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13

活跃

165

人气

0

军饷

功行圆满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15
发表于 2013-6-12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上
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13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金师兄啊~QUQ话说把小宋掌门弄来一同游街会不会产生宋金这样的反效果呢?张魔君在哪里?快去把陆掌门拖走吧~草金看的比较多,而且我是爱他就让他受的类型…金师兄在我心里就总受了~虽然我知道师兄他其实很攻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

活跃

94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37
发表于 2013-6-13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萌死个人啦YJ门派师兄们你们加入剑阁是为了个啥?
草金这两是暧昧期吧嘿嘿
不过我得算算年龄…小宋这时大概正直青葱?^q^
求元术屠风他们出场嘛(>﹏<)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6-15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LZ小天使QAQ
端午后数日 不知何时才是更新之日……QAQ
坎子身为西陵之花已经是事实
至于有没有男性暗恋者,我们看墨青书在坎子印象里写啥就知道了╮(╯_╰)╭
想知道坎子是怎么把小宋给唬过来的233【宋金宋是个好CP lz请自由的……【好吧我先圆润的滚边上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小宋美死了TUUUUUUUT

查看全部评分

319

活跃

1376

人气

0

军饷

茅塞顿开

Rank: 5Rank: 5

积分
270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6-15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文看,马克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你知道的

查看全部评分

╰      丶淡看百世浮萍飘随逐浪去,风花雪月最痴 情 ﹌

2万

活跃

4万

人气

300

军饷

鸿崖六虚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11747

桃之夭夭洗具直播大使黑猫大作战神马都是福

发表于 2013-6-16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看看,不说话。。。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6-20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本金坎子印象每本都亮瞎人眼,各种狗血人设都出来了,私心总结一下,元术下笔的主题是师兄爱男人(鸡哥),墨青书的主题是男人爱师兄(禁脔什么的简直无法直视),忆菡的主题是师兄不爱女人,天草那根本就是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来做彼此的天!使!吧!

————————————————————————————————————————————————————————————————————

五、


太虚观源起西昆仑,参阴阳之法,交仙灵之心,于是盛产丹药和灵兽。
以及美人。
萧逸云站在西陵城墙上,望着远处扬鞭策马而来的丰神俊朗一双美少年,内心补充道。


宋屿寒是个沉静平和的年轻人,言谈温文举止得体进退有度。顾汐风偏偏恨死这保守低调的生活作风。每每看着宋屿寒在二国师府悠然闲读、一杯香茗一捧古卷便消磨一日光阴,再想到自己终日忙于朝会应酬人情往来、抛头露面的场合多得让人心碎,顾汐风顾公子的脸色就会非常地,非常地,阴沉。


宋屿寒出身优渥,自然无需观他人脸色行事,然这不代表他不会察言观色,何况顾公子周身气压已经低到二国师府厨娘养的花猫阿喵都不敢叫春的地步。
他自认平素谨言慎行克己奉礼,不曾做过半分出格之事,思来想去不得其解,最后终于叫来院落一角的侍卫,斟酌着词句,慢慢地问道:“金坎子师兄近日是否遇到扰心之事?”
“你也看出来了?”那人重重叹了一口气,“汐风心思极少外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脸色沉重到这种地步。不过我也不敢说是源于何事,也许是国务繁忙压力太大,也许是又有不知死活的登徒子跑到他面前刷存在感,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了他喜欢的女孩子……?可是我不觉得他喜欢阿筝,虽然他对阿筝是很好没错但是——”
宋屿寒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一言不发地望着面前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的年轻人。
他现在觉得,自己必须是哪里搞错了。


