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8-25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想说连小马都要多看你几眼……马都要多看……多看……看……
小汐风你在吐槽天草从八岁到八十岁一网打尽的时候敢不敢先想想你自己……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0

活跃

4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5
发表于 2013-8-27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神我才看到第三页!打个卡!妈蛋我本来草金的被你这么写逆了!红毛不如我坎子萌!我就喜欢虐怎么办?!楼上某个爱酱油舅舅的我真想咬你......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4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15
发表于 2013-8-27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为毛回复不上。女神!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542

活跃

160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47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8-27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景月子 于 2013-8-27 15:35 编辑

LS!LZ不应该是你的男神吗?!每次他出场都是好帅求嫁,看到我就是狐狸精吃我一棍……
以及,再叫我月月我就把你的徒弟们全扔到凤梧喂老虎!
酱油舅舅怎么了→_→人家后来咬断绳索掉进岩浆的身躯是多么的帅气,险境求生则体现了高智商,之后仍然积极创业展现了他的进取精神,一心从商也不忘打败太一为民除害,这是多么的无私!!!大爱!!!╭(╯^╰)╮
云逸风汐,汐风逸云,官方告诉你金草,你却非要草金,摇头(口胡以前萌草金的是谁
千载太虚无非梦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8-28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tianranjuan.cn/bbs/read.php?page=e&tid=1694

女神这个发帖的是你咩OAO
还是被盗文了…………?

顺便捧碗等更

1542

活跃

160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47

太初神兵收获幸福

发表于 2013-8-28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景月子 于 2013-8-28 16:09 编辑

LZ欠我三顿肉!!!敲碗!!!

一杯金桔草上飞换你三顿麻辣小龙虾!!!(喂
千载太虚无非梦

0

活跃

0

人气

0

军饷

藉藉无名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13-9-5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卤煮是忘了这个帖子了吗{:8_528:}还不更新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7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8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周了女神!求更!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9-9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露珠你抛弃我们了吗!!!!!!!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周补全职去了,掩面。LS的地址是我发的,在朋友的坛子存了一份 筒子们求叫LZ连花~


十九、


掌灯时分,顾汐风在农家小院门前石阶上找到了正奋笔疾书的天草。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奈何那剑客写得甚为专注不曾觉察身后来人,他只好清咳一声唤起那人注意,尽量温和地问道:“写什么呢?”
“情书。”天草大方地指给他看,“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
顾汐风将那一摞信笺拿过来翻了翻,毫不意外地在开头看见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挑眉道:“字写得不错,我收下了。去吃饭罢,主人家已经喊过一次了。”
“等会儿,我没写完呢。”天草劈手去夺,“明天再给你。”
顾汐风扭身将信笺折起塞怀里:“你已经写了二十九张纸,再写下去我没地方放。”
“那至少让我签上落款啊,我还没署名呢!”
“你叫什么?”
“天草。”
“哦。那就不用签了。”
顾汐风在小院木门前昏暗的烛光中侧头冲他笑了一下。也许是光线太暗视角不佳,天草总觉得,那笑容带了几分落寞。


当夜仍借宿农家,天草午夜梦回转醒,身侧床铺只余半席月光,不见顾公子身影,出门找了一圈,果然又在屋顶上猫着。
顾汐风正在发呆,白净的脸庞浸在月色之中,越发显得温润如玉,这美玉雕琢一般的公子眉宇间淡淡清愁萦绕,看得人心都化了。天草动了动脚腕,自觉爬墙无能,索性在院中石凳坐下,遥遥冲屋顶之人招手:“我刚才在梦里见到了你。”
顾汐风低头看着他:“是么,我在做什么?”
“我掉到了水中,你把我捞了起来,还骑着大猫送我回去。可是那大猫太顽皮,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胡子扎我,我就醒了。”
顾汐风笑了,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注意,也许我只是觉得你活该。”
天草伤心道:“我和猫相较,你居然向着猫。本以为是个美梦,唯恐忘记,正细细回味呢,现在看来,还是忘了罢。”
“你确实忘了,那不是梦。”顾汐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调重复道,“那不是梦。现在才是。”


