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faust2000

[小说美文] 夤夜永安【颛顼X酋】[鬼畜攻X别扭受,腐,先虐后甜,更至79章文档见480楼...

[复制链接]

747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16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又一次审核了么??? (O_O) 顶出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6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aust2000 于 2015-7-16 20:43 编辑

第十九章

被抓紧了领口一甩,后背猛然撞上林间一棵粗大的千年老槐,仿佛整个脊椎都碎成了一块一块。颛顼用的力气很大,整个身子立刻压上来,胸口紧贴胸口,几乎让酋没有办法呼吸,只能伸手徒劳地推拒。

“你……混账——!!放开我!!”

颛顼不为所动,依旧将他挤在自己与树干之间,不断挥动的双手被并作一处握紧,然后紧紧按在头顶动弹不得。酋拼尽了力气挣扎,但他力量被剥夺,此刻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无论如何动作都不过如同蚍蜉撼树一般,徒劳无功。颛顼与他身高相似,此刻微微探头,唇齿便几乎要触到耳边,吐出的气息柔软而暧昧,仿佛情人间最缠绵的低语:“……我偏不放。好不容易才抓住,若是放开,你可不是又要逃了?”

这话说得调情一般,酋只觉得一阵战栗随着那道低沉语音在背部散开,不由得浑身都绷紧了:“……那你要干什么?若是杀了我——”忽然感觉到一只手沿着胸口向下摸索,来到了腰带的结扣处,不由瞪大了眼睛,“等等,你不能在这里——”

回答他的是一声轻笑:“看来你早就心里有数嘛,那还假意惺惺地问什么问?要说我干什么的话,那就只有……干你。”说罢手下使力,咔哒一声,那结扣便自己弹开,黄金滚边的华丽腰带缓缓滑落,连带雪白的丝绸长袍跟着散开。颛顼继续道:“……你不喜欢这里?我瞧这地方很好啊!”

“原来王上还有光天化日之下,让人围观欣赏的爱好!”酋反驳道,再次努力挣扎起来,“可惜臣下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放开!!”然而没有腰带支撑,随着他动作,衣襟散落得更开了。本就拉得极低的领口顿时裸露出大片胸膛,两粒深红乳尖早已因为方才的摩擦而发硬挺立,小豆似的点缀其上。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胸肌的形状紧致有力,线条流畅优雅,纵是横亘其上的几道淡淡伤痕也不能破坏其完美。

颛顼只看得眸中一亮,呼吸一滞,虽然经历过数不尽的姹紫嫣红、万千春色,然而眼前美景仍让他无法移开视线。或许方才还仅仅是挑逗,此刻万魔之主幽深的眼眸里已经燃起了真实的欲念。抬头对上酋鲜艳如炼狱烈焰的瞳眸,忽然低叹:“……你可真是美丽,朕的无寐侯。”

这话听在酋耳边无异于侮辱,那鲜红的火焰顿时燃烧得更灼烈了,带着仿佛要将眼前人吞噬殆尽的刻骨仇恨:“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若是日后让我逮着机会,必让你受尽折磨、碎尸万段——”

“这话你说了无数次,可有哪一次成功了?我的耳朵听都要听出茧子了。”颛顼嗤笑,一只手依旧好整以暇地一层层剥开酋的长袍,“啧啧,方才那些软泥怪倒也讨厌得紧,把你衣裳弄湿了这么多。干脆全都脱下来,不然得了风寒可怎生是好?”

过不多时,华贵白衣尽化作散落的碎片,酋双手仍被固定着,上身完全赤裸,背后被粗糙的树干擦出数道血痕,一动便火辣辣地疼。眼看颛顼马上便朝他下半身进攻,忽地凝神,屈起膝盖准确无比地朝对方两腿间最要害处顶去。

“唔啊——!!”

