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25|回复: 56

[小说美文] 《笑看风云天下》长篇古代言情、幻想武侠小说

[复制链接]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发表于 2016-7-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论坛,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0 21:47 编辑

           笑看风云天下

      天下已不是曾经那个天下,人心都已惨遭荼毒。
      妖魔横行于世,当朝贪腐内乱,民不聊生
      看我王者归来,斩妖魔,乱党,还我太平江山。



小说还在继续创作中,敬请期待……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黯然销魂者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6-7-29 23:05 编辑

      在蜀州城以北二十里的地方有个小村,小村后的山脚下有一片竹林,竹林深处的小溪边有几座小木屋。时值春分,屋子前后院都开满了桃花,木屋周围布置得典雅别致,这绝非是普通人家的住所。
  清晨,阳光透过竹林洒在院子,一片春光明媚。
  这么好的清晨,若是往常,这竹林里定会充满欢声笑语,然而此刻的东屋里,却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在痛哭不止。原来,床上躺着一位昨夜刚离世的妇人,正是这女孩的母亲。
  女孩身后站着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男孩,男孩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珊妹,不要再哭了,你都哭半个时辰了。”
  女孩自顾伏在母亲床前抽泣,好似什么也听不见。
  这时,坐在桌旁的中年男子向男孩招了招手,说道:“枫儿,你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男孩名叫秋尘枫,自幼父母双亡。秋尘枫走过去,叫了声“墨伯伯”。
  男子姓墨,名继元。床上躺着的正是他的妻子王氏,床前哭泣的女孩则是他爱女墨珊珊。昨晚,他收到了一封信,这封信将要让这平静了十五年的生活打碎,整个江湖,甚至整个天下,将再次刮起腥风血雨。
  墨继元伸手指了指桌前的凳子,示意秋尘枫坐下,然后说道:“枫儿,你伯母不幸突发疾病离世,是我们都没料想到的,事已至此,无可奈何。今夜我将带着你伯母的尸身前往紫荆峰安葬,我也会在哪里守灵闭修,此生不再踏入红尘。”
  听此话,秋尘枫心里一酸,呜咽道:“墨伯伯,伯母刚走,您也要丢下我跟珊妹不管了吗?”
  墨继元看了看伏在床前抽泣的女儿,接着说道:”你和珊珊在未出生前就已指腹为婚,如今你们已长大成人了,你伯母前几日还说,近期选个好日子就让你们成亲,不曾想她却这么突然的就先走了。”墨继元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推到秋尘枫桌前,道:“你带着珊珊前往中原,找到你叔父秦涧后把这封信交给他,他会为你们安排婚事以及往后的生活。”
  这些年秋尘枫在墨家生活得无忧无虑,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顿时慌了,刚失去亲人,又要背井离乡,他尽然流下泪来。
  墨继元正色道:“枫儿,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不再是小孩,当年我与你爹结义时他也才十八岁,那时他却已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客了,而你看看现在的你,我倒还放不下心把珊珊托付给你。”
  秋尘枫止住泪。默默低下了头!
  墨继元叹道:“哎,十七年前你爹娘遭妖魔残害,临终前把你托付与我,不让我受你武学,只教你学医从文,他们希望你过普通百姓的生活,我现在又说那些话做什么呀!好在你也聪慧,医术精进,轻功也胜佳,十七年来,我也算不辜负你爹娘所托了。”
  秋尘枫道:“谢谢伯伯和伯母的养育之恩,枫儿定不会辜负你们的。”
  墨继元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包裹,放到秋尘枫面前,说道:“这些金钱,除了你们到江南的盘缠以外还剩余不少,到时就拿去置个商铺,开个医馆,你与珊珊就安稳过日子吧,千万记住,别过问江湖中事,切忌踏入江湖。”
  秋尘枫道:“是,墨伯伯,我会照顾好珊妹,不会忘记您的嘱咐的。”
  墨继元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墨珊珊,说道:“珊珊,你总要学会坚强独立,以后跟着枫哥哥好好过日子,不要试图来找我,你也找不到的,在心里有我和你娘就好了。”
  墨珊珊听到父亲与秋尘枫的对话,已泣不成声,这时听父亲叫自己,“哇”的又哭了起来,她扑向墨继元怀里,哭喊道:“爹,我不要离开你,我要跟你去紫荆峰,一起为娘守灵。”
  墨继元叹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他抚摸着爱女的头,心里万般不忍,却也无可奈何!去紫荆峰守灵闭修是假,十五年前十大门派的那场血战并没有真正的结束,事情还没完呢,他不得不再一次卷入其中,而他又怎么忍心将两个孩子再牵扯进这场水深火热中呢?
  这是一场噩梦,十五年后,他要接着把这场梦做完。而离别对两个孩子来讲,才是逃离这场噩梦最好的办法。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6-7-30 21:02 编辑

第二章、杀手出没
   
       正午,阳光灿烂,春风荡漾。秋尘枫背起包袱,和墨珊珊各牵着一匹马,穿过竹林朝着小村走去。
  墨继元一路送两个孩子走到村口,相互都依依不舍。
      秋尘枫停下脚步,说道:“墨伯伯,您回去吧,伯母的尸身没人看守呢。”
   墨珊珊一听母亲尸身无人看守,不由得又哭了起来。十几年来,他哪里受过这种生死别离之苦,想着母亲孤零零躺在那屋子里,说不出的凄凉之意。
  墨继元见爱女又哭,心里也甚是难过。他走过去,轻轻擦拭掉她脸上的泪,然后扶她上马,说道:“爹本不该就这么抛下你,可是别无选择,去吧,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后,在马背上轻拍了一掌。
  墨继元随即又对秋尘枫道:“枫儿,如果途中遇到危难,你就打开我给你的封信,它可救你,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也绝不能丢失,到了中原交给你叔父后,他自会安排。”
  秋尘枫应道:“知道了,墨伯伯您就放心吧,我们去了,您多保重!”说完一跃上马,追随墨珊珊而去。
       墨继元看着两个孩子渐渐消失在山路上,心里思潮起伏,叹道:“何时才能天下太平,亲人不再遭受别离之苦呐。”
  蜀道难行,已经两个多时辰,秋墨二人才行了三十多里路。
  来到一个小瀑布边,看到水,他二人瞬间就感觉到口渴了,于是他们就牵了马到水潭边饮水。
  正饮水时,秋尘枫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瞬间警觉起来。他一边靠近墨珊珊一边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水潭边的灌木丛里躺着一人。
       秋尘枫指着那躺在灌木丛里的人,对墨珊珊说道:“珊妹,那里有个人,不知是死是活,我过去看看吧。”说着,他就要朝那人走去。
  墨珊珊拉住他,说道:“枫哥哥,爹叫我们路上别多管闲事,你忘了吗?我们赶紧走吧,天黑之前要赶到蜀州城的。”
  秋尘枫道:“如果那人未死,难道我们就要见死不救吗?墨伯伯可没教我们见死不救啊。”
  听尘枫如此说,墨珊珊也无可争辩,只好跟了上去。二人走到那灌木丛前面,只见那人的皮肤被水浸泡得惨白,显然已气绝多时。
  秋尘枫道:“这是太虚观的道士吧,怎么会死在这里的?”
  墨珊珊道:“看他头和肩上的伤,像是被鬼墨派的武功所杀。”
  秋尘枫道:“这些人,习了一身武功,不去斩妖除魔,却门派之间相互残杀做什么?”
  墨珊珊道:“江湖中的事情谁说的清楚,既然这人已死,我们快走吧,别又生出其他什么事来。”
  秋尘枫把墨珊珊的马牵到她身前,伸出右手缠住她的腰,打算扶她上马。
       墨珊珊被搂住腰,瞬间就面颊绯红起来,她脚在地上一点,自己借力飞身上马,奔驰而去。
      秋尘枫楞了一下,随即喊道:“珊妹,你当心点!”说完,自己也上马追随而去,只是心里不解,往常与珊妹也有肌肤之亲,但她并没这样的反应过,今天是怎么了?
  傍晚,秋墨二人总算在天黑前赶到了蜀州城。一路跋涉,加上情绪低落,二人都深感疲乏,于是他们来到了友来客栈,要了一间上房。
      本来是打算随便吃点东西就上楼休息的,突然,客堂西南角却听见有人争吵了起来。
  秋尘枫抬头看过去,原来是两个太虚观弟子正在跟一个江湖刀客争吵。秋尘枫心想:难道那两个太虚观道士的同伴是被这刀客杀死的?
       吵了一会儿后,那刀客怒不可遏的举刀就要砍。突然,一粒算珠从账房柜台处射来,正打在那刀客的刀上,刀在他手中震颤了几下后,重重放回到桌上。
  这时,客栈的掌柜笑着走到那两个太虚弟子和刀客桌前,拱手对三人说道:“几位客官,有话好说,若小店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海涵,客官们千万莫动气。”
  那刀客正要开口辩解,突然只见身前一道影子闪过,到嘴边的话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因为随着那道人影一闪之间,他的脖子上已经被划了一道极深的口子。
  那刀客毙命倒下,掌柜和那两个太虚弟子都大吃一惊,不由得都后腿了几步。这时整个客堂里的人都躁动了起来,谁都没看见那道人影从何处而来,又何处而去了,都是一脸诧异的表情。
  掌柜走近那躺在地上的刀客,只见他胸前贴着一枚黑色木牌,上面刻写着“三刀门”三字。掌柜一惊,不由得念了出来。众人一听“三刀门”,不由得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秋尘枫大惑不解,不由得嘀咕道:“这个杀那个,那个杀这个,真是好乱。”
      突然,秋尘枫背后有一人说道:“乱,就是江湖,接下来会是一个更大的江湖!”
      秋尘枫猛一回头,却哪里有人说话?只是邻桌一些在看着掌柜和那死了的刀客的人。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三刀门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6-8-3 19:11 编辑

