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柳祈情

[小说美文] 宝马雕车香满路(已完结) cp草金、莫玉。注:草金旧设,有肉,大量

[复制链接]

272

活跃

1042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称呼问题,我就爱这么叫,叫了几年早成习惯了,改不掉


=======================

待得这二人走远了,莫非云才轻叹着摇头,回望了一眼身后的书房,仔细思虑了片刻,便走上前轻轻叩了叩门。

“……进来。”玉玑子正在里头埋首于书案,听得叩门声,便应了一句。

莫非云这才推门进了。

“……”玉玑子早知是他,却仍是抬头看着他,“你若要进来,直接推门便是。我这处,你没有哪里是不能进的。”

玉玑子,永远不会对莫非云有所隐瞒,有所防范,有所拒绝。

“我自是明白,只是担心会搅了你思绪罢了。你可还在忙着?”莫非云早知自己这唯一的徒儿对他的心思,闻言也只是笑笑,显然是并不打算听从。

“……总有忙不完的事。”玉玑子算是间接应了,语气中却颇有微词。

他本已是登峰造极的人物,辉煌、骂名、野心统统都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高度,如今更是掌控着一方天下。可在莫非云面前,他却总是下意识地收敛起了自己所有的高傲和冷漠,重新变为昔日二人游历在外时的模样,如同一个普通的弟子向自己的师父撒娇抱怨。

他总恨不得,这数十年的生离死别根本不存在,恨不得一睁开眼睛,身边便只有那个寡淡沉静的云麓男子陪在他身边,陪着他长大成人,看着他成为如同对方一样温柔静雅却又极有原则的侠士。

只有看着这个谪仙般的男子,他才能真切地感觉到自己也会拥有凡人脆弱却多姿多彩的情感。

然而这终究是不可能的。

玉玑子,这一生的爱恨,皆因莫非云之故。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他深思恍惚间,莫非云已走到他身后,温暖干燥的手按上他肩头,替他揉散伏案一整日后绷起的肩颈筋络。

玉玑子放下手中狼毫,闭上眼靠在椅背上,仿佛隔着一张椅子靠在了莫非云怀里。

这世上,只得莫非云一人,能让他全然放松地将后背交付,连分毫提防都不会有。

“瞧你倒像是累得很了,怎地不去歇着?你既也说了,总有忙不完的事,那忙与不忙,左不过都是忙不完罢了,何苦这般累着自己?”莫非云替他松着筋骨,目光在一摞摞的文书信笺之间扫了几眼,“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了?”

“你放心,再难,也难不倒我。”玉玑子这时睁开了眼,揉揉眉心,继续提笔挥毫舔墨。

即便是再累,再难,只因身后这人,他也绝不会退缩。

要为莫非云创造一个崭新的、充满自由及平等的天下,只有这样的大荒,莫非云,和那些如同他一般的人,才能真正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莫非云却一反往常绝不掺和他政务的态度,越过他的肩头同他一起看起了那份文书,“你若当真有什么为难的,不妨与我商量。”

见他凑近,玉玑子竟是蓦地一震,手中迅速将文书反扣,“不必!我自己来便好!”

以玉玑子如今身份地位,够资格交到他手中的政务,通常不是小事。他曾身为王朝二国师,太虚观礼宗宗主,亦是管理过不少大事小事,自是明白这些个政务里,到底有多少藏污纳垢污秽不清的腌臜东西,即便他根本未曾看清手头上的文书写了些什么,却本能地惧怕那里头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教莫非云看了去。

莫非云是这世上最纯净的一片白羽,任何一点污秽都会弄脏了他,正如同他们昔年所遭遇的。

这般的人物,这案头上的任何一点东西,哪怕是被他瞧着一眼,都是对他的亵渎。

更让玉玑子惧怕的是,他不愿让莫非云知晓他自己亦早在这污浊尘世中沾染了一身血腥,玩弄惯了阴诡计谋龌龊人心。他不愿意让这个素来宽厚温柔的云麓弟子对他失望。

哪怕他早已知晓,这个聪明灵慧洞若观火的男子,对他昔年所有作为都一清二楚。

他早已成为莫非云最为不喜,甚至是不齿的那一类人。

他甚至会想,若自己并非是那人唯一的、心怀歉疚的徒弟,那么莫非云会不会早就容不下他了……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玉玑子,并未看到莫非云眼中的无奈与心疼。

