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蒿间魂

[小说美文] 南柯【太一X少侠X太一】(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177

活跃

12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2
发表于 2015-10-7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49

活跃

4503

人气

9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68
发表于 2015-10-7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跳坑【扑通~】楼主我爱你啊啊啊啊啊我要向你表白!!!!!好喜欢_(:з」∠)_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10-8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看看,么么哒!!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249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26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5-10-8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3# 執念乁


    你的头像是少侠(女)和太一?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10-8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4# 君凝渊


    这明明就是一只萌萌哒鬼墨汉子和太一~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5-10-9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062

活跃

172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9 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蒿间魂 于 2015-10-9 01:03 编辑

回复 15# 风的航海 弈剑师门任务里有这个么?万年小冰心求科普。
回复 16# 君凝渊 岳父莫担心,依照平行时间线,这个时候岳父已经和孤月酿酿酱酱了,正面出场得等少侠遇见你们。
回复 17# faust2000 好脑洞!然而陆掌门也用剑,干柴烈火剑对干柴烈火剑的实战,噫——
回复 20# 清欢Cynthia 这两句诗最早出现在某国产香烟盒子上,作者应该已不可考,全诗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我也好喜欢~
回复 22# 停剑抱影 跳吧,我在坑底接住你!你们喜欢我就有更多动力了。
回复 23# 執念乁 放开头像那个泰一!让我来!!
回复 26# 倚竹听落茗丶 =3=

因为这个月很忙,只能抽零碎时间写和修改,所以更新周期不稳定,不过绝对不弃坑!小伙伴们喜欢,就有继续的动力了(づ ̄ 3 ̄)づ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6249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26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5-10-9 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執念乁

看颜色真看不出来,这图截的真有水平,没有笔我都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5

活跃

65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45
发表于 2015-10-9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最近各种萌这个CP
明知无人回顾,谁能初心不负

7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5
发表于 2015-10-11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后,比以前的好呢(虽然也有些小怀念原稿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83

活跃

250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5-10-13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49

活跃

4503

人气

9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68
发表于 2015-10-14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之所向,身之所至。

