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连花

[小说美文] 【天下3同人/金坎子X天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完结)

[复制链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6-23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讨厌了居然又审核了回复T T
看完了更新 LZ别那么说你写的文可棒。。。。太美味了【叽咕吞掉。
最近就指着你的文活了QUQ
看来终于要写到叛变了 期待下次更新!求别坑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3 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QAQ!!
结尾那句虐心了QAQ……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679

活跃

1872

人气

1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7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6-23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2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回复 35# 荒垣歌


    我是非常不待见莫问今朝的设定的,说白了就是几篇草金文的混合体,或许还有《风云》?我就很好奇了,烟纶怎么就那么轻易的被杀了?难道说因为那个场景像争情人,烟纶同学以为不会闹出人命,还是女方家长来找,他不敢和家长动手?关于顾汐风,不心狠等着死么?他在的那个位置,玉娘手下第一人,肯定有人想取而代之,如果真够狠的话,直接忽悠鱼人做主力军屠了有熊抢了需要的东西,开一城人的红做实验又有何难?至于歌姬,一去忽悠一强夺,有什么难的?或者说同一阵营资源也应该共享。王朝,看太康面前,天天**,两边美姬相伴――你做过后妃泪的任务没?婉灵的娘才是高手,俩人都成鬼了还不知道她才是真凶啊――太康不管事只知道玩,人家想拉他下马也正常不是?而且打仗哪能不死人?说到玩弄人心,王朝难道不是第一么?平什么太康他们家是主子别人是奴才呢?控制人心的结果。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1

活跃

915

人气

0

军饷

伐骨洗髓

Rank: 6Rank: 6

积分
301
发表于 2013-6-23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人不如一直不长大,一直是孩子的模样孩子的心,反而没那么多糟心事吧,天草君哟,要坚定你爱我师兄的心哟~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1364

活跃

3739

人气

116

军饷

伐肆八荒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3546
发表于 2013-6-23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LZ又更新了,打卡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我师父的那个年代,天下还是江湖和剑侠的世界,和平而缓慢,我的时代,太古同门已被打开,天下满目疮痍,中原硝烟弥漫,我徒弟的时代,门派渐渐复兴,地图也慢慢变化,而如今,中原已被收复大半,我和我的徒孙一起骑团团飞过新江南,短短数年,仿佛已过半生,历史翻过新的一页,我只是看客。

鸡哥,你是BOSS不是圣母白莲花,(╯‵□′)╯︵┻━┻快点黑起来啊,这个不杀那个不杀,怎么当BOSS的

3模式党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6-23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是每日催文求更来的…………

唔,依旧是木有技术含量的
这次是天草=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连花 + 2 连续一周被他帅醒!

查看全部评分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6-24 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更新没动力︶︿︶
顺便楼上小天草这闪闪的眼神哦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天下同人/金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6.26更新七

被美图萌死了,好想他们仨互嫁TUT为什吗今天又不能加分了,捶墙泣

以及molili筒子,看见你的签名图,伞修本命捂着胸口哭了起来QAQ

——————————————————————————————————————————————————————————————————————

七、
梧桐幽境波光潋滟,山色空濛,种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香气扑鼻,叫人陶然其中。顾汐风策马穿过梧桐谷。此地气候奇特,一谷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临近谷口处,浮动着幽幽暗香的湿暖空气伴着飞驰的马蹄冷淡下来,满山姹紫嫣红也渐渐失色稀疏直至荒芜。及至悬崖边缘,已是遍地寒霜覆衰草,一条狭窄栈道横在两方峭壁之间。
顾汐风勒住缰绳停伫桥头眺望,寒风凛冽如刀,白袍猎猎作响。他迎着风霜望过去,远方雪山半腰如同环绕一条古朴缎带,棕褐色的建筑群座落其间。那里便是丹坪寨,刑天后人聚居之所,他此行的目的之地。
也是宋程风与宋陆风的故乡。


