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37|回复: 1

[小说美文] 参商2·相逢年少01(CP大将军×大国师,冷cp自割腿肉,更新中)

[复制链接]

280

活跃

1056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34
发表于 2018-10-30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参商2·相逢年少



“多谢仙君!多谢仙君!若非仙君相救,小老儿这身残骨还不知要弃在哪出山头了……”老人身形佝偻,衣衫破旧,满是皱褶的面上老泪纵横,颤颤巍巍拜下去时,显得愈发憔悴枯瘦。

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忙伸手去扶,口圌中连连道:“老人家使不得,不过是顺手为之,哪当得老人家如此大礼。况在下迷失路径,多亏老人家指引方出得山林,该是在下谢过老人家才是的。”说罢便要抱拳行礼。

这年轻人身着浅黄圌色纱衣,细腻到极致的料子在阳光下折射圌出细碎光芒,腰间环佩玲琅,发顶配金冠戴玉簪,一双靴子上的云纹更是银丝金线描绘,一瞧便是非富即贵。况且他手中执了一根通体碧色、仙气氤氲的法杖,肩头脑后两卷古册空悬,勾出一圈朦朦宝光,分明便是个云麓仙居上下凡历练的仙君!

老人哪里敢受他的礼,慌忙摆手,连连告罪,“仙君折煞小老儿了,折煞小老儿了……若非是仙君,小老儿此刻早已葬身虎口,性命都是托赖仙君救的,这可万万受不得仙君的礼啊!”仿佛是想到了那惊险处,老者枯瘦的身圌子颤了颤,挥袖抹泪道:“有劳仙君沿途护送,小老儿身无长物,若仙君不弃,前头不远便是草舍,待小老儿为仙君烙些饼子干粮,也好留着路上嚼用。”

“哪敢操劳老人家,在下沿途买些便是了。天色渐晚,老人家快些回去吧。”那仙君瞧着年纪轻轻,又是个富贵骄矜的模样,教养倒是极好,丝毫不因老人衣着鄙陋而失礼。

老者长叹,摇头道:“仙君莫嫌粗陋,这附近十来里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年景不好,连地里的野菜都被挖干净了,哪还有地儿买吃食?便将就些吧。况且小老儿没几年活头了,总不能将这救命之恩带到地里,做个负债的野鬼啊。”

那年轻仙君哪里是嫌弃的意思,闻言忙道不敢,见老者坚持,便也只得应了,“如此,便劳烦老人家了,也无需什么,与我些清水也便罢了。老人家可还能行走?在下负您回去吧。”

待将老者送回家中后,见那茅屋破旧,家徙四壁,年轻人哪里还原受老者馈赠,只打了些井水灌满了水囊便罢了。辞去前却又问道:“老人家,您道先前是为了砍柴才入那虎豹横行的山林,可在下观您这后山树木苍翠,为何要舍近求远,去那危险重重之所?”

那老者听闻,顿时涕泪横流,悲声大作:“仙君是有所不知啊!原本小老儿靠圌山吃山,日子倒还将就,奈何数年圌前山那头来了一窝山匪,烧杀掳掠横行乡里,不知害了多少性命。那山贼霸道得很,将整片山头都占去了,年轻人上山砍柴打猎,被那匪圌徒杀的杀赶的赶,旁人哪里还敢上去啊!断了生计不说,几个匪首还三圌不五时索要钱粮、强抢女子,这儿原本也是个小村落,如今能走的都走了,只剩小老儿与几位腿脚不好的老伙计还在挣扎度日。这日子眼瞧便要活不下去了啊!苦啊!”

“岂有此理!”那仙君听得悲怒交集,猛地一拍桌面道:“如此横行乡里鱼肉百圌姓,贼匪眼中可还有良圌知王圌法!老人家,为何不报官?”

“报官又能抵什么用啊,咱们这儿是个小地方,官衙里的差役满打满算还不及人家一成,便是有心也无力啊。前几日里,听闻还来了一队兵爷说要剿匪,这几日都过去了,半点动静都没有,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哎!”

那仙君早已蹙眉,年轻姣好的面上满是愤怒,“老人家莫慌,在下且去探上一探,瞧瞧那伙匪圌徒是个怎生模样!”说罢便拍案而起,执了法杖转身便要出门。

“使不得!仙君使不得啊!那伙贼人个个凶狠粗蛮,犹擅陷阱制毒,仙君单枪匹马如何能相抗啊?莫去,莫去!”便是这仙君再如何厉害,到底也只一个人,还是个一瞧便是初出茅庐涉世未深的单纯性子,这文弱清瘦的模样,哪抗得过那些穷圌凶圌极圌恶的山匪啊!

老者忙去拉仙君的衣袖,奈何这身衣衫也不知是何物所制,轻软柔圌滑浑不着力,老者只觉指尖微凉流过,转眼便见那年轻人足踏青云,直往山那头去了。

“仙、仙君……”老者哪见过这等腾云驾雾的仙迹,仰头怔怔瞧着那单薄身影,半晌后方醒圌悟过来,浑身脱力,滑坐在地上唉声哭道:“苦也,苦也!这清清瘦瘦的仙人儿,可要被我累死了!”