“好端端的,你怎地跟个孩子一般闹起别扭来了?”莫非云拉过他的手,指尖凝起小水球,含而不发,替他擦去手上沾到的墨迹,“你也莫要太小看我了,我本性虽是不爱这些个政事,却并非毫无经验。你莫不是忘了,我昔年亦是国师人选之一,虽不至要亲身处理什么,却多多少少还是懂些的。但你若当真不想我参与,我便依你。”

听他提起昔年,玉玑子白皙的脸都黑了个彻底,冷哼一声,眼中满是戾气。

莫非云拍拍他的头,将他唤醒一些,“你啊,过去便过去了,莫要胡思乱想。”

“你别总把我当小孩子!”玉玑子口中说着,却分毫未动,心中愤恨也似是消了点,将桌上文书都推远了,摆明了不愿给莫非云瞧见,“有我在,决不教你碰这些个东西!”

“那我便承你情了,我是当真不喜这些的。”莫非云也不与他较真,便顺着他的话头回了,心里却暗自无奈。

会做出将文书倒扣这般的举止,还险些打翻了砚台,哪点不像是个瞒着家长检查的孩子了?

玉玑子却不知为何还是不满,眉心皱得紧紧的,“你我之间,还用说承情?”

莫非云险些失笑,“你啊,当真什么都较真。”笑罢,他才提起了正事,“我此番来寻你,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替人与你传一声问候罢了。”

玉玑子轻哼一声,看了一眼房门,“他回来了?”

“是啊,我瞧他风尘仆仆,便让他先回去洗漱歇息,晚些再来见你。”莫非云对此并不意外,却仍是将前因后果提了一遍。

书房外头便是庭院,他先前与人说话时并未用多大音量,然则术法武功修炼到顶点,莫说是一个庭院,便是几里外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这些小事,你自己做决定便是,也不必与我说。”玉玑子虽这般说着,但能多见到莫非云一面,他心中还是十分开心的。但许是当惯了高位者,昔年与莫非云一道时,也不曾有多么尊师重道,因此说话间那理所当然发号施令的语气仍是改不掉。

于莫非云来说,倒不觉着有什么不好。

要知道,昔年那个垂髫小童,可几乎是日日与他顶嘴的,便是偶尔顺着他意了,也会摆出一副十分勉强才听从的模样。如今好赖是常常听他话了,倒是比从前好得多。

“虽是小事,但到底是你的弟子,有些事你还是要听一听的,总不能全都由我了。”莫非云知他素来是嘴硬心软,也不说破,只是略提了一句便罢了。

他在玉玑子尚且年幼,连人生观点都未长成之时都不曾约束教导他些什么,如今玉玑子都已是成年人了,甚至比他当年都要走得高看得远,这种事又何须他来规划。

“哼。他不来倒也好,只这点路便风尘仆仆疲累憔悴,竟是愈发惫懒了,若是教我瞧见了,怕是要忍不住罚他多练个几十遍术法剑诀。”玉玑子语气甚是不满,然而提起所谓责罚,却像是轻描淡写一句略过了。

这年头,几大门派内所有的年轻弟子,哪个不是日日几十遍术法武器地练过来的。

话说到此,他蓦地一顿,又仰首看向莫非云,“那孤鹜剑客,也跟着一道来了?”

莫非云点头,眼中似有揶揄笑意:“这是自然,他二人不是早已过了你这关,自是同去同返了。我瞧着,他二人倒是当真感情深厚,如今都已有好些年了,竟半分没淡去。”

玉玑子脸色又黑了一层,乌云密布的。也好在他面前的是莫非云,若是换了个旁人,哪怕是素来敬慕他的金坎子,见了他此时脸色,只怕也是要惊得跪请责罚了。“我便说我那徒儿还不至如此不济,竟是那混账从中拖了后腿,他这一路上倒是走得开心!”