顾汐风极其厌恶宋程风。在顾公子的黑名单上,宋程风的名字高居榜首数年,地位稳固,他人难出其右。一来,他原本便极讨厌这等屈从内心欲望做下不堪之事、表面却依然冰清玉洁高贵脱俗的伪善之人,二来则是因为,他锁定的仇恨对象,通常不会有太多惹他生厌的机会,他总有千万种手段,让他们万劫不复。只有这宋程风,因于师傅的宏图大业尚有用处,一时三刻不能下手除掉,国师府与二国师府往来密切,他还经常要跟此人照面。每逢此时,顾公子的心情就非常不美丽。
他时常能看到宋程风,以宋程风那能精准地在24射程距离以火炎珠烧死一只蚊子的绝佳视力,当然也能看他。不止能看到顾汐风,还能看到他身侧的应该已经死在自己掌下的孪生弟弟,于是顾汐风仅仅是不高兴,而宋程风已经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几欲昏倒。
西陵城没有人认识宋陆风,坊间民众的想象力只有发散到另外两只风云人物身上。普遍为大家接受的说法是,宋程风痴心于顾汐风,痴心到一见面就恨不得娇哼一声软倒在他脚下。
风言风语满城疯传,传回当事人耳中时,宋程风既是惊惧又是羞恼,再一次遇到二国师某爱徒之时,心绪过于复杂,急火攻心,居然真的一头栽到地上。
这无疑是在群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上浇了勺滚烫的油,传言变本加厉,闹得满城风雨。那些月凉如水的夜晚,无数少女听着西陵第一美男子和最接近神的云麓弟子之间缠绵悱恻的禁忌之恋,望着清冷寂寞的一弯月牙,流下伤心的泪水。
顾汐风恨得磨了三次牙。
这很罕见。早年被传作皇室之中某个男人的禁脔时,他也只磨了两次。不过后来顾公子情愿常年待在中原主持事务,连江南和燕丘都很少涉足,而且也没有紧紧追随他伟大、英明、神圣的师傅的脚步,去幽州开拓新天地。


因为当年卷入流言的那个皇子,比他玉玑子一派更早一步叛出西陵,远走幽州,还娶了一位妖娆美艳风情万种的公主,得到一座壁垒森严的城池,从此王子和公主一起,过上了每个月都被老婆把心爱的坐骑丢到拍卖行、自己偷偷攒钱去赎却又经常输给土豪的苦涩人生。
他叫七夜。
苦难王子的人生如此艰难,所以若有朝一日朔方城主和夫人反目成仇跑到官方哔哔艾斯刷帖屠版对峙互喷,顾汐风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他只希望果真到了那一天,这对人中龙凤的分手原因一栏能稳稳当当地填上黄泉不系四个大字,而不是他顾汐风的名字。
此为后话。


彼时宋程风在二国师府榻上幽幽转醒,面如黑铁,心如死灰。尤其是思及此次顾汐风根本没带宋陆风出门,他身畔跟着的分明是此刻正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红发弈剑,宋程风就恨不得立刻在自己头顶吟出火天罚。
可他若真有一死的勇气,又何惧阴谋败露,以命偿命?
宋程风满心绝望、无比清醒的知道,宋陆风已成为自己的梦靥。看到他时,他在眼中,看不到他,他也在心里。
那是自己亲手犯下却又没有胆量站出来担当的、无可原谅的罪孽。
他起身下榻,没有过问此处是谁的床榻——比起手刃亲弟,上顾汐风的床还是玉玑子的床,他觉得没什么好在意的。一直在门口徘徊的红发弈剑蹬蹬蹬跑进来,伸手要去扶他,被他挥手拦下。
那人也不介意,收手抓了抓头发,问道:“你可是要找汐风?他去炼丹房了,叫你在此处安心休息。”
“多谢相告。”
“客气了。你睡了这么久,饿吗?要不要吃梅花糕?”
“……”宋程风正在专心致志地万念俱灰着,平白听到这么一句,不由起抬头。
那人见他望过来,偏过头冲他笑了笑,俊朗的面容上嵌着一双清透的眼睛,目光灼灼地望过来:“二国师府厨房的梅花糕是西陵一绝哦,外面绝对吃不到的味道。”
宋程风仍沉浸在罪恶感中无法自拔,越是真诚的善意,越是如针尖刺扎他心底。他苦笑道:“不必了……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可我并非传言所说,是最接近神的云麓弟子,你可知道我因妒忌和贪婪,因妄图法术精进,剥夺我亲生弟弟性命魂魄?若你知道,若焰离国师知道,若世人知道,可还会善待于我,华夏王朝万里河山,可还有我容身之地?
“你是……”那红发弈剑揉揉鼻子,很不好意思的模样,“我也只是听说,听说而已。我听说,你是汐风的绯闻男友……之一。”
宋程风哆嗦一下,从深沉的自我厌恶中拔出头来,看了那弈剑一眼,面无表情地起身向外走。


