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6|回复: 6

[小说美文] 【西海同人】隔云端(依旧是玻璃碴设定,怕的慎入)

[复制链接]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7-3-15 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的航海 于 2017-3-15 04:30 编辑


孤灯不明思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代文案

————————————————————

说在前面

想一想,也有好久没有认真写过什么东西了,恰好在以前一篇论坛帖子里得到了灵感,就开了这个坑。

记得那帖子里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巫彭明明是开明东的统治者,为何没有管寒荒雪原每百年都会出现的牺牲者,明明封印住寒荒雪原的弱水浊气对他来说只是分分钟的事。这个例子是被那位楼主拿来佐证巫彭此人自私自利,黑料不少的。

我个人认为这个观点有些牵强,但是,以这件事情作为切入点来仔细琢磨,我渐渐觉得巫彭这个人物,观点多少有点前后矛盾。

譬如说,最开始他对巫咸的说法是想让西海的和平与美好笼罩整个大荒乃至于东海,接下来,到了少侠前往西海,西海任务开启的时候,他的说法又变成了如果不开放西海,西海的危机将会越来越严重。可以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想法,出现的时间一前一后,我就在想,会不会是有一件事情,改变了巫彭的观点,也让他从以前那个开朗直率的少年变成后来那个习惯于以一副温润如玉作为面具,实际上行事偏激,不择手段的灵山巫者。联系到前面巫彭不管寒荒雪原住民死活的事情,这个脑洞就出现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篇讲述巫彭与寒荒雪原之间曾经关联的故事,时间线在巫彭刚成为灵山巫者不久,灵山十巫还只有两位的时候,私设比较多,总之,不喜慎入吧。

这篇小说与琴有关,每个章节的标题都是一首琴曲。这也是我看到巫彭手里的古琴而第一时间想到的,差不多,算是一个知音难觅的故事吧。

点开这篇帖子的朋友们,也谢谢各位能够看过我这个作者的,看起来有点荒唐的脑洞。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跃 +10 人气 +10 收起 理由
香格里拉-天舞凌落 + 10 + 10 忍住不抢楼,以此证明我来得早!

查看全部评分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忆故人

西海大劫过后,灵山十巫已去其五。殒落的巫者们舍弃神躯,魂魄长留于瑶碧梦境。

  这是一处能够令人忘记时间流逝的所在,生前那些未曾开口说出的,在此刻也似是再无所顾忌一般,只作闲谈,其作用无非是得他人一笑而已。

  瑶碧梦境瀑布之上,两位白衣男子一坐一站,一人遥望,一人抚琴,衣袂临风,意态从容。

  一曲罢,身着纯白衣衫的男子微偏头,道:“师弟,便是经过了生死之劫,你这曲也如以前般,琴技卓绝,却了无情意相托,直至如今,你也依旧放不开那件事么?”

  抚琴的男子微微一怔,指尖下意识地在琴弦上快速抹过,铮铮琴音如珠落玉盘。音止之时,他开口说道:“师兄,抚琴者,重知音。若无知音在侧,我将一腔心事尽数托付于这区区五弦却无人懂得,也不过是徒徒浪费了良辰美景而已,这琴,倒不如为弹而弹。”

  “师弟,你这话倒一如千年之前,直率坦荡。如此说来,也可惜了,师兄我不擅乐,你为我而作的那曲《思旧赋》,我也不过是能得其中一二意境。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那种仅仅听了你的几曲琴音便能得其中之意,无需言语却心灵相通之人么?”聆听的男子轻笑一声,“如此说来,那人的琴技总不能在你之下,这般人物当真难找得很。”

  “师兄,这你可就说错了,”白衣琴师朗声而笑,笑罢,神情忽转为寂寥怀念:“那个人,其实不会弹琴——一点也不会。”

  见得那聆听之人神色诧异,他的唇角露了些许苦笑意味:“凡间有摔琴谢知音之说,而我,这千年来都无法舍弃这伴我获得神躯,命魂相连的古琴。而今想想,就连我自己都不愿承认自己曾经的自私。”

  “师弟,这件事,你好似从来都不曾对我提及过?”听琴人沉默片刻,方才说道:“我还以为,至少在五百年以前,你都对我从无保留。”