“但是什么?”少女娇媚的声音在庭院入口响起,“萧逸云,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头红发的年轻人眨了眨眼,道:“我说阿筝今天也一如既往地貌美如花、风华绝代。”
秦筝瞪了他一眼,怒道:“我懒得理你。汐风哥哥还没回来么,他答应陪我去买胭脂,怎么还没到?”
“唔,或许是他和我一样,觉得阿筝不用胭脂也如清水芙蓉般素雅动人?”
宋屿寒平生没听过这种调笑话,当下表情就有些微妙。秦筝生生被他逗乐了,扑哧一笑,却又板起脸道:“我要去找汐风哥哥,萧逸云,你带路。”
她说完便径自跑了出去,头也不回,吃准了会有傻瓜追过去。萧逸云叹了口气,转身向宋屿寒作揖道:“小宋道长,在下萧逸云,剑阁门下弟子。今日春光明媚,时候正好,不如一起出去走走?”
最最平淡无奇的搭讪方式,用在这初涉红尘的小宋道长身上,居然成了。
萧逸云自己也觉得挺惊讶。


西陵城街道宽广开阔,宋屿寒看了看前方左顾右盼的云麓少女,又看了看身畔气定神闲的剑阁少年,忍不住问道:“那位姑娘方才请少侠你带路寻找金坎子师兄,敢问少侠可知师兄现在身在何处?”
萧逸云理直气壮、斩钉截铁道:“不知道。”
“……”
“没关系,阿筝也清楚我不知道,她只是找个人陪着她罢了。”
“…………”
宋屿寒悄悄将头扭向一边,然萧逸云依然准确地捕捉到他俊俏的小脸上写着的“你们敢不敢靠谱一点”几个小字。
“无需担心,我们可以向路人询问。汐风在西陵城可是名人,知名度很高。”萧逸云说着便招手拦下一位提着花篮的姑娘,拱手行了一礼:“请问金坎子道长今天是去何处倾倒众生了?”
宋屿寒这种时候是不说话的,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只有仰观万里晴空,俯察青石路面。西陵城春意正浓,和风微醺,小宋道长却觉得这醉人春风,有点凉。


问到第三个路人,终于得到了西陵城第一美青年的行踪。那位眼角微红的白露少女语带哽咽地说,方才在皇城门外巧遇顾公子,正送国师府的慕珊姑娘回家。
秦筝当即气得跳脚。总算是仙居火宗出来的女孩子,烈焰一般的性子,不至与市井女子一般哭哭啼啼,然当街拔出法杖祭出火系心法就要去找当事人理论的雷厉风行的风范,也着实让内敛矜持清心寡欲的小宋道长叹为观止,连带望向萧逸云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敬叹。
萧逸云自己也颇讶然。顾汐风最近抓住一切能亲近慕珊的机会大献殷勤,此事在西陵城已然不算新闻。方才问路之时,见那路人姑娘一双清亮眉目水光潋滟,他已经觉得不值。此刻秦筝大发雷霆,更是没道理的事情——顾汐风日日亲近慕珊,阿筝难道也要随着他的节奏保持战斗状态过日子?
他都替她累。
宋屿寒在旁清咳一声:“萧少侠,你可是喜欢这个女孩子?”
“啊,是的。”萧逸云回过神,笑得很释然,“我闷在院中想了几日,总归想对她好的心情,不是假的。对了,借了你们二国师府的院子发呆,没妨碍你吧?”
宋屿寒微笑着摇头。二国师府向来由玉玑子师叔做主,师叔常驻皇城,主事的便是金坎子师兄。既是他放任此人来去自如,旁人又有什么可说的。


三人绕着国师府周边的巷道行走,萧逸云自带的随时随地都能遇到顾汐风的属性今日好死不死一直没有开启,绕了一圈未能碰到人,秦筝又直嚷累了,只得寻了间酒楼坐下歇息。
清明将近的时节,楼中不少相约踏青扫墓之人。萧逸云听得动了心思,试图约秦筝去南郊放风筝,娇蛮的女孩子断然拒绝,旋即起身跑了出去,还扬言谁敢跟来就把谁催眠之后丢到江南著名花魁如花姑娘闺房中。
宋屿寒当时不太明白萧逸云为什么瞬间煞白了一张英俊的脸。花魁而已,名门正派弟子,岂能奈何不了一介女流之辈?
至于很多年后他为此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则是后话了。


