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55|回复: 2

[书文小说] 【翰书天下·浸墨】酒酿——by定陵哥哥

[复制链接]

953

活跃

5094

人气

9

军饷

◤翰书天下·赋◢

薄荷他爹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364
发表于 2019-2-2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越定陵 于 2019-2-23 14:20 编辑


1.
  酒酿又梦到那个云麓了。
  醒来的时候抓耳挠腮了一会儿,顶着鸡窝头和黑眼圈戳了小伙伴。
  [邮件][酒酿]:我又梦到那个云麓了!金甲银鳞,举着长戟从里岛跳西营…
  [邮件][绿绿]:来娶你么?
  [邮件][酒酿]:差不多吧。
  [邮件][绿绿]:这个“吧”怎么理解?
  酒酿幽幽地叹了口气。
  [邮件][酒酿]:我梦到他水缓风七火三天罚取了我项上狗头……
  这已经是酒酿第二次梦到他了,无一例外,这两个梦里,自己都在疲于逃命,她打开微博,“做梦,梦到被余恨追杀得死去活来,瑟瑟发抖。”快点发送的时候,思索了一下,选择了仅自己可见。
  酒酿回归之后大半时间都在打架,没架打之后便迷上了天梯,号买来的时候是丙组,打到甲组不久,和同势力的小姐姐一起队排。酒酿是个非主流冰心,全身大半都是神明炼化,依靠着十几疾语在甲组死去活来。
  酒酿习惯开着调气去刷承伤,调气没了,人就缩回去暗搓搓得甩小八,亦或是开着调气旗下开八,那天是她第一次见余恨。而这一次也狠狠地教育了她,触目一片红名之中,巨大的鱼合体三浮劲便冲了进来,控住了一片人。水缓,风七,一波天罚,酒酿便在猪圈里思考人生了。
  [队伍][酒酿]:猝不及防的死了……好疼啊,嘤嘤嘤,我要蹭蹭小姐姐的大胸才能好。
  [队伍][簪花曳裙]:(打头ing)余恨打你,你能不死么!
  [队伍][酒酿]:……这么厉害的么。
  [队伍][簪花曳裙]:我玩的时候他就在玩云麓了,玩得久的都知道他。
  酒酿认真地想了一下,那要好好怂一波了。
  那一把巴蜀,酒酿洗了五千的贡献。很怂,全程怂,余恨的名字出现,酒酿就上马撒丫子跑了……

2.
  有时候听到一个新的词语,会在一段时间里反复听到,余恨对于酒酿来说就是那个新出现的词语。天梯里张口喷队友的余恨,其他战犯的闲聊说余恨会不会来打架,那一天的酒酿慢悠悠的加载完之后发现,嘿!余恨在自己这边呢。没过多久,小姐姐簪花也进了战场。酒酿狗胆上来就会变得很冲动。
  譬如这次,她鬼使神差地组了小姐姐之后又组了余恨。
  更鬼使神差的是,余恨进队了。
  密语频道叮了好几声,全是小姐姐目瞪口呆的问号,酒酿觉得很好玩,笑眯眯地跑上前给他上了个本脉。然后戳开密语跟小姐姐解释。
  [密语][酒酿]:刷脸熟啊!不能让他再把我头打爆了!
  [密语][簪花曳裙]:我不信!
  [密语][酒酿]:我也不信!
  [密语][簪花曳裙]:……
  没工夫细聊,战场的大门打开,一群人往着里岛而去。酒酿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但是没有架打的日子里,总要有点刺激的事情调剂不对么。带着组了余恨的兴奋,有着大奶在队的底气,酒酿在里岛站成了永恒。
  二十分钟后战场结束,一分钟后战场马上开了。又是余恨,又组进来。一晚上的巴蜀好像都在这样的巧合里。
  九点四十六分,第六把。酒酿看着二团里出现余恨的名字,偏着脑袋笑出声。
  天随人愿。

  把组队邀请递过去很久都没有回应。
  [战场][余恨]:妹子我进朋友的队伍了。
  酒酿在心里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些微的不是滋味。于是,酒酿第一次在余恨在的时候没有跟着去里岛,反而是去洗了近点的小旗。近点来了受天机,酒酿勉强用着自己可怜的疾语奶着自己,抽不出空打字。
  僵持了许久,神农也磕了,战场红药也吃了。八门也开了,调气也开了,妙手特技和马特技也开过了。对面冲过来的三个红名让酒酿的心和她的血条一样渐渐降落,她觉得自己像是一潭深泉,不会有回音的,心情也无人知晓就在这里变成一缕烟。
  以至于余恨三浮劲冲过来立风七的时候,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给自己妙手。酒酿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似的,“咚”的一声,荡起一阵阵涟漪,半晌都没办法平静下来。
  她马上点了血祭,给余恨补上本脉。
  那一场战场,她奶住了一只云麓。这只云麓杀了对面四个红名。

