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94|回复: 20

[小说美文] 【陆张】【腐向慎入】秋窗听雨待归人

[复制链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发表于 2015-8-7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推荐伴乐:雨夜诀别




   弈剑听雨阁之所以名为听雨阁,皆因巴蜀地湿,常常向晚时分便开始下雨,淅淅沥沥落一整夜。雨夜不宜出行,阁中弟子便温一壶小酒,闲窗听雨。若醉了干脆倚窗而眠,七分酒意,三分剑气,都入一枕黄粱梦里。

  后来妖魔入侵,巴蜀陷落,整个门派迁往天虞岛。倒不想此处倒与巴蜀有七分相似,层峦叠嶂,山岚出岫,还有那不期而来的夜雨。只是此时彼时,太古铜门既开,多少悲欢离合,再听这雨声,又是另一番滋味。

   自南海一别,又是秋雨萧萧,这时节陆南亭大抵无法安然入睡。轮回塔中,伽蓝神界的净土从不下雨,永远是明媚的晴天,婆罗双树的花瓣纷纷扬扬洒落。大抵这雨是红尘独有,世间七情之苦不得消解,化作绵密湿冷的秋雨,顺着瓦楞打落在窗外的阔叶芭蕉上,滴滴答答搅得人心底的缱绻无法安歇。

  翠微楼掌门住所里,摇曳的烛光照亮室内一隅,陆南亭手持刻刀,细细雕刻手中的木料。最初是为了怀念,现在已成习惯。木屑打着旋儿飘下,终于隐入烛光照不到的黑暗中,正如那逐渐消磨了的记忆。

   御剑把酒听秋雨,怎堪江湖梦已远。



  张凯枫御剑飞到陆南亭住处,从竹窗中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光景。他默默收了飞剑,轻巧地坐在窗框上,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陆南亭似雕得入了魔怔,张凯枫便陪着他入了魔怔。待陆南亭觉得有些疲惫抬头时,前幽都魔君早已淋得精湿。

   张凯枫尚未回过神,已被陆南亭一把扯进屋内,屈膝坐久了腿脚发麻,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陆南亭又气又笑,难免责备他道:“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晓得照顾自己,怎不进屋来避雨,淋病了可怎生是好?”

  张凯枫站直了身子,挑眉一笑:“陆掌门竟如此大意,我在你身边坐了许久,你都不曾发觉,想来取掌门性命,也是易如反掌。”

    “凯枫身上一丝杀气也无,我信凯枫必不愿取我性命。”

  此话说得太过冠冕堂皇,张凯枫下意识想反驳,却不知从何反驳,终于挤出一句:“我不是你师弟凯枫。”

  陆南亭苦笑一声,向张凯枫一揖道:“陆某僭越了,不知当如何称呼公子?”

  到底如何称呼自己呢……幽都魔君?自己重来没有真心想过要成为什么所谓的魔君。即便极力否认自己与那个凯枫的关系,但他的元魂早与自己融合为一体,这辈子也无法真正分辨清楚。张凯枫几番咬牙,终于闷声道:“随你。”

  知他心下仍未彻底释怀,陆南亭也不再言语,沉默着召唤侍剑取来浴桶生姜,自行将生姜削碎放入桶中,注入热水。

  张凯枫抱臂站在一旁,心下明白是为自己准备的,面上虽无表现,却委实有几分尴尬。

  调好水温,陆南亭看向张凯枫道:“秋雨湿寒,凯枫快入桶内泡上片刻,以免着凉。”又见他面有难色,心下了然:“我先去别处避避,凯枫你自便。”说完当真准备离开。

  张凯枫却好似被踩了尾巴一般,直接喊出声来:“外面下着雨你避哪儿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木崖 + 2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南亭闻言转身,带着询问的意味看向张凯枫。张凯枫却不看他,偏着脸道:“都是大男人,你躲什么?”也不知说给谁听的,然后仿佛赌气一般,三下两下除去透湿的衣物,大步跨入桶中,搅得水花四溅,桶边瞬间湿了一片。

  陆南亭叹了一口气,轻轻帮他取下正阳冠,一边舀水冲洗,一边打散发丝。

  待银白的发丝被热水冲得粘在脸侧,张凯枫才想起方才心中慌乱,竟连发冠都忘记摘下,恨不得一头埋入水中;当下眼观鼻,鼻观心,做老僧入定状。

   弈剑掌门只当没有发现他突然间僵硬,取过皂角粉细细揉搓掌下的发丝。张凯枫一头银发极长,散下来蜿蜒着差不多铺满了整个水面,织成一张银白色的网,网下是白净匀称的赤裸身体。然而这躯体上布着许多暗红的伤痕,如一条条吐信的毒蛇,每一条蛇都可能是一次以命相搏,记录着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如何一次一次逃过死亡,生存至今。
 
