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墨芷啃烧鸡

【溯影-游荒篇】中原NO.14 容我毕个业再更新如何~~\(ㄒoㄒ)/~~

[复制链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9-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3-9-23 09:43 编辑

审核发重复了,编辑掉...话说为了揠苗助长,省掉好多要讲的啊....
本来计划墨芷二十六年只开两朵桃花,一朵是吴瑾来着.........想想好累,还是把这朵掐死吧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9-23 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5-8-11 09:23 编辑

11、
十岁那年,白虎黄豆磨牙磨的厉害,咬断了我的桃木剑。我厚着脸皮在库房师兄那又领了一把,奈何怎么也不顺手。
没想到过了些日子,墨叶扔了把黑乎乎的剑给我。这剑没锋没芒,颇有些粗糙,立起来到我腰,说它像烧火棍吧,又太长了些。倒是剑柄被打磨成一片叶子的形状,看起来很是顺眼。
我握起剑,手心传来温润的凉意,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只觉心中安定一片。
“烂叶子,你从哪弄来的这烧火棍?”
他背着手翻白眼:“路上捡的,随便打磨了一下。”
我知道他胡说,前些天蛇妖说她给墨叶找了块铁,到了晚上墨叶总去她那儿叮叮咣咣地敲,吵人的很。
何况我看得清楚,墨叶藏起来的满手伤痕。

我小心地擦拭掉剑身沾染的尘土:“哦,那我就随便用用好了。”
一用便是一生。

初学道法那两年,我从来比他俩悟得快,学道于我,好比鱼儿进了浩海,自在而新奇。我总嫌日子过得太慢,期待师父传授新的术法,期待新的一天,期待每年爹爹的糕团,期待......下一顿饭。
直到十八岁离开上清峰,我才怅然明白,那样静好的岁月,匆匆而过,再也不会有了。

   十二岁的初秋,屿寒的郁风真诀劈开了后山的大石块。
  自从十岁那年他的郁风吹折了我的腰,我就咬牙切齿地跟他较上了劲。

   “不就是劈个石头吗!哼哼,红豆乖乖,轰碎那小破石头!”我叉着腰怂恿自家的炎凤。
  红豆这孩子脾气温和,御火能力不俗,只有一个缺点——眼神忒不好。
   红豆鼓足了劲喷出一道火焰珠,巧妙地避开了被屿寒劈成两半的巨石⊙﹏⊙.. .. ..火焰直勾勾打到了石后的老松树。
  后山着火了。

   墨叶黑了一张脸,带着他的麒麟到处降瑞雨灭火,我忙着安慰犯错后惊慌失措的红豆,屿寒扶着额头越过火焰跑回道观搬救兵。
  屿寒回来时,脸色比扑火的墨叶还黑。
   师父一袭蓝衣,冷着脸看我们。我仨欲哭无泪地跪倒在他面前。

  我偷偷抬头看,师父的视线扫过劈开的石块,投向后山一片烧焦的残木。
   “师父,都是我的错,请您处罚吧!”屿寒第一个出了声,直起上身看着师父。
  “明明是我的错!火是我不小心放的,师父你看凶手还在这里.. .. ..”我刚出声,红豆就自觉地飞到师父面前,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小豆子眼。
   “师父,火已经灭了。”墨叶低着头说。

  师父收回放远的视线,轻叹一口气,嘴角却弯了。“好孩子。”师父伸手轻弹去屿寒身上的灰烬。
   屿寒完全傻掉了。
  六年来,别说弹灰了,连屿寒被吴瑾欺负时,师父神色都丝毫不曾有变。

  这些年,师父笑的越发少了。他教我们道法,教我们立身守分,从来刚正严厉,丝毫没有当初桃溪见时那随和爽朗的样子。

   “你们可有志向?”师父掀袍而坐,我仨识相地把跪姿改成了坐姿。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每天都要对着梧桐树吼一遍。
   我: “每天有肉吃!”
   墨叶:“每天有觉睡。”
   屿寒:“某天不被欺负...”

  师父又笑了:“可以再远大一点。”
   我: “膳宗宗主!”
   墨叶:“礼宗宗主。”
   屿寒:“兵宗宗主.. ..”

