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18|回复: 6

[小说美文] 【我在天下遇见ta】天下为局,与君共弈(

[复制链接]

671

活跃

302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62
发表于 2017-2-27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月璃殇 于 2017-2-27 13:50 编辑


天下为局,与君共弈
(世界观是天下3+少量天下手游设定,有私设)
     【入局】

  巫彭初次见到少侠,是在柜格松边上的松树廊。

  望舒自进西海后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所以有从大荒来的凡人跟望舒同行,且成功从巫真手下脱身,他也是知道的。

  误闯入了我的棋局,那你也只能成为棋子了。抱着这种心态,巫彭去见了那个来自凡间的少侠。

  遮天蔽日的茂密松林里,阳光穿过枝叶的间隙,斑斑驳驳的洒落在地。盘延的树根边上,不知名的野花星罗棋布,色彩斑斓。望舒躺在阴凉的树荫下,气若游丝,面如金纸,却并不见她的那个小侍女和来自凡间的少侠踪迹。

  看着望舒痛苦不堪的样子,身为算计她的始作俑者,终究难免有几分愧疚,他叹息着蹲下身来,对望舒进行医治,稍为缓解她的病痛。

  “你干什么!快住手!”少女惊惶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伴随着背后同时袭来的劲风。

  堪堪躲过突如其来的袭击,他在一个错身间牢牢扼住了少女的手腕,制住了她。

  “在下并无恶意,且先住手,听我一言。”巫彭松开少侠的手腕,温言安抚。

  脱离桎梏的少女扔下左手中紧握的几株鱼腥草,迅速的将望舒揽入怀中,查勘一番并无异样才松了一口气,警惕得注视着巫彭道:“你要说什么?”

  在少女警惕打量巫彭的同时,巫彭也在看眼前的少女。

  碧玉年华的少女,容貌清丽,着一身青曦之渺。大抵是在西海奔波劳顿多天,面容带上了几分疲倦,却依旧神色戒备,紧握手中的天逸云舒。

  还是个孩子啊,与自己初至西海的年岁相仿,却敏感而警惕,恍如惊弓之鸟。

  巫彭的心意外的柔软了些。

  经过一轮问答后,来自凡间的少侠放下了戒心,无需他多加引导,便自然而然的提到白日无夜之事。不出意料的,少侠虽然不舍,但选择了把望舒交给他,自己亲身前往陨日谷。

  巫彭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沉吟不语。

  满腔热血少年人最容易被蛊惑,只身前来西海意欲为大荒解厄,还为帮助素昧平生的少女卷入风波;遇到自己这个陌生人,也很容易就交付信任;就连情急之下的攻击,也是使的是弈剑听雨阁的剑域锁,以控制为主,无甚杀伤力。这样的棋子,只需一个小小的推动,就会自动走入棋盘。

  【执棋】

  少侠这枚棋子也的确没有让巫彭失望。

  杀三足金乌,与星罗斩天同行,巫谢神隐,被巫礼追缉,继而解封云华夫人,巫姑神隐。终末,血眸蛊王在西海掀起血雨腥风,于灵山对上巫咸。

  在玉山前,巫彭再次见到了少侠。

  分明方才知晓被一路同行的星罗诓骗,还险些丢了性命,此刻见了他这个萍水相逢之人,居然还是一脸欣喜的迎上来。

  初次相逢时的警惕去哪了呢……巫彭心中叹息。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因而在与少侠分别以后,他也曾遣人去调查少侠的来历,对少侠的生平也是有所明了。

  喝下有迷药的茶水被卖至北溟,突破三大北溟魔候的封锁,并成功从幽都王手下逃脱,重归大荒;龙邪作乱江南水灾,跟随落日神箭转世出海平灾,却被东皇太一化身星象师骗得团团转,最终功亏一篑,仅余数人生还;直至南海异变,倒是变聪明了,协同玉玑子破坏了幽都王的谋划,最终还是东皇太一突然现身带走幽都王,方才保住幽都王性命。

  怎么到了我们西海,又变得缺心眼了?化名蓬歧的巫神心中吐槽,唇边的笑意愈发温润可亲,提出要为少侠治疗外伤,实质意欲留下控制的后手。

  不出意料的,缺心眼的弈剑小姑娘欣然答应,道谢以后就带着望舒匆匆离去。

  所以当在灵山常阳宫,少侠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并对巫咸进行攻击,蓬歧突然现身偷袭巫咸,终于明悟蓬歧就是巫彭,自己一路都被巫彭所利用欺骗时,勃然大怒也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内。

