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05|回复: 19

[小说美文] 【腐向完结】【彭咸】凡心大动【大家圣诞快乐!!】

[复制链接]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6-12-25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6-12-25 14:52 编辑

好了结果最后还是割肉喂自己,哭瞎

脑洞起因传送门:http://tx3.netease.com/thread-5016404-1-1.html

于是历时这么多天断断续续,片段灭文法什么的,终于搞出来了!!!
作者有毒,慎入慎入


大家圣诞节快乐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跃 +10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香格里拉-七七君 + 10 + 10 这么快就有肉吃了……爱嘿嘿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西方风格来说,这个故事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公主巫彭以咏叹的形式对国王巫咸讴歌道:哦,师兄,我爱你如爱饭菜里的盐。
按照西方风格进行到底应该是国王怒摔玉玺把公主赶出城堡,之后公主披荆斩棘干掉无数恶魔最后嫁给了王子。
不过毕竟这不是西方童话,而是一出中华神话。
所以故事接下来应该是这么写的。
巫咸看了他师弟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你不是都辟谷了吗?”


——好几句话简介





有句古话叫做一粉顶十黑。
很明显本文作者就属于这样的人。





众所周知巫彭长得很美。
不管是一开始流落西海一身风尘和伤痕的灰姑娘遇到王子的范,
或者穿成普通散仙的样子混迹西海市井cos温润如玉的年少医仙,
又或是穿得里三层外三层最外十八层的纱肩披散在地坐在承天之阁里逼格极高地优雅抚琴,额前银发自然垂落胸口——
简而言之,扮什么,像什么。
入戏到让人反应过来那是十巫之二巫彭大人的cosplay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这天巫彭趴在阁里午睡。
睡相不怎么文雅,他侧着头枕着一臂,里三层外三层最外十八层的纱肩围在肩膀上,隐约露出下面黑色领口松散的里衣,完全不庄重地露出那么欲盖弥彰的半截锁骨。
梦里大约是当年流离于凡间所见的软红千丈,鸦羽般眼睫轻颤,如玉脸颊还泛着点微红。
“巫彭师兄,巫咸大人说——”
得到灵山传话的巫礼一边推门进来一边说话一边定睛看清里面的情况之后就没下文了。
守门的暮齐亲眼见到十巫之七巫礼大人捂着鼻血出去了。
然后撞到了闻声赶来的十巫之九巫谢大人。
巫谢大人见状毫不留情地嘲笑之,自己推门进去。
然后暮齐又看到了捂脸出来的十巫之九巫谢大人。


“……该怎么形容,师兄他就像——”
“狐狸精。”巫谢简洁地接上。
紧接着两个人就看到一件里三层外三层最外十八层的纱肩从他们旁边飘过去,同时一句话飘过来:“此言差矣,这个词要按凡间理解实在有失公允。不过西海狐仙,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佳人。”
???
两个人反应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来。
妈的自恋。


后来这两只被大狐狸欺压的小可怜到处找人树洞,那些不雅观的内容终于落到了十巫之三主司刑罚的正直的巫盼耳朵里。
巫盼就去找老大巫咸吐槽,陈述事情经过,又说小师弟小师妹们思想觉悟不高还是不够庄重blablabla。
十巫之首巫咸大人听了以后沉思许久,最后认真地看着巫盼说了一句话:
“我思考了一下我于西海所见狐精,相教之下诚然还是师弟更胜一筹。”


……
巫盼一脸不知是“你有毒”还是猝不及防被喂狗粮的表情盯着巫咸半天,最后沉默是金地飘了出去。
巫咸也很是面无表情的无辜,直到巫盼飘远,他其实都没领悟到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巫罗是最后一个加入十巫天团的人,遇到排位靠前的前辈们总是有些懵懂。
话说十巫们武器都很有特色,正常一点有用剑用戟的,奇葩一点有用印用画的,最屌最后连瓶瓶罐罐花花草草都搬将上来了。
这里有些是弟子自行选的,有些是西王母根据其品性而定。比如当年巫彭,就是西王母丢给他一张琴,意在要其浸淫音乐修身养性。
结果多才多艺的巫彭拿过琴来当天就在昆仑绝顶上给他师兄弹了一首《蛙精狂欢夜》(by大荒皇族)。
当时最后结果不可考,两个当事人都对此事讳莫如深,大家只知后来巫彭神艺初成,在巫咸的梅园子里奏响一曲原创的《思旧赋》后,他师兄感动不已,三月不知……清气味。
彼时,轮到巫罗选武器,九巫七嘴八舌,楼差点一路歪到东海八卦去,总算巫姑跳出来大声问了一句小罗你擅长什么。巫罗听了低下头来,精致的脸上露出羞涩腼腆的笑意,还没说话就晕生两颊,这般酝酿许久,这才不好意思地说:“我……会吹箫。”
静默之后是大家赞赏的呼声。
伴随着一声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喷水声。
巫咸见这边形势已定,偏头看了看旁边从刚刚就一口水呛到懵逼的某只:“师弟,你怎么了?”
“……没事。”
“巫罗所言有何可笑?”
“……并没有。”
“那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有话但说无妨。”
“……真没有!”
“此事稍后与你分辩。”
作为唯一一个在凡尘里长大的巫(wū)神,巫彭很委屈。







