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墨芷啃烧鸡

【溯影-游荒篇】中原NO.14 容我毕个业再更新如何~~\(ㄒoㄒ)/~~

[复制链接]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16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十三丿月 于 2013-9-16 16:32 编辑

回复 20# 墨芷啃烧鸡


    原来如此!设定非常缜密啊..
坑是有,也是很久之前写的,改了很多次,但是还是木有勇气放上来..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941

活跃

1313

人气

2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08

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9-17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勒个大去!又拉我掉一个坑……你不厚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2 哈哈哈哈为何我如此开心!!快拽我一把,我 ...

查看全部评分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17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5-8-7 09:16 编辑

7、  蛇妖的兴趣爱好
“我们去看上次洞里的蛇妖吧。”墨叶笑眯眯地提议,神色就像平时提议去挖野菜采蘑菇。
屿寒抖了三抖,我伸手捧住墨叶的脸,心中悲怆。
“墨叶啊,生病了不要怕,我偷糖给你咽药。”
墨叶的眼皮抽搐:“我没病,那蛇妖挺寂寞,我们去看她吧。”

屿寒紧紧抓住我的袖子,我抱住身旁的树干,两个人一起死命摇头:“坚决不去!!!”
“蛇妖一点也不吓人.. .. ..”
“吓惨了!”
“她不会咬人的.. .. ..”
“谁信啊!!”
“她. .. .. ..”
“说什么也不去!!!”

墨叶无奈地仰头叹气,把药篓往背上一甩:“那我自己去看她吧,明天这时候我要是没回来,那就明年这时候去那个洞口,给我烧点土豆啊纸钱什么的.. .. ..”
屿寒立刻追了上去:“你如果没了,晚上谁捡我踹掉的被子啊。”我想也没想就跟着蹿上前,痛心疾首:“土豆那么宝贵,烧给你多浪费。”


墨叶带着我们在蛇洞里越走越深,最后拐进一个岔洞,眼前豁然开阔,竟是个巨大的洞穴。
洞中荧火遍布,能看见中心处的大石桌,桌上摆满颜色各异的果子,煞是好看。
不过,更好看的,是桌边的人。
一身红纱的女人慵懒地撑着头,半躺在桌边藤蔓缠绕的石床上,火红的长发松松挽成髻,修长的指把玩着桌上的果,媚眼半阖,红唇艳丽。

屿寒木讷地问空气:“这,这不是那天咬我的蛇妖吗!”女人听见响动,急急坐起身,发丝轻垂,笑靥如花。我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盯着石桌嘴角流涎地赞:“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果子!!!”
蛇妖恼道:“喂臭丫头你看到我没有!果子有我好看吗!有吗!”
我顾不上不睬她,冲往桌边一坐,抓起果子就往嘴里扔。屿寒提醒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毒!!”一下子满嘴果肉卡在我嗓子眼,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眼泪都涌了出来。墨叶看着蛇妖,笑得眼皮颤:“我说,你不会是特意备了果子招待我们吧?”蛇妖细眉一拧,愤愤地嚷:“我秋天时采了自己吃的!”墨叶转头轻拍我的背:“咽了吧,蛇妖等着我们讲故事呢。”
一听见“故事”两个字,蛇妖两眼亮晶晶:“你们谁给我讲呀?”
三个人一起摇头:“没讲过。”
蛇妖怒,指着屿寒:“我第一个咬你,所以你先讲吧!!”
咬人和讲故事有一毛钱关系吗.. . .. ..

蛇妖的指甲鲜红锋利,屿寒极不情愿地开口:“从前有个人,叫凌虚子.. .. ..”蛇妖满意地收了手,托着头专注地看着讲故事的人。
---- ------------------ --------------------------------------
听故事的人态度端正,极大地鼓舞了宋屿寒。他一本正经地讲了首任掌门凌虚子的光辉事迹,从燕丘一直说到上清峰。讲到最后,墨芷和墨叶睡得打呼,连宋屿寒自己都开始口齿不清,终于睡了过去,只有蛇妖是醒着的。
蛇妖微阖着眼,冷声笑道:“他做掌门时我还是条跟着他修炼的小蛇,当年那般绝情地要灭我元神,如果不是凌桓子... ...”

