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29|回复: 5

[小说美文] 【中元鬼节】逐墨(腐向丨太虚×鬼墨)---附带剧情COS鬼节预告版,正片赶制中

[复制链接]

263

活跃

342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42
发表于 2016-8-17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行丨影相随 于 2016-8-18 03:10 编辑

清清清清的腐向文,太虚×鬼墨。部分剧情作为背景已拍COS,本想鬼节完成来一发的。。谁料时间不够尚在赶工中。。然而鬼节这么应景的日子没能来一发真是太可惜了所以


就来一发预告版吧!


插入一段,鬼墨君的节日愿望:


鬼墨:今年鬼节……我还差一样祭品。
太虚:谁在那里?!符惊鬼神!
鬼墨:……就决定是你了!

COS预告版微博地址:http://weibo.com/5106926144/E43aOpEbQ?type=repost#_rnd1471460628271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63

活跃

342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42
 楼主| 发表于 2016-8-17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行丨影相随 于 2016-8-18 22:46 编辑


逐墨

“就送到这里吧。”
蓝衣的少年停下脚步,转身对同行的伙伴说道。
“过了这梧桐谷就要进入中原地界了。时离,咱们说好了的,你该回去了。”
“前面就是中原界?这么快就到了啊……”唤做时离的清秀少年漫不经心地应着话茬,又向前走了几步,方才停下。
“嗯,我们这一路倒也走得挺快,你会累的,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
“……我还没有那么弱不经风,便是一直送你上了山也没什么的。”时离悄悄撇了撇嘴,青涩的面庞上写着明晃晃的不甘,偏过头去低声自语:“你真的要去太古铜门啊……”
蓝衣少年仍是听的清楚,朗笑道:“当然了,太虚观就在太古铜门啊!我可是一直仰慕那些太虚弟子,仙风道骨的,还能召唤昆仑神兽呢!你忘了?”
“我怎么会忘,只不过,太古铜门那么远……我能不能多送送你啊……”
时离说着说着,语声渐低,虽是问话,却好似不敢让人听见一般,言罢也只垂首瞅向飘落脚边的梧桐树叶。
“不行,中原兵荒马乱的,你又不会武艺,你已经送得够远了,原本我都不让你跟来的。”蓝衣少年闻言有些急了。
“那是原本,谁让你对不上诗啊,当然由我提条件啦,愿赌服输嘛!”时离蓦地笑着转身,眼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狡黠。
“真是的……怪我运气不好,抽中了对诗,若是比试剑法,我看你连院门都别想出来。”
“让我送你到这里,是你运气不好么……”时离蓦地又不笑了,怅然若失般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蓝衣少年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嗯……我也知道,你是担心我……”时离微微一顿,勉强地压下满脸的不甘,“那么,你这就要走了吗……”
蓝衣少年犹豫片刻,终是点了点头。正色起来,他上前几步,伸手搭上时离的肩,“我拜入太虚观以后,一定勤加修炼,争取将来能到西陵国师府去,到时你若也能如愿入朝为官,你为文,我为武,我便能辅佐你左右,一同治世救国了。”
“说什么辅佐……我们可是好兄弟,到时你若在,不论做什么都是乐事。”
“那可说定了。”蓝衣少年闻言爽朗一笑,抬手拭了拭时离额上沁出的薄汗,抚过他微湿的鬓角,停驻半刻方才收手。“那么,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早春的风尚嫌料峭,中原界碑前,时离驻足,凝望着远行人仍略带稚气的背影。微笑着轻拢起额前碎发,仿若其间仍有他的余温。
我等着那一天。