一击未中,却被颛顼反手一拳重重击在小腹之上。酋痛得惨叫一声,身子猛地弓起,整个颤抖起来,一口苍蓝色的鲜血呕在脚边,迅速溶解进灰黑色的泥水,消失无迹。

“哼,不自量力。”颛顼冷笑,一只手将蜷作一团几乎站立不稳的酋揽进怀里,轻柔地亲吻他沾染血迹的脊背,另一只手却毫不容情地一把扯破下裳,将布片远远地扔开,“听话,别逞强……若我心情好,你就不会那么疼……说不定还会有几分舒服呢。”

“混账——!!这样下作的方式让人屈服,你怎配统帅北溟……呃啊——!!”话未说完,腹部又挨了重重一击,仿佛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个儿,酋喉中一阵腥甜,鲜血溢出嘴角,却是连完整的句子也说不出了,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息。

颛顼嘴角的微笑带着几分讽刺,望着怀中因为剧痛而瘫软无力的魔,一面重新将他压回树上,一面柔声道:“我配不配,可由不得你来评判。弱者的命运永远都由强者决定,你没有我强,所以便只能如此。我是要杀你,还是要干你,都是我说了算,你没有半点发言权,只能乖乖受着。……北溟的规则你可比我清楚,有什么不满吗?”

这话似乎提醒了酋,红眸之中展现一瞬间的清明,随即痛苦地闭紧。颛顼感觉到他明显放松放软了不少,也不再用力摆脱钳制了,便知道这话起了作用。修长赤裸的身体静静地靠树立着,宛若献祭,带有某种圣洁的意味。感受到颛顼逼近的气息,酋便微微地低过头躲避,长发散落下来,遮去了他屈辱羞耻,却异样勾人的神情。

颛顼满意地舔了舔唇,拉起酋一条腿,让对方身下最柔软的入口彻底展露出来:“这才乖……不过,可别叫得太大声啊……倘若将旁的人引过来,可就真的要光天化日之下被欣赏围观了。”

酋将头垂得更低,尽量不去看自己羞耻而无力抵抗的姿势。沼地冰冷而潮湿的风拂过赤裸的身体,一阵凉飕飕的,他正要不自觉地蜷缩,后庭处柔嫩的肌肤忽然触上了什么灼热的东西。

还没反应过来,像是一根烙铁猛然插进了腿间,穴口被撕裂烧灼着,连带着肠道一阵火辣辣地疼,酋身体猛地一弹,然而后背马上贴紧了树干,竟无处躲避。

颛顼嘲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反应可真大,那么感觉好吗?朕的无寐侯?”

马上要出口的惨叫被压抑在喉间,酋死死地咬紧了嘴唇,告诉自己,绝对……不认输。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酋美人菊花安好……

查看全部评分

1339

活跃

3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59
发表于 2015-7-16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都不说,默默放两张图,岳父拿好这张,酋美人拿好这张。回复 138# faust2000

印象太深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思君子兮徒離憂

747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16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酋美人的菊花要各种遭罪了,老流氓你至少也该做点前戏……→_→
所以,周围木有被老流氓派来抓酋美人的军队吗??!!现在这个状况莫非是老流氓自己嗨,酋美人苦逼忍着,周围埋伏的军队默默围观还不敢出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6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3# 楚九歌


    咦,你的意思是酋美人和岳父应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6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4# 风的航海


    嗯。。。酋美人遭罪的不仅仅是菊花,黄瓜也会跟着一块遭。。。

顺便,如果老流氓只是用道具,他会很欢迎围观。但现在他是自己上,可能就不太愿意了,毕竟和魔族比起来,他的丁丁可能比较小。。。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9

活跃

3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59
发表于 2015-7-17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九歌 于 2015-7-17 02:45 编辑