绯闻男友……还之一。
我还不如去做这满身罪孽的宋程风。
他冲出房门,一刻都没耽误地找到玉玑子二国师,匍匐在那个男人脚下,深深地埋下头,不去看二国师身后,顾汐风嘲讽的神色。


收抚宋程风之后,宋陆风的去向成了问题。二国师府人多眼杂,绝非久留之地,以他尸兵之身,贸然送至上清峰,稍有不慎为人觉察,难免又是一场麻烦。玉玑子尚在犹豫之中,宋陆风前来请愿,说是想回到家乡暂住,缅怀亲人。
顾汐风私心觉得这去处还算不错,这师弟一时半会派不上用场,只要掌握在手中且不惹额外的麻烦,乡间田野,随他去哪里。只是这动机未免过于软弱,来日还需加以矫正。玉玑子大约亦是如此考虑,给他备下足够维持尸身半年不腐的药材丹药,由他去了。


如今玉玑子筹谋已久的计划稳步推进,已到了关键时分,正是用人之际。顾汐风此来丹坪寨,便是要接引宋陆风回太虚观,来日攻打上清峰,好多一份助力。
丹坪寨终年飘雪,宋陆风迎了这位比风雪更冷酷无情的师兄进门,静静听他说完来意,低头道:“但凭师傅与师兄吩咐。只是此等残躯,若为观中诸多高人前辈觉察,不知该如何应付?”
顾汐风道:“师傅已有安排,无需多虑。师弟今夜好生歇息,我们凌晨启程。”
宋陆风点头应了,将主卧让给师兄,自去侧室睡下。
夜半无眠,他起身披衣走到门边,倚着门框望出去,大雪纷扬,天地一片苍茫。


他自幼生长在此方山寨,不知多少个夜晚,都是这般数着片片雪花入眠。儿时睡不着,爬到窗台看雪,程风哥哥醒来见到,会抖开被子把他裹回去,两个孩子拥作一团,抵足而眠。略大一些,哥哥去了仙居修行,在听说仙居在很高的地方,比雪花落下来的地方更高,他趴在窗前抬头望着夜雪,满心的担忧与企盼,担忧住在那么高的地方,哥哥会不会冷,又企盼风雪尽处,哥哥会回来。后来宋程风果真归来,他满心欢喜迎上去,换来的竟是摄魂夺魄,命丧黄泉。他残魂漂浮半空,冷眼旁观自己伏在雪地之上,嘴角欣然笑意未及散去,躯体却已逝尽最后一丝温度。
之后为王朝二国师以元魂幻化术返回三魄,再次张开双眼,入眼依然是丹坪寨亘古不化的苍茫洁白,只是腐朽僵化的心底,对那个毁灭他全部人生的男人,再无半分温情。
如今自己虽死犹生,那人生不如死。多年前雪地之中追逐嬉闹的一对兄弟,那些欢声笑语,早已不知被这猎猎寒风吹去何方。


不过些陈年旧事,多想无益。宋陆风拢了拢衣襟,再睁开时,却见远处山崖之上有道人影,白衣胜雪,傲然独立。
他犹豫一下,穿好外衫,回身阖上门,走了过去。
“师兄。”
顾汐风听到身后脚踏积雪之声,已知来人是谁,点头道:“师弟。”
宋陆风陪他站了一会,轻声道:“夜寒风紧,师兄还是早些回去。”
“无妨。”
宋陆风眉头轻轻皱起来,顾汐风正巧回头瞧见,沉声道:“师弟可有心事?如今那宋程风已乖乖为师傅所制,待中原事毕,他便没有用处。我向师傅请命,把他要来任你处置,可好?”
宋陆风低头叹道:“多谢师兄美意。只是……当日他为法术精进夺我命魄,日后却将空有一身高深术法,落得跌下神坛、胜败名裂、众叛亲离的下场。于我而言,这便够了。”
“怎么能够?”顾汐风冷笑,“师弟未免太过好心,既然敢做,如何不敢承担这因果。若我说,便是将其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宋陆风只是摇头:“我无法原谅他,却又无法亲手将他加诸我身上的痛苦尽数归还。从前无能,今时并非不忍,只是……”
“只是恨他,又不想手染兄弟之血?果真一派好心肠!”顾汐风厉声道。“如此怯懦优柔,怎堪大用?莫与我说什么他是你唯一的兄弟,今日是兄弟,他日便可能是你唯一的情人、朋友,个个都要放过,我们也无需图谋大业,偏安一室聚亲会友,岂不快哉!”
宋陆风一怔,赶紧道:“师兄误会。当日我命丧他手中,死后魂魄有知,见他脸上种种神情,惊惧,惶恐,心虚,激动,甚至还有一丝欣喜。”他说着便不由苦笑,“唯独没有悲恸之情。他心中若还有一分视我作兄弟,何至于此?他既如此待我,我岂会再眷恋这冷透的手足之情。只是我今日既已拜入师傅门下,自然一心一意为师傅的大业尽力。宋程风乃是云麓高徒,于火系一脉法术修为高深、炉火纯青,若能控在手中,不失为一个好武器,又怎能因我一人私仇而浪费掉呢?”
顾汐风审视青年面上神情,皱眉道:“果真如此,倒也罢了。想不到你倒是能将世俗情仇淡看至此,不枉师傅教导你一场。”
宋陆风垂下头,自嘲地笑了笑:“这又算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过是师傅的武器。师傅对我有再造之恩,如今这等残躯固然不容于世,我却会好好珍惜,只求能为师傅所用。”
顾汐风道:“你明白就好。放心,只要你忠于师门,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世俗之人作何评判,与你我何干?”
“多谢师兄。”宋陆风犹豫一下,硬着头皮转回开始的话题,“师兄,回去吧。”