次日早茶时分,天草给悯情写信,说是遇到了心仪之人,愿与之相伴江湖共游天下。顾汐风在他身后站着,看了一会,忍不住问道:“你确定不用告诉你朋友,我是男的?”
天草疑惑地回望:“这重要吗?”
“不重要吗?”
“他的理想是梅妻鹿子,隐居一世。所以相比之下性别真的不重要,你至少还是人类嘛。”
“……你们赢了。”
败走的顾汐风默默地走开了,边走边在心中唾弃挑起这无聊话题的自己。而且他写了什么其实真的不重要,因为这信永远不可能到达收信人手中。


二人出村西行巴蜀,天草策马走在前方,不时回头张望,偶尔迎上顾汐风的目光,便眉眼弯弯笑得很开心。他自认平生没有见过这般好看的人,喜欢得紧,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不肯叫他有一刻不在眼里。
这毫不掩饰的倾慕模样落在顾汐风眼中,只觉他傻得可笑,然心头暗暗涌动千般忧思万种顾虑,又压得他完全笑不出来,面色冷得吓人。
天草就被吓了一跳,勒住缰绳扭身问他:“累了?”
顾汐风心情不好,连带着口气也不善起来——当然,平日他心情好的时候,语气也未必就很温和。他道:“无妨,我只想知道照你现在的速度,我们几时能到潇隐村。”
“我都不知道潇隐村在哪里,你问我这个?”天草讶然,想了想,勒马掉头赶了几步,跑到顾汐风后方,扬头一笑,“你急着赶路的话,就走快点,我跟得上。”
“算了。”顾汐风招呼他上前并骑而行,“我这边事情也不是很急。你若不赶着南下,就跟我绕去西边一座寨子。我早年去过那里,想去看看如今是何种光景,如何?”
天草自然是乐意的。他极喜欢这清俊秀美的白衣公子,私心是想要多了解这人的一切,但顾汐风不说,他便也不问。既然顾公子主动提出故地重游,他哪有不应下的道理。


丹坪寨终年寒冬,风雪连绵不绝。天草跟着顾汐风进了山寨拜了寨主,顶的却是另一个人名字,心下疑虑丛生,待顾汐风熟门熟路地寻了间门扉紧闭的小院开锁进去,终于忍不住问出来:“宋陆风是谁?”
“我师弟。”
“你为什么要用他的名字?你们长得像吗?”
“方便。”顾汐风皱眉打量满院灰尘,“我用了幻术,一般人无从觉察,你有什么意见?”
“没什么,我还是觉得汐风比较好听……他是这寨中之人?他在何处?”
“是。他死了。”
天草一愣:“抱歉,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顾汐风扫了他一眼:“有什么可伤心,他若不死,也无缘入得师傅门下。”
“……”天草努力回想前夜紧贴着自己的温热躯体,貌似确实是有脉搏的,暗自松了半口气,“你师父门下都收些什么样的人?”
“有用之人。”
天草兴致勃勃:“那你看我有用么?”
顾汐风连看都没看,斩钉截铁道:“没有。”
“……”天草闷声不语。顾汐风瞧他瞬间黯淡下来的神色,心下不由失笑。但绝了他的念头是必须的,否则哪天这小子果真跑去投奔了师傅,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待他记忆恢复之时,只怕自尽的心都有。


两人略略收拾出两间房子安置下来。天草一刻也闷不住,打了个招呼就闪人,据说是要去凿冰捞鱼。顾汐风目送那玄衣背影消失在院门处,立刻千里传音给附近的密使,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领命,自去厨房生火,熬了一锅姜汤。
他对自己手下的办事效率向来很有把握,却未曾想这厢水还未沸,便已有人轻叩门扉。他抬头一瞧,不由一怔:“你来干什么?”
金元术也有些懵:“师兄令距离最近的人赶来听命,我刚好在附近……”
他抿了抿嘴,觉得自己实在不走运。近来上清峰无事,带了月棠下山游玩,这日两人兴致颇高走得远了些,便想带她来家乡一观。谁料刚入梧桐幽境就收到金坎子密令,他只当是擅自离开中原被发现了,金坎子种种凌厉手段他再清楚不过,当下佯作无事,哄月棠回去安分待着,自己视死如归地前来应付这可怖的师兄。


然此刻观师兄言语间的意思,根本不是在找自己,他还自掘坟墓地送上门来,真是……
果然,金坎子下一刻便皱起眉头:“你不在上清峰驻守,跑来巴蜀做什么?”
你也没在云麓仙居待着。
这话金元术是不敢说的,他在金坎子面前只敢说一种话。
实话。
具体来说,是实情的一部分。
“我闲来无事,想下山走走,一时兴起走得远了些。请师兄降罪。”
金坎子摇头道:“青云宫万一有什么动作,元笙祈是靠不住的。你不该这般轻率行事,立刻回去。”
金元术道:“是。只是不知师兄有什么要事,元术能否帮得上忙?”
“传几道令,问一些事,只要再唤个传信的人即可。我来此地用的是你的旧名,你再出现,反而不便。”
“我知道了,元术告辞。”