莫非云见他脸色不好,便伸手揉了揉他额头,“我便是怕你会动了气,才将他们支开去歇息,自己来与你说的。你若是还这般生气,岂不是在怨我做得差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玉玑子本能地矢口否认,这才见莫非云眼中笑意,知道自己是被他打了趣,愤愤地一甩袖,“由得他们去,不见便不见!”

莫非云眼中笑意更浓。这般会闹性子的玉玑子,倒是和小时候一般模样,让他瞧得甚是怀念。



此时正事已了,莫非云正欲出门,转眼又见他满桌都对着文书,想起他方才抱怨,心底便是一阵不忍。“我方才许了他二人晚膳时再来,不若你也歇会儿吧?”

玉玑子尚自惦记着那些个政务,一时还不想松懈,却是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只得这般僵持着了。

“年节将至,一年只得这一个假日,你又何必案牍劳形。”莫非云拍了拍他搁在桌上的手,径自握了,将他从书桌边拉起,“玉儿,去歇歇吧。”

玉玑子的姓氏极为偏僻少见,名也提得甚是艰涩,倒叫亲近之人不知该如何唤他。

他初遇莫非云时,年纪尚小,万事懵懂,莫非云便常常唤他玉儿,他也应得坦然。待得长大些了,便觉得这称呼太过女气,说什么也不愿应了,莫非云只得依他,改口唤他单字。后逢大变,投师冷喻,只因不久前还和莫非云一道去拜访过,冷喻便随着莫非云一般唤他作玉。

自他去了太虚观,这名与观中道号竟是极为契合,收他的无尘子掌门便省了改道号的心思,直接让他用本名作了道号。再后来,便是升任礼宗宗主,成为王朝二国师,反叛王朝摧毁西陵,他这名字便被无数人咬牙切齿地念起。

如今,已不知有多少年岁,再无人轻轻浅浅又极是温柔疼惜地,唤他一声玉儿。

这称呼一入耳中,他竟是恍惚起来,不知今夕何夕。

只这么一晃神,他便被莫非云拉到了内室,引到了榻上。既已如此,他也无话可说,便顺着那人的意思躺下了。

“你若当真睡不着,闭目养会儿神也是好的。我方才见你揉了眼角,可是困倦了?我知你体质特殊不会生病,但若一直累着,也不会舒服的。”莫非云见他当真闭上了眼睛歇息,才放下心来,拉着他的手给他揉。

这双手握了一整日的笔,也不知该有多疲惫了。

他虽不是冰心堂弟子,不会甚么针灸刺穴的功夫,但好歹也身有术法武功,仅仅是揉按一番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昔年这孩子常常沉迷于武学,一练便是好久好久,手臂都累得抬不起来了方罢休,他倒是没少给伺候着。

说起来,这孩子无论长多大,都一样的不让他有片刻省心。

他心中想得温暖,落于手上的动作也愈发柔和精细,玉玑子执笔久了,本已凉透的手竟是被揉得逐渐燥热起来,久未体验过的温柔照料让他一时间竟不自在地想要缩回。

“莫要乱动,你这手,再这般凉下去,只怕是要伤着经脉了。我且帮你揉开些,日后莫要再这般不爱惜自己了。”莫非云只松松握着他手腕,话一出,那傲立于天下之巅的太虚二国师,便当真一动都不动地任由他了。

莫非云见此,颇为头疼地揉揉额角,“你啊,每回都要我说重话了,才肯听我的。”

事实上,他即便说说着所谓的重话,语气也依然是十分柔和的。真正叫玉玑子不敢再乱动的,是他语气里的心疼和不舍。

能被莫非云师父如此珍视着,对玉玑子而言,有着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吸引力,教他甘愿放弃一切来换。