  [邮件][酒酿]:战场余恨不打我了,果然他们说他不打熟人。
  [邮件][绿绿]:哈哈哈,你终于不会做恶梦梦到他把你狗头打爆了。
  [邮件][酒酿]:我想转区了。

  酒酿想:实在是太好奇了,与其每天等待着战场几率的分配。不如去看看他在的地方吧,我清楚地知道我所有的秉性,我需要去撞一撞那堵南墙,我要平息这日日跌宕的心,纵使春风不度,纵使人言可畏。我对你没有触动是假话,惊心动魄是真话。

3.
  八月中旬的时候,落地了余恨在的区。
  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搜了余恨的名字,看到他在线,鼠标点着好友搜索里搜到的名字,迟迟未发送,直到捏到手心发汗。酒酿抿了抿嘴巴,给自己打气。来都来了,一百五的机票呢,不刷好友度不合算啊。
  屏幕中间显示好友申请发送成功。
  紧接着一行字显示,余恨添加好友了。酒酿的好友列表划分为男女和人妖。还有个不能改名字的分组叫其他联系人。其他联系人被自动置顶在在线好友下,刚加的好友都会显示在这里,酒酿看了看他个签之后并未拖到其他分组。
  就当作是我加完忘记分了吧。酒酿这么想,这样的话大奶和其他小伙伴上号的时候也解释得通,虽然很牵强,但是还是给你一整个分组来置顶。这些都是酒酿不为人说的小心思。
  天梯时间到的时候酒酿点开好友列表看余恨在哪,九黎是战场门口,中原是西陵皇城。快马到天梯的NPC旁边,在他出来的时候点了申请战场。
  同一边同一场,酒酿邀请他进队。余恨进队之后照旧没有说话,酒酿也没说话。但是小窃喜在眉目之间流转。所以你看,不是运气让相遇变得频繁,而是总是有一方在不知道的时候努力相遇。
  酒酿已经一个多月没做喜当爹了。懒得种瓜,懒得下本,懒得拉猪。但是余恨上线的时候酒酿就觉得很有动力了,譬如用群发的口气说:67等3打手又或者是传道本来挂机的……诸如此类,如果这时候去看酒酿的屏幕才会发现,酒酿根本只发给了余恨一个人。
  所谓的群发邮件,只是想给你看看的。
  喊了一星期的本,酒酿喊得快放弃了。周末的时候看到余恨上线,鬼使神差地问:“喜当爹去么。”“去。”
  酒酿本没打算会有回音,愣了一会儿马上问。
  [邮件][酒酿]:有小号么,没有的话我开一个。
  [邮件][余恨]:有。

  晚上的时候同绿绿说话,酒酿笑嘻嘻地说:“余恨真的是太好了,他还提醒我除魔的时候别忘了接任务。这是第一次讲话!”
  “一个美好的开始!加油呀!”绿绿如是说。

4.
  酒酿觉得有些事情恰到好处就够了,譬如她的小心思,止步至此也就够了。酸涩清甜暗自窃喜。
  同势力的魍魉小哥喊她帮忙去刷通音塔的装备。
  [队伍][恩诺]:要不要再喊人?
  [队伍][酒酿]:不用了吧,我有69的戒指,输出和奶都够了。这个区好死,喊不到人。
  话音未落的时候见到余恨上线了,鉴于周末的美好开始。酒酿的狗胆又开始膨胀。
  [邮件][酒酿]:通音塔好难打,求帮忙。
  接着余恨的团队申请就递了过来。有了云麓大佬的帮忙,打得明显快多了,恩诺弹了歪歪消息给酒酿说,这余恨挺好说话的呀,哪有你们平时说的那么难讲话。
  酒酿翻了翻截图,默默的发了一张余恨战场频道说的话:你们是眼睛瞎了么,键盘上有个M键没事多点开来看看!
  恩诺噤声不语。
  本下到一半,手机接入一个电话,于是流量被通话替代,热点取消,自然而然游戏也掉线了。等酒酿挂掉电话上线的时候,恩诺没挂,余恨也没挂,俩人各搓了一个草娃在打。莫名的不是滋味,明明自己才是奶啊。
  晚上同绿绿说的时候,将其归结为奇怪的少女心思。
  为了驱散这些奇怪的少女心思,酒酿依旧在皇城蹲余恨,等余恨出战场的时候在他身边转两个圈,其实酒酿猜余恨应该是屏蔽模式,只是她迷信余恨,哪怕看不见转两个圈也是好的,酒酿在他身边开了几组道具,黑的一塌糊涂。
  不过这次酒酿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因为遇见花光了所有的运气,所以开不出黑白猫!
  绿绿对酒酿的迷信嗤之以鼻,但是加以鼓励。
  “这是第二次战场外和余恨一起下本了呢!”

