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嫣香未落

[小说美文] 初心已负

[复制链接]

1745

活跃

6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
发表于 2018-5-8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文,我去取瓜子茶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嫣香未落 于 2019-1-7 13:13 编辑
一直很包子的沉沦此刻有些怒了,她在门派问那个妹纸:“如果哪里做的不对,就直接告诉我,我只是听我师父的,想要来体验下势力战。我做了什么了?我怎么心里有数了?”
  因为她直接在门派点眉儿弯弯的名字,就有个叫梦然的在门派问道:“妹纸怎么了呀?”
  此时沉沦并不知道那个假惺惺在这问的人,是狂战敌对小楼一夜听春雨势力的。
  她只是如实的说自己进师父的势力想见识下势力战是怎么打的,结果一打完就被T了势力T了YY,问了一下,别人还说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有B/数。
  梦然安慰道:“习惯就好,狂战势力的就是这样,每次输了势力战,都喜欢找个理由!找人背锅!”
  后面又有个同门接着说:“就是!狂 不行了不能说自己不行吧!必须得找个理由撒!”
  眉儿弯弯立刻在门派说:“叫//chun//滚远点!还有那个沉沦,哟,这么快在这装可怜了!一个冰心,死了二三十次,每次叫总是跟不上,不管我们做什么,敌对的都能知道,你敢说自己冤枉的?”
  梦然立马回道:“看吧,看吧,找背锅的来了!狂就是这样!妹纸当被咬一口就行了,你还想咬回去不成?”
沉沦只觉得心里一股火滚来滚去,压抑的厉害:“我自己水,我死的次数多我知道。但是我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吧!我也有加血也有开八门……”
  “呵呵哒!一个冰心势力战一两个小时加血那么点还好意思说!别转移视线!什么想来见识下势力战,007就007,装什么无辜!那么多势力你不去见识,来我们势力,谁请你来了?”
  “我师父叫我来的啊!”
  “你师父谁啊?戀?你是在搞笑吗?谁不知道你沉沦之前是幼稚园的,跟我们也是敌对,你是想说戀一直跟沉沦这个敌对冰心有联系?”
   “这号是我买的!”
  “拉倒吧!前天我跟沉沦还在流光开红,你今天告诉我你是买的!当了biao/子还想立牌坊,是不是幼儿园那白痴势力不要你了,你出来卖?还是想当卧底狗来我们势力挑拨离间!”
   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的未落此时觉得无比愤怒,可是她的解释在别人眼里都是掩饰,狂战的这次失败究竟是真的有内奸,还是指挥失利已经不重要了。
  白衣在门派帮沉沦说话,也被狂战的人攻击。
  冰心门派因为眉儿弯弯的骂战,顿时热闹非凡。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出来了,幼稚园的也出来了。
  各种混乱。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嫣香未落 于 2019-1-8 12:18 编辑
然后就看见师娘旖旎上线了,没等沉沦去告诉旖旎晚上发生的事情,戀也上线了。
  不知道师父跟师娘是怎么跟狂战的人去解释的,只是看到师父在队伍里打字:“M的!这破势力,一个个跟有受害妄想症似得!”
  “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娘!”
  “别担心,徒弟,大不了我们都退了这个破势力!”
  “是我拖累你们了!可是我真的不是007啊!”
  旖旎说:“战争势力就是这样,玩个游戏玩的跟谍战大戏一样。”
  戀说:“M的,解释半天也不信,亏的一起玩游戏这么久,说兄弟什么兄弟,非要污水往我徒弟身上泼。就她那智商,能做007?走了,退了势力!”
  未落狂汗!
  她不懂,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场游戏,有人要把它玩的比社会还要复杂。
  小六说:游戏是人在玩,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复杂,那就去玩连连看好了!  
  道长说:好了,回势力来吧。
  一个游戏,在开了很久之后,当玩法已经腾不起太大波浪的时候,为什么还要那么多的人守着它,不愿意离开,更多的,为的不是那个游戏,而是那些曾经的过去。
  这场闹剧,让沉沦落了个007的称号,让戀和旖旎他们落了个跟敌对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的罪名。
  戀和旖旎,白衣和红衣,都因为这件事儿,离开了狂战,进了一个新开的势力,不离不弃。那势力一溜儿的红烧,还有一个粉YM。
  未落重新玩起了天机,BX号基本上就没怎么上,偶尔种种树,一周后的有一天上BX种树怎么密保卡不对,她想起来要去联系原号主,却发现QQ上原号主义愤填膺,说她太不要face,作为一个敌对买了自己号,还用自己的名义跑去当007,害的她的小伙伴都跑来声责她,等等!
  未落更加郁闷,跟她解释了一番,说要不然退钱号还回去,那妹纸很久才发信息过来说:“号都卖了,我也没时间玩了,还是给你吧。”
  然后把新密保卡信息发给未落,未落上号拆了BX的钻,等到三天交易保护时间过后,把钻寄售给天机号,就再也没怎么上冰心,后来J服开放了CBG,她就把BX扔上去,350被人买走了。
  而在藏宝阁开放了之后,她买了个出了一大半红烧的YJ,取名燕倾苍,然后将势力扔给道长和小六,她跟着戀、旖旎、白衣、红衣在不离不弃玩的也挺开心。
  虽然也是个战争小势力,但是他们只有一个敌对,平时下本的多。
  这势力不大,但是很有爱。
  势力主是个天机叫谁淫荡啊你淫荡,他媳妇叫谁清纯啊我清纯。淫荡人如其名,整天出口成脏,但是却又不会脏的被系统屏蔽,一手大刀,一手盾牌,看人不爽就丢拖鞋。在他手里,已经成为燕倾苍的未落才真正了解了天机,不单纯是一个龙宝宝。
  能刚能逃,进可攻退可守,文能地区天下骂敌对,武能开红PK斗四方。
  然而在一次埋骨之地,燕倾苍被小淫荡骂了!
  原因就是从来不知道还有幻化这么回事的燕倾苍在看到小清纯的双人熊坐骑石吼之后,悄咪咪的问师娘,那个能跑的熊是怎么回事?
  旖旎以为她说的是幻化熊,就告诉她:“那是幻化,我记得你也有个三星的熊啊!”
  “那个不是激活用的吗?给属性加成的!”
  “小笨蛋,可以幻化啊,你师父每次下梦弈剑都幻化的尸兵统领难道你没注意到吗?”