    厅上一些履历尚浅的人从未听说过三刀门,包括秋墨二人。这时有个冰心堂的青年弟子问道:“这人分明是被魍魉派的功夫所杀,怎么又出来个三刀门?到底是什么情况?”
  掌柜这时已经安排了店小二前去官府报案,听有人问三刀门,于是说道:“三刀门是一个杀手团伙,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来去无影无踪的高手,名叫血暝,他在一夜之间杀了江湖上十余个武功卓绝的人。这些人死后,他们的仇家也均站出来承认是花重金雇请血暝所杀。那一夜之后,血暝在江湖上名声大噪,人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无影阎王。后来无影阎王血暝又收了两个关门弟子,大弟子杨笠,杀人只需一刀,人给外号一刀夺命鬼。二徒弟叫空如情,是个绝色美人,勾魂摄魄又断魂于无形之中,江湖人称断魂绝命煞。据说想要请到这两位鬼煞出手,少了十万金是不可能的。三刀门其他弟子的武功也都是高深莫测的,他们杀人从不超过三刀,所以叫三刀门。”
  那冰心堂弟子又问道:“既然三刀门专做杀人的行当,一定结下不少仇家,难道就没人惩治得了他们吗?”
  掌柜道:“人使刀杀人,该找人报仇还是找刀报仇?”
  冰心堂弟子道:“当然是找人了。”
  掌柜道:“然,三刀门就像一把锋刃,只要你能拿出足够的钱,就能使他为你杀人,那么这出钱的人就像是使刀的人了。当然,也有不少人去寻三刀门的仇,可是三刀门的人如鬼魅一般,功夫又深不可测,那些寻仇的往往都是无疾而终,只好去找那雇刀的人了。”
  那冰心弟子又问:“三刀门什么人都杀吗?如果要杀的人他们却杀不了呢?”
  掌柜道:“到现在为止,还未听说过三刀门有接了却杀不了的,只怕你出不起他的要价。曾经有人要杀天下第一恶道李祥昊,我想诸位没有不知道这位恶道的吧?如今江湖能与之一较高下的也屈指可数,更何况是取他性命,当时三刀门开价五千万金,那位雇主也只好作罢。”
  正说着,客栈进来五个官府的人,带头的与掌柜交涉了几句后,派人把那刀客的尸体台出了客栈。
  不一会儿,客栈里又恢复了正常,大家都各自吃喝聊天了。
  墨珊珊随便吃了几口,也没什么胃口了,只是看着秋尘枫吃。突然她想到,到了江南以后就要跟秋尘枫成亲了,不由得脸上一热,害羞起来。近两年情窦初开,她对尘枫也暗生情愫,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朝夕相处,也没觉得怎样。如今这层纸捅破,她反倒觉得跟尘枫有些陌生了似得,有些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随后,她又意识到,他们两个人只要了一间房,不由得又羞又急了起来。
  任由墨珊珊在一边暗自胡思乱想,秋尘枫却一边吃一边紧锁眉头在思考。他吃完后放下筷子,对墨珊珊道:“珊妹,我们早些回房休息吧。”
  墨珊珊欲言又止,还是起身跟着秋尘枫上楼到房间来了。
  关上房门,秋尘枫走到桌前一边倒茶一边说道:“珊妹,我刚才注意了一下,这客栈今天尽然来了几大门派的人,而且他们也不像是一齐来的,我总觉得有些蹊跷呢。”
  墨珊珊母亲刚逝去,现在又离开爹爹背井离乡,还与秋尘枫定了婚,这一日发生了许多变故,仿佛过了一世一样,她心里五味杂陈,哪里还有心思去在意别人。她接过秋尘枫递过来的茶,说道:“枫哥哥,爹叫你别管江湖上的事情,你又猜他们做什么?”
  秋尘枫道:“蜀州城是鬼墨派驻地,向来极少有其他门派的人来,今日友来客栈却突然来了这么多各大门派的弟子,还有,我们在瀑布边还遇到一个被杀了的太虚观弟子,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墨珊珊本来就情绪低落,觉得秋尘枫又不管自己的感受,自顾说那些江湖上的事情,于是嗔道:“你就是不把爹爹的话放心上,也不把我放心上,你好奇,你就跟他们去好了,我自己去江南找秦叔叔。”
  秋尘枫提高声音说道:“不是你想的这样,珊妹,现在各大门派的人齐聚蜀州城,前面还有太虚观弟子被杀,而你爹娘都是鬼墨派的人,这个时候你爹爹又叫我们离开蜀州,你不觉得有蹊跷吗?”
  墨珊珊本就觉得委屈,这时秋尘枫又与自己争执,甚至凶自己。她心里一酸,竟哭了出来。
  见墨珊珊哭,秋尘枫慌了,他放下手中的茶壶,一脸无辜的望着墨珊珊,说道:“珊妹,对不起!”
  墨珊珊转过身不理他,又想到刚逝去的母亲,哭得越是伤心。秋尘枫手足无措,怎么道歉安慰都无效,这才想到墨珊珊刚经历这许多变故,自己却没照顾好她,不由得也愧疚起来。他走近墨珊珊,轻轻把她搂在怀里,柔声说道:“珊妹,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别哭了好吗?”
  突然被这么抱在怀里,墨珊珊不由得惊了一下,但惊慌瞬间消失,暖意从心低迅速游走到身体每个角落,再听到枫哥哥温柔的告白,她整个身体似乎被融化了一般,慢慢的也止住了哭泣。
  行走一天,两人都辛苦了,秋尘枫扶墨珊珊在床上躺下,自己坐在床前陪她说话。直到墨珊珊睡着,秋尘枫才拉下床帐,自己在床边上靠墙的地方睡下。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黑衣采花盗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0 22:00 编辑