   师父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可曾想过做掌门?”
   我仨步调一致地使劲摇头。
  我们若是做了掌门,无尘子掌门怎么办?这是我脑中第一反应。

   “下月的门派比试,你们也参加吧。”师父起身离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们。

  门派比试在每月十五,观中弟子入门十年后方有资格参与。拔了头筹的人能得到珍稀灵药,更能被兵宗宗主亲手点星。所谓点星,就是在额头点上一颗金砂,光华耀目,是观内人人憧憬的荣耀。
   “额,师父的意思是,我仨的修为能赶上那些修道十余年的前辈了?”我怔着眼问墨叶,墨叶摸着下巴:“难道是让我们去被众前辈狠揍,惩罚我们烧焦了后山?”
  “如果.. .. ..我拔了头筹.. .. ..”屿寒看着师父离去的方向,喃喃道。
   “那你就该醒醒了。”我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八月十五,恰逢中秋。观中子弟聚于八卦台下,静待掌门宣门派比试开始。
  “月亮真圆。”我抬头赞。
  “现在是早上。”墨叶耷拉着眼皮。
  “墨芷你紧张得看见幻象了。”屿寒总结。

  “紧,紧个什么张啊!不就是挨打吗!又,又不是没挨过.. .. ..”我哆嗦着牙。
  “我先上了。”墨叶抱着桃木剑,打着哈欠走上了斗法的八卦台。

   每到清晨,墨叶就困的厉害,他主动请缨第一场比试,为了早早结束去睡回笼觉。
  他的对手,恰巧是吴瑾。

   八卦台周围布有阵法,能阻隔斗法者道气溢出伤及观战者,也能放大台上人的言语,避免有私通作弊者。
  于是,墨叶懒洋洋的开场白清晰地传了出来。
  “那什么蜈蚣啊,我们打个赌如何?”

  “我,叫,吴,瑾!”十七岁的少年挺拔如秀松,偏生了一双丹凤眼,恼怒时平添几分美色。
   “哦,名字不重要。”墨叶垂着眼皮,“如果我赢了,今后再也不能欺负屿寒,如何?”
  吴瑾看了眼墨叶手中的桃木剑,嗤笑一声:“不是只有你们,能有破格参与门派比试的机会。”他着一身古始袍,袖口镶嵌的溟钻幽幽漾光,光是他那腰带上的一颗碎钻,就够我吃一年的肉。我心里愤愤地想,这么财大气粗来学什么道法啊。

   不过一个念神功夫,吴瑾催动郁风真诀,同时仙鹤祭出紫色闪电,电光卷着风,毫不留情地攻向墨叶。我心里一揪,这倒霉吴瑾实力并不弱,浑身宝贝更是助长法术威力,墨叶要是被他伤了... ...
  “师兄这是答应了么?”墨叶微微笑起来,眼中光芒大盛,一个闪身避开攻势,绕至吴瑾身后,桃木剑挥出一道缠着冰雪寒气的强劲郁风,台下的众人还没回过神,吴瑾就倒在了地上。
   吴瑾挣扎着起来,墨叶右手急速划过,第二道郁风把吴瑾狠狠压倒在地,寒气冲向地面,台中竟溅起碎冰。
  长老急急宣布斗法结束,生怕打坏了这公子哥。
   我看见吴瑾爬起来时,嘴唇都乌了。墨叶跟在他身后走下八卦台,浅笑未褪:“这是八岁那年冬天,就想替屿寒还你的。”

    墨叶主动放弃第二场比试,喜滋滋地跑回厢房睡觉。走时还不忘朝我们挥手:“听说中午有炖牛肉,记得叫我起床啊~~”我笑容满面地目送他,紧张情绪被冲走大半,满心想着中午如何抢夺墨叶碗里的牛肉。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十三丿月 + 1 更新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4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3# 墨芷啃烧鸡


    杀花


烂叶子这是开了金手指了吗?!!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49

活跃

4492

人气

12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13-9-24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回复 44# 十三丿月


    还没来得及写,其实烂叶子是仨人里修为最高的,因为……………他晚上睡不着,只能修炼了哈哈哈哈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1 床前明月光啊疑是地上霜啊 举头望明月啊 低 ...

