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679

活跃

1872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7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7-2 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能不能不要在气氛如此沉重的段子里夹杂上各种搞笑的内心独白和吐槽!!
完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
荒垣歌 发表于 2013-7-2 02:37



    同意!!!!!!!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花自无言叶落成伤。孤杯淡酒饮无絮,薄雾淡烟散不开。

260

活跃

740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139
发表于 2013-7-2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终于看见更新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瘦西湖:紫铃澈、乄卖萌虎丶紫澈、慕丷风铃
跃龙门:紫乄铃澈
三潭印月:紫铃澈
烟花三月:紫丷铃澈
逐鹿中原:紫澈  碧海青天:紫铃澈
瘦西湖:乄卖萌虎丶紫澈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7-4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萧逸云在落枫阁密室悠悠转醒时,入眼是一片天青色薄纱帐。隔着一层云水之色望出去,顾汐风正俯在床边案上写信,听到动静,回头瞥了一眼,埋首继续奋笔疾书。
萧逸云动了一下,只觉全身上下除了头发与指甲,无一处不疼。他试着说话,一张口就痛得直咧嘴。
然话还是要说的,否则他一定死不瞑目。
“顾汐风。”
“叫我金坎子。”
“我认识你这许多年,哪一时哪一刻不像男人?!”
顾汐风运笔如飞,摇头道:“我说过那么多话,你都当耳旁风,这一句倒是入心了。”
“废话,士可杀不可辱!”
顾汐风哑然失笑,心说当真要辱你,岂能容你张牙舞爪跟我叫板?他曼斯条理地将信密封起,走过来扯开床帏挂在一边,淡淡道:“为你自己好,还是闭嘴吧。你咬伤了舌头,再吵闹下去,不过多遭几天罪。”
萧逸云呛了一下,但顾汐风的表情如此淡定如此正直,正直到萧逸云前一刻还发誓再信他半句话就去穿一辈子终身误,这一刻却依然强压下心头那句疑问——
你怎么知道?


顾汐风显然知道得非常清楚,不只知道,似乎还挺上心,一连两日,送来的餐食均是清汤寡水,譬如冰糖雪梨煲,譬如荷叶莲子汤,甚至还有银耳燕窝粥。
萧逸云全部只用眼扫了一下,连勺子都没动过。
顾汐风居然不生气,萧逸云不动,他就自己吃,边吃边笑道:“想不到你竟有绝食以明志的一天。当年你跟阿筝玩闹,她正在气头上,嚷着要将你挫骨扬灰,你依然敢踩着火地眩冲过去蹭她的糖葫芦吃。”
萧逸云深恨自己左肩负伤抬不起手,又恨一只手没法捂住两只耳朵。
顾汐风悠然用过餐,端起托盘走过来,阴森森地笑了笑,“身为名门正派弟子,自然不能屈服于我这等奸邪之人的淫威之下。一切美食佳肴的背后都有着万分险恶的阴险用心,逸云万万不可为怀柔手段所惑,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方为男儿本色。”
他气定神闲地说着,总结道:“所谓烈士不毁节以求生,*事小,失节事大,你慢慢饿着吧。”
他径自登上木梯走了出密室,萧逸云一脸麻木地望着帐顶,内心泪流成河。