三个孩子睡得正香,蛇妖没有说下去,长睫在她脸上投下绵密的影,明明是艳丽至极的容,却生出沧桑苦涩的倦。
凌桓子将她从焚心葫中放出时,她被他温蔼的笑容迷住,一时淡了蚀心焚身之痛。逃出上清峰后,想的竟是凌虚子曾教她的知恩图报,从一而终。
七年后凌桓子被处死,她蜷在人散后的法场,魔怔般地想找到他下一世,再看一次那抹和煦的浅笑。五百年流光蹉跎,他在轮回中渐渐没了当时模样,唯一不变的,是他从不曾爱她。

蛇妖嗤笑一声,摇醒墨叶:“喂喂,刚才的故事好无聊,你再给我讲一个!”
墨叶木然地半张眼:“哦。”
蛇妖看着他,目光灼灼。
“从前,有个人,他很困。”说完倒头,睡着了。
---- ------------------ --------------------------------------

我被蛇妖锐利的指甲隔着衣服挠醒,睁眼看见她满目期待:“他俩都不好玩!你给我讲故事吧!”我迷迷糊糊地答:“我也不好玩。”蛇妖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冬天都快过完了,你不给我讲故事,我就睡不着,睡不着就不能冬眠,再不冬眠,我就*了!”我不解:“那你去吃东西嘛!”蛇妖往地上一躺:“啊~~~身子好虚弱~~~没办法捕食了~~~睡不着~~好~~痛~~苦~~~啊~~~ 要~~死~~了~~~”
我慌慌张张扶起蛇妖:“你你你别死,听我讲水草的故事吧!
小时候爹总用同一个故事哄我睡觉,听得都要背出来了:

年轻的道士游历四方,休憩在溪水畔,见到一株被虫噬的水草。道士顺手捏了个诀,把水草上的毒虫给除了。
夜里,道士被一女孩推醒。女孩像月光一样美,怒冲冲地揪住道士的领:“你把我朋友弄死了!!”
   道士笑:“莫非你是白日里那株水草?被虫子啃成那样,还当做朋友么?”
女孩急得掉眼泪:“除了它,没人愿意陪我了呀。”

道士诚恳地提议:“那我把你一起弄死吧。”
女孩惊恐地跳起来,撒腿就跑。月下的道士笑弯了眉眼,枕着仙鹤入了梦乡。

讲到这,我停了下来。面前的蛇妖闭着眼,睡得香甜。
我轻手轻脚地摇醒墨叶和宋屿寒,拉着他们回了道观。

第二年春天,蛇妖从长长的冬觉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出蛇洞,在后山找到烤土豆的我,抱着我胳膊催我讲完冬天的那个故事。
从那年起,我每天都得给蛇妖讲一个故事,从明媚的春日到酷寒的冬日,直到蛇妖心满意足地入眠,安分一整个冬天。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6 收起 理由
丿群山灬翘楚 + 5 来瞄一瞄你,把今天的分散完
尹景沫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417

活跃

1418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6
发表于 2013-9-17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催更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鬼草 + 3 继续散分

查看全部评分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17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第六段突然出现了第三人称。。。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17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3-12 15:04 编辑

8、
这么看来,后山那蛇妖当真是只奇葩。书里的妖魔鬼怪不是爱吃人就是爱剥皮,她偏偏爱听故事,尤为爱听我讲。这种磨人的爱好,导致我之后的数十年养成日日读书的习惯。起初为了找寻有趣的段子当故事讲,后来发觉书海浩淼其乐无穷,这习惯也就改不掉了。
十九岁那年,我们从中原迁至太古铜门重建太虚观。百废待兴之际,道观上下人人面黄肌瘦,还一个个推说自己不爱吃肉,省下的铜板攒着买砖瓦。我把当初用来哄蛇妖去冬眠的段子整合,在屿寒的支持下出了一本《催人困意的一千零一个故事》。彼时战乱,百姓每夜担心受怕,这书的销量惊人的好,据说在江南更是人手一本。正是靠着卖书钱,道观老小渡过了战后第一个冬天,这是后话。