查看全部评分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4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5# 鬼草


    多大点年纪,就开始失眠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49

活跃

4492

人气

12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13-9-24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6# 十三丿月


    奇葩的生物钟噗哈哈哈哈……真的只有你回复我了,好悲伤啊嘤嘤嘤不要离开人家~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4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7# 鬼草


    伦家会一直支持你滴,道观本来人就不多
耐得住寂寞,就拥有了繁华...= =||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49

活跃

4492

人气

125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13-9-24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8# 十三丿月


    这么文艺真的适合你么么么么么么………应该不是人少,是吐槽体太无聊了吧……想起一首歌叫至少还有你啊哈哈哈哈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十三丿月 + 1 么么哒~#41

查看全部评分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6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9# 鬼草


    两天了,更新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3 我真是太敬业了!!都凌晨了啊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9-27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5-10-25 20:34 编辑

12、
   门派比试总是限定八人,每人占据一卦,一旦落败再无继续的机会。师父说这是契合八卦归四象,四象归两仪,两仪归太极之理,万事万物皆由太极而生,亦可皈依本初。屿寒对师父这段长篇发言的理解是,我们太虚弟子穷其一生所求的,便是生万物与归本初的变化之道。
   我的理解是,门派比试不过七场,完全能赶上午膳。

    当我站上八卦台的坎卦时,屿寒从巽卦徐徐走下。他轻松胜过了一位前辈师兄,台下众人或惊或妒,交头接耳探讨屿寒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境界,顺带也提了墨叶,结论是吴瑾早上没吃饭。
   我蹲在台上,痛心疾首地教育白斩。
   白斩是我的仙鹤,和我其他仙兽一样,都有点小毛病。炎凤红豆眼神不好,指哪不打哪;玄龟黑米见到水就爱跳进去,假装自己是一锅汤;白虎黄豆喜欢磨牙,别说我的桃木剑,道场的石雕都被它咬坏过。
   至于白斩,它喜欢在白天睡觉,还有起床气。
    门派比试,借助仙鹤之力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可白斩一脸怒气,我的教训它通通不顾,扭着脖子跟我怄气。

   “墨芷,害怕吗?”对面离卦上站着的师兄额间一点金砂,笑容明亮,我一时有些晃眼。我苦恼地点头,能不害怕吗,白斩扬言要啄瞎我啊!真是恶毒啊!!不就是打扰它睡觉么!!!
   师兄的素白袍子随着笑容张扬开来:“不用怕,我会手下留情的。”
   他朝我俯身作揖,我心想这人还挺礼貌的。
     “我也会手下留情的。”我有样学样。只听得围观的同门一片讪笑,师兄笑得更灿烂了。
    “那师妹留心,我要出招了!”他抽出青木法剑,右手掐一指诀往剑身一抹,那剑顿时电光流转,好看得很。
    我放弃说服白斩,直接冲了过去打算来个先发制人:“看招!”墨剑带着一道黑影刺向师兄明朗的脸。他来不及格挡,侧身一闪堪堪避过,无形的剑风却割断一缕他长发。得势岂能饶人,我手中墨剑一横轻快一扫,师兄矮身一躲青木剑顺势击出,我高高跃起避开攻势,双手持剑往下一劈,师兄扬剑一挡却没料到我的怪力,连退五步才卸了这剑的力道。

   “难怪师父让你们参与比试,是我大意。无需手下留情,师妹且与我痛快战一场!”师兄稳住身形,神色竟兴奋起来。
    “师兄也别手下留情,这下让你先来!”我说得豪气,其实是胳膊因为刚才那一下硬碰而酥麻了.... ... ...
    “同门较劲,怎可趁人之危。”师兄瞥见我握剑的手微微颤抖,微笑起来。按他的话意是,要等我手好了再打?我还在走神,却见他双手结了个通灵法印。等瞅见那只比白斩大上好几号的白鹤,我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白斩还蹲在台下闹它的起床气,我知自己唯有只身迎战一人一兽。不想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感,手中墨剑如回应我般嗡嗡作响。

