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33|回复: 5

[小说美文] 【腐向】【彭咸彭】离心离德三十问【大家除夕快乐!!】

[复制链接]

5831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5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7-1-27 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前情:http://tx3.netease.com/thread-5035791-1-2.html
这个文写的时候,基友就说LZ完结得太快
LZ表示不想写虐所以一路狂跳……
于是基友就说,不想写虐那就写问卷吧!

LZ:可是我根本想象不了他俩h啥样怎么去写百问!!
基友:没关系不写百问就是了,我来给你出一套!
LZ:……
基友:离心离德30问怎么样……出完这套还能拿来做很多套cp的!
LZ:…………


……于是
在基友的支持【?】下
就有了这个奇怪的产物


LZ本来想彭咸俩人答卷
但是
基友强烈要求
要让小罗主持

………………这就根本不会好了好吗!!!!


以及
求彭咸/咸彭粮啊!!!!LZ不想自娱自乐求粮投喂啊啊啊啊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ㄟ吳邪 + 5 你懂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831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5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彭咸彭离心离德三十问
——又名我们是如何BE的三十问




瑶碧梦境里,某日。


巫罗面无表情地飘过来,拿着一叠纸啪地摔到梦境里的柜格松下面[划掉]腻歪[/划掉]的某两人面前。


咸:小罗?
彭:你来干嘛。
罗:(面无表情)元君让我过来给你们做个问卷。
彭:……什么问卷?元君怎么通知你的,我们不是在副本里吗,拜托撒谎也撒圆一点嘛,这里面一定有诈师兄你觉得呢?
罗:诈个鬼啦这里难道不是西海?元君的力量就影响不到吗?巫咸大人,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的还不离他远一点!
彭:你是说我不像好人吗?可是我们现在都在副本里当boss啊小罗~
罗:(摔问卷)所以做不做啊!做完我好交差好吗!!!
彭:哼哼,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我奉陪就是。
罗:来啊!
咸:……你们就没打算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么?








1.请问您的姓名是什么?
彭:……这到底是什么问卷,元君出的问卷会不知道我们叫什么?
罗:刚刚谁说要奉陪的来着?
彭: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我叫巫彭,在有这个名字之前,我给我自己取个名字叫蓬岐。
咸:巫咸。






2.请问您的身份职业是什么?
彭:灵山十巫之二,开明东一代的管辖者。
咸:灵山十巫之首。
彭:——以及元君的下一任继承者。
咸:那这么说,师弟你也一样应是我的继承人。






3.请问您和对方是在何时何地、以何种身份立场产生交集的呢?
彭:昆仑后山——已经记不得几千年前了,不过好像还是昨天的事一样。那时候年少不懂事离家出走,漂泊海外寻访仙境,结果一路迷路撞到了这位大仙。
咸:(揉额头)那日如常随元君清修,路边遇见了昏倒的他。
彭:身份嘛,他是得道出尘的大仙,我一介俗人,不堪一提。
咸:…再不堪提你就要上天了。——他缠了我一月有余,定要我收他为徒,我实在受磨不过,带他去见了元君。
彭:(笑眯眯)如此,数千年转瞬耳。
罗:……阴谋家。
彭:非也非也,蓬岐入门诚心日月可鉴,何况这帽子被你扣总有点不太合适啊血眸巫咸大人。
罗:(咬牙)下一题!






4.您是怎样看待和对方的关系的呢?
彭:(无辜)同门之中,关系亲近的师兄弟罢。
咸:……他曾是我最信任、亲近的人,我的挚友,灵山巫咸的继承人。
彭:(怔,敛眸不语)
罗:(听了巫咸回答本来一脸受伤,转头看到巫彭的表情忽然开心了起来)诶嘿,我们继续。






5.双方的关系在世人眼里是什么样的?是否和真实情况有所差异?如果有,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彭:(摇手指)小罗,这两天巫谢跟巫姑掐出结果了没?
罗:……啊?
彭:就我所知,她们两个一个在试图让我攻遍西海,一个试图让你艹全十巫,她俩谁赢了我都有点不高兴。(指)站师兄那个没进来,实在有点遗憾。
罗:(嘴角一抽)
彭:云华让你解封了我知道,心机深沉啊小罗。
罗:哼哼,如今你与巫咸大人神隐,西海有元君与云华,十巫由巫盼师姐主事,谅你智计何如,也无法翻天。
彭:流言蜚语,又有何所谓?我与师兄关系,不足为外人道也。
罗:……(哽了哽,望巫咸)巫咸大人!您还没回答呢!别光听他一个人说啊!
咸:这个……关系亲近的师兄弟罢?
罗:………………这是,真实情况?
咸:(认真)嗯。
(安静三秒)
彭:……!!!
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题。