此时他看着这年轻人的模样,心下只觉得好玩又好笑。他也是少年心性,难免起些玩笑之心,却到底是比这对痴男怨女稳重太多,此时只挑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抛出来,果然勾起了那失意剑客的兴致,二人你一句我一句攀谈起来,从中原秀丽风光说到江湖英雄豪杰。道观与剑阁虽无利益牵扯,倒也算得上交好,宋屿寒与剑阁大师兄陆南亭亦有青梅之谊,此时一一道来,更觉亲切。
说起对家风流人物,萧逸云一脸憧憬。英明神武的太虚观掌门与英俊潇洒的王朝二国师是自家师兄时常提起的,据说这二位俊杰一主国事一主门派,难得的是同心协力毫无嫌隙,繁华喧闹的王朝心脏与清冷孤高的上清峰相辅相成,遥相呼应,造就太虚观今日昌盛之势。
这才是江湖儿郎心中理想的知音好友经典模式。然而想想自家剑阁之中,卓君武掌门三天两头地为自己的武痴弟弟收拾烂摊子时生无可恋的表情,萧逸云的目光就无可避免地黯淡下来。
宋屿寒没经历过鸡飞狗跳的剑阁生活,自然无法感同身受,倒是听对方说到与师兄们之间的趣事,露出羡慕的神色。
萧逸云见了,笑着直摆手:“门风不同罢了,果真把你放到那群豺狼中央,岂不是要被他们挤兑调侃到死啊。而且至今为止,我遇到的道长,都是很好相处的人,比如汐风,他——”
他忽而收声。顾汐风固然是个温柔和气的人,待他也是好得毋庸置疑,可是……为什么他心中会存在这个可是呢?


他压下隐隐泛起的莫名情绪,犹自笑道:“汐风是出了名的温和亲切,周到有礼,皇室宗亲满朝文武谁来都挑不出半分不是。刚认识他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世上不会有如此滴水不漏无懈可击的人,那种严密封实的温柔,让人觉得不真实,忍不住想要疏离。但是又会好奇,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汐风,于是就去接近他,有事没事地找他玩闹,说来惭愧,那几年没少烦他,也亏他涵养是真好,忍得了我。走近了才知道,他确实不若传言中那般高高在上宛若神明,还时常发点脾气犯犯二。不过这样才好,生而为人,若是没有几分真性情,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萧逸云说着,自斟自饮一杯,兴致一上来,刚开始的拘谨顾忌全丢了:“小宋道长此来西陵,可有什么要事?”
宋屿寒一直静静听他絮叨,此刻笑道:“也没什么。清明国祭,师叔要率师兄们跟随主上祭祖,炼丹房无人主事,叫我来暂守几日。”
萧逸云内心惊叹顾汐风居然有本事找出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面上神色不变,捻起随风飘来的一团白絮,侧头微笑道:“离清明尚有几日,西陵春色难得,有空不如多出来走走。”
“金坎子师兄也曾这么说过,我见他事务繁忙,怕给他添麻烦,才一直婉言据之。”


真是纯洁善良到让人不忍心下手去坑的地步。


萧逸云一边感慨一边将良心掏出来暂时搁到一边,道:“汐风既然说了,那便是没有觉得麻烦,不用跟他客气。”
最后这一句脱口而出理所当然,宋屿寒忍不住抬头看了这人一眼,只见对方泰然自若,反倒显得是自己多想了。
“师兄自然是极好。”他收回目光,叹道,“早年在上清峰朝夕相处,也时常蒙他照顾。其实……”
他淡淡一笑,秀气的眉眼弯出浅浅的弧度:“父亲很赞赏玉玑子师叔才华能力,常说我太虚观能得师叔倾力相助,实在是桩幸事。那时师叔尚未出任二国师一职,他与父亲一道烹茶煮酒、筹谋门派中事,我便随金坎子师兄侍奉左右。有时看师叔同父亲试剑论道,师兄总是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学习感悟,我偶尔却会走神,想着或许有天——”