八岁,开始跟着前辈师姐喂仙鹤。整日与仙鹤相伴,岁月静悠,让我们几个脾性淡了许多。倒也干过一件出格的事:
七夕那晚,夏风格外清爽,我们摇醒了白菜。
白菜是道观里一只仙鹤,平日里饭量最大,体型自然也最健壮。
在我们的强迫下,白菜载着我们三个,绕着上清峰飞了一圈。
我总记着那个夏夜,凉沁的夜风,道观在脚下沉睡,星空就在头顶,灿烂得竟有几分喧闹。屿寒一直俯看着道观,墨叶躺着望星空,我搂着白菜的脖子,看模糊的夜色,思绪飘到了明日的早膳。
后来才醒悟,我们三个人,从一开始,憧憬的东西就不一样。

不知是不是意识到,自己的体型出众导致了这么一份苦差事,白菜自那晚之后,就开始减肥了。我们逐渐成长,自然无法同乘仙鹤。
唯一的这次乘鹤空游,在回忆里也就越发美好起来。

九岁那年最是无趣,听了一整年的枯燥道法,师父尽讲些晦涩难懂的大道理。反倒是十岁生辰时,爹对我们说的那句话比较好懂。
他说,你们听,万物有声。往后你们所学种种,都在帮你们听懂这天地,和自己。

十岁的初春,被扔进观中的水池洗涤浊气,师父立在水池边,看着湿漉漉的我们,神思却似在远处。
“今日起,我教你们咒法。”
春日阳光明媚,水池却蓄着寒冬的凉意。师父一脸严肃,我只好努力憋住呼之欲出的喷嚏。憋得太投入,以至把师父的教诲听得断断续续。什么西王母啊,昆仑仙兽啊,心灵相通啊,以身什么什么的。
师父闭上眼,念了一串口诀。
“三日之内,若你们用这玄龟真言唤出了最易通人性的玄龟,我便教你们唤出白虎。”
师父转过身,没有把口诀重复第二遍。

待师父走远,我茫然地转头:“屿寒,你听清楚那口诀了么”
屿寒点点头:“我们找个地方修炼,我教你口诀。”
“等一下。”墨叶出了声,我刚看向他,只觉眼前一晃,鼻子搔痒,我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浑身舒畅了。
墨叶不知何时捡的落叶,挠了我的鼻子。他一副邀功的嘴脸:“喷嚏忍了这么久,我可是帮了你大忙。”
感动之情还没泛上心头,墨叶顺手把落叶插进了我鼻孔。
我愤怒地追打了他半日。


午膳的时候,墨叶把碗里最大的土豆拨给了我,总算和解。
屿寒拽着我们到了后山的梧桐树下,一本正经地重复了好几遍师父传授的玄龟真言。
我蹲在地上默念口诀,仰视着屿寒:“屿寒屿寒,这口诀怎么用?”
屿寒脸一红,蹲在我旁边:“我也不知道。师父说是要心诚。”
墨叶打了个哈欠,靠着梧桐树合上了眼:“你俩慢慢琢磨,我睡了。”

“天清地灵,太上昆仑。北方玄帝,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周行六合,威慑万灵。如应我言,以身奉行。”
这咒法很是拗口,我念了数遍,模模糊糊弄懂了些个中意思,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念诀时像是在空谷放声,隐隐听见不甚真切的回声。
日落的时候,我总算听清那来自虚空的声音,再一回应便招出了一只通体墨黑的玄龟。
屿寒怔呆双目,墨叶刚睡醒,满眼迷蒙。