可莫非云,从不要求他牺牲任何东西。

身为他的第一个师父,他最珍惜不舍的人,那个如风一般淡然平和的男子,所求的便只有一件事,那便是他玉玑子,能好好地活下去。

不需要为莫非云报仇,不需要为莫非云改变自己,甚至……都不曾要求玉玑子,记得有莫非云这个人。

这是他生命中唯一一个,不给他任何要求的人。

正是因为此,玉玑子,也甘愿用一切去换他回来。

手上愈发地热了起来,便是连手指都热得蒙上了一层薄汗,莫非云极是爱洁,此刻却并未有丝毫嫌弃,仍是一点点给他揉散酸乏的筋络,低着头弯着腰,极是认真仔细的模样。

玉玑子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生命中失而复得的珍宝,“……辛苦你了。”

“说什么辛苦,你是我唯一的弟子,更是我于人世最后最重要的牵绊,我若不为你,还能为了谁?你若是说什么辛苦,倒显得生分了。”莫非云平日里并不是会这般直言心意之人,只是此刻他专心一意地给玉玑子疏散手掌关节,并未细想什么,便随口说了出来。

“……!”这一刻,玉玑子竟是惊得手都一颤。

莫非云经他这般反应,亦是想起自己方才说了什么,但说都说了,总不能再吞回去,便也只是笑笑,拍拍他的手,“怎地?我是说错了哪儿,叫你反应这般大?”

“不……不是……”这么多年踽踽独行,玉玑子几乎不记得自己还会有语无伦次的时候,他此刻只是盯着那张云淡风轻的容颜,双唇开合了一会儿,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脱口而出:“不会生分的!你从来都在我心里,一刻都不曾离开过,绝不会生分的!”

莫非云怔了片刻,才又笑起,“是啊……怎么会与你生分呢?我又何尝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惦念着你。”

玉玑子猛地收紧了手,那他紧紧握住了,“当真!?”

“你松手松手,这才刚让你舒缓了些,哪儿禁得住你这般使劲。”莫非云哭笑不得,将他手掌摊开,继续给他揉按,“我与你说的话,有哪句当不得真了?傻孩子,快些睡吧,晚膳时我再唤你起来。”

“……好,我听师父的话。”玉玑子昔年,是很少唤莫非云作师父的,他通常便是追在那云麓身后,唤着他的名讳,与他抬杠顶嘴,常常自以为是地否定他的生活态度,只觉这人太过柔和。分明有一身极高的术法修为,却甘愿平淡甚至是潦倒地过活,当真是一点都不适合那个以武论天下的江湖,甚至还为此颇有些瞧不上他。

直至失去后他才明白,那样的退却背后,包含着多大的取舍和勇气。

若是可以,他当真想倒退回从前,将每一声漏掉的师父都补上。

莫非云笑笑,便如从前听他胡乱叫着抬杠着一般,温柔浅淡,似是毫不在意,又像是包容到了极致。

“睡吧,玉儿。”伴随着低声祝愿,温柔如风的男子俯下身,在长大成人的爱徒眉心浅浅一吻,将温度送入那红印,直抵他心口。“我守着你。这回,再不离开了。”







-完-

===============

后面还有番外,两篇,成玩和皇玩,成玩写完了,皇玩还差一半,写完再发
之所以要不停地堆各种变态回避,是因为——
总受才是那个最要做到各种坚挺持久屹立不倒的人,否则如何来战大荒众人群起而攻之~

272

活跃

1042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宝马雕车香满路(番外1·雨浣潇湘) cp成玩,有拉灯剧情


我是弈剑,所以少侠也是弈剑,over

PS。此生无悔入剑阁,但求一睡张凯枫



===============

番外一·雨浣潇湘







那夜,恰巧住在天草二人楼下的南少侠,听着上头让人脸红心跳的动静,整整一夜未曾合眼。哪怕是上头静下来了,他也睁着眼睛半点不敢睡去,生生熬过了一整夜。

待得那两人清晨退了房,耳中闻得马车声渐渐远去,他才松了口气,拖着躺得僵硬了的身子关了窗,浑沦睡去了。

虽是累极,白日里到底没有夜里睡得舒服,这一日睡得浑浑噩噩半梦半醒,梦里尽是乱七八糟光怪陆离的景象,惊醒时头疼要疼炸了,再一看日色,竟还没到午时。睡了这三个时辰,竟比没睡还要累人。