“宋师弟。”
萧逸云正凝神倾听,蓦地听到熟悉的声调,转头去看,西陵第一美青年白衣胜雪丰神雅淡,面上浮着笑,走过来道:“想不到你们竟凑到一起,在聊什么?”
萧逸云迎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一贯的温和亲切中,透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阴翳。他心头一动,却没有言语,只去看宋屿寒。见那少年起身行了一礼,笑道:“我正想与萧少侠说,三月的时候,上清峰下了一场桃花雪,可惜师兄不在,未能一同欣赏。”
顾汐风拍拍他肩膀,柔声道:“来年春天,我一定回去。”
清澄透亮的一双眼弯起来,笑意从漆黑如墨的眸底一层层漾开,宋屿寒说:“好。”


当日送完小宋道长回府、安抚下暴跳如雷的秦筝,已是更深露重,月上中天。萧逸云倚着潇湘楼长廊的雕花栏杆,拎了壶酒自斟自饮,顾汐风却也不急着回去,径自寻了椅子打坐。
“汐风,上清峰顶,原来是有桃花的?”
“早年本是没有。前些年有人带去一批幼苗,师傅命我同宋师弟一起种下。那时年幼不知事,养死一多半,剩下几株,却是长起来了。”
“你这宋师弟倒是个性情中人。”
“是么?我倒觉得他心地过于柔软,才会被你三言两语诱出来。”
萧逸云大怒:“我是见你近日情绪实在低沉,才替你背负这道德谴责。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啊,你把他叫来不就是为了让他分担一下你的拥趸吗?”
顾汐风淡淡道:“当然不是,我请宋师弟来,自然是有正事。”
“守炼丹房?”
顾汐风沉下脸:“既然知道,何必再问。”
萧逸云偏偏追着不放:“真的?”
顾汐风不理他。萧逸云只好自言自语:“我原本只想让你开心。但是现在却觉得,我看不到你的心在哪里了。”
顾汐风好笑地看着他:“哦?你曾经是能看到的?”
“……”萧逸云一脸被打击惨了的表情,“算了。我也觉得自己有些风声鹤唳**,但就当我想多了,汐风,我只问这一次,你请小宋道长过来,所为何事?”
“我已经说了,你既然知道,何必再问。”顾汐风叹道,“我几时骗过你?”
“不曾。”萧逸云苦笑,“你不曾诓我,你只是不说。”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 +16 收起 理由
98three + 3
封弈 + 3 精品文章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楼主太棒了 呜呜呜睡不着了打滚IN ...
言卿 + 5 最多只能给5分,心有不甘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6-20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宋嫁我!!!!!!
呜呜呜顾汐风x小宋也好萌啊 如同温室般小花那样温润单纯的小宋T^T
楼主求更多点(>﹏<)我要被萌shi啦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0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冰心堂板块看到朝汐风开枪的帖子,回来看这个顿感治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21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9# 荒垣歌


    我也看到了,真想吼没见过最早一版金师兄的都滚出去,别傻逼一样的说自以为是的话,看了恶心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1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0# 曙光女神之宽恕


    ……最早一版的……其实我也没见过。不过六祸三号脸之风好像就是他引领的……新版的有他说的那么不堪么,喵的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21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回复 31# 荒垣歌


    其实以前没有什么金师兄的任务,最多就是几个女云麓喜欢他。副本刷出来的时候有说过他是玉娘爱徒,好炼丹。09年时候视频大多数都有太虚,当年土豆上能找到的11个耽美视频,有黑发六祸三号脸的视频有6个。我觉得他就是那个样子,不管杀人也好玩弄人心也罢,有了弱点就会让人控制,谁让他们自己做孽送上门去给人控制呢?例如新的宋程风,谁逼他杀元术了么?例如云麓里那个毒嫂子玩的,她想动手别人才能利用她不是么,不然怎么不见天天被奈落惦记的戈薇桔梗弄死犬夜叉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1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2# 曙光女神之宽恕


    ……我愕然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个毒嫂子指的是冉婧……不作死就不会死,我三观不正地表示我都不觉得烟纶有了莫云还跟秦筝有一腿多么光彩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21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回复 33# 荒垣歌