   陆南亭一时间有些恍惚,面对着张凯枫,他总是会不禁想起小凯枫——那个因为自己一念之差,夭折在六岁的乖巧孩童。自己也曾帮那孩子洗澡,未经风雨的幼儿身上,自然不会有这些可怖的伤痕。

   如果张凯枫在剑阁成长至今……不,没有如果,早在他出生之前,萦尘已经计划好了一切……陆南亭心绪难平,手中动作也慢慢停了下来。

  张凯枫有所察觉,回过头来看他。他本就生得极好,此刻发丝披散,柔和了棱角,隔着温润的水雾,戾气尽除,明眸朱唇,面若桃花。陆南亭本就心疼他,竟生生看出几分我见犹怜的意味,当下别过眼不敢再看,低声让他自己清洗干净,背过身去取衣物。湿润的指间仍缠着着两根不小心扯断的银发,柔韧滑腻,当真如渔网一般不易挣脱。

  张凯枫起身穿戴齐整,擦干头发,瞥见桌上的木雕,好奇之下取来观看。木雕粗刻浅划,却神态毕现,正是记忆中如夏花般明丽女子的情容。聪慧勇敢,体贴风趣,那样美好的师姐最终死于自己剑下,魂断北冥,然而这却是自己唯一能给她的温柔。

  陆南亭回眸便看到他对着木雕出神,知道他在想什么,过去收了木雕,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絮叨:“时间过得真是太久了,惜月的面容我都记得不甚清晰。本来是想靠着雕像来记忆,却未曾想……已然忘却到雕像都无法真正完成……不说了,凯枫过来吃点东西。”

  张凯枫默不作声跟着走到桌边,桌上已经摆好简单的夜宵。一碟嫩笋,一碟青鱼,一碟煮油豆腐并一坛酒。

   “你今夜淋了雨,不如喝点酒驱驱寒气。”陆南亭拍开泥封,将酒斟满。

   张凯枫也不推辞,端起碗一饮而尽,入口柔绵,落口爽冽,忍不住道了一声好。
   
   “我竟不知,凯枫如此好酒量。”

   “军旅之中,并非事事都靠武力定胜负。”

    一句话又戳中了陆南亭的痛处,他缄默着喝完一碗酒,才开口问道:“凯枫此番前来,可打算长留?”

   “陆南亭,我并没有回弈剑听雨阁的打算。”

   眼见对面那人眸光瞬间黯淡,又不有些不忍,张凯枫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我这次来,确实是想看看弈剑听雨阁和……”

   “恩?”

   “看你死了没!”

    他也不知晓自己为何突然间恼怒起来,陆南亭却仿佛明了,噗嗤一笑,立刻又察觉到自己失礼,俯下身趴在桌上不再出声,一耸一耸的肩膀却出卖了笑意。

   “陆南亭!”

   “抱歉凯枫……看到师兄安好,你可满意?”

   “一点都不满意!……我不是你师弟!”

    眼看人真的恼了,陆南亭赶紧赔罪,又帮他斟上酒。张凯枫气急,端起碗又是一饮而尽。

    陆南亭见他这般喝法,不由出言提醒:“凯枫,这天虞岛之酒皆由大米酿造,度数虽不高后劲却足,你可慢些喝。”
  
   “啰嗦!我在北冥之地,何种烈酒不曾喝过?”说着又干了一碗。

    可怜弈剑掌门,收拾阁中小混蛋手到擒来,偏偏命中遇上这么个克星。不知平素被他折腾到哭的弟子看到掌门只能老老实实夹菜的模样,会不会暗笑天道好轮回。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头像被屏蔽

1326

活跃

5446

人气

20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06
发表于 2015-8-7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995

活跃

8257

人气

90

军饷

贵极思道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072
发表于 2015-8-7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张陆张 蹲点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路遥


    其实微博已经发了噗哈~论坛审得有点严格,不知道后面肉出不出的来,反正第二段还没出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问醉


    太感谢了,写的时候就一直循环这首曲子~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时酒过三巡。席间陆南亭为开解他,不停讲述此地趣闻,张凯枫心中却依然烦闷。他来弈剑听雨阁,是想亲眼看看剑阁,也确实想看看陆南亭是否安好。可除此之外,还有一番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

   十八年的爱恨,虽并不全是因为那人,却也泰半系于那人身上。不过,又有什么立场去诉说呢?十八年来,除开轮回塔中相救,其实自己与他素未谋面。心中愈发凄苦愤懑,这酒便一碗一碗的落肚,盘中菜肴是看也不看。他刚泡过姜水,这酒气上得更快,等陆南亭发觉,他已双颊酡红,眼神迷蒙。