   “原来是这样!”
  兴冲冲的燕倾苍打开元魂界面,然后点了那个三星的小熊,幻化一出,她开心的在团队打字:“哇哇,这个小熊好好玩呀!”
  此时的他们正在埋骨之地难本里,燕倾苍只顾着玩小熊,却忘了自己的任务。
  “玛德,燕倾苍你个YJ不上水不打怪,变了七十级的熊在那卖萌吗?神经病啊!”小淫荡看到自己的血上上下下,媳妇加血累的吭哧吭哧,作为一个大YJ竟然不上水,变个小熊在那里一巴掌一巴掌的呼BOSS,顿时怒了。
  燕倾苍头一次被他骂,并不敢还口,只是更加卖力的用巴掌扇BOSS。
  “我日!你聋了啊!上水啊!”谁淫荡啊你淫荡见燕倾苍置若罔闻,依然变着那个破熊,恨不得一脱鞋砸死她。
  “我上不了水!”幻化之后都是熊的技能,自己的技能一个也放不出来!
  “你大爷的,你是来搞笑的嘛?不解除幻化,你还叫上不了水?”小淫荡怒气滔天,想把她T了。
  燕倾苍弱弱的问道:“怎么解除幻化?”
  一团人顿时全是一排“……”,无语问苍天。
  小清纯告诉她是幻化技能里面最后那个,燕倾苍解除幻化上了水。
  小淫荡说:“戀在哪里捡来的这么极品的徒弟!”
  团里的太虚天罗哈哈大笑,又非常羡慕:“为什么我就捡不到真.小白的徒弟呢?”
  天罗有个癖好,就是收徒弟带徒弟,他的收徒系统每天都开放着,然而收来的徒弟,总是见不到明天,或者有的收了立马又解除。好不容易养大了几个,陆陆续续都不玩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徒弟养大。
   天罗的目标就是收一团徒弟,各职业都有,下本的时候振臂一呼,徒弟纷纷入团,然后所向披靡。
  出了本之后的燕倾苍很是低迷,虽然她玩了这游戏也将近一年了——在J服之前,她在自己家乡服也玩过一个小号,但是只玩了没多久就A了两个多月——可是她还是有太多的东西都不清楚。而对于他们这些老玩家们,似乎已经忘了他们也还是新手时候,对于初次发现的游戏里的新奇事物的雀跃和新鲜。
  玩天机七十级才第一次开金牛贺岁,开到了大禹武器,她在势力兴冲冲的发得意表情:“啊呀,我开到了一个金色的武器呀!”
  小六:“又不是你用的,只能卖NPC !”
  道长:“据说还可以喂马!”
  未落:“喂马能升很多级吗?”
  道长:“不知道,没试过!”
  他们没有告诉她,这个东西丢NPC是丢给声望商人的,而不是丢给杂货商人!
  他们也没想到她真的会在丢杂货商人没卖到什么钱之后,开的第二个第三个都喂了她那头当时只有五十多级的小马!
  要知道大禹武器可以卖声望NPC得天域声望,天域声望是换极品武器天域系列的唯一途径,就算你不打算换天域武器,那么加点逆天石头碎片,换逆天之愿和逆天之力,也很值钱。
  但是小白未落不知道,当时她没说,道长和小六也不知道,一直在后来知道天域声望这么值钱之后,她突然想起那时被自己丢杂货商人和喂马的天域武器,捶胸顿足!
  小六:“额……”
  道长:“很多金子飞走了……”
  再后来,未落的小马也升到七十多级之后,她看见小六跟道长讨论马灵化,问了个大概之后,她跑寄售和太守摆摊的地方拉了灵化材料,然后开始灵化。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装评一点也没有变?
  小六:“要点亮啊,你的星点都还是暗的,激活了才可以。”
  未落继续拉材料,再次灵化:“哎呀,亮了哎!不过属性都没有之前那个好。”
  有了第一个点亮的,她花光了所有宝鉴、甘露、任务、日常来的积蓄,将其余三个点洗了又洗。
  道长见她在西陵半天不动,问:“还没有洗好吗?”
  她很是憋屈:“钱都快花光了,怎么就才亮了两个点。模具好贵啊!”
  道长奇怪的问:“你不是刚才就已经把四个点全灵化过了吗?”
  “对啊!可是没点亮!”
  “点亮只要用军姿买星图华彩不就行了了么,你干嘛还继续灵化?”
  未落狂汗:“不是灵化对应五行属性对住了才能点亮吗?”
  道长:“对啊!星图华彩就是洗五行属性的啊……”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个!我一直以为是只能重铸,再次洗属性随机出来的点亮啊!”
  小六:“额……”
  道长:“很多金子飞走了……”
  所以你看,她就是一个小白,可是被人骂白痴骂极品,还是觉得很伤心。
  默默的拎着斧子去砍木头,砍了一组多之后,看到势力在线的人已经很少了,她默默的点了退出势力。总是拖后腿的那个人,多也不多,少也不少,也没人会在乎吧。
  天罗密她:怎么了,小燕,为什么退势力?
  白衣也密她:怎么突然退势力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副本小淫荡骂你了吗?我在YY听到他们说你副本幻化,被小淫荡骂了。别在意,小淫荡那货就是个二百五,大傻x,总喜欢骂人,但是他没恶意的,就是嘴臭了点!
  此时师父和师娘都下了,小淫荡和清纯夫妇也下了,势力在的就天罗、白衣、帝俊和YM黑白羽,他们也都不是管理。
  燕倾苍闷了一会,然后回到:“我回自己的势力了。”
  申请了回去,道长还在钓鱼,小六忙着刷战场,她的战场首饰还没有升级,还差太多战场声望。
  道长批准了申请,只是发了个表情,什么也没说。
  有时候,即便自己觉得委屈,但是你不说,没人知道。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嫣香未落 于 2019-1-7 13:16 编辑
她申请道长的队伍,拿着钓竿也去南海滨,然而鱼饵都挂好了,系统提示她声望不足,不能在该区域钓鱼。
  “怎么了?”道长看着她呆呆的坐在一边,半天没有反应。
  “声望不足……不能在南海滨钓鱼”
  “走吧,去盐泉村,据说那里有好东西!”
