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7|回复: 1

[小说美文] 蚀骨(上,冷喻、玉玑子相关,少量莫玉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蚀骨



1

“你将他带走。我不会收他为徒。”

许多年之后,玉玑子也仍旧记得那一日初见冷喻时,魔女冰冷刺骨的眼神。那是比从极渊的万年寒冰更冷冽的寒意。
魔女一袭白衣缥缈,映得背后铺满白骨的洞窟愈发阴森可怖。姣好艳丽的容颜掩在面纱之下,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却好似愈发引人注目,教人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
看看这个名噪一时的太虚魔女是怎样一副颠倒众生的艳美。
唯只那一双冷澈澈的眸子,迫得任何人不敢再踏前一步。

却也有人不惧那样森冷的目光,仍是浅淡温和的语气,轻声道:“冷喻师妹,你分明看得透,他的资质极好。”
“莫唤我师妹。你惦念师门是你的事,但你每唤一声,都只会教我愈发恶心厌憎。你若想要我好过些,便趁早换个称谓。”魔女目光冷冷扫过,欠身往石榻上靠坐下,未涂蔻丹却仍旧纤美非常的玉手搭上扶手,那扶手雪白森冷,却是白骨骷髅制成,黑洞洞的眼窝直直对着面前之人。
尚且年幼的玉玑子这才注意到髑髅阴蚀黑暗的视线。他是早就经历过生死的人,却也抵受不住这般的可怖,只觉那美丽无比的指尖下一刻便会化成利爪,将那早已没了血肉的骷髅刺出血淋淋的洞窟来。
站在他身边的白衣男子却依然十分淡然,仿佛看不到这满洞窟的森冷白骨,瞧不见阴暗角落里游离的冥火,“冷姑娘,若非确然有事相求,我也不会贸然前来打搅。这孩子……我能教的,已然全教与了他,再往后,怕是只有你能帮我了。”
“莫非云,我念你恩义,愿意与你见面说话,却不是什么都愿意依你的。”魔女依然半分情面都不给,目光扫过那半大的少年,“不收,带他走。”
莫非云见她如此坚决,也知晓此番怕是不可成事了,便也不再多说,只问道:“为何?”
冷喻看向他,从来冷得跟刀子似的目光,落在那白衣男子身上时,总算稍稍带了些许温度,只是依然不松口,“他的眼中没有恨。不懂恨的人,不够资格做我的弟子。带他走吧,日后也莫再带来了。”
玉玑子那年刚过了十三,许是男孩子幼年长得慢,随着莫非云过得也不算太过滋润,瞧着身量仍是很小,气性却很高。半大的孩子最不知天高地厚,原还不怎么开口的,这会儿许是误会了,只觉那女子颇瞧不上自己,对莫非云也不甚客气,倒是被激起了脾气来。精致的面容板了起来,气哼哼回道:“我有莫非云,哪个稀罕做你弟子!”
冷喻一眼扫过他,尚不曾多说什么,洞窟角落便有零星鬼火燃烧起来,将那白骨洞窟照得阴惨惨的,仿佛连风都变得更冷了。
玉玑子咬着牙,虽已绷紧了身子,却仍是不甘示弱地瞪着那女子。
莫非云方才阻拦不及,教这孩子失礼冒犯了人,面上瞧着却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样子。只伸手轻轻抚过徒儿发顶,“若是只有懂了恨才能被你收入门下,那我……宁愿他永远不会有这一日。”
也不知是否是错觉,虽然莫非云什么也没有做,但玉玑子却觉着身周的阴冷一下子便消散了,连心里都瞬间定了下来。
“既如此,在下叨扰冷姑娘了,这便告辞。”行动之间如行云流水,抬手间便用火心法驱散了阴邪之气,莫非云面上却好似没事一般,只拱手道别,低头对身侧的徒儿道:“走吧,玉。”
玉玑子握住他伸来的手掌,随着他一道走出了森冷洞窟。



2

玉玑子根本没有想过,再次见到冷喻的时间,会那么短。

仿佛只是短短几日,好像还不曾随着那如风般寡淡温和的人走出多远的距离,那人便不在了,他好似真的化作了一缕清风,一轮明月,一道潺潺的流水,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梦。就这般消失了,上天入地,再找不见他。
玉玑子木着脸典当了所有的物事,又将换来的银钱全数用来葬了莫非云,随后便循着记忆中只走过一次的路,再次来到了白骨森森的洞窟前。
他在洞窟门口站了几日,不曾说话,不曾吃喝,也不曾走动,更不曾哭天抢地或悲愤怒吼,只不声不响地站着。
不知几日后洞窟的石门终于打开,魔女如先前一般一身缥缈清冷的白,走到他面前,毫不客气地捏住他沾着风尘泥沙的两颊,冷冰冰的一双黑瞳直透入他眼中心底。
女子修长的手如玉一般冰冷,许是太冷了,那手指都隐隐带了青白色,唯指尖是粉嫩的红,如同玉璧上沁透进肌理的血。
玉玑子神情木然,仿佛感受不到面上被钳制的痛楚,这般直视着魔女的双目,不曾避开分毫。