既是被金坎子顶了身份,金元术自然不便再抛头露面,好在他来时为求速度驾了青鸾,此刻仍在小院之中探头探脑,倒也方便。
自峡谷掠过的时候隐约瞧见某个眼熟的身影,金元术心中了然,更加不敢停留,火急火燎地直奔上清峰而去。


这厢顾汐风招来手下将一干事宜安排妥当,继续守着炉火熬他的姜汤。天草回来的时候刚好出锅,冻得瑟瑟发抖的剑客端着热乎乎的汤药,笑得一脸幸福圆满。
顾汐风寻来纸笔抱去案上写字,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身上,银白长发间光芒流转,天草看得出了神,捧着碗只顾着发呆,顾汐风瞧见了,提醒他:“汤冷了。”
“啊……哦。”天草埋下头去。
顾汐风将写好的一张薄纸折了三折压在砚下,走到窗边站定,问他:“你可曾想过,自己昔日是什么样的人?”
天草摇头:“想不起来。朋友说我性格脾气与往日如出一撤,也讲了些过往之事,我知他是好心,但是——”
“但是十几年的记忆,如今只剩一片空白,又哪里是三言两语能填补的。”顾汐风拉下窗帷将阳光挡在帘外,替他补完。
天草搁下碗静了一会,沉吟道:“刚醒来时一直有朋友作伴,倒是不曾寂寞,只是夜间总睡不好,不知自己来自何方,该往何处。遇到你之后……”
“睡得倒是挺沉的。”顾汐风又一次打断他,揶揄道。


“我认识一个人,生性自由不羁,他到过许多地方,观过许多风景,交过许多朋友。可每段旅程结束,便又是孑然一身。我觉得他这样很无聊,到头来总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抓不住留不下。他却极爱那洒脱自在的生活,说过往种种绝非一阵烟云,每座山每道水每个城镇每味佳酿,每个真心相交的人,都是珍贵的回忆。而纵使位极人臣权倾天下,于这广袤时空而言不过是史书一笔,百年后真正能留给自己的,也唯有心头一段记忆——其实没什么差别。”
“这种鬼话,我一个字都不赞同。”
“不过既然他如此作想,倒也不妨成全。”
顾汐风迎着那剑客茫然的目光走过来,伸手点了点他胸口,看着他的眼睛:“什么都忘了,这里会空旷不安吗?”
天草垂眸,近在咫尺的手指修长白皙,皓腕凝霜,握上去触感却是暖的,温润柔软。
“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
“是。”
“果然。难怪初遇汐风便觉一见如故,原来真是久别重逢。”天草眉目舒展开来,“那我从前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
“没有吗?”天草疑道,“你问我可曾感到空洞迷茫,其实心间如一张白纸,看这世间万物都觉新奇有趣,那种日子倒也不坏——”
顾汐风嗤笑:“你向来不知死活,坠落悬崖摔成渣都有心情赏花观柳。无可救药的乐天派。”
天草松开握在心口的手,叹道:“你从前对我若一直是这个态度,我大概知道我为何迟迟不跟你表明心迹了。”
“哦?你想我对你什么态度?”
天草想了想,欺身亲了亲他薄唇,抿嘴笑个不停。顾汐风头疼地捏捏眉心:“我当年真这么干,你绝对立刻抄家伙跟我玩命。”
天草不信:“怎么可能,你这么好看,我一定下不了手。”
“张凯枫也挺好看的,陆南亭还不是把人从山崖扔下去了。立场问题,你待会自然会懂。”
天草努力理解了一下:“我和你立场对立?”
“不错。”顾汐风毫不犹豫地给他当头一棒,随即又试图抚慰,“但是总算比他们程度轻一些。”
“剑阁掌门与幽都魔君的花边绯闻我倒也听过几句,但街头流言岂能当真,我还听说那魔君插足朔方城主和墨姬公主的旷世之恋呢。”
“耶,最近的风向已经转了吗?”顾汐风难得地露出惊喜的神色,惊的是三巨头之二居然背着自家伟大、英明、神圣的师尊勾勾搭搭,喜的是终于有人插足七夜墨姬这对怨偶,而且还不是自己。
“先别说这个。你告诉我,这程度轻在何处?”
“简单说来,你此生当上剑阁掌门的可能性不太大。至于我——”顾汐风莞尔一笑,“我至少还是人类。”
天草只觉头昏不已,揉揉太阳穴:“你还是说得复杂一点吧。”
“听不懂没关系,我说过,待会你自然会懂。”