  巫彭无暇理会少侠的愤怒,他机关算尽费尽心机,只为推翻巫咸成为西海新的主宰,使西海强大得足以与东海相抗衡。

  多年的谋划成败就在此一举。

  只是这场棋局,他终究还是败了……

  灵山后苑。

  巫彭坐在凤凰花树下,专心致志的抚琴,琴声从他指尖下倾斜而出,清明澄澈,平静淡然。

  与循声而来的师兄告别后,目送师兄转身离去的背影,巫彭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即将魂归山海。

  只是在即将消逝之时,那位来自凡间的少侠看着他时,眼中流露的情绪让他有点在意:那是惋惜,和……认同?

  真是有趣,命数与天命纠缠的凡人吗?

  心念一动,他把最后一缕残魂,附到了少侠的武器之中。

  【残局】

  少侠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离开了西海。

  西海的确是梦境般华美安宁的仙境,只是少侠的心中,更多的是师门,是朋友,是大荒。

  妖魔未去,山河未收,西海再美,终究也不及故园。

  来时一人,离开的时候倒是多了一个重伤未愈的焚夜。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还有剑中的一缕残魂……

  随着西王母开放西海,越来越多的凡人进入其中,西海难得迎来一派繁盛之景。

  只是少侠和西海仙神都明白,这一切都只是梦幻泡影,等东海神王的怒火降临,西海的安详宁静的梦境终究会破灭。

  回到大荒的少侠,一如往日除魔修身,带着婉灵熊义四处行侠仗义;闲暇时,少侠也会到西海走走,权作散心,偶尔会到开明东,与较为相熟的巫礼聊聊天,谈论下大荒的新鲜事。

  这一天,两人却是谈论到神隐的巫彭。

  “我自出师门以来,在北冥见过常曦女神记忆,知道神王帝俊连自己的妻女都能痛下杀手;在东海,亲眼见证东皇太一吞噬自家的弟弟成为太阳超神。这些强大的神祇对弱小毫无怜悯之心,对血亲也可以痛下毒手。帝俊和常曦会被押来面见元君,就是东海神王在向西海施压……”

  “所以我认同巫彭大人的观点。西海的温床中成长的仙神都很善良美好,但若有朝一日东海的屠刀落下,西海的这些仙神们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甚至就连凡人的阴谋诡计,也能搅得西海风云动荡。”少侠微微颦眉,“只是,我并不认同巫彭大人的所为。每当我想起,十巫仅余半数,元君独自坐在玉山大殿,我总是感觉,很难过……”

  一旁病弱的白衣巫神轻声回应道:“如今师兄开放西海的心愿已经达成,只是让无欲无求的元君面对这样日新月异的西海,实在太辛苦了。以后我不会再逃避,会肩负起灵山十巫的责任,与元君一起守护西海。师兄的遗志,也将幽我来继承。”

  少侠一展愁眉,轻笑道:“从小我的心愿就是驱逐妖魔,还大荒一个太平盛世。若有朝一日,凡人能成功把妖魔赶出大荒以后,大荒能成为西海一样的乐土,那多好啊!”

  数千年前,神祇为断绝凡人成神契机,将九天登神大典封印于不周山,并将凡人的魂魄一分为三,抑制凡人的力量。魂藏于人体自身,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突破;地魂,被藏于幽州朔方城黄泉之下,大荒凡人在攻打朔方城后已取回地魂;天魂,藏于南海伽蓝墟,在南海异变后亦重归于凡人。

  如今西王母开放西海,凡人已有机会打破东海神界的绝地天通的禁制,修成新神。神隐人治,未来本应是是属于凡人的时代。

  只是所有的人与神都没想到,东海神王的心比魔族更冷酷,更无情。天劫尚未降临,绝望与灾厄就已降落到大荒。

  神王帝俊不满西王母擅自开放西海,使凡人有机会九天登神;又忌惮太阳超神东皇太一和神隐之月望舒,遂以建木作为阵眼,与东极扶桑遥遥相应,结成阵法之网,隔绝通往东海神界的道路;并布下汲灵之阵,用以抽取凡间清气和灵力!