4062

活跃

172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蒿间魂 于 2016-8-13 23:56 编辑

三、
       刺耳铃声在囚室阴冷墙壁上反复刮拉,闭目调息的弈剑弟子迅如闪电扣住伸到面前的手。阿沼毫自觉无命门被人掐住,一把拽起队友:“快醒醒!槐江统领昨天说军铃结束前没到校场集合要挨鞭子!”
       骆寒水睁眼见阿沼满脸焦急,愣怔间被拽个趔趄,皱了皱眉,任由小姑娘拉着往校场跑。
       弈剑听雨阁退守天虞岛后,所收年轻弟子对妖魔“可怖可憎、不共戴天”的印象尽数源自门派训导。然则听闻只是听闻,天虞岛位处西海滨,远离前线,新入门的弟子多为九黎一带人士,在天子脚下十余年,未经硝烟,妖魔、战争,还有曾经的门派浩劫于其而言都太过遥远。
       每有游历弟子打江南乱葬岗带话回剑阁时,不少小弟子甚至私下轻松调侃掌门与幽都军师之间如何爱恨纠葛。
       同辈中已成长为师兄的骆寒水平日笑闹归笑闹,却起不了如师弟师妹们那般调侃的心思——烽火将浸透鲜血的剑阁旧址烙在每个从巴蜀流离到天虞岛的弈剑弟子骨髓深处。
        所以,纵然对大大咧咧坦坦荡荡的魔族女孩无甚反感,骆寒水仍不敢懈怠,整夜以备战状态下的调息代替休憩。而对于曾同为凡人、神貌与亦时师兄相似、许诺帮助自己离开北溟的玄晖,骆寒水在歉然和全然无绪的旧识感中,也下意识划出一道防范界线。
       “四十三号、四十四号,军铃停歇前没到达校场,每人领罚一百鞭。”槐江语气不屑。
       两名凡人男子刚跑入校场,被槐江冷声命令吓得腿软直哆嗦。一旁狐族少女不忿反对:“你有没有人情味?他们只是晚到几步!”
       狐妖跟魔族谈人情味,槐江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棺材脸裂开一丝痕迹:“求情者所在队伍,每个杂碎领罚一百鞭。”说罢离开校场,留下亲卫杜宇监督训练。
       “别胡来!你想挨鞭子你自去,本姑娘不想陪你受罚!”阿沼压低声音,一手死死抓住要冲出去的队友,长刀往面前一拦。以玄晖之言,不能按时完成训练任务,所受惩罚极为残酷,若这凡人今日再惹一身伤拖延训练,定然连累自己。
       阿沼暴露在轻铠外的纤细胳膊,与手中狂野长刀极不协调。这样的纤弱在大荒当笼于轻纱、捻于丝竹、落于纸墨,纵舞刀弄枪也断难留下明显横七竖八、横七竖八的伤痕。
       骆寒水眼睛挪到那些新新旧旧的伤上,皱了皱眉,冷脸挣脱阿沼的手,暂且按下出头相助之意,暗自思忖:狐族女孩能修成人形,少说也有百年功力护体,与她同组的是魔族;该担心的四十三号凡人男子,全无修为;四十四号似乎只是个普通武师,显然有些功夫底子,却瞧不出修为如何。
       “你的武器。”杜宇和气递给骆寒水一柄未开刃的刀。为防范未然,困兽囚牢中的凡人除训练时,手中皆无兵刃。
       初始训练内容并不困难,每队击碎三尊被施了符咒的石仲标靶,将击碎石块带给杜宇就算完成任务。阿沼这组完成任务时,被罚的两组已受刑完毕。
       “四十七号、四十八号完成训练。”杜宇检查了阿沼掌心碎石,取过骆寒水手中刀,仔细记录训练情况。
       阿沼见任务完成,松了口气:“这靶子真结实,刀都卷刃了,我们走,回去磨刀。”
       “我去看看那几个人,你先走。”
       阿沼挥了挥长刀,自顾走回囚室:“你最好别耽搁太久,明天还有更多训练。”
       隐蔽角落里,白衣狱医环抱胳膊,满脸悠然,弯起红眸,向身边化生魔笑道:“离军队出发还有几个时辰,不道个生离、话句死别?”
       玄晖淡淡道:“托无寐侯洪福,在下三年五载还死不了。”
       狱医摇摇头,望向远处校场,弈剑弟子不过三言两语,受了刑的狐族小姑娘已从梨花带雨变成花枝乱颤。回过头,脸上尽是玩味的挑衅:“你不上战场,若真死于北溟,也只能死在君朔手中,而君朔——怕是不敢让你死。”
       “若你所指是那弈剑弟子,困兽刑牢中凡人冤魂不嫌多,不似能在幽都王手下苟延残喘的叛将,吉光片羽。”
       “原以为你对昔时同族有几分念旧,才帮那杂碎。如今看来是一时兴起?抑或另有所图?”狱医已然习惯玄晖不能吃半点亏的性子,轻轻眯缝起眼,红水晶般的瞳子透出几点莫名的光。
       “昨日给那小家伙治伤,本侯发现,他的心缺了极大一部分,但人活蹦乱跳毫无心疾迹象。刚开始以为是什么本侯未曾见过的病症,不过本侯又仔细想了想,与其说是心缺了一部分,          不如说是那颗心尚未完全长成。这倒让本侯想起一位故交留下的传说。”