巫彭跑路了。
迎新会一结束就风风火火地飘回家里,临走前连行李都没收拾,连交代也不交代就把承天之阁丢给了小可怜一号巫礼同学,轻车熟路地cos成小医仙一溜烟出了开明东。
小可怜一号巫礼同学举着画站在阁前挥泪目送那一路烟尘,下面碧溪之潭的小可怜二号巫谢同学顺着那阵风望过去,喃喃地吐槽了一句:“这小日子过的,才分开就换身衣服继续约约约去了。”
旁边扫洒的姑娘停了扫帚偏头问了一句:“大人您在说谁?”
“……小孩子不要管。”
“哦。”


后面巫咸过来叫人的时候,就只见到一只抱着看起来很眼熟的琴的家伙过来冲他嘿嘿干笑。
他从巫礼脸上读到了六个大字(不含标点):
“我们老大跑辣!”
巫咸忍了忍,忍住了,瞪了巫礼一眼,又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挥手又让他回去了。


讲道理,巫咸一向宽宏,虽然有点不太容易get得到笑点,但一般也get不到什么爆点。
比如他这时候想的就是,算了,难说师弟有事从急,总当体谅。
(ps:
这也是为啥巫彭表示决定跟巫咸手拉手一起共建西海美好家园的时候,收到他之后的第一个巫神,一定是要拿来当西海警察局局长的原因。
世界总应当有规则,
巫咸性格宽厚,凡事不计较,让他来定规矩还不如不定。
啥你说巫彭?三天之内不把西海掀个儿他这神仙就不算蓬岐修出来的。
——所以最后才有了跟巫咸相比另一种意义上的面无表情的巫盼姑娘。
ps结束。)
所以巫咸大概也应该不太想知道,
与此同时,他师弟正在南边的沐月泉玩得很是开心。


要知道巫彭本来就是个野性子,万万不能像他师兄那上古宅男一样在灵山一宅就是几千年。三天不出门,他就觉得自己要生蘑菇。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中之重的问题还是——
那句“此事稍后与你分辩”。


看在元君的份上。
他可不想被师兄报警叫巫盼拎走成为弱水之牢里关的第一个巫神。
石头是个好东西,
他不希望砸到任何人,
包括自己的脚。


……
……虽然要是想象一下报警的师兄当时的表情……
…………可能也挺有意思的。







巫彭这一去就是好多年。
反正神祇的生命长得很,一晃千百年都不是事,何况这一去叫他发现了山外静好,生灵争艳。
当日他出海寻仙,一路迷路到西海,抱着巫咸的大腿修成了神仙,千年清修之中,除了元君,便只有师兄与他终日相对。
他亦时常外出行医,却从未有过这样的随心所欲,也正是这样他才发现,这西海之中脆弱却倔强的生灵,是何其令他流连忘返。
不曾历过世间污浊,很难理解不染纤尘的纯真的美。
就如他漂到西海时就一眼认定了巫咸,是一样的。


可光阴流转毕竟还是死的,离开的时间并不会因漫长的寿命而缩短。
回来后巫彭第一件事就是去常阳宫给他师兄请安,果不其然挨了劈头盖脸一顿训。
不过时间长还是有好处的。
师兄看来很明显已经忘了吹箫的事。
相比之下,挨训完全不算毛病。巫彭情商高,做坏事回来知道带礼物,他以无比纯熟的撒娇耍赖功底让巫咸忘了责备而去收下了凤凰花种子,又以相当专业的卖萌技术让巫咸认为接过来种在他一片雪地的高逼格梅园里也是一件没什么毛病的事。
全程下来,巫彭的表情只能用一个皮卡皮卡的井六二八来形容。


种下来的时候巫咸才发现明明全是毛病。
不过后悔也晚了。
他太了解这个师弟了。
这是当年在昆仑后山上,他亲身体验过了什么叫撒娇耍赖扯袖子抱大腿一言不合坐地就哭并且还搭上了一只活生生的凤凰之后,经过长达几个月痛定思痛总结下来的经验教训。
这种木已成舟的时候再拒绝巫彭,他只会收到满地打滚的巫彭x1。


