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8# 风的航海


    事实上,我觉得阿沼小姑娘会捧着脸看半天,然后问:你们在干吗?脱了衣服切磋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1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71

活跃

174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47
发表于 2015-7-2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开坑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0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7-2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憋不住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2

活跃

2558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5-7-2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惯例只要颛顼捅酋一刀两个就都不用死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58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4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2 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1# faust2000

噗哈哈哈。。想到那个场面莫名觉得有点萌。
如果颛顼老流氓再来一句,阿沼妹子要不要一起来切磋。。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3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7-3 00:24 编辑

第十五章


原本该胜负立分的战斗依然拖足了时间。


阿沼拼尽了全力,一张脸憋得忽而惨白,忽而通红,而颛顼却悠闲万分,唇角含笑,神情宛若平时在指导那小姑娘练武一般——直到最后一击。


快若疾电,声若惊雷。场外绝大多数妖魔只听得“铛”地一声刀剑相击,还没晃过眼,那两道影子就错身而过,分别落在两地。阿沼身形一晃,长刀柱地,跪坐在地板上,左肩铠甲碎作数片,鲜血淋漓。


“我……我输……”她脸色灰败,抬起头却被眼前的景象一惊。颛顼立在她面前,手中那柄剑只剩下一小半,被当啷一声扔在旁边。


“是我输。你方才那一刀,角度准,方向也好,若待留些时日,勤加练习,必有造化。”清俊的面上笑得云淡风轻,又掸了掸方才动作沾在身上的尘土,“我手无刀兵,不能再战。所以,阿沼妹子,你会杀了我吗?”


“我……”


远远的高台上一阵响动,几名近身侍卫低声惊呼,那向来稳如磐石、宠辱不惊的魔侯沉默着,从宝座上缓缓站了起来,鲜红的眸光在面具之后跳动如火焰。空气中强烈的压迫感骤然而起,弥漫着一种异样的忿怒和抑郁。


颛顼自然注意到那处变化,微微侧头,递上一个看似歉疚,实则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就在他们的对视中,那居高临下的目光灼烈地快将他烧着了。


其实颛顼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他的一句“喜欢”,那么简简单单地让酋相信了,甚至那冷血高傲的魔竟然愿意就此屈居人下、辗转承欢。果然是被囚禁得太久,所以孤独寂寞得狠了么?还是说只为了那能在深夜安眠的片刻光阴,便如此轻易地付出代价?


无论怎么说,这对他的计划都是好事。只是不知……酋还能做到什么程度,做到多远?是否会为了自己而破坏由他亲手制定的、千百年来不容等闲违背的规则?


颛顼很想试一试。


“不……”阿沼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只手捂住肩膀伤处,放下了刀,“……我知道你是在让我,但是不行。阿鸿,我不会杀你,这是我作为一名战士的坚持和尊严,我不需要他人施舍出来的胜利。”


“哦?”颛顼有点惊讶,又有点赞赏,“但你如果不杀我,我们两个都没有活路。按照规矩,没有决出胜者的战斗,双方都会被无寐侯大人处死。”


这话似乎提醒了阿沼什么,小姑娘转过头盯着高台上沉默伫立的魔侯,眼神明亮:“无寐侯大人,您是整个北溟之地最强大优秀的战士。因此阿沼相信,您一定能明白一名战士想要维自己荣耀与尊严的心情。”


酋覆着面具,没人能看见他的表情,只见那魔顿了顿,声音冰冷地道:“——所以?”


“北溟的规矩,胜者为王败者死。然而也同样的,魔族们足够宽容,但凡有用之人,便可不杀。您一定看出来了,其实阿鸿的本事比我大得多,也能为您做出更多更伟大的贡献。若是与他决斗输了,我愿意认栽愿意去死,但不愿意像是弱者一般被他谦让。故而我想请求您,容许我一段时日内继续磨练武艺,然后能够再次挑战,堂堂正正地打败他,捍卫我身为战士的荣耀。”


小姑娘一番话说出来振振有辞,气都没有喘一下,听来似乎还很有几分道理。颛顼觉得自己简直要为她欢呼了,真是不负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调教,一点就透。


“战士的荣耀……吗?”覆着面具的魔侯像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喉间发出几声低沉笑声,“若你第二次还是赢不了他呢?”