幽篁:我生前是凡人。
幽都王:好巧,朕也是。
幽篁:后来我到了北溟。
幽都王:好巧,朕也是。
幽篁:我在困兽囚牢遇见了我娘子。
幽都王:好巧,朕也在困兽囚牢遇见了朕……第二个娘子。
幽篁:我娘子很傲娇。
幽都王:朕第二个娘子也很傲娇。
幽篁:在困兽囚牢的时候我娘子天天虐我。
幽都王:好巧,朕也是。
幽篁:我从不欺负我娘子。
幽都王:……
幽篁:我娘子对我最体贴。
幽都王……
幽篁:我娘子看见我妖化了依然对我很温柔。
幽都王:……
幽篁:我娘子送了我定情信物。
幽都王:……
幽篁:我捅了我娘子一刀后他越来越爱我。
幽都王:……秀分快!(╯‵□′)╯︵┻━┻作者遗忘了你们的戏份是如此英明!!
思君子兮徒離憂

1251

活跃

1094

人气

1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604
发表于 2015-7-17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6# faust2000


    ... 所以以后还会有道具围观play...? 可是这样美人会疯吧....

    PS 楼主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鬼墨么。。。。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7-17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去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145

活跃

91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5-7-17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不好啦o(>﹏<)o鬼墨君变成墨妖啦
PS鬼墨君,我的戏份去哪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7-17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8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章

那一日后面发生的事情,酋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他被颛顼按在树上,以那个极其艰难扭曲的姿势一次又一次地贯穿。狂乱的抽插没有带来任何快感,而痛楚永无止境。身体在止不住地痉挛,下唇几乎被咬穿,口中满溢着血液特有的甜腥,一直蔓延到喉咙深处,却硬是撑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那样反复地,在沉默与喘息中失去了意识。

很明显颛顼并不允许自己费尽心思得到的猎物以昏迷来逃避折磨。每一次看到酋无力地瘫软下去,他便用几乎要顶到胃部的沉重撞击将对方的意识从黑暗中拉回来。被强行唤醒的魔族痛苦地闷哼一声,慢慢地睁开眼睛,红宝石似的瞳眸反射着微弱的天光,似乎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即那双眼睛被雾气笼罩,湿润得似乎随时有什么东西要沿着眼眶滴落。颛顼凑过来,嘴唇轻轻拂过他布满冷汗的面颊,仿佛无比温柔怜惜地道:“……痛吗?”

酋身体一僵,知道自己此刻根本无力抵抗,偏头避过,露出厌恶的神情。耳边颛顼轻笑一声,把身下那根进入得极深的东西一点点地撤了出来。后穴早已被折磨得红肿麻木,只能任由那东西缓慢地退出穴口,血液混着体液带起湿滑黏腻的触感。酋正微微缓了口气,不料颛顼猛一挺腰,肉茎重新直没入底,重重撞上肠道内部最脆弱的一点,又死死抵住碾磨了一圈。

“——!!!”

毫无准备之下受到这样的刺激,柔嫩的肠壁疼痛不已,肉穴疯狂地收缩痉挛。酋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修长的身体猛地向前弓起,紧绷得就像是随时要被拉断的弓弦,那弧度无比流畅优美,却又是从未有过的脆弱与凄惨。十根手指反过去抠紧了身后的树干,尖尖的指甲刺进坚硬的木质,剧烈动作下,一连折断几根,鲜血立刻从指尖淌了下来,留下几道深色的痕迹。

颛顼却很是舒服地低叹一声,将在自己怀中颤抖不已的身体重新掰直了压回去,道:“……真紧。比上一次感觉更好,看来你果然是喜欢更激烈些的?”

酋重重地吸气,剧痛之下神智清明了几分,终于抬起头来,忍无可忍地低吼:“你羞辱够了没有?要做就快做,少絮絮叨叨的,我权当被狗咬了——呃……”

颛顼重重地一顶,同时啧了一声,并不如何介意,道:“我在困兽刑牢花了好几个月,还挨了一顿鞭子,才将你从那地方引出来……不好好享受一番,怎么会够?”

酋疼得浑身上下都是冷汗,若非被颛顼抓着,恐怕早就跌了下去,却依旧不屑地笑出来,道:“我只后悔……那时候怎么不叫槐江把你打死?!”