巫咸对这招极度无解,他也说不上自己是被巫彭萌到了还是雷到了,很久以前他曾经就这道超纲题去虚心请教这位师弟,人家满面春风地一弹琴弦,笑盈盈回过来一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师兄也可以满地打滚堵回来的。”
巫彭以不要脸应万变惯了,没想过一个甚至不知人应该要脸更不知道什么才叫不要脸的人会这么回问他:“你认真的?”
天不怕地不怕的巫彭难得卡了一下。
然后忽然很庆幸巫咸大概不是认真的。







全西海没有几个人知道,就在巫咸前面那段回忆的当天,
后来半下午的时候,巫咸接到了玉山那边的传讯,道是十万火急,速来圣殿。


巫咸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知道打从他跟着元君开始到现在,他从没见过元君因为什么事急成这样。


一定出大事了。
难道——
难道是清气要耗尽了?帝俊要攻打西海了?帝江踢开他哥当上东海神皇了?巫彭又找到新的cosplay角色了??
巫咸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跳过一个比一个恐怖的猜想,简直要冷冷地倒抽一口气过去,他咬牙脚下不停,一路飘向圣殿。
到了殿里只看到西王母安安稳稳地坐在座上,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
看到他的一瞬,她脸色微微好转,如水眼眸中有光华流转,仍有一分的惊魂未定。


“……巫咸。”
“我在,元君何事惊惶如此…?”千万别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是连元君都被吓成这样了到底是什么事啊!
“我做了一个噩梦……”
“梦境虚幻,多与现实相悖,元君还请宽心。”……哦,只是梦而已。
“可是那个梦太可怕了……”
“敢问元君梦到了什么?”听起来可能是很了不得的事……
“我梦到了你。”
“……?”
“巫咸,我梦到了你……竟然在面无表情地满地打滚。”
“……”
“真的好可怕…… 我不知你究竟遭遇了什么,竟会做出这般举止,越想越觉得害怕,惊醒过来,忙把你叫了过来……”
“…………”
“见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
“巫咸,你还好吗?”
“……好。”
“有何心事,或是压力负担,莫要太藏在心里。有我,还有你的那些师弟们。”
“……是。”
“所以,莫要勉强自己。”
“……烦元君挂念,巫咸铭感于心。巫咸无事。”
“嗯,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元君还有其他吩咐?”
“没有,只是想看看你……去吧。”
“……巫咸告退。”







很长一段时间里,巫咸都没法直视那个顶着禁止拍打喂食的标签在那恶意卖萌的罪魁祸首巫小彭。


后来渐渐地,巫彭褪去他身为蓬岐的凡尘俗骨,而愈发出落得像个和巫咸一样不染纤尘的巫者。巫咸有时明知道那副逼格下真实样子是副什么德性,可说不欣慰也是假的。
就如巫彭给他弹奏《思旧赋》的那天。
那日新雪初霁,梅园之中,那人席地而坐,白纱衣摆恣意陈于雪地,黑色古琴放于腿上。未几,十指动,双目微合,音符组成的旋律渐渐飘散入空气时,那人银白的发丝垂落在胸前,日光透过他长长眼睫在他面上投下阴影,琴声中他神情沉静而陶然。
巫咸虽然对曲调中透露出的近乎执拗般的执着有些在意,可目睹此情此景,心里更多的还是欣慰啊欣慰满足啊满足。
该怎么形容。
颇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时间长了,偶尔跟他卖个萌,还很有新鲜感。
这么着,就被哄着收下了花种。


“……全是套路。”
巫咸面无表情地种下种子后,面无表情地说。
身后的某人不搭话,只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凤凰花长起来,巫彭却又跑了。
这人三天一小跑,五天一大跑,巫咸都习惯了。
这一次陪他一起种花,难得留得久些,两人相处的时间快比之前几个月都长。可新鲜劲儿一过,人就又没了影子。
巫咸每天履行责任般来梅园,面无表情地给凤凰花浇水照料,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小小种子渐渐抽枝发芽,面无表情地想起某次在昆仑顶抓到cos医仙的某只时,那家伙说过的话。
那人说,他喜欢西海,因为身处其中,即使是不能言语的草木,他也能感受到它们发自内心的宁静与喜悦。
可是,那人生长的地方,不一样。
……他其实就又想问一句,
“那你们那儿也时兴在白梅园里种大红花?”
当然,没问。
不用问也猜得到那人的回答。
然后巫咸就更加面无表情地凝视着那株凤凰花。


结果,就这样,巫彭走的第三天,巫咸发现凤凰花不肯长了。
第五天,还是不长。
第七天,隐约有点缩回去的趋势。
巫咸有点不太好了,本能的责任心让他觉得,虽然做甩手掌柜的是巫彭,可他如果七天就把人家送来给自己的礼物养死了,有点对不起人家。
可问题是,
他并不知道问题在哪。