      师兄带着大白鸟不由分说的冲了过来,我左手捏了个指诀,右手墨剑凌空一旋,四道郁风夹着落叶尘埃袭向师兄。
   “破!”师兄冷喝一声,破技符应声而出,郁风之势顿时消弱,我借着烟尘掩护迅速潜至他身侧,挥出一道斩妖诀。老辣的师兄本能的挥剑格挡,大白鸟双翅一扇,烟尘瞬间消散,一击未靖其功我立刻抽身退去。
     师兄似是谨慎而未追赶,我一溜烟退到远处喘了口气,方才要是他追上来和大白鸟夹攻,自己怕是要败。正窃喜,不想一声鹤唳,只见那白鸟身上光芒一闪,道道紫电在其身上流窜不息。
  他刚才竟是在为仙鹤蓄雷电之势!好你个.. .. ..未及细想,那鸟已像开弓的利箭扑我而来,我只得四处躲避,那厮却在后穷追不舍,更要命的是师兄适时杀至眼前,我此时只想为自己的乌鸦嘴淌泪。
   “师妹何不认败?”见稳占上风,欺身而至的师兄竟得瑟起来。

     我边念神速真诀边撒丫子急跃逃开,心里意外的镇静。
  白斩能如大白鸟这般驾驭风雷之力时,墨叶兴致勃勃地同它斗法,最后克制住白斩的是.. ... ..我心中一动,默念回生真诀,骤然停住脚步。全神追逐的师兄一阵错愕,带电的白鸟疯狂地撞向我,我一闪身避开它锋锐,捉准时机毫不顾忌地揪住它细长的脖子,大力将白鸟抡了两圈,狠命的砸向那边张口诧异的师兄。他本能地挥剑劈砍,忽然察觉是自己的通灵仙鹤,躲避不及竟然被砸了个正着。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回生真诀的土元之力能克制仙鹤的风雷之力,这样我才能去抓那只带电的大鸟。
  不像山那边的云麓仙居,仙法分支繁多,太虚观的符法不多,翻来覆去不过是借助天地间的风雷水土,仙兽,与自身元力。同门相斗,比的便是谁更能利用天地之力。

     满天羽毛纷纷扬扬,我立刻冲向有些狼狈的师兄,他神色未敛,青色的剑影却毫无迟疑地朝我而来。师兄攻势凌厉,我见招拆招。八卦台上一时道气纵横,余波震得尘土扬散。

  这场比试一直持续到近午时,几百回合下来,我肚子咕噜直叫,对面的师兄气息也已不稳。此时忽地一道白影闪过,原来是饿了的白斩,正饥不择食地扑向师兄的大白鸟。
白鸟主动冲上前与白斩扭做一团,我没憋住笑,却见师兄神色严肃,合眼念诀,周身聚起回旋的风。
  他明白,双方灵力将罄,而我仙兽入战,这便是最后一击,索性放手一搏!

想起墨叶说的炖牛肉,我深深吸气,双手握剑,沉心念咒。身边的风,远处山间游荡的风,高处天空飞掠的风....气流随着符咒汇聚在墨剑之上,我拼尽全力挥出一道郁风真诀,风势如利剑攻向师兄,八卦台被郁风卷起碎石,师兄猛地睁开眼,挥袖放出积蓄的劲风,也如剑般迎面而来。
  两股烈风在空中轰然相撞,如同两只猛兽相斗,发出咆哮般的巨响。我的风势被卸去七分,余下三分顽固,掺着碎石,箭一般吹砸到了师兄头上。
   师兄额头肿起一个血包,仰头倒了下去。

  我叉腰站在八卦台正中间,急匆匆地吼:“还有谁没打的,要不一起上来吧!”
   台下寂静一片,只有屿寒走了上来。
    “我来。”

    屿寒唤出仙鹤白玉,我连咒法都没念,直冲向他,右手举着墨剑劈下,屿寒堪堪躲开,却被我左手一拳打在了鼻子上,当场喷了鼻血。
    “掌门掌门,他也不行了!能结束了吗?能.. .. ..吃午膳了吗?”我万分期待地看着台下张着嘴的无尘子掌门,他银色的长须抖了抖,眉开眼笑:“结束了结束了!墨芷便是今日门派比试的胜者!午膳后再点星!”

