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6|回复: 4

[小说美文] 【玉莫】三百岁攀爬,故四代繁华

[复制链接]

958

活跃

559

人气

65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73
发表于 2016-10-17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背景架空的玉莫文,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三百岁攀爬,故四代繁华”,借浙三爷的话,我真找不到出处了,可能是三爷原创?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58

活跃

559

人气

65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73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7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

同往年一样,这个时候的黑白羽又是白雪皑皑,绵密不绝。

特地增厚的软靴踩在雪地上阻隔了地下的寒气,顾汐风心情颇好,没想到萧逸云那傻子也懂得体贴人,一听他又要随师父回黑白羽,全然不顾大雪封山跟着赶了过来。

“咚咚。”顾汐风轻叩门扉,一下又一下,不急不缓。光是这份从容淡定旁人就学不来,何况他还生得好,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气,更叫人移不开眼。可若说最让人羡慕却是他二国师弟子的身份。理所当然的,顾汐风也以此为傲。

朝堂上众人皆是不明白为何堂堂二国师每年总要休那么一个月的假跑来这深山老林,尤其是在冬天,天寒地冻。而唯有他身边亲近之人才得知一星半点始末。

玉玑子的身子是一年不如一年,午觉一睡就是一下午,门外节奏轻缓的敲门声略微有些恼人。

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国师府里高高的房梁,而是低垂的纱幔,将边边角角压的严严实实。玉玑子怔了好半晌才缓过神来,这里是莫非云的旧居,而不是西陵城里那富丽堂皇却又冰冷毫无人气的国师府。

“进来。”玉玑子的声音有些沙哑,是常年在药罐子里泡出来的。

得了师父允许,顾汐风这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屋里的摆设实在是简陋,无论见过多少次,顾汐风仍是这样觉得。一眼扫去,书桌书柜占了小半个房间,剩下的空间全叫那张木床占了去,以至于屋内剩余的空间小到连转身都困难。

“师父,药煎好了。”将药放在木桌上,顾汐风低下头毕恭毕敬道。

白纱幔里的人影倚在软枕上,对顾汐风的话不甚在意,挥了挥手,随意将他打发:“知道了,你先下去。”

“是。”应了声,顾汐风便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玉玑子犹自沉浸在回忆里,这白纱幔啊……



莫非云的旧居建在山间,山清水秀风景宜人,可美中不足却是一到夏日蚊虫变成了困扰。

将将入夏,小玉玑子白嫩的胳膊上就多了好几个红色的小包,虽然玉玑子不说,可莫非云知道他不堪其扰,便去镇上买了白纱幔挂在床头,这样一来,厚实的纱幔将蚊虫阻隔在外,而山间清凉夏日也并不炎热,倒是舒服至极。

玉玑子看着莫非云将边角捂得严实,嘴上虽不说,心里却高兴的很,为此,嘴角翘起的弧度好几天都没消下。



这一回忆,不由得想得更多更深。

莫非云喜静,玉玑子是莫非云教出来的,把他师父的喜好学了个十足,因此院里除了他一人再不住别人,就连跟着回来的弟子也是住在镇上的酒店。

缓缓直起身子,玉玑子掀开帷幔,素白的手指修长,勾住早已放在暖炉上烘烤至松软的鹤氅。将自己收拾整齐后,玉玑子推开了老旧的木门,木门也十分应景的发出“吱呀”一声,同记忆里的声响一模一样。

今早顾汐风才吩咐人来院里扫过雪,只是这雪洋洋洒洒下个不停,此时又积了厚厚一层。

院子里的摆设和当年如出一辙,被篱笆围起来的小院里栽了一株桃树,如今也长大了,枯瘦的枝干半是被雪掩埋,半是裸露在外,瑟瑟发抖。

树枝上已覆了层白雪,然而无尽无止的碎雪还默不作声地继续堆积着。玉玑子看的出神,到后来,每一片雪落下时枯枝都会轻微颤抖一下,一下又一下。看似轻飘飘如一片白羽,最终却成了压倒枯枝的最后一片羽毛。“啪叽”,满树雪白连同还未来得及发芽的枝干一齐落下,将来年春天的希望一同压下,埋在地底。

收回视线,玉玑子提了盏灯孤身一人上了山。冬季里上山最是危险,何况此时已近黄昏。最后一点昏黄的日光穿过头顶遮天蔽日的树叶洒在雪地上,碎金琉璃般铺满蜿蜒的山路,似是通往天上人间。



只是世间哪来极乐?这条路最终不过是去往另一个地狱。或许是地狱?亦或是极乐?