  在南海一役后,幽都王失踪,北溟群雄无首,七夜墨姬建立幽篁国,剑指北溟,大荒各处与妖魔的战事都渐趋于平稳。然而帝俊这一举动,可谓是相当狠毒。

  失去大量清气和灵气,对大荒的影响是极为恶劣的。清气是凡人修炼的所需,灵气是施展门派武学的必需,清气和灵气被东海神界抽走,十大门派弟子的修为实力都被极大幅削弱。

  十大门派弟子的力量衰微,但妖魔却不受影响,导致本来已经被压制的妖魔军隐隐间已有反压。猝不及防之下,十大门派弟子死伤惨重。

  每一场战事都是如此的惨烈,所有战果都是用人命堆出来的,比起十数年前太古铜门突然开启还要惨烈得多。

  西海大概是最后的一片净土了,西王母带着西海的巫者忙于救助流民。只是西海的清气也流损严重,大量浊气侵入了西海。

  每一天都有很多人死去,百姓,同门,朋友……少侠陷入了极大痛苦与绝望之中,所能做的,就是机械的挥舞着手中剑刃与妖魔战斗,对身上都是斑斑血迹和累累伤痕视若无睹。

  巫彭在剑中这些时日,从未见过少侠此般模样。

  在剑中所见,少侠就如这凡间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喜欢收集漂亮的衣服,无数次抱怨衣柜塞不下了,但一出新衣服仍然乐此不疲;热衷于行侠仗义,想要成为为国为民的大侠;还喜欢跟婉灵看朔望斋出的大荒八卦小报,跟同门师姐妹讨论幽都魔君和自家掌门不得不说的故事;请了一群朋友回家,说是家仆,其实忙前忙后打扫的还是她自己……

  而不是如今抱着同门尸首悲恸的绝望,与被复仇冲昏头脑的疯狂。

  “北溟幽都王与东海神王视凡人为蝼蚁,一个放任妖魔入侵大荒,只为让妖魔通过凡间前往东海复仇;一个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不惜杀妻杀女,并设下禁制禁止凡人登神,现在更是把凡间视为弃子,断绝凡人的生路。我一直以为,终有一天,凡人能倚靠自己的力量把妖魔赶出我们的家园,不再成为神魔对弈的棋子。只是我还是太天真了……神的心比我想象中,更为冷酷无数倍啊……就连凡人自救的生路都要断绝掉,”少侠发出自嘲的惨笑,“巫彭……果然是对的啊。”

  少侠对面之人看着她状若疯癫的举止,并无制止之意,只是在离去前冷冷留下一句话:“这样就选择放弃了吗?”

  大荒枭雄玉玑子告诉了少侠很多事。

  例如在十多年前,她还没出生的时候,东海神界就曾有结网隔绝大荒的念头,只不过当时选定是西极若木。东极扶桑,西极若木,建木在中。

  最终未能成功,是因为有一群年轻人与玉玑子共同携手破坏了东海的谋划;那位来自弈剑听雨阁的少侠,就是她的师傅,英年早逝就是源于当年留下的伤病;那位来自桃李花林的召唤师璎珞的转世,就是如今她身边患难与共的伙伴婉灵。

  虽然在她年幼的时候师傅就已逝去,但她清晰记得,那个俊朗的弈剑青年,乐观积极而又洒脱不羁。只是偶尔会弹起一首古老的琴曲,脸上的神情悲伤而怀念。现在她终于明白,师傅是在想念那些生死与共的伙伴……

  【破局】

  山河破碎,满目疮痍。

  少侠看着手中光华夺目的佩剑。天逸云舒,万苦皆无。只是这芸芸众生的苦痛,又该如何消弭?

  “东海不灭,此恨不息。”她一字一句地轻声说道,眼神清明。

  少侠想到的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弯月水晶,她曾经就倚靠它回到过去,改变了未来。

  若是能回到东海神界动手之前,那么我们就有了更多谋划的时间,获得更多的力量来阻止帝俊建成隔绝之网和汲灵之阵,一切还有希望。

  只是弯月水晶中的神力早已用完,该怎么办呢?

  在其他人眼中,少侠的行为越发诡秘起来。她不再踏足西海,开始以夺回清气与灵力为名,来往于扶桑和建木双阵之间,猎杀守护阵法的东海神将;并出没于血战后的战场,似乎是从妖魔的尸体中汲取着什么。

  终于,弯月水晶重新在少侠手中散发出熠熠辉光,只要,还多那么一点点神力……

  欣喜的少侠痴痴的看着手中的弯月水晶,眼角似有泪水滑落。这些时日,为了补充足够的神力,她的所做的都是过去的自己最不齿的事:在清气灵力凋零的当今,为了得到足够强大的力量,她不惜从妖魔尸首中收集浊气,用以削弱东海神将,并趁机进行杀伐屠戮……

  陷入自己思绪的少侠没有注意到危险来袭,剑中的巫彭残魂却是注意到了,那一道凌厉袭来的雷霆电光!