颛顼道:“是啊,那时候是谁不但没把我打死,还自己巴巴地跑来帮忙疗伤,陪了快一整宿的?说起来,我实在没有料到,你竟然真地会喜欢上一个人类……原来朕的无寐侯其实心地良善得很,还连口味都特别与众不同呢……?”

“你……混账!!”这话在酋听来,简直每个字都如同钉子般重重扎进了心底深处,又夹杂着无以伦比的难堪。最不能为人所见的弱点被此生最大的敌人死死抓住,还肆意加以嘲笑羞辱,对这位向来高傲自持的魔侯而言,远远比就此死去更加难过。“……少在那里自作多情了。我这三百多年来闲得发慌,难道还不许找点乐子吗?不过是上了个床而已,又能怎样了!如果这都能被你理解成什么喜欢的话,那这‘喜欢’也未免太廉价了!”

“所以只是找乐子……?呵,你找乐子的方式可真是前所未见。”颛顼再次逼近,重重地咬上他的耳朵,舌头来回舔舐着那形状可爱的耳尖,只感到身下立刻又被对方颤抖着缠紧了,“唔……这个位置很敏感,是吗?”

“……放开我!”酋摇头躲避,耳朵猛然一痛,却是被咬出了血,“……你是狗吗?!这样的性子,活该故旧相弃,永世孤独!!当初那个叫孤月的丫头究竟是怎么忍的!!我若是她,摆脱了你之后定然要天天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大宴宾客,额手相庆!”

“哦……?”

话音刚落,原本还有几分暧昧淫靡的气氛忽然一变。颛顼一张清俊舒朗的脸依旧在微笑,然而那笑容却渐渐冰冷下去,漆黑的双眸阴云密布,似是九嶷之渊阳光永远照耀不到的最深处。

密布在四周空气中一阵强似一阵的压迫感让酋的身体一阵发紧,本能地觉出危险。下一刻,颛顼右手握拳,以从未有过的力量重重击在酋赤裸的胸腹之间,几乎没入一半,连背后那棵大树都仿佛颤了一颤,枝叶一阵乱摇。只听咯嗤一声,酋猛地呕出一大口鲜血,尽数扑落流淌在胸膛之上。一时间那片光裸皮肤层层叠叠地染作苍蓝血色,连颛顼的手背也沾了几滴,滑腻而温热,沿着指缝点点滑落。受伤处微微凹陷,随着呼吸和脉搏一下一下地震颤,带来难以忍耐的剧痛。颛顼这一击,竟是令酋一连断裂了数根肋骨。

不知是因为太痛还是因为疲惫,酋的意识一阵阵地模糊,仿佛很快就要沉入无底深渊。忽而颛顼发出一阵大笑,听在耳中回音阵阵,宛若从什么极远的地方传来,在脑中渐渐放空到虚无。下巴被铁钳似的手指捏住,强行往前抬起几分,失神茫然的红眸对上幽深狠戾的黑眸。

“哼……说得真好。我本来还想着以你之能,千百年来禁闭在一处确实有些可惜。若你能乖一点听话一点,日后哪一天我善心大发,放你重回战场为我开疆辟土亦非不可能……然而看到如今情形,你大概还是继续做个拔了爪牙的宠物更加合适。”

“……这整个北溟之地所能找到的,最美丽最有趣的宠物……”

***

酋再次苏醒,是在颛顼深埋于冥湖之底的宫殿深处。

沉香混着龙脑的气味飘散在鼻端,身下铺垫着的是柔软的丝绸。然而浑身上下赤裸着,被冰冷空气沾染得四肢百骸都在发凉,身上伤处未经处理,便是再柔滑的织物一旦触到皮肤也是一阵阵地剧痛。

酋在原处躺着,睁大眼睛望着头上如漆黑幕布般点缀着许多夜明珠的天顶。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渐渐地恢复知觉,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打量四周。