6.对方有和您志趣相投的地方么?是什么呢?
彭:……志趣相投……?容我想想……
咸:下棋吧。
彭:……?
咸:唔,应该还有养花?
彭:???
咸:师弟你有什么问题么?
彭:……不,没问题,但是不是似乎有哪里不对?
咸:?
彭:……没事,下一题吧。








7.对您而言,对方比较不能理解的行为是?为什么不能理解?
彭:还好,师兄这人纯净如水,一眼总能看到底,当初就是看到他这一点,才死缠烂打一定要跟随他。
罗:你还说你不是不怀好意?
彭:小孩子,你懂什么叫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罗:呸!重点难道不是不能至?……巫咸大人,您呢?
咸:唔……一定要说的话,我无法理解他何以对任何人都能报以温和微笑。
罗:……这问卷开始到现在至少他就没对我这么笑过!
咸:也无法理解他为何一再想要跑出灵山,踏遍西海。以及,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背叛我。
彭:(黯然)……师兄。
咸:(闭目)原因么,他也或多或少为我解过。第一个问题,他说是因为我心中无所求,而无需勉强自己。第二个问题,他说是因我成长于斯,而难以分辨其中的美好。
罗:重点是最后一个。
咸:(微笑)最后一个,现在时日渐远,多少也想通了些。
彭:(意外)师兄?
咸:正是因为有前两个想不通,才有最后的结果。师弟,我说得是么?
彭:……(苦笑)不中亦不远。个中有错在我,本想一死了断,怎奈竟还有重逢一天。
罗:……(冷漠脸)下一题。








8.对方性格上有让您觉得异常激赏的地方么?为什么觉得激赏?
彭:如前所言,便是师兄的纯净无瑕吧。正是因为我即使千年清修成神也无法做到,可能与其说激赏,不如说是歆羡嫉妒。
咸:直到最后才明白,师弟他对西海乃至天下的爱,绝不输这西海中的任何一人。
彭:师兄之言实在令我惭愧。
罗:……你那是惭愧的表情吗!
彭:小罗你这才叫嫉妒,你知道吗?
罗:下一题你给我等着!






9.对方性格上最让您讨厌的地方在哪里呢?为什么觉得讨厌?
彭:师兄是我向往之人,又怎会有何处令我生厌?
咸:没什么讨厌的吧,至多会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彭:咦,我以为师兄你很反感我跳得很厉害……(小声)所以后来都改了啊……
咸:……我有吗?
彭:就是最开始的时候……
咸:你是说最初入门的时候?我从未觉得你厌烦,反而还觉得新奇有趣,不然为何总要一再来看你。倒是后来你成长许多,却没有最初般活泛了。
罗:很明显巫咸大人更喜欢可爱款的嘛。(闪亮)
彭:……!!!失算了!……哦,小罗你刚才说让我这题等什么?
罗:………………失算了!!








10.和对方有共同的朋友或是共同亲近/尊敬/激赏/推崇/在意的人么?如果有,其在双方的关系中是否产生了一定作用?是什么作用呢?
罗:啧,这题就不用说了,前一个不提,后一个明显是元君嘛。
咸:(沉默)……
彭:(微笑,看巫罗)
罗:……你笑什么?难道你还——
咸:他真的不是。
罗:……???!!!
彭:(吃惊,望巫咸)……!
罗:(捏箫起身)等等,巫彭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咸:(摆手)下一题吧小罗。
罗:……嘁。(悻悻坐回)








11.和对方有共同的非常在意的事么?如果有,其在双方的关系中是否产生了一定作用?是什么作用呢?
咸:应该便是西海了罢。
彭:嗯。
罗:你嗯个什么!(冷笑)你要真在意西海,还会做出那种事?
彭:那以元君为借口而对同门下杀手的人又能算在意西海?小罗,你在意的就只有元君而已吧。
罗:你!——没有元君,又何来我们这梦一样的西海!
彭:那我且问你,我们十巫,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咸:师弟所言的西海,是一个所有人自由平等的梦想。这原该是我们灵山十巫共同守护的东西。
彭:我们都在用最自以为是的方式去守护同一件事物,最后导致了如今的终局。
咸:想来,我们与元君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