    古代背景嘛,有了大的勾搭小的多正常,再说现在也有不少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我机油说她朋友的小妈比她朋友都小哟。大部分是他们自己做孽,如果鱼人和有熊不打能让师兄渔翁得利?如果新版烟纶没吃着碗里看锅里能死?都是自找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私欲怨别人最不可取了!屠云最初也是拿人做小白鼠的,又没人逼他们,路是自己走的,被欲望引诱被人捏住把柄只能怨他们自己心智不坚定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1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4# 曙光女神之宽恕


    我就觉得莫问今朝如此大肆地歌颂着烟纶对秦筝的爱让我其囧无比……好像看到了堂子里的八卦帖…………汐风的确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但王朝也不见得多么光彩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6-21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与服务器断开 于 2013-6-21 23:17 编辑

每次看lz都好棒,半小时涂鸦向楼主致敬


其实我是想着楼主的这段:
【顾汐风拍拍他肩膀,柔声道:“来年春天,我一定回去。”
清澄透亮的一双眼弯起来,笑意从漆黑如墨的眸底一层层漾开,宋屿寒说:“好。”】


画的,但是好像画成了很奇怪感觉的小宋……不要在意…………三百六十度跪求更新
汐风回头画……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molili + 5 我也超喜欢这句小宋可棒了QAQ

查看全部评分

1364

活跃

3739

人气

116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546
发表于 2013-6-22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坑底等更新,LZ不要抛弃我们

我师父的那个年代,天下还是江湖和剑侠的世界,和平而缓慢,我的时代,太古同门已被打开,天下满目疮痍,中原硝烟弥漫,我徒弟的时代,门派渐渐复兴,地图也慢慢变化,而如今,中原已被收复大半,我和我的徒孙一起骑团团飞过新江南,短短数年,仿佛已过半生,历史翻过新的一页,我只是看客。

鸡哥,你是BOSS不是圣母白莲花,(╯‵□′)╯︵┻━┻快点黑起来啊,这个不杀那个不杀,怎么当BOSS的

3模式党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6-23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温油的小宋道长画像美得泪流满面,姑娘你太美了,半个小时只够FC我啃掉半只西瓜,到你手中就能绘出萌得人心神荡漾只想在他面前求婚待机下个世纪末的小宋,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TUT坎子兄又中枪了么,我觉得他早八百年就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呀,天草兄不考虑给他领个孩子堆点防御么233333
小宋嫁我+MAX!

——————————————————————————————————————————————————————————————————————

六、

顾汐风有所保留的事情,萧逸云果真没有开口问过第二次。

清明过后不久,宋屿寒便离开西陵,返回上清峰。送别那日是个阴天,从南郊归来时,天空落下蒙蒙细雨,。顾汐风撑起一柄宽大的竹骨伞,问萧逸云道:“早知这雨今日还是落下来,就该留宋师弟多住几日。”
萧逸云停下脚步,仰头看了看乌压压的层云。雨丝纷纷扬扬,很快打湿他一头张扬红发,他也不为所动。
他不动,顾汐风也不动,任他在雨中淋了一会,才低声道:“你依然认为,我有意害他?”
语调平平,听不出任何情绪。萧逸云知道这是他动怒的前兆,也想着算了吧,过去调侃几句开个玩笑,在这和风细雨中比肩回城,去朱衣坊的酒楼闲坐,聊些闲闻轶事,看窗外雨润春城,看他平静恬淡的侧脸,偶尔笑一笑,如春风拂面,叫人整个颗心都柔软起来。
之前许多天,许多年,他们不都这样过来了。
可自由惯了的性子,不懂半分伪饰做作,心里疑虑忧心全写在脸上,即便硬着头皮讲些违心之言,顾汐风精得跟鬼似的,连自己都骗不过的胡言妄语,落到他眼中,还不是徒作笑料。

究竟为何焦虑不堪,萧逸云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宋屿寒分明平安得很,西陵城繁华喧闹,二国师府门庭若市,一切都是素日的模样,只有他在无理取闹般地跟自己的妄想过不去。
他想自己也许只需要顾汐风一句肯定的安抚,但顾汐风偏偏不说,偏偏放任他的疑虑层层扩大,压得他喘不过气,甚至开始想要逃开。