       化生魔等他继续说下去,狱医却收住话头,仰头望着校场透明穹顶,正对上层角斗场的屋顶裂缝漏下遥遥一线乌沉沉天空。
       少倾,狱医转身走向校场内仅剩的几名人和魔。
       北溟缺医少药,名唤酋的狱医诡异的治疗手法出奇见效。
       骆寒水耳中充斥训练者因伤势迅速愈合而发出的惨叫,不忍地撇开头,把一双眼向校场外送去,正迎上场边一袭落落蓝衫。旷古安静地蓝色与周遭黑暗囚牢格格不入,温润安静而突兀,比凡人更不适合北溟冷硬的色调气息。
       站起身走到那靛蓝色前,几番欲言又止,终究无话可说。
       玄晖本不是多话之人,抬手揉了揉凡人少年头顶,仔细打理好的黑发经一场训练有些松散:“记住我说的话。”
       骆寒水偷偷看了眼玄晖腕上消散不少的淤痕,点点头,抬首凝视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化生魔,嗫嚅了几下:“玄晖,若最终我们都在训练中活下来。你能带大家一起离开么?我……我知道这样很唐突……”
       “好。”玄晖疏疏浅浅,仿佛只是答应好友踏青邀约。
       骆寒水见他毫不犹豫,反倒一怔。玄晖说带自己离开夜安城,他只单纯地记住而已。虽然玄晖曾经是凡人,甚至可能与亦时师兄有什么关系,但是如今,人魔殊途。且这两日,观玄晖在妖魔中地位不低,以化生魔身份至此,未知其心,难付与信任,故一夜苦苦思虑如何联手其他凡人回到大荒。今日所见,单凭力量突破困兽囚牢可谓天方夜谭,饶如此,他也不打算全然相信玄晖,此时一问,不过是想在莫名熟稔中望梅止渴。
       玄晖瞧出他尴尬,转话问道:“你手上的伤?”
       骆寒水顺玄晖目光看向自己翻玩着的掌心:“幼年在幽州古战场遇见一只会发光的小鸟时,不仔细灼伤的。不知为何,连傅掌针那样厉害的冰心堂弟子都去不了这伤疤……”
       脑中突然闪过丝灵光,悚然一惊,犹疑着对上玄晖纯黑瞳子,随即摇摇头甩开遐思,那只蔫耷耷的小鸟能修炼成精?记忆中傲世轻物的神态、泛着金色的眼睛如何也无法契合面前疏疏浅浅、温润如玉之人。
       “玄晖,你在、在凡间的时候,是不是有兄……”凡人成魔必非己所愿,骆寒水斟酌了一下尽量不让玄晖不悦的措辞,到底开口相问了心中疑虑。不料被酋打断。
       “说完了?时辰不早,可以走了?”酋嘱咐过延迟训练的两组杂碎,回到场外对玄晖道,忽地一摆头看向骆寒水,红眸里亢奋情绪尚未褪去,“不帮你的杂碎同族快些完成训练?”
       “帮了今日,明日又待如何?既然伤已痊愈,不如多锻炼些实战经验,若需相助,骆某自当援手。”骆寒水凉凉转身,他着实不喜欢这时常话说一半、笑来十分虚伪的狱医。
       酋“啧”了声,抱臂扫了眼校场中一名凡人男子,唇角勾起讽笑。那凡人男子觉察妖魔狱医目光不善,从骆寒水消失的囚室入口收回视线,继续与石仲过招。
************
       校场夜间唯一光源,是上层角斗场落下的暗淡火光。骆寒水抱膝坐在校场中心掰着细长有力的手指,明明灭灭的光颇合心境。
       “三十天。”酋踱步到场中,见凡人突然停下小动作埋首膝间装死,绝艳的眼角眉梢堆起嘲讽,微微俯身晃荡手里布袋轻轻敲碰少年头顶,直到少年不耐烦怒而抬首,酋才冷冷道,“玄晖担心本狱医下手没轻重,一个不留神治死你,让人送了些药来。”
       骆寒水狐疑接住被酋扔下的布袋。玄晖,萍水相逢何其偶然?骆寒水实则未曾寄托什么,是以许久未见,差不多忘了。
       “替我谢谢玄晖。”骆寒掌心指腹隔着锦袋描摹精致药瓶圆润而坚硬的弧度,顿了顿,又将整袋药递给酋,“劳烦你交给唐羽和莫影,他们无甚修为,训练受伤更需用药。”
       “那两个杂碎?非得他们把兵刃架在你脖子上,你才死心?”酋懒得记杂碎名字,明白骆寒水想做何事,接过锦袋,“我以为,你一定先问问玄晖近况。”
       第一日训练,两名凡人男子便将似与妖魔久识、平和言谈的弈剑弟子视作叛徒,无论少年如何解释,总恶言恶行相向。数次训练中,兵刃有意无意劈刺向骆寒水身侧,仿佛有这么个亲近妖魔的同族是莫大耻辱——百余年来,这样的场景总能在困兽刑牢中上演:有些不知死活的凡人杂碎与魔族关系近些,便被同族视为叛徒,得而诛之。
       但即使知晓同族心思,仍待其一如既往的,骆寒水却是头一个。
       “我相信玄晖安然无恙。”话方出口,骆寒水才惊觉自己不知哪里来的自信,转而郁懑道,“还有,我和我的同族间小小误解而已,你们妖魔冷血无情、嗜杀残忍是你们自己的事,莫以此揣度凡人,我们不会放弃回到大荒的希望。”
        “希望?呵,你以为凡人就能将凡人看通透?困兽囚牢每年总要新进几个凡人杂碎,即使是许多年前你那些门派前辈,走到上层角斗场者也是凤毛麟角——他们无一人死在真正的训练中。”酋的笑意又开始恶劣起来,“打个赌?”