    掌门牵着我,兴高采烈地奔向了膳房。
   八卦台下的弟子们还呆立着。
    那日同我比试的人,叫喻昭永。是过去三个月,次次门派比试拔头筹的人。


--------------------------------------------------------------------------------------------
不要问我为什么斗法的篇幅这么多,我身患顽疾,名为蛇精病......
饿了肚子的墨芷是无敌BOSS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496

活跃

3423

人气

5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90

一个高冷严肃的人

发表于 2013-9-27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1# 墨芷啃烧鸡


    哈哈哈墨汁好霸气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9-27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2# 十三丿月


   小剧场

屿寒:墨芷,吴瑾说我们两个人是一对
墨芷:为什么啊?!
屿寒:...............因为墨鱼(墨屿)喷墨汁(墨芷)
墨芷:...............那墨叶怎么办
墨叶:其实我叫喷
(这三个小伙伴一直是个整体哈哈哈哈哈好冷-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十三丿月 + 1 好冷..午睡被你冻醒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12-28 10:33 编辑

13、
   中秋那日的门派比试之后,屿寒的鼻子敷了足有半个月药,说是伤了鼻梁骨。吴瑾守信地没有再找我们麻烦,那些曾欺负过屿寒的师兄们,如今对他十分客气,偶尔还有人找他探讨道法。而见到我,师兄们第一反应大多是护住鼻子,落荒而逃。我在八卦台上对屿寒挥的那下拳头,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
    看着师兄们落跑的背影,我隐隐有些惆怅。入道观近七年,只同屿寒和墨叶交好,爹总要我“广交良友”,下次生辰他来看我,我又该编些什么名字来充当自己的朋友呢。

    被我砸肿头的喻昭永师兄,休养了几日便决定下山历练。那天秋分,上清峰飘着薄雨,无尘子掌门和师父,带着我在山门前送别。
     我躲在掌门的纸伞下,师兄肩头微湿,做了长长的揖:“掌门师尊,师父,弟子这便下山了。”师父微微颔首,我惊讶地轻呼:“芋头师兄原来也是师父的徒弟么!”
     脑袋上一疼,掌门拍了我一掌:“平日只知道躲在后山修炼,怕是连观中长老都叫不全!‘芋头师兄’又是什么称呼!” 我抱着脑袋防掌门的下一掌,师兄微微笑起来:“芋头师兄?倒也不难听。”
    我谄媚地凑上前踮脚揉了揉师兄的额头:“师兄师兄,还疼么,莫要怪我呀。”师兄看了眼掌门,悠悠地说:“那天的比试可是掌门一手安排,他怕其他人伤到你,嘱咐我快点结束比试,只是没想到,你修为竟在我之上。”我哑口看着掌门,掌门尴尬地望向别处。
     师兄的淡色衣衫消融在细雨中,明明相识不久,我心里却生出几丝不舍。唔,等爹来看我,就说芋头师兄同我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做了莫逆之交。

     掌门冷不防往我嘴里塞了颗甜枣,抚了抚我一头黄毛:“当年我让你爹受了委屈,如今惟愿你长命百岁,幸福安康。门派比试一事,确实是我授意,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修为莫测,倒是我多虑了。”
     我只知晓,爹和师父都师从掌门,却是第一次听掌门提起当年。
    “爹受了什么委屈呀?”
    “唉.. .. ..哎,御风啊,云华殿掉漆了,我们去看看吧。”
      师父伞檐一低,挡住了掌门巴巴看向他的眼神:“掌门,这话题转移得太明显了。”掌门一顿咳嗽,师父转身离去,蓝袍揉进雨色:“我去看看云华殿的漆。”
     师父,您这话题转移得更明显好吗.. .. ..

     掌门继续给我掏枣,我直勾勾看着他的眼,嘴里没停嚼。掌门被我盯得发毛,索性把兜里的枣全塞给了我:“当年你爹要娶你娘,观中长老皆盛怒愤恼,说他心智被迷,要清门户。是我保了你爹性命,却也是我逐他出的道观,更是我结的禁制,令你娘不可走出木屋方圆一里之外。”
     枣核磕到牙,有点疼。“那,我娘是什么人?”
    “她是桃溪深处一株水草,色泽艳丽,引人亲近。”掌门银须轻颤,“人若近了她,便被吸去精血,失掉性命。水草长了几百年,化作人形,后来遇见了你爹。”
     孤单的水草,含笑的道长,那月下的故事,主角原来就是爹娘呵。