  少侠这些时日的所为终究是惊动了神王帝俊,虽不是亲身前来,但东海主神的一击也仍非凡人所能抵御的,当少侠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下意识的调动全身灵力进行抵防守。

  只是想象中的痛楚久久未至,睁开双眼的少侠惊愕的发现,体外有一股神力把她牢牢保护在其中,还有一道熟悉而陌生的半透明身影在电光中徐徐消散,散落的清气向她手中紧握的弯月水晶中涌去。

  说是熟悉,是因为这道身影她曾经见过;说是陌生,是因为在这个神活着的时候,她也只是与他有数面之缘……

  来不及多想这个早已魂归山海的巫神为什么会出现,并救下了她,吸收到足够神力的弯月水晶,在下一道电光袭来之前,散发出少侠魂牵梦萦的炽眼光芒……

  【终】

  当逆转时空的光华散去,呈现在少侠面前的是熟悉的,梦幻般的仙境。

  湖面如镜,明月映水。西海,沐月泉。

  白衣的巫神转身,唇畔笑意依旧温润如昔。

  “天下为局,众生为棋。我欲与东海对弈,你可愿随我入此局,并肩共弈?”
——————————————————————————————————————————————————————————————————————————————
       这篇文写的太痛苦了,没文笔的人表示,根本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意思。

  作为巫彭大人的迷妹,所以最初的心愿就是想写巫彭与少侠的故事,后来脑洞开大了收不回来了_(:з」∠)_

  所以还是说说我的构思吧。

  巫彭初见少侠,是想去看看少侠到底是可用的棋子,还是意外的变数。所以发现少侠其实很(缺)好(心)骗(眼)的时候,就把少侠引进棋局里了。

  然后巫彭神隐的时候,看见了少侠眼中对他的惋惜和认同,而巫彭在西海,就连最亲近的师兄也不认同他。所以在发现少侠居然认同他,并且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西海,对大荒的未来;另一方面是对少侠这个天(走)煞(哪)孤(哪)星(炸)的一种好奇心,驱使他附上一缕残魂跟随着少侠。

  到少侠的视角,少侠认同巫彭,是因为从北溟到南海,这一路上她见证过帝俊的冷酷,幽都王的无情和东皇太一的高傲,所以她明白,西海这种乐土,东海神王是不会容得下的。

  所以当东海将凡间当成阻挡妖魔和东皇太一的弃子,并抱着废物利用的心态汲取大荒清气和灵力的时候,少侠想到的是巫彭。因为按照巫彭的想法是对的,东海不会因为西海和大荒的不争而放手的,争与不争,东海的屠刀还是会落下的。

  少侠在大荒变得满目疮痍是时候,放弃了抗击,选择了再次逆转时空,甚至不惜大开杀戒,是因为她觉得,这样的大荒就算救回来,失去的人终究还是失去了。

  所以她选择的是回到一切还能挽救的时候,尽可能的阻止,或者说延迟东海的动作,就像当年东海想种植若木与建木结网,却被她的师傅一行破坏了计划一样。

  嗯……关于若木与建木结网,命魂地魂天魂的设定,都是来源于天下手游_(:з」∠)_少侠的师傅弈剑小哥哥=手游的弈剑少侠,大概就酱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576

活跃

1503

人气

95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951
发表于 2017-2-27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你为什么不发在一统……脑子被秋裤塞了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1

活跃

302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聆雨寒 发表于 2017-2-27 20:54
所以你为什么不发在一统……脑子被秋裤塞了吗?

放心吧,没有!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7-2-28 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诶,点个赞,我喜欢这个脑洞,楼主再来个重生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孤月璃殇 + 3 非常感谢您看完了_(:з」∠)_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1

活跃

302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孤月璃殇 于 2017-2-28 18:48 编辑


补个脑洞来源资料_(:з」∠)_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473

活跃

1万

人气

695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458

翰书天下·精英粉丝团520不孤单

发表于 2017-2-28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以前也有想过要写一篇关于他的,只不过这几天懒癌发作,就没来得及参加活动,以后再说吧。。

671

活跃

302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的航海 发表于 2017-2-28 22:30
其实我以前也有想过要写一篇关于他的,只不过这几天懒癌发作,就没来得及参加活动,以后再说吧。。

端碗坐等吃粮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