12.和对方有共同的敌人么?如果有,其在双方的关系中是否产生了一定作用?是什么作用呢?
彭:元君在被封印之前应该没有,封印之后嘛……(指)小罗,就是你了。
罗:???
咸:你叛出西海当日,我最初气愤莫名,后来又见巫姑不再出西华宫半步,巫真心灰意冷……再回想你走时境况,渐渐觉得,会不会是我做太过了。
彭:我记得我当时说为达目的行事果决本非错事,师兄无需自责。
咸:我那时便信了你,也只能选择信你……现在回过头想,你从那时内心便已不认同了吧。
彭:(微笑,看巫罗)不管如何,你也算是助攻了……不止一次。
罗:????








13.曾经合作过么?是否是令人愉快的合作经历呢?如果有机会会考虑再次合作么?会期待这样的机会么?
彭:合作过啊,还是相~当愉快的。
咸:……到常阳宫他偷袭我之前,都是还可以的。
罗:之后呢?
咸:之后很生气,觉得自己被他骗了,再往后发现……原来自己真的被他骗了。
彭:(笑)自然如果师兄还愿意,我是绝对会非常期待再次合作的机会的。
咸:(揉额头)因为我下棋从来赢不了你吧。
彭:咦,师弟我明明说的是养凤凰花。
罗:你们最开始说的绝对哪个都不是吧!所以偷袭的说法你又怎么圆过去啊!
彭:小孩子不要问,下一题。
咸:?
罗:?!








14.有自己很在意但对方非常讨厌的人、事、物么?其在双方的关系中是否产生了一定作用?是什么作用呢?
彭:自己在意但是他非常讨厌的?凤凰肉吧。
咸:……(扶额)
彭:(摊手)你看。起到的作用的话,大概差点让我入不了门吧……
咸:你辟谷那天真的是西海生灵的一件喜讯。
罗:(默默拊掌附议)巫咸大人您呢?
咸:我的话……好像没什么吧。
彭:嗯,毕竟修为境界摆在这里,师兄的偏好还是蛮像个正常的神的。
咸:……这跟修为无关吧。
罗:…………这句话的槽点也不是修为吧!算了……








15.双方的交往是在一开始就处于极端对立的关系,还是在相处中渐行渐远覆水难收的呢?
彭:这问题……怎么感觉怪怪的。
罗:有吗?
彭:你这一问……(微笑)这两种状态,我觉得都不是很准确。你看这问卷开始到现在,你可发现过任何我们师兄弟之间不合的迹象?
罗:(望天)哦。那你最后还会被巫咸大人打死?
彭:……!!!
咸:严格来说,其实应该是前者吧。
彭:唔,(思考)……的确。最开始相遇时他就是神,而我只是个凡人。就算后来跟随他修行成巫神,几千年来努力学习他的样子,但到底还是没法成为他——这一点从最开始就没有改变。
咸:(摇头)下一题吧。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5831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5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16.是在哪一个瞬间真正开始觉得,觉得和对方关系彻底崩塌/无法挽回的呢?
咸:(沉吟,看巫罗)……那日在常阳宫里,我刚将你安顿下来,便被他偷袭的那一刻吧。
彭:(摊手)然后说完分手我就被他打死了。
罗:…………(鼓掌)呱唧呱唧。








17.您认为和对方会离心离德,最根本的矛盾在哪里呢?
彭:(肃容)根本矛盾在于,师兄他是神,而我,是人。
咸:(摇头)其实在我看来,他比我更像一个神。
彭:……(欲言又止)
罗:你想说啥?
彭:没事,下一题吧。








18.您认为这种根本矛盾是可以调停缓和的么?
咸:几千年都改变不了,更何谈朝夕。
彭:调停大概不太可能,缓和也许是可以的——你看我们现在不是相处得挺好的?(微笑)
罗:……哼!
咸:在这无关梦想与野心的梦境之地,自然是可以毫无芥蒂地相处。
彭:(沉默)……
罗:(得意看巫彭)下一题。