  陆南亭不禁第二次叹气,认命的扶起张凯枫,准备让他在自己床上歇息一晚,明日再做打算。

  才把人扶到床沿,陆南亭便突然觉得自己膝窝被人踹了一脚,他本就陪着喝了不少,身上又靠着一个七尺男儿,当即腿脚一软滚倒在床榻间,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拉高双手扣在床头,张凯枫居高临下地压在他身上。

  “凯枫……你……”

  张凯枫喷着酒气,摇了摇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一头银丝随着他的动作晃荡,扫过陆南的脸,险些让他迷了眼。

   湛蓝的眸子望着身下那人,眼前这个沧桑的中年人与记忆中意气风发的年轻师兄慢慢重合,张凯枫扯下陆南亭的发带,在他毫无抵抗中捆住他的双手,然后细细描摹他的脸庞。

  三十多岁的人其实并不算老,只是陆南亭一头白发与眼底挥之不去的沧桑让他平添了几分老态。

   张凯枫似是觉得用手指描摹仍不够,俯下身将唇贴了上去,感受唇下的睫毛如蝶翅一般轻轻扇动,然后抬起头,直看向那人惊诧的眼睛。

   卓君武当年便是大荒最为英俊的掌门,萦尘虽为魔族,剔骨之后也可媲美人间绝色女子。所以张凯枫自幼便是一副好皮相,长成之后更为颠倒众生,不忌男女。以至于坊间一直有他以色侍君的流言,北冥甚有好事之徒张嘴伸舌,编排他是靠着一张脸混上魔君的称号。

   此刻这艳极的前魔君丝毫不吝惜自己的美色,笑得妖异万分。若说他醉糊涂了倒也未必,多是借了五分酒胆,肆意宣泄。

  白净修长的手指顺着脸庞划下,划过颈项动脉,稍作停留,很快探入衣襟内,猛的一拉,陆南亭的胸膛便露出大半。

  张凯枫轻轻抚过他的左胸,声音轻幽如同鬼魅:“陆师兄,听闻你这头发,是江师姐过世时白的?”

  “……是。”
 
  “……我有时候真想剖开你这胸膛看看……你这心里,究竟装的是弈剑听雨阁……还是江师姐……亦或是,那个死去的凡人孩子……”

  “……”

   “你看着江师姐为你送死……却在她死后为她白头……你放手让那个凡人孩子死去……十八年后又说什么,愿意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陆师兄,你这般惺惺作态给谁看呢?”

  “凯枫,我不……啊!”

   张凯枫不等陆南亭说完,便一口咬住他左胸的乳首,在齿间碾磨,逼得他痛呼出声,却并不觉得解恨。陆南亭纵使有负江惜月和那凡人孩童,又和自己有何关系呢?这可算是帮旁人讨回公道?那自己这十八年历经的一切,可有债主?疑问接踵而来,毫无头绪,越想越觉得没意思,干脆松了口趴在陆南亭胸前。他心下难过,酒意上涌,一时间竟连眼眶都红了。

  陆南亭觉得胸膛微微有些湿意,略微抬起头,只见张凯枫将脸紧紧贴在自己胸前,倒如被责罚了的孩童一般,不禁有些好笑;被禁锢的明明是自己,可他反而更委屈。又不忍见他消沉,轻声唤他名字,只听胸前之人闷声问道:“那我呢……我可有一席之地?”

  魔君是否在弈剑掌门心中有一席之地呢?这个问题听起来像一个笑话。然而陆南亭却认真的思考过。

    若说当初对张凯枫有割舍不掉的情谊,是因着死去的小凯枫,亲身经历过轮回塔中张凯枫的记忆后,陆南亭再也没有办法将他仅仅当成小凯枫的延续。十八年,足以重造一个完整的人,所以他才决意告知张凯枫真相,放他自由,也从心底期待着他的选择。

   他是真心实意想认这个师弟,然则现在明白,这个师弟或许并不甘于只是师弟。他很惊讶自己居然并无十分不解,甚至还有几分欣喜。或许是因为轮回塔中已看清张凯枫十八年来的执念,或许是因为自己十八年不可抑制的担忧与思念,无论这思念是不是来自于小凯枫。

  “有的。”

 “……真的?”
   
 “真的。”
   
 “你最好莫要诓我。”
   
     “我何时诓过你?”
   
 “十八年前!……”
   
 “……”
  

   张凯枫一时语塞,两人对视片刻,陆南亭轻咳一声:“凯枫,能不能帮我解开?”

   “不能!”