       骆寒水一剔眉。
       “瞧你与那小丫头平素训练行止,想来槐江不曾说的一些困兽囚牢规矩,玄晖已告诉你们,却没说亲卫队训练者最后如何选拔。”
        骆寒水默认,以妖魔手段,他不介意将所谓选拔方式往最坏处想。
       “前六十日为基本训练,六十日后开始进行淘汰筛选,在淘汰中存活,可进入最终选拔,获一线生机。等槐江统领宣布了选拔规则,你的同族果真如你所言不同于魔族‘冷血无情’‘嗜杀残忍’,本狱医就向无寐侯讨个情,不将你变成化生魔。”
       “变成化生魔?”
       “你们大荒有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又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加入无寐侯亲卫队,自须先成魔。这批杂碎中,你身手无谁能及,是化生魔的好苗子。至于在三个凡人里,那两个杂碎哪怕再给他们一百年时间也非你对手,如今留着他们,不过是给魔族训练者找些玩具。”
       “既要赌,不妨加些筹码,若我赢了,放他们离开。”
       “好大胃口!”酋左手抓着锦袋扶着右肘,手指在下颔摩挲,似在思索,“为了筹码公平对等,你若输了,不仅要向无寐侯献上元命盘,还要将所学弈剑听雨阁剑术心法全告诉我,若有一句保留……”
       酋一双红眸被声音点燃起火焰:“听闻大荒有一种膳食做法,将活物绑在沸水之上,要食用便割下一片肉来,在沸水中涮一涮,割尽最后一片肉时保证活物不死方是最佳。北溟饮食罕有花哨,试试新鲜也无妨。唔,不过估计弈剑听雨阁剑术心法没那么多,那两个杂碎的肉怕是割不完。”
       骆寒水眉头紧锁,握紧的发白指节咔哒轻响,三十日来每餐膳食不少材料明显来自人类身体,幸而他修为已至辟谷之境,在大荒时偶尔饮食不过兴之所至。此时经由酋提起,眉头锁不住心里憎恶愤怒,一干情绪尽数写在稚气尚存的脸。
       酋瞧他表情瞧得有兴致,突然道:“小家伙,你今年多大年纪?出生于何处?父母可在?”
       骆寒水突然被酋用几个平平常常的问题莫名一问,愣了愣,怒道:“妖魔,与你何干!”
       “也是,与我何干。”酋打开装满药的锦袋,取出一小瓶晃了晃,听声响,其中当是药水,“这药真真罕见,说是回魂返生的灵丹妙药也不为过,玄晖倒真舍得。就不知那两个杂碎可消受得起?”说着拨开瓶盖便要将一整瓶药水倾倒在干涸斑驳的血迹层层叠叠的地面。
       “住手!”
       酋被他一喝,真住了动作,红眸灼灼,似笑非笑的玩味望着凡人少年。
       骆寒水恨恨咬咬牙,略微思忖,这几个问题没什么要紧之处:“十九岁,天虞岛,我尚在襁褓时便被师父从天虞岛捡回弈剑听雨阁,不知父母。”
       “天虞岛……”酋收起药瓶放回锦袋,“西海滨那座生有净乐树的小岛?十九年前,时间到也合适。”
       骆寒水听他不知所云的自言自语听得莫名其妙:“妖魔,你休想打我师父和师门的主意!”
       酋面上浮起极冷极冷的笑,不屑冷哼:“小家伙,努力走到上层决斗场吧,不是为你自己。”言罢,转身走开。雪白袍角刚没入隐蔽角落,校场中的身影立刻跃起悄无声息尾随而去。
       每至夜深人静,骆寒水便独自在困兽囚牢最底层四处查探——监督训练的妖魔居于校场外,平素仅训练时才突然出现。如此,校场必有联通外界之路。无奈探察了三十日,发现整个校场浑然一体有如冰镌铁铸,连唯一能看见外界的透明穹顶也无半丝缝隙。
       机会稍纵即逝,骆寒水敛了气息,藏匿行迹远远跟在狱医身后。听暗道尽头传来轻微的门扉开合声,心下隐隐觉出不妥,掌中聚起气剑,上前几步推开暗道尽头木门。
       天上无月,暗色的风带着硬度撩起凉意扑面而来。骆寒水深深吸了口久违的新鲜空气,小心翼翼仔细观察周遭,已不见酋踪影,而任意方向目所能及的远处,皆被一道接天及地、连绵不断的巨大光幕截断。
        结界?
        绕开妖魔巡逻士卒和几座熄灭灯火的军帐,骆寒水拣了条巡逻妖魔刚经过的僻静路径,提气掠往结界。不料越接近结界,越觉难受异常:透骨的惶茫茫难安却无所依傍、空荒荒不甘却无能为力,从心底丝丝缕缕蔓延向整个灵魂。
       立定在符咒飘摇的结界前,骆寒水忽然明了异常感的来源:结界。
       那结界似乎是暗色天地间唯一真实的存在、是一种真正绝望的具象。
       凡人少年强忍不适,抬手试探面前符咒飘摇的光幕,指尖如穿透水面般穿过薄薄光幕,堪堪触及外界轻快微风,身后长鞭破空尖啸而至。闪避不及,整个身子被长鞭紧紧缚起,重重砸向后方。