  “不钓了,下线睡觉了……你们玩”郁郁寡欢道了晚安,她下线睡觉。躺着床上的时候,心里还觉得郁闷——或许是我把游戏看得太重了,或许我应该戒网几天。
  彼时的未落刚入社会,在家公司做会计助理,其实就是个财务部打杂小妹,每天都是跟票据和台账打交道。
   除去拉她来玩天下游戏的许涵妹纸,整个会计部都是些四十来岁的妇男妇女,整日里除去工作就是家长里短。而许涵跟未落根本不在一个区。
   不上游戏的日子一样无聊,跟着公司几个关系好点的女孩子去逛街,买衣服,狂吃狂喝,消磨时间,几天下来,上个月的工资已经见底不说,自我感觉肚子上的肉也多了些。
   所以来说,玩游戏比出去消遣,好处还多些——她是不会承认有一段时间没上线,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一上线,竟然邮件闪烁,一排的未读信息。
  戀师父说,小淫荡那家伙竟然敢骂自己徒弟,已经教训过了,希望徒弟不要在意,快回来跟师父一起下本摸鱼。
  旖旎师娘说,落落,你不在师娘都好无聊呐。
  白衣说,我们一群人已经把小淫荡轮了一遍,给你出气了。
  红衣说,小白徒弟,快来我们带你浪战场,给你送人头。
  因为小六和道长都有她QQ,所以她这几天没上线都有在QQ上跟他们留言,所以他们倒没说什么。
  针对她这次的玻璃心,小六说:玩游戏就是玩个开心,怎么开心怎么玩,不开心了就换种玩法呗。道长说,我做了个小玩意,你们以后可以挂机钓鱼用。
  未落很震惊,因为天下对于外G防的很严,而且一旦发现后,后果很严重。
  “靠谱吗?会封吗?”
  “我用小号测试过,用大号也挂机钓过,到目前还没有封过。”
  小六表示:“我也用了,没封!不过要是觉得不放心的话,还是别用了。”
  “应该不会。这其实算不上外挂,只是一个按键精灵罢了!”道长把小工具传给她。
  实验了一番,还是可以的,睡觉的时候,把包里清空,然后把鱼饵买好,用上小工具,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就顺便给鱼竿补充精力。
  在三人的努力下,未落钓鱼声望很快上来了,然而挂机半个多月,竟然一次也没有钓到过值钱的东西,唯二的两次上世界,也是墨龙之笛。
  道长的解释是:“估计是你钓的太多次,所以好东西都不愿意上钩。”
  小六的解释是:“脸黑不解释。”
  在戀师父他们的高压之下,小淫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后密语她给她道歉——说自己并没有恶意,只是粗鲁惯了,没想到伤了小姑娘的心。
  再矫情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然后燕倾苍还是回到了不离不弃。
  天罗说:哎呀,小燕你不住,都没人在势力跟我探讨大太虚观的高冷了,好不适应!
  燕倾苍:你知道你的徒弟为什么都长不大吗?
  天罗:?
  燕倾苍:因为我们印象中的道哥都是高冷低调跟鸡哥似得,结果他们拜了个师父,竟然是个话痨逗比,大受打击之下,只能绝望而去了!
  天罗:……
  戀:徒弟你竟然也学坏了!
  白衣:跟着你们这群逗比,想不逗比也难啊!
  戀:emmmm ~这倒也是,我觉得是时候给我徒弟找个保护神,在我们不上线的时候免得她受人欺负!
  红衣:我怎么觉得这个受人欺负像是有特指啊!
  小淫荡:玛德我都认识到错误了,你们还不放过!
  红衣:淫荡你又自作多情,我又没说你,你看你跑出来顶锅啊!
  小淫荡:……
  天罗说:那个——你们看我怎么样?我有两条命,我还有狗能加血,有凤凰能啄人,有乌龟可以遛,有邪影保护……
  小淫荡:你以后就的叫戀做师父,叫旖旎做师娘,叫我们做师伯师叔……
  天罗顿时对起了手指,开始犹豫了,平时这群货就欺压自己,平平矮了一辈,不是更被压的翻不过来身嘛!
  戀也看不上天罗,因为天罗太喜欢捡小号,带小号,一个天天混在小号群里的猥琐男,配给徒弟太蹉了。除了势力组织副本和活动,十个小时在线有八个小时在跟小号纠缠的家伙,能好好陪小白徒弟玩?
  旖旎说:好友里面遛一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问了一圈好友,大部分都是有家有室的,没家室的,不是对小白不感冒就是喜欢BX不喜欢YJ,最后小清纯给介绍了个奶爹。
  那个奶爹叫白衣为谁染,他还有个云麓基友叫青衫迎风寒,弈剑基友红颜盼君寰。当然这后面两位是跟白衣为谁染熟了之后才认识的。
  小清纯说:“这奶爹是个暖牌奶瓶,绝对能够保护好你徒弟!”
  燕倾苍说:“我可以不要嘛?”
  一众人忽略了她的反对意见,旖旎说,落落不要害羞,你看我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就你个孤单寡人,师父师娘照顾不到的时候,找个保护神,也可以保护你呀。
  戀也说:就是,那次势力战我们没上,你被人污蔑007,这次我们下线了,你又被小淫荡骂的几天不来游戏……
  小淫荡:……
  燕倾苍福至心灵,伤心的问道:师父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个超级电灯泡,总是太亮了?
  红衣说:小白你总算聪明了!
  燕倾苍:……
  燕倾苍:……
  燕倾苍:……
  燕倾苍:十八个点点点也不足以表达我的无语……
  旖旎抚摸着她的脑袋:落落我们都没有嫌弃过你,可是你不想体验下结婚吗?结婚有各种经验加成,还有红莲哦?