这大概是颛顼众多歇宿之处的其中之一,宽敞的大厅内只这得一张大床,雕作腾龙飞凤之形,黄金雕琢,珠玉作饰,又为重重轻纱包裹,华美非常。

酋有些莫名,本以为颛顼大约会把他扔进地牢或其他什么糟糕的处所,却哪知竟会有这般待遇。正待再挪些位置,忽然才觉得脖颈处有什么拉扯着,连呼吸都有几分困难,探手一摸,只听锁链叮叮当当一阵响动连缀到床头,而手中触到的是金属与皮革特有的冰凉与光滑。

酋心中忽地一冷,锁在他脖子上的,竟是一只项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4 收起 理由
风的航海 + 4 倒霉催的美人。。→_→

查看全部评分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7-18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幽都王你TM都干了什么啊?快!快扶我去落枫阁密室。我的黄暴魂又要苏醒了,人类已经阻止不了我了。(H段子什么的放着我来)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8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3# 焚愿


    所以你快写啊!!!!写完来个链接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18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3# 焚愿


    对啊对啊,尽管放马过来,我们照单全吃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28

活跃

129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4
发表于 2015-7-18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4# faust2000


    楼楼,南海二周目已经过了多天了,快点更不见天吧,鬼墨君表示他想你了,他还表示要带着妩媚去打颛顼老流氓这个大boss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71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5-7-18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幽都王这是把老流氓三个字嘿诠释到了极致!!
顺便,他以后会不会太得意忘形了啪啪啪的就变成真身。。。然后。。。。。。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8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6# 魔君凯枫萌萌哒


    哼,更新是需要灵感的。我现在就想虐妩媚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楼主| 发表于 2015-7-18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7# 风的航海


    额?变真身?酋美人又不是太阳,变真身他也没办法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

活跃

28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5-7-18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焚愿 于 2015-7-19 11:48 编辑

颛顼×酋


脱去了蔽体的战甲,武者常年锻炼的苍劲矫健的身形顿时毫无遮蔽的显露了出来。魔族战将的腰清瘦劲窄,不带半丝赘肉,凌厉流畅的线条在摇曳的火光下触目惊心的惑人。


颛顼用手指沾了一点酋唇边的血迹抹在他骨肉匀停的胸口上。手掌下的肌肉柔韧而有力,皮肤微凉,美好的触感让颛顼的手几乎舍不得离开。


恋恋不舍得将手移开对方的胸口,颛顼捏开对方的下颔伸了两根手指进去夹住他的舌头玩弄起来。酋紧紧地皱着眉头,被他刺激得连连咳嗽,鲜血蜿蜒着自唇角溢出,流过脸颊滴到下面的锦被中。

由于贸然脱离结界,力量被生生分离。此刻,这名原北溟的最强战将全身的骨头都像被摔碎了一般疼痛,连动一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用力咬人。

颛顼觉得差不多了,便抽出被染血的手指,直接刺入身下人的*穴中。身体被强行打开的剧痛令酋饶是如此也全身紧绷起来,喉咙里滚过一声闷哼。


黑袍王者苍白修长的手指在那处草草地扩张了几下便抽了出来,随即将自己那物抵在了柔软的入口处开始一点一点推进。


像是有意将过程拉长,而让对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是如何被他占有。那灼热硬挺的东西慢慢地撑开内壁,让酋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把烧红的利刃,缓慢而坚定的生生剖开。带给他难以遏制的疼痛和耻辱感。


由于存了慢慢玩弄享用他的心思,颛顼压下肆意驰骋的念头,深深浅浅地顶弄着偏就避开了重要的位置。密密匝匝的吻从下颌沿着脖颈一路下移,叼着随着吞咽喘息而上下滑动的喉结舔弄啃咬。


全身最脆弱的地方都被恶意玩弄着,身子就被一寸一寸的开拓得彻底,却又完全得不到满足。

酋汗湿的发贴在脸颊上,散乱地铺陈在枕上黑色长发更衬得他一身情YU颜色,情事之中的酋透着股子艳,褪去了平日里强势绝傲的外壳,这副毫无防备又略有些失神微微喘息的妖艳模样。让颛顼恨不得将这个妖物活活*死在身下。


“唔嗯……”体内肆虐的异物猛然撞在敏感点上时,酋忍不住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然后迅速咬紧了牙关。

身上正在动作的人听得真切,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唇角挂上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怎么,被肏得爽了?”