世人皆知二国师的爱徒擅长道法和炼丹以及吸引女孩子,但世人(暂时)不知道,顾公子捏人痛处要挟利诱的技能也修炼得十分到位。因为知道此事的人,大部分命丧黄泉,少部分魂飞魄散,还有个别之人,比如萧少侠,已被他牢牢控在掌中,精疲力尽,心力交瘁,自顾不暇。
于是当顾公子再一次站到密室床前,只见那红发弈剑面色惨白,气息奄奄,毫无动静,不由心下一惊,抬手去探他气息,动作间长袖拂过面颊,惊醒了浅眠的人。
顾汐风缩回手来,挑眉道:“不错,居然还活着。”
萧逸云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怒视他:“你是有多闲?”
“我最近的确不太忙,但过些日子可就难说了。”顾汐风笑道,“所以你最好快点决定,是要死还是要活。果真想要求死,你我相识一场,我定会给你个痛快。”
萧逸云的目光顿时转而无力,心说从你上次说要杀我至今,少说也过了五个昼夜,真是……相当痛快。他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我有多想不开,非要自伤自损?”
顾汐风“哦”了一声,道:“那你是打算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修道寻仙?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资质天成,和门派加成关系不大,你便是入了我太虚观,也未必就能脱胎换骨登峰造极。”
“……你想多了。我觉得剑阁与世无争,仙剑术法飘逸潇洒,同门兄弟率性豁达,套装服饰华美大气,是最适合我的归处。”
顾汐风傲然道:“终有一日你会知道,唯有太虚,才是天下的主宰。”
“你三更半夜不就寝,就是为了来给道观刷存在感?你怎么不去西陵皇城贴大字报?”
“自然不是,我是来问你,你是选死,还是选老老实实给我进食?”
“死和生不如死,还真得斟酌一番。”
“什么意思。”顾汐风脸色一寒,“你对我的食物有什么意见?你几岁了,还好意思挑食?”
他想了想,又道:“萧逸云,你总该清楚,我不可能去给你买糖葫芦。”
萧逸云对这逆天级的思维发散度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唯恐此位奇男子再说出什么惊世之语,赶紧截道:“我太清楚了。但是顾汐风你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如果时光倒转回到从前,我绝对不会再碰那玩意,还有桂花糖、红豆糕、糯米滋、杏仁酥,这些我一定一个都不碰。”
顾汐风怔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
“活该!”他恶狠狠地说着,面容狠辣狰狞。晚些时候却送来了绿豆粥,良心未泯地没有放糖,萧逸云总算不用挨饿。


但是牙根依然日夜作痛,舌头也疼,肩膀也疼,脚踝也疼,心也疼。
起初数日重伤初醒,精力不济,尚能整日昏睡。这几天伤势渐愈,萧逸云睡不着,又不愿与顾汐风讲话,只好阖眼静卧。
顾汐风在桌前绘制地图,两个时辰前抬眼望过去,萧逸云安安分分躺在帐中装睡,现在再去看,这位少侠连手指都没动过一下。
他摇头笑了笑,暗道这可真是难得,萧逸云一辈子也没有如此乖巧的时刻。又想起数年前的冬日剑阁,这小子卧病在床,强撑着精神跟他打趣斗嘴,逗他开心。如今却是连看他一眼都不愿,宁可自己忍着痛,沉默着僵持。


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死掉呢?


密室之中没出现过第三个人。顾汐风不在的时候,萧逸云偶尔会挣扎着下床,从橱架上翻找些书,抱回来打发时间。
顾汐风进来的时候看到了,瞄了一眼,是本《月令七十二候》。
他嗤笑道:“你打算弃剑学锄,躬耕于田?”
萧逸云啪地合上书页,闷声道:“这里书籍有限,我总不至于去看《十二因缘》。”
“有何不可?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你年少无知,也不知道博览群书学些市井人情,难怪追不到女孩子。”
萧逸云上下打量他:“这是你经验之谈?”
西陵第一美青年不屑一顾:“我用的着吗?”
“慕珊姑娘肯让你牵她的手了?”
“……”顾汐风面上阴风阵阵,山雨欲来。
萧逸云瞧见了,由衷赞道:“不愧是备受赞誉的仙居高徒,果然目光敏锐,冰雪聪明,蕙质兰心。”
顾汐风的脸色已经阴郁得快要滴出水来。


“我记得这架上有套《古今笑谈》,怎么不见了?”
萧逸云如今是丝毫不在乎他心情有多么不明媚的。意识到这个事情之后,顾汐风的心情愈发地差,现在听到这一句,更是惊怒交加。
“你瞪我做什么?”萧逸云很不解地看着他,转念一想,也惊讶了,“你别告诉我,你一直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是何处啊!”
顾汐风难得有如此不想承认事实的时候。
“或者我想错了?这里不是落枫阁地下密室,只是一处与那里相似的地方?”
“你来过?”
“九岁的时候就来过,当时这里大概刚刚被开辟出来,墙上连漆都没刷。”萧逸云回忆道,“后来才添置了桌椅床榻,还布了一些结界。”
“你是怎么进来的?”
“密室这种地方,当然是用来闯的。”萧逸云正直地看着他,“我好像告诉过你,剑阁所有密室,我都去过。”
“你怎么还没被逐出师门?”
“大家都去过啊。”萧逸云不明白摸索隐藏在各处的密室这种多年来为剑阁弟子喜闻乐见的集体活动怎么就严重到要被逐出门派的地步,“我记得最难进的是元猿大师的酒窖,他特意布下傀儡操纵的七星剑阵,还是被瞬漆师兄伙同众师弟给破开了。结果剑气纵横不受控制,打破了一桶酒,他们跑去跟元猿大师请罪,大师气得吱吱叫,把他们全都赶去山下挖草,还揪着赶来调解的陆大师兄给他顺了三天毛。”