顾汐风刚刚舒展开的剑眉眼看又要蹙起,宋陆风赶紧解释道:“丹坪寨曾有一对恋人,男人名曰涓生,女人名曰子君,二人恩爱有加,伉俪情深。某天那涓生意外身故,子君便日日于崖边守候,期盼爱人魂魄归来。”
他当年也曾对秀外慧中的子君姑娘暗生情愫,说起这段往事,难免唏嘘。顾汐风却是不理这一茬的,此刻看着他眼神,活像在看一个傻瓜。
宋陆风顶着压力,艰难地继续道:“子君姑娘等候涓生归来的地方,就是师兄此刻所立之处。”
“……”
“天将破晓,子君应该快来了。师兄……”
“往者已逝,来者可追。既然缘分已尽,何必强求。”顾汐风面带讥诮,却是退了一步,从那一方山崖离开了。


两人启程前往上清峰。到达一方小镇时,有位黄衫少女正在路口等待。
“顾师兄。”
顾汐风飞身下马,拉起她的手,柔声道:“阿筝?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秦筝瞄了一眼宋陆风,顾汐风道:“这位是金元术师弟,师傅新收的嫡传弟子。”
秦筝仍是欲言又止,宋陆风便请辞先走一步,约定在客栈相会。
见他远去,顾汐风回身道:“好了,究竟所为何事?”
秦筝踟蹰一阵:“师兄对这金元术倒是放心,不怕他跑?”
顾汐风笑道:“跑去何处?唯有师门秘术能保他尸身完好,何况我已在他身上加了一道蛊术,若有胆量敢违背师傅,大可一试。”
“师兄果然谨慎。”秦筝勉力一笑,“师兄,那个萧逸云他……”
“又是他。我正说难得清静几日,没碰到他来聒噪。怎么,他又欺负你了?没事,我替你教训他。”
“师兄……”秦筝心头酸楚难耐,连连摇头,“你知道,不是的。”


“他让我不要接近你。”
“他说,太虚观的人都有心魔。而师兄的心魔,是天下。”
“师兄,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不知道他是凭空臆想,还是真的掌握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事已至此,你我二人身份目的都万万不能暴露,我……”
“够了。”顾汐风打断她。他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唇角依然上扬,眼中却如那夜色笼罩下的丹坪寨,暗夜凝寒霜。
“你先回去。此事无需再提,我会处理。”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6人气 +25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LZ提醒了我在百忙之中前来补分……
清秾 + 5 你的粉丝
蜀州城外抗锯齿 + 5 你的粉丝
molili + 5 伞修本命按个抓 LZ小天使不要停233
与服务器断开 + 5 你的粉丝 LZ小天使
98three + 3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6-26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恨他,又不想手染兄弟之血?果真一派好心肠!”顾汐风厉声道。“如此怯懦优柔,怎堪大用?莫与我说什么他是你唯一的兄弟,今日是兄弟,他日便可能是你唯一的情人、朋友,个个都要放过,我们也无需图谋大业,偏安一室聚亲会友,岂不快哉!”
---------------------
爱死这段了
我喜欢这样的汐风~~~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连花 + 1 补分(≧∇≦)