太古铜门前幽静的青山古木之间,一道灵气沛然的清光肃穆地直冲云霄,那是太虚观云华殿的清辉。八年修行,灵昭早已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而仰望着云华清辉如呼吸般沉静地在山间漾开层层波澜,依然不愿移开双眼。若是闲时,他也许会多看一会。
他收回视线,把洗好的衣物搬到身前,一件件叠好。门外传来脚步声,一听便知是小师弟回来了,不知为何又走这般急。他没有抬头。
“灵昭师兄,有你的来信,刚刚从山下来的。”着一袭素色道袍的年轻弟子在厢房外恭敬地说道,语声里犹自带着点喘。
“哦,是吗!快拿来看看!”正安心打点行装的灵昭闻言,忽而手忙脚乱地丢下叠了一半的衣物,撩起衣摆几步就跨出屋外,接了信,先是兀自笑了片刻,方才匆忙拆看,面上神色时惊时喜,全然不顾一旁的小师弟正在掩面窃笑。
“师兄,何事如此高兴啊?”小师弟终于没忍住。
“他考中了!他能入朝了!他如愿了!”灵昭看了小师弟一眼,笑了起来,“他真的做到了。”放下信,灵昭念叨着踱起了步来。
“那真是好消息呢,师兄要写回信吗?”
灵昭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面上神色渐沉,不知何故的小师弟顿时也惶恐起来,生怕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本想,若马上能去见他一面,亲自道贺该多好,可……可我刚刚才接到去九黎的委派……不知等我办好此事再回去,还能不能赶得上送他启程入朝。”
小师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劝慰一瞬间委顿下来的师兄。
“罢,你且帮我取纸笔来,我回信予他,聊作替代吧。”
一晃眼半月已过。
江上天色略显阴沉,大约快要下雨了。
时离站在渡口,看着船工们帮他将大小行李搬上船,一切都准备妥当,只待他点头。
“水路还远呢,再等下去今天可就行不得船啦!”船夫踩着船舷朝他喊话。
“快走吧,你都拖了好些天了!”送行的人们也附和起来,“今天再不走啊,后面的路可就赶不及了,若是误了日期可如何是好啊!”
时离苦笑着摇了摇头,手揣在宽大的衣袖中,摩挲着前几日拆开的信上,破碎的封泥。侧身望了一眼来路,路上空无一人。
怔愣了片刻,收回视线,他对众人一揖,微微点了点头。
身形摇晃着登上船,方才站稳,船已离岸。时离回过身来,岸边送行的人们正朝他挥手道别,他于是也扬了扬手。江上风大,他一身翩然白衣上,俊雅的青竹纹饰也随着他的动作飘摇。
看上去一定很潇洒吧。他笑了。不动声色地收好了那封回信。
无牵无挂才算真潇洒呢。可他做不到。
也罢,实在不巧,只能再等等了。我已可入朝,你呢,什么时候能到国师府来?
江水潺潺,岸上的一切渐渐地远了。也不知是因为距离远,还是因为什么,渐渐地他的视线也有些模糊,失了焦距。
迷蒙之中,他仿佛看到蓝衣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满面笑容地轻拍着他的肩,说我着实是对不上你的诗,那只好舞剑给你看了。又或者是一身道袍风尘仆仆地候在篱墙下,只为给一大早出门的他一个惊喜,说没想到吧我这次下山办事专门绕道来看看你,对了我有道号了,叫灵昭,怎么样不错吧?说着就把路上买的各色吃食和小玩意往他手里塞。还有上一次见面,那是半年前了,他正在为应试做着最后的准备,灵昭修行有成,终于得以使用梦寐以求的烟月鹤雪剑,特地回来庆贺,说已经得了师父准许,只是欠些资历,再过些时日就能去国师府了,这次你先去,到时候可要在皇城门口等我……
有雨点随着江风灌入领口,丝丝寒意令时离回过神来。不知何时开始下的雨,雨点不大,雨势却是愈发绵密。时离叹了口气,紧了紧衣襟,又望了一眼岸边,就打算转身进船舱去。
转身的一刹间,他恍惚觉得自己瞥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再回身细看,只见岸上的人群还未散尽,有许多人撑起了伞,伞檐飘飘忽忽如塘中浮萍。而他忽然注意到,浮萍之间隐约现出了一条缝隙来,如同有什么东西正在人群间前进。
他定睛看着,人群一层层迅速地分开,转眼已至岸边。接着就见一个暗色的身影从人群间腾跃而出,到了水边却并不驻足,仿佛只是轻松一纵,已离岸丈余。他惊讶不已,不禁想赞叹些什么,而岸上的人群早已先于他爆发出一阵惊呼。须臾之间,那人踏浪而来,已至江心,他方才稍稍看清了来人身形,那不正是……
心中猛地一震,他隔着衣袖,握紧了方才收好的那封信。
你真的来了,我没有等错。
可是,还有这么远的一段距离啊。时离看着江面上的身影,止不住向船舷边走了一步。
偏巧此时船身兀地一晃,时离脚下趔趄,眼看要失去平衡。
他固然看不到正赶至江心的灵昭见此情景眉头微蹙,轻喝一声便纵身跃至半空,稍一蓄力后,以流星之势飞身而来。他只是在将要倒下去的一刻,仰头便见那个暗色的身影,于天地之间,风雨之中,裹挟着一股凛冽之气破空而至。未及思索,仿若只是一瞬的事,眼前视野忽地一暗,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包围了他,风声雨声,一瞬间也全都不见了。他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突然有点晕,下意识地抬手欲扶住什么,触到的竟是略带些温度的坚实。
“没事吧?真悬,你吓到我了。”语气强自镇定,气息却还是带了点激动的颤抖,他听得出来。不等他答话,灵昭便紧紧拥住了他,他索性埋头在他颈间。
“还是叫我赶上了……真是的,叫你不要等我,要是我晚一步,你这些天不就白等了。”
“我要是不等你,你这些天,不就白赶了?”
灵昭缓缓地退开一些,定定地看着他,双手仍紧紧环在他的腰间。
时离这才注意到,方才被俯冲而下的灵昭拉住,因为冲力过大,两人都直接滚进了船舱。
外面的绵绵细雨落在船顶上,沙沙地响。
时离伸手拭了拭灵昭微湿的鬓角,“下雨了还追过来。”
灵昭没有回话。
只是突然地,俯身过去,吻在了时离唇上。
雨声淅沥,喧嚣之下,独此一片天地。
亦不知过了多久,时离方才如同明白过来,轻轻退了开去,垂首不再言语。
“师门的委托还没有办完,我不能久留,当即便要走了。”灵昭将视线投向船舱外迷蒙的雨幕,“在我能去皇城之前,你一个人千万照顾好自己。这些年在外修行,对于朝中形势我也时有耳闻,宦海沉浮,不比你一人寒窗苦读简单纯粹。”
时离微微点了点头,“我会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了些沙哑。
片刻之后,灵昭起身,最后轻拍了拍时离微凉的肩,转身轻拂衣袖出了船舱,挥剑撩开绵密雨幕,略一提气,便重入了风中。
突然少了一个人的重量,船身轻轻颤动了一阵。时离轻抚胸口,那里也有着相似的颤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63