    掌门眼里全是哀伤,我默默吐掉枣核,忍住了嘴边的话:其实,吸人精血的,怕是水草上的毒虫吧。死去的人是恋着水草的艳泽,毒虫的消亡也是因道长怜悯水草,难怪她不曾解释,甘愿被缚在桃溪村中一世。
    “墨芷,你可怪我?”伞外秋雨绵密起来,掌门面上皱纹如雨痕,深浅细密。
      我塞了颗枣进他嘴里:“爹在的时候,娘笑起来就特别好看。”
    娘其实,觉得幸福吧。所以,在桃溪待一辈子又何妨,他在的地方就是家。

     掌门怔忪,眸色飘摇。他从怀里掏出个土黄钱袋,低头颤颤然摩挲着,喃喃地念:“都说空儿和我很像,真是像,却又不像.. ..我若有他一半勇敢.. .. ..”
    钱袋颜色陈旧,但让它真正丑起来的,是上面的绣花。那歪歪扭扭的针脚不说,颜色还大红大绿,依稀能辨出是两只鸭子。不对,或许是两头猪?
     我恍然大悟:“掌门,您年轻的时候,莫不是也恋过哪儿的水草吧?”
    掌门瞪了我一眼,却仓忙把钱袋收进怀里:“什么水草!她当年可是绿萝禁最活泼的梧桐!”
     我本想嘲笑他用活泼来形容梧桐,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掌门成了掌门,他和那梧桐的故事,结局必不像爹娘那般了吧。

---------------------------------------------------------------------------------
P.S 33楼番外一,那个墨芷没有讲完的故事,就是她爹娘初遇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 收起 理由
bJBf + 3 掌门很可爱
尹景沫 + 1 掌门甚是可爱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999

活跃

191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940
发表于 2013-10-2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咦。抢到沙发了0-0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2 一般没人抢的...谢谢坐沙发TAT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031

活跃

5932

人气

40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016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10-2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标题有个溯就进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1 然后你又飘了出去~~~

查看全部评分

                             栗色候鸟,怎飞不过海洋。

2万

活跃

2万

人气

325

军饷

解甲挂印

天光隐,人声稀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8712

我是奶妈我骄傲一个高冷严肃的人你这是在逗我吗?五叶萌萌哒幻灭大王最幸福的人海中霸王

发表于 2013-10-3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有意思!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墨芷啃烧鸡 + 1 请看我被夸奖后 感动的泪眼!!

查看全部评分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0-4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3-12-2 20:40 编辑

13、
   十三岁生辰,爹带来一大把簪子。木簪铜簪甚至还有玉的银的,满当当一大包裹。“后年你及笄,你娘这阵子天天在家练习盘发手艺,非要你选一个合心的簪子,到那时她或许会来亲手为你束发。”
    我欢喜地蹦起来抱住爹:“娘会来看我?”想到掌门说的禁制,心头隐约不安,但既是我及笄,掌门该会应允吧?

     屿寒帮我抱着糕团包裹,由衷地说:“师婶真是未雨绸缪。”墨叶伸手掏了个糕团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不是要许配人家,才需插簪子么?”
    爹微微一笑,走向他俩,不急不慢地问:“屿寒啊,我把我家水水许配给你,你要不要?”屿寒还没答话,墨叶倒是把嘴里的糕团全喷了出去。
   “喂烂叶子你干嘛!糕团都浪费了!!不许你吃了!”我怒揪他衣领,他没有像往日那样打掉我的手,转头沉痛地问屿寒:“屿寒啊,你要娶那边的泼猴吗?”屿寒茫然:“到底什么是娶妻啊?” 墨叶抬头望天:“就是找个女孩子,一辈子跟你一起吃饭。”屿寒了然地点头,神情轻快:“都跟她一起吃了七年饭了,一辈子也不会很长嘛。”
     墨叶又掏了个糕团,抓在手里沉思片刻,下了决心:“以后你们家烧饭,我就去蹭饭。”屿寒大度地点头:“我们三个人一辈子一起吃饭!”
    “你们二位就这么愉快地替我决定了女儿的终身大事,真是谢谢啊。”爹笑眯眯地拍他俩肩,似乎拍墨叶那只手用力过猛,墨叶嘴里的糕团又喷了出去。