查看全部评分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561

活跃

5287

人气

310

军饷

江湖过客

积分
404
发表于 2013-6-26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明白了,上一章,秦筝把天草打下山坡,原本是要除掉他的。

如果天草不是功夫好,用轻功稳住了,估计不摔死,也摔残,最次也是摔个稀里糊涂,方便秦筝下手。

所以天草觉得秦筝看她的眼神不对劲,但是他没反应过来是杀意。

后来秦筝还是下不去手吧,放过他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6-27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元术也出来啦><上次伞修那个签做得不好 又换了 噗
————————
“他说,太虚观的人都有心魔。而师兄的心魔,是天下。”
————————
之前总觉得金坎子过于恋师(x)所以心狠得有种魔怔了的感觉
但其实,或许,他真的比玉玑子更想得到天下……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1434

活跃

1957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25
发表于 2013-6-27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下文阿。很好看得说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597

活跃

1314

人气

0

军饷

凤栖于梧

Rank: 8Rank: 8

积分
585
发表于 2013-6-2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蜀州城外抗锯齿 于 2013-6-28 01:06 编辑

回复 52# molili


       每个人看法都不同吧
我从来不觉得坎子是会比鸡哥更想要天下
他把师父视为神明,他的脚步,从来都是追寻玉玑子
玉玑子需要天下,他就帮他打天下,玉玑子不需要,他一定也不会执着的
他需要天下拿来做什么呢,也不过是虔诚奉上给鸡哥
金坎子也是人,也会累,大家都再看他做的好不好,天草在意他累不累
没有人生来就喜欢杀戮,只能说他的生活环境影响,除了杀戮这条路,没有其他更快捷方法可以走。
玉玑子童年也是悲惨过来的,我不认为他养出引以为豪的徒弟,只是个争名夺利的家伙
如果亲你真的觉得金坎子只是单纯的想要天下,在我看来是一种亵渎。
(以上只是个人见解)
言词之间对亲你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但是真的,我没有办法忽视亲你的这句话,轻描淡写的就否定了金坎子

最后给楼主道个歉,借用你的地盘说了些奇怪的话不要在意就当没有看到我吧
楼主文很棒,萌的让人爱不释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荒垣歌 + 2 +max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813

活跃

3590

人气

105

军饷

初入大荒

加班狗。

积分
1898
发表于 2013-6-28 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lili 于 2013-6-28 06:27 编辑
回复  molili


       每个人看法都不同吧
我从来不觉得坎子是会比鸡哥更想要天下
他把师父视为神明 ...
蜀州城外抗锯齿 发表于 2013-6-28 01:02


我觉得能一个角色让人争论本身是一种称赞的意味了www
鸡哥给金坎子的是一个理想和抱负啊,报恩是有的,但不必为了报恩做到这样,他呵斥元术那段,明明也在说他自己:绝不可因为私情而举棋不定。所以争夺天下从一开始的报答,后来已经成了自己的抱负了。
并没有贬低金坎子的意思,只是作为一个枭雄,野心也是不可少的。正因为和天草理念的不合,所以才会产生悲剧。
或许有一天他也会累,但绝不是现在。
语死早就是我这种感觉了……
你执迷不悟,我黔驴技穷。

1809

活跃

2093

人气

4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316
发表于 2013-6-28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养肥再看

71

活跃

930

人气

25

军饷

仗剑引马

Rank: 3Rank: 3

积分
68

太初神兵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温坎子印象四,真心瞎了,天草兄我知道你被揍的时候应该挺疼的但是!还是很想给你们撒!花!瓣!
有几句台词出自原文,还有几句太瞎了没好意思搬,真是不给同人活路……
欠的分越来越多,好惆怅,我一定会每天登陆来补的,握拳TUT