  “我并非故意隐瞒与你,师兄,我只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罢了,”琴师低声惋叹:“如今一切事情都已过去,你若想听,我将这些说与你听便是。



————————————————————


注:琴曲《忆故人》相传为东汉蔡邕所作,曲谱最早载于清咸丰《荻灰馆琴谱》,是楼主本人最喜欢的琴曲其中之一。


1)白雪


琴师本以为,自己将终其一生不会再踏足那片寒荒雪原。

  第一次到达那里的时候,他刚拜入师父门下修炼不久,拥有神祗之躯,也总需要一段时日的苦修。

  彼时他年少气盛,耐不住师父与师兄二人那日复一日别无二致的无聊修炼,也不大适应师父给自己取的新名字,是以,更喜欢一人一琴,以蓬岐之名在西海各处游历。

  他正是在一次远行时来到寒荒雪原。那时,他被西海的美丽与平和所吸引,还曾大言不惭地和师兄巫咸说起,要将西海的和平与宁静一并带给整个大荒。

  西海其余各处,四季如春,气候温暖舒适,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处这般寒冷萧瑟的冬季景象。那日天气晴好,一带远山倒映入冰湖,在剔透如镜的冰面上映出连绵起伏的影,虽是冬季气候,这雪原之上却别有一番壮美景致,实乃他平生首次得见。

  他心有所感,在冰湖畔随意寻了处位置落座,古琴横于膝间,音起之时,心下已然澄明,所见之景尽数融入指尖弦上,竟是即兴成就了一首新曲。

  曲终,他似有所感,转过头,却见一位头戴斗笠的少女盈盈立于身后雪地,纯白的裙裾似与那白皑皑的积雪融为一体,斗笠上的轻纱被风吹起,掩住她的面容,却更为她的身形添了些许亦真亦幻的朦胧绰约。

  见自己的存在已然被发现,少女大方地踱步向前,掀开斗笠坐在琴师身边,露出的容颜清丽苍白如冰雕雪砌,颜色偏淡的唇微微扬起,她低声道:“先生勿怪,我是居住于这寒荒雪原中的住民,并非有意打扰,只是方才听您一曲,如奉纶音,闻道您曲中似有这片雪原,别有韵致,一时驻足不舍离去罢了。”

  “这一首新曲有人愿听,乃是我的荣幸。在下蓬岐,乃是云游西海的琴师,不知姑娘可否细说一番,方才听琴时的感受,这评价对我来说十分有用。”白衣琴师见得少女行止从容,进退有礼,不由得多了几分结交之意,当下便展眉一笑,夺尽那远山飞雪的风华,倒令得少女有些不好意思了,苍白面容上浮起一丝微微的红:“我叫雪朝云,来自这寒荒雪原的雪家。至于先生所说的评价,我不会弹琴,评价当不起,只能简单地说上几句我听到这曲时的感受。我想,先生弹琴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应该是这整片雪原的景象萧瑟淡泊,飞雪无边,似乎,还在想若是有一天冰雪消融,这里又会是何等景象。”

  雪朝云说完此话,停顿些许时候,心下多少有些忐忑,却不料蓬岐忽然放声长笑,推琴而起,俯身向她作揖。

  “姑娘所言,正是在下弹琴时心中所想,分毫不差!蓬岐这些年来周游西海,却不曾想,竟在此处得遇知音,实乃幸甚!”

  话虽如此,蓬岐心中却起了一念,谁道知音难觅,得遇知音则弦断,这不,一个不会弹琴的普通姑娘,都能轻松一句话道出弹琴者心中所念,这岂不是说明倘若自己的琴技达到出神入化之境,普天之下皆知音,何须苦心寻觅,寻而不得。

  心中如此想来,蓬岐也多少存了些怀疑之意,心道或许这姑娘只是误打误撞,随口一说,恰好说中了他的心思罢了。

  略微一想,揶揄之意顿起,蓬岐重又坐回原处,将古琴置于膝上,含笑说道:“朝云姑娘,你我既相遇于此,也是缘分使然,不知你可愿再听我一曲?”

