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746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5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30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746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5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6-30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咦,这还没把下一页给弄出来,接着顶!!!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4# 淮安


    话说我也是看到尖耳朵就觉得萌。他们抖一抖肯定超可爱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7

活跃

676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3
发表于 2015-6-30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2# faust2000


    不不不,楼楼我一直以为你是爱酋美人的,为何要虐嘤嘤嘤o>_<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7

活跃

676

人气

2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23
发表于 2015-6-30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5# faust2000


    可爱的美人,楼楼你怎么忍心下手虐嘤嘤嘤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啊啊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6-3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被面朝下死死按住,繁复的衣裳层层散开,露出赤裸的身体,有根灼热的东西在两股之间来回进出,摩擦间带起生涩的疼痛。

酋不知道在这一切开始之时,自己为何没有反抗,而且居然还做了下面那个。然而一切都好像早在意料之中,顺理成章。他安静地躺着,任由对方亲吻他的脸颊和脖颈,手指在胸口、腰腹、腿根处点起一串串火花,激得他战栗,然后衣带松落,剥开下裳,露出从未展示人前的部位。

彻底裸露的一瞬间,酋看见颛顼眼中的赞美和惊叹,立刻觉得自己的脸颊和头脑都被一团火烧成了模糊一片,直觉地想要将腿合拢。然而只一动,就被对方以膝盖强硬地顶开,强插到他双腿之间,磨蹭着那最敏感的部位。

酋身为战将,能将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地方都锻炼得坚强无比、刀枪不入,然而唯有那一处,无论何时都是柔嫩敏感的,就像水蚌坚硬的壳下隐藏的软肉。

颛顼用膝盖蹭了一阵,又加上了一只手,专挑敏感的部位欺负,将身下的人刺激得闷哼几声后,缓缓移向了穴口。酋忍不住轻喘起来,那处被他人揉弄的感觉十分奇怪,若是平日里胆敢这么做的家伙肯定早被他碎尸万段,然而眼下却知道是不行的,有点不知所措地伸手拽上了颛顼的肩膀,手指在柔软的衣料中绞紧。那可恶的家伙,将别人剥得光溜溜的,可自己的衣服却还披了一大半在身上。

“使用这里……是第一次么?”颛顼察觉了酋的紧张,俯下身子,凑到耳边问。

酋撇了撇嘴,只觉得那热气喷得很痒,尖尖的耳朵难受地颤抖两下:“哼……你以为有几个人能让我像这样躺在下面……”

颛顼听言,两眼笑得弯弯:“……你果然是真喜欢我。”

“谁说的。只不过是日子太无聊,与你玩玩罢了——”酋不服气地轻哼,只顾抵御身下奇怪的触感,没注意颛顼虽然脸上笑得开怀,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深处却殊无笑意。穴口松动了些,忽地一指伸入,引得他“啊”地一声叫出来。那手指没进了根,沿着内壁一寸寸旋转钻探,拓展着紧绷的肌肉。酋尽量配合着,违抗着本能,身体放松,腿又朝两边张了张,方便对方进一步动作。

——说起来,真是几千年都没有这么丢脸过,然而此刻他却觉得自己是心甘情愿。嘴上不承认,不代表心里不知道。他喜欢那个人,是真的。

许是数百年的孤寂让曾经坚硬的心也变得脆弱了,打第一眼见到那人起,便总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说不上来为什么,虽在黑暗肮脏的囚牢里,那人身上却常常有种不同于凡人的清华之气,以及利刃含光般的力量感。

也许力量与力量之间会互相吸引,他知道颛顼很强,甚至比他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还要强。原本这样有所隐瞒的家伙,酋是绝对不会付之于信任的,然而正如对方所说,感情之事,根本控制不来。

冰寒彻骨、辗转无眠的夜晚,有人斟一坛新酿的酒,醇厚甘美,又张开温暖的被衾,层层包裹,沉默地陪伴至天明。唯有躺在那人身边,他才能安然入梦,享受数百年不曾拥有过的沉眠与安稳。也自那时起,便眷恋午夜梦回时,将自己拦腰抱住的那双带着点强硬的臂膀。

正如颛顼自己形容过的,喜欢一个人,那便有他时春自生,无他时心不宁。这一次酋是真真正正体会到了。

然而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待那人知道他便是夜安城之主,策划下刑牢中这一场闹剧的无寐侯,会怎么样呢?会不会也如在此之前无数曾对那白衣狱医表达倾慕之情的男男女女一样,昔日爱意尽皆化作恐惧和厌恶?