这玄龟个头不大,背上的鳞片摸着还有点软,周身墨色光华缭绕,仙气得很。
我看着它晶亮的眼,竟通晓了它心意。
“以后,你就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啦!”我搂住玄龟,喜悦得脑子都要炸开,心境却莫名平和安定。
“名字?嗯.. .. ..我想想啊,要不叫黑米吧!”
“你不知道黑米啊?黑米是好东西!!!能煮成香喷喷的粥!!”
“粥.. ..粥也是好东西!每天早上都要吃的!”
.. .. ..
我喜滋滋地与黑米聊着天,屿寒饶有兴致地蹲在一旁观察黑米,听我传授召唤心得。


第二天的午后,屿寒也召出了一只玄龟。
同我家黑米个头相仿,形态也相似,两只龟一见面就腻在一起玩闹,我跟屿寒只能在一旁托着脸看热闹。
我偶尔回头看墨叶,他坐靠着梧桐,合着眼。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18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3-12 15:06 编辑

9、
   夜里,一向好眠的我被噩梦惊醒,正看见墨叶走出厢房。
   我轻手轻脚地爬起来,一路跟着墨叶,到了后山的梧桐树下。
   他转过身,月光下能看见他弯着的嘴角:“路上这么黑,不害怕?”
   我跑过去抓着他的手:“有一点点。”

   其实我挺害怕的,不是怕这夜色。我害怕他会消失不见。

  “还以为你不要我们了。”我紧紧拽着他,抽抽鼻子。
   墨叶哑口看着我:“怎么会这么想!”
  我愧疚地低头:“这两天我跟屿寒一直在跟玄龟玩,都没怎么跟你说话啊!”

   墨叶白了我一眼:“谁像你那么脆弱啊,我只是晚上精神好。”他抬头看着月亮,兴奋的很。“我猜,通灵真言其实是个誓言。”
  我怔怔盯着他,似懂非懂。

   “我们念的玄龟真言是在向北方玄武祈灵,招出来主水的玄龟,如果向其他神灵祈诵也有用,那么太虚弟子能召唤的,绝不止平日见到的那些。”他高深莫测地垂了眼,念了一串有些像却并不是玄龟真言的口诀,约莫听出是和东方青龙有关。

  墨叶的身后光芒如同烟雾一般乍起,我捂着眼仍感到刺目,好一会儿才敢睁开。
   梧桐树在夜风中摇荡,我和墨叶呆呆注视着空地上,被召唤而来的昆仑仙兽。

   一条金光闪闪的.. .. ..泥鳅。

   墨叶尴尬地把泥鳅捧到手心,朝它打招呼:“.. .. ..早啊 ”
   我找不到泥鳅的眼睛,如果它有眼睛,肯定在翻白眼。
   泥鳅扭动了一下,金光一闪,没了踪影。

   墨叶很沮丧,我忙安慰他:“没准那是条龙!”
    “我本来.. ..是想召唤一条龙的!”
   他蹲在地上低落得很,我试图转移他注意力:“那你能召出玄龟吗?不召出玄龟,师父就不会教我们白虎真言.. .. ..”
   墨叶点点头:“早就会了。”
   他轻巧地念口诀,空地上又是一阵光雾,一只玄龟慢慢现了身。
   这玄龟也是通体墨色,只是.. .. ..体型比我的黑米,大了有两倍不止。

   自身修为越高,能唤出的通灵兽也越发巨大。
   我万分敬仰地望着他:“啊啊啊,你真是道法奇才啊!平时睡睡觉就能召出这么大的玄龟!!”蹲在地上的墨叶无奈地看着我:“你们睡觉的时候,我都在这里练呢!!要说通灵天赋,没人比得上你.. .. ..”