活跃

342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42
 楼主| 发表于 2016-8-17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行丨影相随 于 2016-8-19 00:35 编辑

逐墨

“就送到这里吧。”
蓝衣的少年停下脚步,转身对同行的伙伴说道。
“过了这梧桐谷就要进入中原地界了。时离,咱们说好了的,你该回去了。”
“前面就是中原界?这么快就到了啊……”唤做时离的清秀少年漫不经心地应着话茬,又向前走了几步,方才停下。
“嗯,我们这一路倒也走得挺快,你会累的,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
“……我还没有那么弱不经风,便是一直送你上了山也没什么的。”时离悄悄撇了撇嘴,青涩的面庞上写着明晃晃的不甘,偏过头去低声自语:“你真的要去太古铜门啊……”
蓝衣少年仍是听的清楚,朗笑道:“当然了,太虚观就在太古铜门啊!我可是一直仰慕那些太虚弟子,仙风道骨的,还能召唤昆仑神兽呢!你忘了?”
“我怎么会忘,只不过,太古铜门那么远……我能不能多送送你啊……”
时离说着说着,语声渐低,虽是问话,却好似不敢让人听见一般,言罢也只垂首瞅向飘落脚边的梧桐树叶。
“不行,中原兵荒马乱的,你又不会武艺,你已经送得够远了,原本我都不让你跟来的。”蓝衣少年闻言有些急了。
“那是原本,谁让你对不上诗啊,当然由我提条件啦,愿赌服输嘛!”时离蓦地笑着转身,眼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狡黠。
“真是的……怪我运气不好,抽中了对诗,若是比试剑法,我看你连院门都别想出来。”
“让我送你到这里,是你运气不好么……”时离蓦地又不笑了,怅然若失般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蓝衣少年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嗯……我也知道,你是担心我……”时离微微一顿,勉强地压下满脸的不甘,“那么,你这就要走了吗……”
蓝衣少年犹豫片刻,终是点了点头。正色起来,他上前几步,伸手搭上时离的肩,“我拜入太虚观以后,一定勤加修炼,争取将来能到西陵国师府去,到时你若也能如愿入朝为官,你为文,我为武,我便能辅佐你左右,一同治世救国了。”
“说什么辅佐……我们可是好兄弟,到时你若在,不论做什么都是乐事。”
“那可说定了。”蓝衣少年闻言爽朗一笑,抬手拭了拭时离额上沁出的薄汗,抚过他微湿的鬓角,停驻半刻方才收手。“那么,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早春的风尚嫌料峭,中原界碑前,时离驻足,凝望着远行人仍略带稚气的背影。微笑着轻拢起额前碎发,仿若其间仍有他的余温。
“我等着那一天。”