冷喻打量了他片刻,松开手,等他说话。
玉玑子衣衫单薄,在夜风中站得笔直,他说:“莫非云曾说过你很厉害,你能教我怎么见到那个影子。我要学你的武艺。”
一阵寒风吹过,冷喻手中的浮尘被吹得凌乱,连纱裙和遮面的轻纱都摇曳不已,月光下依稀可窥见美艳不可方物的容颜。“从前你只懂得爱,如今你终于懂了恨。”她的声音仿佛也被风吹冷了,“但是,在我这里,只有恨是不够的。我凭什么收你?”
魔女说完,本以为那个沉不住气的孩子会怒斥她言而无信,亦或是旁的什么,但是出乎意料,他并没有任何预期会有的反应。
玉玑子早知她不会那般轻易应允,也不费那功夫与她争辩,只一字一句答道:“就凭这是你欠他的。”
“他本该高雅出尘,因为你,他从云端堕入尘埃。他本该名扬天下,因为你,他背井离乡。他本该一世安乐,因为你,他客死异乡。”玉玑子神情冷淡,仿佛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可越是如此,语气中那深不见底的恨意,便愈发汹涌澎湃,“他因你而死,你欠他一条命。我不要你偿命,但你有义务,让杀了他的人偿命。教我武艺,我亲自去报仇!”
风吹得更急,魔女面上的白纱纷乱飞舞,遮住了她变幻莫测的眼神。
许久后她道:“你恨我。”
随即她又道:“好,我收你为徒。”
“随我进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恨有多深。若你能活下来,那么武艺也好,我的命也好,都是你的。”



3

那段时间是玉玑子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每日每夜,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在冷喻堪称毫无人性的折磨中活下来的。
严苛至极的训练,堪称极限的任务,毒虫邪物的折磨,他的身上从来都是青紫交加伤痕累累,甚至身中剧毒痛得拿不稳手中的剑,却被逼迫着孤身一人陷入野狼堆里,当最后一头狼倒下的时候,他浑身上下沾满了群狼和自己的鲜血,狼狈地几乎看不出个人型。
这般的折磨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支撑他一次次从重伤濒死之际熬过来的,只有心底愈发历久弥坚的恨意,以及对获得力量亲手复仇的渴望。
他就这般生生熬过了一年,这段时日里,冷喻除了嘱咐他要完成的任务之外,几乎不会与他多说任何的话。这一点和莫非云极为相似,那个寡淡的男子也不大与他多说话,但又是全然不同的。从冷喻那里,玉玑子只感受到冷淡和疏离,但莫非云即便是一句话也不说,只要回头看到他在,心里便都是暖的,是定的。
只是这温暖和安定日后都再也找不见了。

最辛苦痛楚的折磨持续了一年,第二年冷喻开始传授他武艺。从最基础的太虚观的入门防身剑法,到符箓法诀的绘制应用,到最后通灵之术,教他一个个召唤昆仑仙兽。
人人都道太虚魔女冷喻纵邪影发狂伤人,手段狠辣凶残,但玉玑子不经意间看到那女子咏颂召唤咒诀,法阵中逐渐显露出来灵兽身形时,一向冷冰冰的目光便会和软下来。至少比面对人时要暖得多。
当玉玑子能将所有仙兽完整无误、一次都不出错地召唤出来以后,冷喻开始教他邪影真言。

玉玑子生来便与邪影通灵,他的邪影始终都伴随在他身边,只是他从前修为不够也不通法诀,从来都是看不到的。他习练其余仙兽真言,总有个从生疏到熟练的过程,然而当冷喻将邪影真言传授过一遍之后,他却只一次便成功召唤了自己的邪影。
看着那个全然由浊气构成,看不清楚面目的影子再一次出现在面前时,忍过了头一年痛苦折磨都不曾流露出半分软弱的玉玑子骤然潸然泪下。
这个旁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影子,是他最初的愿望,从深切的执着。他曾说过为之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却从未想过上天不曾拿去他旁的什么,却唯独夺去了莫非云。
或许连天道都知道,莫非云便是他的一切。

冷喻在一旁看着,不曾提醒半句。眼前的少年是高兴也好,是伤心也罢,仿佛都与她毫无关系。
待他冷静些了,方吩咐道:“前头那座山里,不久前又来了一窝山狼,整夜里闹腾不休,搅得人不得好眠。带上你的邪影去一趟,若今日入夜后再教我听到一声狼嚎,你也不必再回来了。”
玉玑子抹了一把脸,转身带着邪影走入了山里。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跃 +30 人气 +30 收起 理由
沧洲 + 30 + 30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 手机版 -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