   按后来师父对我们三人的评价,我悟性最好,屿寒心性最是平和,墨叶.. ..墨叶的兴趣爱好是改咒法。十岁那年召出的泥鳅,并没有让他泄气。他更加认真地研读咒法,寻觅其中奥妙,试图自创咒术,只可惜从未有突破。
   我们习白虎真言时,他召了只干瘦的三脚黄猫;
  习仙鹤真言,他召了只聒噪的麻雀,吵了我们整个午后;
  青麒真言,这家伙更过分,他把咒法改了又改,召出的竟然是头浑身刺毛的野猪,打翻了我精心煮的蘑菇汤(#‵′)凸。

   十一岁那年的深秋,我们修得炎凤真言,我和屿寒沉醉在火凤凰耀目的羽翼色泽中,墨叶闭眼靠着梧桐树一声不吭,日落时,他跳起身,兴奋地念了一串咒。
   光雾缠缠绵绵,我心里猜想,大概会是只秃头鹦鹉罢。

   夕阳透过梧桐的枝杈,染亮我们面前被召来的生物。
    是一只鸾鸟。
   这是墨叶,第一次成功唤出试图召唤的灵兽。

   那日我们没回道观用晚膳。浓墨般的夜里,看那只鸾鸟轻缓地摆羽,有温润的光晕。随着晚风,鸾鸟振翅鸣唱,从未听过的天籁之音。
    墨叶说,这青鸾来自燕丘,他的故乡。待到青鸾羽翼丰满,会飞向昆仑凤巢,若通过考验,便能幻化成人。
   那时我看得瞠目,连连念叨:“等有一天,我一定要去燕丘,听一群青鸾合唱。”

   墨叶对通灵术的钻研终止在十二岁。
  他本想召一头身强体壮的牛,送给山下摩崖村的李婆婆耕地。
   不想召出一只穷奇,带着地府的幽暗杀意。在我们还未回过神时,那穷奇的尖角便顶穿了我的肩。

   屿寒急用定身术困住穷奇,墨叶抖着嗓音念咒,直到第四遍,才召回了那祸物。
  屿寒奔回道观找医师,墨叶小心地抱起我,拉动碎裂的肩骨,我痛得惨叫一声,他慌忙抓住我的手,浑身都在抖。
我的头搁在他胸口,看见自己半身是血,染红了墨叶那身白净的六祸袍子。
   生平第一次遭遇这样剧烈的痛楚,我脑子模糊一片,却死死咬住牙,不敢再呼痛。比起可能要废掉的左手,墨叶那一脸苦痛的神色更让我难受。
   “又.. .. ..又没有顶.. ..顶到心,我.. ..我的命可.. ..可硬了”我边咬牙边试图咧嘴笑。娘说过,我笑起来明亮美好,满树桃花也比不上。
   墨叶咬了咬嘴唇:“你别笑了,实在太难看.. .. ..”

  诚如我说,我的命着实够硬。
   屿寒带着医师乘着仙鹤赶来,给我止血疗伤,不足一月,我便活蹦乱跳了。只是阴雨季里,左肩隐隐生疼。
  从那之后,我们再也不见墨叶施展未经记载的通灵术法,他转为钻研制服恶鬼的八卦咒,也再没有过那样无措颤抖的样子。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6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泥鳅,哈哈哈
十三丿月 + 5 每天更新才是好孩子~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18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杀花~~

我说的是第6段墨叶进山洞和之前第一人称叙述的“我”转换的有点突兀,不过看到了你的分割线,还是可以理解的

期待三人长大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鬼草 + 5 翻页还很远呢!他仨离长大也...很远

查看全部评分

130

活跃

6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17

神马都是福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3-9-18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求不要断更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鬼草 + 2 努力每天一更!谢谢蹲坑

查看全部评分

大荒几多沧桑,只身徘徊    天下一场虚空大梦,掠眼繁华谁懂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18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翻页

417

活跃

1418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6
发表于 2013-9-18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催更←_←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2 您真的没有其他台词吗!!!