思来想去,他去找了最喜欢花儿的十巫之六巫姑。
巫姑来了,捏着她手里的花枝用极挑剔的眼光看了看梅园,点点头,没说话。
接着看了看地上那枝正在试图缩回去的凤凰花苗苗,忍了忍,没吐槽。
只是她也看不出问题。
只好问巫咸:“师兄你对它做了什么?”
巫咸表示无辜,我啥都没干,就是天天来看看它。
“你怎么看的?演示一下。”
巫咸觉得莫非有门,遂一丝不苟严丝合缝按着平时状态照做了。


结论得出的很快。
“哦,它被你吓着了。”
“……?”
“你那副表情我看着都害怕。”
“……”
“对,就是现在这样,刚才你来找我也是这幅表情。看了就觉得八成没好事!”
“……”
“好啦就这样,云华还在等我回去找她呢。——巫咸大师兄,养花是用来陶冶内心的,拜托以后温柔一点,好吗?”
巫姑用一脸“学医治不好你病”的表情看着他。
“……哦。”
想了想,他还得接上一句:“多谢。”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巫咸这种表情包极度匮乏、甚至连颜文字都只会:)这一种的人,要他对巫姑的话从善如流,有难度。
所以他选了一个更为明智的做法。
不必要的时候,不盯着看就是了。
这很符合巫咸的思考回路,所谓不了解就不深究,这点在他对巫彭的事上提体现得淋漓尽致。唯一一次想刨根究底,还被那人跑出去好几年赖掉了。
倒是这次跑掉之前,巫彭少见的先来找过他,问了他一句:“师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轩辕乡吃凤凰蛋?”
巫咸义正言辞地回了他一个字:“不。”


(这样看来,巫姑的话,其实并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在第二天巫咸发现巫彭自己跑了之后,
他看到凤凰花苗苗就会想起巫彭。
想起巫彭,就来气。)


这样,巫咸的日常就又变得单一起来,每天不是灵山就是玉山。
有天在圣殿,西王母站在殿门口眺望整个瑰丽的西海,巫咸安静地站在她的身边。寂静之时,西王母忽然偏了偏头:“有心事?”
巫咸一愣:“元君此话何来?”
西王母微微一笑:“巫彭呢?最近不见他在,还有些寂寞。”
巫咸答道:“许是又去山外行医了。”
西王母微笑不语。
后来巫咸琢磨着元君这两句话,又想起之前的紧急召见。
忽然有一种细思恐极的感觉。


那天出了圣殿,在花树下,他们碰到了巫罗。
十巫之末和所有最初开始修炼的人有着一样的心急,空有一腔的热忱,却始终不得要领,最后还是巫咸上去帮了忙。
他们当时的对话如下:
“啊……我弄疼你了吗?别怕别怕。”
“……”
“巫咸大人!”
“你太急躁了,小罗。来,跟我一起……”
“……”
“……”
……远方西王母对这边兄友弟恭的和谐场景露出温柔的微笑。


巫罗后来告诉巫咸,他们救治的那只鸟,叫做比翼鸟。
他曾听凡间来的人说过,在凡间,比翼鸟一向是用来喻恩爱夫妻,或是深情挚友。
那只鸟儿所以会受伤,大概就是它在飞翔的时候,不小心与自己的伴侣失了方向吧。


这世上最真挚并非风华绝世独一无二,
而是同舟共济,不可或缺。







渐渐时日过去,梅园中的凤凰花长开了,绿叶上结出第一批红绒绒的花朵。
巫彭还是没回来。
巫咸也不太明白,这西海到底有哪里这样好,值得那人百般流连牵挂,终日不知其期。
望着那已初成形的凤凰花树,巫咸莫名觉得有点不甘心,学着记忆里那人拈花而笑的样子,上去嗅了嗅一朵红花。
结果是十巫之首巫咸大人打了一个大喷嚏。
后来终于回来的巫彭从巫咸嘴里套出来这件事笑得直打跌:“师兄会打喷嚏说明师弟我在想着师兄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要是不加那么多哈哈哈我大概还会更信你一点。”


回来的巫彭明显心情很好。
在常阳宫这边一待连待了好些天,跟着巫咸侍弄侍弄梅花,逗逗仙鹤灵鸟,拉着他师兄去下下棋。
话说巫咸下棋没赢过巫彭,从来没有。
就算巫彭放水,巫咸也能以更大的破绽气得巫彭一路攻过去最后再次输掉。
因为巫咸下棋,只会跟着巫彭的节奏走。
敌进我退,敌退我还退,敌盘我求和。
“你赢了。”
相信我,每次下完棋心里有上面这句感想的人,是巫彭。