走到最后,玉玑子已经挨不住疲乏,可他不能停下,这里不是终点。强撑着身子继续迈步,每一步犹如千钧之重压得他抬不起脚,可面上依旧不露半分狼狈之色,只有额间冒出的细密汗珠才暴露了他此刻的逞强。

什么,你说逞强?这话若是被京城里的那些官爷听了去少不得要嘲笑一番。那可是最得宠的权臣玉玑子啊,最会见风使舵的玉玑子啊,最是将帝王心拿捏手中的二国师啊,怎么会逞强?

这条路像是时光的隧道,每走一步,便褪去玉玑子身上一份沉重,越接近那个地方,他的身心便越发轻松,整个人轻的像是快飞起来一般,真的,如果能飞就好了,这样,是不是就能飞到那人身边呢?

远远的望见被雪埋了半截的石碑,玉玑子步履都轻快了不少,像是回到了少年时代,那是他人生里最自在的时光,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最深的一道疤。

林间呼啸而过的风卷起坟前的枯枝落叶,玉玑子并不在意地坐了下来,将手里提着的灯笼放在一旁,他开始拂去石碑上厚厚一层积雪。

雪很冷,刺骨的冷,双腿跪坐在雪地里,膝盖传来的不适叫人无法忽视。玉玑子脸色白的吓人,他却仍咬牙坚持,冻得通红的指尖在凝固的雪块上拨弄,一点点露出石碑上原本刻的字——家师莫非云之墓。

熟悉的三个字映入眼帘,玉玑子突然就笑了。他本就生的俊美不凡,平日里冷着一张脸,端的是天山雪莲不入凡尘,而此刻的笑,是真心实意的,带着点眷恋,眉眼舒展,眉间一颗朱砂像是雪地里的一抹血,红的惊心动魄。

将额头抵在冰冷的石碑上,粗粝的石粒摩擦着他光洁的额头,浑身冻得没有一丝知觉,身上只有冷,可他心里却火热的不行,像是有什么东西连同他整个人都烧毁殆尽,在莫非云坟前。

不知呆坐了多久,玉玑子又陷入了回忆,他年年来祭奠莫非云,年复一年的,靠着这丁点儿回忆,挨过下一个年头。



玉玑子小时候家里管得严,父母亲什么也不让他做,只叫他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才能光耀门楣。玉玑子祖上出过几个言官,皆是官场一股清流,却不为俗世所容。直至玉玑子爷爷那一辈受人迫害几经辗转才来到这么个山高皇帝远的小镇。是心有不甘的,想他爷爷那辈在京城可是顶有名的,走在街上谁不多瞧一眼,“哎,这可是大清官的儿子”,可轮到他爹则是夹起尾巴被赶到这么个地方,能咽下这口气?所以在玉玑子爹娘的教导下,考取功名成了头等大事。

玉玑子被送至莫非云那里时不过七岁。从七岁到十七岁,从一个刚启蒙的孩童到名满天下的状元郎,这十年,莫非云的存在却不为人所知。

是什么时候对莫非云有异样的心思呢?玉玑子不知。他只知道那人幼小的他圈在怀里,握住她提笔写字的手温温软软,那个怀抱也是这么的温柔,如同那人眉宇间的温柔,让他不由得沉溺其中。

有时是焚香抚琴,两人端坐对面,隔着袅袅香烟,莫非云低垂眉眼的模样是玉玑子这辈子也难忘的画面。素白修长的手指分明是在拨弄琴弦,可玉玑子不知为何自己的心也跟着乱了,泛起层层涟漪,一圈圈荡开,心绪难平。