查看全部评分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18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3-12 15:08 编辑

编辑掉,改文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19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5-8-11 08:35 编辑

自己坐个沙发~~

顺便...茫然地吐槽下.....总共写过三篇文吧,另外两篇,写的很惬意随性,反而人气挺高,连基友都来催更......
而这文,是我在论坛的第一篇,感情颇深,剧情啊文字啊,反复斟酌过
三位主角,墨芷 墨叶 宋屿寒,每个人的性格都想了很久,希望把他从小屁孩到十八岁的十二年写明白
写到现在,除了看穿我的十三妹,很少有人留爪印......我不是想要高人气,我是想知道....是不是写得太无聊啊!!!!
不过...就算被批,我也要把它写完!!
雾草吐槽真是好东西!浑身舒爽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0

活跃

6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17

神马都是福五叶萌萌哒

发表于 2013-9-19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  不过就是不能断 答应的一天一更要做到哦
大荒几多沧桑,只身徘徊    天下一场虚空大梦,掠眼繁华谁懂

1394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62
 楼主| 发表于 2013-9-20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3-12 15:13 编辑

回复 35# 相思丷莫念
谢谢鼓励!!!以后基本每天晚上更~~~就算偶尔断,之后也会补上的~
一激动这一更写了好长啊
-------------------------------------------------------------------------------------------------------------
10、
   十二岁以前,若是问我最讨厌谁,我肯定咬牙切齿地答:“吴瑾!吴瑾!吴瑾吴瑾吴瑾!!!!”
  吴瑾算是我们的师兄,其实不过比我们早入门三天,年长四岁。
   就是他欺负了屿寒整整六年。
   入门第一天的晚上,屿寒带着我们去弟子厢房,我刚踏进屋,就被人推了出来。“哪来的小丫头啊?出去出去。”丹凤眼的男孩叉着手挡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我。
    我笑眯眯地答:“师兄好!我叫墨芷,今天刚入门。”
   男孩鼻子哼了一声,我权当他懂了,抬脚进门,又被他推了出来。
    “你懂不懂规矩啊?既然是新来的,要给我.. .. ..捶背才能进! ”男孩昂着下巴,飞快地看了我一眼,视线又扫向了天空。
   “嗯!师兄你弯下腰,我给你捶背~”我依然笑眯眯的,男孩微微屈身,耳根有点红。我走上前,提气,朝着男孩弓着的背,一拳挥了下去。
    男孩狠狠地被捶倒在地,半响才爬起来,一脸土。
   我憋着笑:“你,你怎么就倒了.. .. ..”
   我娘单手能举大花猪,双手能拔老桃树,我长相脾性都像爹,只有眸色和体力,跟娘有几分相似。
    可怜那想捶背的男孩,结结实实挨了我一拳头。
   男孩抹了一把脸上的土,气歪了嘴:“你,你.. ..我叫吴瑾,你给我记好了,今天是谁打的你!!”男孩一拳挥了过来,却没打到我身上。
    屿寒挡在我面前,肿了半边脸。
    吴瑾竟然更恼了:“你谁啊你!挡什么挡!!”
   屿寒捂着脸,大眼死死盯着吴瑾:“我是她师兄!我跟师父说好了,要保护她一辈子!”
    我得意万分,叉腰看吴瑾:“啦啦啦,我有师兄保护,才不怕你呢!”
   吴瑾的脸色比身上的土还难看,他冷哼一声:“等着瞧!”
    吴瑾是朝中某个大官之子,别说同门师兄弟了,连他师父都不曾斥责过他。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年龄相仿的同门几乎个个对他毕恭毕敬。当然,除了我们。
   从那天后,吴瑾逮住一切机会欺负屿寒。什么米饭里放蟑螂,被子里放蜈蚣,路上使跘根本是司空见惯。起初屿寒会生气,他越是气愤,吴瑾就越舒畅:“你不是挺能耐么?不愿意被我欺负,那我欺负你师妹怎么样?”
    屿寒慢慢的说:“我说过,要保护她一辈子。”
   八岁的初冬,吴瑾带着一群人把屿寒推进观里的水池。
    “我荷包掉池子里了,给我捡上来。”吴瑾叉手站着,冷眼吩咐道。
   池水冰冷,屿寒哆嗦得厉害,背脊却笔直。他沉默地往池外爬,吴瑾眼色一冷,他身后的同门把屿寒又压了回去。
    我和墨叶抱着蛇妖送的果子从山门走进观,正看见屿寒倔强地往池外爬,一群人耍猴般将他推回水池。我冲了过去,怀里的果子全砸到吴瑾脸上。