顾汐风内心很微妙地颤抖了一下,一时想着原来瞬漆还有这等黑历史,一时又想上需为猿猴顺毛下需替师弟领罪的陆南亭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一时终究忍不住满腔无名之火,内心咆哮不已。
这种门派、这种门派为什么还没有灭门?!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怒火,佯作平静:“你来这里做什么?”
“夏天的时候,这边比较凉快,有时会过来睡午觉。”
继秦筝之后,顾汐风的眼神也快死掉了。
他道:“是不是因为发现这里,你才对我心生怀疑?”
萧逸云道:“这只是一间平凡无奇的地下室,最多不过设了几层法障,我再疑神疑鬼,也不至于到这等地步。何况当初我尚且年幼,只当此处是你闭关之地,哪里有过别的念头。”
顾汐风叹道:“不错,是我一时糊涂了。我只是不明白,我的伪装应是完美无缺的,道观长老王朝重臣,没有一人识破,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疑心你的真面目?”萧逸云打断他,言语间不无伤感,“我不知道。我知自己阅历浅薄,于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皆还差得远。只是自幼无父无母,蒙师傅师兄照料长大,身边之人,何人真心相待,何人虚情假意,倒还能分辨出来。阿筝虽然总对我吵吵闹闹,我却能感觉到,她对我没有恶意——可惜,我现在才知,不想害人,不等于不会害人。”
他声音渐渐低下来,星眸笼愁云,一向精神奕奕的红发都失了光泽,满身落寞失意。顾汐风便道:“她没有害你。若非她为你求情,我又怎会留你性命?”
萧逸云苦笑一下,接着道:“至于你……”


他思索一阵,试图昧着良心挑出点顾汐风待他不好之处,无奈实在找不出来,想起来的皆是他清俊容颜,眉目含笑,温良如玉。过往种种如今想来,犹如一场幻梦,一梦便逾越十数年光阴。
那个言语温柔的白衣少年,不过是个虚像。
可回忆分明是真实的。阳春三月落枫阁的桃花香,盛夏雨夜平遥镇的竹骨伞,从萍水相逢到念念不忘,未相逢时不曾说出口的期待和终相见时彼此眼中的惊喜,他曾经带来的温暖与喜悦,全部都是真实的。


萧逸云忽然觉得身心俱疲。
“其实我并无证据,只是你身上偶尔闪过的与你师傅如出一辙的阴霾气息,实在让人不安。那种时候,即使只是待在你身边,都会觉得森冷。我开始想,会不会那一瞬间的你,才是真正的顾汐风。”
顾汐风冷笑:“我身处王朝权利漩涡中心,朝廷之上结党营私,互相倾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为求自保,为争权势,自然要有些手段。”
萧逸云摇摇头:“如果你只是志在功名利禄、荣华富贵,那你根本无需阴险手段。以你的才华能力地位人脉,这些只要按部就班走下去,自然唾手可得。”
“而能让你去费尽心思不择手段谋求的,我不敢想那是什么。”
“我知你志存高远,王朝高官厚禄优渥生活皆不是你所求,这个王朝本身,也许都不在你眼中。它是途径,是工具,不是目的。你所追随的,图谋的,执着的,大概,就是你的心魔吧。”


顾汐风静静看了他一会,忽而一笑。
“所以我就说,可惜了。你为什么不是个笨蛋?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我的心魔,不在于此。”
萧逸云疲惫地合上眼睛,没有再理会他。
顾汐风也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情,他原本也没有打算说出来。


何为心魔?
心魔是贪是妄,是执是痴,是七苦之郁结,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明知不可得而求之。
天下是师傅志之所向,所以也是我毕生所求。师傅是我的神明与信仰,追随神明踏上这条道具,纵然满手血腥,千夫所指,我亦心无所惧。
天下从来不是我的心魔。


至于什么才是,你不需要知道。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 +21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labee + 5 补分
机智的商羽 + 2 哈哈哈糖葫芦,脑洞好大啊坎子!!!
98three + 3
dpsmt + 3 为什么天草不能吃甜食了
啊拉的哟哟 + 1 他的心魔难道是天草君QAQ
与服务器断开 + 5 LZ你是在我赶稿时候的动力啊!!!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7-4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了再说wwwwwww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113

活跃

243

人气

0

军饷

一飞冲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02
发表于 2013-7-4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我爱你!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单挑分切磋和野外,野外没太虚的份,以后请叫我们切磋王!