  仿佛陆南亭刚才那句话是什么灵丹妙药,张凯枫如惊蛰过后的蛇,整个儿鲜活起来。他贴近陆南亭的耳畔,轻声调笑道:“陆师兄,十八年前君何愧,十八年后……”说着暧昧地舔了舔陆南亭的耳廓,暗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凯枫其实也想得有些明白了,十八年的执念太深,并不是身份转变就会一朝消散。十八年间的爱恨不假,即便立场不再,情愫仍在,只是心底有些不甘仍无法彻底消弭。
     
  他幼时流落匪地,后又辗转北溟,两处皆是彪悍民风,一切凭力量说话,常人的繁文缛节皆是狗屁。是以萦尘初见便强占卓君武,后虽主动离去,也只因卓君武心心恋恋想着的的唯有紫荆,羞愤难当,却从未觉得自己有半分错处。张凯枫本是半魔血统,少时经历使他思维中难免带上几分匪性;他对情欲并无执着,想要的也无非陆南亭一个人而已,恨不能将他啖肉吮膏,啃噬殆尽,如此便再也不会背弃自己。言语之间,手下不停,身下人的衣衫被他扯开大半。

  陆南亭见他恢复神采,再无半点慌张,笑得坦坦荡荡。仿佛很快就要被拆吃入腹的不是自己一样,反衬得张凯枫像一个顽劣孩童在作怪。

   虽在北冥也曾数次撞破他人好事,赶鸭子上架仍是头一遭。因此陆南亭温和的笑意落在他眼里倒成了嘲笑,张凯枫面上现出几分羞赧。他心下不忿,手上便没了章法,一把扯下陆南亭的亵裤,抬手握上他腿间沉睡的事物。
   
  耳中听得陆南亭呼吸一滞,张凯枫得意笑了笑,抬手隔空招来酒碗,将半碗残酒慢慢倒在陆南亭赤露的胸膛上,一时间帏帐之内酒香满溢。待酒一滴不剩,顺手抛开碗,俯身伸出红舌逐着酒液舔过,手上也肆意揉捏,把陆南亭逼得暗自在心中叫苦不迭。感受到手中事物渐渐膨大,张凯枫屈指往顶端一弹,陆南亭果然闷哼一声,呼吸愈发急促。
   
 “陆师兄向来洁身自好,江师姐过后你可曾排解过自己?”

  此话是字字诛心,莫说江惜月香魂消散后陆南亭便掩了这份心思,连自亵也少有;即便江惜月在世时,两人尚未成亲,他也是以礼相待,并无任何逾礼之举。
  
  只是提起江惜月,陆南亭脸上未免现出落寞神色。张凯枫见了,心中又生起几缕酸涩,手上动作不觉放柔缓,口中呐呐道:

   “江师姐……应该早已经入了轮回吧……她那么好,这世定享富贵荣华……你也别太过思虑,本来就一副老相……”
  
   陆南亭听言笑出声来:“凯枫可是嫌弃我老了?”
  
  张凯枫犹自嘴硬:“当然,谁不喜欢年轻貌美之人?”
  
  陆南亭长叹一声,作伤心状:“凯枫面容姣好,又是年轻意气,恋慕凯枫之人定如过江之鲫。陆某年老色衰,怕是入不了凯枫的眼咯!”
  
   张凯枫被他堵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有心反驳也是打了自己的嘴。只能文不对题地呵斥道:“你哪那么多废话,乖乖让我上便是!”
   
   陆南亭并未着恼,却也不再调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他:“凯枫,这可是你真心想要的,永不后悔?”
   
  张凯枫梗着脖子答是。他这前半生,无论是不是自己的意愿,早与陆南亭纠缠得难舍难分,此刻也不想再去纠结自己对陆南亭到底是何情意,只想与他合为一体。仿佛只有如此,飘摇的半生才有了依着。后悔什么,今夜若是让人跑了才是真正后悔。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南亭得了答案,整个人都松懈下来,眼中复又带上笑意,眼波流转,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看得张凯枫口干舌燥,鬼使神差的吻上去。

  魔君青涩未经人事,寻常爱侣间的亲昵他即便知晓,也并未领会其中情趣。此番只是双唇相贴或贝齿啃咬,不像亲吻,倒像是捕食。陆南亭便伸出舌尖逗引他的双唇,顶开齿列,舔弄舌根。张凯枫落了下风,被激起莫名的斗志,依样画葫芦,到底不是陆南亭的对手,被他逮住舌尖吮吸,很快丢盔弃甲,沉沦在这个意乱情迷的吻里。

  两人唇舌纠缠了片刻,张凯枫脑内嗡嗡,正想退开让自己清醒清醒,一瞬间天旋地转,想挣扎却发现双手无法动弹。

  原是陆南亭突然发难,趁他迷蒙之际将他掀翻,又同时落下一道剑域锁禁制他的动作,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张凯枫又急又气,忍不住破口大骂:“陆南亭!你真够卑鄙无耻!”