倦意如潮水般上涌,天草晃了晃头,扶了桌面稳住身子,不可思议地望着那白衣青年:“你对我下药?”
“对。”顾汐风大方承认,又皱起姣好的眉毛,“注意你的措辞。”
天草小心猜测:“合欢散?”
顾汐风又想去抓剑柄了,然他最终也只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少给我胡说八道。我再说一遍,那方面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勉强别人。”
“你以前说过吗?”天草愕然,“我随便一问罢了,但是你以前得是在什么情况下跟我说这种话啊?!”
“…………”
“你愿与我同寝共眠行周公之礼,哪里用得着那般手段。”那剑客居然还颇为委屈,“我心中倾慕汐风,自然愿与汐风亲近。只是你我相识不过数日,还没有花前月下琴瑟和鸣,怎么好唐突行事?”
顾汐风真心给这正直纯情得无与伦比的爱情观跪了,他果断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结,只叹道:“我所寻到的药物,能让你忆起前尘过往,只是你失忆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可能会出些差漏。添补的药方在砚下,来日你自己去配齐服下,能少遭些罪。”
“那你呢?”
“中原还有事务,我需尽快回去。”顾汐风扶他在榻上歪着,“而且……你醒来后,未必愿意看见我。”
“怎么会。”天草努力摇了摇不甚清醒的脑袋,犹自去抓那人衣袖,急急分辨,“我总是想要看到汐风的。我是真的——”
“不必说了。”顾汐风倾身将人拥住,埋首在他颈窝中,“不必说了。待你记起过往种种,依然如此作想,再来中原找我罢。莫急,我总会等你。”
他心中千万情潮涌动,逼得下手带了几分狠劲。天草被勒得透不过气,那半句话闷在心口,直待药力发作沉沉睡去,到底是没能说出来。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6人气 +18 收起 理由
98three + 3
景月子 + 2 没看也要给分,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褚亚 + 2
清秾 + 5 又要虐的节奏T T
dpsmt + 3 一醒来恢复记忆又发现悯晴小哥被挂,这得多 ...
机智的商羽 + 3 合欢散哈哈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9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吗!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10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果然有福利!不枉我每天晚上跑来刷新!。。。悯晴小哥下章就要领便当了吗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9-10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汐风也没有在中原!!!
女神你终于更文了OAO好感动!!!!!!!

1327

活跃

48

人气

0

军饷

横空出世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804
发表于 2013-9-10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剑阁掌门与幽都魔君的花边绯闻我倒也听过几句,但街头流言岂能当真,我还听说那魔君插足朔方城主和墨姬公主的旷世之恋呢。”
“耶,最近的风向已经转了吗?”顾汐风难得地露出惊喜的神色,惊的是三巨头之二居然背着自家伟大、英明、神圣的师尊勾勾搭搭


坎子美人你怎么就这么自觉直觉的意识到魔君勾搭的是七夜,而不是墨迹呢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头像被屏蔽

5

活跃

75

人气

0

军饷

封喉

积分
202
发表于 2013-9-10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2040

活跃

3713

人气

7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821

你这是在逗我吗?

发表于 2013-9-10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隐隐的渣男悔改哄骗失忆萝莉的赶脚。。(这样说会被拉黑吧
不知何时起,不知为何。
有人坐地而哭,就能赢得种种弥补、同情;而你我眼含热泪,满身伤痕,相互扶持彳亍多年,熬到两眼通红,只换来他人戏弄、嘲讽。
我定将铭记这种种奚落欺凌,来日还诸其身。
到那拭去剑上他人鲜血之时,我也许会想起那些飘零四散的往日同门,那些藏锋带锈的昔时名剑……

0

活跃

47

人气

0

军饷

以武入道

Rank: 4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3-9-10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坎子这浓浓的苦逼感,真是爱惨了天草,不过等天草醒了想起五师兄和即将便当的悯晴小哥。。。。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4