    深夜,月光皎洁,夜空里一片寂静。
  友来客栈两个守夜的小二正坐在客堂的桌子前打盹。突然前门有人急促的敲门,喊道:“店家,开门,我们要住店,快开门。”
  秋尘枫的房间比较靠前门,况且他又比较机灵,敲门声和喊叫声让他从梦中醒来。他心想:都三更半夜了,还这么大喊大叫,吵我美梦。翻个身,秋尘枫打算再回到刚才的梦里去。
  刚准备睡着,来住店的几个人被小二带着从自己门前走过,迷迷糊糊中又被吵醒。秋尘枫深吸一口气,化解掉怨气,又睡去。
  一切又恢复寂静,秋尘枫也渐渐又入梦乡。
  刚睡下不久,只听见房顶有人越过。
  秋尘枫自幼跟墨继元学轻功,长大后跟墨珊珊在那偏远的小村子里也无可寻乐,二人就每天穿梭在林子里练习轻功玩耍。秋尘枫的轻功甚至已经超过墨继元,现在估计江湖上能比他轻功好的也不多见了。常练轻功,秋尘枫耳朵自热极其的灵敏,有人从自己房顶越过,他自然是听得见的。于是他翻身爬了起来。
  秋尘枫走到床前掀开床帐,看见墨珊珊睡得正香,心里踏实了很多。他拉好蚊帐,心想:会是谁在房顶上鬼鬼祟祟的呢?好奇心起,他打开窗户轻轻地串了出去,在走廊上四下里看了看,一片寂静。他不甘心,于是一个纵身跃上房顶,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道黑影迅疾的跃入客栈后院。
  秋尘枫只稍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他跟到院子中间,却发现那黑衣人消失不见了,心里极其郁闷,从没遇到过轻功这么好的人,真想逮到他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秋尘枫心里不服,爬到后院里那棵大树上,整个客栈尽收眼底,他打算守株待兔,看看那黑衣人还会不会出现。果然,过了好一会儿,秋尘枫就看到一道黑影从后窗闯入一间房里。
  秋尘枫跃上那间房的屋顶,轻轻揭开一片瓦,看见房间里的两个青年剑客倒在地上,显然已经被人暗算,
  秋尘枫赶紧从窗户钻进房里,探了探那二人的气息和脉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人使了催眠术。
  秋尘枫在房间里转了转,看到桌上是三个人的包裹,怎么现在只有两个人躺在房间里?难道还有一个被黑衣人带走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正郁闷不已,突然听见隔壁房间里传来短促的一声叫声。秋尘枫跑到隔壁房间的后窗偷偷向里望去,不由地吃了一惊。那黑衣人把一女子的衣裳脱了精光,女子被他点了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只见她的表情在微弱的烛光下显得惊恐又绝望。
  秋尘枫心想:这黑衣人轻功如此非凡,那两个剑客也瞬间被他悄无声息的制住,武功一定非常了得,而自己只会轻功和医术,如何才能救下那女子,不让她遭这黑衣采花贼的凌辱呢?眼看那黑衣人淫笑着开始在女子光滑的身上抚摸,他焦急起来。
  他想冲进去,但肯定很容易就被那黑衣人制住了,于事无补。
  秋尘枫又想,在客栈里大叫几声,让其他人来制止这采花贼。但瞬间又想到,那样的话,这女子遭遇的丑事不就曝光于众了吗?以后她还怎么在江湖上露脸?况且,墨伯伯告诫过自己,不要管江湖中事,不要踏入江湖。
  秋尘枫素手无策,陷入一片茫然。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0 22:04 编辑

第五章、巧记救美人


      秋尘枫在窗外看到那女子痛苦的表情,又看到那黑衣人肆意妄为,心里愤愤不已。他转念一想,自己轻功肯定不比这黑衣人差多少,他一时半伙儿追不到我,那我就先设法把他引开。
  秋尘枫也 想跟那黑衣人比试比试轻功,肯定有意思。心意已定,于是他从怀里拿出一锭碎银,破窗掷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反应迅捷,抓起床边的剑,一个婉转将那锭碎银接在剑上,还以为是暗器呢,看是锭银子,怒道:“谁在耍老子?活腻了,打搅老子的美事。”说完他冲向窗户,小心翼翼打开窗,却不见人影。正疑虑间,院中的树上又飞来一锭碎银。
  黑衣人接住碎银,从窗口跃出后向那棵树上飞奔而去。等他上了树,发现那掷银子的人又没了踪影。轻功这么好,到底是人是鬼?黑衣人想,今晚一定要活捉了看个究竟。这时,院子外的菜地里一道人影闪过,黑衣人一个纵身追了上去,于是两道黑影消失在菜地后边的树林中。
  不一会儿,秋尘枫从后院的柴房里走了出来,他悄声的来到女子的房间。屋里只有刚才那女子一个人,而且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
  秋尘枫走上前来,想看看怎么解救她。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一个异性的身体,秋尘枫还是第一次,不由得看呆了。
  突然他发现女子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自己,含着泪的眼睛怒目圆睁。秋尘枫急忙解释,语无伦次地说道:“别害怕,我是来救你的,我不是坏人。”
  女子少了几分恐惧和愤怒,只是眼里仍然是含着泪水。
  秋尘枫抓起她的手把起脉来。他精通医术,对人体的各个穴道也都很熟悉,想看看能不能诊断出她被点了什么穴,然后给他解。
  “天窗穴和玉堂穴”秋尘枫自言自语道。
  于是他在女子的天窗穴点了一下,正准备点玉堂穴,突然就住了手。玉堂穴在胸口正中处,他看着那傲挺的双峰,手都快酥软了。
  秋尘枫忍了忍,手指迅速的点向玉堂穴,女子却毫无反应。
  秋尘枫皱了皱眉:是了,要两道穴一起解才有效。于是他又在天窗和玉堂两处迅速的点了一下,女子仍然是毫无反应。
  “对……对不起啊”秋尘枫说道:“应该是不会错啊,我再帮你把下脉”说完拿起女子的手又把起脉来。
  把完脉,秋尘枫眉头皱得更紧。“明明就是这两处啊。”他又自言自语道:“对了,可能是力道不够。”于是他又加大力度在天窗穴和玉堂穴两处点了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女子穴道一解,迅速举手掐住秋尘枫的脖子,说道:“臭流氓,我要挖了你的眼睛。竟敢耍我?”
  秋尘枫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喉咙被人掐着,吓得脚都发抖了。他赶紧一只手蒙住眼睛,深怕眼睛真的被挖掉了,然后无辜地说道:“我没有耍你,我是好心在救你。”
  女子道:“解个穴道,你为什么要点我胸口三次,”
  秋尘枫道:“我也是第一次解穴,是真的不会啊。”
  女子道:“那你为什么不先给我盖上衣物,还盯着我看?我挖定你的眼睛了。”女子说完举手就要刺来。
  秋尘枫一个激灵,指着女子的胸口说道,你还是先穿衣服吧。女子反应过来,连忙松开秋尘枫,抓住一旁的衣服裹住身体。而秋尘枫借机溜到窗户边翻了出去。
  “你站住!”女子怒道。
  秋尘枫果真站住了,回头对女子俏皮地说道:“我好心救你,你却要害我,真是没良心。”
  女子道:“今晚的事情你一个字也不准说出去,不然我会真的杀了你。”
  “好吧,不说就不说。”秋尘枫一边说一边跃上房顶,回自己房间去了。
  打开自己的房门,秋尘枫只见床帐已被人隔中斩下,床上的墨珊珊消失不见了,鞋子却还留在床前。他顿时惊惶了起来。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营救未婚妻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0 22:18 编辑