  红莲?燕倾苍以为是红莲溟钻,顿时兴奋起来,同意去相亲。
天下里面的相亲有很多种:比如说,等级起来了,玩法就那么几种,看看别人都成双成对,自己孤家寡人,喊本没人理,或者喊了一群打手没有奶,或者有奶有打手又缺蓝瓶儿,又或者喊满了,人家来一句,不好意思,我媳妇/相公帮我下过了,真抱歉,于是乎,很多空虚寂寞冷的人,就喜欢征婚。经常看见有人天下喊:满级奶妈,找个打手一起玩,有意向的来誓水之滨。也有人喊,暴力WL找个妹子,职业不限,看得上的进队来聊。
  甚至有人喊,找个妹纸/汉纸撒花雨,今天能结婚的来……
  直接撒花雨的还是少数的,总之想结婚,总是要先熟悉熟悉,看看到底俩人能不能处得来。
  毕竟虽然现实里面结个婚只需要几块钱,游戏里面结婚还得200金13银14铜,别说还得坐花轿撒百合,有亲戚朋友的还得意思意思等等,比现实贵多了。
  而游戏里怎么相处呢,自然就天天组队一起,没事就闲聊,一起下本一起战场一起日常一起看风景。
  跟白衣为谁染一起还是不错的。自从认识到自己是师父师娘、红衣白衣、淫荡清纯他们之间的电灯泡之后,就尽量少往他们跟前凑,免得一不小心又250瓦了。
  白衣为谁染很是个话痨,但是也是非常的体贴。难怪小清纯要叫他暖牌奶瓶。副本里,他不会抢着去做打手,只要跟着他去下本,就能体会到师娘般的温暖,妙手不断,小八不停。
  做同门的时候,他会说:“小燕,你挂机就好,我自己接自己打。”燕倾苍不好意思叫他一个念冰心一针一针戳怪,于是主动扛起打怪责任。
  三仙演武的时候,他会说:“小燕,我开了小号,你接任务,我打吧”这时候的三仙演武还不能自动共享,所以慢半拍的燕倾苍总是会扰乱正常的任务次序,叫她接任务,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砍水剑域古八传道的时候,他做团长都会平分马粮,然后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总是分给燕倾苍:“你可以拆石头或者喂马。”
  他会告诉燕倾苍,在九黎灵兽区可以接几个任务,任务奖励是给马成长值的。他会告诉燕倾苍,其实玉狐宫刷摆一个人就可以做,不用开那个机关,有个地方可以卡位置,直接到冰面上去。他带着燕倾苍去摸鸡,教她怎么不杀石雕直接开门。
  跟着他,她知道了燕丘有个终年下雪的地方,在地上跑有一串串的脚印,跑的快的时候,能跑出简单的图案。因为他给她跑了一串串的心。
  跟着他,她知道云麓仙居副本下面,有神雕侠侣里的 古墓里有小龙女睡觉的那个绳子。古墓后面还有个阳台,可以看星空璀璨,可以看朝阳旭日。
  跟着他,她在砂岩研究过那个UFO上面的手掌和奇怪文字,也在鼎湖湖底观赏了那条让人觉得浑身一寒的大蛇,还在东海看了彩虹欣赏了心形岛。
  那些风花雪月,那些欢声笑语,那些副本杀敌,给燕倾苍打开了一扇新的游戏之门。
  她也认识了他的那两个基友青衫和红颜,认识了他的两个徒弟,沐小沐和二十四,一个小冰心,一个小羽毛。
  她跟着小六和道长去混战场,混流光,混JJC的时间越来越少,跟着他们去挖宝去砍树钓鱼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她跟师父师娘白衣红衣他们去下副本刷幻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她恍然觉得动心,就这么一个3D模型,也会去研究那张脸上似乎有表情,那双眼睛也能含情脉脉。当白衣为谁染温柔的拥抱着燕倾苍的时候,好像真的就被一个温柔似水的人物给暖化了心田。
  他们的情谊早已经刷满了,只要想结婚,随时都可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嫣香未落 于 2019-1-7 13:18 编辑
白衣为谁染说:“我之前跟我小号结婚来着,才点的分居,得五天之后才能离婚哦。”
  彼时单蠢如燕倾苍,从来没在游戏里结过婚的娃,并不知道离婚的话,只需要结婚双方组队,三天后就可以离了,如果一方申请离婚的话,五天后就可以强制离婚,当然是对方也同意的前提下,如果对方不同意,强制你出更多钱的话,也许离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只不过沉迷于奶爹温柔之中的她不知道这些,也没想过了解这些,结婚与否在此时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一起玩的开心就好了。
  无聊挂机的时候,她会喊奶爸跳搓手舞。男冰心的舞蹈是大荒中具有魔性之最的存在,心情再差,看了搓手舞,你都会忍不住想开红打人,然后心情大好。
  白为谁染的大徒弟二十四喊她下本:“师娘,带我剑域啊!”
  她问白衣为谁染:“奶爸,你徒弟叫带剑域。”
  奶爸说:“那进团。”
  进团看见沐小沐已经在团里了。沐小沐从燕倾苍认识她的时候就54级,都过了一个好几天了,还是54级。
  二十四进了团问道:“小沐师姐,我都64了,你怎么还54?”
  小沐没有回答,在团里问:“师父,倾苍你们要去下本吗?”
  白衣为谁染回答道:“是呀,去剑域。”
  “哦……我去不了,把我放二团吧。”
  二十四说:“师姐你都54很久了吧,快点升级好跟我们一起去下本啊!”
  小沐发了个挑眉的表情:“升级神马的很没意思,等我经验压满小马等级都跟上了再说。”
  奶爸团上青衫和红颜,开了剑域。曾经在这个本里跟道长和小六带着66级小BX死成狗的未落,对于剑域有种莫名的憎恶。不过跟着师父和师娘他们去倒压力不大,戀师父耐揍,不行还能幻化,师娘加血也专业。
  因为奶爸忙着跟青衫斗嘴,红颜扑街了一次;刚拉起来红颜,燕倾苍又倒下了……
  二十四啧啧了两声:“师父,跟你一起下本,为什么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白衣为谁染摊手:“你若是没有安全感,就把安全帽戴上!”
  青衫迎风寒:“啥?安全T?”
  白衣为谁染:“青衫你又污了!”
  青衫迎风寒挑眉:“请叫我污妖王!”
  红颜处于愤怒状态:“不要再聊了++++++”
  白衣为谁染给怪甩了个失心:“骚年,不要暴躁,太早更年期不好!”
  一个天罚下去拉了仇恨的青衫倒在BOSS脚底,奶爹拉了她,但是她并没有起来:“你们打,我要躺一会,等BOSS躺下了我再起来!”
  白衣为谁染发了一串省略号。
  二十四:“作为一个暴力输出你竟然偷懒!”
  青衫摊手:“怪我咯!两YJ抢不过我输出嘛!”
  燕倾苍默默扔完觉醒,觉得略蛋疼。
  终于把达魔途和护泽都消灭掉了,二十四郁闷极了:“没有出硬甲!谁手这么黑!”
  白衣为谁染发了个封嘴表情:“羽毛用这个不好!而且67才可以用的,你要了没用!”
  二十四忍不住嚷嚷:“没用我可以喂马啊!”