“阿沼领死。”小姑娘将四个字说得掷地有声,“并且为了报答大人的理解与宽容,我愿意奉上自己全部的忠诚。”


偌大的角斗场内一片沉默,众妖魔都在屏息听高台上那道身影的最终决定。似乎只过了一瞬,又似乎过了很久,包裹着坚硬铁甲的手高高举起。


“这场战斗最终的胜利者是——北溟魔族阿沼,她将作为甲等战士直接编入左亲卫队,日后为本侯尽忠。与此同时,按照她的愿望,从太古铜门之后而来的凡人墨鸿暂时不予处死。本侯允许他以战俘的身份……继续苟活一段时日。”


最后一句话,颛顼听出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


阿沼得知一直对待自己十分亲切的狱医其实便是夜安之主时很兴奋,以至于在那双充满崇拜的闪亮亮的目光下,酋本在认真介绍夜安城部队的情况,到后来实在有点说不下去,干脆挥挥手把她打发给了槐江,又将三百多年来唯一活过试炼的战俘给单独留了下来。


颛顼忽然发现,就算自己身处高位数千年见过无数大风大浪,在酋恐怖的瞪视下也开始心虚,笑容里不由自主带了点讨好的意思。


“酋……”他尽量放软了声音。


酋紧紧绷着脸,沉默了半天,才一字一顿地道:“我的身份,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算很早,但的确是事先猜到。”颛顼回答,“毕竟……那些狱卒面对你时做不得假,他们用的绝对不是看待一名普通狱医的眼神。”


酋又沉默了一下,问:“那……这一切也都是你计划好的?”


颛顼一怔,假作不解道:“计划什么?”


酋重复道:“计划什么?你以为你那些小心思小把戏便能让我心生感怀、迷惑上当?你以为单凭几句口是心非的奉承之言能使得我破坏规矩,饶你不死?还是你以为那些毫无证据的钦慕与喜爱……便能骗我以同样的感情回报于你?”


甫一开口语气尚还平稳,然而说到后面语速越来越快,最后几个字已然隐隐发颤。


“……酋!”颛顼知道他已经产生误解,若任由发展下去,事情又要脱离控制,连忙上前一把拽住他手,打断道,“你说这话不觉得诛心吗?”


“……什么?”


颛顼放软了声音道:“你这一生识人无数,想来眼光是极准的。那么平心而论,在你看来,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酋上下打量着他,眸中忽而闪过一丝难言莫名的光芒,缓缓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飘忽不定、捉摸不透。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话虽这样说,却并没有将颛顼抓着他的手甩开。


颛顼讶然,原来酋并非不对自己怀疑:“……那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会愿意……愿意——”


“我……”帐中灯火映照下,白衣魔侯秀美面颊上泛起淡淡薄红,“都说了是玩玩了……”


“玩玩?”颛顼重复,心中却明白面前的魔嘴上虽硬,内里却绝非如此。毕竟相识数百年来,北溟九幽之主的职位轮番更替,在位者绝大多数都过着荒淫糜乱的日子,而酋虽有着绝世容貌,却是少有的几位洁身自好的魔侯之一。微微一笑道:“原来你的‘玩玩’,都会让自己受伤流血的么?”说到这里忽觉不对,对方体质偏寒,平时摸起来总是微微发凉,而此刻掌心接触到的皮肤却似乎正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热度,脸上偏红的面色似乎也并非全是羞恼所致。


“……你这是在发热?”颛顼一惊,“今天早上回去的时候有好好处理伤口吗?”


“有……”酋回答,微微垂下眼睫,方才的火气过去,现在便没什么精神,“我毕竟也是医者,总是要洗净上药的……”


颛顼锲而不舍地问:“那么里面呢?里面也洗了?那个位置你自己怎么上药?!”


酋停了停,面上红色更深了一层,这回却全是因为不好意思了:“早上时间太紧——”话未说完,已被颛顼拦腰抱起往军帐后面放置了床榻的地方拖,不由挣扎起来,“……你干什么?!”