19.您认为产生这种矛盾应该由哪一方负更多的责任?为什么?
彭/咸:是我。
罗:……还真是异口同声啊。
彭:究其根本,我原就非西海之人,如果最开始我没有迷路而是去了东海,估计一切早就是另一番样子了。
咸:然而救下你并劝元君收你入门的人,是我。
彭:(微笑)那么换句话说,就是相遇就是错误的开始罢。
咸:(苦笑)这样说也没错。








20.和对方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是否对这个结局满意呢?如果可以,希望和对方达成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咸:一如他所愿,我杀了他,又以神隐为代价解封元君。神魂仅剩这一缕执念,徘徊在这瑶碧梦境中。
彭:西海之乱因我一人而起,这已是尽我所能最好的结果,便也无何不满可言。(语声一顿)倒是师兄……我亏欠良多。
咸:(摇头)你是死在我手中, 我又能有何不满可说。
罗:某人刚进来的时候不是说,容易被原谅的没前途啊~
咸:?
彭:按照时间来说,我还是比某人有前途那么一点点。
罗:巫彭你再说一次!
咸:??
彭:(笑眯眯)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没有这么多喜欢捣乱的人和事,让我和师兄双宿双飞。
咸:若能始终和相逢时一样就好了。……话说我怎么觉得你很针对小罗?
彭:错觉。
罗:不是错觉!
彭:你可以继续下一题了。
罗:……好想打你,真的。
彭:师兄你看,明明是他在一直针对师弟我。
咸:……你们两个多大了?下一题。








21.在彼此对立的根本矛盾得到解决的前提下,会想要和对方发展一段美好的关系么?能做到吗?
彭:会——为什么不呢?
罗:(撇嘴)能做到吗?
彭:现在难道不就是吗?
咸:我们之间本无太多怨怼,行至今日,不过是单纯的理念差异所致。这一矛盾若不存在,自也不会有什么其他无法逾越的罅隙。
彭:(点头)这种话总是要由师兄之口说出,才更有说服力,不然有人总要当我在说谎也是麻烦得很。
罗:你——哼,下一题!








22.对方所做的事情里,您认为最不可原谅的是哪一件?
咸:……背叛。
彭:(沉默)……
罗:算计,利用,这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本来就不可饶恕。
咸:(摇头)我不在乎被他算计利用,也早知我算不过他,可几千年置他为至亲至信的挚友,唯独无法接受他会背叛我。
彭:(闭目)我的话……大概就是那时见他上位时的所为吧。(看小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时候我跟你其实是站一边的。
罗:不,我真不信。
彭:(无视)但与你不同的是,我选择了更有效的解决方式。西海在师兄手中已将从梦被拖往现实,以医家思想来说,与其任其由内部崩溃,不如开放疏导以求平衡。只是这代价……不可谓不惨痛。
罗: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认同一个的人的话的。
彭:随你,下一题。








23.就上一题对方的回答发表一些感想如何?您对对方所提的那件事的感想和认知是怎么样的呢?
咸:那时……我从没考虑太多,从封印元君的提议当十巫之面出口起就没有时间让我犹豫,只能想自己需要一个怎样的结果,就以最有效的方式去达成。也不是没有愧疚与后悔,他安慰我的话,我知都是假话,可那时觉得至少还有一人会站在我身边。
彭:……而后来,那个人却义无反顾地背叛了你。
咸:(摇头)如今想来,你在常阳宫与我决裂时说的话,亦不无道理,虽说是激将于我,可也都是你肺腑之言。
彭:……是。(顿了顿)关于背叛……巫彭亦无话可说。(苦笑)我料定以师兄性格定会杀我,因为这五百年里,你拥有的唯一所求大概就是我的信任,一旦这点崩塌,你不会饶我。但我唯独没想到……直到我去凤凰花树下和你道别时都没想到,我会让你痛心至此。
咸:你是认为,这数千年时光过去,你对我来说也始终都与旁人无甚分别么?
彭:(微笑)现在不会这样认为了。








24.会考虑和对方结成伴侣么?
彭:伴侣……(笑)会给西海造成轰动的。
罗:那就是没想过了。
彭:就算我肯想,也要看元君愿不愿啊。
咸:此事关元君何事?
彭:……?
咸:这几千年而来,我们早已称得上是伴侣了吧。
彭:……
罗:不,我确定你们两个说的不是同一件事。
彭:是同一件事,师兄说得对,小罗你又在想什么啊,下一题下一题。