南少侠裹着被子天人挣扎了一番,最终认命地起了身,顶着黑眼圈退房继续赶路。

他睡眠不足,这一路走得也是迷糊,哈欠连天地,双目似闭非闭。好在胯下坐骑认路,倒没把他带去荒郊野外撞树,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晃晃悠悠了半日,总算是在天黑前到了西陵皇城,南少侠这一下午的困劲儿也消了不少,瞧着这巍巍城楼唏嘘不已。

还记得昔年南海一役,他便是踏着脚下这条宽阔大道,一路走入了国师府。他在这城中有着诸多回忆,却每每不愿踏入这城门,只因城中有一个早已不是他朋友的人。

少侠叹了口气,揉揉尚在隐隐作痛的额角,牵着马走入了城门。

来都来了,难不成还能回去?西陵毕竟是皇城,周围村镇都离得甚远,再走下去,怕是半夜里都找不到宿头了。这寒冬腊月的,能有个住的地方,谁还愿意去荒野露宿呢?

比起平遥镇,西陵当真不愧为皇城重地,繁华异常,便是此刻寒风如刀,也挡不住百姓过年的热火。这一路行来,东市西市灯如白昼喧嚣震天,瞧着似是大半夜都不会静下来。

南少侠本想绕开,怀中光华一闪,一个端丽无双的女孩儿便出现在他面前,那女孩儿一身高华灵气逼人,头上一对雪白的狐耳盈颤,正是几年前他初入江湖时因缘际会收留的皇女婉灵。

婉灵初初化为元魂珠时,不过是豆蔻之年,虽貌美却不免青涩,如今许是跟着男子久了,一身修为也精进不少,幻化出来时身姿也是逐渐长开了,愈发地贵气美丽,倒与生母怀夫人更相像了。

“阿朱,这西陵城还是这般热闹,我去逛逛好不好?”许是久不曾到过这等热闹的地方,婉灵也是闷坏了,便现了身撒娇要去玩,“再给阿朱挑几批料子做新衣服,今年我才给你做了十七套衣裳,太少了!”

“十七套还少啊……还有,不要叫我阿猪!”少侠头痛,他家中专门腾出了一间屋子放衣服,如今衣柜都快塞不下了,这衣服便是穿一天扔一天都嫌多。

“不管不管,我觉着少,便是少了!阿朱你这般俊美,本就该穿得好看些的!”婉灵本就是皇女,虽善良温柔心怀天下,却到底还是习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在她眼里,漂亮衣裳本就该越多越好。

“好好好,随你随你,银子拿好,让熊义跟着你,莫要被歹人欺了去。”少侠被缠得无法,只得认了,取了几张银票给婉灵公主,又让熊义跟着了才算是放心。婉灵此时功力已有小成,城中禁卫也时时来往巡视,照理说该当是没有危险的,但姑娘家心善,极易被人骗了去,他总是不大放心,“我去前头潇湘楼送些东西给几位师兄,你逛够了便来寻我。少买些布料衣裳,多给自己买些零嘴首饰才是真。”

“便是买了,我进了元魂珠,这些个也是用不上的。倒不如让你穿戴好些,我也与有荣焉啊。”婉灵笑盈盈地走了,浑不将那叮嘱放在心上。

少侠看着她在人群中进进出出的倩影,无奈地揉揉额头,牵着马继续往前走去。

罢了,管婉灵的事儿,便让熊义操心吧。

出了东市,街道上虽还是人来人往,到底是安静了些,再往里头走便要到国师府和将军府了,平常百姓还是不怎么敢高声喧哗的。

少侠闲庭信步地走在路上,前头忽地闪出一人,不偏不倚地挡在了他前方三米处,向他恭敬一礼:“敢问可是南朱绝南少侠?敝主人于潇湘楼中设了宴,请南少侠赏脸一聚。”