      话说秋尘枫回到屋里看见未婚妻墨珊珊不见了,瞬间慌了起来。
  他在屋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任何线索,只见后窗是被人打开的。他来不及多想,从窗户追了出去。
  来到后院,四处一片寂静。
  秋尘枫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心想:墨伯伯刚把珊妹交给自己,自己却多管闲事而不好好照顾她,现在被人劫走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又联想到刚才那个黑衣采花贼那样对待一女子,秋尘枫更加着急了,多半是那黑衣人劫走了珊妹,他会不会也对珊妹……。想到这里,秋尘枫心里仿佛被刺了一下似的,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秋尘枫年纪尚轻,阅历不足,这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到头上,顿时就失去了理智。他在院子里踌躇了一下,突然大声喊道:“珊妹,你在哪里,珊妹,你不要吓我。”这声音带着惊慌和恐惧响彻了整个友来客栈。
  客栈里好多客房都亮起了灯,有粗鲁的人骂道:“TMD大晚上不睡觉发什么神经?”
  “珊妹被人劫走了。”秋尘枫不管他人骂声,只管继续喊道:“珊妹,你快出来,你在哪里。”
  这时客栈的掌柜也来到了后院,他看着秋尘枫说道:“小兄弟,不要慌张,可是你的朋友不见了?”
  秋尘枫慌忙答道:“对,对,我就出去一趟回来,我朋友就被人掠走了。”
  掌柜的又说道:“你不要慌,你就往哪个方向追去找找,我会安排人在店里查找,若你朋友还在店里,我定会保她的周全。”
  “好,谢谢掌柜的。”说着,秋尘枫就跃过后院围墙,穿过菜地奔入树林中去,消失在月光之中。掌柜的大吃一惊,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好的轻功,还这般没有主见,真是奇怪。
  秋尘枫一路狂奔,心里却想:如今珊妹就是世上最亲的人了,而且两人都已经订了亲,等到了江南后就要成亲了。这下被那黑衣淫.魔劫走,想必是凶多吉少。越想心里就越是着急。
  秋尘枫一边在树林里飞奔寻找,一边喊着墨珊珊的名字,那喊声里夹着的哭声越来越明晰。父母亲去世的时候自己还小,后来活这么大都没遇到过这种遭遇,被劫走的又是致爱之人,于是就乱了阵脚,一个七尺男儿竟也哭了出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来到一条小河边。借着月光,秋尘枫突然发现河水中有一块白色的东西顺流而下。他一个蜻蜓点水跃入河中捡起那块东西,上来岸一看,是墨珊珊衣服的下角斩断下来的。不会已经遭采花贼的毒手吧,秋尘枫心里不停的责怪自己,如果真是那样,估计这辈子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秋尘枫更加紧张了,他顺着小河飞奔而上。
  过不多时,来到一个小山坳,秋尘枫听到前面有打斗的声音。
  他放慢脚步,悄声的走过去。是两个黑衣人在林子间打斗,二人武功不相上下,谁也不能制服谁,想溜走却也不容易。
  月光下秋尘枫依然看得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客栈里那个黑衣采花贼,怎么在这里跟别人交上了手?      秋尘枫也顾不上他们,只想尽快找到墨珊珊。
  秋尘枫在他们周围绕了一圈,突然发现墨珊珊就躺靠在离那二人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
  秋尘枫正准备向墨珊珊躺着的地方冲过去,突然身后有人一把拉住了他。这一吓非同小可,他差点叫出声来。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你复仇,我先回去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0 23:59 编辑

       秋尘枫不会武功,被人抓住后却无力反抗。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在客栈里救下的那个女子。秋尘枫怒道:“你干什么?我因为救你,我朋友都被采花贼劫持到了这里,快放手,我要去救她。”
  女子指着打斗的两个人说道:“你看,持剑的那个就是刚才客栈里看到的采花贼柳万昌,我跟我师弟三人才勉强斗得过他,他师父就是江湖上无人敢惹的恶道士李祥昊。还有那位,用的鬼墨派武功,那双判官笔使得出神入化,武功决不在柳万昌之下,再斗一会儿柳万昌估计就坚持不住了。”
  “鬼墨派的人?那多半是他救了珊妹!“秋尘枫嘀咕道。又看到墨珊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担心。于是说道:“不管他们,我要先去救珊妹走。”
  女子道:“真是顽固,那我掩护你,你去救你的小情人。”
  秋尘枫迅速跑到到墨珊珊身边抱起她,只见她腰间受了剑伤,衣角已被削下一片,好在只是皮外伤。秋尘枫给她把了把脉,然后转头看向站在一边掩护自己的女子,说道:“珊妹被人使了催眠术。”
  这时那两个黑衣人早已发现了他们,他一分神,被那鬼墨派弟子在胸前重重一击,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那鬼墨弟子打倒采花贼后,也不去管他了,盯着秋尘枫走了过来,秋尘枫猛的起身挡在墨珊珊身前,喊道:“别过来!”
  那鬼墨弟子尽然吓了一跳,他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下。
  秋尘枫又道:“你是谁?”
  那人也不说话,顿了顿,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这人好奇怪,武功那么高,还那么怕你?”女子说道。
  秋尘枫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天一亮我就赶紧带珊妹去江南找叔父,第一天就闯这祸,被墨伯伯知道了我还有何颜面!”
  女子看着受伤躺在地上的柳万昌,也不理会秋尘枫,她举起剑边走过去边说道:“淫.贼,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秋尘枫又道:“那你复仇,我先回去。”
  秋尘枫抱起墨珊珊准备走,突然看见柳万昌拿起剑站了起来,他看着女子淫笑道:“小美人,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现在多了一个,今晚收获还不错嘛。”
  女子突然发出一招有归于无刺向柳万昌,却被他轻松躲过。柳万昌又嘲讽道:“你们弈剑派的人,本事不怎么样,脾气倒不小,我喜欢。”
  女子愤怒不已,冲上去狂舞手中剑,却还是伤不到柳万昌。突然柳万昌使出一招符惊鬼神后瞬间绕到女子身后,又使出几招剑本门剑术。女子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划了几个大口,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她气急败坏,近乎失去理智,一招观其妙连带一招流风铤而走险刺向柳万昌,一股要同归于尽的气势。
  柳万昌早年跟随师父游荡江湖,身经百战。见对方来势凶猛,于是先行闪让。女子几招不中后渐渐失去威力,这时柳万昌后发制人,反冲上来一剑弹飞女子手中长剑,剑尖抵住女子胸口。得意洋洋地说道:“小美人,你终究还是我的玩物。”
  女子一闭眼,怒道:“你杀了我吧!”
  秋尘枫看到女子又被采花贼制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林子中冲出来两个弈剑派的弟子,二人都迅捷地掷出飞剑打向柳万昌。
  柳万昌使剑挡开两把飞剑,接着又是两把剑飞来,他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他刚才被鬼墨高手击倒,后来又跟女子斗了一场,灵气渐有不支,见又来了两人,知道自己寡不敌众。于是他使出全部灵气,唤出一道邪影抵住二人,自己一溜烟消失在了林子中。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真的不会武功