“师父呀……”玉玑子低低叹了口气,视线落在了高高的枝桠上。

那一年的冬天没有这么冷,没有这么难熬。也是这般的雪景,他和莫非云搬了张木桌放在院里,就在那株桃花树下,温一壶酒,天南地北说着闲话。

“玉……”莫非云唤了他一声,却不看他,转动着手中的酒杯,沉默着。

玉玑子也沉默着,隔着桃树分出的枝干,从缝隙中得见莫非云紧绷的下巴,淡色的薄唇,英挺的鼻梁,还有那双总是温柔注视着自己的眼眸。犹如雾里看花般不真切,玉玑子上身缓缓地压了过去,莫非云似有所觉,也不抬头,只是斜斜地瞥了他一眼。只一眼,玉玑子就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那大概是莫非云这辈子做过最为妩媚的动作了,也不知是有心无心,当时只想这么做,于是便这么做了。

“玉……”莫非云又开口唤了他一声,“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以后?玉玑子皱皱眉,自然是考取功名为国为民了。

“是这样吗?”莫非云语气淡淡,玉玑子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他脸上看见一闪而逝的失望神色。

“自然。”可惜父母的耳提命面太根深蒂固,玉玑子不疑有他,“师父你是知道的,我祖上为奸人所害,一家老小不得不沦落自此,男儿丈夫自当担起重任,重振门楣!”

“三百岁攀爬,故四代繁华。”玉玑子一饮杯中酒,少年人的豪情壮志在此刻全被点燃,“师父,我从未想过蒙祖上阴德。”

我自当是三百岁,四代繁华我不知,我只想,带你看尽这繁华天下。

“呵,那就祝你,”莫非云转动酒杯的手一顿,亦仰头将酒一饮而尽,“金榜题名吧。”

莫非云当真是一语成谶,来年春闱玉玑子中了,即将启程去往西陵准备秋试。莫非云沉默着替玉玑子收拾行李,彼时玉玑子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全然忽略了莫非云周身的寂寥。

莫非云将玉玑子送至村外,玉玑子突然有些害怕。外面的天地那么宽广,他不是没有信心去闯一闯,他只是怕等他回来时,站在莫非云身边的人不再有他。

“莫非云师父……”

玉玑子拽住莫非云的手,十七岁的少年难得的脸红,支支吾吾好半天才许下句承诺,遮遮掩掩,也不知是否莫非云明了其中含义:“莫非云师父,你等我回来。”

莫非云莞尔一笑,反手握住玉玑子:“好。”



夜越来越深,玉玑子带来的灯笼早已被细雪熄灭,万籁俱静的山林唯有雪落的声音,簌簌萧萧。

玉玑子是半梦半醒间被落雪惊醒,鼻尖冰凉濡湿,伸手一摸,原是碎雪。

又梦见了那一年春天。自己放了手,本以为只是一时的分离,却不料成永别。

“咳咳……咳咳……”大半夜宿在雪地里,玉玑子本就不好的身子更经不住刺骨的寒意,新病旧疾一同发作,他却还笑得出来。

恍惚间似有人冰凉的指尖抚上他的额头,熟悉的触感,就连做梦都在怀恋。

“莫非云师父……”玉玑子喃喃道。

是气他不珍惜自个儿身体,却又怜惜他此刻的脆弱,那么倔强的一个孩子,心比天高,如今却躺在自己坟前,哀哀切切说着些胡话,半是无奈半是宠溺,指尖轻点他眉间那抹殷红:“你呀。”

悉悉索索的雪又下来了起来,悄无声息的,消融在这茫茫苍白中。坟前相依的身影被细雪覆了一层又一层,就像有些伤口,为了止疼,只能麻木地缠上一圈圈绷带,这样就不会再被揭开,露出底下的血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58

活跃

559

人气

65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73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7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似乎得了一种病,只要有的app都想往上搬文……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352

活跃

8664

人气

13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46
发表于 2016-10-28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玉莫我就滚进来了

118

活跃

29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6
发表于 2016-11-7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玉莫一生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