二人沉默良久,微雨浸润脚下路面,凹陷处积起细小的水流,沿着斜坡流到脚下。顾汐风终于长叹一声,走过来执伞撑到红发青年头顶,轻声道:“回去罢。”
萧逸云目光闪了闪,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点了点头。
“记得曾经有个春雨之夜,我路过平遥,巷道狭窄昏暗,间隔很远才有一处灯火。我沿着小巷慢慢走过,夜深人静,唯有雨声一路作伴。正想着如此缠绵夜雨良宵佳景,只得一人欣赏,未免落寞,抬眼就看到前方一处民宅屋檐下,你缩在一角,抖成一团。”顾汐风的视线顺着伞沿雨珠落下,又逡回身畔人眼中,“那是哪一年的事情?三年前还是五年前?”
萧逸云低头想了想,再抬起头时,眉头深锁,目光中透着掩不住的悲伤难过。
顾汐风便笑道:“看来是更久之前的事,久到你已经忘了。”

回到潇湘楼客房,已是午后时分。顾汐风送他到达后便作别回府,萧逸云自去房间躺了一会,想着顾汐风云淡风轻的笑容,心道莫非今后都要如此这般**地过日子,心里一阵烦闷。
于是又多躺了一阵,郁卒的情绪似乎影响了身体状况,他只觉通体乏力,喷嚏连连,头痛眩晕又睡不着,只好睁着眼望着上方,帐顶有多少道纹理都快数清。
晚些时候有位青阳师兄送了膳食过来,还体贴地捎了姜汤。萧逸云感动得要死,拉住他盛赞一番,青阳师兄泰然受之,完全没打算告诉这傻瓜,姜汤是给在隔壁借住的苏幕姑娘送过之后剩下的。

次日天气转晴,阳光普照。萧逸云清晨起身,很高兴地发现自己未染风寒,于是找到昨日送姜汤的那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我今日有要事在身,多亏师兄关照,才不至耽误。”
青阳师兄被他抓住肩膀一顿摇晃,晃得头晕眼花,好容易挣出来,双手抚在心口,受惊不浅的模样,愤然道:“你有什么要事,替张屠户买百合送给他老婆还是帮王厨娘找寻她走丢了的心爱的阿喵?”
萧逸云哈哈一笑:“自然是比这些重要许多。”
青阳师兄伸出食指抵着下巴,认真思索:“挖矿石做鎏金钉上交给王朝战备官?那任务今日不刷新的,你急什么。”
“师兄……”萧逸云一脸“师兄你太不了解我了”的失落,“我从不做那个任务,而且我学的是采集和切割。”
“这个不错,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的首饰。还是你高瞻远瞩,我当初为卖井水的美貌姑娘所惑,一时头脑发热,学了纺织一系,如今悔之晚矣。”青阳师兄掏出帕子作势去擦并不存在的悔恨的泪水,还哀怨地绞了绞手帕,“我大好儿郎,却误点这女流一派的技能,为此时常遭人非议,说我娘们唧唧的,真是造化弄人。”
萧逸云扫了一眼他幽怨的小媳妇脸:“我觉得你遭人非议和纺织的关系不太大……呃,当我没说。我今日要送阿筝回云麓仙居,先走一步,师兄,告辞了。”
他飞快说完,踩剑便溜,将青阳师兄的怒火远远抛在身后。