  青衫:“不要跟我抢马良!我的第二匹小马才59,还缺好多好多的马良!”
  二十四流泪:“我R!我唯一的一匹小马也还不到55啊!”
  燕倾苍见他跟青衫两个也不打怪了,就马良分配问题在剑魂那里争论不休,忍不住说:“我这号学的手工艺,我挖木头给你们做马良好了,别争了!”
  二十四抱着她大哭:“师娘你真好!青衫就是个二货!”
  青衫挑眉:“再二,轮你妥妥的!”
  二十四:“呵呵呵!我师父加血,师娘给八荒,想轮我?”
  青衫:“老白!我跟你徒弟,你帮谁?”
  白衣为谁染:“……”
  燕倾苍:“快打剑魂啊!打完出去再说!”
  【密语】二十四对你说:师娘,你有没有觉得我师父跟那个青衫关系不太正常啊!   
  【密语】你对二十四说:你想多了吧!青衫跟红颜不都是他的兄弟吗?
  【密语】二十四对你说:震惊表情 青衫是女的啊!
  【密语】你对二十四说:不是吧!我一直以为她是男的。我平时看她说话觉得她也不太像女生
  【密语】二十四对你说:师娘你什么时候跟师父结婚?
  【密语】你对二十四说:你师父说等他跟他小号离婚了我们就结。
二十四很久没有回她。
  出了剑魂本,二十四在团里说:师父,师娘,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好准备礼物!
  燕倾苍:准备什么礼物啊!浪费钱!
  白衣为谁染:下周吧。
  【团队】沐小沐:师父
  【团队】白衣为谁染:啊?
  【团队】沐小沐:带我去桃溪经验本吧。   
  【团队】白衣为谁染:哦 走
  【团队】燕倾苍:要我帮忙做打手吗?
  【团队】二十四:师娘,说好的做马良呢?
  【团队】白衣为谁染:小蓝瓶去挖木头吧,多做点马良,你自己的小马还没跟上
  【团队】燕倾苍:好吧
青衫跟红颜在剑域门口切磋,白衣跟小沐去桃溪经验刷经验刷马粮,燕倾苍和二十四去挖木头做马粮。
  二十四两门生活技能都是采集,一个挖木头一个挖草,不过等级都不是很高,只是挖些初级慢慢涨。燕倾苍帮他做了几个足通,丢给他之后就开始满大荒的挖。
  挖木头是很枯燥的,燕倾苍每次都懒得等成熟,就直接点地图上寻路寻过去,每次寻路的时候,她也懒得看,就翻翻寄售,随便看看。
  挖了快有半组的时候,她看了看白衣的位置,还在桃溪本里面,太不科学了。一次桃溪也要不到半小时,她这挖的都一个多小时了,他们怎么还没有下完?
  【邮件】二十四:师娘,看天下!
  燕倾苍关掉寄售,打开邮件,有些莫名其妙。然后翻开系统频道往上翻了翻。
  【天下】沐小沐:你说你会等我,于是我任性的不再长大,所以我以为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现在看来,我长大与否,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密语】你对沐小沐说:小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沐小沐却没有回答。
  【邮件】燕倾苍:二十四,小沐怎么了?
  【邮件】二十四:不知道。师娘,你喜欢我师父什么?
  【邮件】燕倾苍:额……他人挺好呗,带我下本,暖心奶瓶啊!
  【邮件】二十四:好吧!我看他平时都叫你蓝瓶,你叫他奶瓶,为什么不叫老公老婆?
  【邮件】燕倾苍:我觉得怪怪的,只是游戏,一起玩的开心就好,叫什么老公老婆。何况我们还没有结婚呢!
  【邮件】二十四:我擦,你真够纯情啊!这就一游戏,当什么真呐!你看人家有的妹纸结婚跟吃饭似得,一天换三个碗,老公老婆的叫的多甜蜜!
【邮件】二十四:你别嫁我师父了!嫁给我好了
  【邮件】燕倾苍:挑眉 这是乱伦!
  【邮件】二十四:拍桌大笑 乱你妹!你跟我师父结婚了才是我师娘,又没结婚,现在还是自由的。
  燕倾苍不知道他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故意作弄自己还是说的真的,虽然从认识白衣为谁染开始,就跟二十四和沐小沐认识了,但是和二十四多是下些65级以下的副本,跟沐小沐就是一个团或者一个队,偶尔下下小本和钓鱼挖宝,并没有太多的接触。
  【邮件】燕倾苍:别乱开玩笑。我跟你师父很好,我不会劈腿的
  【邮件】二十四:那如果我师父劈腿那?你看不上我是不是觉得我等级太低,陪不了你?
  【邮件】燕倾苍:跟等级有什么关系?我喜欢的是你师父啊,又不是他的等级……
  二十四没有再回过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太多敏感度词汇,我也不知道哪里踩中地雷了,好心累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5-12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吧,很期待后面的故事,我会一直看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5-12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加油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745

活跃

686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9
发表于 2018-5-12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着你的故事,天下太多故事了,都是感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5-13 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3

活跃

19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8-5-14 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有人发文直接在记事本打好了发截图,可以逃过审核哟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87

活跃

304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18
发表于 2018-5-19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更啦?快更新更新更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yanz1002 发表于 2018-5-14 05:11
我看到有人发文直接在记事本打好了发截图,可以逃过审核哟

嗯嗯,多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章 猜不透的人心
  燕倾苍也没再搭理他,给白衣为谁染发了邮件,问小沐怎么了,是不是被谁欺负了?但是白衣并没有回答。
  旖旎邀请她组队:徒弟
  燕倾苍一边挖着木头一边和她聊天:师娘
  白衣悠然也申请进入了队伍:落落
  【队伍】燕倾苍:咦,今天你们倒是很闲啊
  【队伍】旖旎:徒弟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队伍】燕倾苍:奶瓶说下周
  【队伍】旖旎:怎么还叫奶瓶?那奶爸对你怎么样啊?
  【队伍】燕倾苍:挺好的啊。师娘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队伍】旖旎:额……
  【队伍】白衣悠然:是这样的……我们平时都没怎么看门派,你家奶爸在冰心堂名声还挺响的,是有名的话痨,操作也很厉害,站了几周的惊尘 针绝,所以据说很多妹纸喜欢他……
  【队伍】燕倾苍:震惊 不科学!