酋地睁开眼睛盯着身上之人,一字一字地说,“你最好杀了我,否则,今日之耻,来日必将加倍奉还!”他这话说得毫无起伏,仿佛一点情绪也无。而那杀气却扑面而来,带着刻骨冰凉的寒意,仿如一把直指眉心的利刃。


那人却只是从鼻子里轻轻嗤笑一声,慢慢将深埋在这位原魔族第一战将*穴的*器撤出些许,双手握住酋的膝弯向上用力一推,将他双腿折起固定在身侧。习武之人柔韧的身体毫不费力地做到了这个动作,这让他很是满意。接着他腰部向前一送,狠狠地捣了进去,一下子顶到了从未到达过的深处。这一下,就像是直顶到对方的腑脏,疼得酋几乎痉挛。

“能耐不大,放狠话的本事可不小。”对方的愤怒和痛苦让颛顼目中的嗜血之味更为浓烈,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身下的美人,揶揄道。

闻言,酋抿紧了嘴,眼前一片血红,恨意几欲迸射而出,他双目中满布杀气,恰似一把染血的冰刃,随时可能疾射而出,掀起滔天血海。
  

但这名曾经的魔族强者如今的处境,恰似板上鱼肉。空有满腔恨意却别说一刀杀了这个恨了数百年的人,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也没法掌控。只能躺在这儿任人YIN辱。



“真不错,在三百年前我将你关进夜安城的牢笼中时,你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本王,”颛顼唇角依旧带着那抹漫不经心的笑意,对上他凶狠的目光,“朕的无寐侯啊,你如今依旧没变。”


话音未消,嵌在*穴中的灼热*器猛然快速抽动起来,柱体狠狠擦过娇嫩的*壁,次次都撞进最深的地方,让酋生出一种身体要被捅穿的错觉。他终于知道,之前颛顼对他,是何等留手。

剧烈的痛楚从那处蔓延至全身,他痛得几乎昏死过去,却死死地守着灵台一点清明,咬着牙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昏沉中酋感觉到一只手粗暴地掐住他的下巴扳过脸来。使他紧绷的下颌和脖子拉出一条流畅的曲线。


酋原先因失血而苍白的两颊被高热染上一层殷红,干枯的嘴唇裂出几道狰狞的血口,深红的眼瞳迷茫一片,朦朦胧胧地像是隔了层水雾,被沼泽里的水雾和冷汗浸湿的长发贴着细瘦的后脖颈画出一道蜿蜒的墨线。随着他的挣扎起起伏伏,露出的背上带着斑斑YU痕的肌肤。美得就像是夜色中摇落的梅花。


颛顼愉悦的勾唇一笑,低沉柔和的声音伴着湿热的吐息灌进对方的耳中,“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是谁在肏你!”

酋用力地摇着头似乎想挣开那只铁钳般的手,却始终逃不脱。只得任那人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鬼使神差地,颛顼低头吻上这位魔族第一美人的嘴唇,对方那两片柔软还因为剧痛而不住颤抖,拼命的喘息企图多吸入些空气来缓和身上的痛苦。颛顼将自己的舌头搅进去,酋的口腔里泛着血腥味,牙齿战栗着却无法合拢。

这个代带着征服意味的亲吻,让酋猛力挣了下,却又瞬间不动了,全身的力道也一点一点卸了去。酋明白的知道自己如今的的处境,也比谁都清楚颛顼优雅外表下那残虐嗜血的内里。此刻徒劳的反抗非但无法摆脱这样屈辱的处境,只会让自己吃更多的苦头。