0

活跃

54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41
发表于 2013-7-4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卤煮可萌!!!my女神OAO
捧碗等更新
P了个S:总觉得卤煮是期末考试结束了的大学党………………?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风】
[碧翎翠影][雪羽霓裳]
【雅】
[琐窗寒]
【颂】
京华梦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7-4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更新了
姑娘可别拉灯啊,预感肉就在前方……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7-4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来得太突然 2天内居然再有更新 我简直说不出话来
LZ大大我在上一章预测下一章肮脏的小黑屋有肉
结果连肉末末都没有
那么这一次预测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有戏吗!!!!
大家基本上都认为在小黑屋内他俩把该作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泥垢
还有这几天的更新好开心 写到的角色还有KISS都画过 满足满足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0

活跃

63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46
发表于 2013-7-8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哦原来金道长的心魔其实是某只红毛弈剑么?不要大意的爆发吧~强X变合X神马的最美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

活跃

152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83
发表于 2013-7-8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 818那不靠谱的弈剑听雨阁系列 #
lz够昂~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女子无德便是才~

0

活跃

1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0
发表于 2013-7-8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快回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7-8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没有肉TUT本来想要不要拉灯一下,不过好像还没进展到那地步于是就……来日方长!
以及天草兄誓死不吃甜食是因为他牙疼,他牙疼是因为他甜食吃多了,这个梗源自落枫阁梦境那段剧情中,玩家代替小红毛哄好了小秦筝之后,这小子欢快地说,太好了阿筝终于不生气了,我又可以去蹭糖葫芦吃啦~\(≧▽≦)/~
每次跑任务跑到这里都觉得……坎子兄和妹子都在你眼前,你却在关注糖葫芦!感情你折腾这么一出就是为了糖葫芦!你对它到底有多执着!不用隐瞒了你已经被看穿了!你的真爱其实是糖葫芦对吗!
————————————————————————————————————————————————————————————————————
十、


萧逸云伤势并不算严重,痊愈速度却慢得令人发指。顾汐风拿来的药物空有其表,口味和疗效完全不敢恭维。事实上,若不是身处此情此境做不得主,那种三百米外都能闻到苦涩气味的汤药,萧逸云一口都不会去喝。
一开始他是跟他堵着一口气绝不肯示弱,现在已经几近麻木,但某天从梦中醒来,看到顾汐风杵在床前,拧着眉,像盯一块不识相的木头一样盯着他,萧逸云被他盯得心里直发毛,终于开口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顾汐风答得很流利:“你的肩伤为什么还没好?”
萧逸云愕然道:“原来你是打算治好我?”
“否则我为什么让你吃药?”
“难道不是折磨人的手段吗?”萧逸云眼中疑惑丝毫不减,“我把你肩骨碾碎,然后用纱布缠上,每天给你灌些乌七八糟毫无效用的汤药,然后来问你,你为什么还没有康复,你会怎么想?”
“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我有很多,我不觉得你想尝试任何一种。”顾汐风无视后面一个问题,抬手挽起床帏挂好,俯身去解那红发弈剑的衣扣。
萧逸云整个人都僵住一般,一动不动地任他靠近,忽然道:“你说对了。”
“什么?”
“我确实一种都不想试。”