   “吴瑾你有完没完!两年了!!”我急急跳下水池想拉起屿寒,却也被池外人推了回去,刺骨的池水,冻得我浑身都痛麻起来。
    身子虽冷,心里烧了一把火,我愤怒地站起,狠狠朝吴瑾扑过去。吴瑾惊得跳开,有师兄冲我施了个咒,我周身僵住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瞪着吴瑾。
    周围有细碎的惊诧声:“她眼睛是绿色的!!”“莫不是妖吧..”“难怪力气大得很.. ”
   吴瑾被瞪得心虚,扬起拳头:“瞪什么瞪,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 .. ..”
   他拳头没打到我身上,又有人挡在我身前。
   墨叶微微仰头看着吴瑾,我在他身后瞧不见表情,只看见高他一头的吴瑾脸色发白,池子周围的人都退了几步。想起墨叶的暗金眸子,心里忍不住痛快,这群人怕是吓傻了吧!
   墨叶抬起手,一群人都紧绷了身子,只听见他轻轻一笑。
    握住了吴瑾的手。
   “师兄啊~~他俩从小就生了病,一个烧坏了眼睛,一个烧坏了脑子,你千万别跟他们计较呀”
   众人:“.. .. .. ..”
   我拉着屿寒从池子里爬出来,墨叶还握着吴瑾的手:“师兄英明神武,肯定不会跟他俩计较的吧”
    吴瑾僵着脸冷哼一声,抽出手背到身后,领着人走了。
   墨叶抓着我俩的胳膊往膳房的方向走。“先去偷偷烧点热水姜汤,然后睡觉。”
    我哆嗦着牙气冲冲地质问:“你,你干嘛跟他低声下气的!”
   墨叶冲我翻了个白眼:“你会咒法吗?能打过他们吗?有当官的爹吗?都没有,还逞什么强啊。”
    我不服气转头瞪屿寒:“那个师兄对我施的是定身咒对不对?你明明也会,为什么不用?”
    屿寒深深吸气:“我是偷学的,被师父知道就惨了。而且... ...这咒法本该降妖,我用来伤人,同他们有什么区别。”
    我无奈地妥协:“那等明年春天学了道法,我来保护你。”
    十年后,我和屿寒蹲在云华殿的地基上晒太阳,我把玩着兵宗宗主专用的金砂笔,噗嗤一笑:“哎~屿寒啊,要不是当年吴瑾那么过分,我或许都不会勤修道法吧?”屿寒答非所问:“当初我替你挡拳时,若说的是‘我要保护他俩一辈子’,大概就不会受六年的罪了。”
   我满脸迷茫:“有区别吗?”
    屿寒白了我一眼,颇有些墨叶的神情:“你自己去西陵城问吴瑾,看我说的可对。”
   我自然不会去问吴瑾,笑眯眯地凑上前捧着屿寒的脸:“哎~你刚才的白眼翻得真好,再翻一个看看!”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11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鬼草 + 5 墨芷以后是兵宗宗主啊啧啧啧~~
十三丿月 + 5 迟到的分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49

活跃

4492

人气

12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13-9-21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厚颜无耻地坐沙发顶贴,卧槽楼主干脆让主角们下一节就长大算了,伏笔放多了没人记得了............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1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7# 鬼草


    精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3 嘘...请让我幸福滴精分到底吧!话说想shi我 ...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1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秋长假三天啊!!苦逼的木有网络啊!!!!笔电拎来拎去,结果一次啊没打开啊!!

我来晚鸟,我艹想我木啊~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2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瑾是吴三桂的儿子咩。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2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必须水个翻页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鬼草 + 5 我俩是多寂寞啊互相水翻页- -!游戏里哪有吴 ...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