       “杂碎!竟敢逃跑!”
———————————————————————————————————————
(未完待续)
    大荒小风物:
    【结界】
    “结界”一词最初来源于佛教,是术语,梵语发音“般陀耶丝曼”(这个发音并不准,国际音标发出来是表情),又被称为“建伽蓝”“戒坛”,指僧侣修行时划出的范围区域,用以隔绝外界干扰、防止魔障入侵、避免修行者过失、保护修行者的屏障。关于结界范围有很多种说法,大致分为摄僧界(修行者在一起进行忏悔避免过失)、摄衣界(避免修行者离宿)、摄食界(规定修行者食物范围)【←_←吾辈红尘俗人看不懂注释,括号里备注是自己理解的,欢迎小伙伴们指正】,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看《四分律》。后来“结界”一词被日本动漫广泛使用。据说最简单的结界是诵三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好像二十一天没来了,这并不是月更。
杜宇,子规,他是个有故事的孩子,原本想在重阳节开他的故事,果然我高估了自己能力,所以只能后续写进来。然后现在在未经妩媚美人允许、没有拿到钥匙的情况下,我们少侠的手已经离开了结界。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79

活跃

8112

人气

4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71
发表于 2015-10-21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矮油,小寒水似乎不惧结界?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062

活跃

172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2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蒿间魂 于 2015-10-22 12:03 编辑

回复 28# 君凝渊 我看见了他高高的发冠0·0这个CP……所以以后来个转折把少侠变成鬼墨如何?反正少侠会死╮(╯▽╰)╭复不复活看他怎么作。
回复 29# 风华与君同 握爪!曾经坚定萌老陆和三炮,后来被狼们抓进这个坑就不想跳出,奈何这对冷到长城站,乐乎没有、微博看不见、Gacha去不了,说起来都是泪。
回复 30# 在一起~ 谢谢,原稿已经删得一个标点符号不剩,重写要有破釜沉舟的心。~~~~(>_<)~~~~
回复 31# 執念乁 哼唧,才不担心他不理。(说得好像他理过我一样(╯‵□′)╯︵┻━┻我理他就行!)
回复 32# 停剑抱影 更新了~相信我这并不是月更……(为何自己都觉得缺乏说服力?o(╯□╰)o)
回复 34# 帝女桑 是的,少侠免疫夜安城结界,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自由出入。

    感觉这次是不是有点偏,妩媚美人戏份太多?争取下次更让玄晖来夜安城收了妩媚。继续满地打滚求拍砖求毒舌求建议求意见。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6249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26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5-10-22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49

活跃

4503

人气

95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68
发表于 2015-10-2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5
发表于 2015-10-31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ω≦)更新了啊啊啊。好喜欢好喜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249

活跃

85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26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5-12-2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更不更了?

4062

活跃

172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9# 君凝渊 一直在抽时间写从未放弃,因为之前不知道君朔有个真爱CP,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段全部推翻了好几遍,快好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