    “师妹,你没事吧?”那两个打退柳万昌的弈剑派弟子看着那女子问道。
      “你们两再晚一点来,我就死定了!”女子生气道:“你们两个真没用,跟你们来一次蜀州城,就被那个淫.贼欺负了好几次了,还差点……”还没说完就哭了出来。
       这二人正是刚才在客栈里被柳万昌催眠暗算的那两个,他们分别是这女子的五师兄陈清平和七师兄肖静。这女子则是当今天下第一剑派弈剑听雨阁掌门的千金小姐,楚愈琴。
       见小师妹哭,陈肖二人都慌了神。陈清平脱下自己的披肩递给楚愈琴,说道:“师妹,快穿上,别着凉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赶紧回客栈。”
       肖静义愤填膺地说道:“这柳万昌好大的胆子,竟敢欺负到我们弈剑听雨阁头上来,回去禀报师傅,一定要把这淫.贼抓来问罪。”
       陈清平指着秋尘枫和墨珊珊问道:“师妹,那两人是谁?”
       楚愈琴没好气的说道:“就是路人而已!不管他,我们走。”
       秋尘枫还打算介绍自己呢,被楚愈琴这么一说,极其尴尬,只好背着墨珊珊默默走回客栈。
       突然,楚愈琴持剑向秋尘枫猛的刺来,秋尘枫惊慌所措,后退几步后跌倒在地,墨珊珊也摔倒在地。秋尘枫怒吼道:“你疯了吗?到底想干嘛?”
       肖静冲上来用剑指着秋尘枫,说道:“你放肆。”
       楚愈琴推开肖静,对着秋尘枫疑问道:“你真的不会武功?”
       秋尘枫气得瞪了她几眼后不再搭理她,只是转身去扶墨珊珊。
       墨珊珊经过这许久颠簸,经脉气血舒缓了许多,又经过这么一摔,疼得醒了过来。一看到秋尘枫,叫了声“枫哥哥”,顿时情绪失控,哭了起来。
      秋尘枫抱紧她,说道:“好了,没事了。”
       墨珊珊又道,“刚才有个黑衣人闯进房间,你去哪里了?”
       秋尘枫不知何作答,只好一边扶墨珊珊起来,一边说道:“我背你回去吧。”
       墨珊珊又道:“这几个人是谁?”
       “路人。”秋尘枫答道。
      回到客栈,秋尘枫给墨珊珊的伤口敷了药,已近凌晨,二人也没了睡意。经过这一劫,二人更懂得去珍惜彼此,因为这一刻双方都深刻的意识到,这世上只有两人相依为命了。
       这后半夜,秋墨二人就坐在床前依偎着,直到天亮。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687

活跃

3569

人气

4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3
发表于 2016-7-8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在看o(≧v≦)o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柴刀老祖 + 5 感谢亲的热心反馈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清晨的死亡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6-7-11 16:31 编辑

    清晨,客栈店小二刚起来打扫,就进来了四个客人,他们走上客堂分别在两张桌子前坐下,端庄严肃、不苟言笑。
  客栈里有一些要赶路的人,已经顾不上吃早点,起床后背好包裹就离开了友来客栈。而那些睡懒觉的,将可以见到一场鲜血淋漓的厮杀,对象则是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如太虚观、冰心堂、弈剑听雨阁、翎羽山庄和荒火教等等这些最近几日来到蜀州城弟子。
  弈剑派的楚愈琴和陈、肖三人起来时,客堂里已经坐了好多人,大多都还在吃早点。他三人想,早点去鬼墨派把师父的信交给鬼墨掌门后好返回九黎,这一趟巴蜀之旅,已经被柳万昌闹得毫无兴致,。
  本来弈剑掌门只安排了肖静一人送信来蜀州城,结果他来到中原就遇到师妹楚愈琴,楚愈琴玩心甚重,知道师兄前往蜀州城后,就非要跟着一起来玩一趟。后又遇到师兄陈清平,于是楚愈琴硬拉着他跟着一起来了蜀州城。
  没想到三人刚进入蜀州城地界,就被柳万昌盯上了,三人还跟他交过手。柳万昌寡不敌众,无法得手,于是一路跟踪他们三人到蜀州城内,在友来客栈暗算于他们,没想到就要得手时,被秋尘枫给遇上了。
  楚愈琴三人在柜台结好账后正准备离开客堂,早晨进店的四人中的一个站起来走到门口拦住,冷冰冰地说道:“三位少侠可是弈剑听雨阁的弟子?是不是要去鬼魔派驻地啊?”
  楚愈琴三人顿时警觉起来,陈清平说道:“正是,这位英雄,借过一下。”
  这时客堂里一荒火教弟子站起来大声说道:“正好啊,我们也要去鬼墨派,不如三位骚等片刻我们一起去啊!”
  这荒火教弟子话音刚落,一支笔猛地飞来刺进他的喉咙,瞬间毙命。
  另一个荒火弟子见同伴被门口那人飞笔刺死,大怒,他拿起双锤一个怒吼冲向那人砸去。刚要接近,突然后颈被人飞笔打中,笔尖直穿过喉咙,同样顿时毙命。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这就是你们的葬生之地。”堵住门口那人说道。
  客堂上各大门派的弟子都清楚自己的处境,纷纷拔出兵刃准备迎战。楚愈琴三人也拔起剑摆好剑阵,楚愈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我们就是鬼墨派弟子,掌门说了,要清除江湖各大门派,一统江湖。”那人冷冷地说道。
  冰心堂弟子冷笑了几声,说道:“真是痴心妄想,你们难道忘了十五年前那场血战了吗?”
  “哼,今非昔比。”那人说着,拔出腰间天域笔在手中舞了几下,说道:“废话少说,拿你小命来吧。”话音刚落,几点墨汁飞射向那冰心堂弟子。
  那冰心弟子早已拿出折扇在手中,见墨汁射来,他几个华丽的转身,把那些墨汁尽数挡掉。正得意时,突然四面八方都有墨汁射来,他立马又舞起手中折扇。这次却应接不暇,身上被墨汁打出十多道孔,顿时伤口鲜血直流,倒地而亡。
  在场的各大门派弟子瞬间都拿起兵刃,与那四人打斗起来。
  秋尘枫和墨珊珊二人在楼上把刚才发生的一切也都看在眼里,看得惊心胆颤。秋尘枫低声问道:“珊妹,鬼墨派的这么疯狂杀人,难道墨伯伯是不想不跟他们杀人才去紫荆峰闭修的吗?”
  墨珊珊道:“我哪里知道?我们还是不看了吧,偷偷从后窗溜出去,然后从后院走。”
  秋尘枫道:“好,珊妹,以后可不能跟人说你是鬼墨派的弟子了,而且你也不能使出你的武功,现在鬼墨派跟各大门派都结了仇,就你学的那两下子,估计一个小喽啰你都打不过。”
  墨珊珊拿起包裹,塞到秋尘枫怀里,说道:“枫哥哥,我们快走吧,你话真多。”
  秋尘枫走在前面,他从后窗钻出去后,刚转过身来正要拉墨珊珊,突然脑后就被人狠狠敲了一棍,顿时就昏了过去,他最后仿佛听到墨珊珊惊叫自己的声音“枫哥哥”。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花粉毒人亦救人