太古铜门前幽静的青山古木之间,一道灵气沛然的清光肃穆地直冲云霄,那是太虚观云华殿的清辉。八年修行,灵昭早已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而仰望着云华清辉如呼吸般沉静地在山间漾开层层波澜,依然不愿移开双眼。若是闲时,他也许会多看一会。
他收回视线,把洗好的衣物搬到身前,一件件叠好。门外传来脚步声,一听便知是小师弟回来了,不知为何又走这般急。他没有抬头。
“灵昭师兄,有你的来信,刚刚从山下来的。”着一袭素色道袍的年轻弟子在厢房外恭敬地说道,语声里犹自带着点喘。
“哦,是吗!快拿来看看!”正安心打点行装的灵昭闻言,忽而手忙脚乱地丢下叠了一半的衣物,撩起衣摆几步就跨出屋外,接了信,先是兀自笑了片刻,方才匆忙拆看,面上神色时惊时喜,全然不顾一旁的小师弟正在掩面窃笑。
“师兄,何事如此高兴啊?”小师弟终于没忍住。
“他考中了!他能入朝了!他如愿了!”灵昭看了小师弟一眼,笑了起来,“他真的做到了。”放下信,灵昭念叨着踱起了步来。
“那真是好消息呢,师兄要写回信吗?”
灵昭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面上神色渐沉,不知何故的小师弟顿时也惶恐起来,生怕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本想,若马上能去见他一面,亲自道贺该多好,可……可我刚刚才接到去九黎的委派……不知等我办好此事再回去,还能不能赶得上送他启程入朝。”
小师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劝慰一瞬间委顿下来的师兄。
“罢,你且帮我取纸笔来,我回信予他,聊作替代吧。”
一晃眼半月已过。
江上天色略显阴沉,大约快要下雨了。
时离站在渡口,看着船工们帮他将大小行李搬上船,一切都准备妥当,只待他点头。
“水路还远呢,再等下去今天可就行不得船啦!”船夫踩着船舷朝他喊话。
“快走吧,你都拖了好些天了!”送行的人们也附和起来,“今天再不走啊,后面的路可就赶不及了,若是误了日期可如何是好啊!”
时离苦笑着摇了摇头,手揣在宽大的衣袖中,摩挲着前几日拆开的信上,破碎的封泥。侧身望了一眼来路,路上空无一人。
怔愣了片刻,收回视线,他对众人一揖,微微点了点头。
身形摇晃着登上船,方才站稳,船已离岸。时离回过身来,岸边送行的人们正朝他挥手道别,他于是也扬了扬手。江上风大,他一身翩然白衣上,俊雅的青竹纹饰也随着他的动作飘摇。
看上去一定很潇洒吧。他笑了。不动声色地收好了那封回信。
无牵无挂才算真潇洒呢。可他做不到。
也罢,实在不巧,只能再等等了。我已可入朝,你呢,什么时候能到国师府来?
江水潺潺,岸上的一切渐渐地远了。也不知是因为距离远,还是因为什么,渐渐地他的视线也有些模糊,失了焦距。
迷蒙之中,他仿佛看到蓝衣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满面笑容地轻拍着他的肩,说我着实是对不上你的诗,那只好舞剑给你看了。又或者是一身道袍风尘仆仆地候在篱墙下,只为给一大早出门的他一个惊喜,说没想到吧我这次下山办事专门绕道来看看你,对了我有道号了,叫灵昭,怎么样不错吧?说着就把路上买的各色吃食和小玩意往他手里塞。还有上一次见面,那是半年前了,他正在为应试做着最后的准备,灵昭修行有成,终于得以使用梦寐以求的烟月鹤雪剑,特地回来庆贺,说已经得了师父准许,只是欠些资历,再过些时日就能去国师府了,这次你先去,到时候可要在皇城门口等我……
