,过了半天才一字一顿地道:“这么麻烦?如果真是这样,那还不如不喜欢。”

颛顼的目光转向他,多了一丝莫名的意味:“你控制不了的,酋,那种心情……你是控制不了的……”

“我才不——”正要争辩,对面那张清俊面孔蓦然在眼前放大,温热的指尖触上了唇角,轻轻蹭了蹭,“——你干什么?!”酋一惊,只觉得那一下蹭得自己浑身一激灵,背后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下一刻颛顼已迅速退了回去,将指尖放在自己唇边,伸出舌头轻轻一舔,留下一片水亮。

“你唇边沾了米粒。”颛顼解释道,微微眯起眼睛,优美的唇线往上勾起轻佻的弧度,似在回味,“……味道不错。”

不知是说那粥,还是说的酋。话音刚落,白衣魔族的神情便绷紧得寒霜笼罩似的,两颊却不争气地红了,颜色明艳宛若浮光流霞。

颛顼斜眼一瞟,道:“我就说过……你控制不了的。”

酋的脸依然红着,想不好该如何神气地回答,恨恨地瞪了他半晌,然后低下头开始吃粥。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碗里的不是粥,而是某人的肉。

颛顼含笑看着,心中也同样在笑。

——布了这么久的网倒也不曾白费,鱼……马上要上钩了。

***

据说这一轮的训练马上就到尾声了。

所有活下来的队伍都紧张起来,互相传言说只要能在角斗场中获得最终胜利,便可以被城主无寐侯大人钦点编入他的亲卫队。训练场上的气氛一日比一日肃杀,战士们的出手也愈发凌厉,便连休息时间也经常有人滞留原地继续练习,连阿沼也不例外。众人之中,颛顼反倒成了最轻松的那个,依旧该吃吃该睡睡,与往日完全没什么不同。

最终试炼的前夜,阿沼紧张得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手指都在抖。颛顼看她看得发晕,干脆一个昏睡咒把小姑娘撂倒,搬回了榻上。

他弯腰还没起身,听得门口扣扣两声,白衣的狱医从敞开的门板后探出半个身子,笑得眉眼弯弯:“……还没睡?”

颛顼点头,也回以一笑:“你还没来,我怎么睡得着?”

酋啐了他一口,施施然走进屋子,熟门熟路地往榻上一坐。一旁颛顼问道:“今日怎么这么晚?”

“明日试炼,总有些活儿要准备。”酋道,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露出几分不现于人前的疲色,“……真是麻烦。”

颛顼含笑道:“可我瞧你乐在其中。”一边找出药箱,并排坐到酋身边,拽过他缠着绷带的手,捧在掌心,“我看看……该当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酋点头,任由颛顼拆开绷带,露出只剩下淡淡伤痕的右手:“……最后一次。”

颛顼应了一声,将伤处偶尔渗出的点点血渍仔细擦干净,又重新覆上金创药包扎。

他其实有点诧异。那一日帮酋裹了伤,他以为对方回去后会自己再用法术处理,此事便揭过不提。哪知第二日,那白衣的魔族又来找他,伸出手,笑得有些孩子气:“喏,伤口没好全,帮我换药啊。”

颛顼只觉得心神一荡,向来冰冷寂寥如荒漠般的心底都被他笑得软了几分。暗道倘若没有当初那叛乱谋反之事,收个这样的尤物在身边,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明日试炼啊……”颛顼若有所思,“那么这一切便该结束了。”

“怎么,你怕了?论实力你是这一批里最强的,若要胜出,根本费不了什么力气。”酋明显理会错了他的意思,忽然想到什么,瞟了一眼阿沼,肩膀紧绷起来,“先说好,你可不能做什么蠢事。”

颛顼瞟了他一眼:“我能做什么蠢事?话说回来,明明试炼的是我,怎么你看起来比我还紧张?”

“……哪有!这关我什么事!!”酋飞快地否认。

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沿着他脊椎往下拂过,激得那纤瘦的身子一抖。“……背都绷直了,还说不紧张?”颛顼柔声说,“我若是输了,日后便不能再陪你了。”

“谁要你陪了?我可不稀罕。”

“真的?”

“……真的。”

“可我稀罕。”

酋一怔,对方俊朗的面孔在眼前蓦然放大几分。颛顼凑近了他,神色温柔,指尖沿着他脸颊秀美的线条滑落,轻轻刻画着那宛若天成的眉目:“……可我稀罕。你知道吗,这困兽刑牢中的日子,于他人是痛苦炼狱,于我却如履天堂,只因为时时刻刻地,总是能看见你。你这家伙,口舌毒了些,玩笑也开得恶劣,其实性子却很是直率单纯。这些日子以来,你我执剑相交,促膝而谈,深夜共酌,抵足而眠,这点点滴滴,于我都是极珍贵的回忆,只是可惜,若能早些认识你便好了。”

酋僵硬地往后蹭了蹭,却任由颛顼在他脸颊上抚摸,隐约泛起红潮:“……谁说我性子单纯了!况且你这话,怎么说得跟要诀别似的!!”

颛顼嗤地一笑,又凑近了几分,声音轻轻柔柔,在酋耳边吹起一阵热气:“……哪里是诀别,我这是在表白啊。”

“表……”酋张了张口,重复不下去,一张脸整个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你……”

对面的人抬起眼眸,黑曜石对上红宝石,深深地望着:“酋,我很喜欢你……而你,有没有一丁点儿地喜欢我?”

“没有!我怎么会——”

“没有啊?那……要不要试着喜欢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唇角边湿湿热热,已被对方以同样的部位轻触了一下。然后与这轻柔的吻截然不同的,是酋忽而被推倒,颛顼整个身体覆上来,将他强硬地压在了榻上。颛顼双手按住酋的双腕,将他钳制得难以动弹,随即歪歪脑袋,露出个饶有兴致的笑容:“要不要……试一试?”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_→你懂得。。

查看全部评分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6-30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肉肉肉肉肉肉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8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0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30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的航海 于 2015-6-30 13:20 编辑

嗯。。酋美人就这么被颛顼老流氓给被推倒了!!
对付别扭傲娇的家伙,直接表白确实是挺有杀伤力的。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7# 风的航海


    嗯,今天有肉。。。。。。。你可以看到老流氓有多么渣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难道是吞贴了。。。。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2# Ella__XU


    对了。。。这文必虐。。。写文初衷就是鬼墨君太善良虐不了酋美人,只好换幽都王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