    秋尘枫醒来,刚一翻身就吓了一跳,自己差点从屋顶上滑了下去。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嘀咕道:“怎么会在房顶上?珊妹呢?”说着正准备爬起来,突然身后有个声音说道:“她被一个黑衣人劫走了。”
  秋尘枫又吓了一跳,刚刚明明没看见人,怎么突然有声音就在耳边说话。他站了起来,做好跑的准备,然后说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救你命的人。”话音刚落,秋尘枫面前闪现出一个人来,只见这人长得形销骨立,却神采奕奕,一眼看上去又给人阴阳怪气的感觉,秋尘枫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原来这人会隐身术。
  那怪人又说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昨夜见你轻功奇快,身材骨骼又奇佳,是块好材料,刚才见黑衣人要置你于死地,我觉得可惜,出招挡住了他。”
  “珊妹呢?你为什么不救她?”秋尘枫急道。
  “那黑衣人不与我战,抱起那姑娘就跑了,况且,我为什么要救她?”
  秋尘枫一脸失望,冷冷说道:“谢你救命之恩,我要去找珊妹了,他们从哪个方向去的?。“
  “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了,我现在要你拜我为师,加入我门。”
  ”父母遗训,不让我学武,父母之命不可违,况且我还要去找珊妹。“秋尘枫说完转身就走,那怪人忽地挡到他面前,说到:”想走?没那么容易。“
  “我不会拜你为师学武的,要么你就杀了我吧,把命还你,反正也不知道珊妹现在是死是活。”秋尘枫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怪人叹道:“不知多人想拜我为师我都不收,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罢了,取你性命何用?如果你想通了,来东蒙山找我。”说完瞬间消失不见了。
  秋尘枫只觉得此人很奇怪,却不知这救他之人,就是昨天客栈掌柜所说的三刀门大弟子一刀夺命鬼----杨笠。
  秋尘枫一心想着墨珊珊,多半又是那个淫.贼柳万昌劫走了珊妹。正不知往那个方向去找,只听见房内有人惨叫了一声。他揭开一片瓦往下看,楚愈琴师兄妹三人和其他门派的几个弟子还在与那四个鬼墨厮杀。楚愈琴等人已经被打得狼狈不堪,而那几个鬼墨弟子还游刃有余。
  秋尘枫心想,鬼魔派野心勃勃,肆意杀人,过不多久,楚愈琴等人都要死在他们手中,可如何才能救得了他们呢?突然他灵机一动,从包裹里找出一包妖花花粉,然后来到客栈的厨房,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一些花椒粉。
  秋尘枫再次爬到房顶,把花椒粉和妖花花粉参在一起,然后从房顶向客堂内慢慢撒下去。
  原本这妖花花粉可以治病,有一次秋尘枫和墨珊珊养的小熊猫受伤了,于是他们就打算用这花粉来给小熊猫治伤。没想到磨制花粉的时候用了原先用来磨花椒的磨具,两样参在一起后反而产生毒素,受轻伤的小熊猫晕了过去,秋墨二人也因为呼吸到那些花粉后晕了过去,索性这毒不致命,只会让人昏迷一个时辰左右。后来秋尘枫经过多次的研究才发现这其中的奥秘。
  花粉撒到到屋内,是那几个鬼墨派弟子先察觉到的,等他们捂上鼻子时已经来不及。正在打斗的众人也纷纷昏迷倒下。
  秋尘枫来到客堂,拿出解药喂楚愈琴等人服下。众人醒转过来后,看了看身边倒下的亲友同伴,伤心不已,于是拿起武器,向那四个鬼墨弟子杀去。
  眼看那四个鬼墨弟子就要命丧当场,突然屋外射来无数墨汁,打向那几个要杀鬼魔弟子的人,几人挥舞着武器挡住陆续射来的墨汁,频频后退。
  “快跑!”楚愈琴喊道:“我们斗不过此人。”
  秋尘枫定睛一看,来人正是昨晚在林中与柳万楼相斗那人。
  秋尘枫跟着楚愈琴等人从后门跑出来到后院,又跃出院子穿过菜地来到树林中。好在那人只为救那四个鬼墨弟子,也不追来,于是众人都放下心来。
  回想刚才一战,都心有余悸。
  陈清平走近秋尘枫,拱手道:“多谢少侠相救,敢问少侠大名。”随后,冰心堂的段维松和云麓仙居的诺少亭等人也都上来对秋尘枫称谢。
  “不敢当,我叫秋尘枫,我只是施小计,撒了一点毒粉而已。”秋尘枫随后又问:“你们都来蜀州城做什么?”
  冰心堂段维松说道:“鬼墨派的几个弟子在江南到处杀我们堂的人,已经被师叔他们关押起来,问他们为什么杀人,他们只说见到我冰心堂的人便杀,于是师父派我到鬼墨派驻地来问个究竟,哎,我本来寻思,带两个师弟师妹到江湖上见见世面,没想到却在这蜀州城断送了他们的性命,我该如何向师父交代?我连自己都没法交代。”
  肖静也说道:“我们也在中原制住几个滥杀无辜的鬼墨弟子,师父写信让我带给鬼墨掌门,没想到在这客栈里差点送命。”
  秋尘枫道:“他们为什么要到处杀人?“
  段维松道:”刚才那人说鬼墨派要一统江湖,这又有何意义?本来鬼墨派就是弟子最多武功最强的一派,而且这些年来,各大门派都和平相处,各派都是在派人到前线战场支援王朝军对抗妖魔军。“
  秋尘枫问道:”对了,刚才在客堂上你那师弟说的十五年前的血战,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维松听到此言,似乎心有余悸,他喃喃道:“难道,难道那场血战要重现吗?不,不,太可怕了,这不可能的。”
  众人看着段维松惊恐的表情,不由得惶惶不安起来。

       有看官在看吗?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元魂炼化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1 00:27 编辑