少年顿住了脚步,顿觉脑中更疼了。

眼前这人一身劲装,腰别令牌,正是成王影卫。如今那人请宴,竟连掩饰都懒了。

他一夜未睡,精力不济身子难受,本就不甚痛快,有心将人打发了,话到口边转了三圈却仍是咽了下去,换了套温和的说辞:“潇湘楼为我师门产业,我此番又是奉命前来,吃住均无需缴费,便不劳贵主上破费了。”再怎样不痛快,那人也只是个传话的,何必将气撒在他身上。

那劲装男子却不曾退去,反倒是更加诚恳:“敝主人说了,少侠出不出资是少侠的事,他请是他的心意,望少侠莫要如此狠心,拒了朋友之谊。”

“……我倒不知,我何时与成王殿下成了友人!”气得狠了,少侠竟笑了起来,本就俊美的容颜带了些许锋锐冷意,倒是更加风姿绰约了。“回去告诉你家主人,既如此,他请是他请,我去与不去也与他无关!”

说罢,牵着马便饶过了那影卫。

也不知是其主上有过命令教他不能得罪了贵客,还是他不知该如何应对,竟真的没有再拦。



少侠稳稳妥妥地走到了潇湘楼,然而不等他踏入酒楼,先前那拦路的影剑男子便又拦到了他身前:“少侠请留步,敝主上有言……”

“你与你主上,都是属牛皮糖的么,赶都赶不走!我说我不奉陪!”几次三番阻拦,饶是南少侠脾气再好,也有些动怒了。更何况他此时心情还不甚美,说话间自是有些不客气了。

那影剑仍是不退,他本就是死士,为主上之命,连生死都可以不管不顾,更是知晓眼前这少年再是生气也不会要他性命,此时又怎会将这色厉内荏的威胁看在眼里。“少侠请息怒,敝主人知晓少侠不愿相见,并不欲为难少侠。只是酒宴已备下,资金都已付了,还请少侠看在粮食精贵的份上,莫要再拒绝了。敝主人只请宴不赴会,绝不扫了少侠的兴便是。”言罢竟是单膝跪地,深深一拜。

南少侠一番呵斥出口,已是隐隐后悔,如今又见那人如此作为,心下已是不忍,忙让了一步,躲开那大礼,“……罢了,你起来。我去便是。”

“多谢少侠。请跟在下来。”那影卫亦是松了口气,将人往楼上雅间引去。

他若是完不成任务请不来这少年,虽不会有性命之虞,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恐怕也不会太好过。好在这少年人心软,免去了他日后许多提心吊胆。

进了雅间,里头八仙桌上果真已备好热气腾腾的酒菜,每一道菜都用暖炉温着,哪怕是耽搁到半夜,只要炭火不熄,酒菜便仍是温热可口。便如同那人所言,房中果真毫无他人,也不知是不是早已退走了。

“少侠请慢用,在下告辞。”影卫将人代入雅间,便躬身退了下去,半点不留连。

“等等!”见他拉开房门要走,南少侠心中莫名一软,竟将人叫住了,“这一大桌子菜,我也是吃不完的,你……你将他叫来吧。”

话一出口,他立时便后悔了。

堂堂成王千岁,自己不过是陪着他玩了一场江湖梦罢了,哪儿来的面子让人陪宴。

“若他没空便算了,我一个人也……”肠子都悔青了的少侠,慌慌张张地便又改口,转头想拉住那影卫,唯恐他一个激动便跑去复命。

可转头后,见到的却只有一个书生,身着碧蓝色的孤鸿月影,静静地站在门口。

仍是旧时模样。

少侠再也说不出话,半晌才转开了头,“你何时功力大进,竟来得这般快。”

那书生见他转头,目光已是黯然,又听他说话,一双漆黑的眸子立时便亮了起来。快步进了房,将门锁死了,这才绕去了少侠对面坐下,“孤……吾一直等在此地,怕你不愿来,才去了隔壁。”他见少年不说话,神色便又有些悲凉,“你若仍不愿见吾,吾……走了便是。”