  被骂之人毫无自觉,跨坐在他腰上自行挣脱发带,伸手捂住他的嘴,轻声笑道:“嘘,小点声,莫要惊扰到旁人。陆某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能说卑鄙?”

   张凯枫怒极,张口便咬。陆南亭吃痛收回手,皱着眉道:“你是乳狗吗?怎么这般喜欢咬人。”把张凯枫气得几乎厥倒,磨着牙道:“我只恨没真长了一副犬牙,否则定一口咬断你脖子!”

  陆南亭并不理会他毫无威胁的挑衅,随口答道:“犬牙亲起来可不太舒服。”俯身又重新吻上来,一反之前居于人下的魅惑,一口气攻城掠地,缠得张凯枫舌根发麻,稀里糊涂差点背过气去才想起用鼻子呼吸。

   陆南亭察觉他气息不畅,松开身下人的唇舌,却把舌尖深深抵至他喉间曼斯条理地磨蹭,如床第间的律动。两人的津液交混,张凯枫含着陆南亭的舌头无法吞咽,只能任由其从嘴角溢出。

   一吻终了,陆南亭抬头看时,张凯枫眼角都染上几分绯红,不知是气的还是情动,眼中水汽弥漫,夺人心魄。他沐浴过后穿的是陆南亭的常服,稍显宽大,方才厮磨间蹭开了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白皙的胸膛剧烈起伏,若隐若现的两点茱萸晃得人眼晕。

  伸手抚上张凯枫的脸,拇指细细擦去他唇角的津液,陆南亭看着张凯枫的眸子深不见底,他沉声问道:“凯枫,你的日子还长。我再问你一次,往后的岁月,你可会后悔?”

   张凯枫平复了呼吸。或许从幽州至中原,从九黎至天虞,夜探听雨阁,求的不过就是这一夜荒唐。于是不答反问:“那你呢?会后悔吗?”

   陆南亭摇了摇头,淡淡道:“我这一生,除开剑阁,能剩下的已然不多。我不想再失去什么,今夜之后,便不会再给你后悔的机会。”

   这话说得霸道且不讲道理,张凯枫稳了稳心神,尽量用平素清冷的嗓音说道:“陆南亭,记得你今日说过的话。他日若想反悔,我定取你项上首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二人一个曾是幽都魔君,一个是正道掌门,见面必打嘴上官司。便是连互表心迹也是弯弯绕绕,非要弄得如下战书一般。

  陆南亭思及此处,低声闷笑,抵着他的额头道:“甘之如饴。”挥手解了剑域锁,执起他的手自指尖吻起,又引导他将双手交叠于自己脑后,合身压了上去;唇齿交接间,一手不疾不徐解着身下人的衣物。

   张凯枫只着了一件外袍,不多时便裸呈于被褥上。秋夜着秋雨,他有些怕冷,瑟缩着抱紧了陆南亭。烛光昏黄,将他苍白的肌肤映成浅淡的琉璃色,添了几分暖意。

  陆南亭此时埋首于他胸膛,吮吻逗弄那两点朱红,复用牙咬住轻轻扯动。张凯枫从不知男子此处也会有这样隐秘的欢愉,酥麻痒痛仿佛顺着一根看不见的脉络传到下边,尚未触碰便已有些抬头。

  他低喘着将手指插入陆南亭的发间,似乎在祈求,又不知祈求什么。陆南亭心下会意,一路舔吻向下。张凯枫自幼习武,不光脸生得好看,身材也是匀称修长,肌理分明,像一柄未出鞘的利剑。陆南亭似被这样的身体所蛊惑,细细啃咬他大腿内侧的细嫩肌肤。他忽然想起年少时有师弟附庸风雅,作些酸诗去讨好冰心堂的女弟子,什么肤若凝脂、美如冠玉,如今用在凯枫身上竟完全不觉得违和。

  张凯枫被这啃咬折磨得不住发颤,修长的双腿搭在陆南亭的背脊无意识的磨蹭,咬紧牙关不肯发出一丝呻吟,却挨不过陆南亭张口含住已垂泪的顶端。被柔软的唇舌包裹住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猛然弹起,又重重倒回去,齿间漏出一声呜咽,倒比呻吟更撩人,手脚也不由自主开始挣扎。他少时被投入困兽刑牢,本就是弱肉强食之地,他又生得这般模样,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想打他的主意。虽然最后都被他斩于剑下,却也使得他对在情事中的被动不自在,下意识想逃。

   陆南亭察觉他的不安,手上按住他极力安抚,喉间含得更深。张凯枫呜咽更甚,他何曾经历过这种阵仗,很快便扯着陆南亭的头发泄了出来,迷茫间模糊觉得陆南亭托高自己的臀,将温热黏滑的液体抹于自己身后。

   少焉有异物入侵,修长灵活,浅浅抽送。吃痛之下张凯枫瞬间反应过来,一张粉脸涨得通红:“你怎么……怎么……”后面的话却如何说不出口。

   陆南亭用空着的一只手搔搔他头发,半安慰半诱哄道:“别怕,我不想你遭罪。”惹得身下人翻了个白眼,真怕他遭罪何不将两人位置换换?