       段维松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起了当年那场血战:
  十六年前,鬼墨派有弟子通过吸收亡人的魂魄,将之炼化融合成元魂珠。这种元魂珠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把它吸收到体内后,可以功力大增。还可以通过使用灵气将那元魂召唤出来,与之合为一体,然后就可以控制其巨大无比的力量。人们称之为厉鬼元魂珠。
  成功炼化出厉鬼元魂珠以后,他们开始在江湖上大开杀戒,然后吸取被杀之人的魂魄继续炼化更多的元魂珠。尤其是当时鬼墨派掌门所炼化出的那颗元魂珠更是厉害,所到之处,毒浪滔天,一片片凄厉的惨叫声过后就是一片亡魂。多年以后,再提起这鬼都统领元魂珠,都还叫人闻风丧胆。
  各大门派开始组织起战力,在江湖上扫荡似的清除鬼墨弟子。鬼墨派弟子伤亡惨重,有的开始隐蔽起来,有的则回到了蜀州城的门派驻地去了。
  在大家都在庆祝旗开得胜的时候,弈剑派却在一夜之间惨遭突袭。
  鬼墨派一个合体了厉鬼元魂的弟子,带着两百多人,攻入弈剑听雨阁驻地,肆意屠杀。弈剑派驻地成了一片血海,一千多弈剑弟子葬身在这血海之中。
  弈剑掌门楚樊见败局已定,只好带着余下众弟子逃离到九黎,在九黎驻扎下来后,才又召回游历在外的本门弟子前往九黎,重建门派驻地。
  段维松说到这里,弈剑听雨阁的陈清平点头道:“没错,我听过姜师叔说过我们弈剑听雨阁的这场浩劫。”
  段维松继续说道:当时弈剑听雨阁有一个名声赫赫剑侠,他有一只熊猫极通人性,与他形影不离,所以江湖人就尊称他熊猫侠。他在那场战役中看到众多师兄弟惨遭厉鬼元魂珠的毒害,愤恨不已,于是决心找出破解厉鬼元魂的方法。后来他们在逃离的过程中又遭遇鬼墨弟子拦截,他为了掩护掌门带领的大部队撤离,自己带着熊猫与鬼墨弟子死战,最后身受重伤。
  是他的那只熊猫驮着他逃到幽州的,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洞口是野兽在嗥叫,他的熊猫正护在洞口,与那些试图冲进来的野兽搏斗着。
  后来那些野兽开始畏惧熊猫侠的这只熊猫,纷纷退去。
  熊猫侠醒来后,他就苦苦冥思,想悟出克制厉鬼元魂的方法。
  第二天清晨,他听到洞口又有野兽嗥叫的声音,走出来一看,尽然来了多出昨天好几倍的野兽,他的熊猫已经搏斗得快精疲力尽。熊猫侠只好上去将自己的灵气运送到熊猫体内,熊猫瞬间精力旺盛,威力大增,把冲来的野兽一只只打死当场。那些野兽却越战越多,越战越勇。
  熊猫侠与他的熊猫配合着互通灵气,没想到各自的功力都逐渐大增,威力更猛。又打了一会儿,熊猫侠顿时领悟,他于是运功将那些野兽的魂魄吸收到熊猫体内,然后运气融合。果然有效,熊猫侠感到自己和熊猫的体内的元魂都不断膨胀,出招时威力大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野兽再次纷纷逃窜跑了,熊猫侠和他的熊猫却越战越精神,都还意犹未尽。他们冲出山洞,在幽州丛林里四处飞奔,见到野兽妖魔就瞬间将其杀死后吸其魂魄。
  后来,他们开始控制不住体内那些元魂,突然,熊猫嗥叫几声后身体嘭地一声爆炸了。无数野兽的元魂就围绕着熊猫的元魂迅速的转动。熊猫侠于是运起全身灵气,将那些元魂融合在了一起,炼化成了一颗珍珠般大小的珠子。
  后来熊猫侠吸收了那颗元魂珠,又经过一番苦练,终于可以召唤出熊猫元魂,然后控制那元魂珠巨大无比的威力。
而此时,九大门派已经集结了全部力量,在翎羽山庄和天机营的带领下,在巴蜀蜀州城以多出于鬼墨派十倍的人数与之血战了两天两夜。
  说道这里,冰心弟子段维松脸上又浮现出惊惶的表情。那到底是场什么样的血战,十五年过去了,竟还让段维松这种江湖侠士谈之色变。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刀老祖 于 2017-10-11 00:31 编辑

虽然没什么人回复评论,但是这里竟然也有人收藏了本帖子,目前35个收藏,说明有人在看的。
只要有一个人看下去,我就会写下去。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1071

活跃

2155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9
发表于 2016-7-10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按个抓。。。。目测要火。。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柴刀老祖 + 5 咱有分,咱任性

查看全部评分

红尘万丈 苍生难渡 不若一切随缘 能得自在

438

活跃

334

人气

2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01
发表于 2016-7-10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秋,我来帮你顶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柴刀老祖 + 5 安慰一下,么么哒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

活跃

7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6-7-11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呀呀,马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柴刀老祖 + 5 咱有分,咱任性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蜀州城血战
   

  那场血战直到第三天凌晨,九大门派的六千多弟子已经只剩下一千人多,鬼墨派却还依然占上风,我们面对他们厉鬼元魂珠毫无办法,无数人陆续倒在这些元魂珠的毒浪里。
     那将一场无法取胜的战役,弟子们都精疲力竭,也没了士气,再斗下去,只能全部都葬送在蜀州城里。
      终于,天机营掌门下令撤退。弟子们都已经心惊胆寒,听到可以撤退,大家都开始迅速逃窜。
     鬼墨派乘胜追击,他们冲到我们正在撤退的战队后排,使用厉鬼元魂发出一道道毒浪。眼看后排那两百多战士将被毒害,突然这时从北城墙方向射来一道巨大火球,瞬间打断了这些厉鬼元魂珠发出的毒浪。
     那巨大火球在原地转了几圈后弹到半空中,这时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熊猫侠,他的全身笼罩了一个巨大的熊猫幻象,那就是熊猫元魂。
     熊猫侠运气将一把把剑射向那些幻出厉鬼元魂的鬼墨弟子,不过是弈剑听雨阁普通的御剑术,但在熊猫侠跟熊猫元魂珠合体后,他所运气发射出去的剑威力强大而迅捷,只见一道道火剑射去后那些鬼墨弟子无人能挡,被射中的瞬间倒下毙命。
     本来已经撤退的各派弟子看到这一场景,瞬间士气高涨,转身跟在熊猫侠身后,高声呼喊着,再次与鬼墨弟子血战起来。
     局势大逆转,鬼墨派弟子伤亡人数大增,他们招架不住攻势,纷纷后退。熊猫侠带着大家乘胜追击,直杀到鬼墨派驻地大厅。   
     见熊猫侠带着众人凶猛地攻入驻地大厅,鬼墨掌门立即幻出鬼都统领元魂,一个急冲过来挡在熊猫侠面前。
    熊猫侠的熊猫元魂与鬼墨掌门的鬼都统领元魂在大厅中激战起来。所有人围站在周围看得目瞪口呆,那二人的那场对战可谓是空前绝后的激烈和壮观。
     二人打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后,终于鬼墨掌门灵气耗尽。熊猫侠使了全部功力,一掌把鬼墨掌门打飞到半空中,只见鬼墨掌门所召唤合体的鬼都统领元魂从他身体里窜出,飘在大厅上空正中央。
     鬼墨掌门受此一击后,从半空中摔倒在大厅中的地上,突然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冲上来抱住鬼墨掌门,焦急地喊道:”师父,师父你没事吧?“
     这时候熊猫侠又聚气发出一掌,直劈向躺在地上的鬼墨掌门。这一掌下去,鬼墨掌门跟那小男孩估计都将命丧当场。突然,鬼墨弟子中一女子大喊一声”不要!“后冲了过来,挡住了熊猫侠打来的那一掌,被弹出去好远,口吐鲜血,命悬一线。
     熊猫侠瞬间愣住了,这女子正是他的妻子姒小诺,熊猫侠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他冲过去抱住妻子,看妻子奄奄一息,他痛苦得直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姒小诺看着熊猫侠,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相公,你不能杀他,你们不能再杀了,你犯了错了知道吗?”
     熊猫侠抚摸着爱妻的脸,痛苦地说道:“我知道错了,小诺,你别吓我,你不能有事。”他又把视线转向四周,最后目光锁定冰心堂弟子,怒喊道:”救救她,快来人救救她。“
     就在这时候,翎羽山庄的掌门举起弓箭,对准鬼墨掌门和护在他身边的那小孩射去。姒小诺目光正好能看到,于是指着那小孩,使尽全部力气对熊猫侠喊道:“快救康儿!”
      熊猫侠听妻子如此说,转身一掌打出,一股掌风打飞那翎羽掌门射来之剑。随后,翎羽山庄的掌门又下令让所有弟子都对鬼墨掌门和那孩子射出箭。
     熊猫侠误伤妻子,正愤恨得近乎失去理智,妻子又那样拼死护那孩子,见翎羽山庄的人还如此放肆,于是他放下妻子后冲过去挡在那孩子身前,将射来之箭全部聚气融成一团,然后发劲一齐射回去。
       当时估计熊猫侠也没想到自己使了元魂之力,射回的箭威力无边,尽然无人能挡,所以包括翎羽山庄掌门在内的十多个翎羽弟子当场毙命,众人都吓了得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熊猫侠的妻子姒小诺死了,鬼墨派弟子里又走出来几个人,还抱着熊猫侠那个不到两岁的孩子,他们说了几句话后,退了回去,消失在人群中。
      最后,熊猫侠说道:“我这双手杀了太多不该杀的人,甚至我的爱妻,我罪孽深重,而且蜀州城一战,多少人枉死?伤害到此为止吧,各大门派与鬼墨派的仇恨也将在此一笔勾销,日后不能再互相残杀。”说着他环顾四周一圈后说道:“有谁不服的,可以上前来与我一战,若没人前来,就视为都认可了这个约定。”  
     无人敢有异言。
     过了半晌,熊猫侠忽然大喝一声,将体内元魂逼将出来,那元魂化成一道青烟飘散而去。随后他大声说道:“如果将来有人违背此约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说完,他抱起妻子,自断其经脉而亡,大家惋惜不已。
     后来大家都撤离了蜀州城。
     那一战后,鬼墨派的厉鬼元魂珠被尽数灭掉,融合炼化之术也从此失传。熊猫侠的熊猫元魂珠也成了神话。
     段维松说完,却仿佛还沉浸在那场战役中回不过神来。
     肖静问道:”这么看来,鬼墨派又要重蹈覆辙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想象会再有这么一场惊心胆寒的血战发生。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6591