对其他平凡的杂碎,他不屑。惟独对那人,他不想。

平生第一次,酋真心实意地想要将一个人给挽留下来。

酋知道那人索求他的身体,从一开始就知道。毕竟连日以来那些暧昧的言语、亲昵的动作从不会发生在两个真正的挚友之间。但是那又如何?毕竟不是初经人事的雏儿,喜欢一个人,要留住他,那便给他想要的。

——不过,喜欢这种事情,嘴上绝对不能承认。

扩张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根,不过肉穴仍然有些紧绷干涩,不断地收缩吞咬着。酋本想说找些什么东西润滑,却忽地发觉对方那根滚烫坚硬的东西已经蹭到了门口。

“喂,你——”话未说完,已被一个深吻堵住。唇舌交缠,缱倦缠绵,激起激烈的水声。过了好一会儿,颛顼才放开酋的嘴唇,侧头在他耳边低低地轻笑:“你既然说玩玩,那便好好玩玩罢——”

下身猛然一挺,连根而入。

“呃——”这一下很是用力,明显弄疼了酋,纤瘦的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颛顼连忙低头去吻,仿佛极为心疼地道:“很疼?”

身下的人睁大了眸子,一片鲜红隐约有些湿润。他只当颛顼于此道没什么经验,忍了忍,咬紧唇瓣待疼痛下去了不少,才道:“……还好,你轻些。”

颛顼点头,反复地道歉,随即将人在怀中揽紧,慢慢地来回抽插。酋被他固定住,一丝一毫都回避不得,故而那动作虽慢,每一下却进入得极深。刚被进入就触到了最里面的位置,想来是极为难受的,酋不安地扭动,却像是怕不小心伤了身上的人,始终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手指在颛顼肩上绞得更紧,眉尖微微蹙着,露出忍耐痛苦的表情。

起初入口处并没完全扩张好,颛顼进入得也有些难受,等到来回磨蹭一阵,那地方果然出了血,顺畅了不少。颛顼动作渐渐加快,只觉得身下的人不停颤抖,然而那肉穴却滚烫熨帖,仿佛留恋般将他的阳物层层包裹,说不出来的快慰,便挑着那最深处撞。唇舌吻得极为温柔,宛若天下最完美的情人,而下身却截然不同地粗暴,便是不识风月的莽汉。

这样撞得几十下,酋终于疼得受不了,半抬起上半身想要抽离,却被一把抱住。颛顼轻轻舔了舔他的耳根,又引来几下敏感的颤抖,然后一字一顿地吐气:“酋,我很喜欢你……只不知明日之后,还能否像现在这般……”

想着颛顼马上便要面对车轮战般的试炼,更很有可能要亲手杀死那个他一直照顾有加的小丫头。酋心中忽而一软,甚至有些后悔起自己订的规矩来。然而中军之内,令行禁止,事情进行到如今地步,却也不容擅自更改条令。只得重新躺下,回抱住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依旧做出恶狠狠的姿态,却被一下一下的撞击弄得声音发颤:“混、混账……只有你……你……听好了,我只容忍你对我这样……倘若、倘若你明天敢这么死了,我、我……”

颛顼嗤地一笑,身下深深埋入,顶着那最敏感之处重重碾磨了两圈,道:“你怎么样?”

“我……”声音愈发不稳,那强烈的感觉刺激得他身子一抖,本是疼痛,此刻却觉得一阵酥麻,喘着说不出来话。

颛顼道,一边调整着动作:“我的名字可不叫混账啊……对了,我叫什么,这一次你记住没有?”

酋被他弄得终是有了感觉,双腿间原本半硬半软的物事渐渐坚挺起来,本就湿润的双眸更笼了层雾气,然而嘴上仍就逞强道:“——没、没有,混账!”

“——嗯?”缓缓撤后,然后冲着深处重重一顶,同时一只手从柔韧的腰部滑下,来回抚摸着那根并不比自己小多少的阳物,又用指尖轻磨着敏感的顶端,沾湿了一串晶莹的液体,触感一片滑腻,“……真的?”