  【队伍】白衣悠然:然后——刚他徒弟沐小沐不是发了个天下吗?然后有人在门派问有什么八卦。我听说我们这区有个冰心堂的YY,据说经常有八卦可以谈,所以很多BX喜欢挂在那个YY里面。
  【队伍】燕倾苍:总觉得好像你们要告诉我什么不好的消息。
  【队伍】白衣悠然:我跟你师娘就去逛了一圈,才知道那个白衣奶爸很是个人才,跟几个妹纸都暧昧着,经常撩的半真半假。还有他那个徒弟沐小沐,喜欢的就是他。
  燕倾苍忽然想起白衣为谁染那个和他结婚还没离掉据他称是自己小号的小号,难道就是沐小沐?
  想起经常跟白衣为谁染互撩互污的青衫迎风寒。
  想起刚才二十四明明话里有话的邮件。
  【队伍】旖旎:额……这些也没有切确证据,所以徒弟我们只是来提醒下你
  【队伍】白衣悠然:什么没有切确证据,旖旎别心软啊!这会那个冰心堂YY正热闹呢!落落不知道吧,那个YY频道就是白衣为谁染建立的,门派的妹纸说,他经常跟冰心堂的妹纸们在那YY里各种撩……
  【队伍】燕倾苍:哦
  【队伍】白衣悠然:你师娘的意思是一场游戏而已,他喜欢聊是他的事,只要对你好,都说了要结婚了,所以就把这些告诉你,看你怎么抉择。
  【队伍】白衣悠然:我的意思是,他就是一渣男,冰心门派都叫他公交车老司机,你这还没结婚都一堆烂桃花,结婚了之后估计……
  【队伍】燕倾苍:嗯,谢谢师娘,谢谢白衣,我知道了,我会想想清楚的。
   问白衣要了那个YY的频道,想了想,还是点开了YY,却提醒太久没上,需要更新版本。
  上次上YY,还是用沉沦号跟去打势力战,所以YY的名字还是沉沦。燕倾苍进入频道,就听见一个很欢脱的女声:“哟,又有妹纸来了!”
  燕倾苍看了看名字,是青衫,她没做声。
  青衫继续说:“妹纸是来听八卦的还是来撕逼的?是不是也被老白告白过?看到门派有人撕老白,所以来添砖加瓦的?”
  然后就听见一个男的笑着说:“去你大爷的青衫!你巴不得所有人都来怼我是吧!”
  青衫:“你处处留情怪我咯?你看看,除了沐小沐,刚才门派的嫣然妹纸,来YY撕逼的墨染青花妹纸,还有……”
  燕倾苍退出了频道。
  或许,是她太小白了。她以为这个大荒的婚姻也跟现实一样,是喜欢一个人,却忘了这只是一个游戏。
  她没有去质问白衣为谁染,只是发邮件告诉他,不想结婚了。
  别人伤情的时候,会挂在逝水,挂在东海,挂在绿萝禁,挂在暮苍渊,挂在仙音山,挂在黑白羽森林,挂在奈何桥……她伤情的时候,只会右下角一点,然后躺在床上默默出神。
   大学时候就是这样,她喜欢本系的一个学长,那学长也对她有意思,两个人虽然没有互相表明心迹,但是在所有认识和不认识他们的周遭人眼中,这俩就是一对。
   这样过了一年,在她升了大三,学长升大四的时候,宿舍的妹纸无意中说看见那位学长和他们班上的一名漂亮女生经常在一起,她忍不住偷偷去看,果然看见学长揽了那妹纸的腰去饭堂吃饭。
  也是伤情了很久,慢慢疏离,不再走近他。如果他对别人有情,争的过来又有什么意思?如果他对别人无情,她自认为也接受不来一个男的能随随便便搂别的女人的腰。
  学长再来约她自习或者出去玩,她都找借口推掉,加上大四要出去实习,很快俩人淡了下去,直到最后没有联系。
  后来倒是听说过学长跟那个漂亮女生谈了恋爱,再无下文。
  她也不懂,究竟是自己爱的不够,还是自己太过懦弱,怕失败,不敢争取。
  或者是她软弱可欺,不敢主动,所有那些人理所当然的把她当了备胎?
  想不明白,也懒得上论坛去贴吧去818,有什么好说的呢?说穿了,还不是因为这就是一场游戏!把自己赤裸裸的铺开给别人审视、批判、同情抑或嘲笑,又有什么意思?
  当白衣为谁染带她看风景的时候,难道她不开心吗?当他全场追着她加血的时候,给她清明的时候,难道她不感动吗?他跟她批判中原主线天草失忆太low剧情的时候,难道她不是也在用心的去探讨吗?
  也只不过因为她喜欢上的,只是他展现给她的那一部分,被他隐藏起来的她所不知道的另外一部分,被她不接受罢了!
  如此,好聚好散吧。
  她不停的设想,不停的安慰自己,说服自己。
  第二天再上游戏,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二十四发邮件问她:“为什么不跟师父结婚了啊?”
  她回到:“没什么!觉得不喜欢他了。”
  二十四锲而不舍:“那你嫁给我啊”
  她直接了当:“我只当你做徒弟。”
  “好吧……之前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啧……可能以后玩的少了”
  “为什么呢?”
  “不知道,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吧”
  不跟白衣为谁染一起玩了之后,跟二十四他们自然也接触的不多了。游戏跟现实一样,社交团体就那么些人,有的人可能因为某个原因上一秒还在并肩作战,下一秒就各分东西,再无交集。
   没过几天,二十四寄售给了她几个八钻,并留了封离线邮件,告诉她因为现实原因,不想玩游戏了,以后也不会再上了。
  从此好友栏里那个66级小羽毛二十四的名字再也没有亮起过。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章   总归要离开
二十四是第一个人,戀师父是第二个。
  对于戀师父的现实,燕倾苍并不了解很多。只知道他现实小有所成,比较忙,玩游戏就是业余时间抒散压力外加消遣。
  他说:“忽然发现在游戏里面的时间投入太多,本来说是消遣,却感觉好像被游戏玩了一样。每天不上线感觉缺点什么,一有活动就忍不住要往里面砸钱。仔细想一想,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多去锻炼锻炼,这还没到三十呢,就整个人跟生锈了似得。”
  戀师父上的越来越少,旖旎师娘也上的很少。
  这种情绪相互影响着,旖旎师娘比师父更早离开这个大荒,因为她要参加一些考试,说要备考,然后就没上了。
  戀师父在旖旎师娘离开后不久,跟燕倾苍说要上架了,然后把天域声望换了五个逆天之愿,95的强疾石头,十几个火燧之精,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全给了她。
  她默默的看着包里二十四留下的八钻,师娘留下的一个白云坐骑,师父留下的那两排物品,止不住的伤心。
  可是却不能挽留,师父说的对,玩游戏最初的初心,或者是为了打发时间,为了业余消遣,为了一圆江湖梦想,只是不管为了什么,现实生活才是应该放在第一位的东西。
  如果因为什么游戏影响了生活,那真的不值得。
  师父师娘走了,跟白衣为谁染他们那个小团体也不再联系,除了小六和道长一起下本日常,也会跟不离不弃势力去野外打打敌对,流光挖挖报纸。做做足通,挖挖木头,弄点马粮。每次在技能区做马粮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小羽毛,她还欠了他很多的马粮。
  再然后的有一天,白衣悠然跟她说也不想玩了,燕倾苍很惊讶,师父师娘走了之后,她跟白衣在一起下本明显增多,明明见她玩的也挺高兴的,怎么突然说要不玩了呢?