巫彭本来以为,这样一直赢下去,师兄会生气。
然而并没有。
每次拉巫咸下棋,对方都毫不气馁认真迎战,对对弈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与兴趣,最后再一本正经地输掉。
顺理成章到让巫彭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少看了一集的错觉。
不过,每次看到师兄输掉棋局,
那人一边懊恼着自己棋力不济,一面把棋子一粒粒捡回棋奁试图对惨败战局毁尸灭迹的时候,
他都会觉得,他这个表情包急需扩容的师兄,有那么点可爱。


彼时又是一局迅速结束,惨败的巫咸在收拾残局,巫彭笑着瞄了一眼种在亭子外面亭亭玉立的凤凰花树。
他是真的开心。
他其实本以为,这次回来的时候,会看到那凤凰花已经被连叶带根铲掉了来着。
专注于棋盘上的巫咸不经意抬眼,看到巫彭的神情,和那人眼里纯白天地中唯一艳红的花。
当初他是真的不懂,师弟那句“合宜”到底是从何而来。
现在他忽然觉得,大抵是有些懂了的。







后来,他望着繁茂葳蕤的凤凰花树。
原来一点情种,足可参天。






十一
“既为天弃,何不逆天。”
巫咸静静地站在昆仑绝顶,他深色的眸中有涛生云灭,清风霁雪,群山与云雾中,一道彩虹蹁跹。
帝俊不仁,弃手足于不顾,置妻儿于未闻。又定绝地天通,隐藏九天登神大典,阻凡人修仙之途。
有规矩,而成方圆。神为凡人天,帝俊为东海天,
他与元君,就是西海的天。


可是太荒谬了。
既而为天,又怎可能置天下于不顾呢?


背后忽传来琴声泠泠。
他认得这音色,下意识转过头,银发似雪,白衣成雪,容颜胜雪,那人席地而坐,轻抚他墨色琴弦。
巫咸发现,自己已习惯了这人一向的去留随兴,因为无论他去多远,都一定会回来的。
而这人每次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也总是要带给他从不重样的意外。
这次也一样。
这人几千年来总想方设法把他拖出灵山,同自己一起看遍山外大好天地。可他从没应过。
何须如此?游历山外的新奇莫测,惟睹这一人足矣。
十巫之首巫咸大人没察觉,他一向面无表情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来。
笑意融雪。


琴弦上的指尖一挑,那人冲他抬眸一笑。
四目相对。
不待巫咸开口,对方微微吸气,接着引吭高歌: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
巫咸手指抖了抖,忍住了一道传送符咒送这货去跟金乌聊天的冲动。


“师弟。”
“嗯。”
“回来了?”
“嗯。”
“我听巫礼他们说过了。”
“嗯?”
“师弟果然是个自恋狂。”
“……???”






十二
师兄学坏了。
蹲回承天之阁的巫彭抱着琴痛定思痛。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调戏不到人,也不是调戏了人对方也完全没察觉,
而是调戏的人不仅不知道自己被调戏了,还无知无觉地反调戏了回来。


屋外面巫礼跟巫谢指着里面毛都耷拉下来的大狐狸窃窃私语。
接着发展到巫礼咬定师兄被欺负了,巫谢以放眼我大西海谁能让那货吃瘪为论点据理力争,
两人越吵声音越大,
直到屋里传来弹琴声。


得,又到了刷逼格的时间。巫谢以眼神示意巫礼一眼,两人刚要走,
我觉得这曲子有点耳熟。巫礼望巫谢。
巫谢停步,听了听,附议点头。
再听一阵,
两人惊恐地对望一眼,四散奔逃。


承天之阁今天的bgm是《凤求凰》。
到底有没有给该听到的人听到,已经不可考,
反正是把不相干的两只吓得鸡犬不宁。
后来并不意外地,又闹到了巫盼那里。
巫盼听完只问了一句:“为何不是《上邪》?”
……
你还点上歌了!