“混……”酋受不了似的惊喘,整个后背被电流击了一道似的,那手还在他双腿之间作怪,终于放软了声音,“墨鸿……鸿……你慢点……”

鸿……

这是颛顼一直告诉酋的那个假名,取自他还是东海神王之弟时诸多的称谓之一。如今听到有人这样缠绵悱恻地叫出来,倒别有一番风情。身下的魔族眉目如画、双颊绯艳,嫣红湿润的唇上还留着方才咬下的牙印,现在却微微开阖着,随着自己每一次撞击而发出喘息的气音。双眸迷蒙着,更是能从一片艳色中看出雨雾萦绕、云霞万千。那曾经敢于在疆场之上执剑直指自己的战将,竟有这般柔软妩媚的一面,真真是从未预料到的。

“酋……你真美……”这一次,倒是由衷地赞叹。

“我……”酋被晃动着,面上颜色更深了一层。

“我很喜欢你……”颛顼柔声说,然而下身却再次毫无怜惜地撞击起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琉璃灬陌 + 4 酋美人菊花安好。。

查看全部评分

52

活跃

2558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5-6-30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捅刀,来,咽了这口玻璃渣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0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6-30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 不吃肉松饼了 直接被楼主喂肉喂饱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7-1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0# faust2000


    看到回复哭晕厕所……虐点太低……作者大大我缓缓再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7-1 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岳父大人求放过@faust2000 贴吧那篇金草肉是你?鬼墨君,咱私奔去,不带他们玩儿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7-1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剑卷·太阿剑
    太阿者,霸王之剑也。观其纹,巍巍翼翼,有如洪水之波。
    其为五代弟子御冶所铸,剑成之时,气冲云霄,状如白虹,十里之内,惊鸟绝飞数月有余。虽为神剑却无人可御,故掩于土下以避其锋芒。
    后为帝颛顼所得,服之以巡四方。途径雷泽,凶兽九婴利其喙而啄其民。颛顼怒,引太阿之剑,登车而挥,但见磅薄剑气激射而出,力斩九婴一首。惧而逃,其头滴血不止。九婴本为十首之凶兽,后唯有九头矣。
    后颛顼陟,此剑亦殉于古皇陵中。

剑阁《玄华名剑录》的记载,给楼楼作参考。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1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下篇直接写凯枫×酋美人吧,养子和养母,话说三炮真的是为了养母的安全着想才杀了自家江师姐的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104

活跃

2615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12

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7-1 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幽都王,你不觉得你其实更适合混账这名字么。。→_→嗯,老流氓应该也不错!

2679

活跃

3122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24
发表于 2015-7-1 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到一切结束时,酋颤抖着,汗水在身上湿了干、干了湿,整个身体几乎是瘫软的,四肢也失去了力气。交合的过程中的确有过欢愉,宛若海中扁舟,一次次被推上顶峰又抛下壑底。然而疼痛也是真真实实的,身后那个曾被反复进出的地方简直如同针刺火烧,不再像是自己的了。颛顼餍足之后抱住他,嘴唇在后背滑腻的皮肤上轻蹭,又舔吻着那些深深浅浅如勋章般排布的旧伤痕,似乎想要再缠绵一会儿,然而酋却霍地坐起来,又因为腰间的酸痛而险些重新摔下去。

“怎么了?”颛顼不解地问。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酋道,定了定神,试着从榻边站起来,光裸的脚底一沾到地板,整个身体又是一软。颛顼及时扶住了他,清楚看到混杂着白浊的鲜血沿着那双修长的大腿往下缓缓滑落,那种凄艳的景象仿佛异常有吸引力,让他不想移开眼神,同时心底深处忽而泛起异样的心疼。

“还早……”趁酋披上衣袍的时间,颛顼把他流畅优美的身体看了个遍,随即打了个呵欠,露出疲惫的神情,“干什么不多陪我一会儿?”

酋转过身来,扶住肩膀,想要将他按回榻上躺下,道:“试炼之前我还有些事务要做,你倒是可以多睡一会儿,养养精力。辰时三刻之前赶到角斗场就行,飞驳会把你们直接送上去。”

颛顼点头,知道这场最终试炼亦是夜安城每年最盛大的表演之一,常常会吸引无数热爱战斗的妖魔前来观看。正式开始之前还要经过一系列审核选手名单、安排流程、维持秩序等等复杂繁琐的事务,酋现在赶过去已经有些迟了。

“等一下,”颛顼扯住酋的袖子,“别披着头发出去,我帮你束发。”

“有什么关系——”

“不行。”颛顼坚持,“你这样子太美,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混账,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东西!”酋的脸通地又红了,想要做出生气的模样偏偏又做不起来,平日里为人处世看似清冷强硬,其实内里面子却极薄。他知道对方提出的是只有极亲密之人才会做出的行为,自己从未经历过,心中忽而生出一丝莫名的期待,嘴上虽在反对,身体却僵硬地靠在了榻边。颛顼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木梳,沿着他黑如鸦羽、光亮柔顺的长发滑下,一下一下,等梳顺了,又紧紧在头顶绾作团髻,戴上发冠,以簪固定。

“……看来我的手艺还是没退步嘛。”颛顼放开手,满意地评价道,只觉方才那柔软发丝在掌心滑动触感极好,留恋不已。

“嗯……完了?”酋愣了愣。

“完了。”颛顼看着他,摸了摸那顶精致高耸的发冠,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像兔子耳朵。”

“什么啊——”酋刚要抗议,对方的吻已经凑了上来,纠缠深入,缱绻万分,等两人分开又是一阵气息不匀。

“好了,快去吧。”颛顼拍了拍他,“真的要迟了。”

酋站起身,背对着床榻,低声道:“……鸿。”

“怎么?”