  第二天雪竹战场,余恨的位置显示在皇城,酒酿没有点图标集合,骑着桃枝去了西陵皇城,她其实不喜欢皇城的,皇城太卡,只是余恨很喜欢皇城,于是她也总去皇城。等到了皇城,点开好友列表的时候余恨的位置去了九黎。
  酒酿自恋的想,难道也是为了去九黎找我么,于是我们错过了?
  只要余恨在的雪竹,酒酿都很乖的在守小点,没有去当刷子。胜负都没关系,如果他是想赢的那么就当一枚起小作用的小棋子好了,什么承伤治疗贡献都可以弃之不顾。战场频道显示余恨拔旗。紧接着一大群红名冲着朱雀也就是酒酿在的点而来。
  [战场][酒酿]:朱雀999.
  酒酿按开M键,将地图放在屏幕一边,按着Tab随便选个人便给他上了放血,又在人群中放了赤孔雀毒,反正能打断多久就打断多久吧,大毒放完,开了回春一个逆转回满血,又开了个调气,见着小地图上大旗的图标朝自己而来。
  余恨朝我而来了。酒酿回复活点的时候还在想,他为我而来了。
  [战场][余恨]:在打什么东西。M键不看的么,哪个点不知道去的么。
  出了战场,酒酿开始给他发邮件。
  [邮件][酒酿]:我的意思是朱雀有红名,不是朱雀能送。
  [邮件][酒酿]:我在朱雀守点。
  [邮件][余恨]:我骂的不是你,和你没关系,我没怪你来着。
  [邮件][酒酿]:我以为你怪我呢。
  [邮件][余恨]:没有的事。

  “第三次和余恨在战场外讲话,虽然讲的也关于战场,但是这是说话最多的一次了!距离我来这个区14天了。”

5.
  带着和余恨说了第三次话的兴奋早早睡下的酒酿,在第二天七点多开了游戏。好友列表空空荡荡六个人,在线列表全黑着,点开其他联系人的分组。余恨的名字后面没有了家园的小图标。
  “我要跟你说一个悲伤的故事,你不能笑,因为真的很悲伤。我……一个沉迷天梯的少女,被一个大佬数次把头按在地板上摩擦,我想我不能坐以待毙啊,我就转区去了大佬在的区想去培养眼熟度。我……暗搓搓地加了大佬的好友,然后不敢说话。”
  “十天我和大佬说了三句话:67全杀等一,6069来个晕,喜当爹来人。前两句没理我,喜当爹的时候他开了个小号来带我们做,全程高冷,那天雪竹,我看大佬在,妈耶!这不是要好好表现么,结果我外接键盘坏了,我就守点,大佬扛了大旗,我喊我这个点大量红名……然后他扛着大旗来了……然后他高估我加血了……他死了,然后他开始喷……”
  “我以为喷我来着,于是我解释我喊的是红名,然后他说他没骂我来着,真的,他私底下不骂人,就是天梯骂人,那一次是他和我说过最多的话,我没怪你来着呀。然后我美滋滋得想,难道他是被我折服了,第二天我想我要好好表现,马上去买了个键盘,然而他转区了。”
  对着绿绿一边吐槽一边回忆。
  “他转区了,在我转区CD还有一个月十五天三个小时的时候他转区了。”
  其实,你不跟我说话就在好友列表里就很好啊。
  其实我每天去皇城蹲你我也很乐意呀。
  ——其实我是为你来的呀。

  那天酒酿在草原营地接了宝鉴树。在河边静坐,为了坐得优雅一点,换了云麓的小风车,就能斜腿坐下了。
  名叫李适意的NPC摇橹从酒酿面前的河里经过,吟诵着“明月前生曾有约,春风此刻不无声。”早上七点多的死区更加安静,好像全世界都只剩了她一个人,这个时候酒酿才有点理解什么叫“只因一人去,坐觉长安空”。
  天长水远,万事皆悲。
  我为你而来,舟车劳顿,不请自来,如今想来是值不值呢?
  [邮件][酒酿]:余恨,我是为你而来的。
  [邮件][酒酿]:你不知道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邮件][酒酿]:对不起啊,我没有试过追别人,所以喜欢你的时候特别手忙脚乱。明知道这样不好,可还是没有办法变得更好一点。
  “就好像手忙脚乱这种事情,是和喜欢你一样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
  快速打字的手停了下来,其实明明自己也知道,现在邮件有什么用呢,这个名字永远都黑着。收不到邮件,看不到你复杂的心情。世界空荡荡,天地独一人。
  余恨。
  在她舌尖翻滚了一次都没能吐出来,兜兜转转化为一声叹息。
  空余恨。

  [邮件][酒酿]:我们下次再见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

活跃

2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1
发表于 2019-7-2 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妈耶,这把刀看的我好难受啊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53

活跃

5094

人气

9

军饷

◤翰书天下·赋◢

薄荷他爹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364
 楼主| 发表于 2019-7-2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小包子丶 发表于 2019-7-2 04:41
妈耶,这把刀看的我好难受啊

摸摸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