活跃

9

人气

0

军饷

庸庸碌碌

Rank: 2

积分
29
发表于 2013-9-11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跌坑。。QAQ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9-11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敲倒麻袋,好像造成了什么误会,悯情兄活泼健康得很,早饭还吃了三个豆沙包呢,一时半会不会擦地的。坎子兄很早之前就说了,只要形势允许,他一般不做那些明摆着是给天草兄添堵的事情=U=他也就是不想被别人知道他俩那点破事,把信截下来撕巴撕巴喂老虎罢了


二十、


天色渐晚,顾汐风寻来油灯点亮,移到床头柜子上,自己在床边坐下。
萧逸云睡得踏实又安稳,呼吸平和绵长。他伸手扣住那剑客腕部作势把脉,横竖不懂脉象,只觉指下血脉平稳有力地一下一下跳动,数着那脉动便觉安心。
一时忆起数月前桃溪宅院,也是这般望着他宁静睡颜,暗叹不知再见何期,当时又岂知,这位英雄转身就搞出这么一桩意外之事。
被那道明亮清润的目光注视,听他言之凿凿地述说恋慕的时候,不是没有动心的。想着如此这般也未尝不好,没有对峙没有分歧,只有他心无旁骛的倾慕眷恋。可心底分明又清楚,此间不过一场水月镜花,不得长久。天下众口纷纭,他早晚会听到自己声名,只怕到时又是一场血战——便是他不嫌折腾,自己也没空再陪他关上几个月了。
而且……
顾汐风松开他手腕,托起那只手。


第一次牵起这双手,是在多少年前?
记不起是在红木林还是丹青湖,只记得那迷路的男孩子,拄着铁剑深一脚浅一脚地趟过茂密草丛,在野地之中兜兜转转,警觉而不慌乱,疲倦而不狼狈,遇到溪流截道,居然还停下来洗了洗脏兮兮的小脸,仰起脑袋甩甩头发,浑然天成的风流写意。
说不清是哪根神经被触到,彼时年少的自己从藏身的树后走出,向那呆呆愣住的小红毛伸出手来,握住了那只被粗粝剑柄磨得血迹斑斑的小爪子。
小小的男孩子,分明痛得直抽冷气,偏又努力装出勇敢的模样,倔强的神色映着微微发红的眼角,还偷眼不停地瞟向自己,叫人好玩又好笑。
过些时日学了几招剑法,游玩时斗志昂扬地冲在前方,挥着青铜剑斩妖除魔,信誓旦旦要护他周全。于是心安理得地作壁上观,看这笨蛋花一炷香的功夫磨掉一只小妖,仰躺在地上气喘吁吁,黑眸闪闪发亮地追着自己,得到一句轻飘飘的赞许,就会露出大大的笑颜。
长大些总算懂了些事,再同行时便乖乖跟在身后,待学会了御剑,磕磕绊绊地飞跃千里来到他身边,累得一步三晃,少年人纤长的手指扒着他的胳膊,走着走着,一歪头就能睡得人事不省。
后来不知几时学会饮酒,时常拖了他跑去西陵酒家对饮,这小子酒量固然不能算差,与自己却是相形见绌。每每看他醉到张不开眼睛,还要伸手摸摸索索。而将手递到他掌心反握住,便能见他露出安然神色。
再后来把人关进落枫阁,这混账甫一醒来就摆出一脸誓死不合作的鬼样子,如同昏迷时死拉着人不放的傻瓜不是他似的。
前日倒霉催的被这混小子捏住手指啃的时候也留心了一下,那只手早已不复当年细白柔软,已是骨节分明,苍劲有力。


顾汐风轻轻摩挲那指腹薄茧。
这么多年了。
他们一起走过巴蜀青山绿水,走过中原黄沙漫天,走过江南莺歌燕舞,走过童年少年,走过这大荒最美的风景与季节,走过这人生最光鲜亮丽的日子,走到今天。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室内未生炉火,天气冷得厉害,顾汐风自然可以运起内功心法御寒,那沉睡之人此刻却毫无这等意识。惊觉掌心的指节渐渐冻得冰凉,顾汐风便将其塞进被子盖好,又塞了两个火灵石耳坠在枕边,姑且一借那火性灵石的天然温度。
他做完这些之后起身,自去将添了料的姜汤处理掉,想起方才萧逸云那见鬼的揣测,心下不忿,转回来拧他耳朵。
“我若只贪图一晌之欢,怎会隐忍至今,嗯?”他手下使劲儿,贴着这人耳廓恨恨说着。萧逸云耳朵给他扭得通红,难为他睡得深沉竟未惊醒,倒是顾汐风自己略略松了手,揉了揉那红艳温热的软肉。
“小人之心!”他犹自愤然,思及这人最后闷在心口的半句心声,又忍不住露出笑意。他拍了拍那冰凉的脸颊,起身拂衣而去,走到门口却又顿住,回头恶狠狠地威胁:“你想忘却前尘留我一人眷念过往,少做梦了。下次见面再给我装傻,我剥了你的皮!”