顾汐风为这别扭的示弱而笑出声来,侧头看着他僵硬的卧姿,拍了拍他绷紧的面颊,笑道:“你觉得我现在是想用哪一种,嗯?”
尾音带着微妙的上扬,萧逸云听得毛骨悚然。顾汐风好笑地看他一脸戒备,手在身侧握住拳头。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有什么惊到他的动作,这小子会立刻跳起来跟自己玩命,丝毫不去管那一身伤痛,也不会管日后是不是真的会留下永久创伤。
他低头拉开萧逸云的衣襟,同时一手用力摁住那剑客没有受伤的肩膀,压下他弹起的身体。
“别动。”
萧逸云怒道:“你现在就杀了我,我肯定不会再动。”
“幼稚。”顾汐风好心情地给他科普,“你可知道化生返魄之术?将你死亡后的七魄重新回归躯体,用药材保你尸身不腐,行动便可与常人无异,从此身形不灭,与日月同寿。”
这奇门异术萧逸云的确不曾听闻,但他当前也没有心情去听——通常当一个人被按在床上的时候,不管他上面的人跟他探讨的是宇宙起源还是人生理想再或者八卦轶闻,他都没心情去听。萧逸云只是比较率直爽朗偶尔没心没肺一些,大抵还算是个正常人,于是他只是更加火大地瞪过去:“我不知道。这等邪门歪道,我也不想知道。”
顾汐风温和地拍拍他的头:“说得好。其实此术我查访研究多年,期间不曾避你,也确实想过要用在你身上。你不知道,只是因为你不想知道。甚至到了此刻,对于已经听到的事情,还能若无其事、置若罔闻,你真是个人才。你愿意自欺欺人也罢。不过,萧逸云,不想知道的事情,不等于不存在。”
“还有一件事,你顺便记住。我要做的事情,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态度有所变动,逞强或者示弱其实都没有用,我如何行事,只可能出自本心。”
他松开了压制的手,拂开那人挣动间落到额前的红发。
“不要动,我来看看你的伤。”


骨骼自碎裂后一直待在错误的位置,现在被人隔着皮肉拨来弄去,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萧逸云忍着疼由着他反复折腾,冷汗涔涔,神情飘忽。
顾汐风道:“不想呻吟也不要咬舌头,你可以去咬被角,或者当我是聋子。”
萧逸云眼神恍恍惚惚地飘到他脸上,定住:“我只想跟你说一句话。”
“遗言的话就算了吧。”顾汐风恐吓他,“你死了,我立刻把尸体做成尸兵。当前技术还不成熟,做出来的模样及其丑陋,我一定把你挂回你那不英俊不成活的门派示众。”
萧逸云无心理会他的威胁,努力在枕上摇了摇头,哀声道:“术业有专攻,治疗什么的不适合你,求你还是去继续你那有前途的修道事业吧。”
“……”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真心的。”萧逸云合上眼,“不过刚才转念一想,甚觉庆幸。”
顾汐风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为何?”
“冲你能把这赶鸭子上架的姿态保持两个多时辰,我现在信你是真心要治好我。也是冲你这举动,我相信暂时还没有可爱的冰心堂弟子入你门下,遭你荼毒。”
“…………”


简直是诽谤。
作为西陵城第一美青年,顾汐风手下若没有几个美貌多情的冰心姑娘,那是对他个人魅力与姑娘们的眼光的双重侮辱。只不过萧逸云目前在他手里这种事,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顾汐风考虑过随便找个冰心弟子过来,事后再处理掉,倒不算麻烦,怕只怕日后被萧逸云发现,徒增心伤。
基本上,形势允许的前提下,他还是倾向于尽量避免去做这种明摆着会给萧逸云添堵的事情。
于是现在,这倒霉的红发剑客需要为自己的人品付出代价了。顾汐风相信,如果他知晓这一切内情纠葛,他会愿意的。


“隔着皮肤没法看清,我要现在要切开皮肉。”顾汐风拿出坎金剑比划一下又塞回去,拎出把单刀审视,最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对羊角匕首,露出欣慰的表情。
萧逸云看得心惊肉跳,最后索性闭眼挺尸。
饶是如此,顾汐风也没放过他刚才不忍直视的眼神,不满道:“你觉得我选的武器不合适?”
“我以为全大荒都知道,治病救人是要用针的。”
“……”
顾汐风不理他,召出青麟定在身畔。萧逸云失去意识前只听到三个字——
“水入梦。”