酋停了停,语气透露出一丝小心翼翼:“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我其实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你会介意吗?”

颛顼望着他一片幽暗中尤显单薄瘦弱的背影,心下忽觉茫然,沉默了一阵,反问:“那你呢?假如你发现我也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你介意?”

“我……”酋认真想了想,颇有些苦恼,“我说不好。”

“酋……”颛顼深吸了一口气,柔声道,“我喜欢你,你要相信我。”

***

辰时三刻,诸位战士在刑牢之底集合,一起被送上了位于地面的角斗场内。传送法阵的光芒还没散去,狂热响亮的鼓掌欢呼就震彻耳际。场外一排排席位上站满了神情兴奋的妖魔,争抢着想要挤到前方最好的位置,以便能看清每一场精彩残酷的决斗。即将参战的几支队伍都十分紧张,皆沉默不语,一股冷凝肃杀的气氛凝聚在众人的铁甲刀兵之上。

颛顼不适应地抽了抽鼻子,只觉得萦绕周围的除了不同于地底的湿冷空气,还充斥着专属于妖魔的汗臭味和淡淡的血腥,也不知道那个极爱干净的家伙平日里究竟是怎么忍下来的。想到这里,忽听妖魔们又发出一阵热烈的高喊,连连呼叫着“无寐侯大人”。抬头望去,只见一道包裹着重重铁甲,覆了面具的身影在众护卫的簇拥下绕过场边,快步朝正中高台上的华丽宝座走去,那背着沉重棺材的魔将槐江也稳稳地跟在后面。

然而……颛顼一路盯着那人,微微眯起了眼睛。纵能瞒得过其他人却也瞒不过他,那前进的步伐虽然沉健稳重,却总有那么一丝不自在的样子。果然,到得宝座前,无寐侯大人在如山呼海啸的声音中坐了下去,然后整个人都……颤了一颤。

如果不是周围一圈人盯着,颛顼觉得自己一定马上要笑出来了,好在数千年的修养让他不至于破功。但还是敛袖掩住嘴,防止真的憋不住表情,忽地觉得一道视线远远地从高台上射了下来。覆着面具的魔侯冷冷地朝他这个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微不可查地向一旁挪动,把自己调整成一个看似端坐,其实是尽量不挨着椅子面的姿势。

唯有距离较近的槐江察觉到了异常,他看了一眼自家主君,又去瞟角斗场中央那个讨嫌的凡人,眉头皱了皱,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

角斗很快开始了,而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

颛顼面对一波波涌上来的对手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而他和酋一手指导上来的那个小姑娘阿沼,一柄大刀挥舞得虎虎生风,亦是所向披靡。故而到得最后一场,果然是两个人碰了头。

阿沼端着刀,望着站在自己面前莞尔微笑的颛顼,眼中露出一瞬间的挣扎和慌乱:“阿……阿鸿,我没想到……”

远远的高台之上,那身着重甲的身影关注着这边,亦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

颛顼面无改色,只是问:“阿沼妹子,你会杀了我吗?”

小姑娘看了他半天,最终下定决心,本在发颤的刀蓦然一振,尖尖的刃口直指向前,干干脆脆地道:“北溟的规矩,胜者为王败者死。我打不过你,但我会尽全力与你一搏。”

“胜者为王败者死,你倒是清醒。”颛顼赞道,双袖一振,摆出邀请的姿势,“来罢。”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你懂得!!

查看全部评分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7-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面床还睡着个未成年小姑娘,你们这样真的好么?演员基因果然会遗传,颛顼太二爷俩总有一天演戏要玩儿死自己。{:8_513:}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6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5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貌似阿沼妹子睡着了。。→_→
她醒着的话会不会两眼发亮看好戏!!!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1# 鸩酒流香


    神马金草肉?我不萌金草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7# 鸩酒流香


    太二我不知道,颛顼肯定会玩死自己。。。。。。。。。。。。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