————————————————————————————————————————————————————————————————————

八、


夜色渐浓,月移花影,顾汐风牵着马,慢慢走过斑驳青石巷道。


他前日带宋陆风日夜兼程赶路,一路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一般。宋陆风紧紧跟着他,心中纵然不解,却也是不敢问的。待到将人送至上清峰,亦是未留一刻,交代了师傅留的话便告辞离去。
宋屿寒听闻这位师兄归来,搁下书卷自去吩咐茶房煮壶雨前龙井,然待道童将两盏清茶捧至偏殿,顾汐风的灵雎已经奔出上清峰山门,徒留一脸局促的太虚观新弟子金元术磕磕绊绊地跟小宋道长解释,师兄今夜还有要事去办,嗯,没错,十万火急的那种。
具体怎么个十万火急,万幸宋屿寒没有继承他母亲一派的八卦之魂,并未过问,他若问了,金元术必然是不知道的。不仅金元术不知道,顾汐风本人从山顶连夜飞驰至西陵南郊,勒住缰绳一想,居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只想尽快找到萧逸云,至于为什么要如此急如星火,之前无暇去想,此刻念头一起,心中委实不忿。不过一颗碍事石子,路过时候一脚踢开便是,何须劳心费力去寻他?便是放着不管,他难道还有本事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思及此处,顾汐风索性下马,慢慢踱着步子进城。竹露滴响,微风送香,顾公子一时想着春色难挽韶华易逝,一时又想夏景初临来日可期,就是不肯去想,自己此刻的举动有多么刻意做作。


春末夏初的时节,南郊小镇百草丰茂,花香袭人。顾汐风路过客栈时犹豫一下,左右他已经不急着赶路,且如今他根本不知道萧逸云身在何处,也无路可赶,干脆收起灵雎,进了客栈要了一间上房,打算歇息一夜再回城。
大堂兼营酒水生意,虽是午夜将至,依然熙攘喧闹,顾汐风不乐意待,直接寻了木梯上楼,行至二层拐角处,瞥见前方走道上一则玄金背影,脚步一顿,僵立原地。
那人显然没有看到他,再自然不过地缓步穿过走道。顾汐风只看到一头张扬红发,一柄霜刃长剑,衣袂一闪,进了某间客房。
他在楼梯口怔了半晌,心底泛起微妙情愫,似惊似喜,似悲似怒,似阴翳狠戾,又似柔情万种,还间杂些许哭笑不得。
好在此处无人,顾汐风兀自发了一会呆,抬脚上楼。他动作轻盈,步履稳健,心底连日来的阴霾烟消云散,一派清明。


方才心头五味陈杂,百感交集,而待这所有情感一一沉淀,他终于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萧逸云这个人,决计不能再留了。


既已打定主意,便没有拖沓的道理。顾汐风回房略作休整,转入走道尽头的房间,挥手布下结界,吟法召出白虎。结果那灵兽晃了晃头,瞧见床上熟睡之人,立刻毛发直竖,露出嫌恶的表情,约莫是还记得前些年被那混小子拔胡子烧尾巴之类的倒霉事,伏在地上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注视顾汐风。
顾汐风扶额,再一想,似乎丹鹤朱雀麒麟早年都曾被萧逸云欺负个遍,他又着实不喜用玄龟,于是虽然觉得有些大材小用,还是重新吟唱,召出了邪影。


你自找的。
他恶狠狠地想。


如此折腾一番,萧逸云竟是还没醒。顾汐风掂了掂法剑,在一剑穿心和抹脖子之间掂量一下,瞄了眼睡得毫无防备的弈剑露出衣领的一截脖颈。
细皮嫩肉的死小白脸……掐死算了。
他收剑归鞘,走了过去。夜风中冻得冰凉的指尖触到温热的颈部的一霎,两人均是一颤,顾汐风本能地收紧手指,萧逸云咳了两声,终于醒了过来。


“汐风……?”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目光下移到自己喉头,沉默半晌,居然笑了一下,“你来杀我?”
“不然呢?”顾汐风摩挲指下温软的皮肤,动作堪称温柔,眼中却透着狠戾,“你以为我来做什么,请你吃宵夜?”
萧逸云很脱线地缅怀了一下二国师府的梅花糕,但他很快回到现实,紧紧闭上眼睛道:“敬谢不敏。”
“你不问原因?”
“何必。”
“这么容易束手就擒,倒让人觉得无聊。”顾汐风说着,另一只手捏住他肩膀,运起真气一用力,只听骨骼发出细微的破碎声,萧逸云顿时痛出一身冷汗,只得努力咬牙忍住痛呼。好死不死他最近甜食吃多了,这两日正在牙疼,如此咬下去,整张脸都痛得麻木。