秦筝从不欢迎萧逸云贴上来做护卫,虽然他从未做过在她水入梦之后接道生火或者在她踩云浮水的时候给她刷八荒之类人神共愤的事情。
但是以前没有做过,不代表以后不会手滑,谁爱放个随时可能炸掉的爆竹在身边?
秦筝如此跟萧逸云解释她的敌意,换来对方寂寞如雪的轻叹:“即使这爆竹长得很帅……也不行么?”
秦筝哭笑不得,索性由他去了。行至半途,仍是忍不住挤兑道:“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哪里帅了?”
“我个人认为是眼睛,不过据师兄们的女朋友反馈,我总体上也还是比较英俊的。”萧逸云如今已经极少跟她生气,他对这个女孩子的宠溺纵容,比起当年的顾汐风有过之而无不及。
“呸,有本事去和汐风哥哥比呀。”
萧逸云垂眸笑道:“这就算了吧,难度太大。就好比你要我去跟烟纶比法攻,跟玉玑子国师比通灵术,跟皇帝陛下比后宫佳丽的美貌度——你别打人啊!”
云麓少女踩云而立,手执法杖,一道水入梦轰过来,昏昏欲睡的弈剑一头从飞剑上栽了下去。
“活该!”
原本半日即可结束的行程,出了这点插花,只得拖延一阵。萧逸云在半空及时调整身形运起轻功,借山体斜坡减缓落势,总算没受什么伤。秦筝踩着云朵降下来,只见这位英雄坐在山坡草丛间,从包裹中掏出一面铜镜,正在重束发冠。

挨打的一派安然,打人的差点吐血。

“你让我照镜子的。”萧逸云看她眼神不对,赶紧分辩。
秦筝的眼神彻底死掉了。
“阿筝……阿筝?”
“别说话。”秦筝阴森森地看了他一眼,“别逼我下手烧了你。”
萧逸云松了口气:“你不生气就好。”
秦筝冷笑:“我认识你这许多年,但凡看见你,鲜有不生气的时候。”
萧逸云摸摸鼻子,道:“今后会越来越少的。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虽然不幸跌落山间,却瞧见了难得一见的满山春光。阿筝,我们走出这道山谷再腾云御剑,好不好?”
秦筝极目四眺,春末夏初,山间谷底杂花生树,郁郁葱葱,入眼皆是鲜嫩翠色,观之心喜。身畔的红发弈剑望着她,目光载满期待企盼,于是她嫣然一笑,温柔地说:“不好。”
亮闪闪的一双黑眸立刻暗淡下去。
秦筝接着说:“你倒是随遇而安、逍遥自在,我却不行。今日不及时赶回去,烟纶师兄会担心的。”
“那回到仙居之后,我们一起去看花,好吗?”
秦筝摇头道:“我要赏花,自然会找烟纶师兄陪我。”
萧逸云难过了一刹那,又飞快打起精神,英勇无畏地坚持他的坚持:“我和你们一起去,总可以吧?”
“……”
“阿筝?”
“你真是个天才……”

萧逸云可以穷追猛打纠缠不休——当然,用萧少侠自己的话来说,那叫“热烈追求”——烟纶却是位标杆地风度翩翩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师兄,所以看到师妹身边有位英姿飒爽的护花使者一路相伴,他就安心地转身走掉了。
秦筝没追上心爱的师兄离去的脚步,回过头怒视一脸无辜的弈剑。她攥着法杖挥了两下,深感不能解恨,简直想扑过去一口咬死他。
萧逸云觉得自己非常冤,冤得快要六月飞霜了,他揉揉鼻子,无奈之至,只有去问那双目冒火怒发冲冠的女孩子:“我的情敌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秦筝冷哼一声:“追求我的人数不胜数,你今天才知道?”
“心中有你的人,不算情敌;只有你心里的人,才算。阿筝,你究竟喜欢谁?顾汐风追求慕珊,你烦闷赌气,可是现在又对烟纶……”
“哈,我两个都喜欢,我还喜欢慕远师兄、焰离师叔和酱油舅舅呢,与你何干?”
“……酱油舅舅又是哪位?”萧逸云苦苦思索不得其解,“你不肯与我坦然相告,也没关系。不过阿筝,你听我一句,不要爱上顾汐风。太虚观的男人都很可怕,他们心里都有可怕的心魔。”
秦筝一怔,旋即柳眉一挑,冷笑起来:“萧逸云,你问问自己,你有资格这么说吗?”
萧逸云也愣了:“何出此言?”
秦筝嗤笑一声,斜觑过来的目光妖娆妩媚,朦胧间又透着几分哀伤。萧逸云上前一步想要看个分明,那隐隐约约的凄切神色却若一缕青烟,转瞬而逝,不留一丝痕迹。