   我回味他们刚才的对话,没来由地失落,慌忙捧起簪子堆扒拉半天,选了一根。
    暗红光泽的桃木,说是簪子,不如说筷子。前端圆润,簪头扭曲,依稀能看出来是朵桃花形状,淡淡清香。
   爹从我手里拿过簪子,眼中柔情微漾:“我拿回去,你娘要拿着簪子比划。”我点头,眼睛湿了:“告诉娘,她做的这簪子,我喜欢得紧。”
    爹诧异地一顿:“你怎么看出来的?”
   “其它簪子都精巧得很,这只偏偏形状奇特,而且.. .. ..有娘的味道,我还记着呢。”我埋进爹怀里,呢喃轻语:“后年,后年娘一定要来看我呀。”
    爹松开我,又做了个夸张繁复的鬼脸。我发自肺腑地夸:“爹爹的鬼脸做的越发有水平了!”爹捏捏我的脸,大声叮嘱:“回去转告掌门,明年给他带坛十五年的桃花酿。”我捂住耳:“爹啊,我听觉甚好,不用这么大声。”
   爹莫名其妙地掀袍跪地,磕了个头。我循着他朝着的方向,只看到棵粗壮青松。

    爹的身影渐淡,我疾步跑到那青松下,大声吼:“掌门———!!我爹说明年要给您带——桃——花——酿——!!!!”
   青松上有人影滚落。
    掌门摔了一身土,狼狈地拍:“别这么大声!本道虽老,听觉甚好!”
   我笑眯眯地帮他理顺银须:“掌门掌门,您看,我爹气色好得很吧?七年了都不曾变老呢。”掌门微微一窒,苦笑道:“我却老了。”

    我还想张口说话,掌门又往我嘴里塞了个甜枣,牵着我慢悠悠往山上走。回头望,春日的夕阳沁出暖意,笼住山下炊烟袅袅的摩崖村;前方山路杳杳,道观红砖灰瓦,掩在上清峰迷蒙的翠色中。掌门的手心温暖,身边屿寒笑容干净,身后墨叶吃糕团卡到喉咙,咳了一整路。
   多年后,纷扰的梦境,大多是十八岁那场过不去的劫。偶尔偷偷吞謎药,梦境的开始便是生辰这天,这般祥和的傍晚。我仿佛飘在空中,看山中缓缓前行的四人,看山顶云雾缭绕的太虚观,耳边笑语清脆,揉着晚风与云霞。
   唯有这时,梦中才得片刻宁静。
-----------------------------------------------------------------
怎么到最后变伤感风了,到十八岁才会小虐,总的来说这真的是篇吐槽搞笑的文啊!!!我努力想让人笑的啊摔!!!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7 收起 理由
binaimiao.ing + 3
丿群山灬翘楚 + 3 这一章好虐
尹景沫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0-4 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3-10-12 14:20 编辑

编辑掉先- -   以后放图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芷啃烧鸡 于 2016-12-28 10:34 编辑

15、
太虚道法细分之下有三支,云华真诀旨在用自身灵力爆发高强度攻击,通灵术借助昆仑仙兽之力,八卦咒则是对付厉鬼的术法。屿寒善云华,我精通灵,直到十八岁,我俩的斗法都难分伯仲。喻昭永师兄走后,每月十五的门派比试,更是成了我与屿寒二人的点星之争。
所以.. .. .. ..我与他每月一次的对决,成了众人争先下注的对象- -!
这风靡全观的活动,发起者乃是吴瑾,每次赌局结束后,他会恭恭敬敬地给道观捐上一笔,观中长老便纷纷装没看见这种违背道观艰苦朴素精神的行为。
更何况,掌门也是参与者。

他坚定不移地次次押我赢,若我败了,就掏甜枣安慰我;若我胜了,他便牵着我大摇大摆地闯进膳房,亲手烤只烧鸡,肉多的鸡腿给屿寒,鸡翅给墨叶,鸡屁股塞给我- -!

十三岁这一年,我们每日早起修习道法,吞吐山间晨气;午膳后,枕着梧桐的树荫睡个午觉;夜里屿寒习惯早睡,墨叶在后山修习道法。倒是掌门时常和我一起坐在云华殿顶,看苍穹星空。他每次的开场白都是:“你看这星宿万千,世间变数都在其中。明天这天气啊........”