十三
昆仑绝顶,巫彭枕着双手躺在雪地上,眯着双眼睛懒洋洋地看着清朗的天空。
“他们说得不对,师弟你明明更像只猫。”
巫咸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巫彭稍稍侧过头,看着那人沉稳平静的侧脸,笑意便止不住。
他忽然想真的像只猫一样上去蹭一蹭。
忍住了。
只是笑得更开心。
巫咸瞥他一眼。
“笑什么?”
巫彭笑着合上眼睛。
“我在想,之前和师兄说过,我本是想拜你为师的那件事。”
“如何?你当时好像提到……辈分?”
巫彭半寐般点了点头。
“现在想想……真的是,万幸你我不是师徒。”
巫咸不明所以地看他一眼,看着那人安详如画的容颜,终是没有追问下去。


慢慢的,巫彭没再发出什么声响。
巫咸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他想着梅园中被他烧掉的那卷竹简,
他不知道巫彭的意识已流落在梦乡。


巫彭的梦里,有氏族,有死去的母亲,有飘摇的孤舟,有西海的每一片土地与草木,有元君,有师弟师妹们,有巫咸,巫咸,还有巫咸。
他记着巫咸对他说,人力有穷,唯尽心而已。
他却不记得,他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巫咸说出,既为天弃,何不逆天。
而被他记在梦境中的那人,一颗心澄净剔透一如梦外那人本尊,
干净得留不下一丁点印记,这本身就是一种无情。


梦外,巫咸偏过头,
想要说什么,看到那人的睡颜,微微一怔,
最后只露出一丝笑来。






十四
一连几日,占卜的结果都隐含灾厄的意象,可若再求详细,总是不得其果。
最后还是西王母亲自到来,劝阻下了巫咸执着的卜算。
他们相伴走到山顶,说着琐碎的事,
最终仍说到西海的未来。


对于这位西海的主人来说,其实守护者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片乐土可以更长久一些。
那时她对他说,我还记得当年常曦离开时你说的那些话。天劫将至,西海仍令她放心不下,她认真望向巫咸,希望他顾全大局。
他摇了摇头,说当初的话,他已都忘却了。


那日,是元君的寿诞。
手执着花束和师弟师妹们候在一边的巫彭,听到那句话时,莫名地一笑。
可是师兄,那些年少轻狂的戏言。
我都不曾忘记……你又怎么可能,会忘了呢?






十五
梅园深处,他安静立于亭中。
身后有轻纱拂过碎雪的声音,他微微恍神,已知来人是谁。
巫彭走到他身边,偏头看了看他手中的龟甲,敛眸沉默一瞬。
“天劫,将到了?”
沉默已是此时最好的回答。
黑色的袖口下,那人托住手中黑色的琴的手指在渐渐攥紧。
复又一丝一扣地放松开来。
他抬眸,望向巫咸的眼睛。
“我尚有一计,师兄可愿一听否?”










尾声
五百年相濡以沫,五百年患难扶持,
常阳宫一场惊变,一切成空。
空荡的宫殿记不下五百年里究竟重复了多少声信任,
昆仑山上无数个角落,却还都铭刻着数千年累下喧笑的字句。


那人说,人力有穷,唯尽心而已,
可告诉他这句话的不是人,
是巫神。


被记取千年的信念是一句谎言,那人漠然看他一步步走向歧途,却从来没人告诉过他,
人力固然有穷,
而神,亦是没有心的。


可他终究是错得彻头彻尾。
千万年执着的信念最终都会是虚伪,
他又凭什么认为,自己一意孤行以身饲这场迷途的梦,神魂消散于山海,那人就不会痛呢?




最后的最后,五百年的那一场终局。
西海的障壁一丝丝消散,阳光温柔,无论凡间或是神界,都沐浴在那暖光之中。
看不尽的苍穹山野,河流川泽,细雨似梦,江山朦胧。
“原来还是我错,你最后一个陷阱,是在这里。”
清风盈盈,隐隐有荧光点点,一如谁人温柔笑意。
“师兄……承让。”






你说这西海浮华一盏千秋梦,
不过是凡心一动与君同。


fin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1


几个挂了的小可怜的执念组成的苦逼副本,
瑶碧梦境。
前面四位到的彼此都还算淡定,巫姑跟巫谢看了看巫罗,俩人再对视一眼,挽着胳膊去里面看风景去了。
巫罗抱着膝盖幽怨地蹲在一边。
巫咸看也没看这三个人,刚进了副本就一路向里走到黑,人不见了。
结果等巫彭甫一飘进来,才试图往里走就遭到了守在门口的巫罗的极力阻拦,巫彭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已经打将起来了。
这边你乱弹我蝶蛊你弹琴我吹箫地打得跟奏乐似的,
旁边逛风景的巫姑和巫谢磕着瓜子回来了,并排坐在一边看戏。


那边的打架bgm已经从《化蝶飞》演变成了《最炫民族风》。
俩人终于打累了,各自退一步。
巫罗想了想不对,又上前逼过去一步,拿箫指着巫彭,怒道:“不许你进来,这梦境不欢迎你!”
巫彭抬头望了望天上飘过去的黄名的梦境守护。
巫罗更生气了:“叛徒!巫咸大人不会想看见你的!”
巫彭:“……哦,我知道啊。”
“他明显还在生你的气!”
巫彭的眼睛蹭地就亮了。
“你说什么?”
“我说巫咸大人正气你气得不行,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巫彭二话不说就往里走。
“喂你听不懂话吗——”
“你懂什么!他现在还在生我气说明我还有戏啊!”
“什么……你给我站住!”
“你看他这么容易就原谅你了,你没有前途了,让开。”
“??!!”