顾汐风,你去做云麓也比做冰心靠谱。相信我。


拖延已久的肩伤终于有了起色。顾汐风为巩固疗效,直接把青麟定在密室之内,不管他本人在与不在,这只灵兽总是在的。
禁闭生活着实无趣,萧逸云便去试着和青麟沟通,目前未见成效,他却依然乐此不疲。顾汐风某次甫一走进来,就听到那小子正在勾搭他的通灵兽。
“我们和好吧?从前在你的尾巴上绑蝴蝶结是我的过错,如今你以德报怨为我疗伤,我感激不尽,不要总是背对我,给个机会,嗯?”
青麟尾巴一扫,干净利落地把那剑客伸过来的友谊之手挥到一边。
顾汐风击掌笑道:“死心吧,它不会理你。还有,蝴蝶结是绑在了仙鹤的脖子上,你给它戴的是娇嫩的菊花。”
萧逸云缩回手瞥了他一眼,闭眼扭过头去。
顾汐风对此习以为常,自去取了纸笔,研墨作图。青麟恪尽职守不厌其烦地用着御水术,原本那弈剑会定时给它回蓝,这会儿萧逸云装死去了,它就只好顶着空荡荡的蓝条去蹭顾汐风的衣摆。
顾汐风安抚地摸着它的头,道:“你这也算是想和好?分明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萧逸云闭着眼,板着脸:“近墨者黑。”
顾汐风嘴角抽了抽,心道果真如此,倒是不错。他笑道:“哦?你是愿意跟我亲近亲近,还是愿与我志同道合、共赴前程?”
萧逸云倏地睁开眼睛,怒道:“做梦,鬼才跟你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顾汐风发誓他没动过让萧逸云与自己同流合污的念头——当然,在顾公子的概念中,那不叫同流合污,那叫同谋大业——他最多也就脑补一下同床共枕。
但这话若是抛出来,恐怕萧逸云拼了小命也会立刻从自己身边逃开,哪怕这会让他永远废掉一条手臂,哪怕死。所以顾汐风只是若无其事地摇摇头,道:“那就少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提笔欲书,奈何方才停伫良久,笔尖滴墨,在纸上晕开一小片墨迹。顾汐风将那绘了几笔的攻防图揉成一团丢掉,当下也无心重制,抬头却见红发剑客正目不转定地盯着自己的动作,不由皱眉道:“萧逸云,千万不要干涉我的事。你既然志在江湖之远,自去逍遥人间好了,反正这天下由何人主宰,与你也没什么关系。你那门派没有任何价值为师傅所用,你们大可偏安一隅苟且偷生。”他见萧逸云眉头紧蹙,略一思忖,又道,“卓君武身负孽债,日后自有一番因果,不过你那陆大师兄可不是傻子。旁敲侧击之类的事情还是免了吧,瞬漆的事情,他比你心里有底。况且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蛊,如果你敢泄露我的秘密,你也必死无疑。你不要不识好歹自寻死路。”
他最后道:“你的长剑在橱柜底层,伤愈之后你就自己离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就当从来没认识过我和秦筝。”


他凝出一团火焰将废纸烧尽,重新铺开一张纸,随手涂些山水花鸟,却听床帏之中,萧逸云低声道:“为什么放过我,还亲自费时费力替我疗伤?”
顾汐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因为阿筝为你求情。”
“……”
顾汐风沉默一阵,莞尔道:“想听实话?”
“……”
他抿嘴一笑:“慢慢想吧。待以后你想清楚,果真还想知道,再来问罢。”
“……”萧逸云无语地看着他,轻咳一声:“你好像刚说过,以后就当不认识你?”
顾汐风笔尖一顿,竹林翠鸟一双机灵活泼的豆丁眼霎时扩成死鱼眼。
萧逸云便露出这些天来难得一见的笑容:“算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我一定尽快离开这鬼地方,今后便如你所愿,江湖不见,相逢不识。”
顾汐风略过那处败笔,于山间落笔绘了一只山鹰,目光炯炯,展翅翱翔,穿梭于巍峨青山之中。
他抬头望过去,萧逸云仰躺在床上,多日以来死气沉沉、除了偶尔的痛楚与愤怒外再无任何情绪流露的一双眼中,毫无掩饰地洋溢着轻松愉快。这家伙是如此期待,期待一个没有他的,自由而明净的未来。


为什么放过你,为什么事必躬亲地照料你?
因为你活着比死了,我会比较高兴。我不喜欢自虐。
因为你不能成为我的弱点。如果你已经是,那么至少,不能被人知道。
至于你自己,你既然不想知道,那就不知道吧。
他颔首道:“这样最好。”