有雨点随着江风灌入领口,丝丝寒意令时离回过神来。不知何时开始下的雨,雨点不大,雨势却是愈发绵密。时离叹了口气,紧了紧衣襟,又望了一眼岸边,就打算转身进船舱去。
转身的一刹间,他恍惚觉得自己瞥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再回身细看,只见岸上的人群还未散尽,有许多人撑起了伞,伞檐飘飘忽忽如塘中浮萍。而他忽然注意到,浮萍之间隐约现出了一条缝隙来,如同有什么东西正在人群间前进。
他定睛看着,人群一层层迅速地分开,转眼已至岸边。接着就见一个暗色的身影从人群间腾跃而出,到了水边却并不驻足,仿佛只是轻松一纵,已离岸丈余。他惊讶不已,不禁想赞叹些什么,而岸上的人群早已先于他爆发出一阵惊呼。须臾之间,那人踏浪而来,已至江心,他方才稍稍看清了来人身形,那不正是……
心中猛地一震,他隔着衣袖,握紧了方才收好的那封信。
你真的来了,我没有等错。
可是,还有这么远的一段距离啊。时离看着江面上的身影,止不住向船舷边走了一步。
偏巧此时船身兀地一晃,时离脚下趔趄,眼看要失去平衡。
他固然看不到正赶至江心的灵昭见此情景眉头微蹙,轻喝一声便纵身跃至半空,稍一蓄力后,以流星之势飞身而来。他只是在将要倒下去的一刻,仰头便见那个暗色的身影,于天地之间,风雨之中,裹挟着一股凛冽之气破空而至。未及思索,仿若只是一瞬的事,眼前视野忽地一暗,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包围了他,风声雨声,一瞬间也全都不见了。他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突然有点晕,下意识地抬手欲扶住什么,触到的竟是略带些温度的坚实。
“没事吧?真悬,你吓到我了。”语气强自镇定,气息却还是带了点激动的颤抖,他听得出来。不等他答话,灵昭便紧紧拥住了他,他索性埋头在他颈间。
“还是叫我赶上了……真是的,叫你不要等我,要是我晚一步,你这些天不就白等了。”
“我要是不等你,你这些天,不就白赶了?”
灵昭缓缓地退开一些,定定地看着他,双手仍紧紧环在他的腰间。
时离这才注意到,方才被俯冲而下的灵昭拉住,因为冲力过大,两人都直接滚进了船舱。
外面的绵绵细雨落在船顶上,沙沙地响。
时离伸手拭了拭灵昭微湿的鬓角,“下雨了还追过来。”
灵昭没有回话。
只是突然地,俯身过去,吻在了时离唇上。
雨声淅沥,喧嚣之下,独此一片天地。
亦不知过了多久,时离方才如同明白过来,轻轻退了开去,垂首不再言语。
“师门的委托还没有办完,我不能久留,当即便要走了。”灵昭将视线投向船舱外迷蒙的雨幕,“在我能去皇城之前,你一个人千万照顾好自己。这些年在外修行,对于朝中形势我也时有耳闻,宦海沉浮,不比你一人寒窗苦读简单纯粹。”
时离微微点了点头,“我会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了些沙哑。
片刻之后,灵昭起身,最后轻拍了拍时离微凉的肩,转身轻拂衣袖出了船舱,挥剑撩开绵密雨幕,略一提气,便重入了风中。
突然少了一个人的重量,船身轻轻颤动了一阵。时离轻抚胸口,那里也有着相似的颤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63