罪魁祸首居然还很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不哭?”
“……”
“这时候要大声哭叫,才能给我乐趣啊。”
“…………”
“说话。”顾汐风皱眉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萧逸云盯着他的眼神犹如盯着一朵奇葩:“我做过什么事情,给你造成我受了痛就会哇哇大哭的错觉?”
顾汐风道:“从前你被阿筝拿法杖敲打,不就差点哭出来吗?”
“差点?好吧,差点,差从丹青湖到应龙湖这么点距离。”
“你不疼?”
“我捏碎你肩胛骨,你来试试?”
顾汐风犹自不死心:“你们弈剑听雨阁不是讲究率性而为,随心而动吗?既然痛苦,为什么不哭?你那师兄就挺爱哭,我两次见他,他都在哭。”
“他哭是因为他喜欢的女孩子跑去喜欢你了,情之所至,有感而发,有何不可?”
“果真如此,你更是应该痛哭一场。”顾汐风得意道,“你不是喜欢阿筝么,你可知道,是谁将你的猜疑告知与我?”
“此事我只同她一人提及,何必再问。”萧逸云神色分明透着锥心之痛,语气却只作云淡风轻,“我只是怕她对你用情过深、反遭其害,不曾想你们本是一伙的。原来自始至终,只有我像个傻瓜,哈哈。”
“你若真是个傻瓜,倒是不错。”顾汐风垂下头来,双手捧住红发弈剑仰起的脑袋,微微一笑。那一抹浅笑似晨曦和煦,如春风佛面,萧逸云恍惚间脑中闪过多年前白袍少年温柔可亲的面容,心底一阵酸疼,与身上痛处相较,竟是说不出哪边更难熬。
“但是可惜了。萧逸云,你为什么不是个傻瓜?”


他说着,翻身跪在床沿,俯身重新扣住那红发弈剑的喉头。
萧逸云觉得这姿势诡异得无以复加,他不信顾汐风感觉不到。但顾汐风偏就若无其事地卡住他颈部拎起抵到墙上,一副猫玩老鼠的饶有兴味的表情。此情此景之下,他头疼得快赶上肩膀碎骨之痛,只好挣扎道:“你非得在床上杀人?”
“你的床有多金贵,你师兄上得,我上不得?”顾汐风不以为意,“将死之人,哪来这么多废话。”
萧逸云真心想立刻拔剑跟他拼了,但一旁邪影不断符惊再符惊,已抽去他大半灵力。他只好忍辱负重,悄然运起上善若水,心道如此耗下去,还不知道先空蓝的是谁。
反正不是我。


顾汐风赏玩一阵他痛苦的表情,又抬腿压上他赤裸的脚踝,笑得阴风阵阵,鬼气丛生。
“如果折断了脚,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萧逸云翻翻白眼,只觉这人今夜槽点多到无从吐起。你既已决心杀我,让我躺着死和站着死,区别很大吗?!
“御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你为什么不老老实实恪守本分,砍一辈子瓜田草精呢?还能顺手挖几株野白菜或者红辣椒,再不然翠微竹笋?”
萧逸云闭上眼睛,全当自己是聋的。
“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只可惜这张清~新~俊~逸~的脸。”顾汐风用指尖划过他绷紧的皮肤,“给你划出朵花儿怎么样?会不会有姑娘为此伤心?你们剑阁自诩风流多情,殊不知人到情多情转薄。小白脸多半都是薄情寡义之人——”
他东拉西扯没完没了地叨叨叨,叨叨叨,萧逸云本是决意不再理他,听到这一句却硬是被他气笑了,忍不住插嘴道:“地图炮连自己都轰进去,有意思吗?还小白脸,这方面你好意思说我?”
顾汐风冷着脸道:“你又欠揍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刚才打人的不是你似的。打都打了,问什么问?”萧逸云剑眉一挑,周身忽而剑光一闪,饶是顾汐风从未放松防备,也生生被那回寰剑气逼退两步。


无需手中持剑也能催动的御剑术第六式,观其妙。


顾汐风眯起眼,露出嘲讽的神色:“真是难为你。当年冬练三九,日日顶着风雪修行,也算没有白费功夫。”
萧逸云好不容易聚起一口真气,差点给他这轻飘飘一句打散,这个男人向来有一句话噎人三天的本事,命中百分百,次次出会心。
只是现在绝不是玩笑的时候,顾汐风身上是真的带了杀意,他感觉得到。他也知道自己大概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但要自暴自弃束手待毙,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若是天意注定今日命绝于此,更当倾力一战,不留遗憾。
顾汐风分明是要杀他,此时却又处处留手,留得堂而皇之,明目张胆,生怕对手看不出他在放水。这等态度着实叫人恼火,萧逸云再好的脾气也恨得直咬牙,于是他的牙就更疼了。
他不记得被那柄坎金剑刺中多少次,直到他某一剑划破了顾汐风的白袍,这间客栈的地板上终于溅上第二个人的鲜血。
他听到顾汐风在轻声叹息。
“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不过战斗的时候,也还有几分男人的样子。”
当真无愧是将人心玩弄于股掌间的高手,萧逸云自觉原本还可再撑几个回合,闻言却活活被他气昏了。