萧逸云选在一个寂静午夜离开落枫阁。
那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和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顾汐风这几日来得很少,他有足够的时间为离开做准备,这准备主要包括探查落枫阁守卫巡夜时间,与尽职尽责照料他多日的青麟深情话别,以及用刚刚能抬起来的手仔仔细细地束发。
那天顾汐风看上去心情不佳,入夜时分捧了一卷典籍倚在桌边,目光却凝在它处。萧逸云犹豫一番,终于还是忍着没将去意讲出,只是管不住自己一双眼,总往那道长的方向飘。
顾汐风无疑是个极好看的男人,西陵第一美男子的名号落在他头上,充分说明西陵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审美是正常的。曾经的他光华内敛,眉目蓄笑,眉梢眼角蕴着无限风流,美得含蓄婉约,如今他锋芒毕露,剑眉凝霜,一对星眸中透着睥睨天下的桀骜,美得惊心动魄。
此刻烛光微闪,撩动一室静谧,红木制成的桌椅橱架笼罩在柔和光晕下,像幅完满的山野闲居图,而他一直觉得,在任何画面中,顾汐风都是那点睛之笔。多少次他独行世间,观天地辽阔赏万里江山,蓦然回首间,总能见这个人从如画美景中走出,如溪鸣山涧,如鸟振山林,他让整个世界变得生动。
顾汐风似是对他的目光毫无觉察,兀自出神一会,忽而起身摔下书,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
白袍翩然间,萧逸云心头一紧,不由喊了一声:“顾汐风!”
那人在楼梯口顿了一顿,沉声道:“叫我金坎子。”
萧逸云低头一笑,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必须说点什么。身为一只弈剑,他骨子里盈满与生俱来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因子,若是日后回想,他与顾汐风最后的对话竟是关于称呼的争论,那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可直待顾汐风不耐烦这漫长无趣的等待径自离开,萧逸云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凌晨时分,青麟在落枫亭畔找到它的主人,呜呜叫了两声,蹭了过去。顾汐风轻轻拍了拍它的背脊,示意它回异界休息。那灵兽却定定地望着主人的面容,忽然抖了抖脑袋,自行运起御水术。
主人吩咐要好生照管的人已经走了,它却记下了那伤痛发作时的神情。
与主人现在如出一辙的神情。
这聪颖的小兽努力地一遍遍施用自己最擅长的法术。它只想要治好主人,可它不知道,有些伤口,再高明的治疗术都无能为力。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10人气 +33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爱的补分……一共就两分,每天都给你,快来 ...
清秾 + 5 你的粉丝
98three + 3 补分!!!!
机智的商羽 + 2 坎子不哭站撸孽缘跑不掉的【。
啊拉的哟哟 + 3 这是天草君没明白坎子的心意吗
与服务器断开 + 5 放长线钓大鱼
dpsmt + 3 这样就放走了意犹未尽啊求将来不要坑
林抑微 + 2 敲碗等更=w=
言卿 + 5 同郁闷。。。师兄受苦了
jihetian + 3 这章真苦逼啊。纠结。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7-9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速度过来……终于放出来了T T 看完滚去睡觉分分在CD……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7-9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丧心病狂抢沙发!!!
嗷嗷嗷嗷嗷终于到我最喜欢的剧情了!!!
萧逸云远走他方从此顾汐风孤单地生活下去wwwwwwwwww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7-9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曙光女神之宽恕 于 2013-7-9 11:12 编辑

金师兄TAT萧逸云你妹啊!害我师兄伤心,大魂淡啊摔!师兄不管如何我们都爱你啊PS:一点也不想看金草的肉啊,拉灯都不想看TAT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185

人气

0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4
发表于 2013-7-9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就是玉玑子之变云麓仙居沦陷以及秦筝之死了么。在之后一夜情的节奏了……超想知道卤煮打算怎么发展。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的立场很难互相接受,一辈子都当炮友什么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7-9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之后的剧情顿觉……
为什么我觉得草金根本不存在HE起来的可能!!!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7-10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可能的吧。我现在把作者写的三篇名字相似的金草文当做三部曲在看。
金坎子失恋那篇也差不多是他们的未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64

活跃

3739

人气

116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546
发表于 2013-7-12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把LZ的几篇金草看完了,回帖补分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我师父的那个年代,天下还是江湖和剑侠的世界,和平而缓慢,我的时代,太古同门已被打开,天下满目疮痍,中原硝烟弥漫,我徒弟的时代,门派渐渐复兴,地图也慢慢变化,而如今,中原已被收复大半,我和我的徒孙一起骑团团飞过新江南,短短数年,仿佛已过半生,历史翻过新的一页,我只是看客。

鸡哥,你是BOSS不是圣母白莲花,(╯‵□′)╯︵┻━┻快点黑起来啊,这个不杀那个不杀,怎么当BOSS的

3模式党

0

活跃

3

人气

0

军饷

初入大荒

积分
2
发表于 2013-7-12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文这种想笑又想哭的纠结感……………………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