活跃

342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42
 楼主| 发表于 2016-8-19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入冬了。
幽深的西陵城在冬天里冷得可怕。
炉中炭火烧得很旺,府中安静如常。
时离一向喜欢如此。他独自坐在炭火前,展开信笺又读了起来,一边读着,一边摩挲着那寥寥笔墨,面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随意披在身上的狐裘大氅一半曳地,火光跳跃着映照其上,闪烁着融融暖意。
“应当祝贺你的,昭……”他将信笺缓缓折起又展开,反复了数次,终于移开视线,转而看着炉火,“但恐怕你会失望。”
他轻叹一声,俯身,将身边堆放的信笺逐一丢进炉中,直到将手中这最后一页纸也递向火光。他定定地注视着它在逐渐蔓延而上的火舌中蜷曲起来,变得焦黑破碎。而后他轻拍了拍手,将滑落的狐裘重新拉过肩膀,又紧了紧衣襟。
这些天确实是太冷了。
虽然没有多少人这样觉得。
毕竟连雪都没下。
“察看过了吗,确定所有书信都在这里了吧?”时离望着炉中层层叠叠的灰烬问道,并未抬眼。
侍立门边的仆从闻言,忽然颤抖着跪了下去,连连点头,慌张道:“都,都在这里了,小的们都反复收拾过,很多次了,一页也,也没漏下!”
“好。”时离点了点头,又呆坐了片刻,突然悠悠地道:“时间大约差不多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瞥到依旧跪倒在地颤抖不止的仆从,他无奈地笑了,“是我连累你们,但愿他们带走我后,能够宽待你们。”
“能侍奉大人是,是小的三生有幸!小的,小的不怕死!”
时离起身,向屋外走去,经过那仆从身边时,俯身拍了拍他的肩。
胡说,怎会不怕。便是我,也怕。
院门忽地被撞开,披甲执刀的兵丁汹涌而入,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他定了脚步,平静地看着他们。
天上的云色有些暗了。
“逆贼时离,勾结妖魔,祸乱朝纲,今奉命捉拿,如有违抗者,就地处决!”
他笑着摇了摇头,本就未披好的狐裘滑落在地,干冷的风拂过薄衫,勾勒出他清癯身形。
重重甲兵依然摆出严阵以待的样子。
“走吧,我跟你们走。”他只身一人上前,平静地说。
西陵其实也没那么冷,或许下雪后会冷一些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证实一下了。
所有的书信都处理妥当了,我只能尽己所能,不牵连更多的人。
我也怕死,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听天由命。说什么治世呢,为了一方安定忠言直谏,却不小心到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其实我不是怕死的。宦海沉浮,是你提醒我要照顾自己。我怕你听说我太过耿直惹祸上身了会气恼,怕再也听不到你对我说话。
最后一封信现在应该快要送到你手上了,往后西陵城中将没有时离,你也不要再来找了,不要寻仇,把信烧了,做好你的太虚弟子,比起即将死去的我,你的师门更需要你。
要说有什么不甘心……昭,若是能再见你一面多好……
数天之后,离开西陵城时,正是雪花纷飞。这是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
这种天气里,粗制的囚服还是单薄了些。时离呵着手,回头望了一眼宏伟的城门,微微躬身一揖。他心里清楚,离开西陵,流放砂岩,这一路,他恐怕不能活着走完。当年治世之愿终是未了,妖魔固然可怕,却不如佞臣从中作乱。
幸好先前你一直不够资历到国师府来,不然必受牵连。现在么,虽然可以了,但也不能再来了。你的性子我清楚,要凭我一封信将你劝下,怕是不能,那么这一次,就请你莫要怪我。
只是私心下终归有点可惜,没等到你作陪。往后你仗三尺青锋除魔卫道,可要多替我一份。
此时太古铜门前的太虚驻地,比西陵城还要更冷一些,雪也下得更大。
看着门外的落雪,方才拆看的信从手中掉落了下来,灵昭怔在原地,双目失神,了无言语。
小师弟皱起了眉,上前几步拾起信来,正犹豫能否去看。