  白衣说:小红说要奔现,我拒绝了!
  燕倾苍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啊了一声。
  白衣说:因为说不奔现之后,我们两个就互相觉得尴尬。他说要分开,我也同意了。
  燕倾苍:你不喜欢他吗?不愿意试一试?我看很多奔现的,也有成功的!
  白衣黯然:我家里情况我也有跟你说过。异地恋是不可能的。我在江西,他在浙江,距离那么远。明知道不会有好的结局,不如早点就喊停。
  燕倾苍忍不住想起自己那不算初恋的初恋,如果自己努力去争取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摇摇头,自己都不见得看好,又怎么会努力争取,又怎么可能改写?
  白衣继续说:我们两个点了分居。可是我还是不死心,一上线就忍不住去看他的坐标,到处飞着去找他,偷偷在天上看着他在做什么。
  白衣:你知道吗?昨天被我看到他在中原皇城,有个冰心妹纸在战场门口抱着他。
  白衣:那个妹纸我也知道。之前我们还没有分居还没闹别扭之前,那妹纸就在盐泉那里跟他组队钓鱼。
  白衣: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外心,所以才跟我提奔现,明知道我不可能会答应,所以借机摆脱我?
  燕倾苍安慰她:怎么可能?小红对你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啊!
  白衣摇摇头: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即便家有贤妻,也要有几个红颜知己?
  燕倾苍想起白衣为谁染,没做声。她不懂男人,更不懂他们的心思,所以她不敢轻易下结论。
  只能安慰白衣,可是她的安慰这么虚弱,连她自己的安抚不了。
  这段时间,连小六和道长也上的很少了。小六沉迷于工作不能自拔,道长因为想要创业,已经跟他们说了打算离职,自己做,所以游戏上的少。
   白衣跟红衣离婚后没几天,一条天下让白衣忍不住哭出声来。
  那是跟红衣组队钓鱼、战场门口拥抱待机的那个冰心妹纸,她在天下说:“红衣掠影,从此盖上了我的标志,是我的了”
  白衣忍不住接了天下:“天下3,三三不息”
  燕倾苍组她,白衣进了队伍:“白衣……”
  “落落……我知道我们分了,我没有资格……可是我就忍不住!这才几天啊?我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早就有了外心?是不是巴不得分手?”白衣悠然泣不成声,可是燕倾苍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分手就是这样,当一个人还在原地怀念的时候,另一个人早已经另起炉灶开心玩耍了。
  是你要说分手,是你要端锅走,现在你还能不让我吃饭不成?
  燕倾苍M了好友栏里从加好友都没说过话的那个大羽毛黑白羽:“无常,能帮我个忙吗?”
  那个整天沉浸在战场与杀人,从来不八卦不闲话的大羽毛过了一会才回信息:“干什么?”
  “我给你十个天下,你对白衣告白!”
  “你脑子抽风啊?”被势力人叫黑白无常的黑白羽挑眉,他很少看八卦,知道白衣跟红衣是夫妻俩,但是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分手了。
  燕倾苍说:“反正你不是要已经要转服走了吗?反正你又不看八卦,也不在乎名声……白衣在天下被红衣的现任喷的都哭了,她说不玩了,不玩之前,我不想让她带着遗憾啊……”
  黑白羽:“真是不懂你们的脑回路!天下号令拿来!”
  燕倾苍买了点卡,拖了天下号令然后赠送给黑白羽。
  她打一句,黑白羽打一句:
  【天下】黑白羽:白衣悠然,我喜欢你很久了
  【天下】黑白羽: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知道你有对象,所以我只能把这份感情深埋心底
  【天下】黑白羽:现在我有机会了,你却说不想玩了
  【天下】黑白羽:如果这个服现在给你的只有伤心和难过的话,跟我一起去M服吧
  【天下】黑白羽: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战场我只把人头给你
  【邮件】黑白羽:我擦!送人头是傻逼好吗?我可做不来!
  【邮件】燕倾苍:就是让你发天下,又不是真让你送!
  【邮件】黑白羽:好吧!很多人M我啊。有的说我好深情,有的说我不是男人,喜欢就要追,还有的说我要走赶紧走,瞎逼逼什么,发天下挡视线……
  【邮件】燕倾苍:你管他的,把密语关了,还有五个天下没发完呢!
  【邮件】黑白羽:我真特么是脑抽风才陪你们玩这二逼玩意
  【天下】黑白羽:我不会让你伤心,让你流泪,我要做你的小浣熊
  【天下】黑白羽:这个游戏,所有的回忆就放在回忆,开始新的旅程,开始新的感情,如果你不接受,我也祝福你
  【天下】黑白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天下】黑白羽:白衣悠然,我喜欢你
  【天下】黑白羽:白衣悠然,我喜欢你
  燕倾苍收到白衣悠然的邮件:傻落落,谢谢你!
  燕倾苍:啊?谢谢什么?
  白衣:无常的天下啊!我知道是你。冰心堂都炸了,哈哈,都在那说黑白羽好深情,叫我答应他!猜什么的都有,笑死我了!被他们这么一折腾,倒是觉得挺搞笑的。忽然觉得无所谓了,只是一场游戏而已,是我看不清,陷太深。
  燕倾苍知道白衣是故作淡然,强颜欢笑,之前在YY的哽咽不能成声,怎么可能因为几个天下说放下就放下,说开心就开心?