仙君踏着青云掠过山麓,沿途都在打量附近地形。他虽见不得那伙山匪行径,却也明白自己孤身一人,又不明了敌方战力,即便是要做什么,也总该要智取才是,撤退的路径也要拿捏在心中。

临近山脚,他便落下了云头。方才是为了赶路,这会儿若是再腾云,未免太过招摇了,况且此间并非云麓仙居之内,天地灵气不足,腾云九天消耗的都是他自己的灵力。眼瞧一会儿便要动手,还是少些虚耗为妙。

这片山林树木葱郁,仙君借着古树枝叶遮蔽身形,小心谨慎地往林间摸去。

一路上行来,却见不少零散粗糙的哨岗,树干上也有不少刀斧痕迹,看来果如那老者所述,此间确实窝藏了一伙匪圌徒。然而行到如今,他却不曾见到半个人影,只树木间隐约可见些许围栏、帐篷的影子。

这蹊跷景象教仙君心头疑惑,身形却愈发小心谨慎。事出反常必有妖,越是如此,便越是该仔细警醒。

他仔细绕开沿途的哨岗,循着人迹往前摸索,再行得小半个时辰,在重重密林掩映间,觑见一处两层高的木楼,虽仍是粗糙不堪,却远比附近草屋帐篷来得大气醒目,想来该是匪首居所。木楼附近围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木屋茅舍,排列混乱粗陋,四周总算有了往来人影,不少举着钢刀铁叉的粗鄙汉子往来巡视。

仙君寻了个树影茂圌密之所藏起身形,将这寨子仔细研究,确认并无任何阵发痕迹后,又算计了一番巡逻队的行走路径,很快便确认了潜入路径。旋即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林叶之间。

木楼中砰地一声巨响,随即传来杯盘叮哐碎裂之声,一个破锣嗓子大声怒吼,“他奶奶的,都几日了,一个人头都没给老圌子砍下来!老圌子养你们这帮子软蛋有卵用!?”

“寨主,寨主消消气,快了,小的保证马上便好,寨主便喝酒吃肉,等着兄弟们给寨主带来好消息吧!”这声音谄媚油腻,嘿嘿笑着,压低了声音又劝道:“寨主莫急,小的才制了迷烟,已交狗子带下去了,寨主您瞧好吧,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直娘贼!那群兵蛋圌子,毛都没长齐就敢来老圌子这里送死,当老圌子镇山虎的名头是白叫的吗!?给老圌子吩咐下去,一个不许杀,老圌子要把他娘的一个个活着大卸八块!”

“是是,小的这就叫人去传话!寨主快坐,喝酒,这肉是才烤出来的,寨主尝尝,若烤得不好,小的马上剁了那老头的手!”

“妈圌的!满上!”

仙君掩身在暗处,将这番血圌腥残圌忍的对话尽数听去了,一对长眉紧蹙,心下怒火翻腾,只恨不得跳出去,将这毫无人性的匪首和助纣为虐的狗头军师都处置了。好在他并非冲动的性子,会审时度势,自然知晓此刻更危险的是哪一边。

他再次沿着先前觑好的路径退出山寨,待退出一段距离后,估摸圌着那些匪圌徒该当是注意不到了,便再次腾云而起。

这回他运起了周圌身灵力,一转眼便已直入云头,在九霄巡视过后,很快便发现硝烟弥漫之所,迅速往那处赶去。



密林间,一小队将士围坐在一处,每个人身上都糊满了鲜血,裸圌露在外的肌肤遍布伤口,皮肉翻卷血丝隐隐,人困马乏狼狈不堪。

为首的将士一身银色战甲,身上同样遍布血痕,却兀自站得笔直。他一手抱着头盔,盔上红缨已斑驳焦黑,染头了鲜血,残余的缨子混着尘沙泥土粘在了一起。暗红色长刀柱在地上,连日的厮杀喂饱了那柄凶物,刀刃上闪着锐利的光芒。

破碎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到他满是血丝的眸子里,映得眼下愈发青黑,粗圌黑发圌丝凌圌乱散落在颊边颈上,混着血水泥沙的面庞坚毅非凡,却着实年轻得令人侧目。

蓦地,他一转头,粗圌黑双眉皱起,手掌扣紧了头盔,“来了。”

已两日水米未进,他的嗓子已然嘶哑,不间断的调遣指令更是雪上加霜,这年轻小将却仍旧沉稳如山,“整队!”

“得令!”军令如山,将士们即便在困乏伤痛,却无一人抱怨拖延,一句话落下,便已然尽数站起,长刀在手,盾牌牢牢束在臂上。

那小将扬起长刀用圌力一挥,嘶声道:“兄弟们,我定勇既将尔等带出来,便会一个不落地将你们都带回去!现在,结阵!随我冲!!”

================
咱的邪教开第二部啦~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20

活跃

29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56
发表于 2018-12-1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定勇和焰离??暗搓搓站一波国师攻
楼楼快更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柳祈情 + 5 我站国师受,国师们都是受~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