25.如果对方的性别转换了一下,会是一件值得期待的或者非常可怕的事么?
彭:……
罗:你不是挺能说的,怎么没动静了?
彭:……
罗:你这个表情很可疑啊……!
彭:幻觉。(看巫咸)师兄变成女人……不会变成第二个巫盼吧。
咸:……(扶额)
彭:不对不对,应该是更像十三月。(思索)这么想想……还是挺期待的嘛~
咸:……你开心就好。师弟的话,(认真)变成女人,也一定是个美人。
彭:(闪亮)正好小谢也在里面,师兄要是喜欢我明天就穿给你看啊~
咸:……(扶额)现在就很好,还是算了。










26.对方在您的人生里是否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呢?
彭:当然,至关重要。因为师兄,我才有了真正的名字,属于自己的人生以及意义……基本等同于赋予了我全新的生命。
咸:西海数千年,他是我此生唯一的挚友,让我尝尽本属于凡人的喜怒悲欢。
罗:巫咸大人……(低声)你对小罗来说,也是一样的。
彭:乖~
罗:为什么是你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啊!








27.是否曾经欺骗过对方呢?如果有,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咸:不曾。且直到他摆明说出他背叛我,我对他也都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彭:……五百年前那场变局开始,我就一直在骗他。那时候我们已与全西海为敌,还能帮助我们的只有彼此,除了相信已无路可去。只是看来……其实并没有骗过师兄。
咸:我相信的不是谎言,而是你。
彭:(苦笑)下一题吧。








28.有过想要杀死对方的念头么?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呢?
彭:……我不知道。
罗:不知道?做也做了现在来说不知道吗?
彭:是真的不知道。在我心中,从没想过若要杀死师兄是怎样的境况。只是最后形势至此……也半点由不得人。
咸:十巫凋敝,西海之乱祸及凡间,若要拨乱反正,惟我以神隐为代价换取元君解封。师弟他……无非是要我更加看清这一点。
彭:一定要说的话……西海今日终果,你我自脱不开干系,若能以神隐为终,也算是给倒悬之苍生一个交代。
咸:(苦笑)所以我才说……你比我更像一个神。我的话,就是在他亲口说出他已背叛我的时候。(顿了顿)……后来也想过,正是这杀死你的举动,才刚好应了那天你指责我的话语吧。
彭:(微笑)那时若你不受我激将,我反而会很难办。
咸:(摇头)明明是把握十足吧,下一题。








29.是哪一方先死亡的呢?是死在对方手里么?如果不是,会觉得死在对方手里是更好的结局么?
彭:是我,被他一掌拍死了。
咸:我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死在他手中吧。








30.有想过死后或者来生再遇到对方么?如果遇到的话,会考虑前嫌尽弃好好相处么?
彭:(笑)这不是就已经遇到了么。
咸:也不过是你我一缕执念而已。
彭:就算只剩下执念也仍要相见,这样说不是好听很多?
罗:(冷笑)也只能庆幸这里只是梦境,要是你们在外面再遇到,就按这问卷的情况来看,肯定还是得打起来。
彭:(笑眯眯)然而——你能放我们出去啊?
咸:既来之则安之罢,我们神魂皆泯,何必顾虑太多。
彭:所以——终于结束了?话说回来这到底是套什么问卷……
罗:……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走开!








问卷结束,三人准备散场。
趁巫咸不注意,巫彭溜到巫罗身边。


彭:说起来小罗啊,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
罗:……有话快说,(心说)老子看见你就心烦!
彭:(凑过来)你对元君和师兄到底是怎么个心思,你到底是恋父还是恋母啊?……哦不过不管哪个其实也都不重要了我都是注定要成为你后爸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巫彭你给我等着!!!!(╯‵□′)╯︵┻━┻






本来想看两个人互相捅刀子结果事实上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巫罗,现在很心塞。
FIN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7490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62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7-1-27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吧,我想写点别的西海cp,不知为什么,不大想写他俩诶……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某蕾 + 5 咱有分,咱任性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831

活跃

1万

人气

204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852

傲视天下收获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的航海 发表于 2017-1-27 04:57
其实吧,我想写点别的西海cp,不知为什么,不大想写他俩诶……

我觉得写这俩人……正剧向的话好累啊……
也不太高兴写……
可是不写没东西看啊啊啊啊啊啊
天下无双--仟重丶    廉价的情怀。

46

活跃

8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6
发表于 2018-2-15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