  不过关于红衣和白衣的故事,就以拒绝奔现,一个另娶,一个AFK而告终。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章 奸商生涯
  师父号卖了,师娘不上了,红衣已成陌路,白衣忙着去考驾照,小六沉迷程序猿,道长发奋创业,只有混吃等死上线双开种树的燕倾苍和盾娘未落静静的看着更新的越来越多,她开始疯狂的练小号。
  那时候小号连续登陆就有日钻和月钻送。燕倾苍沉迷于练小号无法自拔。
  她给自己练小号,挣师徒声望,睡觉时候挂机,平均一天出师一个。那时候,还没有太多的专业师徒商人,所以当看见地区有人喊收师徒声望的时候,燕倾苍M了他。一个69的奶爸,压等级的红烧冰心。
  燕倾苍说:“300J一个!十级开始。”
  那土豪奶爸竟然没有还价,然后同意了。
  土豪奶爸是个半商人,燕倾苍从这个半商人身上挣到了第一桶金,然后平均两天给他出一个徒弟,比较闲的时候一天一个,价格也从300J一个变成200J一个。她跟着这个奶爸假师父,学会了开各种道具箱子。
  土豪奶爸很有奸商品质,做着各种道具的生意,而且此时的商人还不是遍地都是,开珍宝道具的也没有那么疯狂。
  燕倾苍从每天练小徒弟给土豪奶爸换金,积累资本,加上师徒任务给的J,送的日钻和月钻点五钻,给自己练的小号换鉴定符,几个号轮流种树、碎片、刷钻、甘露,和土豪师父学倒卖,等等,一个月下来累积了将近上万金,
   这个叫丁哥哥的土豪奶爸开珍宝道具、囤道具、藏宝阁抢号拆号倒卖。他有眼光,有魄力。当然最主要的人他有钱。所以做起生意来也是水起风生。
  每每想起那段日子,式微的手都忍不住有点抽筋,从那时候起,这个游戏,被她玩成了真正的单机游戏。除了跟土豪奶爸丁哥哥偶尔联系,学学发财之道,其余都是在练小号,开大号种树等等等。
  新活动出来的时候道具会很贵,然后做的人多了,就会便宜点,这时候全部寄售拉了,然后二十个一组,摆一个能赚的价格,丢去寄售,很快被人秒了。
  还有小号的绑定金,那时候活动出的能开珍宝道具的那种道具总是比另外一种道具贵很多,然后燕倾苍买了便宜的道具+50银绑定金,换成可交易的另外一种道具。
  新时装或者新坐骑如果比较好看的话,总是在周三更新后下午寄售最低,然后晚上上线人多了就很快涨价。当然这个是丁哥哥说的,燕倾苍没这魄力,她总觉得以后会更便宜,很少做时装坐骑的生意。
  逆天碎片这种东西,如果看见价格一直比较低的话,可以把寄售上差不多的价格全拉了,然后摆摊比你拉的贵20-30银,在西陵城或者九黎太守,基本上一晚上就能清完。
  还有八钻、九钻、十钻、十三钻,在一个区呆久了,大概的价格都清楚,看见地区有时候有人急于出手的时候,你去用低于市价的5-10金收下来,晚上摆摊,在太守那里,基本上也是一晚上能卖完。因为很多人急于用钻的时候,地区收不到,摆摊直接拉,是最方便的。
  雷钻收起来也快,卖起来也快,但是因为雷钻商人比较多,而且运作资本也不少,燕倾苍偶尔会顺带着做做雷钻生意。
  新活动出的道具,可以摆摊低价收,寄售挂卖,一个赚两三金,出手速度很快。或者喊喊地区,比小号商人价格高那么50银,利润持平,很好买卖。
  燕倾苍开始没玩没了的研究寄售,研究各种物品市场价格行情,研究开珍宝道具占卜一等运气好还是六等运气好,是站双奇数点位置好还是站双偶数位置好,是一键开珍宝道具出好东西概率多还是三个三个的开的多……
  投入的钱也越来越多……
  得失也慢慢看得越重……
  商人重利嘛……
  直到有一天,她得意洋洋的跟好不容易上线了的小六炫耀自己的奸商生涯,无意中说道,昨天晚上摆摊卖8钻,把7钻夹在里面,摆的跟八钻一样价钱,也卖出去了耶!
  小六忍不住吐槽:“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太没有底线了吗?”
  “怎么没有底线啦!谁规定7钻的价格就一定得低于8钻?是他自己没看清呀,又不怨我!”
  “如果是你买摆摊的东西,不止那么多钱的东西你多花了钱,心里会舒服吗?”
  “我会自认倒霉撒!怪自己不当心又怪不了别人!我寄售把新开出来的时装少打了个零在寄售上,有人秒拍了,我M人家,人家理都不理我,我都自认倒霉呀!”
  “那不一样!”小六理解不了她,她也不理解小六。
  “有什么不一样!”
  “你寄售错价格是你的粗心,而你摆摊摆错价格就是明显欺骗,性质不一样的好嘛?”
  “这只是一个游戏!”
  “这不只是一个游戏!”
  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游戏,俩人都没有再讨论下去。
  燕倾苍觉得奸商奸商,当然无奸不商,比起那些用一个烫金盒子包回灵丹写着雷钻的骗子来说,自己根本上不去台面。
  小六觉得,之前那个小白单纯的老大,怎么变成了一个为了几十金来做个诚实的人的底线都没有的骗子。
  这是个游戏,可是也是个小型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什么样的鸟都有。
  比如,有一天,丁哥哥忧心忡忡的说:“哎,刚下传道,竟然碰见我前妻了!”
  燕倾苍一头雾水:“前妻?”
  丁哥哥:“我从别的区转过来的,下传道的时候,看到有个人装备和名字都跟前妻很想象,就看了她的英雄榜,果然是她!”
  燕倾苍略八卦的问他前妻叫什么,他并不说,只是纠结到底要不要跟前妻打招呼,跟她相认。
  燕倾苍忍不住腹诽,也猜测他跟他前妻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
  可是越来越少的好友,越来越多的好友栏里该角色已经不存在,越来越安静的地区频道和天下频道,越来越难过的奸商生涯,让燕倾苍决定A了这个游戏。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347

活跃

375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49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完没了的审核,有空就更更好了,都半年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