……这是一个试图打击情敌却给了情敌满满的信心的悲伤的故事。






番外2


之前西海平静的外表下其实很不平静。
碧溪之潭主人十巫之九得理从来不饶人的巫谢姑娘自从吵架输给巫彭之后,力挺她家大狐狸,坚决支持巫彭总攻。
西海监狱弱水之牢主人巫盼姑娘则正直严肃地挺定了十巫之首,作为十巫中相对的元老级,她站咸彭,并且不可拆不可逆。
知道这个消息的巫谢就炸了,当即与西海警察局局长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地下斗争。
隔壁圈子的巫姑表示很淡定,她口味比较独特,巫姑控正太,她萌罗all,隔壁加油掐,不关她事,是吧云华奆奆。
姬友云华掩口一笑。
云华姑娘是杂食,不过如果问她主萌的话,是all彭。
颜值是真理对不对?


于是,由于四个人的站位各自不同程度都踩到了其他人的雷点,
所以生命不息,掐架不止。
巫姑和云华之所以还能做姬友,
主要是因为,
她们至少还能共同站到罗彭这一对。


这些事自然瞒不过当事人——不包括凡事完全不计较的巫咸大人。
巫彭知道了以后第一反应是要跟巫盼打一架。
紧接着他发现有了更大的敌人。
——所以他撺掇了他师兄跟他一起把云华给封了这就是后话了。


巫罗知道自己被人跟情敌巫彭搞在了一起,气得差点把箫给撅了。
在他还没黑化之前,他就惦记着要怼了巫姑。
后来一路发展,巫彭不断崭露头角,
眼看着巫谢就要取得这场cp战的胜利的时候,
她也被巫罗怼了。


巫罗:有病啊花痴成这样花痴的对象还他妈是我情敌!
巫罗:……你特么是不是还萌彭罗了?!
……
……


其实讲道理,在外面的时候,巫谢最大的敌人是巫盼。
巫姑她们毕竟属于隔壁圈,隔圈如隔山。
结果作为不巧牺牲的五人之二,巫谢和巫姑,不幸地被关进了同一个副本里。


两个争cp的男人,
和一对掐cp的女人。
今天的瑶碧梦境,也是格外的热闹呢……






番外3


西王母是个深明大义的神明。
她心中有宏愿,又自知上有天劫,自己无法一世护佑梦想,故施法点化了自己的玉印化出巫咸,培养其成为自己的继承人。
看着自己的儿子般的巫咸渐渐如自己期待般纯洁而无争地成长着,西王母心中也十分温暖。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巫咸领着一个长得十分好看的男人回来见她。


西王母最开始是很高兴的,
儿子大了,你自己挑中的媳妇儿,我自然是支持的。
可是渐渐观察下去,才发现好像不对。
似乎,
自己的站位,
好像出了那么点问题……


毕竟是天地间最初的几位主神之一,西王母手腕还是有的。
她赶在自己cp被逆之前,打开了作弊器,
调高了巫咸的法防。
所以,不管是此时的巫彭,还是后来的巫罗,
战斗力都强到爆表,
可惜,在巫咸面前,完全不破防。
围观了全程的姬友云华钦佩地竖起了大拇指。


本以为一切就此安好,
西王母万万没想到,巫咸竟然带了十巫一起关她小黑屋。
后来在石化的时候,知道这事是巫彭撺掇的。
西王母惊呆了。
她觉得等自己出来的时候,可能彭咸就已经是西海第一模范夫夫典型了。


幸好,事情并没有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
西王母从来没像这时候一样庆幸自己用石头玉印点化巫咸的设定。


至于……
——至于瑶碧梦境什么的,她就,实在管不了了。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779

活跃

537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02
发表于 2016-12-25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是势力猪写的·不顶会被拿伞花式爆菊·所以我还是来顶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么么哒!

查看全部评分

259238026
http://bang.tx3.163.com/bang/role/1_78834(目前养老)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审核等的好蛋疼。。先来BB一下感想吧

本来是想全程欢脱的,比如写成十巫相声团的日常【???】
但是如果按照剧情走下去,这俩本来就是对虐梗……
互相不通心意什么的,关于理想的差异什么的
想把这些纠结深八一下吧,又觉得对不起前面那么清奇的画风【你滚】
然后虐狗的地方。。。。。玛德剧情里狗粮已经撒的够多了我不想再来一次!!!!【】
所以最后就这样啦

主线里悲剧就悲剧吧,前面的回忆和后面的梦境副本里欢脱就足够了!