  然而目前真不能换。陆南亭出身剑修,又与道修的太虚掌门交好,一些隐秘的双修之法倒是比张凯枫知道的要清楚得多。他虽修身养性,房中之术真要用起来倒也完全不怵。

  陆南亭沾着浊液探入一指,微微勾起,想要更深一点去寻索,就听见张凯枫发出细微的痛吟。显然光靠这点元精润滑不够,陆南亭只得另寻他法。忽然想起床头暗格里有冰心堂特制的伤药,当即取出那只青瓷罐,挖出一团凝脂般的药膏,细致地在张凯枫后穴处抹开。他心中暗嘲,若是冰心堂的小掌门知晓这珍贵的药膏作此用途,怕也是气得要骂人的,日后还是寻一亲善的冰心弟子为自己另配吧。

  这药膏本就能镇痛,待陆南亭再次探入,张凯枫自觉身后痛觉渐隐,只觉有些酸胀,倒还能忍受,便微微放松紧绷的身躯任他动作。陆南亭趁机加了一指,一寸一寸在柔软的内壁间摸索,据说男子间交合,若是寻对了地方,也能共赴巫山。
   
   不多时便摸到一处,比四周柔嫩稍硬,指尖擦过时,张凯枫整个人禁不住一抖;陆南亭觉得有趣,复又按了几下,张凯枫终于忍不住去抓他的手腕,哑着嗓子道:“别……”声音中已染上五分情欲,听得陆南亭全身的血液一瞬间都往鼠蹊涌去,险些把持不住。

    到底修习多年,陆南亭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欲念,扯开张凯枫的手按在耳侧,两指动作不停,在那勾人处往复揉弄刮搔。撩拨得张凯枫软成一滩春水,终忍不住带着哭腔低声呻吟;腿间刚发泄过的事物又颤巍巍立了起来,抵在自己下腹;内壁也绞紧了手指,仿佛一张小嘴在吮吸,让人忍不住去想若将阳物埋入此处,会是何等销魂滋味。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须臾之后,手指增加到三根,内壁温化的药膏顺着手指流出,粘得股间一片湿腻,抽送间咕唧作响。张凯枫听着羞极,怒意又起,喘息着骂道:“你、你到底、行不行……不……吭……就换我来!”

    陆南亭也不恼,仔细观他神色,已然情动难耐,方才抽回手指,在对方灼热的目光中一件件褪去衣衫,这才真正坦诚相见。他将早已硬热的男根抵在身下人的后穴,来回轻轻磨蹭,感受到穴口一张一翕,仿佛一张小嘴在吮吸着前端。又逗弄了片刻,才在张凯枫嗔怒的目光中,拉高他一条腿,扶着阳具慢慢顶入。

    纵使做得十足水磨工夫,张凯枫毕竟初尝云雨,才进了一个头即痛得脸色煞白,因情欲染上的七分桃色转瞬退得干干净净。陆南亭心中不忍,却是箭在弦上,只得一面低头亲吻他的眉眼,一面抚弄他胯间疼软的阳根,又挖了些药膏在两人交合处轻轻按揉,轻声宽慰道:“疼了就喊出来。”
     
    张凯枫痛得昏昏沉沉,神智不清,当真无意识地小声啜泣:“师兄……疼……疼……”陆南亭听得五味陈杂,不知怎么才好。恍惚间想到,身下这人前半生的苦楚,似乎皆由自己而起,如此一来,也算在某种意义上拥有了他全部。纵使被箍得有些疼痛,他也得到了一种异样的满足,只把怀中人抱紧了揉搓,恨不得揉进骨髓里去。

    过了好一会儿,张凯枫才适应,回复两分清明,也觉得如此不上不下终归不是个事儿,于是抬手环住陆南亭的腰示意他继续。陆南亭早已经忍到了极点,只沉声道:“放松。”便也不再等待,一分分顶了进去。

    张凯枫呼哧呼哧喘着气,依言尽力放松后穴,然这私密处的疼痛比战场上的刀伤剑伤还难忍,只得用指甲在陆南亭背上抠出道道血痕以泄愤。

    等到好不容易完全进入,两人皆是大汗淋漓。陆南亭按兵不动,俯身舔去张凯枫眼角疼出的泪珠,又与他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有点咸味儿。”

    “眼泪都是咸的,你没尝过?”