我觉得日子惬意而满足,墨叶却越来越爱皱着眉头发呆。
秋天,他十四岁生辰。那晚我睡到半夜醒来,见他床上空空,便出厢房寻他。他孤零零的在云华殿顶,坐在我常坐的地方。

我爬上殿顶,挨着他坐下。“烂叶子,你在看什么呢。”
“看你平时看的,苍茫大地,浩瀚星空。”
深秋的夜风拂过,飘荡不知何方。他轻轻的说,
“等有一天,我们去远方看看吧。”
我在心里撇嘴,难不成你想变成风,在这天地中游来晃去么。刚要笑话他的胡思乱想,忽然一个激灵,脸上烧起来。
"喂喂喂烂叶子,你刚才说什么,我们?你说我跟你吗?"
他转过头,白了我一眼。“我说我们三个人。”
我气鼓鼓的蹲得离他远了点,自己也不知道气个什么。余光瞅见他在笑,想想以后三个人结伴而行,周游四方,心情又飞了起来。

那年的元宵节,过得不太愉快。
其实那晚的汤圆比往年都要大个,我本该开心的。可惜饭前师父宣布说,过完节要送我们下山历练。
道观里的弟子,学成之后都要下山历练。不过像我仨这么点岁数就下山的,是少数中的少数。我不自觉瞟了眼墨叶,他埋头吃饭,眼里全是亮晶晶的憧憬。
而我的憧憬完全被掌门给毁了。
他从听到师父说出这决定,就开始老泪纵横地哭诉起来。大意就是我还未及笄,到了山下吃亏了怎么办。一顿饭吃了一个时辰,掌门总共说了八个血淋淋的故事,全是纯真少女被命运蹂躏的惨剧。
最后是墨叶站起身,极为认真地对掌门说:“掌门放心,比起墨芷,屿寒更加细皮嫩肉。若路上遇到危险,我一定把屿寒先推出去,拼死保护墨芷逃跑。”
掌门的泪眼在我和屿寒身上扫来扫去,总算满意了:“也是啊,有屿寒在,那些强盗野兽肯定看不上墨芷了。”连师父都赞许地点头:“屿寒,关键时刻牺牲小我,用美人计救大家也是可以的。”
我沮丧地盯着碗里凉掉的汤圆,心想这世道真是不古,我这么一娇嫩的少女连屿寒都比不上。雪上加霜的是,屿寒一脸沉重地拍拍我的肩:“不用谢。”

下山那天是个晴日,师父领着我们拐去库房。“每人挑一件合心的法器吧。”
屿寒捧起了把淡蓝凤祥剑,墨叶从角落里掏了个焦黑葫芦,我晃悠了一圈,羞涩地拽着师父:“师父,您还是多给我些盘缠吧!”师父拍拍我的脸:“旅途或许会凶险,不要把好武器?”我搂着墨剑嘿嘿笑:“不用不用,现在这把称手的很。”
墨叶在一旁抱着葫芦偷笑,我瞪他:“笑什么笑!我才不是稀罕你做的这破剑呢!它没锋没刃的方便当烧火棍罢了!!”

走出山门,心中既不舍忐忑,又雀跃期待,我回头看,长长的石阶顶处云华殿光雾缭绕,这个我生活了近八年的地方,如同桃溪深处的小木屋,是我的家呢。
掌门垂着头站在石阶尽头,我看着难受,又跑了回去踮脚搂着他肩:“掌门掌门,下个月我爹该来看我了,您就替我去嘛,我娘的桃花酿可是喝一坛想两坛的好酒哇。”掌门眼圈更红了:“御风已给你爹传了信,今年他不会来了。” 我揪揪他的银须:“今年不来,明年还会来的嘛!掌门别哭啦,等我回来再陪您晒太阳看星星哇。”掌门笑出一脸褶子,却没有点头。
师父轻轻挥袖:“去吧,见到我说的人,好生请教。”
我们三人拜别掌门与师父,踏进了不知归期的旅途。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尹景沫 + 1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38

活跃

2800

人气

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645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门送别

山门送别

左起:凤祥剑屿寒,团子头墨芷,黑葫芦墨叶,白胡子掌门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