  “自然愿意。”雪朝云点了点头,面上浮现出些许期待:“先生琴弹得好,我自是愿意听的。”

  蓬岐唇角微勾,作势起弦,正是那首琴挑爱侣的求爱之曲《凤求凰》。

  凤与凰追逐嬉戏,因了弹琴者心情极好,曲音中便多了些欢快之意,及至曲终之时,蓬岐再抬眼去看,却见雪朝云面上微红,被他的目光一瞄,脸色便刷得一下红了个透。

  “先生,您若想调侃朝云,用这种曲子作甚,瞧这曲调儿缠缠绵绵的,听着还不大走心,你,我……万一我当真了怎么办?”

  蓬岐一呆,怔怔地盯着雪朝云看了片刻,才收回目光,有些好笑地叹了口气:“没想到,连这也瞒不过你,这倒是让我这弹琴的人心有戚戚啊,再弹下去,只怕我这个人都要被你给听得透彻了,一点秘密都留不住。”

  “朝云,你在那儿作甚,身体不要了吗?”朝云正欲接话,身后便有一道少女声音响起,她连忙转过头去,却见一位身着青色大氅的少女快步向冰湖边行来。她的容貌与雪朝云有几分相似,见自己要寻的人坐在冰冷雪地上,眉头微微蹙起,叹着气将她拉了起来。

  “盼姐姐,我今天穿得厚,在外面坐一坐也不碍事的,”雪朝云向来人抱歉地笑了笑,俄而,转向一旁未有言语的蓬岐,笑道:“姐姐你看,这位是云游来此地的琴师蓬岐先生,我方才正是与他相谈,蓬岐先生弹琴弹得真的很不错呢。”

  “是么?”雪盼眉头一挑,似笑非笑:“什么样的借口也不能掩盖你瞒着忠叔偷跑出来的事实,现在忠叔都快急死了,你赶快找他去,免得他担心!”

  “可是……”雪朝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雪盼推了推后背,只得不情愿地离开,离开前,略显期待地看向蓬岐:“先生,以后你还会再来这儿弹琴吗?”

  蓬岐一怔,片刻无话。

  “先生抱歉,朝云平素极少见到外人,说话时便少了几分顾忌。在下雪盼,是这寒荒雪原雪家中人,先生若暂无落脚之处,何不来家中少坐歇息一番?”雪盼将蓬岐仔细打量一番,见对方气度高华,温文有礼,便向对方作揖,带着些真心提出邀请来。

  蓬岐此番游历,本就存了观摩西海风俗的心思,雪盼的提议正中他的下怀,便略一思忖,含笑答应了。

  雪盼说是少坐,实则带了几分客套之意,却不料蓬岐此人行遍西海,见多识广,与雪家现任家主雪晟相谈甚欢,在正厅中促膝长谈一个时辰之后,雪晟连连感叹现今的年轻人真真的令人无法小视,对这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轻琴师极为推崇,亲自开口道出挽留之语。

  蓬岐与雪家家主闲谈一番,亦大致理清了雪家如今的状况。

  十年前,雪家主雪晟之父自愿牺牲,将全身灵力与命魂融入辟邪珠,封印了寒荒雪原上的弱水浊气裂缝,此后,他的名字被刻到雪原村镇正中,一处极高的石碑之上供人瞻仰。雪家也正是因为上一任家主的牺牲而成为寒荒雪原地位最高的族群。

  这一任家主雪晟有两位夫人,分别诞下一子二女。长姐雪盼天生灵力超群,幼时便由家主做主,入修炼之途。妹妹朝云却从胎里带了弱症,出生时即孱弱不堪,全无灵力,这些年来,也不过是以上好药材续着命罢了。幼子雪宸尚不满十岁,正是顽皮好动的年纪,每日里和雪原的孩子们疯玩在一处,人影都见不到一个。

  “我家中妻儿和睦,子女亲善,唯独令人担忧的就是朝云这孩子了,见天的看着她虚弱下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好转。”说罢家中状况,雪晟叹了口气,对蓬岐如是说。