    张凯枫摇摇头道:“许久不曾哭过了。”他半生坎坷,眼泪是无用之物,指不定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只是今夜被莫名情愫所惑,不经意间恢复几分幼年坦诚。

    陆南亭亦有所感,亲吻爱抚愈发温柔,看他眉梢眼角复又染上春意,方开始缓缓抽动。张凯枫细细抽气,仍觉得生疼,不过尚能忍耐。陆南亭知他难受,伸手握住他那根事物上下套弄,指尖抠弄顶端小孔,将渗出的透明浴液涂抹至茎身,又转而揉捏下方两个囊袋。花样频出,比张凯枫自己弄时爽利百倍,身后痛楚也慢慢淡了许多。

   陆南亭觉他身子放软,也不色急,仍是徐徐抽送,着意往记忆中那点寻觅。膨大的头部磨搓过体内肿胀的一处时,只觉得身下之人猛的挺起腰,瞬间又软成一团跌下去,谷道内细嫩的内壁也缠了上来。他知道找对了地方,也不再压抑,放快了速度,往复操弄那点敏感之处。

   张凯枫唇间漏出细碎的呻吟,他才得趣就感觉对方松开了手来摩挲自己的胸膛,顿生不满,便拉着他的手往下带,口中吩咐道:“帮我弄。”真当他是在伺候自己。

   陆南亭有些哭笑不得,又爱极了他着娇憨情态,有意逗他,一面抽弄,一面凑近他耳边嗫嚅道:“说两声好听的来求我,我就帮你……嗯?”

   张凯枫此刻色授魂与,难得从善如流地问他:“……说……说什么?”

   “喊我师兄。”

   四字恍如魔咒一般,张凯枫刹那间收起所有旖旎神色,若不是眼中仍有水意,仿佛方才的情动只是南柯一梦。他恨声道:“陆南亭!我不是你师弟凯枫!”

   他太贪念陆南亭的温柔,又怕他对自己太好。即便此间水乳交融,他都不敢去分辨,这温柔情谊倒底是给自己,还是给融入体内的另一个元魂。

   “我知道。”陆南亭闻言收了笑意,脸上不辨悲喜,甚至连一丝表情也无。他单手抚上张凯枫平坦的小腹,下身用力一挺,感受掌下的皮肤被顶得微微凸起。

   “咕——”呻吟到底未出口,转为一声闷哼,张凯枫憋着一股气,不管不顾开始挣扎。可身后那孽根一下下重重捣入,没几下便失了力气,不甘不愿地被陆南亭压住动作,一双水润的眼睛气得通红,好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一般。

   陆南亭半点不怕他,身下兀自抽插,捏住他的下颌逼他张开嘴,伸入两指搅弄软舌。张凯枫勉励想咬,奈何陆掌门手劲极大,他动弹不得,被两根手指夹住舌尖上下摆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沁湿耳畔。

    等他两颊都酸麻了,陆南亭才抽出手指,将晶亮的津液涂在他胸前充血肿胀的两点上。张凯枫又羞又怒,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陆南亭!你到底想做什么!”

  陆南亭并不作答,只牵着他的手来到交合处。彼一触及,张凯枫如受了炮烙般即刻甩开手,一拳挥了过去。

  陆南亭轻描淡写接住他的拳头按在身侧,开口问他:“张凯枫,你可知道我们此刻在做什么?”接着仿佛自问自答一般:“我们在交媾。”声音寡淡凉薄,不带一丝情欲,与他胯下的进攻截然相反。张凯枫把脸扭向一侧,打定主意不再看他,只求他快快完事。陆南亭偏不遂他的愿,俯下身含着他圆润耳垂舔弄,耳语道:“张凯枫,你这般聪明,难道也认为,我会对当年尚是孩童的凯枫……也生出这般禽兽的念想?”
  
  张凯枫瞠目结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纵有十分怨怼,现下也散去了八分。更何况这世上有些人,你无法真的气他恼他,哪怕他让你去死。他心中自嘲,张凯枫啊张凯枫,你可真有出息,一棵歪脖子树上吊了十八年,还舍不得下来。

  怒意消退,他身体不再紧绷,双手复又攀上陆南亭肩头,却把脸埋进他怀里,闷声道:“谁知道呢,你就是个禽兽,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陆南亭终于笑出来,胸腔的震动传到连接处,惹的怀中人又是一阵轻喘。他把人拉开,如蜻蜓点水一般点吻着他的鼻梁、嘴唇,接过话头道:“我是大禽兽,那你就是小禽兽,你可是往畜生道中走一了遭。”