不料灵昭竟身形一晃就要跌倒下来。小师弟匆忙扶住了他,忙问怎么回事,灵昭却全无回应。
手忙脚乱地将师兄扶到桌边坐好,小师弟顾不得什么礼数,抖开信就看了起来。
越看越是绝望。与上一封信仅是一月之隔,谏臣时离已横遭陷害,他料定自己绝无生路,为免牵连,只得力劝灵昭放弃刚刚得到的进驻国师府的资格,并就此不再心系朝政,亦不可寻仇,只远遁江湖,修行卫道。小师弟没再读下去,略一抬头,视线越过信瞥向灵昭榻上已为前往西陵打点好的行装,正如同一个准备已久的玩笑。
“……究竟是谁……”
身旁的灵昭忽地出声,嗓音是小师弟未曾听过的阴沉嘶哑,冷厉地令他打了个寒噤。
未及反应,灵昭已拍案而起,扬手提剑,这便要走。
愣了一瞬,小师弟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不行!师兄!你不能去!不要冲动!”抛下信,他赶出厢房外,面对着神情冰冷得陌生的灵昭,紧张地手有些颤,却仍横下心来坚持挡住去路。
“让开……”
“不……师兄,他写这封信给你,就是为了保你平安,师兄怎能辜负!”
“他若不在了,我平安又能如何!”灵昭说着,已毫不迟疑地挥剑掐诀,进逼而来。
小师弟慌忙应对,又哪里是灵昭对手,不过数合,便难以抵挡,且战且退,眼看就将阻拦不住。
“灵昭,住手。”一道清冷淡然的声音带着隐隐威势刺入战圈,交战的二人同时停手,小师弟转过身来,稍稍一怔,匆忙向来人行礼。
“殿主……”灵昭心下一冷,也只得收剑行礼。
“灵昭,不得意气用事。你的好友知你脾性,怕劝你不住,也已托书掌门。如今已事发多日,恐怕早成定局。你对此事内情既一无所知,便是进了皇城又能如何,莫要将自己也卷入是非之中。“
“殿主……明知至交遇害,弟子不能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弟子做不到……”灵昭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云华殿主莫少白摇了摇头。
“殿主!这件事情不查明,弟子毕生无法心安!若殿主不准……弟子……弟子自请除去太虚观门人身份……”灵昭忽而向前数步,跪在莫少白面前。
“胡闹。脱离师门岂是能由得你随口说的?朝中奸佞横行,我太虚观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此事自有朝中门人探查,你鞭长莫及,就不要插手。”莫少白言语之中隐有怒意,但见灵昭闻言慢慢垂头不再言语,也只得无奈轻叹。
“掌门有意,令你在山中禁足三年。若有门人查清此事巨细,自会报你知晓。”
莫少白嘱咐随行弟子安排好守卫事宜,便转身离去。小师弟送至院门外时,莫少白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照顾师兄。
偌大的院中,灵昭颓然跪立在漫天风雪里,平日爱不释手的烟月鹤雪剑就随意搁在身旁,他略显凌乱的黑发上已如同剑身一般覆了霜雪。小师弟心下不忍,走过去搀扶灵昭。方才碰触到,灵昭却是微微一颤,轻轻拨开了他的手,无力地起身。他身形摇晃着回了厢房,目光一直投在地上,未再瞥过其他。
小师弟犹豫了一刻,没敢去动师兄的剑。风雪未住,很快将弃置的长剑掩成一片新冢。




暂时停更,后续剧情将与COS正片同时发出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08

活跃

1万

人气

31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868

景耀奇

发表于 2016-10-23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的打个卡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79

活跃

1676

人气

5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22
发表于 2016-11-1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COS正片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