三百年多年的屈辱都熬过来了,却也不差这一时。如今既然已经离开了那牢笼,只要留得命在就不怕没有复仇的机会。

今日自己所受的屈辱,日后必让他百倍奉还。到那时定要将困兽囚牢的酷刑在他身上一一试用,让他每一秒都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死去。


只要能保住性命,便定有那一日。


念及至此,酋强迫自己一寸一寸放松了身体。


对方突如其来的柔顺让颛顼有些诧异,颛顼抬起头来瞟了一眼。
  
烛火明灭,在身下之人目中跳动着,印出一室澄透来。再细细看去,只见酋的双眼一片漆黑。里面什么也没有,仅余满满的嘲讽。


呵,也算你识时务。黑袍的王者不难猜出酋心中所想,颛顼停下动作,冷笑了一声。将滚烫*器抽出至穴口、就着相连的姿势将身下之人侧过身子,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便将身下人折起一条腿死死按在床上。以惊人力道再次整根刺入那湿软的*穴。


身子毫无防备地被强行撑开,粗长茎物仿佛要将内脏捅穿,强烈的侵占感将酋仅剩的清明撞得粉碎。


下身再度被侵入,但因为身体已经被开拓过,这次却没有再疼得那么厉害。反而一种夹杂着痛楚的快感沿着尾椎电流一般蔓延至四肢百骸,那酥麻的感觉让他提不起半点力气。


硕大的前端撑开湿热内里层叠的褶皱,每次一撞击都狠狠碾压过体内的柔软。


穴口的软肉红肿着收缩,含住那入侵的柱身不放。将火热的*器被吞得更深,摩擦*壁产生的酥麻快感让两人都倒抽了一口气。颛顼开始扶着酋的腰只深不浅地上下挺动,每次巨大前端都能蹭到敏感的穴心。将被狠狠贯穿的*穴撑得更开。


“如此一个尤物,我竟然今日才发现。着实可惜啊。”黑衣的王者身下几乎是温柔进出着,嘴上却恶意道。


*壁紧紧裹着欲望中心,似是探进了一滩暖水,颛顼被他夹得舒爽,动作忽然变得狠戾起来,像是要嵌进他身子一般大力操弄着身下人。



酋只觉得强烈的快感从交合部位扩散出来直冲脑门,搅沸他一向平静的血液,激得他一阵阵发晕。眼前是华丽帐幔的深红,火光浓重的绯,映在视野里一片鲜红。


感受着颛顼每次抽C带出的灼热温度和深入骨髓的屈辱。酋双手胡乱抠着身下的床单,大口大口喘着气。快感混合着这片红愈叠愈让人欲罢不能,充实的酸胀感随着每次贯穿不断加深,酋禁不住闭起眼睛昂起头深深呼吸。


*穴都被肏得麻木,只剩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着身体各个部位,偏偏那快感又无从发泄,满溢得快把他溺死其中。酋觉得神智离自己越来越远。


后*被腰腹连带着痉挛,湿热*道拼命绞住叫嚣着要释放的*刃,在层层叠叠的疼痛和快感中。酋终于发泄了出来。与此同时,彻底脱力的笔直双腿也垂下来。

高chao过后酋的身体虚软无力又敏感非常,意识尚因极乐的余韵未退而似是漂浮在云端,可体内那处仍旧被毫不留情的碾磨撞击着,眼前因渐渐受不住这夹杂着痛楚的蚀骨快感而一阵阵发黑。

可今日无论脑子已经混沌成什么样子,神智却还能维持一分清醒。始终不得解脱、


也不知被翻过来覆过去压着肏弄了多久,溅到身上干了的精*又被汗水打湿,身子早就软的跟泥似的,酋任由这个恨之入骨的仇人将他摆弄成各种不堪的姿势。连喘息都被顶得破碎。


在他每次要失去意识时,却又被这无穷无尽的凌辱从黑暗中拉了回来。如同一个溺水的噩梦,反反复复,无边无际,永无止息。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7 收起 理由
faust2000 + 3 老流氓+1
风的航海 + 4 老流氓。。→_→

查看全部评分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