  眼见张凯枫满眼疑惑,才想起这时的他不曾经历过哪些事情来。那个自称来自未来的少年替他逆天改命,才使水云镜中的另一种可能化为乌有。转而又想到,他这一生,所珍爱之人悉数离去,只剩下一个张凯枫。总算天意垂怜,失而复得,往后就算是下地狱,也要拖他一起。

   如此想着,欲焰高涨。陆南亭便将双手从张凯枫腋下穿过,扣住他的肩膀一下一下用力顶弄。磨得张凯枫脑中混沌一片,口中呻吟都带了破音,浑身酥软,在无边欲海中翻滚沉浮,唯有紧紧攀附身上这人才不会溺亡。

    “有这么舒服么?”陆南亭也心如擂鼓,还算强留了三分理智,尚且有心调笑,说些床第私语。见对方已然失神,轻笑两声,也不再顾忌,全心投入这一场欢好。

    若说平时陆南亭不至于如此失态,但怀中之人于他来说极为特殊。他不曾抱过他、养过他,放任他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长了十八年。于是拥着他尤红殢翠,定要看他在自己身下神魂颠倒,迷了心智,眼中再无旁人,才算遂了心意。

    张凯枫的心魔,也是陆南亭的心魔。

    这般磨了盏茶光景,张凯枫眼中泪意愈显,遍身肌肤转为绯红,已然到了极限,面上似欢愉又似苦楚,口中低声哀求道:“……师兄……帮我……”

    陆南亭也已是强弩之末,听了这话偏忍不住要戏一戏他,伸手握住他那话儿,拇指却堵住顶端:“凯枫,元阳泄多了伤身。”气得张凯枫抬脚便踹,只是周身瘫软如棉,这细微的动作倒更像暧昧的摩挲。

    好在陆南亭并未真心想苛责他,松开拇指将柱身整个儿包裹住捋动揉弄,没两下手中事物便弹跳着射出几股白浆,沾满了自己小腹。谷道内也一阵痉挛,内壁抽搐着挤压着阳根,陆南亭舒爽得腰都麻了,又抽送了几下便松了精关,泄在谷道深处。

     两人拥着缓了了片刻,陆南亭慢慢抽出已软下的事物,吻着张凯枫汗津津的额头与他温存。不料他完全不领情,咕哝了一声“别吵”便沉沉睡去,陆掌门摇头直笑,只得任劳任怨帮两人清理干净,复又换过干净的床褥,方才搂着他入睡。

    房外凄风苦雨,房内满室春色。

    第二日倒是个好天气。张凯枫一觉醒来,头痛欲裂,昨晚荒唐之事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已经干透,便起身穿着。

    陆南亭被他的动作吵醒,只披了外杉,半靠在床头着他。

    张凯枫逐一检查周身事物,确定没什么不妥,踌躇了半晌才开口:

    “我走了。”

    “嗯。”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两人都知晓,愈是停留愈是不舍。而张凯枫尽管已经不是幽都魔君,手上到底沾染过弈剑弟子的鲜血,现在绝不适合出现在剑阁。

    终于张凯枫转身开门,却听见身后人说:

    “凯枫,还记得你昨晚说过的话吗?”

     “记得。”他嘴角轻微勾起,“陆掌门也莫要忘了才是。”

     说罢不再回头,纵身离去。

     好不容易绕过晨练的弟子,来到剑阁前的竹林小道,张凯枫终于忍不住回望巍峨的山楼。虽然看不见,他知道那个人也一定在望向自己。

    日光那么好,岁月那么长,他张凯枫终于能够按自己的心意当一个真正的剑客。

    有人说离别是为了再次重逢,那么下一次再见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等待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4

活跃

93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5
发表于 2015-8-7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凯枫美人跟掌门师兄我就来了,楼主不会坑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已经全部写完了,微博上也有,然而后面的肉汤还没审核出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74

活跃

93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5
发表于 2015-8-7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太凤惊蓝
求微博,论坛好麻烦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86

活跃

13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木崖


    微博,冰心不解云裳意,点开进去就是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17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38
发表于 2015-8-12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卤煮文笔好棒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83

活跃

5072

人气

34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28
发表于 2015-8-14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了肉!!!陆张也是我的爱
我的莫老师啊!QAQ

6406

活跃

6381

人气

195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679

520不孤单我是奶妈我骄傲菊花花~太初神兵你最萌!!收获幸福战伽蓝爱情美满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5-8-16 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微博上看到过楼主的文!现在又在论坛看一遍!还是觉得好棒!【擦口水

1671

活跃

2017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92

清凉一下

发表于 2015-8-20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微博上没看到后面半段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9

活跃

154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3
发表于 2015-9-3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 _)好满足,写的太好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