“这回该你改叫混账了!就这个样子居然还坐在那里看了一上午的角斗?!乖乖给我瞧瞧伤!!”说完这句话,颛顼忽然一阵轻松,只觉得这是他自昨夜情事结束后,心底便一直想要做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发烧的酋美人。。

查看全部评分

7458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4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3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酋美人这是那位置处理不好发烧了啊。。→_→
颛顼老流氓你确定你是想给人家上药而不是直接按倒……啪。。。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3 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8# 风的航海


    对,颛顼老流氓就是这么想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3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8# 风的航海


    这里我想了很久,究竟让不让老流氓用某种特殊方式帮酋美人上药。。。。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3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9# 魔君凯枫萌萌哒


老流氓表示好冤枉,从头到尾他只上了酋美人一次吧,为什么是老流氓。。。。。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3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1# faust2000


    老流氓就是老流氓,没有神马需要解释滴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58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4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3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0# faust2000

这个嘛,含情脉脉上好了药之后,一个控制不住……嗯,你懂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4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酋觉得自己几千年来从未这样丢脸过。被强行扒了下衣摆弄成俯趴在床,高撅着臀部的可笑姿势,腹下塞了个软枕,将最隐秘的部位展示人前,还要容忍对方伸指在里面来回来去地旋转摩擦。

不过伤在那个位置,的确不好处理。更何况颛顼的动作轻柔灵巧,一点一点侍弄得很是细致,理智告诉酋这种时候不应该逞强,否则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是治疗、治疗、治疗!酋拼命给自己洗脑,有什么好害羞的!明明也是医者,怎么还能纠结于这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

然而想是这么想,脸上还是不可抑止地发烧。背后传来一声轻笑,酋只觉得浑身发紧,整个脑袋迈进枕头里,尖角将柔软的丝绸扎出两个深深的坑。

颛顼提出要帮忙疗伤原本是秉着戏弄的意思,果然那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魔趴在床上的窘迫模样有趣极了。然而待低头看到那处红肿渗血的部位,心中一顿,生出一丝他自己也未意识到的歉意,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

黏腻的药膏抹到受伤的地方,一片火辣辣地疼,但稍后药性上来,便清凉无比。酋紧绷了一整天的身体终于渐渐放松下来,柔软舒展地伏在床铺上。

“竟然伤成这样……昨天晚上为什么一直忍,也不肯说一声?”颛顼问,虽然他的粗暴确实是刻意为之,但倘若酋明明白白地喊两声疼,示一下弱,颛顼必然也不会做得如此过分,“还是说,你并不擅长这情爱之事,怕一叫出来就露怯?”

酋哼了一声,脑袋仍旧埋在枕头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这一生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一点小伤小痛的算得了什么。”

颛顼失笑:“又不是比武竞争,你逞这个强做甚?”说罢还顺手在那紧翘结实的臀部拍了两拍。

“你干什么!!”酋大觉受辱,猛地一弹想要爬起来,然而颛顼的手指依旧停在体内,不知误戳到了何处,只听他忽而猫似的软软呻吟一声,整个倒了回去,“呃……!”

颛顼的眼睛亮了亮:“……碰到了?……这里?”

酋本已经恢复正常的面色瞬间又变得通红:“混账,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做的!”

“谁说的,明明是享受啊——”

“我洁身自爱,哪里比得上你经验丰富,连给人上药都这么娴熟,指不定以前做过多少次呢……嗯?!” 酋停了片刻,忽而抬起身子,狠狠瞪他:“等等,除了你的妻子和我之外,你究竟还有过多少人?!是男还是女?”

颛顼立刻装傻:“呃?”

“——说实话!”

“咳咳……”某人尴尬地咳嗽,看蒙混不下去,只得道,“那个……我记不清了……怎么,你很在意?”

——记不清?这种事情居然还能记不清?!

酋的脸色一点一点地阴沉下去,颛顼开始拼命地咳,咳得简直要天昏地暗,才想好了应对之词:“那个……我以前确实生活糜烂了些,但那时候……我不是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你吗?而且、而且……我在这件事上经验丰富,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对我有好处?”

“对,比如——”手指小心地往里深入,探索到方才记忆的位置,快速地揉揉按按、按按揉揉。

“唔——”酋虽然有了些准备,仍然身子一抖,只觉得那地方仿佛牵了根线,引着酥麻感从脊椎一直往上,在整个后背炸开,不自觉地将侵入身体的东西绞紧,又软趴了回去,“混——”

颛顼看准机会,将他扶在枕边的两只手并作一处抓紧,另一只手在那处肉穴里肆意捣弄着,激起啧啧水声。浅碧色的药膏化作液体流了出来,沿着魔族苍蓝色的皮肤滑落床单,湿润透亮,平添几分淫靡。

颛顼忽觉心头一热:“嗯……要不然,我们重新试一试?”