他们就太虚观和心魔的辩证关系争论一番,不欢而散。萧逸云回程之中落起小雨,淋了一身冷水。回到客栈已到掌灯时分,他浑浑噩噩坐到大堂一角,也不回房换掉湿哒哒的衣物,独望着窗外雨打落红满地流芳,怅然若失。
有机灵的小二跑过来搭话,问他要不要来壶西凤酒。萧逸云本是无可无不可,见小二问得殷勤,也就点了头。
小二很快送了酒壶过来,打量他一下,笑道:“这位客官看着面善,总觉得从前见过,却不记得是何年何月了。”
萧逸云勉强一笑,小二见他情绪不佳,赶紧作了揖退下。大堂嘈杂繁闹,没人听到角落之中那红发剑客轻到几近耳语的回应。
他说:“是六年前。”

六年前,平遥镇的雨夜,他其实是记得的。

怎么会忘掉呢。那时他才十二三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剑阁门风松散,偷个空儿便能跑下山来,背着一柄青铜剑四处游荡,御剑乘风刚刚摸着门道,斩妖除魔也勉强能砍掉西瓜精南瓜怪之类的小妖,于是自我感觉非常之好,每天都要在回味自己的英雄事迹中陷入甜美的梦乡,又在今天居然比昨天更英俊的惊喜中醒来。
那真正是无知无畏的年月。迷路到陌生的城镇,被大雨堵在几块薄瓦之下,依然好心情地伸手去接雨水,仔仔细细地擦拭剑匣纹理间的落尘。
只是也会觉得冷,也会想要回到那间不大却温暖干燥的弟子房,也会想念那总是不经意间就会出现在身边的白衣道长掌心的温度。
他幼失牯持,不知“家”为何种光景,彼时心中思量,在这样的夜晚中,想起来就会觉得安心的地方,大概就是所谓归宿了。
这样想着,分明周遭空无一人,还是红着脸低下头,抹了抹鼻子。再抬起眼时,面前雨幕之中,白袍少年持伞而立,目光如三月的春风般轻柔。
像是一场梦,又比最美的梦境更加圆满。
他欢呼一声钻到伞下,开心地喊着能遇到汐风就是我全部的好运。顾汐风揉乱他被打湿的头发,笑弯了那双好看的眼睛。

还好遇到汐风,不然我真要被困整夜。
怎么不备一柄伞?
包裹都用来放各种长剑和剑匣,还有糖葫芦、猫耳朵、红豆酥和莲花卷啦……你别笑!只愿下次雨落,还能刚好遇到汐风,哈哈。
你是打定主意终生不备伞么,那等你长大了,我这柄小伞遮不住你我二人,如何是好?
唔,你去换柄大一点的?
你想得倒美……

时隔多年,顾汐风在微雨之中撑起那柄宽大的竹骨伞时,萧逸云几乎控制不住激荡的心绪。他曾以为是时光改变了从前那个温柔恬淡的白衣少年,直到这一刻,那人执伞而立,目光柔和一如往昔,自己却再不是那个心无杂念的孩子,只知道满心欢喜地蹭到他身边。
他忽然就明白了。
顾汐风一直是顾汐风,只是那掩在温柔表象下的凌厉锋芒,他从来没有看清过。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 +31 收起 理由
黄泉不系笑透视 + 5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labee + 5
封弈 + 3 你的粉丝
言卿 + 5 内牛满面!
98three + 3
molili + 5 真的是好运么……?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6-23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与服务器断开 于 2013-6-23 00:50 编辑

没有分了

这个是昨天说好的坎子发现你更新了 先抢个沙发回头CD好了给你加分……
继续致敬
私心的画了散发+六祸的坎子QuQ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连花 + 2 坎子的睫毛成功把我飘向小宋的心拖了回来

查看全部评分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6-23 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QAQ

正因为喜欢上了 所以不管是温柔还是凌厉的一面 都要想去了解
但是了解了又反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