  “先生不必担心,在下再游历西海之时,会对救治朝云姑娘的灵药多加关注些。”蓬岐想了想,对雪晟道。

  “如此甚好,那此事就拜托先生了。”雪晟拱手作揖,客气道,并未对眼前这青年抱太大希望,却毕竟也是个可托付的念想,他不愿轻易推拒。

  蓬岐抿了口瓷碗中的雪莲酒,心道西海之地果真不同于大荒,若换了人间家庭,各位夫人子女之间勾心斗角,如雪朝云这般羸弱女子,又如何能得家人们如此关切,许是早已死于家中私斗了。

  如是想着,蓬岐对雪原民风更多了几分欣赏,便请求雪晟,想要在这雪原之地多居住些时日,雪晟自是欣然应允。

  半月光景倏忽而过,蓬岐很快适应了雪原中的生活。

  雪原住民们生活算得上悠闲,壮年的汉子们白日出外去雪山中打猎,烹煮猎物为食,兽皮便给了村落中手巧的女子们缝制袄服。雪原中民风甚好,少有偷盗之事,人们谈话的内容大多是围绕雪家的二位千金而来。

  “听说灵山一位巫者发下了谕令,召集灵力超群的年轻男女入灵山,若得了西王母赏识,就很有可能成为那尊贵的灵山巫者呢,”一日,蓬岐正在村落巷间闲逛,偶然听闻一位正在缝制着雪狐皮的少妇对同伴说道,“对了,听说咱们雪家主有打算让盼姑娘前去灵山试试,若得了王母与二位巫者垂怜,做了灵山的第三位巫者,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

  “阿莲,你想太多啦,西海之地何其大,资质比我们盼姑娘好的多得很呢,听说离我们不远的轩辕乡就有不少专注于修炼,灵力超卓的年轻人,你怎就知道盼姑娘能这么幸运,成为灵山巫者的?”女伴小声嘀咕道。

  “听你这话,还真是嫉妒啊,”那名唤阿莲的少妇扑哧一声笑了开来:“盼姑娘可是我们雪原女儿人人称羡的存在呢,年纪轻轻便灵力高绝,总比那位古怪兮兮,整天攥着草杆子的朝云姑娘好多了,她不能得西王母赏识的话,那我们偌大雪原还有谁能啊?”

  “就是的,听说那位古怪的朝云姑娘还是个病歪歪的药罐子,这般下去,她可是连个好亲事都说不到喽!”女伴忽的嗤笑一声,显然对雪朝云不甚待见。

  蓬岐听得微怒,正待上前理论,袖口却被人轻轻地扯了一扯,回头一看,却见雪朝云依旧带着白纱斗笠,沉默地立于后方,也不知已然在此处旁听了多久,待他回头,只是轻扯着他的袖口,放轻了步伐悄然离开。

  “先生不要怪她们,她们说的,也没错,论灵力修为,我确实是及不上盼姐姐。”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又到冰湖之畔,雪朝云方才开口对蓬岐说道。

  “他们以前也是这般说你的?”蓬岐微微皱眉。

  “不过是几句闲话罢了,我自活我的,干他们何事!”雪朝云柳眉微扬,说话间,竟是带上了些许叛逆之意。

  蓬岐先是一怔,接着,朗声长笑。

  “不愧是我蓬岐认定的知音之人,这般话语,我甚喜欢!”


————————————————————


古琴曲《白雪》,琴谱最早记载于明《神奇秘谱》,是成语阳春白雪中“白雪”的来处。


827

活跃

774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75
发表于 2017-3-26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来踩坑了
这个天下,有你,无悔无憾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药心尘 发表于 2017-3-26 20:51
我又来踩坑了

这几天没时间的说,反正这篇也不会长就是了,最多十章?!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752

活跃

5664

人气

16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80

与子同袍·棠棣花收获幸福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7-3-27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汪的一声哭着掉进坑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89

活跃

2196

人气

1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48
发表于 2017-3-28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你又开了新坑!!!!!其它的坑怎么样了!!!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楼主| 发表于 2017-3-2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faust2000 发表于 2017-3-28 00:29
卧槽,你又开了新坑!!!!!其它的坑怎么样了!!!

这篇短啊……就先写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