【一本正经的脑内过,
他俩的h第一次应该在那500年里
那段时间他们感情升温得越快,结局双杀的时候才会越痛苦= =
不过经过了双杀,才能真正明白彼此的心意
61本就是他俩的he了,没错!!!】

【正经的彭彭没有以前萌了!!!
彭彭:……失算了,我以为你不吃这一套的!!

开玩笑!你师兄明显比较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好吗!
(看了看蓬岐,看了看雪貂)
(巫真:???)】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粉红过境 + 5 么么哒=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1143

活跃

1200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

神马都是福

发表于 2016-12-25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快!乐!!!!!!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74

活跃

1463

人气

1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56
发表于 2016-12-25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快乐!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圣诞快乐!!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964

活跃

2520

人气

55

军饷

傲睨群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2868
发表于 2016-12-25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情缘缘简直有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嘤,人家哪有!

查看全部评分

是非荣辱一笑中

1143

活跃

1200

人气

3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

神马都是福

发表于 2016-12-25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妈的看完了,看文过程脑子里一直滚动播出“巫咸一头怼了上去”那句话……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你有毒吧!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317

活跃

2840

人气

30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687
发表于 2016-12-26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是势力猪写的·不顶会被拿伞花式爆菊·所以我还是来顶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96

活跃

2230

人气

15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81
发表于 2016-12-26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袍袍~你有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没有!!!!!!!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无双—璃梦丶

476

活跃

254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0
发表于 2016-12-27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出了圣殿,在花树下,他们碰到了巫罗。
十巫之末和所有最初开始修炼的人有着一样的心急,空有一腔的热忱,却始终不得要领,最后还是巫咸上去帮了忙。
他们当时的对话如下:
“啊……我弄疼你了吗?别怕别怕。”
“……”
“巫咸大人!”
“你太急躁了,小罗。来,跟我一起……”
“……”
“……”
……远方西王母对这边兄友弟恭的和谐场景露出温柔的微笑。


这一段结合前面写的“我会吹箫”顿时无法直视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wu小罗这么纯洁不要乱想他嘛!【喂】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72

活跃

5742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94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6-12-27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雾草 雾草 这一对居然有粮 看之前先欢快的打卡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575

活跃

7378

人气

60

军饷

威加海内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4159

十年大荒·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6-12-28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
不知道为啥,全程代入咸彭毫无违和感
最后,求开车啊势力猪!!!!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求咸彭车!!!!

查看全部评分

5729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0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蕾 于 2016-12-29 18:44 编辑

跟基友讨论彭咸要怎么开车
我已经想好了一套虐心的灵车开法。。然而实在不想写虐
然后我俩就开始探讨如何开一发正常的车

可是这就是一个bug
……彭彭打不过咸咸【蜡烛】
……咸咸法术免疫
……就算彭彭试图用琴发动物理攻击一下怼上去
……我敢说第二天元君也会把咸咸的物防也调满的【好多蜡烛】
……就没见过这么怂的攻啦!!!


讨论的最后,结果是这样的

巫彭没事经常喜欢在常阳宫留宿,跟他师兄抵足而眠。
啊,就是那种纯友谊式的。
某天早上睡醒了,巫咸发现他师弟又例行跑了。
没当回事。

而另一面,巫彭拿着一块玉山玉,又顺走了他师兄身上一点气息,
到山外找能人巧匠拿着玉雕了一个他师兄本体的缩小版,
又把他俩的气息都混进去,顺便找了块绸当襁褓包起来,
在外面憋了10个月,
端着回去找他师兄,

“师兄你看,这是咱俩的娃!你得对我负责啊!”

巫咸惊呆了,
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娃是怎么搞出来的,
可是,
这印长得跟他本体一样,
而且还有他们两个的气息……
…………
……

让我们恭喜巫小彭碰瓷成功。


(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基友:有吗?
我:好像什么都有了
基友:对呀
我:就是没有开车
基友:……
我:这踏马连生子都有了,是只把讨论的重点跳过去了啊摔!!!!!)


……心疼自己【?】
这下61本也不敢去了……
九成要被祥瑞……
/(ㄒoㄒ)/~~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发表于 2016-12-29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露珠你这个文风。。可以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LZ有毒/(ㄒoㄒ)/~~

查看全部评分

头像被屏蔽

2345

活跃

4547

人气

25

军饷

封喉

积分
1265
发表于 2017-1-10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6

活跃

8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6
发表于 2018-2-14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超棒!超甜!给大大打call!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

活跃

6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8-12-1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甜的瓜....我有有后续呃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