潇隐村依山傍水,风景如画,身边的女孩子玲珑俏丽,那红发剑客素来不是不识风月之人,此情此景之下,却是除了叹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程晓橙常年留驻小村街头收集菜谱,见多识广不让须眉,此刻也不由替他无奈:“我真的不认识你。也许你失忆前有旧情未结情缘未了,但肯定不是我。”
“不用重复了,我相信你。”那剑客苦着脸道,“我脑中混沌不堪,依稀记得两件事,一是要来此地找你,二是,咳,要与人一表衷情。刚才多有冒犯,抱歉了。”
“这倒无妨。”程晓橙掩口而笑,“不过说到一表衷情,我们上次见面时,你已经表过了,哈哈哈……”
“……”剑客无力地看着她,“你笑完之后,能不能告诉我,当日究竟是何种情形?我如今脑中浑无一物,能知道多一点信息也是好的。”
程晓橙好容易止住笑,“好吧。当日你与一位仙居装扮的青年同行,远远的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你便上前来胡乱夸了我一通,哼哼,本姑娘冰肌玉骨貌美如花,我自己还不知道么,哪里用得着你来说!”
剑客撑着头,点头称是。
“然后我请你们帮忙寻道菜谱,那康伯远居中原村落,我本以为你不会接下呢……后来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了。”程晓橙叹了口气,对那愁眉不展的剑客报以同情的目光,“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你的同伴呢?”
“我……不知道。我清醒时身在丹坪寨,据寨民说,是一位叫宋陆风的朋友带我过去。我在桌上只找到了这张药方,怀中还有一道菜谱。”
“宋陆风又是何人?”
“据说是寨中之人,不过早些年便前往中原拜师学艺,鲜少回来。既然你这里没有线索,我打算去中原找到他询问一番。”
“这主意倒是可行。”程晓橙赞道,又问,“那药方上可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剑客苦苦思索:“字迹朴拙雄浑算吗?”
“不算。”
“那没有了。”剑客从石阶上站起来,“今日多有叨扰,待我寻得自己身份过往,再来与姑娘致谢罢。”
他告辞而去,程晓橙看着他背影,忽然喊了一声:“天草!”
剑客驻足回望:“什么?”
明艳动人的女孩子粲然一笑:“天草。上次你说过,你的名字取自天上白云,脚下青草。你叫天草。”
紧蹙的眉心慢慢舒展,那剑客露出这日相见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多谢!”


宋陆风。
赶往中原的途中,天草反复咀嚼这个名字,既然脑中空白一片,便想着试试这三个字是否能在心头激起涟漪。奈何念了一路,除了头昏脑胀昏昏欲睡外毫无成效,只得放弃。
他一路打听过去,奈何这位英雄似乎不是什么知名人物,从中原西部一路东行至西陵南郊,竟无一人知晓。南郊客栈中也只是有人将此三字颠来倒去嘟囔几遍,说是与早年云麓仙居某位弟子姓名有些相似。
天草记起前日程晓橙所说,当日与自己同行之人,确是一位仙居弟子。他打探一路毫无收获,早已精力交瘁,自是不肯放过一丝线索,立刻追问下去。
那人抓抓头发,皱眉道:“我说的这人名叫宋程风,是云麓仙居逆徒,如今投奔玉玑子门下,与其同门一起驻守上清峰。”
“……多谢。”天草顿时失了兴趣。宋程风既是大荒枭雄玉玑子门下大将,自然没有理由与自己一同出现在遥远的巴蜀闲逛。他扪心自问,自己应该没有招惹那等人物的魄力。
那酒客仍是好兴致地拉他攀谈:“很相似吧,名字只差一个字,也许是兄弟呢。”
同桌另一酒客翻起白眼:“闭嘴,宋御风和他也只差一个字,你怎么不说他们也是兄弟?”
“开什么玩笑,他们是一辈人吗?真要说的话,父子还差不多。”
“宋掌门的儿子不是在太古铜门吗?”
“你怎么知道他只有一个儿子?”
趁那二人胡编乱造生拉硬扯说得眉飞色舞,天草悄无声息地,遁走了。