顾汐风不知道此言对他人能够形成如此强烈的刺激作用,更没料到这人与自己缠斗良久,昏起来竟是如此干脆利落。他走过去,从萧逸云微微松开的手掌中撩起长剑甩到一旁,将人拖到床上靠着。见他面色苍白,毫无生气的模样,不由探手去试他脉搏,好在脉象虽弱,一息尚存。
他收回手来,低头惨笑。一刻钟之前,进门之时,一心只想他死,从此天上地下,再也不用看到这个人。不过片刻功夫,又唯恐他不活。
唯恐今后风途路遥岁月漫漫,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在青山绿水之间,在喧哗闹市之中,在世外仙境,在万丈红尘,与他不期而遇,久别重逢。


萧逸云一身玄衣几乎被鲜血浸透,顾汐风封了他几处穴道暂时止住血流之势,到底不是长久之计。他在床边坐下,正盘算如何处理这桩麻烦,回首间瞥见红发弈剑失了血色的唇边一抹艳丽红痕,便抬手给他拭了去,不料那鲜血竟汩汩不断地溢出,衬着惨白面色,愈发触目惊心。
顾汐风挑了挑眉,原本心情已经十分焦躁,此时简直出离地愤怒。
“我落招之处全在四肢,躯干要害连碰都没碰过,你居然有本事给我受内伤?!”他拎着萧逸云的衣领怒气冲冲地质问,“你是什么做的?”
萧逸云失血颇多,一时半刻是醒不来的,自然无法回应。纵使他醒了,顾汐风也再没耐性听他啰嗦。
横竖不过些混账话,白白招人生气。
他这样想着,俯身印上那张血迹斑斑的嘴唇,浓浓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说来像是个笑话,然顾汐风确实曾经想过,这张锋利薄唇,尝起来是何种味道。起初不过少年人一时兴起,然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光阴流转,白驹过隙,那点玩笑心思不曾显山露水,却从未消失,终成执念。
在他那隐秘到连自己都极少觉察的期许中,那味道总是极好的,如丹青湖畔月白风清,如云麓仙居万枝丹彩,如平遥镇西凤酒,如西陵城梅花糕,芳香甜美,清冽醉人。
直待今日,拨开那些清风明月那些和风细雨,剥落所有温情脉脉的假象,他和萧逸云之间,最终只能用鲜血对话。
这是他心中早已明了的结局,却依然觉得悲哀。
更悲哀的是,他竟然连这仅存的鲜血淋漓的交流,都不愿舍弃。


TBC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 +21 收起 理由
景月子 + 2 明天记得出来吃酸辣粉(;¬_¬)
98three + 3 来晚了,补分补分!
dpsmt + 3 花瓶做的
molili + 5 你的粉丝
啊拉的哟哟 + 1 精品文章
机智的商羽 + 2 被坎子揪着昏过去的天草质问那段戳了萌点! ...
与服务器断开 + 5 呜呜呜呜这章好棒【看到最后哭了起来 肿么能 ...

查看全部评分

天下3官方论坛欢迎你(づ ̄3 ̄)づ

2136

活跃

2885

人气

60

军饷

富甲天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82

傲视天下

发表于 2013-7-2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速度过来抢占沙发

186

活跃

1715

人气

0

军饷

一呼百应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019

爱情美满

发表于 2013-7-2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面哈哈哈着一面又心里堵TUT

顺便楼上丧心病狂。

676

活跃

1287

人气

190

军饷

从者云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599
发表于 2013-7-2 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能不能不要在气氛如此沉重的段子里夹杂上各种搞笑的内心独白和吐槽!!
完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啊魂淡!!
抢梗不好,抢完梗还踩原梗所属CP一脚更不好。官方新设抢旧设的梗,也是蛮少见的
抢别的CP梗还踩一脚不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