“谁要和你试……”虽然嘴上明确地拒绝,但身体深处最敏感的软肉被刺激,抑制不住地哆嗦起来,包裹住仍在肆意入侵的手指。受了伤的部位被药膏镇住,已不觉得疼痛,反倒十分湿润滑腻,摩擦起来感觉极为微妙。颛顼的动作更加顺畅,指尖只轻轻一勾,酋顿时睁大了眼睛,浑身都绷紧了:“不……你住手……”

颛顼覆上来,用自己的身体将酋整个压住,手指动得更厉害,又凑到他微微冒汗的鬓边轻吻一下:“别动,好好地享受……昨天弄疼了你,我这是在道歉。”

“哪有……你这样……道歉……”酋软软地哼着,挣了两下,倒也没有如何用力,过不多久便放弃了,身子一阵一阵地抖,“唔……”

颛顼轻笑两声,知道这是默许的意思,便放松他两只手,探到前方已经勃起硬挺的物事,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套弄,掌心磨蹭性器顶端丝绒般细腻的皮肤,指尖刮擦着敏感的铃口,很快沾了一手滑腻液体。

“你看,出水了……”颛顼抽回手,放到酋面前,拉出晶莹细丝,满意地看到那张绝美面孔上的薄红一路蔓延到眼角,鲜艳欲滴。酋窘地说不出话来,只是细细地喘,半晌偏过头去,从颛顼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满头乌发如云披散,两只尖尖的耳朵时不时地在抖。

原本颛顼并不是真起了欲望,只是觉得调弄着那魔或许十分有趣。然而被眼下这撩人的情态刺激着,呼吸便有些粗重。想了想那狰狞的伤处,终究没有忍心自己提枪再上,手中动作便少了些逗弄的意思,更专注了几分。

揉搓了一阵,酋渐渐攀上了高峰,整个身体几乎瘫软成一团,前方硬挺无比,随着摩擦一下一下跳动,后穴已经色作深红,像朵花似的开合抽搐,将颛顼的手指不停地往里吸。颛顼心下发痒,有心想看对方更迷乱的模样,见那自昨夜便未曾完全闭合的穴口足够松软,便一同插了四只手指进去,胡天胡地地乱摇,激得下面的身体一震猛颤。

“呃啊……”酋终于叫出来,这来自身体内部的疯狂震颤是从未体验过的。忍了良久,声音隐约带了几丝哽咽,“你、你……别……不要再……”话未说完,那抖动更剧,便压住了声。猛地抽搐几下,修长的身体往后扬起,拉出宛若弦月般的流畅弧线。颛顼的手指被他绞得几乎拔不出来,探头过去,在那只泛红的耳垂上重重一咬。只听“啊”地一声,酋僵在半空,双眸茫然地睁大,身下一热,便射了出来。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仿佛全身被浸在了热水里,每一个毛孔都得到了深入的抚慰。舒服得令人想要永远溺毙其中。

“你……你……该死的——呃……”

颛顼嗤笑,用巾子擦了手,将高潮过后酥软无力的身体搂进怀里,细细地吻:“……怎么样?这个歉道得如何?”

酋狠狠地喘了几口,双眸才渐渐恢复清明,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复:“……哼,差强人意。”嘴上这么说,身体还在因为高潮的余韵一阵阵地发颤。

“哦?还不太满意?那我们再试一次?”

“不要!”酋猛地一退,脱开颛顼臂膀险些摔下去,又被重新抱回怀里。这一次他便没再逞强,软软地靠着,脑袋轻轻蹭了蹭颛顼的下巴,“……我累了。”

“嗯。”颛顼道,“你昨天是没怎么睡,今天又忙碌这么久。”他就着怀抱酋的姿势,两个人一起滑落躺倒,拉起被子盖住。

“……好好睡一会儿吧,我陪你。”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_→

查看全部评分

7458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4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4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老流氓干的不错。。→_→
坐等酋美人虐身虐心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6

活跃

58

人气

2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5-7-4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鬼墨君都没有这么多这些戏份楼主你几个意思?!!!(╯‵□′)╯︵┻━┻生气带鬼墨君私奔去了!╭(╯^╰)╮
PS:酋美人快被玩儿坏了,前段时间这楼更新而且论坛版头还没换的时候简直无法直视幽都王。#603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7-4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久没有看见鬼墨君了QAQ
鬼墨君大概快成墨妖了吧。。。快来片场把酋美人带回去o(>﹏<)o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0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7-5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颛顼果断是老流氓 给酋美人点根蜡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71

活跃

174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47
发表于 2015-7-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求不坑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71

活跃

174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47
发表于 2015-7-7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去哪了,两边都不更新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