活跃

1万

人气

26

军饷

贵极思道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5825
发表于 2016-7-11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来顶贴 楼主别弃坑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柴刀老祖 + 5 我会坚持写完,只要有人肯看

查看全部评分

1154

活跃

293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18
 楼主| 发表于 2016-7-11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山水依旧人事成空

在段维松叙说十五年前熊猫侠自绝而亡时,秋尘枫脑海闪现过一道幻境,整个大地火光冲天,四处一片哀嚎声,大厅中,一个人仰天长啸,那声音如鸟啼鬼啸,惊天动地。
      当秋尘枫缓过神来,惊魂未定,听到段维松说道:“我们快离开蜀州城吧,回去告诉掌门这里的情况,好做定夺。”
       云麓仙居的法师诺少亭忙说道:“我们只不过在客栈听了那人的一面之词,并不知具体情况,况且我们也没完成我们这次来的任务,难道就不去鬼墨驻地问个究竟了吗?“
      段维松道:“这也太冒险了,万一鬼墨派真的不安好心,我们岂不是自寻上门去送死吗?”
      弈剑听雨阁陈清平说道:“如今我们身在蜀州,他们想找出我们杀之易如反掌,离开蜀州也不是易事,还不如直接上鬼墨驻地去寻问个究竟,现在就飞鸽传书回去告诉掌门我们的遭遇,大家觉得如何?。”
      众人都觉得该如此办,于是都写了家书送回,然后结伴准备前往鬼墨驻地。
      秋尘枫愁着脸说道:“我朋友又被淫,贼柳万昌劫走,我必需去找她,就此别过了,祝各位好运。”
      段维松道:“秋少侠遇难,在下定当全力相助,如得遇到少侠的朋友,我拼了这条老命也会帮少侠救她回来。”
      秋尘枫说道:“那秋尘枫在此先谢过各位。”
      见众人绝尘而去,秋尘枫又开始迷惘起来,去哪里找珊妹呢?
       秋尘枫偷偷回到客栈,鬼墨派的人已经离去,掌柜正在安排人收拾已经一片狼藉的客栈。
       他走到马厩牵出他们马,这时候本应该是两人两骑同行在前往江南的路上的,而至爱之人此时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秋尘枫心里直懊恼自己昨晚多管闲事,才使淫贼柳万昌盯上墨珊珊,他又狠狠抽了自己两记耳光,还是半点不解心头只恨。
     骑着马在蜀州城内转了一圈,秋尘枫却还是毫无头绪,急的不知所措。他从怀中掏出墨继元给他的那封信,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不行,这还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说着又把信放回怀中,又哀叹道:“可是此去江南路途甚远,等见到秦叔父,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能救得了珊妹呢?“
     ”回去找墨伯伯。“ 秋尘枫主意已定,双腿一夹,那马似乎会意,奔跑起来,而墨珊珊那匹马也跟在他们身后跑去。
     进入熟悉的村子,穿过竹林,秋尘枫看到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被烧成了一片灰烬。“墨伯伯!”秋尘枫大喊着,却没人能回应他。
     风吹着竹林沙沙作响,山水依旧,竹林依旧,人事却成空。秋尘枫感到从未有过的悲痛和落寞,他在林子里穿梭着,飞奔着,嘶喊着。曾经这林子里都是欢声笑语,而此时夹杂着秋尘枫的嘶喊声,这地方却显得那么阴森恐怖。
     终于,秋尘枫累了,他来到曾经跟墨珊珊经常休息玩耍的那个地方,小溪溪流哗哗作响,微风袭人,秋尘枫更加疯狂的想念墨珊珊。
      秋尘枫刚坐下,突然又想到那天晚上楚愈琴面对淫.贼柳万昌时恐惧和绝望的表情。珊妹此刻也很惊恐和害怕吧,想到这,秋尘枫又慌张起来,他还是坐不住,顾不得休息,必需继续去找。
     正要走出竹林,突然有一个东西飞奔而来挡在秋尘枫面前,正是他跟墨珊珊一起养的那只熊猫。秋尘枫指着大山深处,说道:“乐乐,快回山里去,被坏人捉到我可保不了你。“
     那叫乐乐熊猫也不管,直接跳到秋尘枫的马背上抓住秋尘枫衣服,摆出一副非跟着他不可的架势。
    秋尘枫无奈,又着急去找墨珊珊,只好带着那只熊猫赶回蜀州城。
     他又来到友来客栈,找到掌柜,然后问道:“掌柜的,麻烦你告诉我三刀门怎么走?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客栈掌柜知道他要去请三刀门的人帮他找柳万昌,可是柳万昌武功那么高,他师父又是第一恶道李祥昊,要价岂是少数?但是看他这么执着,也没法劝解,只好说道:“东蒙山。从蜀州城北门出去后一直走,途中你再问道吧。”
    秋尘枫谢过以后,牵着马带着熊猫向北而去。


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这句话虽然俗,但真的就是这样,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平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