最终是在青云宫下的小径上打探到消息。
背着药篓的绿衫小女孩儿将草药抱在怀中,迟疑地咬了半天嘴唇,方才问他:“少侠打探这宋陆风的事情,所为何事?”
天草观她神色,知有隐情,于是故作轻松地笑说:“之前在西陵酒家听人说了几句八卦,旁人都能与时事对上号,只不知这人是何等人物,一时好奇才问。”
女孩儿松了口气,摇头道:“硝烟战火沙场血战,在无关之人口中,却只当茶余饭后话题谈资,真是……罢了。这宋陆风不为大众所知,因他如今早已不用本名,他与众多玉玑子门人一样,以道号行走。他现在的名字是金元术,少侠这回知道了吧。”
完全不知道。
天草腹谤了一句,企图继续套话:“我还听说一位叫宋程风的仙居逆徒,如今是上清峰一员将士。这宋陆风既同是玉玑子门下,不会也和他一样吧?”
女孩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仍是摇头:“金元术不是上清峰将士,他是玉玑子派在这整座上清峰的统领啊……你怎么了?”
天草努力咽下涌到喉头的一口鲜血。
“……没事。”


天草等在上清峰太虚观外围防线再往外一里地的山道上。
他在等那传说中的上清峰统领,等得心慌气短,柔肠百结。
虽说不记前尘,但这几日路途所遇之人均言他看起来是名门正派弟子,是以如今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自己和玉玑子门人会有怎样的交集。
也许我是玉玑子前国师安插在剑阁的卧底。天草颇有些悲哀地想着。可是伟大、英明、神圣的玉玑子前国师怎么会在百无一用的剑阁安置卧底,还是说我在他门下混得不怎么地才被变着法儿边缘化了?我这么英俊潇洒英明神武怎么可能不得宠呢……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这么正直的人,和那颠覆王朝勾结幽都为祸天下的前国师明显不是一路啊!
天草从脑中拉出清单,在卧底这一条可能性后面划了小红叉。
他另起一行继续思索。大方向上打了死结,那便改从细微处入手,想想私情。
按丹坪寨中之人所说,那宋陆风是个极清俊秀美的青年人,也许我是被他美貌所惑,他也为我的英俊折服,于是一拍即合两厢情愿双宿双飞共结连理——还是不对,他是什么人我固然不知晓,但我这么有原则有定力、看着美艳绝伦的墨姬的巨幅海报都不为所动的人,怎么会为儿女私情抛弃立场!
因为爱情这一条也被划上小红叉。
天草叹了口气,遥思前日路过画摊时瞄见的海报。虽然不知道把幽都魔君和幽都公主的画卷并列挂出来是在表达几个意思,不过这二位的身材还是比较赏心悦目的,只是衣服都穿得太多了……其实如果把墨姬那套暗色衣袍换做碧烟之漪,勉为其难地动一动心也未尝不可……


“是你……找我……?”
身后传来低低的男声询问,问得千回百转欲语还休余韵悠长。天草转身去瞧,只见一俊秀青年站在三丈开外望着自己,山风拂过白衣翩翻,颇有些出尘作派,只是面上神色精彩纷呈,难以摹绘。
天草几乎能确定那奇妙的神情来自于见到自己,然他此刻也只有规规矩矩地作揖,问道:“你就是宋陆风?前日可是你与我同去丹坪寨?”
金元术近乎绝望地看着这位不知道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英雄,深悟何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他实在不知该答“是”还是“不是”,心中纠结得死去活来。
天草见他表情痛苦,不敢相逼,待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又问了一句:“我们是否相识?你可知道我是谁?”
于是他就看到,那白衣青年的表情更绝望了。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8人气 +26 收起 理由
98three + 3
景月子 + 2 CD终于缓冲成功……晚上拿白虎咬你
jihetian + 3 元术道长,等你好戏!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dpsmt + 3 噗~元术小弟真是天可怜了~
机智的商羽 + 3 补分补分ww
褚亚 + 2 小红毛看得我心都化了!
蜀州城外抗锯齿 + 5 你的粉丝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