少侠哪里不知他这表情根本没几分是真,却仍是不免心头微堵,有了几分不忍,眼见他当真要站起,便赶紧摆手:“罢了罢了,来都来了,我还能赶你不成,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将成王殿下赶出去。”

“……”成王仲康只是苦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

南少侠见此,心中亦是酸涩莫名,便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罢了,左右我也是孤家寡人,你若有空,便陪我饮上几杯吧。”

“有空有空,能有你相伴,便是父王王兄的年宴孤……吾都不去!”成王唯恐那少侠心有芥蒂,见他还肯与自己饮酒吃菜,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

少侠今日身子不适,心情也不甚好,原是不宜饮酒的。此时许是酒意冲上头,闻言竟是笑了一下:“你王兄倒也还罢了,倒是你父王的宴,你是要去朔方鬼城你五弟那儿赴去,还是要去太虚观玉玑子国师那儿赴去?”

这南少侠本就生得眉目精致英俊不凡,饮酒后气血上涌脸颊通红,眉眼湿润睫毛弯弯,红润唇角微微勾起,端得是风情无限仪态风流。饶是见惯了俊男美女的成王千岁,都看直了双眼,连呼吸都乱了几分。

少侠久不听他回应,渐渐也有些醒了,察觉到了不妥,“……是我失言,万不该讲天家父子不是。你若恼了,只管将我拿了下狱便是。”

成王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又给他倒酒:“孤……吾岂是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之人。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世人要讲,自也由得他们去,你莫要多心。”

况且,孤又怎舍得拿你治罪……

言罢,他便借口敬酒,坐到了少侠身侧,还劳动那养尊处优的手为眼前之人布菜。

少侠接了酒,默默看了半晌,一口饮了下去:“谢成王千岁不罪之恩。”

成王布菜的手便是一顿,“你该知晓,吾……始终更愿意当那干净纯粹的殷华,与你一道行走江湖。”

南少侠仍是拿着那酒杯,许久后才将之满上,一饮而尽,“……是么……”

说着这话的人,在朝堂上玩弄人心,无所不用其极。可以为了相貌神似,威逼欺凌无辜少女,转头便可以为了不泄露秘密,将之随意处死。可以将心腹插入船队之中,随后又可以为了己身声望将无数人的努力牺牲尽数冒领。

可这人,也可以为黎民苍生,不顾己身安慰,独自奔赴蜀州城请鬼墨出山。

这人……始终是成王仲康,不会是书生殷华。

即便他再是向往殷华的江湖,都放不开仲康的朝堂。

成王亦是明白他在想什么,默默地饮尽杯中醇酒,“罢了,今夜除夕,你我只谈风月,不谈其他。”

“呵,好个只谈风月,不谈其他。”南少侠低笑,笑声却极是悲凉,“你我之间,除了风月,本也无其他可谈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kyanmo + 5 期待底下的吟风赏月╰( ̄▽ ̄)╭

查看全部评分

之所以要不停地堆各种变态回避,是因为——
总受才是那个最要做到各种坚挺持久屹立不倒的人,否则如何来战大荒众人群起而攻之~

1687

活跃

407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56
发表于 2016-4-2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不………来个………txt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687

活跃

407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56
发表于 2016-4-2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罢,牵着马便饶过了那影卫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687

活跃

407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56
发表于 2016-4-2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错别字,绕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柳祈情 + 3 啊,谢谢指出=3=这就去改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90

活跃

1001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70
发表于 2016-6-13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的真棒,弱弱的求问~皇我的番外啥时候有啊~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118

活跃

29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6
发表于 2016-11-7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棒!也想问下漠北那篇还写么?卡在一半好难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

活跃

4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16-11-14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 我第二次上论坛就发现了  噗  不太玩论坛  顶一个  为了你的文   更新我还会来看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

活跃

4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16-11-14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怎么收藏帖子不会玩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